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6期
 [新星秀坊]鬼舞人间 文/水若凝
 2007-10-10 13:15:1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78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天音,我会带你去一个地方。那里满是花草,鸟语花香。那儿才是我们的故乡。”当我还只是个五百岁的小孩的时候,破荒这样承诺。
  我是精灵族族长的女儿。我叫天音。破荒是族里的军师。
  精灵族胜产美女,族人们都异常美丽。无论男女老幼,都有让人过目难忘的魅力。我们拥有很漂亮的,透明中夹带着七彩的翅膀。这是本族的象征。
  可是我们永远都无法翱翔。因为所有的族人,都只有半张翅膀。
  我曾经询问我年迈的父亲。他说,我们是不同的。我们和其他精灵不同。
  怎么不同?
  父亲黯然消音。
  后来,破荒告诉我,我们的族人,都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堕天精灵。
  堕天精灵?我随手捏死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很好听的名字。
  破荒惊异的看着我,眼如铜铃。
  你在干什么?天音。
  怎么了?我奇怪的瞅着他。只不过是捏死一只蝴蝶,为什么他的表情如此惊慌。
  第二天,我被关进了锁妖塔中。
  无论我怎么乞求,怎么愤恨,破荒依旧无动于衷。
  锁妖塔的玄关慢慢靠拢,逐渐窄小的门缝中,破荒突然大吼——
  等你走出锁妖塔的那一天,我会带你去我们约定的地方。
  话音未落,光明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满屋子的黑暗,映照着一张残缺的脸。
  美到极制的容颜,终将没于黑暗。
  
  锁妖塔内的我,并不孤单。这里有许多奇奇怪怪的,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生物陪伴着我。
  吸血的巨蟒,吃自己肠子的蜥蜴,啃食鳄鱼的蜈蚣,以及没有皮毛的狮子。
  应该是很恐怖的,可是我才刚关进这里不久,眼睛无法适应黑暗,看不见他们的嘴脸。
  至于我刚才所叙述的那些,全部都是另一个人告诉我的。在无穷无尽的黑暗里,她便是我的双眼。
  她叫堕神女巫。我不知道她的真名。
  我叫天音。是一个堕天精灵。我这么告诉她。
  我知道。她说。
  你知道?我有一丝的惊讶,明亮的眸子里闪现除了希望。那你知不知道破荒为什么要这么坚持把我关进来?
  堕神女巫显然一怔。我感觉她停止了呼吸。
  破荒?是破荒把你关押进来的?
  我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他是否看得见。
  她有许久的一段时间失去了动静。忽然间,她仰天狂笑。笑声充斥着整个锁妖塔。
  笑声中,我似乎听见了阵阵抽噎。
  是错觉吗?我好象听见她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自言自语:你就那么讨厌我吗?偏要生生世世杜绝我的后路。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破荒?
  最终,我还是没能知道为什么破荒会把我关进这里。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因为锁妖塔中,极目之处都是无穷无尽的黑暗。我分不清昼与夜。
  很奇怪,塔中的变异生物通常都会互相撕咬,斗争和啃食。但独独不会袭击我和堕神,
  它们为什么不攻击我们?
  它们不敢。
  为什么?堕神女巫鲜红的嘴唇微微一翘。因为我是它们的领袖。
  啊?我一时之间没有听懂。
  这里的所有变异生物都是饮我的血而生的。我等于是它们的母亲。
  怎么可能?是你生养了他们?
  差不多。他们是被封锁在某个地方的微生物细胞。倘若我没有去触碰它们,它们千万年后仍将是细胞,不会衍生。但是有一天,我喂了它们我的血液。它们顷刻之间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据我所知,这种行为是触犯天条的。
  堕神女巫沉默了一阵,尔后冷笑。
  因为,我要灭天!灭了这该死的天界!
