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6期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2007-10-10 13:20:1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33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第九回——银犼

  夜色匍匐。
  九点之后,鱼锤茶楼——
  咚!
  两只眼睛中出现“十”字符号,打转呀打转呀……不用怀疑,符沙的脑袋重重、重重地、撞在了玻璃上。
  有预谋,这一定是有预谋的。
  “≯≮@¥¥ⅫⅦ……”
  先是一串任何“人”都听不懂的语言,然后,就见俊美的金眸贵族小帅哥龇牙咧嘴,不知是自我催眠还是自我低咒,总之终于从嘴里吐出了一串“人”能够听懂的字眼,如下——
  “我是北美洲猎豹的近亲,非洲狮子的表兄,东北虎的祖宗后裔……我要吃了你……不,我要把你撕成三百块……”
  黑发轻拂,米寿嗔笑看着符沙一边揉脑袋一边咬牙,同时冷冷瞥了眼害小家伙撞到脑袋的罪魁祸首——房禺。
  “你——到底摸、哪、里!”多次被挑衅,符沙忍无可忍,遗传的家族骄傲开始狺啸,隐藏在无害伪装下的凶性探出触角。
  这家伙知不知道到底在摸哪里啊……
  绿眸黑发的男人越过符沙,无视那隐隐狺吼的金色凶眸,径自在一张藤椅上落座,一手优雅地搁上藤柄,过膝的黑衣自腿边散开,令人讨厌地摇摆着(至少符沙这么认为)。仿佛,刚才他惹得小家伙一头撞上玻璃的“动作”,只不过是他在家中抚了一下桌面那般简单。
  “米寿,你可是罕客。”房禺示意侍者上茶。
  梼杌之王极轻极淡地弯了弯唇角,在房禺对面的绿皮沙发上坐下,同时拍拍手边的空位。这个时候,符沙才摸着小帅臀,心不甘情不愿地挪到他身边坐下,开始打量这间“鱼锤茶楼”。
  首先,很宽敞,尽管符沙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说这茶楼的面积大概是骨董店的三倍,甚至有两层。茶楼大门为不规则圆形,像两条鱼扭曲在一起的剪影,而嵌在门内一开一合的两片茶色玻璃,根本就是八卦图的鱼形变种,就边门缝都是“S”形。茶楼的装饰干净整洁,深红近黑的古木桌,六角雕花扶椅,每桌客人三三两两,已无虚席,虽然这些客人的声音沸反嘈杂,传入符沙耳中却只剩一点嗡嗡声。
  掏掏耳朵,符沙打量自己所处的位置:刚才一进门,一名侍者就将米大人与他引入角落处这间布满垂纱的玻璃房间。房间无门,明明只有几层纱,隔音效果这么好?
  想不明白,他索性不想,看向正对大门的那片墙。整片墙就是一部大屏幕,此时正无声放映雍芜市新闻。扫了几眼画面,符沙偷偷嘀咕起来:加个“心”就是标准“愚人”的房禺居然开茶楼?从前数到后,从后数到前,他一只手就能算清茶楼里的侍者——三个——后来才知道他们叫和芥、乌芥、豆芥。
  茶点端上来,那茶杯很像一节一节的绿竹……嗯,点心……符沙的心思立即被精巧可爱的点心吸引……不是他胆小,烤坏了一堆章鱼蛋糕,不用如卿姐拍他的后脑袋,光是看到惨不忍睹的章鱼表情,他就汗颜得不敢抬头。
  侍者端上茶点,留连不舍地望着米寿,直到房禺冷冷送来一眼,才依依不舍慢步离开。
  “果然是强兽型宠物,”房禺勾起暧昧不明的笑,目送侍者,吐字悠然,“梼杌之王,连我种的侍者也抵抗不了你的风采呵……”
  嗯,米大人风华绝代……咦?符沙眨眼:什么是“种出来的侍者”?
  “你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儿喝茶?”
  “如卿让我看看。”米寿居然出奇地坦白。
  房禺笑了笑,雾绿色的眸子斜斜一瞥,意味深长。
  米寿无视他的笑,端起竹节茶杯轻抿一口,趁此,符沙有样学样也端起一杯,将杯口抵在唇前,小声问:“米大人,他……他是不是有奇怪嗜好?” 
  “怎么?”米寿斜瞥一眼,点漆黑眸中是难得的揶揄。
  他这一眼,勾得符沙好委屈:“他……他摸我的屁股。”
  “那是他的习惯。”
  “……”
  “他是摸臀师。”米寿放下竹节杯,并不介意房禺听到他们的对话。
  “……”什么怪称号。符沙横瞪那一脸天下太平表情的男人。
  “我也是如卿的情人。”房禺整以暇尔地开口,将绿竹节似的茶杯托在掌中,轻嗅茗香。
  “曾经。”米寿冷冷补充。
  房禺耸耸肩,对米寿的不敬非常宽容。此时,一名侍者走来,在房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房禺冲他们笑笑,长身立起,黑袍随着他的站起在膝边打出柔美的花旋。
  他垂眸颔首:“抱歉,我有客人,失陪!”
