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5期
 [校园物语]年华已无归 文/平天烬
 2007-9-19 11:18:2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05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零。}

如果早知道事情的运行轨迹,会是悲伤更多还是快乐更珍贵。

{壹。}

进入高中前的那个夏季特别漫长,热浪长满整个假期,终于终止在九月。
于是在那时候遇见了自此以后再无法忘记的人,一个如九月晴空般温暖而清爽的人。

在九月里升上了高中,一个月里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和以前一样出色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并且很快地在年级里出名,向着优秀学生代表努力。
对周越然来说,保持着优秀仅仅是一个习惯的生活方式而已。
有些人用放肆张扬的青春记录着自己的成长,而她用着一个个奖状书写时间的去向。
十月份庆祝国庆,市教育局举办歌唱比赛,各校都把这事当头等大事,参加比赛的学生每天练歌到晚上十点。
周越然被选为朗读,她声音厚实,超越年龄的恬美成熟,同为搭档的男生声音则显得过于单薄,练了两天,指导教师说这样不行,立马打电话交待,“把顾海涛叫到音乐室来?”
当时人声嘈杂,音乐教室里百来人在练歌,朗读领唱都在一旁接受单独辅导,领唱孙蓓蓓是市里的小名人,据说曾多次参加儿童组歌唱比赛获大奖,人相当活泼可爱,瘦瘦的还好似初中生似的,一开口却是令人喷血的高音。
“那叫顾海涛的什么人?”孙蓓蓓好奇地捅了捅在旁边背台词的周越然。
周越然不在意地回答,“谁知道,反正是厉害的人就对了。”
这么一说,倒在意起来。
所以音乐室门一发出动静就会下意识去看,连着几次都没看到要看的人,后来就渐渐不在意了。
错过了和他第一次目光相遇的波澜。
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老师面前,“老师,王老师说你找我。”
耳朵被震得痒痒的,她抬头看向声音来源。
世界突然寂静。
大教室里昏暗的灯光,百来号人的混乱全部在那一瞬间被改写,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一片白色的背景。
拥有温和而狭长双眼的主人似乎不知道这个世上有灰暗有邪恶,眼里透露出祥和得令人向往的气息,头发遵守校规理得很短,但因为发质太柔软,仍旧带给人一种温柔的气息,唯一称得上硬朗的是瘦削的脸颊,穿着白色T体,青白色的运动长裤,非常得英俊,不是时下清秀型的,完完全全称得上英俊的少年,气质也相当健康向上,即使尚未听说过他的丰功伟绩也绝对想象得到他在这所学校会有的声誉。
比起这些来,他突然在自己心里的位置更为重要。
第一眼起他就像一抹阳光突然插进沉郁的心,干涸的心湖突然有了微澜。
仅仅这么一个照面。
顾海涛就这么——从一开始就入驻自己的心并在以后的日子里越扎越深。

接下来几天陆续听到了一些关于顾海涛的传闻,他成绩优秀,连续获得特优生的奖赏,学生会成员,辩论社社长……
简直十项全能,完人!
孙蓓蓓咋嘴说着,还想嚷嚷他女朋友的事时,就看见顾海涛从前方走过,立刻闭了嘴。就说不能随便在背后传闲话,果然容易被现逮。
她脸上哀怨的表情让周越然忍不住笑起来,目光也不由得追着前方的人行走,不愧是天生的发光体,完全是她这种后天怎么努力都达不到的级别。
“啊,你们好啊。”顾海涛转头看见她们,露出阳光笑容迎上来几步打着招呼。
“学长好啊。”孙蓓蓓全然大方地打着招呼,虽然用着在日剧或者港剧里才会出现的台词,顾海涛还是接受下来,笑容满面地看着沉默的周越然。
在明明温和的目光却陡然感受到了压力,于是周越然轻轻说了句,“你好。”
“可以拜托你们把这个交给你们年级的***吗?”他递来一本高二的数学课本,因为实行新教材,内容顺序不一样,习惯了某种教法的老师要求学生去借老课本,补充需要的内容。
孙蓓蓓答应地很爽快,还顺口要求道,“能不能再帮我和周越然借两本?”
“没问题。”人缘极好的男生爽快答应别人的要求,然后对在后方叫自己名字的男生招手,“那我先走了,拜托了。”
一直在旁边看着两人互动的周越然没有比哪个时候更羡慕拥有和任何人打成一片的孙蓓蓓的个性。
也曾希望自己能再可爱一些,但已被贴上优秀傲气的标签,就算自己想除掉那个面具也很难。

