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5期
 [古韵柔情]锁烟寒之云洗 文/STARRY
 2007-9-19 11:12:1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69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那时候的姬水荧,还远没成为日后叱咤江湖,睥睨天下的传奇女子。江湖在她的眼中似乎很近,又似乎很遥远,印象是模糊的。十五六岁的豆蔻年华,一切都还在懵懂与单纯之中。昆仑山上的日子多是平静无波。
但是,即便如此,姬水荧也已经拥有很多让人艳羡之处。例如那一张犹如水晶娃娃般的脸蛋,玲珑精致,无可挑剔,又如她那远高于侪辈的卓绝武艺,甚至连青麓门秘传的无上道法“天灵巽雷”,她也掌握得炉火纯青。
这样一个女子,注定是高傲的,她是师傅心中的爱徒,是同门之间钦佩和妒忌的对象。
但是,她不快乐。没有人知道一股隐隐的挫败感常常折磨着她,像一根细小的刺扎在心上,无法剔除,又疼痛难当。这种感觉,她没有办法向任何人说出口,所以,水荧只能越发不快乐。
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她爱上了用深紫色的丝线在衣衫上,在袍角上,在翩翩的长袖上绣下六角形的冰晶纹。一针一线,是寂寞的颜色在刻画无言的冷清……
在人群当中,只有云放歌察觉到这紫色冰晶纹的含义。但他是一个豁达而聪明的人,永远也不会追问她个中的故事。
有时候,他也会拉过水荧的袖角,用手指勾画那些并不圆滑的图案,脸上的表情总是在若有所思与似笑非笑之间徘徊。就是这样的一个表情,每每让水荧产生一种被看穿的狼狈感,所以她也只能摆出冷若冰霜的脸,蓦地抽回自己的衣袖转身离去,以维持她最后的骄傲。  
放歌看了看自己的手,衣料的触感似乎还在,沁凉中带着淡淡幽香。
虽然放歌不是青麓门的人,但对水荧身边的事,其实他了解很多。
诺大的青麓门,羡慕和妒忌水荧的人不少,要数到真正接近水荧的人却只有两个——倩悠和茗深。
倒不是说他们俩人有多优秀。恰恰相反,迷糊天真的倩悠和勤奋老实的茗深,他们虽然本质不尽相同,然而实力却是同样一般。在人群中一站,面目已是模糊,只落了个平庸二字,这就是芸芸众生,大家都一样地分不出高矮。
但水荧喜欢他们。倩悠就如同一个喜欢依赖人的妹妹。虽然会任性也会撒娇,可是她不会耍心计,更学不来无中生有流言中伤。在这些年里,只有和倩悠在一起时,水荧才能不设防地感到安心。
至于茗深——他就更不一样了,他的命,是水荧捡回来的……
冰晶纹背后的故事或许正是在他身上。
放歌停顿了半晌,久久才再次露出慵懒中带着自信的笑。他不着急,总有些事情只有时间才能解决。
几乎整个昆仑的人都知道,云放歌喜欢姬水荧,而水荧却从不给好脸色放歌。

水荧不会忘记她和茗深的初次相见,那时她八岁,而茗深也不过九岁。
那是一个寒冬里的雪夜,惨白的圆月像是被水洗过一样地明亮,地上的雪莹白无暇,月色在雪霜上映照出一片凄冷的光。师傅带着她一路追踪着那狡猾的妖,却遇上了受战争殃及的小村落。
人与人之间的战火,其实远比妖魔更有破坏力。
整个村子都被血洗一空,剩下一地的尸骸,和一个伏在双亲尸身上号啕大哭的孩童——他正是茗深。
晶莹剔透的雪花冰晶静静地飘落在他身上,染上了绛紫的血,瞬即又融化不见。那瘦小的身子一直在颤抖,止不住地,因为寒冷因为痛,总之有太多理由不能停下。尖锐的童声回荡在一片焦土硝烟中,比死亡更加凄厉。以至日后水荧想起茗深的时候,总会联想起那些染血的雪花。
水荧行近他的身旁,想为他止血,但处于极度惊恐之中的茗深却只会尖叫着躲开。他撞倒水荧了,并且用大而惊惶的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人。
最后还是由师傅点了穴道让他昏睡,水荧这才能为他包扎伤口,不至于失血过多而死。师傅皱着眉,似乎说了一番战祸连年忧国忧民的话,但水荧已经不记得个中的内容了。
她心里却只担心那个连梦中也在颤栗的孩童。就是那种惊恐的神情让水荧有生以来第一次不知所措,茫茫然,连思考的能力也没有。骨瘦如柴的身子,破破烂烂的衣衫,他拥有的东西本来便已不多,如今家破人亡,他该何去何从呢?谁能让他不再害怕呢?
