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5期
 [青春本馆]吃吃喝喝爱上你 文/段絮
 2007-9-19 11:15:3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53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很早以前明语绯就知道有谢染这个人。
  谢染是她上司的朋友,所以她一直认为谢染大概和她上司一样是个三十好几的中年人。没想到一见面,才发现他很年轻,和她同岁。
  第一次见谢染,是在上司的婚宴上,明语绯很不情愿去的,谢染就坐在她旁边,他们同桌吃饭。他长得又不帅,一张圆圆的脸像包子一样,弯弯的眼睛藏在镜片后偷瞧她,当时她还扔了好几个砖头眼给他。
  后来谢染说,那天她的脸色如丧考纰,哪像去喝喜酒的,简直就是去奔丧一样,所以他对她起了极大的兴趣。
  明语绯想起来忒羞愧,她哪敢说是因为MC来了,肚子痛如刀绞,所以才脸色难看的。
  第一次见面之后,明语绯好几次在公司附近遇见谢染,一问才知他的公司就在隔壁那栋楼。碰面次数多了,自然就熟悉起来。有一次明语绯正在公司楼下的餐厅里吃午饭,谢染跑来跟她并桌,就此结下了吃吃喝喝的缘分。
  谢染戏称他们是饭友,见面的主题就是直奔餐厅胡吃海喝。再后来,在无数次的吃吃喝喝中,明语绯莫名其妙喜欢上了谢染,他们的关系就增添了暧昧的味道。
  他们的关系,比恋人少一点,比朋友多一些,藏着诱人的暧昧,就如巫婆的毒苹果,一半有毒,一半香甜,很想啃一口又怕中毒。
  谢染却是有女朋友的,虽然那个女生不在他身边。但明语绯是有原则的人,她决不抢人家的男朋友,可她偏偏喜欢了谢染。理智告诉她,不应该和谢染这么暧昧下去,但她又忍不住想见他。
  
   “今晚吃什么?”
  “匡市街新开了一家砂锅豆腐鱼。”
  “好,六点见。”
  明语绯看了一下表,差不多快五点半了,她下了QQ关了电脑准备下班。
  “语绯,逛街去不去?”要好的女同事问她。
  “不了,我有约会。”明语绯愉快地回答。
  “天呐,谁来陪孤单寂寞的我。”女同事故作沮丧捶桌子,明语绯取笑她几句就跑掉了,有个人正等着她呢。
  “我等了你一分钟。”谢染蹲在公司门口,像一只打瞌睡的小狗。
  “还有五分钟才到六点,你又跷班。”明语绯拉他,“走啦,去吃饭。”
  一听到吃饭,谢染马上精神抖擞,迈开长腿就跑,还嫌明语绯腿短要她跑快点。
  “就知道吃,猪变的。”明语绯在后面跟上,内心如被太阳烘烤,温暖又明媚。
  一顿胡吃海喝后,他们各自端着一碗绿豆汤边喝边闲聊。
  “不好吃,下次不来了。”
  “不好吃你还吃那么多。”
  “今天你请客呀,”谢染笑嘻嘻地说,“你请我吃豆腐我当然要多吃点。”
  又来了,明语绯白他一眼,就是他这种暧昧的说话方式,经常搞得她心慌意乱。
  “我记得上次在你家吃过的豆腐更好吃。”她反击回去。
  “那欢迎你随时来我家吃豆腐。”谢染又胡说。
  明语绯觉得,和谢染相处久了,她的脸皮也厚比城墙。从前她相信一见钟情,遇见他后她开始相信日久生情。
  
   “今天去我家,我做饭给你吃。”下班后谢染打电话给明语绯,然后他们一起去买菜,就像新婚的小两口。面对喜欢的人,明语绯也顾不得矜持,她只想把握和他相处的时间,如上了瘾,戒不掉。
  “哇,好可爱的BB。”明语绯端着饭碗坐在谢染家的客厅里,对着电视里的可爱BB流口水。
  “你想生一个吗?我愿意效劳。”谢染也端着饭碗凑上来。
  “走吧,我们明天去办执照,合法合理地生一个。”谁怕谁,明语绯不输口舌。
  “呃……”谢染无语了,“你好像没什么朋友。”他转移话题。
  “呸,我的朋友多了去了。”她不想说的是,为了他,她把姐妹抛一边,成了被唾弃的对象。也许过一阵子还得费劲修补友情,但目前他才是她专注的重心。
  “你的朋友是不是美女?介绍给我认识吧。”谢染两眼放光。
  “死包子,你还想勾引良家美少女!”明语绯把饭碗倒扣在谢染头上,心中愤愤。
  
