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5期
 [梦幻彼岸]湘妃泪 文/笑晨曦
 2007-9-19 11:08:5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38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我提着饕餮邪恶而丑陋的躯体迈向高居上位俯视天下的父亲——尧。
我一步步上前,饕餮暗红的鲜血垂落在黑色的土地上翻现红黑交错的光泽,就如同我矛盾不甘的心。
父亲的右边坐着他最疼爱的儿子丹朱,父亲的左边坐着他的正房妻子散宜氏。我恨他们!就是因为这两人嫉妒母亲的美貌,怕父亲对我母亲格外的宠爱影响他们的未来,在我出生那年他们对母亲狠下杀手,设计将母亲溺死在妫水中。
他们以为此事做得天衣无缝,除了他们无人知晓。可是他们却忘记了尧的儿女几乎都拥有与生俱来的神力,忘却了母女连心。
不仅是能透视命运的娥皇姐姐预见了他们的阴谋。就连拥有代表权力和战争神力的我,在母亲死的那刻我也感受到母亲的绝望与仇恨。
甚至在母亲死的那刻,承载了母亲全部的她绝望和恨意……我要替母亲报仇,定要让丹朱和散宜氏长久的希望化为氤氲!
我直直上前,站在丹朱面前勾唇嫣然一笑。右手高举一扔,饕餮恶心的躯体重重落入丹朱怀中。
“啊——”丹朱惊恐起身,慌张将饕餮抛在地上,快步后退。
看着他眼中的愕然,我心底满是得意。
父亲长年对我的漠视,定是让所有人忘记在我出世的时候,脐带上缠着一株绛紫色的藤蔓,上面开放着繁星般锦簇的七色花朵,奇异的香气曾笼罩着整个部落……
那个几乎将我遗忘的父亲,也曾将我紧紧抱在怀中慈祥大笑:“这是上天赐给我非凡的孩子,我要叫她女英。虽然她是个女孩,但她的生命定会像七色花般璀璨,成为女中英豪,名字也必定流传千古!”
“女英,你这是在干什么?”父亲拍桌大怒,震愕双瞳牢牢盯着我。
他还记得我的名字。真是难得!嘴角自动上翘,划出一道自嘲的弧。
伟大的父亲尧,无论他如何睿智,他绝对想不到坐在部落最僻静角落,最爱对着天空发呆的小女儿,居然会执起利剑挥断饕餮蝠翼般丑陋的翅膀,居然会堵住饕餮恶心的大嘴!
他更不会想到,看似柔弱无能的女儿,居然会拖着一个肮脏的躯体,满载威胁的恐吓他最疼爱的儿子……
不过,这仅仅是我复仇的开端。十五年的沉默不就是为了破碎父亲筹谋数十年的美梦,将丹朱从即将得到的权力顶端拖下吗?
我微昂下颚,嘴角的笑痕更深:“父亲说过杀死饕餮的人便是族中的英雄,便有资格向你提出一个请求。无论这个请求的内容是什么,父亲都会答应?” 
“是!”父亲无奈点头。看着他日益苍老的躯体,优柔寡断的神情,父亲终究老了,老得畏惧他的权威无法按照预先设计行走。
“大胆女英,竟敢向父亲提条件!”丹朱惊恐的看着我,全身止不住发抖。在这个权利至上的世界中,他怎会不畏惧我携着饕餮的人头向父亲提出禅位的要求。
不过他只猜对一半。在这个男人至上的世界中,我怎会傻到以为用一个怪物的躯体将丹朱拉下唾手可得的帝位。
我眼角微动,藐视的扫过颤抖不止的丹朱和散宜氏。然后微微低头,掩盖住眼瞳中的不羁,向父亲柔声道:“哥哥的话未免严重了。为父亲分忧,剿灭危害天下苍生的饕餮是为人子女应尽的孝道。女儿今年已满十五,女儿只不过想趁父亲心神愉悦之际,向父亲讨一样礼物。”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齐聚在父亲和丹朱身上。他们目光含着对丹朱恃宠而骄的责备,也期待着父亲口中的抉择。且不说我现在是杀死饕餮的英雄,单是仗着子女可在成年时向父亲提出一个请求的族规,我毅然可以向父亲讨一个礼物。
父亲低头疑虑了许久,然后又用一种我无法读透的目光打量我半晌,终于沉沉开口:“女英,你想要得到什么?”