所以,当师傅说出“身为强者,就要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的时候,水荧便顺势轻轻地问道,师傅,我们带他回昆仑,可好?
师傅一愕,似乎想不出拒绝的理由,犹豫片刻,终究还是答应下来。

带茗深回青麓门后,水荧也曾有些微后悔。刀光剑影太乱眼,他不适合这里,也不是个练武的料子,再加上一无所有的孤寂,茗深的心事日益沉重。
照顾茗深的事本应该是水荧的职责,但她在这时候却逃开了。
没有被人安慰的经历,自然也就不懂得如何安慰别人。水荧不是没想过在茗深身旁给他慰籍的话语,但偏偏一开口,就只有生硬的对答,她竟也有“做不到”的时候。生平第一次,水荧感到了挫败,她讨厌这样懦弱的自己,所以孩子气地走开了,只敢在暗处偷偷地看茗深的一举一动。
幸好她身边还有倩悠,水荧拜托倩悠照顾茗深的事,她很爽快就答应下来。三天碧玉梗米粥细细烹调,两天桂花松子糖笑语宽慰。茗深的身心由内而外被安抚了,终于渐渐也露出笑容。
但这还不够,水荧自知这不是她的功劳,所以她选择在旁指点茗深的武艺,如同她平日也指点倩悠一样。数月下来,她反而更像是茗深和倩悠的师傅。其实她暗中为茗深做的事有很多,只是没有人知道而已。
那段日子里,是他们三人最快乐的时光。
子夜刚过,他们就已一起在昆仑山巅打坐,修炼,直至晨光出现。茗深或许会笑水荧天庭饱满能反光,水荧也会一改年少老成,取笑他眉梢鬓角挂寒霜,状若老头。二人相视而笑,清脆的童声在山间回荡,这才把瞌睡连连的倩悠吵醒。她揉揉眼睛,一边喊着冷,一边扑向他们。
三人抱在一块,温暖了彼此。
茗深用非常认真的语气对水荧和倩悠说道:我会很努力练功,我会变得更强!这样子,长大后我就有力量保护你们了!
他说要保护我呢……水荧的心头颤动了一下。其实,她又何须别人保护呢,但这却是生平第一次觉得有人可以让她依靠。就算只是一句不知何时才能兑现的承诺,她也觉得这个承诺似乎已经摆在眼前。
这种感觉既新鲜又奇特,细细品味,竟有甜味沁入心扉。她悄悄地低下头,没有人看见那羊脂白玉似的肌肤上渗出了一抹胭脂红。

 “水荧,今天茗深送了我一枝墨玉梅花哦,漂亮吗?”
“水荧你看,这块茜雪银丝鲛纱帕是茗深买回来的呢……”
“水荧……他说这银坠子是他娘的遗物……我收下,可好?”
