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5期
 [青春本馆]让我取暖 文/苏无衣
 2007-9-19 11:16:1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668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七七上研一的时候,跟于墨一起租了个小套间到外面住。50平米的小空间,一室一厅,还有一个微型的厨房和洗手间,空间虽然狭窄,可是两个人住,倒是满满的不觉得空荡。
七七在学期中会出去做做兼职,可是课题一忙,就得专心学术,没办法贴补家用,于墨刚刚进一家外企,还是起步阶段,资薪刚够两人花费,还有房租。
小日子过得不算宽裕,可是两个人心里都不觉得辛苦。
他们的心情一直就像刚搬进来时,两人自己买来墙漆把墙壁刷成一片片的蓝天白云后,七七看着于墨的大花脸,嘴角扬得不像话,还跳上矮凳大声宣布:于墨于墨,我好快活啊!
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一张脸就像迎着太阳的向日葵,灿烂耀眼。
于墨看得有点痴,悄悄脸红了,轻轻搂过她的腰,柔柔的吻她。
七七害羞地闭眼,朦胧间觉得满屋子的白云飘呀飘,蓝天晴朗朗。
啊呀,她想,这样的日子,给我金子也不换。
真的真的。

可是,转眼冬天就到了。南方的冬天,虽然没有北方气温低,但是湿气重,湿冷湿冷的感觉让人骨子里都泛寒气。
七七最怕冷。
她真的太怕冷了……大家才穿厚外套的时候她就要穿棉衣了,大家穿棉衣她穿羽绒服,大家穿羽绒服她里头穿两件毛衣,还得随时带个暖手包……害得于墨一到冬天就叫她肉包,说大包带小包。
可是租房……好冷啊……
两个人的房里就一个电炉,为了省电费,床上只用个热水包包,根本不用电热毯。
一到睡觉时间,于墨总是先她半小时到床上把被窝揣热了,她才溜进来,钻进于墨的怀里哀哀叫,于墨于墨,好冷啊,好想有空调……
于墨只能再紧点抱住她,摸摸她的头,偷偷叹气。
七七小小声地笑,说于墨,我们的幸福多么原始。
抖着抖着,七七问于墨我们跟爸爸借钱买空调好不好?
于墨半晌才回答,不好。声音闷闷的。
两人相对而拥,于墨的脸在她的肩后,七七看不见他的表情,抖着抖着睡着了。

买空调吗?七七躺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学校,租房离家都不远,所以妈妈规定每周回家一趟改善伙食,有时候于墨一起来,可这天他公司要加班,七七便一个人呆家里了。
家里的空调呼呼呼的吹着热风,屋里气候温暖怡人。她舒服的撑个懒腰,打个小呵欠。
妈妈收拾好厨房,坐到客厅沙发里看电视,一看自己的拖鞋有点湿了,大喝一声:来人哪!
七七本是躺在沙发上,闻言脑子转了半晌,爸爸出门聚会去了,八八在隔壁老林家,妈妈这么大的声音在叫我?
她满心疑惑起身,转脸问妈妈:妈妈,叫我吗?
妈妈大手一挥:不是!瞎答应什么。七七再回转头,一只卷毛狗狗屁颠屁颠跑过来了,嘴里还衔着一只拖鞋。妈妈拿下拖鞋,拍拍狗狗,它又屁颠屁颠回去了。
七七木然转头,对妈妈瞪大眼睛:妈妈,你帮九九改名字了?
妈妈套上拖鞋,得意的抛一个媚眼:对啊,改成“来人”了,多有气势,多有气氛啊!说着,她又将头一摆,五官全数呈45度角扬起,大喝一声道:来人哪!
于是原名叫九九的狗狗屁颠屁颠地,就把另一只拖鞋送过来了。
白七七单手支额,作沉思状,问道:妈妈,你最近在看什么电视剧?
“啊?一代女皇武则天啊!多经典多霸气的片子,哈哈哈哈……白七七,不要又给我抽筋!”

