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5期
 [梦幻彼岸]岁暮更相食 文/ 赖刁刁
 2007-9-17 17:15:2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46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一轮暮日挂在天边,橙与红混合的颜色,将云朵也渲染得带上了一种温暖的情怀。柔和的暮之霞光,将街道上的一切都涂上了一层淡淡的粉。就连往日平凡无奇的道边梧桐,也似乎是在这温暖而恬静的光辉当中有了灵性一般,随清风缓缓摇动,让暮日柔和地洒在它的叶片之上。
然而,此时的小婵,却丝毫不能体会到“夕阳无限好”的美妙所在。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于前方的两抹背影之上:那是一对年轻男女,二人牵手前行,男子左手提着两个塑料袋。
微风轻拂,由前方飘荡过来的香气更加确定了小婵的推测——
“老邓仁的黄金烤鸭!绝对没有错!”
小婵“咕隆”一声吞了吞口水,两眼直勾勾地望着那两个塑料袋。烤鸭的香味随着轻风飘来,她努力张大鼻孔,贪婪地吸取那油腻腻的香味,陶醉地闭上了眼,一路随着香味飘在年轻男女的身后。
飘行了数里,不知不觉中竟是听到“砰”一声门响,香味也随之消失。小婵这才睁开了眼,只见一扇紧闭的大门。她哀怨地瞥了一眼那温和的暮日,懊恼地抓了抓头。
“呵,”在身后传来一声浅浅的轻笑,随即是温和的男子声音,语气中带着些许的笑意,“如果他们知道,手中的食物引来了一个背后灵,不知会是怎样的表情。”
小婵吓了一跳,“哇”地叫着跳起来,随即浮在空中,四处张望。随即,在巷口的梧桐树下,看见一个清秀的身影。
那是一个身着玄色衣裳的青年,拥有着深邃的黑色眼眸,俊秀的白皙脸孔上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柔和的暮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将那一抹浅浅的微笑渲染得更加温和。
“哇!好帅哦!原来是一个COSPLAY玩家啊!”小婵双手握成拳头,放在下巴两边,眼中闪烁着灿烂星光,一副被电到要昏倒的表情。兴奋的她再向上一蹦,漂浮在空中晃晃悠悠,凑进对方,居高临下地观察着他的打扮。
等等!漂浮?!对哦,她现在是鬼耶!那么,他怎么能看见她?
眼眸中花痴的星光登时消失,小婵愣了一愣,随即疑惑地拍了拍后脑勺。呆了半晌,再凑近些去看那男子:他黑色的眼眸也对上她的,微扬的弧度轻轻勾勒出的笑意,笑在唇上,笑进了深邃的黑眸里。
“我知道了!”小婵把头一歪,“啪——”地狠狠拍了下巴掌,恍然大悟道,“你是阴阳师对不对?”没等对方回答,小婵的眼中又在顷刻间注入了崇拜与花痴混合的因子,学着卡通中那些群星闪耀的大眼状将眼睛瞪得死大:“哇!太帅了,安倍晴明恐怕也没有你好看!”
轻轻的,那男子又淡淡地笑起来,笑容在暮阳的柔光下,温暖得似乎连心都微微发热了。
“寒食,我叫‘寒食’。”