  我眼如铜铃般的盯着黑暗中的某处。我知道,堕神正在那个地方狂笑。狂肆的笑。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堕神女巫笑的喘不过气。
  你想知道我的过去吗?她问。
  我点点头。我知道她看得到。一阵阴风亲吻上我的脸颊。
  我陷入昏迷。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我看见了一个地方,那里满是花草,鸟语花香,像极了传说中的天堂。
  同时,我看见了我自己。
  破荒,为何你会叫这个名字?好奇怪哦。我看到另一个自己,穿着一袭款款而飞的蓝衣,手执蝴蝶兰问。
  身旁的破荒不语而笑。轻揉另一个我的长发,轻柔的双唇吐出另人心跳的温柔话语。
  破荒是一个微生物,本不该,也不能有七情六欲。可是,如今……
  如今怎样?
  如今……破天荒的爱上你。
  我看见她双颊绯红。同时,我感觉自己的脸上也微微发烫。
  时空交错,画面一转,我看见一座豪华的宫殿。
  是错觉吗?这宫殿的外型与锁妖塔竟如此相象。
  破荒和另一个我刚好从殿内走出来。脸上洋溢着无比幸福的笑容。
  终于可以嫁给你了!我等的都快成人瑞了。她说。
  不害臊。破荒轻点她的鼻尖。
  就不害臊,就不害臊。另一个我开始围着破荒转圈,一边转一边碎碎念:我要结婚了!我要嫁给破荒了!我要结婚了……
  破荒抱住像蝴蝶一样翩翩起舞的她,亲吻她的额头。
  你就知道我一定想娶你?你就知道我不是臣服在你父皇的淫威之下?
  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不偏不倚的停在另一个我的鼻尖。
  我看到自己狡洁的笑着,然后轻轻的,无比自然的拾起蝴蝶的翅膀。
  如果你敢背叛我,我会让你和这只蝴蝶一样。
  说着,两指一紧,蝴蝶在我指下丧命。
  破荒惊异的瞪大眼睛,那眼神竟如此熟悉。我穷其一生都不可能忘记。就是因为这个眼神,使我从繁华如梦的贵族生活变成了锁妖塔的阶下囚。
  我似乎有那么一瞬的时间,明白了破荒为什么如此决绝的送我如锁妖塔,将我封印。
  画面再转,血红色的背景令我本能的想要视而不见,尽管我知道这是徒劳的。
  一袭血红的嫁衣,散乱的长发随风狂乱飞舞,胸口插着一把夺人性命的锐利宝剑。
  满脸血汗的破荒手持一把锐利的稀世宝剑。
  剑端……贯穿了堕神的胸膛。
  我赫然惊醒。
  黑暗中,我听见自己大口喘气和心脏几近蹦出胸口的声音。伸手一触,满额汗水。背后的衣服被汗水浸湿。
  这个梦,让人不寒而栗。
  
  又不知是过了多少天,又或者说是多少年。直到我披肩的长发及腰为止,我和堕神才开始交谈。
  堕神。我轻轻呼唤。你真的存在吗?
  什么意思?我听到一个走在钢丝上的声音。
  我沉默后回答:感觉你似乎……就是我本人。你究竟是谁?是我的另一个灵魂,还是……我的前世?
  锁妖塔顿时寂静得只剩下堕神和我的呼吸声。
  许久许久的静默之后,突然爆发出一连串无法抑制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破荒啊破荒,你也有今天!你也有失算的一天啊!哈哈哈哈……
  随着堕神女巫狂肆的仰天大笑,尾随而来的是一道刺眼的光芒。光芒逐渐扩散,充斥着锁妖塔的每个角落。
  我本能的闭上眼睛,伸手阻挡。在逐渐适应了光亮的同时,我的眼睛试着眯开了一条缝。
  堕神女巫就包围在这团光芒之中。我第一次看见她的脸,那张似曾相识的脸,那张……与我一模一样的脸。
  她顶着一头雪花似的白发,身着血红的嫁衣,缓缓的流下泪来。
  终于可以和这个地狱说再见了。
  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堕神的背影被光芒吞噬。我就那样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出锁妖塔,眼底溢满仇恨。
  孩子们,给我把这个人间啃食干净!