买空调是无论如何行不通的,不说购买时的花费,还有以后的电费等等,都超出了他们可以支出的范围。
七七上课的时候支着下巴,在纸上划划算算,算来算去还是不能买。
于墨虽然没有说不能买,可是她知道买空调是有点为难他的。
心里有点微微的失望,可是她马上就赶开了这种情绪,没关系没关系,等以后我也工作了于墨升职了,空调算什么,哼哼。
她抽了抽鼻子,很神气的腔调。

下课后她收拾好包包,跟同学说了再见后,准备绕到于墨公司去接他下班。
冬日的阳光白白的却一点都不刺眼,慵慵懒懒的照着,没有一点温度。偶尔吹起的一阵寒风更是直刺到皮肤里,让人冻得生疼。七七斜斜地挎着包,手里捧着暖手包,慢慢的沿街走着。
走过一家电器超市,空调摆到了橱窗边,大大的红字写着“特价3999元”。七七的目光不受控制的被吸引过去,呆呆的站在街边看着里面那台款型精致的空调,愣了几秒钟。
蓦然一跺脚,手直直地指向隔着落地玻璃窗的空调,大声说:哼哼,等我有钱了,你就跟我回家吧!
转身就走,丢下营业员小姐莫名其妙的眼神。脸上火烧烧的,她腾出左手拍拍脸颊,心里大吼,白七七你又干蠢事了……
满心窘迫之下,脚步越来越快,快走到于墨公司的时候,路过一家咖啡店,她本已经走过去了,一回神又小碎步倒退回来。
于墨坐在靠窗的位子上,与对坐的一个男人正在讨论什么,两人争论了一阵,又各自低头翻看着自己手中的厚厚一叠文件。
七七走进玻璃窗,于墨低头的侧脸隔她好近,近到看得见他碎碎长长遮眉的刘海,眼神低垂,鼻子英挺,唇线略薄,下巴还是那样尖尖的仿佛一捏就碎。这样子看着他的侧脸,时间仿佛开始倒带,重播起他们俩的那段青葱岁月。
七七傻傻的笑开,我的于墨怎么还是这样帅气迷人呢,呵呵呵呵呵~
手指在玻璃上画起他的侧脸,默默地念叨:于墨于墨于墨……
遇到他之前,她从不知道一个人可以这样爱另一个人,爱到有时候心都会微微的疼起来。

而于墨,就在这时转过脸来,一眼看见她,眼里有漫溢的惊喜。他向对坐的人说了几句,快步走出了店门。
七七迎上去,笑得像花儿一样,说于墨于墨,你是不是感应到我就在身边呀?啊啊,我们心有灵犀呢!
于墨脚步顿了顿,咳了一声,说七七,一个肉包出现在离我不到一公尺的地方,还直接落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想要忽视实在是很难啊。
七七哼了哼,撇撇嘴说你是狗哦,对肉包这么敏感……
于墨忍不住翘起嘴角,说对啊,今天小心你有来无回!
白七七笑得眼睛弯弯的,皱皱鼻头,话语之间也满带笑意:偏偏我就是来勾引你一起回去的,你下班了吗?
于墨点点头,转身进店,跟同座人说了一声,收拾好了文件出店门时,一个女生奔出来,叫住了他。
七七离他们几步的距离,女生的脸正对着她,她抱着暖手包呆呆站着,看于墨跟那个女生交谈。
美女呢,七七心里想着,细细地打量那个女生。小脸,肤白胜雪,十分清秀的眉眼,笑起来微微皱起的鼻翼,还有艳彤彤的唇。她正对着于墨,笑如春风。
于墨跟她挥手道别,过来牵住七七的手,转身回眸时,看见女生已收敛了笑容,望着于墨的背影,脸上浮动着忧伤。
七七从心底颤了一颤,更紧地挽住了于墨的胳膊。
于墨,我们回家了!她仰起脸,甜甜的笑。
于墨侧过脸,拿过快要冷却的暖手包,右手包住她的左手,揣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再微微的回她一笑。
啊啊,白七七拿右手捂住脸,又被他迷得七荤八素了……

