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5期
 [梦幻彼岸]年华天堂 文/南绫
 2007-9-17 17:14:3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0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一  

年华天堂是一家画室。
画室的成员不多,里里外外加起来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负责所有琐碎事务兼助手的卫希,另一个是画者年洛。
年洛,22岁,从美术技校毕业一年后自行贷款开了这家画室。她是个年轻而有魄力的女孩,当初她建议集资开画室的时侯,所有的亲戚皆是一片嘘声,并且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钱投资给她。只是,亲戚们的嘘声和旁观,并未让她有丝毫退缩。他们只是亲戚而已,并不是她的亲人。真正有资格左右她人生的双亲已在她十九岁那年的海难中丧生了,她——是唯一的幸存者。
20岁开画室,两年时间还清所有贷款,她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也让那些从头至尾不曾伸出援手的亲戚刮目相看。
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看别人吃惊的表情,喜欢让人措手不及,喜欢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所制造出来的一切。
总而言之,年洛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孩。
虽然身为画者,但事实上她并没有接受过高等的美学教育,她画画,从来凭的都是感觉。她喜欢用单一的色彩作画,每一个上门求画的客人,她都会让卫希记录下客人喜欢的颜色,然后将对方所选的颜色来作画。
洁白的画布上,通常每幅只有一种颜色。暗光与亮光,深浅不一的同色,她用一支画笔就可以完成全部画作。
说来也奇怪,画室开张两年来,年华天堂从来没有一个客人对她的作品有过不满。每一位将作品领回家的人都会对画作赞赏有加。也因此,画室的名气越来越响。每天都有不少人慕名而来求画。
而年洛,无论客源多少,依旧保持着她一成不变的原则。
每日,只三画。
接满三幅画,无论顾客出再高的价格,她都会婉言而拒,并承诺第二天再为其画。就这样,年华天堂的预约画作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排满了整整一年的份额。

画室后间,素雅的四面白墙,朝南开了玻璃移门,门外是一个小小庭院。庭院大约有五六十平米,却只种满了同一种绿色的植物。植物无花,只长着宽大的叶。那一丛丛的绿色,随风而动,映在玻璃门上,望着有一种安宁的清澈感。
就像清湛碧绿的水纹。
年洛每天就坐在这间屋子里往白色画布上涂抹色彩。画画,是一种习惯,她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画的。但记忆中,她仿佛天生是该坐在画布前的人。
卫希在墙边整理她完成的作品,他是个手指修长白净的男生,露在黑色棉质T恤外的手臂很白,却不是那种润泽的白,而是更接近于苍白。
他不是很高,大约一米七五左右,长相很细致,有一双过分黝黑的眼瞳。
“好了,终于完成了!”丢下紫色画笔,年洛舒服的伸伸懒腰。
“辛苦了。”卫希微笑着上前将架子上的画作取下,然后小心翼翼的摆放在墙边,准备在颜料干了之后裱起来。
“那么,下面的就辛苦你了,明天要准时送到客人手里哦。”年洛洗净手上的色彩,在左边小更衣室内换下作画服,对着墙角的落地镜整理长长的卷发和妆容。一切完毕后,她换上高跟鞋,拎起小包,对屋里的男生摆了摆手。
“先走了哦!”
“约了他?”卫希抬头,看着她。
“恩!今天是一周年纪念日,他在凯莱定了位子。”年洛在门口留了个抚媚的笑容,随后关上了门。
门,在她穿过画室前间的时候又开了。
淡淡的深幽视线,定在那抹柔和的背影上。
画室门前,一辆全黑色的保时捷正停着。见她出现,车上下来一个穿深色系西服的男子,男子将手里的花束交到年洛手中,她笑了,然后踮起脚在他侧脸上啄吻了一下。
午后的日光,恩洒着一切。
画室中间那扇门,又重新关上。