我故意沉默不语,静听着丹朱和散宜氏飘荡在空中恐慌的喘息。再缓缓双膝下跪,重重向父亲叩首:“女儿已满十五,想向父亲讨门婚事。望父亲肯许!”
场上顿时一片倒抽气,丹朱更是不雅的拭去额间的汗水,不顾饕餮染在椅上刺目的血迹,双腿一软瘫在椅上。
“女英……”父亲的声音听起来有丝微颤,“女英,你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这是愧疚吗?一个老人对忽视自己女儿的愧疚?不过晚了,他终究要为一味的偏爱丹朱付出江山的代价。
“父亲。”我微微起身半低着头,藏好杀死饕餮的佩剑,温柔娴淑的向父亲走去。
父亲执起我的手,仔细地打量着我的容貌。我柔和的笑着,相信这一刻他会将这个曾经连相貌也记不太清楚的女儿,牢牢刻入心底。
“你长很像你的母亲,不过性子倒像我。转眼你已经十五了,是该嫁人了!”父亲笑了,露出此生来对我第二个笑容,也是最后一个笑容。

我故作羞涩的笑着,闪亮的眸子努力将他此刻的慈祥牢记心底。也许正因为我是他的女儿,也许正因为我拥有同他一样的叛离,所以我永远不可能成为他的棋子,所以我命运的轨迹在出生那刻便与他背道而驰。
“你想嫁给谁。为父此刻就为你做主,将你许给他!”他轻拍着我的手,眼中溢满我曾渴望得到温暖。
这份父爱若从我出生那时便开始维系那该多好!可此刻已是太迟……如果不是因为他过分宠溺丹朱,又对母亲的死视而不见,我此刻又何需对他虚与委蛇,用一生的幸福破碎他一手营建的天下!
我再度低头跪下,用以掩饰此刻眼中再难掩盖的仇恨。尽量用婉约得让人心动得语气再道:“女儿唯愿嫁给舜!为父亲分担忧愁。”
舜是黄帝的后裔,是天地间的大英雄。传说他潇洒俊朗,目重瞳子,处事公正,孝顺老父,甚得部落百姓爱戴……他是大臣们向父亲推荐的继位对象。
不过父亲毕竟老了,心底除了天下万民,更装满了他的儿子丹朱。无论丹朱如何阴险狡诈,毕竟他是父亲的长子,是父亲延续权势的棋子。
父亲虽表面上甚为欣赏舜,但在他心底丝毫不愿让帝位禅让给舜!不过表面上父亲无法公然反对世代相传的禅位制度。
在面对无法掌控的舜那刻,他除了提供给舜继承帝位的机会以外,更多的愿望是瓦解舜快速强大的部落。
阴谋与权欲交错,一场满是诡计的和亲孕育而生!
为了延续帝位,父亲选择能看透命运的娥皇担任和亲的主角,他希望娥皇能带回舜的部落日益强大的秘密。
不过生性多疑的他又担心自动请缨的娥皇会爱上那个伟岸的男子,因此近日他茶饭不思,一心想完美计谋除去民心所归的舜。
因此我借机站了出来,我将为了得到父亲那丝罕见的宠爱,成为最忠于父亲的女儿。我将埋藏一切爱情,带着父亲所有的希望下嫁舜。此刻没人会知道我最终的目的是父亲脚下那片美丽的山河!