那个女生的脸为什么那么熟悉呢?
周末回家吃完饭,七七又横躺在沙发上,呆呆的想着这个问题。老林坐在旁边翻看相册,白圣在书房赶做期末要上交的建筑规划图。
客厅里很安静,只有空调呼呼呼的吹着热风的声音。老林觉得有点诡异,拍了拍白七七的肚子,问七七,你在做什么?
七七声音平平的,回答说我在发呆啊。
为什么要发呆?
嗯……因为发呆能延长寿命啊……
延长寿命做什么?
有更多时间发呆啊……
老林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继续问:能活一千岁吗?
白七七一跃而起,头一晃,豪情万丈:一千岁算什么,我们要跟宇宙一起死! 
老林迅速低头做聚精会神状,再搭话下去,面前这个小女子恐怕会抽风抽得更厉害。
七七自己干笑一阵,见老林不在状态,便咳嗽一声,收住了超人POSE。刚坐下,一眼瞟到相册里的一张相片,脑子里一道灵光嚓嚓嚓一闪而过。
她指着那张照片问老林,你跟八八旁边这个女生是不是八八邻班的同学?
照片里三个人,老林臭着脸,撇着嘴,白圣笑得僵硬万分,而白圣旁边那个女生则是一脸清清爽爽的笑。
老林哼了哼说,对,叫秦素素来着,不晓得为什么毕业的时候白圣要拉着一起照相。
八八这小子怕被扁还没告诉老林真相啊,七七偷偷笑了笑,秦素素,对了,就是她,那天在咖啡店里叫住于墨的就是她。
是于墨的直系学妹,不过低三届,曾追了于墨整整一年。

白七七冒着夜晚的寒风回到自己的小屋时,于墨竟然还没有回来。本来拥挤的空间,只不过少了一个人,就仿佛陡然空旷起来。
白七七换了拖鞋,没有开灯站在客厅中央,莫名地大喊一声:来人哪!
声音有点闷闷的,她想起家里那只对妈妈无比谄媚的狗狗,忍不住笑起来。笑声明明清脆,却似乎在心里撞出一阵“空空空”的回音。
来人哪,明明这么神气的句子,为什么会让人觉得寂寞呢。
她用手啪啪啪拍了几下脸颊,白七七,振作振作!伤春悲秋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给于墨打个电话先。
踢踢踏踏的跑到房间拧开灯,一下一下摁出号码,听着嘟嘟嘟的信号音,她用脚打着拍子,等着于墨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出现。
一个清甜的女声接起电话,一声“喂?”把七七震了震。
她甩甩头,赶紧说你好,请问这是于墨的手机吗?
对方迟疑了几秒,回答说是的,可是他现在在会议室讨论企划案,没有办法接电话。我是他的师妹。
啊,原来如此,我是他女朋友叫白七七,请问你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下班吗?七七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
他们今晚可能要通宵,没办法回去。如果没什么事,我挂线了。那女声似乎又甜了几分。
七七翻了翻白眼,又问:不好意思,请问你是秦素素吗?
听见电话那头低低的抽了口气,七七得意的扬了扬嘴角,方要开口对方说道:是的,你好,再见。
电话就被挂了。
啊啊啊啊啊啊,白七七捏着手机,气得在床上打滚,现在的小P孩怎么这么厉害啊……白七七跪在床上头埋进枕头,泪眼婆娑:我老了我老了我老了……
越想越不服气,蓦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指着天花板大吼一声:我没老!我要跟宇宙一起死!
……
这时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喝:格老子的,吵死了!半夜三更鬼叫个啥?!
啊,那是隔壁老王……

秦素素给于墨写过111封情书,所谓“一世一心一意”。七七却从没有写过,只收过于墨那一封情书,把它裱起装框,像是荣誉奖状似的,高高挂在自己房间的床头。
秦素素给于墨织过一条围巾,温暖雅致,七七要给于墨打的毛衣如今才完成一个袖子。
秦素素温柔体贴,小鸟依人,像捧在手里都怕碎了的瓷娃娃,惹人疼惜,白七七终日笑嘻嘻的,仿佛可以一个人抵挡所有烦恼。
秦素素不会任性,而七七前些日子还在缠着想买空调。
……
白七七你输了啦……七七伏在课桌上,心里不断低号。