只要倩悠收到茗深的礼物也会在闺房中和水荧分享她的快乐。时光飞逝,从开始没心没肺的大笑,渐渐地也染上了少女特有的羞赧神色。水荧发现,倩悠变漂亮了,平凡的五官也因为增添了一层照人的神采而变得鲜活光艳。
可是,倩悠所收到的礼物,水荧一件也得不到。
因此她已经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面对倩悠的快乐。原本三个人的世界里,她被排除在外了。
细细回想,茗深还是对她很好,不变的亲切,还越发敬重于她。然而水荧就是不明白,为何三个人之中,偏偏就只有她被排除在外。又为何,偏偏是她被排除……
不是说好长大后就来保护她的吗?不是没想过冲上前直接质问茗深: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
但,倩悠无害的笑脸闪过。她便做不到了,她竟然不敢问。
茗深是个腼腆的人,在同门师兄弟面前,他对倩悠还是和从前一样。水荧看在眼里,从不说破。多多少少也是为了自欺,只要茗深一天不亲口说他喜欢倩悠,水荧就会把他的印象停留在认真许诺时的表情。
轻轻叹息,水荧轻抚着衣衫上的冰晶纹样,总觉得只有在初次相遇的那个雪夜里,茗深的印象才是最真实的。

夜色里忽然弥漫了一股清冷幽香的气息,放歌笑嘻嘻地站在水荧身后,手上晃动的瓶子里是她最爱的“雪千年”。上等的好酒,只有昆仑山上千年积雪酿造的酒才会这么冰冽,淡泊中透出烈性,像她。
这一片山岭是专属于水荧的禁地,她不愿意和任何人分享,是以每次都是只身一人来到这偏僻之处。但是,他就是有方法找到这个地方。水荧曾经问他是如何找到这个地方的,当时他笑了笑,故作夸张地说:上穷碧落下黄泉,总会找到的。
水荧哂然,只给他一个白眼。久而久之,这里也随他往来了。对她而言,缠字诀很有效,这便是他的心得。
放歌把“雪千年”递向水荧,顺势在她身边坐下。水荧轻呷了一口,酒经过唇舌的抚慰滑进身体深处,带着寒雪的清凉,却又随即激起了身体的暖意。她知道酒是一种方便的东西,半眯着眼,已经陶醉于这一刻的半醒时分。
放歌含笑看水荧一点一点地放松自己,卸去了所有防备。这时候的水荧总是比较可爱,她会抛弃平日里强装的成熟和冷漠,有时候甚至会在他的面前浅唱轻吟。应该说只有在他面前水荧才会露出这真实的一面,虽然耗费了不少时日,但放歌感到很有满足感。
无论是冷漠而脆弱的她,还是不善表达自己的她,他都是那么欣赏。放歌小心珍藏她的每一面,把它刻划在自己的脑海中。
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子的时候,她提着细长的冰冽剑守在山门,山间的岚风让她瀑布一般的发丝肆意乱舞,形成一道道优美异常的弧线。她没有多余的话语,只以她的剑指着他的咽喉。
如水般柔美的容颜,却拥有冰一样凌厉的眼神。那一刻,放歌在想,如果能和这样的女子一起笑游江湖,该是怎样一件赏心乐事。一定会逍遥自在,无拘无束吧。那一刻,他便知道只有这个女子才最值得他倾心,因为,他们是相似的——
相似?他们有哪点相似了!水荧刚想反驳,但已被放歌点住了她的唇。
“你和我都是贪心的人,得到再多也不会满足。因为我们只想拥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但这些偏偏不是一般人能满足的。”
“难道你就能满足我所有要求?”“当然——”“要是我要当武林盟主呢?”“那我就帮你抢到手。” 他答得掷地有声,敛去了所有笑容,竟是前所未有地认真。水荧被这样的表情吓了一跳,她别过头去,又灌了自己一口“雪千年”。
其实,放歌是个奇特的人。虽然经常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但他的表情却比浑身锦衣华服还要神气,脸上永远带着淘气又满不在乎的笑,好看得有点眩目。这样无可挑剔的一个人,和茗深相比实在好太多。然而自己竟然还是放不下,果然是因为发现得太迟了么?
