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5期
 [古韵柔情]红颜为君 文/叶翩然
 2007-9-19 11:10:0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86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那天注定是要遇到他的。
漫天的飞雪之中,正月十五的花灯如天外的星晨般明亮。
红颜站在枫桥边,桥滩上有人在放烟火,红艳艳紫溜溜的花儿,一丛丛,一团团的在她头顶炸开,照亮了半边天空,只映的清水河都五彩炫目。
桥上的热闹的人群忽然发出一片惊叫,一团雪白的身影,纤细柔软,如同断了根的杨柳枝条,向桥下跌去。
如此的白,如同河滩上堆积的白雪,纤尘不染,映在满天的烟花之中飘飘然如天外飞仙。
“怜儿!”一声大吼平空响起,红颜感到被人猛的用力一推,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她身后冲出,轻轻一跃,站在桥栏之上,话声未落,人已翩然飞出,直向那个雪白的身影而去。
红颜的手紧紧握在桥栏上,积雪冰疼了她的手指,她也浑身未觉,整个枫桥之上的人都与她一般,呆在原处,凝望着桥中那同样雪白的男子,拦腰托住了就要落入桥下的女子。
男子很快负了女子跃上桥来,敏捷自如的身影,人群发出一片惊叹。
红颜忽然感到自己十七年来的时光都是白活了,世间原来是如此的精彩,而她十七的时光都守在那个高大的阁楼之上。
“怎么会从桥上落下!”男子扶着那个叫怜儿的京城名妓站到红颜的身边,声音轻柔的如三月的春风,象柔柔的柳絮拂着耳朵痒痒的。
怜儿望着那个男子,微笑着,任谁看见她的这样微笑都会心醉,抬手间风轻云淡的帮男子整了整衣衫道:“有你在,我怎么会受伤。”
满街的喧闹似乎与他们两人无关,目光缠绕将彼此紧紧包围,扑天闪过的烟火将他们的脸庞照的一阵阵透亮,生动异常。
那个男子忽然操手将怜儿半抱入怀,街上人发出一声惊呼,这两个人也不知羞耻,竟当众相拥,刚才还赞叹那男子风采出众的人们都纷纷摇头。
“你要看烟花,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这里这样多人,你又能看见什么,我带你去个地方,保管让你看个痛快!那里的景致,当真如同天上人间!”说到天上人间几个字时,人已飘然落到街道另一边的屋顶上,满街的人只看见他们衣袂飘飘,如同月宫仙子,在满街的璀璨之中飞跃而去。
当晚回去红颜便坐了一个梦,梦里有大团团的烟火,有如青松样的男子,向她伸出手,温柔的笑道,烟花在他们身后闪动。
第二天,红颜生病了,经常坐在窗前一动不动,冰雪融化,柳枝抽绿,轻软的风柔柔吹进绣楼,她却一天比一天的瘦。
这可急坏了薛相爷和夫人,请了京城最好的大夫来看也没有用,眼看着她一天天的瘦了了下去。
不久,薛相爷收到了妹妹的让人捎来的回信,请红颜去她那里小住一段。

姑姑是皇贵妃,性格温柔,又相当有耐心,每天变着花样让红颜开心,手下的一众小丫环也都个个尽力的讨好她,今天荡秋千,明天捉迷藏,后天放风筝,没有一天闲下来的,倒真让红颜开心了起来,病也一天天的好了。
一日,红颜累了,独自坐在院中犯困,半倚在躺椅上,手中的团扇垂落在一旁,四周一片宁静,耳边听见有什么轻轻的落了下来。
她以为是哪个丫环不小心落了什么,便懒懒的道:“又弄了什么新花样?这会儿子,我可没有精神同你们玩了。”语罢半响没有听见回答,迷了眼去看,阳光正炽,光芒之中立着一个男子,她一个机灵清醒了过来,匆忙站起,团扇随着衣衫落在草丛之中。
那个男子弯下去拾起,伸手递给她,脸上带着暖暖的笑。
