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5期
 [校园物语]王不见王 文/墨笑
 2007-9-19 11:16:5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47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阳光下的南阳九中,散发着和它的招牌一样金光闪闪的贵气。
三三两两的学生,彼此追逐嬉闹着朝各自的教室走去,有一处比较怪,三个人,两女一男,并排前行,走得很慢。
左边的女孩满面笑容,正热情的同周围走过的同学打招呼,右边的男生个子很高,却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
这些都不是重点,关键在中间,身高恰恰好居于正中,两只手插在外套口袋里,正闭着眼仿佛在冥想的女生。
这样也能一路畅通的走过来,不愧是御姐的作风啊!右边的男生偷瞄了她一眼。
“对了,今天下午是高三年级对我们年级的决赛,舒格你会看吧。”小鱼笑眯眯的看向中间的舒格。
突然,那双貌似在冥想的眼眸倏地睁开,仿佛听见了什么惊天动地的消息,下一秒眸色又淡下去,只是随意的“恩”了一声。
“说起来今年的高等部篮联赛,舒格好像也很在意呢,不像以往那样漠不关心。”
“当然,这是最后一场。”舒格开口,将视线转向旁边的男生,笑得有些阴险。
高个男生夏石看着她,心里再次升起不祥的预感。一早就被她抓个正着,眼尾一斜就逮着他乖乖的一起上学。
他们高二(3)班的舒格,个子不高,还很瘦,一头短发,五官正常也没错位,看上去虽不至于风一吹就倒,但是个女生没错。
没错啊!是女的没错!只是骨子里流淌着女王的血液,洋溢的是御姐的作风。
“夏同学,你身为我们高二年级男篮的队长,应该很明白,下午这场和高三的决赛,是要有殊死搏斗的觉悟的。”舒格阴侧侧的看着他。
要不要这么严重啊……高三年级很强哎,那个,实力悬殊,老实说真不是普通的大,这个是全校都知道的事啊。
夏石心里抱怨着,却没敢在女王面前发表心得体会。
“所以……”舒格的一只手缓缓抽出口袋,她身边的小鱼眼睛闪亮闪亮的笑起来,而夏石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惶恐。
“你该不会又要……”
“难道你有意见?”舒格瞥了他一眼,手倏地抽出,掌中五指镶嵌的纸牌,顿时一片华丽的扫过夏石眼前。
“这种时候当然要卜一卜。”舒格自顾自的蹲下身,将纸牌翻洗转动,摆放在地面上。
夏同学的额际只剩三条黑线。
女王之所以成为女王不是没有道理的,女王养成计划中,似乎从小就对各种占卜术感兴趣,研习多年,随身携带的这副占卜牌据说还是自己制作的。
很巧,每次遇到事,她的占卜结果都很准,搞得大家都很惶恐,因为她卜出来的结果,虽然准却很衰。
“是什么?”夏石忐忑的问,见她黑着脸站起来,将一张牌翻在他眼前。
小丑……
“哈,怎么不是King呢。”夏石打趣,他都说了嘛,跟高三年级打必死无疑!
突然就感觉到阴风阵阵,身旁那人散发出的怨气小宇宙强烈得让人无法忽视。
他表情一紧,赶紧摆手:“我随便说说的,下午我们一定会尽力,一定会的。”
“不是尽力,” 舒格咬着牙,声音仿佛从牙齿缝里蹦出来。“是殊死搏斗。”
“呃……知道,知道了。”
她转身往前走,身体看上去有些僵硬,夏石纳闷的问一旁笑眯眯的小鱼。
“女王好像很不满意卜出来的结果,她怎么比我们还介意?”
小鱼一手掩着唇笑得可畅快了,“秘密。”
前方,舒格抽出其中一张牌,眉心皱起。
为什么不是King?