2

早在初中时光,小婵已经陷入了迷信、漫画与同人女等多重旋涡之中。初中语文课老师口水横飞大谈《狼》和《促织》的社会意义,她小姐在下面嚼着牛肉干花痴水鬼王六郎。只不过,在她一生短短的十九年中,既没能亲眼看见真实的BL事件,更没能如愿以偿地看见灵异奇观。直到她死跷后变成游魂,才蓦然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成为奇幻的一部分了。
对着灵异事件的莫名憧憬及超常的接受能力,令得死亡对于小婵并不是悲伤或痛苦,只有兴奋,虽然对以后不能吃好吃的东西有着极大的遗憾之外。
而这时,当得知那个貌似阴阳师的帅哥其实是神明的时候,小婵丝毫没有应有的敬畏和崇拜,而更多的是好奇:
“真没想到,寒食节这天也会有神明,”小婵微微晃了晃脑袋,庆幸一年的鬼魂生涯并没能让她完全忘却高考语文与历史中的知识,“那么说,你就是介之推*了?”
暮光一般温暖的微笑刹那之间微微僵硬,黑眸的清澈与深邃变得幽远。呆了半晌,寒食低下了眼眸,缓缓地道:
“我不是介之推。”
哇!主谓宾三要素,连个多余的修饰词都没有。小婵偷偷瞄了一眼寒食,然而在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只看见了深邃的黑色。
“你……”良久,寒食抬起眼眸,冲着小婵勾勒出一丝浅浅的苦笑,“你觉得介之推这个人怎么样?”
夕阳映照在寒食略带苦味的笑容之上,并在他的黑眸中映上了一丝微红。
可惜对于介之推的一切记忆远没有食物来得深刻。微微苦恼地挠了挠头,小婵瞥见远方的暮日已不若先前那样清淡,更多是一种张扬的红色,仿佛火焰一般,一切都镀上了一层火色边痕。
“我觉得,”小婵决定直言无忌,“介之推很傻的说。就算不愿接受赏赐, 也不用逃到树林里躲一辈子吧。更何况, 还连累自己的母亲一起被烧死。奇怪,这不就是犯了不孝之罪了吗?”小婵降到地面上,歪了歪脑袋。
寒食浅浅地笑起来,温文,可依然带着苦涩:“呵,果然很傻是吧,连你也这么说呢。宁愿饿死也不愿出来……”
“等等!”小婵作出一个STOP的手势,“你说错了!介之推不是被烧死的吗?神明也会说错话啊!耶?不对!你是寒食神,怎么可能不是介之推?寒食节不就是为了纪念介之推才产生的吗?”
如火的夕阳映在寒食的眼眸里,望着天边暮日,他的唇角依旧勾勒着微微的弧度:“谁知道呢,传说就是传说,不是吗?”

3

小婵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原因在于,她将自身的利益看的太重——特别是食物方面的利益。从小到大,小婵就对食物有着莫名的执著:家里学校, 一应如此。甚至,到最后,就连死也和一个“吃”字有关。
“哦?难不成你是被噎死的?”寒食打趣地道,在唇边勾勒出优雅的弧度,然而小婵却分明在其中看见了嘲笑的因子。
小婵瞥了他一眼,神明也并非都是太白老儿那样慈眉善目的存在。
若是一个人有着馋嘴的习惯倒也罢了,可小婵偏偏是那种又喜欢吃,又有点懒,还很多疑心病的人, 分分钟都担心自己的宝藏落入他人虎口——这种担心, 在上了大学住了学生宿舍后更加明显。
某日,小婵无意之中从农村电视剧中的稻草人上得了灵感:平生之中第一次自各儿动手做手工,扎了一个真人比例的大布娃娃,给它穿上自己的衣服,然后端端正正地将它放在自己的座位上,以此显示自己捍卫领土与零食的坚定信念与决心。
接下来的事情有些近似于闹剧。室友从老家回来,带来了满满一饭盒的大扣肉。小婵偷摸着吃了一块,然后欲罢不能,一口气扫荡了个干净。东窗事发,室友大怒,毕竟人家是留着一天一块解馋的。盛怒之下,又不能对小婵拳脚相加,那个真人大小穿着小婵衣服的布娃娃自然当了替罪羊。谁晓得,当她揍完了娃娃,却发现小婵也倒下了。
原来,所谓用草人钉咒人至死之类的奇异事件也并非全然是骗人,特别是这娃娃还是小婵亲手所扎、穿着小婵穿过的衣服,于是这古老的咒语便格外威力强大。
橙与红混合的颜色将云朵染得温暖,暮之霞光将道边梧桐镀上了一层微黯淡的金色,平顶的楼房被夕阳勾勒出橙色的边框。寒食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暮光,听小婵说完后,良久,才轻启朱唇:
“上辈子,她欠你一块肉,你欠了她一条命。如今,终于还清了,正好。”寒食淡淡地道,黑色的眸子又变成了那种小婵无法理解的深邃。
上辈子?欠她一块肉?小婵微微困惑地挠了挠后脑勺:难道说上辈子,是室友偷她的肉吃结果被她失手打死了?
“呵呵,”似乎是看出了小婵的疑惑,寒食摇了摇头,清淡地一笑,“不过,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倒好,为了一块肉死跷,或许该改名叫‘小馋’才对。”
冲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神仙都像你这么没口德吗?”
低垂了眉,眸子中的笑意骤然淡去,良久,他才抬眼看她,苦笑出声:“时代在变,观念在变。天上和地下也得跟着与时俱进才行啊。”