练歌中途休息的时候有些人聊天,有些人吃东西,有些人读书,还有人甚至在背英文。
“总是这么认真地在看什么啊?”孙蓓蓓好奇地去看周越然手里的书。
周越然一惊,慌忙把正在看的东西收起来藏到身后,言情小说这种东西别人看很正常,自己看总觉得有些奇怪。
“嘿嘿,做贼心虚的,难不成在看什么不正经的东西?”
好奇地盯着周越然藏在身后的东西,孙蓓蓓突然就扑过去抢,硬要看她藏了什么,两人在角落闹起来,在一旁和老师聊天的顾海涛看见,忍不住嘴角攀起笑容,其实总是一脸冷静得近乎冰霜的女孩子还是会和朋友这样小孩子一般地打闹嘛。
“你……乱说什么。”周越然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挤眉弄眼做鬼脸的孙蓓蓓,把书收进书包里,突然觉得胃部紧缩,她下意识按住胃部,钻心的疼痛让她不禁皱起眉头。
“怎么了?”
“……有点不舒服。”她捂着胃轻声回答,小心翼翼靠在墙边,最近这段时间的排练搞得她的胃病又发作了。
“老师老师,周越然她胃痛。”孙蓓蓓的大嗓门几乎让整个音乐教室的人都听到,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招呼到周越然身上,她在心里哀嚎了一声,只是没有力气去责备她。
“胃不好就要注意养胃,先喝点开水,然后吃点东西。”比老师动作还快的是顾海涛,他递来自己的保温杯,周越然迟疑,却见顾海涛一脸不要计较的表情,只好硬着头皮喝了几口。
如果是别人就好了,偏偏是他,怎么让人不计较。然而多年后,其实也可以这样给子孙说,当年也曾和他间接接吻过,想到这种事情嘴角小小的弯了一下,疼痛也稍稍减轻了一些似的。
“周越然你胃不好还不带点东西来吃,自作自受啊。”孙蓓蓓谴责似的埋怨,嘟着嘴,怎么也不像是真的生气的模样,周越然顺应嘴角弧度越来越大,微微笑着,世上怎么有这种生气都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叫人羡慕死了。
“我只吃热的东西。” 
“真的看不出来你胃不好。”
说话者和接受者之间的磁场稍稍偏离,一句话就暗含了另一种意义。周越然被一点都不硬的面包哽住了,望着他那张清瘦贵气的脸喉咙里堵着喘不上气,喝了水去咽那块该死的面包,好不容易咽了下去,胃却更疼了,捂着胃抬头看着顾海涛,“不是瘦人才有胃病,也不是所有有胃病的人都长的很纤细。”
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她长得是不够纤细,甚至有一点粗壮,但这不该成为对她有胃病的置疑或者是嘲讽。
因为胃已经痛得不能忍受了,所以周越然提前拎着书包回家。
顾海涛却是牢牢记住了那么一张脸,抬着头,眼里滚着因疼痛难忍的眼泪,倔强地不肯示弱。
那么冷那么倔强的女孩子却带给人一种……微痛的感觉。

{贰。}

第二天周越然没来,孙蓓蓓说她被英语老师抓去培训了。
中学生英语演讲大赛报名早就开始,学校传达上却不知出了什么问题,快要开始正式比赛才听到这个消息,然后匆匆忙忙报名选拔培训。
“她可真忙。”顾海涛笑起来,想起那张倔强的脸,这个女孩子大概就是那种好强到什么都想争第一的人吧。最近的女孩子,热情直接,而且充满自信,很少再见周越然这种糅合着自信,自卑和倔强的女孩子,令人印象深刻。
“能者多劳嘛,她可是我们年级的大名人呢,其实你也是啊,我听王老师说你在准备参加数学竞赛。”
“嗯,其实早就在准备了,周末一直在上辅导课,不过最近辅导多了些就是。”
他所说的辅导课多了些是指周三下午物理,周五下午化学,周六日数学这样的安排,正常人都不会认为这是轻松的安排了吧,更何况他已经高三了,哪来这种闲情逸致还玩竞赛。
“真行啊,忙成这样还能来帮忙高一级比赛。”要是其他人早就找理由溜了。
“无所谓,我的任务比较少,反正问题在哪里思考都是一样的。”老师喜欢找顾海涛干活一是因为他能干,二是因为他几乎从不找理由推搪。
“啊,难怪总看你没事掏出一张纸条默默看着,我还以为是台词呢,其实是数学题吧。”孙蓓蓓惊讶道,果然是厉害得不得了的大人物。
顾海涛被她的表情逗笑,掩饰性的笑着点头。