  米寿的表情没什么起伏,仿佛他的离开和他的出现一样,引不来惊讶。
  直到房禺迎上客人,进了茶台后的一间房,符沙才问:“米大人,什么是摸臀师?”
  “古骨技师之一,”趁房禺有客人,米寿或是不想让符沙眼中堆满问号,轻声解释,“他……有告诉过你吗?”
  “他?”符沙眨眨眼,立即明白米寿口中所指的“他”是谁,忙点头道,“嗯嗯,以前提过一点……点……”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含在齿间。
  “他”——如卿姐的弟弟,以前是有提过,不过那个时候他没用心听,在捉兔子。
  惭愧。
  看他脑袋几乎点到胸口上,米寿莞尔,“摸臀师是古骨技师中的一种,他们依据臀部肌肉的起伏、褶皱,以及皮肤和肌肉包披在骨骼上的弹性,来判断人种和骨种。”
  “……”好奇怪的技能。符沙突然对眼前的点心没了胃口。只是,房禺和如卿姐“曾经”是情人耶,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是他八卦,这是好奇。
  符沙正要问,米寿的视线却转向墙屏。屏上开始放映马戏团表演,一群大象摆出可以说“UV”的姿势后,轮到老虎表演。烟雾之后,驯兽师夸张的出场,灯笼裤,高腰白色小背心,灯光下,裤上的链饰金光闪闪,那穿了等于没穿的高腰小背心勾出驯兽师均匀强健的胸肌,裸露在外的腹肌纠结分明,又油又亮,仿佛刚从加勒比海度假回来。做了几个夸张的姿势引得观众尖叫欢呼后,表演开始。
  符沙的注意力顺着米寿的视线移向大屏,他看到一只白色老虎,蹲在巨大的鼓架台上缓缓出现,睥睨的神情仿佛巡视天下的君王,罗马教皇的气势也没它盛。
  突然,白老虎咧嘴——笑了笑。
  它的笑一下子攒住符沙的呼吸,像是驯兽师的鞭子无形中缠上他的脖子,冰凉的感觉如蛛丝漫延在皮肤上,甚至渗入血液。
  可怕的微笑!
  符沙不明白自己为何心生寒意,只下意识地向米寿膝边靠去。抬头看了米寿一眼,符沙发现他竟也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白老虎。
  身边风声一动,米寿侧目,极轻极淡地瞥了眼身边的金色小脑袋。
  “轰——”声音一下子四面八方传出来,震惊所有喝茶的客人。
  金眸竖瞳突然暴瞪,圆了那么五秒钟,适应了震耳的声响,慢慢复原。突然打开声音,房禺分明有吓人之心。
  闪烁的灯光,呜呜作响的皮鞭,兴奋的观众,尖叫的口哨,沉重的鼓点……驯兽师狂笑跑完全场,最后停在老虎身边,他抬手一停,声音一时全部静下,这时,顶上落下秋千,观众屏息,满眼期待着看白老虎的秋千绝技,等着这头凶狠的野兽在智慧的皮鞭下展现它灵迅优美的舞姿。
  无论尖叫如何刺耳,老虎一直没动,直到驯兽师的皮鞭在它鼻子前面威胁似的晃了晃,它的脑袋才懒懒歪了几公分,冰灰色的眸子滚到眼角,印上驯兽师疯狂的笑脸。
  它轻抬前瓜,优雅从容,它……
  它——突然狂啸一声,尖牙虎口直冲驯兽师而去。
  喀嚓!
  细细的声音,像草原的风拂过清晨的露珠,像洁白的云掠过平静的湖面,像孱弱的柳在鸟语中交颈缠绵,只那一声,细细的——喀嚓!
  秋千荡了过来,老虎吐掉驯兽师的脑袋,一跃而起,给了观众他们想看的绝技,在秋千荡到最高点时,虎啸震耳,白色凶兽的身躯如离弦之箭,借摆荡之力纵身而起,越过高高的围栏,不见踪影。
  它跑了!
  也可以说,它逃了。
  符沙瞪大眼,被脑中残留的画面惊呆。大屏继续放着,一摊血自古铜色的肌肉后散开,像血色牡丹,艳红……他强迫自己转动脑袋看向米寿,此时,米寿手中的茶已然饮尽。
  “米大人……”虚弱地叫了声,身体向米寿蹭近了些。
  米寿垂眸含笑。
  不行,他要……符沙意识朦胧之前,脸上突然感到一束尖锐的视线。这时,米寿毫无预警地站起来,他身边顿时失了依靠的温暖。金眸一闪,符沙明白米寿的意思。强迫自己站起,他走到米寿身边。
  “茶楼的点心味道不错。”米寿声音平直,一贯的优雅,仿佛刚才看到的惨剧不过是惨剧而已。
  门纱边,站着送客而返的房禺。
  “是吗?”绿眸的男人视线停留在墙屏上,这也是他一手掀起门纱却不进来的原因。
  “你会在雍芜待多久?”米寿向房禺走去,准确说,是穿过门纱。
  “是……她想知道?”