4

千里繁云,被暮日染上了淡淡的粉色。从小山上,总是能看得很远,看到那被暮之光染得微红的地平线。以前,他总是觉得那是温暖的颜色,然而如今,他却只觉得心头一阵凉。
或许,夕阳之所以这么温暖,只因它是回家的时刻吧。然而此时,他已没有要回去的地方了。
将视线从暮日上移回,介之推望向身边躺在地上的老母亲的尸体,既而扫过自己鲜血淋漓的左腿,低垂下了眼眸。
自己……总是跟挖肉的活计有缘呢……
唇边勾勒出一丝酸涩的苦笑:然而,上一次换来的却是君十年的遗忘;这一次,换来的却只是老母亲的死亡。
为避重耳,他和老母亲已经多日没有下山。荒山上没有吃的,纵使他挖了腿肉给老母亲,她却依然还是死去了。这一切,都是他连累的……
望着腿上的伤口,介之推再度苦笑起来,笑容在暮日之下,凄绝。
多年以前,他也曾为君割股。当年,他陪同重耳流亡四海。也是在这样的一座荒山,也是在这样的夕阳下,望着饥饿的君,他一咬牙,挖下了自己的腿肉,熬了一碗肉汤救下了君的命。割骨之痛他从未忘却,只是,君却忘却了……
他是臣,无论君怎样,他都是该伴着君的。然而,他却无法逃过那比剜肉之痛更为刺骨的寒心,他逃了。接着,十年,十年了,君却不曾发现他的离去。时至今日,君才不知为何心血来潮忆起了他,要召见他,要报答他。
他何曾奢望过他的报答?!他,他只是恨啊,恨君……恨君这么多年来,竟然没有意识到他不在身边!
够了,血已寒,心已冷……
远处传来阵阵青烟,不多时便能看见火焰的乱舞。夕阳之下,火焰的颜色越发红艳。天边橙色的云彩和那火舌纠缠,竟是一幕决绝的乱舞。
为避他相见,君……竟然烧山了啊……君,怕是要让您失望了。介之推怕是没能被你烧死,反倒先饿死了。胃袋的痛感原本一阵阵侵袭着他,然而此时却已麻木。全身上下,他已经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望向夕阳之下火焰张扬的舞蹈,他的唇角微微上扬。那是自嘲的弧度,是怨恨的弧度,却又是了然的弧度。他笑了,笑得蹊跷,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在此等情景之下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好在……君是找来了啊……终于,君想起了那个曾为他割股的小小官员……

5

仔细思量了一晚上,小婵一直在考虑如何评价介之推这个人。她觉得,这个介之推愚忠得迂腐,却更有着忠诚之外的痴与傻。在这个时代,她并不觉得有哪样一种忠诚可以使人割股奉君。就算是古人心志淳朴,当真有这样的忠诚,那就更说不通了——
既然介之推有这样的忠诚,又何以不辅佐重耳而独自逃离呢?既然有了这样的忠诚,又何以不理会后来重耳的诏命出山相见呢?再说了,古人不是“百善孝为先”的吗?可介之推宁可连累自己的母亲和他一起死!这是一个满口礼义的忠诚臣子会做出的事情吗?
总觉得,介之推的表现超过了臣子的界限,反而成了一种几近闹别扭的程度……
“呀!我明白了!”小婵把头歪向一边,猛一拍巴掌,恍然大悟道,“以我同人女的眼光打赌,介之推分明是喜欢重耳!”
夕阳依旧淡淡的,暮光映在寒食的眼眸之中,黑色的眸子中有着点点莹光。直到这个时候,小婵才第一次看见,这个俊秀的神明,这个总是淡淡微笑着的男子,竟然有那样像凡人的表情。