“诶,周越然,你不是请假了吗?怎么又来了?”有人惊讶道。
顾海涛和孙蓓蓓就都朝声音来源处瞧,手臂上搭着外套,另一手提着书包,似乎是很匆忙地跑过来的。
“提前背好稿子了,就过来练习了。”周越然轻描淡写地解释,看到孙蓓蓓和顾海涛一起于是刻意改变了前进路线,有如黑白印画一般散发着强烈的存在感,看到顾海涛那一瞬,心里就石破天惊一般被震动。
在他的面前会涌起一股绝望的自卑感。
矛盾地既想要见到他却又在见到他时想要光速消失在他的视野范围内。
孙蓓蓓走过去搭着她的肩膀,“哎,你干什么故意躲着我?”
“我哪有躲你。”低头看着早已背熟的稿子,周越然微微皱眉,为-什-么-会-用-躲-这-个-字?
她的行为这样明显吗?
“那就是在躲顾海涛了?”用手指支着下巴,孙蓓蓓望着上方故作天真地自言自语。
“我为什么要躲他!”话一出口方觉过于激动,典型地心虚,收敛起不该外露的情绪,淡然解释,“我和他又不熟,为什么要讨厌他而躲着他。”
“这你可错了,躲着一个人不一定是因为讨厌,喜欢更有可能。”
“行了行了,别对我逼供了,我对那种事没兴趣,我现在只想把学习弄好。”
“会信你才有鬼。”
两人对视,周越然终于低下头笑起来,是啊,自己都不信,这么虚伪的说法,但却是拿来开导自己的最好理由。
“你们俩聊什么这么开心?”顾海涛走近她们,随意地靠在墙边,很自然地把手插进口袋里,那动作说有多潇洒就有多潇洒,周越然的视线无法拔开地粘在他在裤袋处堆出衬衫的褶皱处,他笔直修长的腿上。
这个年纪的男生会有一种特殊的魔力,比起孩子来说已经具有大人的雏形却又有着另一种纤细得说不出来的味道。
沉浸在无边的妄想之中,反应过来时才发现孙蓓蓓和顾海涛都用奇怪的目光打量她,“……怎么了?干嘛都这样看我?”
“喂,你今天真的很怪啊。”孙蓓蓓掩唇笑着。
“可能是今天背了太多东西,有点头晕……”
话没说完就被眼前男生的动作吓得全都破碎,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顾海涛一手放在她肩膀上,一手探着她的额头,和自己额头的温度做比较。
教学楼仿佛被开了个天窗,湛蓝的天空出现,一种极致的惶恐,又在这惶恐中有想要飞翔的欲望。
他比自己高将近一个头,近距离看的时候发现他眉眼也很深刻,轮廓线条非常地利落,笑容却很干净而真诚,只要被他看着,就好像被全世界注目一般,那种站在世界中心的感觉。
整个音乐教室的学生全都看着这边,非常默契地做了一件事——静默。
“还好,不是很严重,但是有发热现象,回家先吃点药预防。”
因为太安静,声音有回声一般。
心跳如雷鸣。心动,无法掩饰得确实喜欢着眼前的男生。