“放歌,为何我明知道那是错误的选择,但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呢?”她把头轻轻靠在放歌的肩膀上,安心地闭上眼睛。
“或许本来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就是无法控制的。可是,水荧,你觉得你是真的在爱着茗深吗?”放歌握住水荧的手,修长的手指冰冰凉凉的,手心却又灼热无比,像极了“雪千年”的印象。
水荧不想回答,也许是爱的,也许不爱。曾经她比倩悠更有机会得到茗深,但是错过了机会便没有下次,虽然清楚这点,但心底还是怨恨。真正的纠结早已成了一块化不开的冰,有很多事她不想承认,所以宁愿忽略,当作一无所知。
放歌无力地笑了笑,“其实我很懊恼……因为我输给了时间,这让我很不甘心。所以,我可以用更多的时间等你。但你绝对不要为不相干的男人伤害自己,我会生气的。”俯下头他飞快地,在水荧的脸颊上一啄,“这是定金,不可以违约哦,否则要加倍偿还的!”俊秀的脸上尽是坏坏的笑容,像偷腥成功的猫。
水荧在山间寒风中忽然停顿了思考,心中一紧,说不出什么滋味。真是孩子气十足的话啊,水荧心道。不过这的的确确也是一个承诺,他和她之间的承诺。于是,水荧既不点头,也不拒绝。

当十里香的气息在“试练之地”逐渐散发,引来了巨怪“化蛇”的时候,水荧脑海中竟然闪过放歌的脸。
这样做……他一定会生气吧,她暗暗心想。
其实水荧真的很想守着和放歌的约定,但她没有退路了,师傅已经答应,只要茗深和倩悠通过了最后的试练就让他们成亲!而这场试练竟让水荧陪同他们一起去,哪还有不通过之理。
他们要成亲了?!
水荧只觉得连自己的身子都是轻轻浮浮的,失去了重量。然而倩悠一脸欣喜,茗深带着七分羞赧的神情是那么真实。水荧觉得自己忽然想不起茗深的模样了。他和倩悠站在师傅的身边,眉毛、眼睛、鼻子……似乎和平日一模一样,但是水荧就是怎么看都发现这个人很陌生。
浓重的失落感一下子将她紧紧包围,无论是茗深还是倩悠,他们都离她越来越远……
但是,她真的就这样输给了倩悠?茗深心中可曾有她一席之地?毕竟这一切都只是倩悠的转述、师父的成全、同门的默认……
他,并没有亲口承认!
所以这是最后的机会。她要确认一次!
化蛇的出现正合她意。
“人面而豺身,鸟翼而蛇形,其音如叱呼,见则其邑大水。”这是古籍中对化蛇的记载,形容非常贴切,只是书中却说漏了化蛇最危险的地方,是速度。如此庞大的身躯,在天空滑翔时却如风一样急劲,在地上游走时又能如鱼般灵活。冲着十里香的气味,化蛇对准了水荧一轮猛攻。
她捏了个法抉使出风雷击向化蛇,那精兽煽动着巨大的双翅竟轻巧地闪过了。空中一个翻身,立即又向水荧疾冲下来。
水荧!小心啊!茗深和倩悠失声大叫。
小心?她恍若未闻不躲不闪,等这么久,要的就是此刻。化蛇的利爪划伤了水荧的右臂,她故意委顿倒地,手上的兵器也成为一道抛物线消失在云雾弥漫的水泊之中。这下子,无论是她还是茗深、倩悠,大家都同样危险了。
她要看看,茗深到底还记不记得那个誓言。他可以保护谁?是她?还是倩悠?
茗深果然不负所望,一下子冲在了水荧面前直面化蛇。
她看到他侧脸的冷汗,也感受到那种止不住的恐惧。但其实她的心跳得比谁都快,真正在恐惧的人是她!布下一个伤害自己也伤害他人的局,也曾想象他在最危急时刻喊的是她的名字,但直到这一刻,她却想象不到真是如此,自己该怎么办?倩悠又该怎么办?放歌呢?那个说要一直等她的少年又会变成怎样?
水荧觉得自己的心情无比纷乱。
只见茗深用降魔杖抵着化蛇的尖牙,艰难地扭过头来大声喊道:“快走!我来替你们挡着!放心吧,倩悠,我一定要保护你!”