6

街角,一个戴着黑墨镜、穿着黑色风衣、打败得像《骇客帝国》的人倚在墙边,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是那样酷酷的装扮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在他身边,一个裹着白色长布的人微微的笑着,风拂过他的银发,掠过黑衣人的风衣。
“哇!小食!你看那两个人好帅啊!”不知从何时起,小婵开始称呼寒食为“小食”,而寒食也毫不客气地回敬她,喊她“小馋”,“以我同人女的眼光起誓,这两个人一定是一对的说!”
面对小婵花痴的语气,寒食并未加以回应,只是紧抿着唇,凝视着那一黑一白两道身影。
“哇,原来是寒食神!”小白“嘻嘻”地张开了口,露出人兽无害的笑容,率先走过来寒暄。寒食望着小白身上的白布,敛起了眉:
“你这是什么打扮?”
小白又是嘻嘻一笑:“这可是今年最流星的款式哦,希腊风格的!今年是雅典奥运年的说,寒食大人不会连这点都忘了吧——嘻嘻,看来我们地府要比你们天界更加顺应时代哦!”
“哇!”没等寒食回答,小婵先惊叫出声:“地……地府?!难道,你们就是传说中最为辛劳最为认真的超级劳动模范黑白无常?!哇,好帅啊!久仰久仰!”
“小姑娘挺聪明的。”小白笑着去摸小婵的头,却被寒食拦了下来。小白随即露出为难的神情,“寒食大人,孤鬼游魂明明是我们地界的事情,你这样罩着她我们很难做的呀——别怪我们动手了!”
话未毕,小白双手已经搭上寒食的肩,固住他两条手臂。就在此时,一道黑色长索闪电一般袭来,卷起小婵。寒食见状也顾不得小白留着尖甲的手,死命抽出双臂,即刻变被小白划出一道道血痕。小白翻手再抓,一爪硬生生撕下寒食一块肉来。
“哎呀哎呀,SORRY哦,竟然伤了寒食大人。”小白依旧是嘻嘻地笑着,嘴上虽在道歉,可是语气中丝毫没有愧疚。小婵被困在小黑的长索里,死死地瞪住小白。
血淋漓,寒食淡淡一笑:“别担心,我只是在还你的那一块肉。只是,欠你的那条命,怕是怎么也还不清的了。”说着,寒食不要命地直扑向小黑的尖骨长索。小黑扬起长索来,卷着小婵的身体作为利器,直打向寒食,而小白也扬起手中符咒直攻过去——
“啪——”符咒切断了长索,小婵飞了出去,正落在寒食怀里。
寒食呆了,下意识将小婵抱个满怀;小黑呆了,额上暴出根根青筋;就连小婵自己,也呆住了。
刹那间,世界一片清净,只听得小白在那里痛哭:
“哇!天啊!怎么地府也有假冒伪劣产品啊!这符咒的准头也忒差了,我要退货!我要退货!小黑,你陪我去找那个死奸商算帐去!”
话音未落,小白就拐着小黑的胳膊绝尘而去,留下依然呆若木鸡的一神一鬼站在那里。
轻风吹起,卷起一片树叶飘过。
另一边——
“赔。”小黑面无表情。
小白嘻嘻一笑,一摆手推开小黑的臭脸:“死相啦,哎呀,别这么小气嘛,好歹我们也是老相识了。”
小黑的额头上暴出根根青筋,吸一口气,他尽力保持平常的语调:“这是你第一百零八次打断我的长索。”
小白依旧只是笑,伸手去捏小黑的青筋:“我哪有钱赔啊,死相啦——不过,说起来,天界的人还真是有够白痴的啊,自己的感情问题都搞不定~~~你说,那谗丫头会不会记得自己上辈子就是那个介之推?”
“不可能。”
“也是啊……”小白偏了偏头,做回忆状,“上辈子他死的时候,貌似就是我们押他去喝孟婆汤的哪……说起来,那重耳老儿也是个怪人,为了不忘介之推,竟然拼了命儿修仙,国家什么的都不顾了。更搞笑的是,升了仙之后,那家伙竟然不要什么肥缺,自己非要做什么以前听都没听说过的寒食神……”
“那是他心意如此,我们没有什么资格去评论。” 小黑面无表情地提醒道。看着对方嬉皮笑脸捏着自己的青筋,想发火也没了力气。
心意如此……重耳曾经忘却了介之推,待到想起之后却是追悔莫及。于是,他修仙成为了寒食神,只是为了不再忘却了他,并且,在经过千年的等待之后,终于在尘世间,再次遇见了他。而这一次,想必二人不需去追悔了……
 “喂,你说,我们去找月老要补贴金好不好?” 半晌后,小白又笑嘻嘻地道,打断了小黑的思绪。
小黑脸一沉:“不要。”
“呵呵,”小白笑得灿烂,“是不是怕见红娘那个小丫头啊。每次见到我们,她就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我们抢她饭碗——我说,小黑,你该不会是看上那黄毛丫头了吧?这么怕见她?”
小黑依稀听见自己脑中有断了一根弦的声音,捏红了拳头,正欲发作,转头见到小白那张永不落的笑脸,怒气却又有点散去了。别过头去,小黑捏了捏拳头:
“FUCK!”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 共 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玄幻奇情]死灵与法师/纳兰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