因为有着绝对的自信所以才能无视周围的视线,只做自己想做的事,羡慕有这样绝对自信的人。别人眼里的她也是有着绝对自信的人,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自卑,不可爱的个性,不漂亮的脸孔,不苗条的身材,不圆滑的手腕……全都是自卑的地方。
“周越然你在笑什么,很恐怖啊。”
两节课中间的长课间硬是拖着周越然上天台享受正常的学校生活。
拜托,正常的学校生活不是应该更加努力地读书吗?日本偶像剧不要看太多,什么迎着风张扬着青春都是电视剧而已。
趴在栏杆上俯视底下蝌蚪一般大小的学生,怀疑校长也是中了电视剧的毒,搞出一堆没名堂的东西。
“我笑了吗?”
“对,很恐怖的笑。”孙蓓蓓肯定地点头。
她又俯视下面,发现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对了,她笑了,因为看见顾海涛。
遥远得超越视线能及的范围,可还是一眼将他从蝌蚪大小的人群里分辨出来,并且想起了那天顾海涛提议要送给她过去用过的演讲文章,被她拒绝了,因为不想更加沉沦了。

意外被回绝的顾海涛并不生气只是留下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没再多说。那时周越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只是笑,第二天就完全明白了。
拿了几篇英文打印搞,顾海涛两节课后出现在周越然的班级门口,都不用叫人,他的出现马上引起了低年级的注目,周越然茫然地看着他,在看到他做手势要她出来时,心脏刷的暴跳起来。
带着他一直走到僻静的地方才开口,顾海涛就一直拿那种带着笑意的目光瞧着她,仿佛看出来她在顾虑什么,而且还觉得这情形相当有趣一般。
最后是完全拒绝不了他地收下了他的好意。
并且不出意外地更加沉沦了。

{叁。}

周末阿姨又来家里了,招呼这个,唠叨那个,总觉得整个屋子里都充满着令人烦躁的声响。平时,只有周越然和父亲的家里有着适度的安静,只是外人眼里少了女主人的这个家似乎过于沉闷和不正常,所以小阿姨常常会来帮着做些家务什么的,也不是不知道小阿姨一直对父亲有着超越亲情的情愫,每个人都以为反对的是她,其实只要父亲自己高兴,再找个新妈妈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她不太会应付过于热闹的人种,所以每次小阿姨来的时候她都会找借口从家里‘逃’出来,因此……才让人觉得反对吧。
叹气这个动作总是出现在自己身上,这样的花季,这样的青春,似乎过于压抑了。
学校里的光环走出学校后就全都消失了,她是人群里最最普通的一个。
市图书馆十点钟才开门,她放慢速度骑着自行车,书包里装的的是上周才借的池莉的小说,一次两本书的限制对她来说太苛刻了,两天就能看完。
周末的早上人不算多,车辆也少,难得的清闲,于是也有闲情去看路边的风景,比如某个帅哥,某个美女形成的独特的风景。
“嗨。”晃晃悠悠停下来打招呼,没有上课的日子也能看见他是个意外的惊喜。
学校高一高二在新教学楼,只有高三年级在行政对面的旧教学楼,于是除了合唱的时候要看见顾海涛只有两节课下的课间操,每一次她都会刻意磨蹭很久才下楼,然后从三楼的窗户看着高三年级走到操场,在众人中寻找他的身影,看到他时吊着的心才踏实下来,如果没有看见放学时就想方设法也要‘路过’高三年级,看一眼他。想一想都觉得自己可笑,不知不觉竟然这么认真去喜欢另一个人。
“这么早,去哪里?”顾海涛站在路边,白T恤牛仔裤,也穿得那样潇洒,看见周越然,抬起一只手打着招呼。
“图书馆,你呢?”
“准备去考试,不过错过班车了。”
考试?周越然迟疑过后才想起来,今天是数学竞赛考试,通常这类考试的时间是十点开始,抬起手腕看表,还差不到五分钟,这人怎么还在这晃晃悠悠的?
“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快开始了吧,六中离这里很远诶。”
冲口就是教训的口吻。顾海涛,谁啊,一中的宝,这种竞赛考试学校就靠他来挣脸了。
“打车去吧。”看见他忍不住的好笑表情,才发现自己过于激动了,他们什么关系,同学朋友都算不上,不过是学校里高年级和低年级彼此认识的人而已,她哪来资格着急他的事。
“没想到要买东西所以没带钱。”
“……我也没带。”
他们在这一点是相似,不买东西的话不习惯带钱在身上。
“我的车给你骑。”立刻下了决定,然后从钥匙圈里取下车钥匙。
递给他,他并没伸手来接,有些不解地抬头看他,顿时溺毙,就是这种带着暖意的笑容,让被注视的人感到自己仿佛是世间的唯一。
“这么相信我?”
那声音如此让人沉醉。
该死的好听,该死的惹人心跳。
后退了一步,把钥匙递到他手心,“还怕你跑了不成,周一到学校还我。”
又走开几步才挥手道别,“我先去图书馆了。”立刻光速跑掉。
喂——
顾海涛忍不住又笑起来,跨上车,女孩子的自行车果然很……可爱,虽然车的主人不会认为自己可爱。