昨夜于墨还是回来了,凌晨的时候白七七正瑟瑟缩缩,迷迷糊糊的睡着。恍惚间感觉于墨上了床,身子便自动偎了过去,想要取暖。谁知于墨竟轻轻推开了她,帮她掖紧被子,也封住了他们之间的界线。
清晨起床,她做好早餐,于墨站在洗手间刷牙,白色的泡沫有些沾在他的嘴唇上,可爱的模样。
七七站在洗手间门口,咬着唇,暖手包又捂在了怀里,紧紧地攥着。
于墨……她轻轻地唤了一声。
于墨抬起头,眼睛里有些血丝,是熬夜后睡眠不足的证据。他挑挑眉,用眼神询问她。
白七七低下头,脚尖来来回回蹭着地板,突然抬头说,于墨,我们结婚吧!
于墨我们结婚吧!
话一出口,她的脸一片火红。于墨被吓到,一口水噗得一声喷出来,呛得咳了几声。
他一言不发,盯着七七看了看,眼神间竟满是怒气。一侧身经过七七身边,走出洗手间,收拾妥当,说声我上班了,便出门了。
七七慢慢的蹲下来,把脸埋到暖手包里头,眼眶湿湿的。
呜,我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惹于墨生气了?

午饭的时候于墨打来电话,说今天我可能晚点回来睡。
七七怔忡了几秒,呆呆的问于墨,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我不该提结婚的事……
于墨叹了口气,说七七,你那么怕冷,我却连空调都还买不起,我们现在怎么能结婚。
七七说于墨,我不会怕冷了,真的真的,没空调一点关系都没有。
于墨低低的声音传过来,似是无奈,他说七七我要去忙了,你晚上睡回家吧,暖和一点。
七七不作声,于墨等了等,便挂了电话。
七七拿下电话,望着天空,大雪纷飞。
南方难得下这么大的一场雪,半天的时间,白了屋顶,白了树梢,在路上铺了厚厚一层。她就站在路边,暖手包掉到了地上都浑然不觉。
而她旁边隔着一扇玻璃窗的咖啡店里,于墨在那个靠窗的老位子坐着,吃着看起来香喷喷的蛋包饭,对面的秦素素望着他盈盈的笑,还拿起一张餐纸拭去他脸上的油污。
七七走开几步,离开他们的视线范围,仰头看着天空的雪花,旋转着纷纷落下,像是天空凝固的眼泪。
可她的眼泪,来不及凝固便滑落下来。

入夜的时候,雪花还没有停。
七七站在小楼下面等于墨,帽子上都落了一层薄薄的雪,她不时地跺跺脚,搓搓手,仍感觉自己像在冰窖里一样。
我不怕冷我不怕冷……她一边念叨一边哆嗦,索性堆起了雪人。
雪人堆好了,于墨还没有回来。打电话过去,又是秦素素接了。
她挂掉电话,搂着雪人,轻轻地哭了。眼泪滴落下来就把雪人洞穿,她又拿些细雪把那些洞抹平。
“你疼吗?雪人。”雪人不说话,可是七七知道这种疼痛的滋味,茫然若失,先是有一点点痛,然后渐渐呈放射状散开,直到整个心成为碎片为止。

白七七那晚没有等回于墨,反而感冒了。大大的喷嚏一个接一个地打,请假回家,妈妈为她熬了一大锅红糖姜汤,叫她喝完,还嘱咐七七给于墨带一壶,驱寒保暖。
妈妈一脸慈祥,把保温瓶递给七七,说道千万要小心,洒了一滴害我女婿感冒了,你就小心着点儿。
白七七翻了个白眼,说妈妈要是于墨成不了你女婿怎么办?
妈妈大惊失色,回神又拍拍胸脯,说不是我女婿还是我儿子,怕什么……
白七七问他是你儿子那我是你什么?
妈妈斜眼睨她,你当然是我媳妇啦!
白圣在旁插嘴说那妈妈你不是没有女儿了?你不是老说女儿可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怎么不要了?
妈妈得意地哼了哼,小棉袄也得换换不是,老林就是我的小棉袄啊~~~
……
白七七牵起弟弟的手无言地走出了厨房。爸爸在客厅里遥遥呼唤:老婆,给我也盛碗姜汤来~~~
妈妈左手拿锅铲,右手叉腰,三七步一站,怒喝:自己不会盛是不是?!哼哼,再敢嚣张小心我换外套!
爸爸就跑过来一脸谄媚的笑:老婆,衣不如旧哦,这是成语哦……
妈妈怒目而视,欺负我不会用成语是不是?关门,放狗,来人哪!
于是那只卷毛狗狗屁颠屁颠地冲过来啃起了爸爸的裤管。……