父亲接受到我语言中隐含的暗示,他顿了顿,弯下腰将我扶起。灼灼有神的瞳子静静的望着我。
他想看透我的心,想知道我究竟为何在此刻挺身而出。我紧握着父亲的手,咬咬下唇,凉凉地湿痕浸透双颊,动情溢出:“父亲,我只想得到你的爱!”我只是一个为了得到父亲宠爱,不惜一切的女孩。没人会知道那抹微笑背后,隐藏着父亲脚下那片美丽的山河!
父亲不语,只是更加冷静的凝视我的双眸。此刻我心中暗自颤了一下,若被父亲看穿我真实的目的,可能明天我就会从这个世界蒸发!
正当我以为父亲察觉我的虚伪那刻,父亲突然抱着我笑了。朗朗的笑声传越帐篷,穿越山河,直达九天!
“我的女儿长大了!我的好女儿!”父亲拍着我的肩爽朗道。
心安落回原处,我反抱着父亲,一声长喊:“父亲!”
“不!父亲,你已经答应我,让女儿下嫁舜!”一向沉默少言娥皇冷着脸突然站立,我从她眼中看见了宿命的绝望。
她是爱舜的吧!所以才会如此坚决。不过可惜即使她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在权势面前她依然仅仅是父亲的棋子。
我故作歉意地看看她,又转向父亲拭去眼角的泪花。抱歉了娥皇,为了夺取父亲的江山,我需要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便是舜。即使我不爱他,我依然必须得到他。
我再度双膝跪下:“女英愿意与娥皇姐姐一同下嫁!”

蒹葭苍苍,野露茫茫。在白露为霜的寒晨,父亲将姐姐扶上马背,将我扶上骡车。马为大,骡为小。姐姐将成为舜的正宫,而我只会是舜的妃子!这就使妻子与陪嫁的妹妹身份的差距,也是我唯一能向父亲求来的。
锣鼓声响,浩荡的送亲队伍,满载牛羊、仓廪、乐器……浩浩荡荡,蜿蜒几里路。谁又能想到张扬的婚媾,满满的笑颜没有隐藏多少杀机和阴谋。
锣鼓声落,正迎上清晨的第一束暖阳。金灿的光亮穿过厚重的乌云,落在滚滚妫水上翻显出妖异的光亮。
迎着柔韧的亮光,我终于见到姐姐朝思暮想的男人!舜负手立在妫水之边,伟岸的身形比妫水更有气魄!
我不由抬头直视舜清亮的重瞳,他眼底那份连喧天喜气也无法掩盖的愁苦令人顿生寒意,我不由抽气后移。
这就是姐姐口中那个温柔的英雄吗?为何我倒觉得他就像满载仇恨的恶魔。
突然舜对我笑了,那浅浅的笑容中仅藏着我看不透的古怪!舜大步上前,向父亲鞠躬行礼。
繁琐的婚礼在妫水边展开。我呆然地看着奔腾不息的妫水,复杂的心情震撼着我的灵魂。
母亲你看见了吗,你的女儿承载着你的仇恨,站在你死的地方即将嫁给当代的豪杰。我向你发誓我一定会辅佐舜,一定会用尽心思让舜夺取父亲的皇位!你为皇位而死,我定会让你的仇人,为皇位困顿一生!