周一早上从始发时间就出门等车,急匆匆的,只来得及拿了面包就出门,跑到楼底下看见顾海涛骑着车穿过她身侧然后停下来回头笑着看她,“上车吧。”
天光大亮,喜欢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带着与清晨相呼应的温和笑意。
从心底感到愉悦——就是这么回事。
“你怎么知道我家的?”她上前问着,没想到他会找来她家地址。
——专程等在楼下,被宠得几乎要得意忘形。
“跟孙蓓蓓要的。”他什么时候都带着满满的笑意,“昨天多谢了,想着你今天没车上学了,特地来当司机的。”
“不用客气。”打量着后车座,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拒绝,“……我很重的。”
果然换来顾海涛的大笑,“放心好了,我带得动,你是不是还在生气上次我说的那句话?”
“什么话?”隐隐也猜得到他要说什么,但是自己鸵鸟地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那时候说你不像有胃病的人是因为觉得像你这么生活很有计划的人不会这样对待自己的身体。”结果被这个小女生误会之后忽视了好久,甚至在学校里意外碰见,他还没来得及打招呼,这小女生就匆匆装作没看见绕道跑了,直到接受了他‘强加’的好意之后,才不好意思再逃跑,是个不知道如何接受别人好意和表达自己不喜欢的人。
很笨拙,不知怎么回事却觉得很有趣,于是常常故意惹她说话,看她反应,这样……似乎有点恶劣啊。
“那件事……我早就忘了。”
“所以不会再躲着我了?”挑眉笑着,一副引诱的模样,这叫人怎么回答。“赶快上来吧。”见她局促,顾海涛不再逗她,比了个手势要她上车。
乖乖坐在车后座,旁边是顾海涛的后背,仿佛青春偶像剧里的剧情。发尾覆盖了衣领,白色的风衣外套,卡其色休闲裤,和红白篮球鞋,青春得刺目。
突然之间,眼泪快要流出来。
为什么会觉得这样的青春离自己好遥远?那样明媚的心情太过遥远,记得那时也是那样穿着可爱的红色小裙子出门上学,妈妈帮着自己背好了书包,还说要她乖乖自己放学回家做好吃的,外面的阳光和景色是淡金色和清浅的绿色,然后。
全部变成了无法区分的灰色。
顾海涛像挟着阳光劈裂了她狭小世界的王子。

{肆。}

歌唱比赛很快到了,周六下午彩排,周日正式汇报演出,彩排那天下午四点才开始,一点所有人就已经到校了,练习加化妆,几个小时人人忙得乱七八糟。
女生上妆后很漂亮,站在第一排穿红格子短裙的女孩子个个表现出平时没有的那种娇媚味道,而男生上妆就实在惹人爆笑,长得漂亮的男孩子还好,那些阳刚味浓的,上了妆后千万别晚上乱走动,会吓死人。
周越然穿着白色衬衣,红色短裙,黑色皮鞋,顾海涛则是一身白色西装,自信而又俊朗,这种打扮已出现就引起一干人等‘哗’得一声,显然很出彩。
一个个学校排练完差不多两个小时,有教育局来的老师一直在台下观看着,非常意外地看上了顾海涛和周越然,跟学校老师交涉要他们来主持整个比赛的事情,后来就变成了他们和另一个小女孩搭档主持比赛。
第二遍彩排,他们便拿着稿子尝试,指导老师在旁边提醒,效果非常好,几个临时从各校抽出来的学生素质都很不错,第一遍就能把握住语调语速,在表情上也控制得当,顾海涛和周越然都是沉稳的台风,倒是另一个从初中部掉上来的女孩子大胆中包含一种可爱的青春。
彩排完毕,除了几个表现不够完美的学校留下来准备再次彩排之外,各校差不多都带走人了,整个会场很冷清,只有台上有几盏等打着,从洗手间回来的周越然穿过长长的走廊,慢慢靠近台上,橘色的灯光下,顾海涛和那个叫作段欣然的小女孩正接受老师的指导,段欣然是和孙蓓蓓一般的娇小的女孩子,穿着白色的短毛衣,一色的裙子和靴子,身材细瘦,两条腿笔直的,周越然低头看着自己的大象腿,站在他们两个人的身边,太教人难堪。
顾海涛只穿一件衬衣,身上的西装外套已经披在段欣然身上了,他低头与段欣然说话的表情在灯光下又那么清俊温柔。
想要冲上台大喊,“我不干了!”
想要质问他,为什么什么都没做就已叫她沉沦。其实,更加想要自问的是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自己一点希望都没有的男生。
明明,从来没想过要涉及这件事,明明,只是想要好好念书而已。
事情总是这么阴错阳差。