他的声音很沙哑,但一字一句水荧都听清楚了,仿佛被电击中了一般。
他奋不顾身,他流血流汗,终于有了能力去保护他人。但在生死一刻,他只记挂着那个朝夕相对,安慰他,带给他快乐的人。“倩悠,我一定要保护你”,多简单的一句话,内里并没有她的位置。
输了,这次真的认输了。
其实她并非无知,只是到了图穷匕见才愿意清醒。她始终不愿意承认的其实是一个“输”字。茗深的出现令她看到自己的弱点,同样地,也是因为茗深的选择让她第一次尝试了无法弥补的失败感。所以她才会在心底的泥沼中苦苦挣扎,看不清四周。
其实撇开种种前因后果,不过是茗深选择了倩悠,她的竹马爱上了她的青梅如此而已。感情不一定有先后之分。更何况,原来自己也未必如想象中般喜欢茗深。在危急的边缘,水荧想念的只有一个人——那个守在她身旁,陪她痛喝“雪千年”的爽朗少年。
她几乎做了一件无法挽回的错事!
茗深抵挡不住化蛇的力道,就连手中的法杖也开始出现裂纹,再这样下去他必死无疑!
水荧正想施法击退化蛇,就在此时,一股剑气从穿越重重浓雾激射而来,火红的剑光贯穿于化蛇的七尺要害,竟是在一招之间了结这头妖怪的性命!
他来了,因为他说过,上穷碧落下黄泉,总能找到她。放歌做到了,而她没有。
到底放歌是怎样跟着他们来到试练之地的呢?这个问题恐怕已不是重点。
他在生气,散发的怒火让平日的嬉皮笑脸再不见踪影……他应该生气的,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要求,她却始终不能为他做到。
日后……她已经不敢再想日后,生怕那画面里没有了放歌。现在才害怕失去会否太迟?
然而眼看放歌直接冲到她面前,水荧却突然松了一口气。因为虽然他在生气,但目光却只停驻在她受伤的右臂上,他仍然是关心她的。放歌是真的在乎她,无论她是冷若冰霜的姬水荧,还是笨得只会伤害自己的姬水荧,他都会一一包容。
应该对他说声对不起吧,水荧心想。但不争气地,眼眶中的泪无法控制地滑下,一点一滴,跌落绣有冰晶纹的衣袖袍角中,然后看不到踪影。
放歌轻轻地环住水荧的身子,无奈地叹了一声:“难得生气一次,到头来还是我在安慰你。水荧,换下次你来哄我开心好不好?”
黑白分明明眸狠狠地瞪了放歌一眼,他只是放声一笑,双手抱得越发地紧,仿佛抱住了天荒地老,信手一生。

最终试练过后,水荧正式拥有外出修行的资格。她还是喜欢独自上路,挥挥衣袖,不惹半丝尘埃。但那个整天嬉皮笑脸的少年缠在她身边,让她总觉得又生气,又热闹。想一想,有人相伴总算不孤单了,心内又涌现丝丝甜意。
你衣衫上的冰晶纹呢?放歌这样问到。
水荧微微一笑,不说话,只是指着远方逐渐升起的朝阳——日出如火,染红了天边鳞次栉比的层层薄云,漫延得无边无际。
夏天快到了,冰雪早该溶化——
她是姬水荧,这时候的她还远没成为日后叱咤江湖,睥睨天下的传奇女子。江湖在她的眼中似乎很近,又似乎很遥远,但印象已经渐渐明晰起来。因为她已经正式踏足这个向往已久的繁华盛世。
在她和放歌之间,必定还会发生很多精彩的故事,她想用自己的双眼一一记录下来。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5:06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6, 共 1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代-宫闱情仇]戏太后(秦巅)
[玄幻奇情]死灵与法师/纳兰
[小说-香水迷情]魅惑人间(清角)
[小说-香水迷情]绿茶,这样清淡地说爱(三元)
[闲情-星座]利用小细节搞定星座男人
[闲情-测试]你能驾驭爱情吗
[闲情-细节]回首又见她
[偶像主页-言情高手]念一:如此十面埋伏(小嘉)
[情感小说-温馨小品]玳瑁簪(菖蒲)
[情感小说-另类小说] 画妖(仲夏夜)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