“女英!”父亲低沉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我顿时一惊。
压住杂乱不清的心跳,我向父亲柔和一笑,抬起冰凉的手,在父亲带领下一步步向舜走去。
当父亲将我的小手放入舜左掌,当我的双目陷入舜深灼的眼波那刻,心仿佛被注入魔法,不可抑制的狂跳。
陌生的情愫让我害怕,不禁偷偷地抽离手掌。没想到那刻,舜竟然紧紧扣住我的五指,然后低下头细细的打量着我,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

大婚第二天,舜便带着我和姐姐到他的部落巡视,工地里、矿山区、水库区、农田……无一处不现实舜的部落的强大。
而每到一处,舜必定会言传身教,体恤民情,言谈举止间无不和民众达成一片。我相信即使与父亲相比他也毫不逊色。
辅助舜为帝的念头更加在我脑海中加深。在陆续将一些无关紧要,真假掺半的消息传给父亲的同时,在娥皇努力了解这个阴郁的男人讨他欢心的同时,我开始暗暗计划如何让舜的部落更加快速强大,如何加重舜在百姓心中的地位。
可是就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早晨,在我和娥皇再度陪同舜外出的清晨。舜突然开口:“女英,近来父亲和母亲身体不适,你今后你就留在家中侍奉二老吧!”
部落的情况我尚未完全掌控,我怎能安心待在家中。没能考虑太多,我望着他灼灼有神的瞳子,急忙开口:“父亲身体很健朗,我想陪在你身边!”
舜默默看着我,手臂缓缓抬起,厚实的掌心轻轻在我面颊摩挲。他会再度带我外出吧!
可是,他突然重重放下手臂,冷冷吐出:“今后你就留在家中侍奉双亲,照料家务。娥皇陪我外出!”然后他连斗篷也不披,转身步入风雪中……
娥皇看了我一眼,冰冷道:“忠孝不能两全。嫁给他,就不该再想父亲!”话毕,娥皇紧握着舜的斗篷快速冲入风雪中。
胸膛突然像被捅开个洞,风卷着雪直入心中。我望着风雪愣了一下,嗓间逸出古怪的笑声。
被父亲封住预知能力的姐姐,在爱情面前变得越来越愚昧了!忠孝两全?她居然会将这样的字眼用在我这个无忠,无孝的女子身上!
舜在怀疑我是间谍?不,也许他已经知道我将部分消息传给父亲的事情。不过他也不想想,若不是这些虚伪的消息,父亲怎会放松对舜的警惕,怎会不再找借口除去舜……
呵呵呵呵……为何世间竟无一人明白我?可是我需要人明白吗?不,我一直是一人,我会永远如此走下去。我不需要人明白,也不需要人相伴……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到了盛夏。娥皇竭尽所能帮助舜,教导舜部落的任命耕织,甚得舜的欢心,无论舜到何处必然会将娥皇带在身边。不过娥皇这样地公然背叛,却让父亲震怒。虽然表面上父亲称赞娥皇的贤惠,可暗中却安排杀手势必除去娥皇和舜。
至于我,舜总是用一种我看不懂的神情望着我。然后他一次次拒绝我的请求,将我安置在家中,时刻提防我将关于他的消息透露出去。
长此以往父亲不再对我抱有任何希望,开始加派人手挑拨舜同他家人的关系。甚至怂恿舜同父异母的弟弟象杀掉舜,并许诺事成后,不但会让象得到所有家产,还会将我和娥皇嫁给象。
那个愚蠢、好色、贪心,又阴毒的象,被父亲花言巧语逗得心花怒放,立刻联合他性情悍戾的母亲熙氏利用舜的孝心,在舜愚昧的父亲面前说尽舜的坏话。父杀子的悲剧,就像离弦的箭……
“妹妹!”一个落霞似火的傍晚,半年没同我说上半句话的娥皇突然狂奔回家,满眼凝泪紧握着我的双手久久不放。
“什么事?”我淡淡开口。
“妹妹帮我,帮帮舜!”她满手的冷汗浸湿了我的手背。
“舜那般的聪慧,你又如此的睿智。我只是个呆在家中洗衣煮饭的妇人,哪能帮你们!”此话出口,满满的酸楚让我惊愕,不禁挣脱娥皇的手心后退半步。
“女英!公公叫舜明天帮忙修谷仓,其实他们是受到父亲蛊惑想借此害死舜!舜不可以死,你要帮他!”娥皇丝毫没察觉我口气的醋意,她焦急上前恳求望着我。
“姐姐说笑了。舜神力通天,我哪能帮他!”心中莫名抽动一下,我咬咬贝齿依然摇头。若舜轻易被害死,那便意味着他无能,也就不配成为天下新皇。
“可是他太过孝顺。身之发肤受之父母,即使公公明言要他的命他也毫无怨言。”娥皇的眉心紧紧颦在一起,她恳求的地望着我,“妹妹,你帮我劝劝他好吗?我看见他们会用火烧死他!我不要他死,不要!”