2

“别担心,你看夏石都吃掉四两饭外加一个馒头,还在吃!他这样子,没有干劲也有蛮劲,说不定能赢呢。”小鱼一直注意着夏石的动向。
“我担心他作什么,我想的是……” 舒格将一根青菜狠狠的嚼进嘴里,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背后一串接一串的女声。
“喻北,下午我们会去加油的!”
“你们一定要加油喔!我们高三年级所向披靡!”
“放心啦,有喻北和徐牧在我们赢定了!”
舒格拧了拧眉毛,朝小鱼招招手,小鱼很有默契的将头凑近一些。
“最近是不是都很萌loli?这群高三的说起话来怎么一个比一个嗲?”她说得极其小声。
“与其说她们扮loli,不如说都是想讨喻北的欢心。”小鱼笑眯眯的。“反正高三的马上就要毕业了,想怎么样都行了。”
“喻北?”舒格略带英气的眉梢一扬,有些嚣张的呢喃了一句:“都不知道是谁……”
小鱼耳尖听到她的话,抿着唇笑弯了眼。
“在你后面喔,小心被他听到了。”
舒格的身体顿时一僵,动也不敢动一下,好似很怕背后有鬼。
身后的loli声什么时候减弱的她没注意,隐约听见在那片嬉笑中,有一道温沉的男声在回答时不时冒出来的花痴问题。
歹势,好死不死正好坐在她后面。
“回头看一眼嘛。”小鱼积极的鼓动她。
“不看。”舒格立刻丢下话。“我主动回头看他?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高三年级的篮球小白脸喻北?想起来就很丢脸。
“哎,女王,看见没?那个就是我们学校最厉害的三分球射手,高三年级的喻北,呐,就在你后面,女生中间,长得只比我帅一点点的那个男生。”
夏石神不知鬼不觉的冒出来,凑到舒格跟前就叫嚷,本想将喻北的厉害讲出来,这样下午即使输了女王也不会太怪罪他们。
谁料舒格听了只是瞥了他一眼,就这一眼目光里还暗藏杀气,夏石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她站起身,离开位置走人。
她身后的人似乎也有了动静,两个人同时起身,频率一致的抬脚,侧身,转动……
“砰”一下,手肘打着手肘。
“对不起。”清爽的男声先一步冒出来,礼貌又周到的道歉。
舒格却反常的低眉敛眼,什么也没说自顾自的离开。
“什么嘛,都跟她道歉了还那个样子。”有人打抱不平。
“没关系啦。”有着一把清爽声线的主人,被某女王称为高三年级篮球小白脸的喻北,灿笑如花。
“不好意思啊,我们家女王今天心情不好。”夏石抱歉的看了看喻北。完了,下午还得在战场上相见,会不会死得很惨?
喻北那张青春洋溢却没有半粒青春豆,干净的,透亮的脸上,目光瞄了瞄已经走远的身影,唇角溢出笑。
“心情不好就更没关系了。”说完也走掉。
夏石纳闷的看向小鱼。“怎么回事?奇奇怪怪的?”
“王不见王嘛。”小鱼的解释,让夏石更加郁闷。