  又是一天下班时。
  “好饿,今晚吃什么?”
  “不吃了,我女朋友回来啦!”
  明语绯盯着电脑屏幕上跳出的一行字,只觉眼睛刺痛,麻木的手指敲过去一句话:“把你女朋友带上一起吃饭。”
  良久,没有回应。那边的头像已经黯淡下去,灰色的一点在她心中蔓延,阴暗成片。
  明语绯去超市买了一堆食物,回家大吃特吃。当她喝完三杯酸奶,忍不住去卫生间呕吐。MD,什么酸酸甜甜的味道是恋爱的味道,明明就是过期发馊的酸臭。吐完,她拿出手机一个一个电话打出去,每个接电话的人都耐心听她倒苦水,最后,平静了。
  还好,虽然男人靠不住,至少还有一群坚实的红粉姐妹后援团为她打气。
  死包子,我决定放弃你!
  第二天上班,明语绯抓着女同事有些疯癫地吼:“我要去你老公开的红娘馆登记。”
  “你想通了?包在我身上!其实现在相亲很流行,我老公那里的会员都是白骨精升级版,白银、黄金、钻石龟随你挑。”女同事唾沫横飞地吹嘘自家的买卖。
  “原来你老公是龟公,哈哈。”明语绯说了个冷笑话,女同事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去红娘馆登记后,明语绯坐等女同事为她安排相亲事宜。那个人已经消失好久,竟然人家没把她放在心上,她又何必浪费感情。
  “小明,我在辣辣火锅店,你快来。”精心打扮过的明语绯在去相亲的途中接到谢染的电话,她只考虑了半秒钟,毫不犹豫让计程车司机掉头,去赴他的约。
  没办法,说是放弃他,其实放不下,只要他一召唤,她的气节呀骨气呀就全没了。
  “这里这里。”老远就看见谢染那张圆圆的包子脸对着她盛放灿烂笑容。她按捺住飞奔的冲动,不紧不慢走过去。
  “死包子,你女朋友呢?”她试探性地问。
  “她又回去了。”谢染苦着一张脸说。
  “你们这样两地分居是不行的,我看你最好为爱辞职走天涯比较好。”明语绯说的是反话,她天天祈祷他女朋友爬墙把他给飞了,然后她才有机可趁。
  “我好伤心,你嫌弃我了,人家可是为你留下来的。”谢染哀怨地看着她,像真的一样。
  就是这种感觉,酸酸甜甜的恋爱的味道,只有和谢染在一起才体会得到。
  “快吃,吃完了我们去喝咖啡。”
  明语绯的心又明媚起来。
  咖啡厅里,灯光朦胧气氛佳,还有现场钢琴伴奏。
  “小明,这是我大学下铺的兄弟,才从上海回来。”谢染热络地为她介绍一个男生,司马昭之心就不用说了。
  他竟然想把她塞给他的什么同学!明语绯明白他的意图后,转身就走。去他的!她再也无法伪装,就算失礼又失态,她也不要再隐藏自己的情绪。
  “喂,你怎么了?很不给面子哦。”谢染的电话随后而至,听起来很不爽。
  “就是不给你面子!”明语绯给他吼回去,眼泪夺眶而出,谢染在电话那边听到她的啜泣,反倒慌乱起来。
  “怎么了嘛?有什么事跟我说,我帮你。”
  明语绯挂掉他的电话,不想听到他的声音。死包子、笨包子、狗不理的臭包子,去死好啦。
  
   “你你你你你……竟敢放人家的鸭子……”
  “是放人家的鸽子。”
  “你你你你你……还好意思来见我……”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我们这么熟了,难道还会害羞吗?”
  女同事被明语绯气得快喷血,明语绯却云淡风轻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不过就是没去相亲让那男人白等一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死女人,你知不知,你放了人家鸽子是多么严重的事!那个人说我们欺诈,要退费还要告我们。”
  “这种没风度的男人你还好意思介绍给我。”明语绯甩袖而去,不理跳脚的女同事。她现在既没相亲的心情,也没谈恋爱的心情,只想买笼包子回家恶狠狠地啃。
  