她想去接又感到难为情,不接分明是自己的东西,一时间犹豫了起来,男子却一眼瞥见扇子上画了几枝疏梅,旁边写着:甘抛红颜为君瘦。
红颜越发的站不住,羞红了脸,也顾不得要回扇子,提了裙角匆忙折回室内去了,只余了那个男子站在回廊外,望着她消失的地方茫然若失。
下午下起了小雨,红颜喜雨,就让丫头们把纱窗打开,无意间看见薛贵妃正与上午那个男子一起在花园之中随意的踱着步,男子挺拔飘逸,举手投足之间洒脱自如,这让红颜眼前又闪过那抹雪白,出尘如仙样的飘逸。
后来,红颜已知道同薛贵妃在一起谈话的是安逸王朱治,因为有一些小事来找薛贵妃商量。
红颜疑视着朱治让丫环还回来的扇子,呆呆的看着。
夜半时分,忽然听见有人叫喊,忙起身推窗去看,有小丫环匆匆跑来告诉她,皇宫里来了刺客,大内待卫们正在全力的搜捕。
大家都害怕起来,薛贵妃带着一众丫头站在院内,看见红颜站在一旁直抖,便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不多时便来了三四拨待卫,在四处搜寻后又匆匆离开,最后来的是朱治,他边向薛贵妃行礼,边小心翼翼的瞟了红颜一眼。
“让娘娘和姑娘受惊了,我已加紧了宫内的巡逻,想必那个刺客也不敢向这里跑,尽可放心回去休息吧。”朱治道。
薛贵妃道了谢,随回红颜一起回屋内休息。
红颜对刺客的事不怎么上心,加上折腾了半夜,早就疲惫不堪,倒在床上刚合眼,便欲睡着,黑暗之中只觉“筝”的一声,似乎挂在墙上的筝弦动了一根,她大惊,一个机灵清醒了过来。
“不要动!”一只冰冷的手握在她的颈间,夹带着血腥气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虽然只有三个字,却如千斤般重,从耳中落入直甸入心底,一种无法言语的颤粟透过四肢百骸直延到指尖,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红颜没有动,黑暗之中看见那个男子就站在床边,梦中常想过无数次与他的相遇,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个血腥的夜晚。
“在这里,我看见是向这里跑了。”宫墙外传来待卫们呼声,接着窗外一片光明,四周嘈杂了起来,脚步声响成一片。
男子的手微微抖了一下,一只手举了起来,借着微明的光芒红颜看见那是一把剑。
“又出了什么事?”薛贵妃的声间在窗外响起。
“有人看见刺客进了院子。”朱治的声音传来:“薛姑娘怎么未出来?”
火红的火把光芒射了进来,屋内一片光明,摇动的火光之中,红颜看见男子穿了一袭黑色的夜行衣,右手提了把长剑,与那天在桥头的不同,不再象一个翩翩佳公子,而是如一只伏在暗中的豹,浑身充满了暴戾之气。
一只火把向这边移来,室内越来越亮,红颜注视着对面的男子,男子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忽然一横剑转身向外冲出去。
红颜伸手扯住他,仰声向外面道:“出了什么事?”对面男子紧抿了嘴角注视着她。
火把的光明猛的停了下来,朱治在外面道:“打扰到薛姑娘了,有人看见刺客进了院子。”
“啊?那你们快些将他找出来。”红颜颤声道。
“姑娘不要怕,谅他也不敢怎么样?咱们的人已将这个院子围的严严实实,不会有事的,就是他们看错了也不一定。”朱治柔声道。
“多谢王爷了。”红颜说话之时,黑衣男子脸上满是惊诧,红颜顾不得其他,示意他躲到自己床下,然后整了整衣衫,推门走了出去。
朱治站在门外,一手高举着火把,另一只手握着把长剑,可能是因为捉刺客来的匆忙,颈间的衣扣未扣上,英挺之外又加了几分不羁,看见红颜轻声道:“姑娘可听见什么动静?”