  所有久仰大名的生物,在我的眼前一一掠过,尾随着堕神没入光蕴。
  我看着最后一只血肉模糊的豹消失不见,锁妖塔的玄关再度再我的眼前靠拢。
  她代替我离开了这里。
  我在不知不觉之中,解开了她的封印。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破荒似乎实现不了对我的诺言了。
  自那以后,我得到了某种神力。凭空画一个圈,就可以从圈中看到外面的世界。
  是堕神留给我的吗?我无从得知。
  我只知道堕神的出现,让人间成为了炼狱。
  
  怎么会是你?怎么可能?破荒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堕神,目瞪口呆。
  堕神的眼中有那么一闪念的伤逝,稍纵即试失。
  让你失望了?破荒。堕神的嘴角擒起蛊惑的笑容。重回人间,我要天地也为之色变!
  你办不到。破荒斩钉截铁的回答。你损不了人间,你毁不了天界。你一意孤行,最后灰飞湮灭的只有你自己。
  就算是魂飞魄散我也要与你共赴黄泉!堕神用命令的口吻说出她以灵魂封锁了千年的誓言。
  破荒逐字逐句的告诉她:你、休、想!
  堕神不语凝视。
  许久之后,才缓缓吐出:破荒,我爱你啊!你为什么不懂……
  你的爱?破荒不屑冷哼。领教过了。
  我的脑海有些混乱,听不明白只有他们才懂的文字密码。我想知道若干年前的过去。
  仅一个意念,悬空的圆圈内便浮现出了另一个场面。
  
  月夜星空下,一个蓝衣少女双手合十向着一座爬满藤蔓的古坟许愿。
  古墓女神,请保佑我和破荒能生生世世,永远相爱。如果您能够答应我的请求,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古坟底下窜上一团鬼火,轻笑道:上这儿来祷告?你不知道我是个只会诅咒的复仇女神吗?
  除了你,我找不到可以让我祈祷的对象。堕神回答。既然你只会诅咒,那就请你诅咒我和破荒的命运生生世世纠缠在一起吧。
  呵呵。那团鬼火轻笑。好奇特的诅咒啊。你可知道这份诅咒所要承受的后果是什么?
  我无须知晓。堕神比了个手势阻止古墓女神呼之欲出的答案。我只在乎我的目的是否达成。
  那团鬼火沉默了一阵,似在思索着要给这个入侵者一个什么样的惩罚。许久之后,它化成原形——一个身穿一身火红裘皮长衣的女人。
  我答应你的恳求。古墓女神说。可是你必须承受一切后果。
  ……好。
  古墓女神凭空收集了一些怪异的灵光,丢给堕神。
  这些是助你承受后果的东西。带着它们,安心的当你的新娘去吧!
  堕神女巫接过这包东西,转身离去。
  连一个谢字也没有说。因为她知道,她即将付出的代价远比接受的诅咒要来的重。但是她不在乎。
  族人、家园、甚至是她年迈的父亲,她都可以不要。
  她是天生爱情狂。
  一个为爱而生的女人。
  当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笼罩着堕神的背影之时,古墓女神轻轻呢喃。
  我诅咒天音和破荒的命运生生世世纠缠在一起。但是天音一定要在成为新娘的当天屠杀尽一千位神祗,这个诅咒才会生效。并且,一旦诅咒生效,天音即入魔道,成为恶鬼,变成神之耻辱。毁尽天界人间,方可让诅咒持续……
  嘴角扬起一个期待的弧度,火红色的人影再次变化成一团鬼火,回归坟冢之内。
  远处堕神离去的方向,传来一声声怪异的吼叫声,闻所未闻……
  
  人间。
  破荒带着所有的族人,连同进化了一半的妖兽,与堕神展开了一场浩浩荡荡的神鬼大战。
  堕神的嘴角笑意不减。你想断我的生路,如同千年以前。
  破荒直视着她的笑容。你已入魔,我无须手下留情。
  当年你带领着你身后那群古墓妖怪,在结婚当天屠尽千神,使本族从此被天界唾弃,被夺走半张翅膀,成为堕天精灵。害得我们天界人间无家可归,只能终日在这天人两界的间隙中苟且偷生。这个仇,今天定要做个了断!