3

南阳九中的室内篮球馆,呈现出非同凡响的人声鼎沸,俨然是闪亮的明星阵势。
舒格长手长脚攀在高处的护栏上,背对着正下方的场地,脑袋微微向后斜偏,似有意似无意的瞅着下面的情况。
“舒格……”夏石带着他的队伍,跑到她跟前。
精神面貌还不错嘛。她满意地笑了笑,却见这一群五大三粗的男生将自己围了一个圈。
干嘛?难道是她逼太紧现在来讨伐她?
忽然,几个人像商量好的一样,斗志昂扬的齐声震吼:“高二必胜!”
吓!心跳都要被他们吓停了,舒格瞪大眼,有些恐怖的盯着他们,被震得有些呆住。
“我们一定不会辜负女王的用心,拼到最后一口气也要为我们高二年级争光!”
“对,难得女王这么有决心要打败高三年级,这么认真的为集体着想,我们也要拼!”
汗……舒格偏低头,感到头顶有一片黑云,心中狂汗不止。不用把她想得这样高尚,其实她只是为了……
忽然,视线中走进一个人的身影,她浑身一震,立刻从护栏上解放四肢,动作灵敏的跳转,正面向下方的篮球场。
底下,高三年级的队员徐徐入场。
欢呼声尖叫声全都滚一边去,她听不见看不见,在她的火眼金睛中,只有一个人的身影。
高死人不偿命的修长身体,自以为阳光灿烂的花痴笑容,耍白痴一样还朝这边挥挥手,那边点点头,他以为他王子归来!
舒格不屑的“切”了一声,目光却始终锁定在他身上,喻北……
不知道是不是她注视的目光太火热,太有穿透力,他仿佛察觉了什么,朝她站的方位射来精准的目光。
看什么看!本女王会怕你?
舒格努力将眼睛瞪圆,使劲撑大,和他遥遥相瞪,毫不示弱。
渐渐的,眼睛便圆不起来,大不了,和他的目光相接,缓缓的归于平静。
即使她死命反驳,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笑容就是阳光,没心没肺的普照大地。
注视她的眸光,暖暖柔柔的笼罩着,绵绵如水,温而不腻。周围的欢呼声惊叫声全都不见,只是她与他之间的氛围。
喻北光洁的脖颈拉长,头扬高,笑看着上方那个气势汹汹的女孩。两人对视的时间长了以后,她便浑身不自在,转移视线再次拿背对向他。
被同年级的同学称为女王,名声大得直冲他们年级。是一直很嚣张没错,向来直言不讳,干脆利落,这些,他是很清楚的。
“喻北,你在看什么?热身了。”同伴的声音拉回他的心思。
“好。”最后朝她看了一眼,她还是没有转过身来,喻北神秘的笑了笑。
没关系,结果很快就会揭晓。