红颜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嗓子去,手指微微打颤,只手用力的握着门框摇了摇头,不敢开口说话,只怕一开口声音便颤不成句。
朱治又在院内转了几圈,没有发现什么,带了众人退了出去,只是吩咐看紧这里。
红颜退回屋内,手脚发软,几乎摊倒在地。
却不见黑衣男子,颈后凉凉的有风吹过,才发现后窗大开,想必那个男子在她与朱治说话之时早已离开。
天将亮,窗外一片灰蒙,曙色从窗口拥入,团团将她包围,如同那晚的雪层层堆积到她的胸口。

从那夜起,朱治来的更勤了,开始是因为怕刺客之事再发生,后来便没有了理由,也不多坐,只是来看一圈便走,注视在红颜身上的时间却越来越长。
红颜本来淡淡的,但她担心那黑衣男子的下落,便千方百计的转着圈子向朱治打听那夜的事,没听到什么风声才放下心来。薛贵妃将一切看在眼里,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偷偷注视着这对如碧样的人儿暗笑。
薛夫人请人来信要红颜回去,红颜本来无所谓,此时却不愿回去了,只怕自己这一走,便再也见不到他,明知他不会再回来,心里还是抱了希望,他也许会回来找她,如果她不在可怎么办。或者他还在这宫里未走,等着她来救怎么办?种种想法都让她暂时不能离开这里。
薛贵妃见她不愿意走,只当成另外一层意思,忙帮她回了薛夫人,只说自己喜欢这个侄女想她再住些时日。
朱治更加欢喜,常带些宫外的小玩意送她,红颜因为没有打听出来什么,对他已没有精神,懒懒的不想理会。
朱治只当她不喜欢,百般想法子让她高兴,于是求了薛贵妃答应,带她出宫去京城里逛逛。
京城热闹,许多新鲜事是她这个养在深闰的小姐没有见到过,她常被吸引去,嘴角边也开始有笑容,朱治注视她的乌黑双眼常常波光闪动。
此后,他们常常在出宫去游玩,开始时还带着大批的待女丫环,后来人越来越少,最后只余下他们两个,穿了平常人家的衣服,相伴着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走过,人多之时,朱治就会伸手扶她,温暖的手指在她的手腕上轻轻滑过,让她心里一颤。
红颜有时不禁会想,就这样一直相伴着走下去也好,没有别人,没有凡尘俗事,就这样在如潮样的人群里安静的结伴而行,虽然人如潮水,他们眼中却只有对方,浑然世外的感觉,让内心平静的如同无风的湖面,淡泊而悠远。
但心底深处不时会有一个身影压也压不住的浮上来,越是时间长了越是沉甸的深,那一丛如菊样的烟火,白如雪样的衣衫,如春风样的话语,仿佛如昨夜般清晰。
无意间抬头,整个人忽然僵住,人群之外,喧闹之中,他便立在不远处,一袭的雪白衣衫在风中翻飞,如此多的人,她却一眼望见了他,似乎他的高大,满城的人都难以遮挡。
他静静的站在一棵柳树下,透过流水样的人群默默的注视着她,嘴角上扬,含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最后向她微微点了点头,转身折入身后的那座楼,红颜抬头去看,招牌上烫金的三个大字:揽翠楼。

楼内一片喧声笑语,在这里,男子醉了显出本色,女子们争相斗艳娇媚十足,红颜没有见过如此情景,躲在柱子后面小心翼翼的在室内寻找那个身影。
“嗳哟!这是从哪里来的大家小姐,怎么跑到我们揽翠楼来了?”一个中年妇人舞着手中的绢帕摇摆着走过来。