娥皇沙哑的声音震憾我的心房,那霎那我心猛烈跳动,更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你是她的妻子,他是那样的爱你。你都劝不了,我怎么可能劝住他。”我快速摇头,杜绝自己即将展开的胡思乱想。
“不,你不明白!”娥皇牵动嘴角,划出弧神秘莫测的笑痕,“你还是不懂好!女英,你记得出嫁时的誓言吗?我相信你是个遵守誓言的人。用魔法给舜织件衣服好吗?一件会飞的衣裳!”
我微微顿了一下,点点头:“我明白了。”

第二天,娥皇将我赶了一夜,画上五色花纹,如同只展翅欲飞的雄鹰的衣衫交给舜。接过衣服那刻,舜习惯性看了我一眼,然后冲着娥皇露出我从未见过喜悦的笑容。
顿时我全身一颤,一种无以言表苦涩,直入我的心坎,让我无力呼吸……我慌张逃回厨房,看着锅中翻滚的稀粥,我萌生中砸锅的念头。
我越来越看不透我的心,那颗一直冰凉的心,此刻居然陌生得让我害怕!
待我从厨房出去的时候舜已经走了,空留着双眼发直的娥皇坐在桌旁。见我出来,娥皇再度拖着我的手,恳求我随她暗中保护舜。
无法拒绝此刻陌生的心,我只好握着她的手偷偷的跟在舜的身后,看着熙氏和象装模作样地招呼舜,看着舜的父亲瞽叟把舜引到谷仓跟前,看着舜爬到谷仓顶上,看着象趁机搬倒梯子,看着瞽叟把谷仓周围预先准备的草都点着了……
那刻我的心冷得就像三九天,酸得就像四月间的梅子。仿佛站在谷仓顶的不是舜,而是我。点火地不是瞽叟,而是我的父亲尧。
“妹妹,妹妹!”看着被熊熊大火围困的舜,娥皇猛摇着我的双肩,口中紧张得只能叫出两字。
我望着满眼绝望的舜,心早已与他同化。原来舜也同我一样,同样被亲人遗弃。不,他比我更惨!我的母亲死的那刻,我已决心忘却父亲。可他虽屡次被父亲当仇人似的对待,他却依然不放弃希望,依然奢求遥不可及的亲情……
我紧紧地盯着坐在房顶放弃求生心愿的舜,十指紧紧扣在一起。瞬间舜衣衫上那些五色花纹聚集在一起,幻化成一只金翅老鹰。
“吱——”鹰鸣长空。在我灵力的指挥下,老鹰将舜驮在背上冲出大火和烟雾,朝碧蓝的天空飞去。
看着舜生死间矛盾的神情我不由大笑出声。想死吗舜?在你得到天下前,在你看不清虚无的亲情前,我怎会让你死!