白七七小心地捧着保温瓶,来到了于墨公司楼下。这是个合租的写字楼,她直接乘电梯到了六楼。
正是午饭时分,办公室里只零零落落几个人,她走进去,刚想拉住个人问问于墨在哪里,便见一张办公桌上伏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只是旁边站着个窈窕的身影,正拿件衣服往他身上盖,然后俯下身,在他发上轻轻一吻。
是秦素素。
七七抱着保温瓶,正步走进去,把瓶子往桌上重重一放,哈秋!对着秦素素打了个大喷嚏。
秦素素向后退了一步,脸上一片红云,更添几分秀色。
白七七满脸严肃,说你是素素吧,你好我是白七七是你高中同学白圣的姐姐也算是你的大学学姐。
秦素素低头轻声说,我知道,学姐你好。
七七又正色道:那你知不知道我市现在趴在这里睡得快流口水了的男人也就是你的学长的现任女朋友兼未婚妻?
秦素素猛地抬头睁大眼睛望着七七,眼眶迅速泛红,咬了咬唇说,我知道。
七七清清嗓子,我也知道你现在是大二的学生,为什么会这样没日没夜呆在一个外企公司里?我认为你的课程应该比较紧才对。
七七你怎么来了?
于墨醒来便听到了白七七的质问,看见秦素素泛红的眼眶,皱了皱眉。
白七七把保温瓶再往桌上一顿,瞪着于墨说,我怎么来了?我就来问你一句,问问你为什么那天早上生气为什么几天不回家为什么跟秦素素一起吃饭说在忙为什么明知她喜欢你还离她这样近你是不是也喜欢她了是不是觉得我不好了是不是要放弃我了是不是是不是?
说着说着声音都哽咽起来。
于墨无奈地叹口气,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发,说:这叫一句?
七七说那我只问这个,你是不是喜欢她了?
于墨的脸色沉了,收回手回身坐下,冷冷地回答:原来你对我只有这么一点信任。
七七怔了怔,眼泪终于淌了下来,她急急擦干,转身便走。
她藏在楼下拐角等了许久,于墨都没有追上来。

白七七浑浑噩噩坐上公车,到了城市另一端夭夭的家。
林夭夭毕业后就到这个城市一家出版社工作,还兼职一个电台的DJ,生活过得有声有色,她一直学习着自己打理事情,无比努力。
林夭夭看见她失魂落魄的表情,也没有问什么,紧紧地抱了抱她,逼着她吃了几粒感冒药,让她上床好好睡一觉。
白七七木然地随她摆布,乖乖的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天花板。
过了几分钟,林夭夭推门进来,问七七,你的手机是不是关机了?
七七回过神,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原来是没电了。
林夭夭叹口气,坐到床头,轻声说于墨满世界乱窜的找你快找疯了,刚打电话来说叫我去电台播寻人启事。你们到底闹什么别扭了?
七七摇摇头,扁扁嘴,哑声说夭夭姐,我总觉得我爱于墨比他爱我要多,我总是提心吊胆,害怕自己会有一天力气不够了,没办法拉住他在身边了,这种心情真的很累,爱他是件体力活,我现在体力不济了。
体力活?林夭夭有些想笑又有些心疼,她拉着七七坐起来,正色道:于墨比你想象的要爱你很多很多。
你知不知道,他放弃了我们学校就为了跟你留在同一个地方?你答应跟他一起出来住的时候他高兴得打电话给我对着我吼了一夜的摇滚,每次给你选礼物他都换了又换,龟毛得让营业员想揍他,讲起你他才有笑容,一天一夜都可以滔滔不绝……我怀疑没有了你,他根本就活不下去。可是他脸皮太薄,根本什么都不跟你讲……
放心吧!林夭夭起身大力拍拍七七的肩,笑得春光灿烂:他们兄弟俩都是痴情种子呢,抓到了就不要松手啦!听到没?!
嗯!七七精神了一点点,可怜兮兮的问,夭夭姐,你真的觉得我适合于墨吗?
当然!林夭夭贼笑几声,眼神闪亮。
为什么为什么?白七七满怀期待。
因为你够厚脸皮啊!这点你必须够自信哦!
……
白七七觉得自己的眼睛又抽了。