“欧妈妈,她是来找我的。”红颜正不知如何办才好,忽的听见身后有人说话,忙转过头去,那个男子不知何时已来到她的身后。
“原来是找你的呀!”欧妈妈眉开眼笑从他们身边走过,临走时将手中的绢帕在男子肩头上一扫道:“好美的一个小娘子,你放心我不会让怜儿知道的,到时可别忘了谢我。”说完媚笑着走开了。
男子面沉如水,待欧妈妈走完,向她道:“随我来。”
红颜想也不想跟着他向楼内走去,转过后院,穿过一道回廊,向折入另一座楼。
三楼一间屋门“吱”的一声被打开,同样一袭雪白罗衫的怜儿推门走了出来,望见红颜含笑道:“终于找到姑娘了。”
望见她,红颜心里一紧,看见他们并排而立,衣袂翩翩,心痛难忍,明知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但她依旧情愿相信梦中的幻想。
他们说的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见,只在最后似乎听见他们要她帮忙救人,至于救什么人,为什么要救,一句也没有弄明白,本来很犹豫,可是当那男子深不见底的双眼静静注视到她脸上时,她心中一颤便答应了下来。
男子将她送出了揽翠楼,她心里空落落的,唯一感到安慰的是,终于知道他叫做风清卓。
站在清水河边心里一片迷茫,呆呆的站在河堤边,看着桥下流水,看着桥上车水马龙。不知站了多久,身后传一声低低的叹息之声,被她偷偷在街头丢下的朱治不何时已来到,静静的站在那里。
“我累了,带我回去,好吗?”她向朱治伸手道。
朱治望着她凝白如脂的手沉默着,乌黑的眼底深处闪着一抹忍隐,她红了脸等待着,直到心越来越灰,越来越没有信心,他却猛的握住她的手,狠狠的,痛的她直吸冷气也浑然未觉。
他就这样牵着她的手走了回去,直进了宫,还是未放开她,惹的满宫的小丫环偷偷捂嘴笑,只有薛贵妃看见两人神色反倒吓了一跳,随机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留朱治在宫里坐。
朱治神态自如,只是嘴角噙了一丝冷笑,道了别便要回去,从头到尾未再瞧红颜一眼。

朱治这一走,就未再来。
红颜越发的沉默,薛贵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左问右问的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后来在宫内遇到朱治,便笑问他未何长时间不来探望自己。
红颜不知道朱治是如何回答的,但一定是惹恼了薛贵妃,回来后面色铁青,冷笑道:“当他是个王爷,人人便要攀他不可?”然后便开始张罗着让人给红颜提亲,将那些达官贵人家的公子名单送到薛府去,只等着说好了,便为红颜定下亲事。
红颜知道自己终是躲不过这样的命运,也任她去忙活,只是着急风清卓要她救人的事却一点头绪也没有。
是他说的,是他让做的,就是让她粉身碎骨也要为他做好,这一切一切只为了他一个人,只因为那次枫桥的相遇,为了他那出众的神韵,为了他那如水的温柔,虽然这一切都是付给那个叫做怜儿的姑娘的,但是如果可以分给她半分,她情愿为他赴汤蹈火。
也许是前世的缘份,才换来这刻苦铭心的相遇。
让她甘抛红颜为君瘦!
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想起朱治,平静平淡如水样的滑过她的心底。
对,朱治!