三  

其实,每一次约会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人,一样的气氛,一样的过程,甚至连说的话都相差无几。
年洛有时会觉得很奇怪,她为什么会沉迷于这种千篇一律的相处。其实所谓的约会,也不过如此不是么?
她想不通的,是每次约会之前自己的心情,总是充满了期盼与希冀,仿佛在等待着美好到不行的事。而一旦开始约会,她的心,又会有些奇怪的飘忽。
仿佛,心并不是她的,而眼前所有的一切,也并不真正属于她。
恋爱的幸福,总是无法完全的融入。
她想不明白,其实很多事她都想不明白。当然,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所有事的。
这天约会,惜濬主动开口向她提了个请求。
他希望,她可以为他画一幅画。年洛有些意外,这个家世背景良好的男人为何会让她个没什么名气的小画师作画?
她曾经去过他的书房,那里墙上随便的一副起码都价值百万。
当她用疑惑的眼神询问他时,惜濬却只是优雅的一笑,然后告诉她,他想拥有一副她的画,画的价值并不在于它的价格有多少,而是作画者是谁,画又是为谁而作。
“你喜欢什么颜色?”她泛起淡淡笑意问。不否认,他的回答让她很满意。
“蓝色,像大海一般清湛透着碧绿的蓝色。希望你用最纯净的颜色,为我勾勒一片汪洋。”
她的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画室庭院的那一丛丛植物。而后,她玩笑着告诉他,她的画室一年的份额都已经满了,他若要画,得排队。
“我也需要排队么?”他握起她放在桌上的手,拉到嘴边轻吻了一下。
他的眼睛很诱人,透着暧昧与迷诱。当初一眼,她就是被他这种成熟风韵的魅力眼神给摄住的。
那刻,她的心很剧烈的跳动起来。她告诉自己,年洛,对了,就是这个男人了,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是的,她想谈场恋爱,不知从何时起如此期待甜蜜的恋爱。
所以,从心动的那时起,她就决定要得到这个男人。她行动了,很快速直接,中间简略了一切女孩所憧憬向往的朦胧暧昧阶段。她是个坦率的女孩,从不浪费时间。恋爱,尤是如此。
而面对她的表白,地位财富智慧相貌集于一身的钻石优男惜濬居然没有拒绝。
可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缘分。
他们很顺利的开始了,然后恋爱了。两人品味都很好,兴趣爱好也差不多,就连外貌气质都极其相配。一年下来,他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确是自己需要寻找的那一类型人。
他们,是天生的恋人。

求画的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惜濬知道年洛一定会将他摆在第一位置。
年洛告诉他,她无法将别人的画作押后,也无法打破自己一日三画的原则。所以,她决定为他半夜作画,当成是额外的加班。
因此,晚餐约会结束后,她让惜濬将她送回了年华天堂。
“真的不用我陪你?”
“不用了,我完成后晚上就睡在画室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嗯,你自己小心,有事打电话给我。”嘱咐完毕,惜濬拉过她在她脸颊印下一吻。然后便离开了。

晚上九点半左右的画室,漆黑一片,她静静开门又锁门,然后换好衣服在里间开始作画。这次的颜色,是像大海一般清湛透着碧绿的蓝色。
她拿起笔,静静在画布上涂抹着。
她得为她的恋人,画出最美的汪洋。
时间在慢慢过去,那片蓝色渐渐开始在她的眼前变得迷离起来。她感觉很困,眼皮沉重的不听使唤,握笔的手抹着抹着,垂了下来……
……
再度睁开眼睛,画室的玻璃移门外已是一片朝阳,美丽光辉均匀的洒在她身上。年洛发现自己竟靠着椅背睡了一夜。她的面前,白色的画布上只涂抹了部分色彩,蓝色画笔落在她脚边的地上。画作没有完成。
奇怪,她怎么会睡着了?
年洛揉着酸软的脖子缓缓站了起来。
画室里,灯依然亮着,白布上的美丽蓝色静静对着她,而此刻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九点。
九点,是画室开门的时间。
看来,她只能待今晚之后再来继续未完成的画作了。
年洛微一叹息,静静的将那幅蓝色的画搬入更衣室。