回到家已经晚上九点,肚子终于开始叫唤了。
她一直都是这样,不管多伤心难过,还是会肚子饿。白七七拍拍自己的肚子,恶狠狠地说,叫你猪七七算了!
可还是禁不住饿,给手机换了电板,正准备起身去下面吃,手机一闪一闪来了短信。
七七打开查看,原来是夭夭发过来的:马上打开收音机,听我的节目!
她歪歪脑袋,依言打开了收音机,里头传来了夭夭清澈的声音。
“今天的节目里我想帮一个人的忙,帮他向他交往了五年的女朋友传递一些信息,或者说,回答他女朋友一些问题。我把时间交给他。”
一个低沉醇厚的男声便适时响起。
七七的眼泪又忍不住哗哗的流下来,是于墨的声音,那么小心翼翼,仿佛摒住了呼吸在说话。
他说七七,我几天没回家是因为我想要给你买台空调所以最近接了许多企划,我跟她一起吃饭是因为有个CASE是我在带她,我没有时间跟心思注意到我离她太近,我永远不会放弃你,这个世上我只觉得你好,我那天早上生气是因为你又抢了我的台词。
他顿了顿,语气那样深情:七七,嫁给我好不好?
白七七泪水汹涌而出,她捂住脸,又哭又笑,脑子一片浆糊。
夭夭的声音响起,比平日多了些欢喜,仍用一种很安静的姿态慢慢的说话。
我们都说爱在心底才是最好,可是有时候,这样不够呢,爱情,多么需要信任与沟通。
让我们来听歌吧,刚刚这位笨蛋先生送给他那位傻瓜小姐的求婚曲。
If a picture paints a thousand words,
then why can\''t I paint you?
The words will never show the you I\''ve come to know.
if a face could launch a thousand ships,
then where am I to go?
There\''s no one home but you, You\''re all that\''s left me to.
And when my love for life is running dry,
you come and pour yourself on me.
If a man could be two places at one time,
I\''d be with you.
Tomorrow and today, beside you all the way.
If the world should stop revolving spinning slowly down to die,
I\''d spend the end with you. And when the world was through,
Then one by one the stars would all go out,
then you and I would simply fly away.
如水音乐声中,七七的手机响起。她鼻音重重的,说喂?
于墨的声音贴着耳朵传来,有让人脸红的热度。他说七七,加完今天的班明天我就可以去买空调了,高不高兴?
七七忍住哽咽,说于墨,我不要空调,只要你会一直让我取暖。你会吗?
于墨的声音坚定,略带笑意,只要你嫁给我,我当然会,我一直都会。
七七一边流着泪,一边咧开嘴,于墨于墨,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好爱好爱你,好爱好爱,一辈子都是。
于墨沉默了几秒,突然说七七,我给你讲个笑话吧。从前有个卖肉包的人,他第一次挑着担子到市场时,觉得很害羞,怎么也不敢叫卖,眼看包子要凉了,正无可奈何的时候,他旁边来了一个卖包子的,大声吆喝说卖包子喽,又香又软的包子喽!于是他灵机一动,跟着大喊一声:我也是!
他一口气讲完,顿了顿,说:我也是。
这时,电话这头,七七已经忍不住偷偷地捂住了脸。
因为,唉唉,她的嘴角已经翘得实在不像话啦……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08:57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可爱 - 2009-7-15 16:18:46 - 全薇
-----------------------------------------------------
爱情让人不信任自己,加油,相信自己是最好的
让我取暖 - 2008-12-23 17:24:11 - 小云儿
-----------------------------------------------------
好喜欢!
,, - 2008-6-23 14:16:41 - 花花
-----------------------------------------------------
呵呵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87, 共 2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