  呵,了断?堕神轻笑。破荒,了断不了的。即使今生了断了,来世你还会爱上我。来世断了,下一生还是会重蹈覆辙。会有千千万万的天音,千千万万的破荒相爱。我们注定永远在一起。
  妖言惑众!破荒拔出长剑指着堕神。今天,就让我彻底击败你。看看还会不会有第二个天音。
  战争爆发。
  尖叫、厮吼、啃食、残杀,一场腥风血雨正式开幕。
  堕神与破荒在血的背景中刀光剑影。不同的是,破荒用的是真剑,而堕神用的是魔力制造出来的意念之剑。
  破荒大有视死如归、破釜沉舟的决然,剑气凛然。有好几次都差一点刺中了堕神的心脏了,却都被堕神用魔法一一避过。堕神似乎重在回避,始终不曾主动进攻。
  她的这种态度反而激起了破荒的怒意。
  杀气巨升,破荒旋身一剑刺入堕神的心口正中央!
  四周的砍杀仿佛都静止了。不知是哪方人马的血喷洒在破荒的脸上,为他刀屑般的五官涂上了一层浓郁的血腥色彩。可是当事人却完全不曾察觉。
  剑端刺入堕神胸口的同时,连他自己都为之一怔。
  她……居然让他如此轻易的杀了她?!
  雪花似的白发,血红色的嫁衣,殷红的唇微微扬起,一口鲜血自她口中吐出,没入嫁衣,竟看不出痕迹!?
  堕神借着剑入胸膛的距离,伸出袖子为破荒温柔的擦拭着脸上的血和汗。
  看你那么拼命,不忍让你失望啊……来不及拭净他的脸,堕神体力不支倒地。
  天音!破荒如梦初醒,扑向地上的堕神,抱起她的身躯,不住哀泣。天音,为什么?为什么?
  千年以前,你也是这样把剑刺向我的胸膛。杀了我的肉体,却杀不了我的灵魂。
  于是,你将我封锁在锁妖塔之中。我成了灵肉分离的妖怪。除非灵肉合一,并且知道对方是另一半自己,否则永世不得超生。我的肉体转生,拥有了一个新的灵魂,也被你关进了锁妖塔。
  我想你既然这么讨厌我,我干脆被你一次杀个痛快。多好。
  破荒无法抑制的号啕大哭。天音!天音!天音……
  他反复不断的呼唤,企图唤回逐渐冰冷的爱人。
  堕神疲惫的闭上眼睛,喃喃低语:爱上你是一场躲不过的生死浩劫……
  话音未落,堕神的身体逐渐变成泡沫,陆续浮上血夜的天空。
  与此同时,锁妖塔内传来声嘶力竭的悲嚎。
  
  一千年以后——
  锁妖塔。
  一个茫然无知的声音在空荡的塔内响起:我叫天音,是堕天精灵。你呢?
  我叫……堕神女巫。
  漫无边际的黑暗中,一张红唇开启。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0, 共 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新星秀坊]美人难舍 文/离离
[新星秀坊]瓶装妖精 文/河川肆空
[新星秀坊]五年之隔 文/冷洛
[新星秀坊]潋滟江湖 文/杜童若
[新星秀坊]剑魂 文/珑韵
[新星秀坊]印记 文/木槿花萧
[新星秀坊]爱情桑巴 文/淇奥
[新星秀坊]天边有一座城堡 淇奥
[新星秀坊]不再是猪 BY胭脂一笑
[新星秀坊]将错就错 BY鹂吹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