收拾完作画工具,卫希也来上班了。
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汗衫,圆形领口处露出的皮肤却比汗衫的颜色还要白。他看见她,很温和的笑了笑,对她说早安。
“我本来还想说难得开个后门,赶夜工呢!”年洛向他说了昨晚的事,她用冷水洗了脸,将原本的妆冲的一干二净。
干净的素颜,布满各色颜料的工作服,扎起的卷发。年洛感觉自己回到了学生时代,她一回头,注意到一旁的卫希正看着自己。她冲他吐吐舌头,顽皮的笑了笑。
“幸亏这个样子不是被惜濬看见。”她这样说着,然后上前拍拍这个男生稍嫌单薄的肩膀,表示可以开始新的工作了。
“约会开心么?”卫希低下头去忙碌,随意的问。
“嗯,烛光、音乐、美食、帅哥……呵呵,很养眼呢!和惜濬一起,似乎总站在人群的顶层,就像闪烁的光圈,盈盈亮亮,非常耀眼。”
“那开心么?”卫希抬起视线,黝黑的瞳静静的。
“我都形容成那样,当然开心了!”年洛布置好新的画布,轻淡一笑,投入了工作。
真的开心么?
卫希望着她的侧脸,黑瞳有些深幽。
片刻后,他搬起昨天完工的画作,开始他的工作。

下午离开画室,年洛依然与以往一样和惜濬晚饭约会。她告诉他,他的画她会尽快完成的。虽然惜濬告诉她不必着急,但晚上回公寓后,年洛还是忍不住。她洗完澡换了舒服的T恤牛仔裤,又匆忙来到了画室。
开门关门,开灯,拿出那副未完成的画布摆好,她再次投入工作。
闪着清湛碧绿的蓝色在她眼前晃动,多么美丽的颜色,这是海的颜色。其实,她一直以为,那次海难之后,她的心里,多少会对海产生一些阴影。但事实上并没有,海在她心中,依旧是美丽的。
无法不去赞叹那色彩,跃然于白色画布上的绚烂越来越接近于那一片蔚蓝海……
……
手机的声音很吵,年洛舒展了一下手臂,睁眼却赫然呆住。
她,又睡着了?
玻璃移门外,天已大亮,时钟指示九点正。
面前的画作仍然没完成,笔和调色盘摆放在一旁,她愣了好一会,直到卫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才回神。
“你的手机在响。”黑碎发的男生递过手机,他精致的脸庞静静的,没因她的错愕表情而有任何疑问。
“谢谢。”年洛回神,接过电话。
电话是惜濬打来的,他本想慰问一下女友,并顺便询问一下作画情况。
年洛接电话时眉头始终皱着,匆匆几句后她便挂了电话,然后看着面前的画缓缓回忆昨天。
她很困么?怎么连续两天都作画到睡觉?而且还是靠在椅背上一觉到天亮?
想了又想,她却连自己究竟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累么?她抬头,卫希在一旁注视她。深幽的黑瞳很漂亮,衬着那苍白的肤色。其实比较起来,年洛觉得他更像劳累过度的人。
他的肤色,几乎都快是接近病态的白了。
“我没事。”年洛舒展手臂站起身,在经过卫希身边的时候停下,然后用双手的手掌贴住他的脸颊。
他的脸颊冰冰的,就和她预料中的一样。
他缩了缩,想避没来得及。
“你呀!还说我,你看起来怎么比我还累的样子啊?难道每晚都泡在PUB?”她调侃他。他却微红了脸,那单纯的反应让年洛愈发觉得他可爱。
卫希,比她小一岁的大学生,因为单身在外地,家里条件又不是很好,所以只能半工半读。当初他来应徵的时候,她的画室才刚开张。那时的她样样事务都要自己亲理亲为,着实忙的够呛。
那天,当这个安静内向的黑发大男孩出现在乱七八糟的画室时,她压根就没想过要用他。并不是她有什么偏见,只是他一副很单薄的模样,又是大学新生,她实在怕画室的工作太过劳碌而影响他的学业。
然而,在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拒绝的时候,他就已经放下背包,帮手忙脚乱的她整理起了画室。
很意外,他工作起来手脚非常敏捷,有条不紊,不一会功夫就将杂乱的地方整的一清二楚。
之后,年洛便义无反顾的聘下了这个男生。
一晃眼,竟已两年过去了。
两年呵,此时此刻才发现,她竟从未好好正视过这个男生。
他的脸,并非一般的美丽!黑色刘海下,是黑白分明而清澈的瞳,俊挺的鼻子,润泽的唇瓣,精致的有点像个女孩儿。尤其那皮肤,无论怎么看,都挑不出一点瑕疵,完美的几乎都不像是男生该有的肤色。
她记得,两年前他的肤色似乎没并有如此苍白的啊。
很累吧,一边读书一边还要承担她派给的工作,对于这样精致的男生来说一定很累!
年洛抿抿唇,突然发问,“想不想翘班?”
男生疑惑的问她。
“既然我看起来很累,你看起来也很累,不如就一起翘班吧?”她调皮的冲他眨眨眼,“这是老板娘难得的恩赐哦!如何?”
恩赐?卫希似乎是被这两个字吸引住了,他微微提起唇瓣,笑。
“好!等我一下!”年洛飞快的冲进更衣室换上T恤牛仔裤,拿起搁在一边的皮夹,拉起他的手就走。
那副未完成的画作,带着清澈碧绿的蓝色静静立在房间中央,就像突然被年洛遗忘了似的。