“这么慢?差点要去找你了。”顾海涛瞥见台下顿住的周越然,蹲在台边俯视她,“怎么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
“……饿了。”觉得再呆下去自己真的会忍不住哭出来,那种令人心酸的喜欢着眼前的男生,却又明确的知道不可能的感觉几乎能够淹没任何有理智的人。
从遇见他开始,自己就已经不再是有着坚硬的心,无法撼动的理想的周越然,看着他的时候甚至会觉得透不过气来。
无法解释这样的软弱。
看了很多的言情小说也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喜欢上一个陌生人,会让他轻易而深刻地影响自己的情绪,又可悲又浪漫。
“好吧,今天确实太晚了,你们自己回去再背一下稿子,就照今天这样的状态就可以了。”指导老师迅速放人。
周越然连忙去后台拿棉外套,觉得身上很冷,拨开帘子从后台侧门走出去,才发现黑暗中有什么挡住了仅剩的微弱灯光,定睛细看,才发现一抹笑意在对方眼里。
“顾海涛……你在这干什么?……站在这里不说话很吓人的。”
“我……”或许是黑暗的关系,他的声音又低了好多,低音中还带着一点点诡异,“其实我是在这礼堂死去的冤魂~~~”伸出手做爪状,作势要扑人。
周越然打掉他的手,“——拜托,别吓人。”
礼堂里原本就黑得吓人,要不是不想让他觉得自己那么胆小,早就拔腿就跑了。 
“哎呀,不好玩,怎么不害怕呢?”顾海涛无聊地撇唇,跟在气呼呼走在前头的女生身后,瞧她越走越快,应该是害怕了吧,忍不住又笑起来。
“你为什么会等在这里?”
“我没骑车,等下借你的车骑一骑吧?”
周越然霍得转头,顾海涛一脸无辜地停下步子,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写着‘怎么了?’的字样。
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刺痛周越然的心,凭什么,在她已经慌乱成这样的时候他还可以保持这样的悠闲。
凭什么,动心的会是她?
“我们又不顺路?你为什么要跟我借车?”所谓的借车到底是谁先送谁回去?他们有这样亲近的关系么?或者说她可以这样期待?
“你知道我家在哪里吗?”惊讶不可置信的语气。
周越然沉默地直直望着顾海涛,看着他原本带着笑意的表情慢慢地变得严肃,因为他又看见了周越然那盈着泪却又不肯真正哭出来的表情,那种倔强又惹人心疼的表情。
在星空下格外晶莹的泪痕。引得人心里一阵刺痛。
她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情意却是不需要语言的。仅仅一个眼神即可。