  谢染只觉得女人很是莫名其妙,说翻脸就翻脸,他再也打不通明语绯的手机,在网络和现实中遇见,她都当他是透明的。女人决绝起来真可怕,他还是第一次见识。
  最主要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到她了。好吧,这时候只有动用特权了。
  “明语绯,你来一下。”一大早上司就把她叫进办公室,“这份文件麻烦你送到汇智公司。”
  上司有命,明语绯不敢不从,乖乖拿着文件去了。
  “喂,她过来了,你快点解决。”上司给某人打了个电话。呼,他干嘛要掺合年轻人闹别扭的事,真是麻烦。
  那边谢染做好准备,守株待兔上门来。
  目不斜视、心无杂念……明语绯知道到汇智公司肯定会见到那该死的包子,她怕自己心软,所以在心底念咒般催眠自己,一定不要理那个混蛋。
  “我送文件来的。”她微笑着对前台小姐说。
  “给我给我。”守侯已久的谢染伸出手,接到的是空气。
  “请交给你们经理,谢谢。”明语绯把文件交到前台小姐手里,转身就走。
  谢染挫败地捶了一下桌子。“经理,文件。”前台小姐觉得奇怪,他们公司的经理明明就在旁边,那位小姐干嘛还拜托她转交呢。
  “放我办公桌上去。”谢染交代完毕匆忙追出去,他毛了,非拉着明语绯说清楚不可。
  
   “走,找个地方解决。”谢染抓住明语绯,神色阴郁地拉着她拐进一家快餐店。
  “服务生,来两杯冰水。”他气冲冲地问她,“你要吃点什么?”
  “不吃!”明语绯也气咻咻地嘟嘴。
  服务生见这二人神色不善,送上冰水就逃之夭夭,去报告老板可能有人要砸店。
  “我们需要好好沟通一下,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要这么对我?”谢染直接问。
  “你没有惹到我,是我有毛病。”明语绯的意思是,就是你惹到我了,BCBD还不知道。
  “你这种态度我们无法沟通。”
  “那好,拜拜。”
  谢染感到很无力,和一个不可理喻的女人沟通实在伤肝伤肺。
  “我好心给你介绍我的朋友,你干嘛跑掉弄得我很没面子?明明是你的错,你还拿乔不理人,太过分了。”
  “你的猪朋狗友关我P事,我讨厌你。”
  明语绯的不合作态度令谢染头疼,他怀疑她又是MC来了,变得歇斯底里。难道那个东西对女人的影响力真有如此之大?
  “你说你为什么跑掉?”他到现在都想不通,只是介绍一个朋友给她认识,有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吗?
  明语绯沉默了,拒绝回答。难道说是因为她喜欢他,她不喜欢他把她塞给别的人?那个说出来可能连朋友都没的做了。不懂女人心事的谢染实在是个BCBD。
  “你为什么跑掉?”他还是执意要答案。
  “因为我喜欢你,因为我不喜欢你把我塞给别人!好了吧,你听清楚了。”明语绯豁出去了,她厌倦了和他纠缠,明知没结果不如说出来一刀两断。
  “……”这个震撼的答案谢染一时还无法接受。
  见他没反应,明语绯羞愤交加,她腾地起身扭头就走。
  反应慢半拍的人从震撼中苏醒后,已经找不到人。不过没关系,他微笑着结帐,再微笑着离开,回公司上班去了,一天都微笑着。
  
   “好饿呀,我们去吃饭吧。”谢染提前跷班半个小时等候在明语绯公司大门口,像没事人一样找人家去吃饭。
  “你还来,我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明语绯黑着一张脸,掩饰自己的尴尬。
  “走吧走吧,吃饭去。”谢染牵着她的手,死拖活拉把她拽了去。小女子敌不过大男人的蛮力,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绑架了。
  此后每天下午五点半,谢染都准时出现来押人,引起公司同仁的注目。
  “明语绯,你有男朋友了还去我老公那里登记,你想劈腿呀。”女同事对她放人家鸽子一事始终耿耿于怀,逮着机会奚落她。
  “他不是我男朋友!”明语绯分辨。
  “少来,庄经理说你们交往好久了。”
  “他有女朋友!”
  “哦,我知道了,因为你男朋友劈腿,所以你也去劈腿气他。”
  “胡说!”
  “谢染不是一直单身么,什么时候有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偷听很久的庄经理忍不住插话,他觉得两个年轻人之间一定有误会。
  “他跟我说他有个女朋友在外地。”明语绯说出真相。
  “我确实有个女朋友在外地呀,前几天她才来看过我。”谢染阴魂一般冒出来。
  “死小子,你敢欺骗我下属的感情。”爱护员工的庄经理闻言义愤填膺,为明语绯出头。
  “这是我们俩的事不用你管。”众目睽睽之下,谢染又将明语绯强行带走了。
  “你去死吧——”明语绯拼命挣扎,他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人呀。
  “我带你去见我女朋友,我要跟她说清楚,我决定和你在一起。”
  “无耻!”
  虽然喜欢他,但明语绯决不抢人家的男朋友,这是她的原则。现在她觉得谢染根本就不值得她喜欢,他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还忍心去伤害自己的女朋友。
  “废话那么多,我保证你会欢欢喜喜答应我。”谢染诡异地对她笑。
  “不可能——”明语绯尖叫。
  嗯,事实证明,在这个神奇的世界上,一切皆有可能!
  