4

最后五秒,当喻北漂亮的三分球姿势摆出来,全场屏气凝神,鸦雀无声。
那颗球以完美的弧线直直逼近篮框,结果怎样?听那快要爆棚的欢呼声就知道啦!
舒格的一只手掌掩上额头,一脸暗沉。
高二年级败得非惨字可以形容!
不是他们太糟糕,而是高三年级实力高出许多,而且还有一组王牌——运筹帷幄的队长徐牧,和自由射手喻北。
“舒格,我们真的尽力了。”夏石看着没有表情的女王,心情忐忑。
她的眼微微眯着,仿佛在绞尽脑汁想着什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表情舒展开,无所谓的挥挥手。
“算了,早就知道你们赢不了。”说着她便准备撤退,离开的姿势看上去有些仓促狼狈。
还没有走到十步,肩膀便被后面追上来的人握住,她表情一变,动作迅速的一把拉下那只手,溜到一边,似乎早就知道是谁。
“舒格,想溜吗?”满身汗水,身上全是球印的篮球小白脸伸出大掌想再次抓住她。
舒格一个机灵往后跑,一边叫:“你不要过来,不准过来!”
“那你不要跑!”他二话不说立刻追!她是自找死路,跑能跑得过他?
“高三的喻北,干嘛追着我们女王跑?他们两个认识?”一旁还在喘气的众人,纳闷的看着这一幕。
“认识的。”小鱼轻快的说,眼睛笑得弯弯的。夏石突然觉得跟在女王身边的人都很怪。
“他们还是关系很好的邻居呢。”
邻居?!在场的众人瞬间石化,惊爆的特大号新闻!
夏石以自认还算高深的目光,研究着眼前追跑的两人。关系不错吗?看上去实在不像关系不错的样子。
“女王今天在餐厅还很不甩他哎,而且好像还非常迫切的希望我们打败高三。”
“那是因为她跟喻北有一个约定,如果我们比赛输了,她就要执行那个约定。”小鱼似乎很开心说好友的八卦。
“喔!什么……”夏石凑到小鱼跟前正想打听,突然就被“佛山无影爪”推开,舒格结束她的“长跑旅程”,爬在小鱼肩膀上直喘气。
后面一派气定神闲的喻北,双手环胸走上前,阳光射下来,在他身上铺散了一层金光,一张青春洋溢的脸好笑的看着舒格。
是,真青春,青春得刺眼,诅咒他青春到满脸青春豆!
舒格很恶毒的想着。
“呐,愿赌服输,东西给我。”喻北大手一探,跟她讨东西。
舒格不知道是跑得太累,还是心有不甘,肩膀一个劲儿直哆嗦。
“舒格,不要耍赖喔,在你们年级这么多同学面前,你也不好意思失约毁自己的信誉吧。”
喘够了,她才离开小鱼的身体,看也不看喻北一眼,将他归到小强的行列,很不屑的手一伸,像施舍什么一样将东西递到他面前。
众位定睛一看,不就是女王的占卜牌嘛!
喻北兴高采烈的拿过那张牌,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看得舒格咬牙切齿。
“就是一张牌嘛。”有人无聊的插了一句。
“这是我做的牌。”喻北的表情正了正,说完又嬉笑开,看向舒格。
“对吧,舒格,这副占卜牌,是我这个善良到无法无天的邻居做给你的吧!”
舒格哼了一声,在小鱼身上蹭了蹭,稍稍后退了一步,还没落跑就被眼尖的喻北一把抓了过去。
“想溜?舒小格你要愿赌服输啊,说好你们年级输了,这张牌就归我的,你要心甘情愿才对。”
舒格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他靠得太近,一脸爆红。
“我已经给你啦!”
“请问,这张牌有什么特别吗?”夏石很有礼貌的打断两人的对话,闪着无辜的眸光看着喻北。
喻北突然就笑得像花痴一般,高兴得像展示什么宝贝一样,将牌面展开在众人面前。
“因为是King。”喻北看着舒格越来越红的脸蛋,不由咧嘴笑得更开心了。
“Queen留在她身上,当初做这副牌,我也是正处于青春年少,感情澎湃的思春期啊,这副牌当然不是用来占卜的,而是……”
“啊呀!”他还没有说完,便被舒格一声大吼打断,同时在他抓着自己的手背上,以独门绝技“指尖旋转掐”,很顺利使他松手。
舒格一溜烟跑开,跑了好长一段距离,才停下来喘气,喘够了静了一会儿,突然不可抑制的笑起来。
喻北初始还只是扬了扬眉,饶有兴味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似乎觉察到不对劲,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牌。
没错,是这张,没有错。
“喂!篮球小白脸!”舒格在前面大喊,同时一张一张摸出自己的占卜牌。
“我看你确实是思春期到了,想出这种花痴的招,就算你拿到King又怎么样?”
舒格将所有的牌握在一手中,将牌面翻在他面前,而后笑得小奸小猾。
“Queen可不在我这里。”
喻北脸色一变,正想追上前,突然听见小鱼的一声惊呼。
“咦?什么时候跑到我这里来了?”小鱼从包包里摸出一张牌,还没有看清,便觉眼前一晃,下一秒已经被喻北夺了过去。
再朝前看时,哪里还有舒格的身影。