抛开端丽的套装、光艳的妆容、气质的谈吐与举止,今天的年洛就只是一个贪玩的孩子。
游乐场,很多年没去了,记忆中最后一次还是爸爸妈妈来她来的,那天她也和今天一样笑着叫着,高兴的像个疯子。
她拉着卫希,坐遍所有游乐设施,还买了很多零食,边玩边吃。
卫希一直静静的陪在她身边,他问她为什么会这样开心,年洛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将男生的脸拉近。
“看清楚了么?”
“看清楚什么?”卫希问。
“我的脸啊,我每天都很开心的。所以,没有为什么。”似乎是瞥见了他白皙脸孔上一闪而过的红晕,她大笑着放开他,“卫希,你真的很单纯呢!”
单纯?男生望着丢开零食,转身投向旋转木马的她,他其实很想说,在这世上最单纯的人是她,真的。
从游乐场出来后,年洛又带着他去路边摊点了一大堆炒菜。当两人回到年华天堂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画室的门口,一辆黑色保时捷静静的等在那里。
她错过了约会的时间,而且还关了机。
惜濬的脸色,在看到她身边的他后,有些微小的不悦。
“我等了你两个小时。”惜濬的口气轻淡,眼神却很犀利。
年洛轻松谐意的表情在瞬间敛起,卫希清楚的看到,下一刻的年洛,只是那个端庄抚媚的年洛。
年洛坐上黑色保时捷而去,她根本没注意到,卫希的脸,苍白的有多可怕。

这一晚,因为惜濬的关系,年洛没回去继续画作。她陪着惜濬去看电影吃宵夜,很乖巧的做他的气质女友。
第二天,她因为之前一天拖沓了三幅画作,只能一刻不停的赶工,一直忙碌到晚上八点多才回家。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如此,那副海的画作被年洛搬到了更衣室里用布盖起,一直没时间再去碰。不过,说来也奇怪,没空去画那幅画的这几天,她晚上工作便没再睡着过。
甚至,连一点困意都没出现过。
这可真是奇怪透了!
五天后,年洛完成了包括每天原本定额和之前拖延的三幅画,她想起答应要给惜濬的作品。那已经拖了很多天了,于是,晚上九点,她再度坐到了画室的画板前。
一定一定不会睡着,她这样对自己说,不过,一个小时后,她还是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睡梦中的她不会知道,有一双脚,踏着安静的步子,轻轻进入了画室,然后去到墙边完成的画作前。
良久后,那脚的主人退出画室,房间的一切丝毫没变化过。
年洛在椅子上呢喃了一下,墙上的时钟指示的时间为十二点正。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3:59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4.99, 共 35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玄幻奇情]死灵与法师/纳兰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