  谢染把明语绯拉进一家西餐厅,把她按在座位上不许她逃。
  “爸爸。”一个小小的可爱的孩子伸出手来要谢染抱,旁边还有一个温婉的女子满含笑意地看着他们。
  明语绯血气上涌,他、他简直欺人太甚!
  “小贝,叫阿姨。”谢染指着明语绯说。
  “阿姨。”孩子乖巧地叫。
  “你这只死包子,孩子都有了还来招惹我——”明语绯气疯了,不管吓不吓到小孩子,现在她只想把谢染丢到油锅里去炸。
  “你要喝冰水降降火气吗?”谢染嘴角上弯,像看猴子一样看她。
  “你——”她的心碎了一地。
  “明小姐,我想你误会了。”温婉女子把孩子抱过去,递给她一杯水,说,“谢染是我女儿的干爹。”
  “我的女朋友就是她。”谢染仿佛觉得逗明语绯很有趣,给她火上浇油。
  “前任。”温婉女子补充说明。
  “我管你们是什么关系,跟我没关系。”明语绯不想看他们在一起刺激自己。
  “怎么会没关系呢,我可不想破坏你们的感情。”温婉女子瞪了谢染一眼要他闭嘴,“我已经有幸福的家庭,不希望你误会。”
  “我哪有什么资格来误会。”明语绯赌气说。
  “那天我介绍给你认识的朋友就是她老公。”谢染揭示谜底,再逗下去就不好收场了,他见好就收。
  “嘎?”明语绯愕然,“你们——”
  “好了,我该退场了,你们慢慢谈。”温婉女子抱着孩子离开,把空间留给他们。
  “死包子,你到底喜欢谁?”明语绯抓住谢染的衣领逼问他,现在,她只能用夸张的举止掩饰自己的激动。
  “唉,你简直是BCBD,事实已经这么明显,还要我说吗?”谢染耸耸肩,弯弯的眼睛里是满足的笑意。
  “不管,我要你说清楚,你还骗我说你有女朋友。”她非要听他说出那三个字不可,也许是四个字。
  “笨蛋,”谢染皱了皱鼻子,“我喜欢你我爱你可以了吧。”
  只有她那么迟钝,不喜欢她不爱她会和她开那么暧昧的玩笑,不喜欢她不爱她会天天约她吃饭?他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你不觉得喜欢上我这个被兄弟夺爱,被女友抛弃,长得一点儿也不帅的男人很失败吗?”他故意捧心作苦情状,偷偷看她的反应。
  “才不是……”明语绯脸红了。
  谢染圆圆的包子脸已经快笑成圆规画出的圆圈了,对她的反应,他心满意足。
  “不过我确实还有一个女朋友。”他就喜欢逗她。
  “你敢!”明语绯扬起拳头在他头上晃。
  “就是小贝呀,可爱吧,上次我就是陪她去游乐园玩去了。”他赶紧解释。
  “我要吃两客牛排。”明语绯拿着菜单点菜,胃口大好。
  
  “你说,谢染的女朋友就是他前女友的女儿?”女同事再一次重复,怀疑自己听错了。
  “嗯。”明语绯回想起来还觉得很丢脸。
  “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你脑子有毛病。”女同事吐她槽。
  “你才有毛病,不说了,我要回家做饭。”明语绯看看表,差不多该下班了。
  现在,谢染那只包子是她的亲亲男友,他们可以正大光明地搞暧昧。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8, 共 1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