5

喻北说,希望她懂,他要那张牌,却将Queen留给她的含义。
跟喻北认识多久了?小时候好像很喜欢粘在一起。
又是什么时候变得想要离他远远的?不牵扯,这样做的时候,心里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痛快。
高三年级篮球小白脸,和她是邻居,青梅竹马也勉强说得过去。
自从比她先一步升到高等部,这个小白脸似乎很讨女生喜欢,意识到这一点,她就刻意和他保持距离。
女王才不想很掉价!
但是这样的距离……舒格看了看阳台的另一边,不到2米,近得好像不喜欢都难!
想太多!摇了摇头,她抬头看了看天空,没错,是喜欢没错,可是为什么要把关系变复杂?就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喂!”另一边的阳台,喻北顶着一头湿发出现,手上是她的那两张牌。
“这个还给你。”他将牌递给她。
“怪了,你不是很想要吗?又那么喜欢强调牌是你做的,你就拿去啊,还给我做什么?”舒格坐在摇摇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
“我做,是因为给的人是你,我要,是因为其中一张在你身上,舒格,你明白吗?”
摇晃的椅突地顿住,她的脸涨红,猛的起身冲到阳台边伸长手,一把将两张牌夺了过来,又悠闲的坐回去。
喻北走到阳台边,双手枕在台面上,目光放得很远,不知道在看什么。
“喻北,我们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干嘛突然要拿回那张牌,仿佛是要建立彼此间不可分离的羁绊。
“我就要毕业了啊,以后会有那么长一段时间无法每天都见到,这样的话,我找点心理安慰也不行?”
舒格愣了一下,偏头看向他,只能见到他平静的侧脸,看了这么多年,从小看到大,奇怪竟然从来不觉得腻。
“牌是你做的,在我身上,又不会变成别的。”舒格垂下头说得很小声。
“没关系,反正那张牌迟早会回到我这里。”喻北突然爽朗的声音,使她抬眼看过去,是他一贯够青春的笑脸。
她就是在这张笑脸的感染下长大的,舒格忽然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偏开头。
“你不要太得意,虽然是你做的,不过说不定哪天我就不想要了。”
“那是不可能的。” 喻北咧开唇角,笑得很畅快。“当初我在上面下了咒语,我不放,你休想丢掉。”
“我看你神经错乱。”舒格朝他吼了一句,别开脸。许久,才听见她小小的声音。
“喻北,顺其自然吧,谁知道你这个小白脸,离开我能监控的范围,会变心到什么地步,一年后,我们再来看结果。”
“什么样的结果你会满意?”他偏头看向她,眼睛里闪烁着璀璨的星光。
“满意?那可没什么标准,看我的心情。”
“舒格……”
“嗯?”
“喜欢我吗?”
他随意的一句问话,将她脑中的瞌睡虫全部吓走,刚想开口,便又听见他的声音。
“别敷衍我,说一句真心话好吗?这一年多你的表现实在让我很没底气,如果要我在未来一年表现良好,现在给我一点承诺和信心吧。”
“你个篮球小白脸,你就不能……”她刚想破口大吼,看见他只是安静的微笑,静谧的面容是温柔,眼里只有她。
突然,舒格便觉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什么嘛,他那是什么眼神?存心勾引她啊!
“不喜欢本女王早就自动封杀,谁还有耐性耗一年去验成果。”别开脸也不看他,话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
喻北的眉梢神采飞扬的扬起来,无声的笑开,视线重新放到远处。
没关系,反正,迟早他会拿到那张牌,连她一起拿回来。
“那就等着你来验收咯,女王。”
舒格没有再说话,两个人在同一夜空下,呼吸同一片空气,似乎连心跳都是同一频率。
不急,时间长着呢,看谁经得起考验,现在,就保持着——
不见吧。

已出版作品:
《杨小阳的终究爱情》——花季雨季.小说版4期
《0n the edge of love and pain》——花季雨季•小说版第5-6期
《面桃》——花雨flowers第13期小雏菊号
《妖》——花雨flowers第15期剪秋罗号
《三间温柔诡计》——花雨flowers第18期富贵莲号
《双勾计》——花雨flowers第29期君子兰号
《天堂门在左边》——花雨flowers第34期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88, 共 1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欢喜冤家]小子,我要跟你决斗!(角绿)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就像一罐可乐(叶山南)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玫瑰的阳光雨露(迷迪)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不过季(新衣)
[卷首语]一树花的记忆(曦若)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任性(林阳光)
[首语]从今以后(曦若)
【花花同学会-花语】爱缺(pege)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