{伍。}

歌唱比赛过后几乎再没交集,但是知道他数学大赛获奖了。也从孙蓓蓓那里听说了他有女朋友,跟他同年级的美女,原本是广播站的金嗓子,两人从高一起就在一起了。
所以,知道了她的感情时就马上避嫌了。
周越然笑了出来。
十一月天气已经明显转冷了,很久没有抬头看着天空,突然抬头才发现天空颜色变得极淡,极适合沉淀心情的颜色。
“你干嘛这样笑啊?”孙蓓蓓目露惊恐,最近这次考试周越然名次下滑三十名,因为她本人并没有太多悲伤,其他人也就当她是意外失手,反而觉得会出现这种正常人的失误的周越然有些亲和度了。女生们在一起聊言情小说的时候她竟然也能跟着聊,让众人意外极了。
“没什么啊,听到这种事大家不都是这样随便笑一笑吗?”
“你好像对顾海涛的事特别冷淡?你们一起主持晚会那么久,不是应该很熟了才对吗?”
“哪有。”翻着杂志,周越然很无所谓地回答。
“顾海涛是王子呢,你这种冷淡态度很奇怪吔。”
“他是王子,我又不是公主,既然如此我关注他干嘛?”周越然还是冷冷说。
孙蓓蓓握拳,“有道理,那你觉得吴堪怎么样?”立刻扯出了学校另一出名帅哥。
周越然翻了个白眼,受不了她,“花痴。”抱头佯装头痛状。
合上杂志,拿起已经找好的书朝借书台走,因为知道自己的心思在无声的失恋中被消耗以至于考试一团糟,所以装作不在意,只是那不代表真的不在意。

走出图书馆才发现外面下雨了,而她从来没有带伞的习惯,孙蓓蓓在楼上从窗户里朝她挤眉弄眼,周越然瞪了她一眼,站在楼底等雨停。
雨下得突然,操场上顿时如鸟散,只有些篮球狂热者在雨里奔跑着。
周越然被路拐角处冒出来的人影吸引,一男一女披着外套在雨里飞奔,溅起的水花飞散,唯美得令人叹息。
两人的目的地是图书馆,脚步声渐近,周越然下意识后退,沉默看着那男生抖着衣服外套,女生明亮的笑容,那是令雨幕增色的笑容,只是她身旁的男生竟然不是身为男友的顾海涛。
这个女孩是一个有着灿烂笑容的宠儿,她声音清脆,身材极好,有着这个年级被其他人羡慕的所有优点,所以,可以徘徊在不同的男生之间。
笑得有些嘲讽,周越然也将外套顶在头上往雨里冲。雨比想像中还大,视线模糊,完全是瞎撞乱冲,然后头上冒出无数个星星在跳舞。
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摔到地上,身上全部湿透了,她瞪着眼前的男生,对方也瞪着她。
“你傻的啊,这么大雨乱跑什么。”
“这句话原句奉还。”
很强硬地回驳他。对他,对自己的愤怒早已让她丢掉想要装成沉稳的好孩子的念头。即使再乖也换不回失去的亲人,即使再优秀也比不过拥有一身好皮相的人。
那么,何苦再逼自己。
顾海涛看着像孤狼一般瞪着自己的女孩子,突然就笑起来,克制不住地上前揉乱原本就湿得乱糟糟的头发。
“这样也没法上课了,先回家去吧。”
不给人拒绝的机会就拉着人走。因为很惊讶,所以没有想过这样的动作下的含义,后来很久才发现笑起来总是和温和的男生骨子里的强势。
大雨中视线都被截断,在路上非常危险地截住了公车,只是从时间上判断大概是可以搭乘的路线,上了后才发现确实好运。
两人坐在最后一排位置上,和车窗一样高的座位外是被隔离在外的瀑雨,那种感觉,放心下来,无论怎样再与自己无关,可以用着欣赏的眼光去看待。
顾海涛从运动背包中掏出大毛巾,“刚洗过的。”递给了周越然。
神情相当坦然,于是她收了下来,侧过去脸,擦着自己的脸,头发,整个空间也因为大雨产生了夜晚的感觉,不是放学也不是下班的时间,车里空荡荡的,零星几个乘客隔得很远,却不约而同对他们俩个产生了兴趣,从窗户上收到了其他人偶尔瞥来的一眼,周越然就更侧过去脸,不想被人看到与顾海涛一起,就算不认识的人也一样。
哐当。
在雨里车轮打滑,猛得让人甩到旁边。顾海涛手紧紧抓住前面座位的扶手,还是不免挤向了周越然。
接触的地方温度明显得高于别处。
隔了一会。
旁边才传来声线极为动听的男生的低语,“……对不起。”
抬头看着他,眼里那抹抱歉过于深刻了,不像仅仅因为刚才的碰撞。
为什么要道歉?道歉有什么用?
快下车时她提前从座位上站起来,顾海涛按住她先给她让位,说了句‘再见’。
“再见。”
她低低回了一句没时间多想从车上冲进最近的店铺里。
回到家才发现,毛巾被自己带了回来。
可,既然已经说了再见,应该,不-会-再-有-机-会-见-面-了。