再见舜的时候他对大火只字不提,只是紧裹着那件花纹尽褪的衣衫,静静打量着我和娥皇。然后谁也不理沉沉叹气,一个人步入里屋埋头大睡。
一觉醒来他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又待着娥皇外出巡查。唯一不同的是,此后他总爱穿着那件失去魔法效应的衣衫,低头看着衣衫露出古怪的笑容。
而那份笑容,总会牵动我冰凉的心,总会让我感到五味俱全……我越来越觉得我看不透这样忧郁而愚蠢的男人。
大火没能烧死舜,象和熙氏自然不肯罢休。没过多久,在我伟大父亲的授意下,瞽叟厚着脸皮找舜淘井。明知道着是瞽叟的阴谋,但舜依然毫无犹豫点头答应了。面对他愚蠢的孝心,我断然拒绝娥皇再度帮助舜。
可是到夜里,我却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冥冥中仿佛有股力量操纵着我,让我半夜起来,握起并不熟悉的针线,再度使用魔法赶制出一件会有龙型五色图案的新衣。
一大早,我便蹑手蹑脚的走到舜地床边,将衣衫放在他枕边。一觉醒来,相信他又会再度以为这是姐姐为他赶制的吧!想到这,不知为何我的心猛烈酸楚一下,闪过种亲手为舜着衣的念头。
“女英!”舜突然睁开眼抓住我冰冷的手,深幽的目重瞳子就像块磁石似的紧瞅着我。
我呆望着他有神的双目,心瞬间提到嗓眼,不敢回话,也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衣服是你做给我的?”他小心翼翼出声。
我只能点点头。
“做了多久?”他将我的手握得更紧,仿若我是无法掌控的风。
“一晚上。”他瞳中的柔光让人无法拒绝,我就像具被操控的木偶只能据实回答。
握着我的大手一颤,他张开双臂用力的将我拥在怀中。我抬头仰望着他,怀着复杂的心情木讷出声:“你会穿上它吗?”
“乖,好好休息一会儿!”舜笑了笑,将我安置在他身旁。
“你还没回答我!”没想到我竟然也会如此执拗。可我究竟在追寻什么?我也不知道。
“你希望我穿上它吗?”舜突然反问。
我毫不犹豫点头。
“为什么?”
看着他瞳中猛然出现的亮彩,我顿时一怔。为什么为他制作衣衫?我也不知道。可双唇却不由道出:“你还没登上帝位,不可以死在我父亲手中!”
舜眼中的光彩立刻蒙上层灰色,脸上的笑容僵硬地凝在唇角。顿了一下他伸出粗糙而厚实的大掌在我面颊摩挲,还是那份我看不透的神色:“若我如你所愿,你又能给我什么?”
“你想要什么?”我狐疑的望着舜。我什么都没有,除了一条命我还能给他什么。
“我想要……”顷刻舜的眼中再度布满亮泽,但很快又消失了。他摇摇头,在我额头落在如羽毛般的轻吻,再叹气笑言:“给我个孩子吧!”
孩子?那种软软又脆弱的生物?不过那也是我唯一能给他的吧!不过若他想要继承人也该找娥皇讨要啊……!
我懵懂的点头:“好!”
“帮我穿衣吧!”舜满意笑开,脸上长期存在的阴郁一扫而空。压抑猛烈跳动的心脏,我蹑手蹑脚的为他穿好赶制一夜的新衣。
“替我拿件旧衣裳!”他捧着我冰冷的面孔,温柔道。
我立刻满是疑问的瞪大眼。他甚为理解的再言:“我不想弄脏你亲手为我做的衣服!”
我心头一震,双瞳鼓得更大分不清是喜悦,还受惆怅……直到他离开那刻我还木然站立原地。
直到舜幻化成条金龙再度出现在我眼前那刻,我才忙上前拿了件衣衫向舜身上一披。瞬间金光再现,那双瞳华双目再度紧紧锁着我的灵魂。
舜双臂一环紧紧将我抱在怀中,低下头双颊紧紧和我面孔贴在一起。“他们想杀我,他们真的想杀我!”无尽的凄楚在我耳边响起,此刻的舜就像被亲人遗弃的小孩。
我不禁伸出双手紧紧反抱着他。他开始在我耳边缓缓讲述,当他刚刚进入井底的时候,便有乱石块向他砸来,然后是泥土蜂拥而至。还好有我在衣衫上施用以图化物之法。在他脱下旧衣衫那刻,新衣上的七彩花纹紧裹着他,瞬间将他变成一条鳞甲闪闪的金龙钻进水里。通过地下水将他带回了家。
我在舜冰冷的额头落下一吻,残冷吐出:“这就是你的亲人。他们心中处心积虑的要你的命!这便是你追求的亲情!你还要继续向他们祈求亲情吗?”