也许他可以帮助自己,红颜为自己的想法脸红,虽然这样做也许对朱治不公平,但也只有如此了。
红颜差人将自己的一个旧团扇送到了安逸王府。
可是等到了第三天,朱治才翩翩而来。几日未见,他明显的瘦了,但依旧风采超群,立在小亭之中如青松样劲挺。
薛贵妃心知肚明,早已摒退了丫环婆子们,只余下两人对坐在小亭之内。
“团扇王爷收到了?”红颜低声问。
“嗯。”朱治注视着湖水面无表情道。
“王爷就没有什么话要说?”红颜羞红了脸问。
“没有。”朱治的话如冰一样的冷,砸的红颜抬不起头来,脸颊那丝红晕一点点的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灰白,她许久说不出话来,终于讪讪站起身道:“看来王爷很忙,红颜多扰了。”说完不敢看他那冰冷的面孔,转身欲走。手腕一紧,已被他扯住,她慌忙回头,朱治依旧没有看她,只是眼眸深处一抹无奈,终于开口道:“那日,我抓痛你了,现在好没有。”说着便向她手腕上看去。
红颜一颤,再也忍不住,泪水大颗颗的落下。朱治缓缓将她扯回,拉她在身边坐下,发现那红嫩的手腕还有一道淡淡的青迹,便用手轻轻的揉着。
“执子之手,与子揩老。”红颜低低道。
朱治面色一沉,手指微微颤抖。
红颜向亭外望去,不知何时已下起小雨,细密的水丝打在满塘的荷叶上沙沙做响,点点滴滴都如同打在红颜的心上。

红颜与安逸王朱治的婚事订了下来,薛贵妃热心的开始张罗喜事,薛府上下更是欢喜异常。
红颜被父母接回家去,临走的时候,红颜求朱治救人,朱治什么也没有问就答应了下来,这反倒让红颜担心起来,看见他注视着自己的眼眸深不见底。
人很快被放了出来,红颜从父亲口中得知朱治因为这件事受了皇帝的责罚,薛相爷说的时候只摇头,他不相信一向沉稳的安逸王会做出这样不计后果的事来,只怕这样以来不会再受皇帝的重视,争夺皇位无望了,说着说着竟有几分想悔婚的意思。
红颜听的心惊肉跳,手紧紧的握住衣角,她没有想到事态会这样严重,可是她心里已装不下其他的,一心希望看见风清卓欢喜的样子,幻想着他会高兴的牵起自己的手,如果他要求带她离开,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这种想法一直支撑着她,终于想办法再次来到了揽翠楼,正当她小心翼翼要转到后院去时,欧妈那胖胖的身躯挡在她的面前。
“姑娘,你终于来了,清卓走了,临走让我把这个给你。”一块冰冷的东西落在她的手心,她不敢看,匆匆出了揽翠楼直走到枫桥上才低头去看,一方白绢包着一块碧绿的玉,白绢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字: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
红颜就那样呆站着,一直站着,感到身边游人如织在身边滑过,仿佛整个世界就只余下她一个人,孤独的站着,桥栏上甚至还留着他们的气息,他们现在却永远也见不到了。
他只是她生命里的过客,匆匆忙忙,她甚至不明白他是做什么的,以后还会做什么,但只为了那桥头一瞥,便终身难忘,明知不是同路人,依旧无望的企求他在匆匆回眸间能对她一笑,此生便如春花般灿烂。
抬头间,阳光明媚,如水样人海之中,朱治负手而立,双眼透过满世的尘土注视着她。
她微微一笑,一滴泪沉甸甸的落下,仰手间,那方绢帕被扬在风中,中间的白玉佩“扑通”一声落入河水之中,在水面上荡起一个个又一个的涟漪,绢帕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后落入河水之中。
朱治也微笑起来,带着一抹欣慰。
远处,桥下的一叶扁舟内,一个头带斗笠的男子,向桥上仰望着,嘴角边一抹落寂成尘。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2, 共 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代-宫闱情仇]戏太后(秦巅)
[玄幻奇情]死灵与法师/纳兰
[小说-香水迷情]魅惑人间(清角)
[小说-香水迷情]绿茶,这样清淡地说爱(三元)
[闲情-星座]利用小细节搞定星座男人
[闲情-测试]你能驾驭爱情吗
[闲情-细节]回首又见她
[偶像主页-言情高手]念一:如此十面埋伏(小嘉)
[情感小说-温馨小品]玳瑁簪(菖蒲)
[情感小说-另类小说] 画妖(仲夏夜)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