{陆。}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生命中的黑暗有时候来得既突然又漫长。
过了年之后爸爸和小姨终于准备领证。那是周越然决定住校后一个月发生的事。
本着回家改善伙食的想法,打包了一大包没洗完的衣服打算用家里的洗衣机洗,回到家里就听说了这件事。
他们都那样看着自己,仿佛自己会说出什么让人意外的话。
或许连爸爸都一直以为她是反对的。即使反对,她也没有权利去阻止爸爸获得幸福。
她浅浅露出了最近不常出现的笑容。那是顾海涛选择保送之后再也无法轻易展露的笑容。
“我没意见,什么时候请客?”
“就最近了。改天出去买件新衣服吧。”爸爸搓了搓手这么说着。
周越然点了点头。事情就被这么定了下来。
四月是气候最为宜人的时节,但因为太宜人了,所以不禁产生了些莫名的焦躁。上课时望着窗外的柳树,觉得那形态和老师在黑板上讲的二次曲线的形状真相似,总觉那坠落下去的方向遥指着些让人心烦的东西。
夏季马上要到来了,马上要升上高二了,从没有哪个时候像现在这样意识到在会升上高年级,因为,更高的年级……会离开这个学校。听说顾海涛接受了保送的条件,去的不是当初大家都以为的那所学校,他的成绩,原本不用接受这个保送的。
仅仅是想逃避最后的战争吗?
不会是那么简单的吧。
都是听说,从不敢去求证。

匆忙的脚步声之后是教室门突然被人毫无预警地推开,高声叫着周越然的名字。
慌乱的味道。
迎接自己的又是那一片黑暗的惨白。

孙蓓蓓要请假陪着她,被她客气地请回去。
什么只有她一个人不是很容易感到害怕吗?就算会有鬼,也是她爸爸不是吗?有什么可怕的!
带着几乎被黑色淹没的打扮重新回到学校,不是去教室,而是来办理转学手续,比他更早先离开的原来是她。
没有大人跟着,自己去教务处办理手续,知道情况的老师沉默而高效地帮忙,最后周越然躬身说了声谢谢就在老师惋惜的目光中离开教务处。
行政楼里通常没什么人,沿着楼梯慢慢走着,却在听到上课铃声时痛苦地弯下腰去,忍不住哭了出来。
哪里出了错?总觉得是哪里出了错,一定是在做着醒不来的噩梦。
温暖的掌心盖在自己的头顶,就像爸爸曾经做的那样,于是泪水更加汹涌。
听到老师议论周越然来办转学手续时就飞奔了过来,然后看见总是忍着泪水不肯哭的女孩子弯着腰极其痛苦地蹲在楼梯上哭。——结结实实地体会到了心痛的感觉。
和最深沉的无力感。
事情发生后也和孙蓓蓓一起去家里看过周越然,发现出了‘节哀’这种最无力的话之外,完全没有其他能说出来的话。从未像那一刻意识到自己的语言多么贫乏。
因为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所以连安慰的拥抱都不敢做。可心底仍然会产生很深的钝痛,为眼前这个女孩。
顾海涛慢慢俯下腰,笨拙地环住周越然,藉由人的本能去安慰受伤的心灵。

曾经在最悲伤的时候,与喜欢的男生拥抱了。
痛苦的记忆也由此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暖色。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Jopa - 2010-7-19 17:39:33 - Jopa
-----------------------------------------------------
Salianea <a href=" http://bit.ly/bAyBDd?x";>buy viagra</a> disco Indention
如何看到此文全部内容? - 2009-8-29 21:52:09 - 曼陀萝
-----------------------------------------------------
我很喜欢这篇文章,但是这里却看不到全文内容,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看到全文呢?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08, 共 1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欢喜冤家]小子,我要跟你决斗!(角绿)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就像一罐可乐(叶山南)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玫瑰的阳光雨露(迷迪)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不过季(新衣)
[卷首语]一树花的记忆(曦若)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任性(林阳光)
[首语]从今以后(曦若)
【花花同学会-花语】爱缺(pege)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