舜不语,只是勒得我快要无力呼吸。
“我敢打赌,他们正欢天喜地向这里跑开。正在兴高采烈的商量该如何划分你的部落,该如何得到你的妻子!”我冰冷的打击他。
舜雄才伟略,天下为公。唯一的缺点便是过度看重亲情,若非他心中过度的亲情,只怕此刻他早登上了帝位。可惜,在他心中他的父亲永远是天,在他心中他好色的弟弟便是地……若舜这份过度的骨肉之情不变,我实没有把握在他登上帝位全保全他不被亲人害死!
可他真的会变吗?单单凭我这几句话就可以改变他一生吗?
“女英,想听曲吗?”舜风牛马不相及地吐出。
天!他完全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舜轻轻放开我,取下高悬屋中的古琴,十指向扣。一曲幽远苦楚的乐声缓缓溢出,目满房间每一个角落。我静静坐在一旁听着,想到了我那早逝的母亲,想到为了天下牺牲女儿的父亲,不一会儿眼眶便开始模糊……
直到象那贪婪的声调响起:“我这人天生不爱财,牛羊谷仓分给爹娘。我只要女英和娥皇嫂嫂给我当媳妇……”
“铛!”舜指尖音符突然上扬几分。
“真是我的好儿子!按照我们和尧的约定,父亲定会做主让你娶两位嫂嫂为妻。”那喜悦的笑声,便是由舜敬爱的父亲瞽叟发出。真让人怀疑舜到底是他的儿子,还是他的仇人……
“铛!”尖锐的琴声乍然而止。随着曲调的停止,瞽叟、熙氏和象满脸喜悦便出现在屋中。
看着安然坐在琴前的舜,他们面孔瞬间变得苍白。象惊愕不悦,说:“我……我……你没死。”
舜半眯眼一笑:“没能如你们心愿真是抱歉!”舜眼中重瞳紧聚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死神的镰刀。
瞽叟、熙氏和象面色如土,慌张后退到门口,瞽叟大吼一声:“儿子,我们先回去了!”说完,便慌张在熙氏的搀扶下逃走。
看着舜眼底浓浓的恨意,我以为此后舜再也不会将那群所谓的家人放在心中。可是舜永远都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的男人,第二天他依然敬父爱弟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声不吭去把那眼被填满的井淘开了。
舜的家人就如同贪婪的饕餮,若舜放不下这群所谓家人,他哪能逃过亲人的禁锢得到天下?一条彻底摆脱这群恶毒寄生虫的毒计顿然在我心中萌生……

夏风浅浅,粉荷飘香。看着躺在池塘木舟中睡觉的象,我缓步上前,低头俯视着他那张被安逸生活腐蚀的粉面。
象突然张开眼一跃而起!吃惊的望着笑意阑珊的我结巴道:“女……女英!”
“这些日子,你怎不来探望舜?”我坐在他身边,尽量用柔和的双瞳盯着他。
“我……我……我……。”象说了半天都只能吐出一个“我”字。
看来我需要给他的贪欲加上份勇气。我望着象,弯眼媚笑开去:“难道你就不想女英嫂子和娥皇嫂子?”
“我想……不,我不想。不,我尊敬两位嫂嫂!”象慌乱吐出。看来他真是被舜眼底的寒意吓住了。
不过贪婪的人永远也逃不过欲望的诱饵。否则象也不会毫无顾忌直接称我为女英!
我眉尾一挑,刻意向象靠去:“我们可想你了。可别是你的娥皇嫂子。她常在我面前提起你了。她常说,你风雅有趣,舜和你相比简直是块木头!”
“真的?”顷刻象眼底的畏惧顿消,让人恶心的淫欲再度充满眼眶。
“是啊!我们常想如果当日嫁给你为妻该多好。”我怕眼中的神色泄漏了我对他的鄙视,因此我故意半垂眼睑,重重叹气,“唉……可惜我们已经嫁给舜为妻了。”
“嫂子——!”象伸展双臂企图将我揽入怀中。
我巧妙侧身站立,再度轻动红唇:“象,你喜欢我和娥皇?”
“女英,我……我喜欢你们。我想让你们嫁给我。”象满是欲望的盯着我,沉沉呼吸又低下头。
“是吗?我们也喜欢你,可惜我们是尧的女儿,舜的妻子。”我勾唇一笑,微微抬头怯生生的望着他。
“不,你们会是我的妻子。”象激动我握住我的手,贪婪的怒火在他胸腔燃烧,“这一次我会杀了舜,然后继承他的一切。”
我轻揽衣袖,纤长的手指按下他颤抖的双手:“你连杀他两次都不行,这三次怎么可能杀掉他?”
“我……我会下毒,毒死他!”象刻意舞动双手大吼。
“扑哧,你准备用什么毒啊?”我嘴角抽动,毫不掩饰露出轻蔑的笑意。
“我……!”象低着头紧咬双唇。
“我帮你!”我娇媚微笑,那刻我在象的眸中再度看见贪婪的欲火。
“真的?”象眼中一亮,立刻向我靠近一步。
压住想后退的欲望,我虚伪点头再道:“去向舜赔不是吧!然后设席款待我们。”话到此处,我从兜中拿出一粒透明的药丸递给舜,“把这粒药丸加到给舜的酒中。此毒无色无味见水即化,入口封喉。你说他还能活吗?”
“呵呵,好妹妹你真知我心。” 象双目喷出灼热的火光,连同药丸将我冰冷的手紧握掌心。
我闪身后退一步,柔柔的衣袖从他大掌中抽出。慌忙用衣袖挡住感到恶心想吐的双唇,强行压住在胃中翻滚的酸味,溢出串轻笑:“那好,我等你好消息。” 
再也无法忍受象眼中恶心的欲望。我再后退几步,趁象发呆之际,一个转身快速离开。回家的路上我脑海屡屡浮现象那张丑陋的面孔,以及我虚伪的附和……我不仅加快步伐,捂着嘴快速奔走。可是这一切并不能压制我心中越来越深的酸味。
抵达家门那刻,我再也无法忍耐。我扶着门框“哇——!”不断恶心干呕。
当我感到胃因呕吐感到抽筋那刻,一双厚实的大掌突然抚着我的背部,缓缓轻拍。一阵柔和的暖意缓缓通过背部直达我冰冷的胃,渐渐压制着灵魂中的酸呕。
我慢慢起身,望着舜重瞳中古怪的兴奋。接过他递来的布巾,我只能轻言:“谢谢!”
“听说你近日老是失眠、恶心、干呕。因此我找了个巫医来探望你。”舜厚重笑笑。
“没事。”那些症状便是我干坏事的惩罚吧!最近我常梦见象伸出恶心的大掌将我搂在怀中,然后我就会在梦中惊醒,我就感到恶心,就会忍不住干呕。
“还是看看好!”不顾我反对,舜小心翼翼握着我的手,搂着我的腰步入屋内。一个白发苍苍的巫医,立刻来到我身边为我诊脉。
巫医握着我的手腕,摇摇头,皱皱眉,转眼又露出个大大笑容。突然他松开我的手腕,猛地向我和舜跪下:“恭喜头人,贺喜头人!夫人她,她有喜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舜呆呆看着我,咧齿笑开,雪白的一排牙齿整齐展现在我的面前,突然我觉得他傻得好可爱。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9, 共 1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玄幻奇情]死灵与法师/纳兰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