  她?如卿?米寿显然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交身而过的瞬间,漆眸倏垂,唇角动了动,似想说什么,也的确说了两个字:“再见!”
  “哦……不送。”房禺心不在焉地说了句,视线还在墙屏上。
  一缕乌发勾落在散笑的唇边,米寿步出鱼锤茶楼。
  如卿让他来看看,他就直接来看看——看房禺到底打什么鬼主意。与其偷偷摸摸地在茶楼外绕圈,不如直接进来喝茶,一览无余。瞧这阵势,房禺似乎打算呆一段不短的时间,如卿又要头痛了……
  坚持!坚持!不能晕!符沙顶着两颗猛闪“十”字的眼睛,抬着媲美棉花糖的两条腿,随米寿一起走出鱼锤茶楼。过了马路,头晕,实在有些支持不住,他弯腰,两手放在膝盖上支撑自己的身体。
  “见了血。”米寿不知何时站到他身后。
  “唔……”符沙不想那么没志气,强忍着眼前跳八字舞的“十”字迷踪符号,转问道:“米大人,房禺的宠物就是那些侍者?”
  “不,”米寿拨动符沙金色的软发,蹲下身与他平视,“他的……宠物……是……”
  耳中声音越来越模糊,后面的话,符沙暂时是听不到了。
  他晕了,晕在米寿怀里。

  第二天,《FT第一报》头版,通篇报导除了一个“惨”字外,也告诉市民一个消息——闻名世界、受邀来雍芜市做巡回表演的“红蝙蝠马戏团”走失白老虎一只,全市已颁出一级戒备令,请市民谨慎小心,以防惨案发生。
  谨慎——因为老虎会饿。
  惨案——因为饿了的老虎会吃人。
  雍芜市内一时人心惶惶。
  两天后,鞠·骨董宠物店——
  夜,八点二十分。
  鞠如卿翻了一阵书,丢出一句“我去整理瓶子”,消失在鱼缸之后。
  劳碌命的符沙盯着光鉴可人的地板,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每天都要拖地。他问过米大人,米大人的回答是——因为有猫毛。
  猫毛?!
  他每天拖地的原因不过因为那群该死的猫每天会脱毛?
  气闷……
  地拖向左,金眸里是猫影子。地拖向右,金眸里还是猫影子。
  “蒙甲——”有人大吼。
  “喵!”自诩“四肢简单,头脑发达”的灵猫蒙甲,此时四肢牢牢抓攀在地拖柄上。它最近发现坐在地拖上的感觉不坏,特别是符沙拖地,它更可以放开胆子……喵喵,呵呵……猫眼一眨,猫尾一旋,左前爪忍不住在白皙光滑的小腿肚印上一朵“梅花”。
  感到腿肚一凉,金眸向下一瞥,凶凶眯起。
  好大胆子,又在他腿上盖猫爪?捏着猫脖子提起,符沙正待将“猫瘤”抛向沙发,轻轻的扣门声响起。
  有人敲门?这个时间……符沙转看墙上挂钟,在很像某种家族徽章式的钟面上,八点半差五分。
  这么晚了还有客人?符沙扭头,金眸正正对上从门缝里探进来的浅橙色脑袋——外表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男子,浅橙色的头发,皮肤白皙,冰灰色的瞳眸招展出浓浓的异域情调,五官精致小巧,属于俊秀但没什么震撼力的那一型。
  头发是橙色……心里偷偷咕噜一句,符沙停下与蒙甲的“地拖战”,手腕非常自然地向后一抛,空了。
  以幽怨的“喵喵”声为背景音乐,他将地拖柄靠在怀里,冲那棵浅橙色脑袋露出可爱的笑容:“客人你好!”
  年轻的来客瞥了他一眼,敏捷地闪进来,在白鹦鹉准备致欢迎辞之前弹了弹手指,立即,两只白鹦鹉闭上嘴巴。
  一位年轻但透着诡异的客人。
  符沙心头升起些许戒备——除开浅橙色的过肩长发不谈,银灰色的眼睛已足够吸引人的注意,白色紧身高领无袖衫勾出他那矫健完美的腰线,浅紫色皮裤给人一种若有若无的引诱,左耳耳轮上戴了一只图腾式银耳扣……唔,很眼熟的银耳扣……符沙转转大眼,眸子移向年轻来客的腰。在左臂与完美腰线之间,夹着一只仿佛是礼物的黑色盒子。
  天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正这么想着,礼品盒已伸到符沙鼻尖:“小弟!”
  “呃?”金眸瞪大。
  “小小见面礼!”银灰色的眸子里盛满笑意。
  送给他的礼物吗?符沙胸无城府地接过盒子,暗忖可不可以现在就拆开。非是他没有警觉心,只是在骨董店里,总有那么一缕令人安心的气息。简单说,有靠山。
  米寿原本在鱼缸边画圈圈,不知是逗鱼还是发呆,听见年轻来客的声音后,墨发轻旋,点漆黑眸送了过来。只这凝眸闪烁的一瞬,俊秀的橙发客人蓦地勾出暧昧不明的笑,冰色灰眸里流光一闪,人扑了过去。
  啊?!
  打……打起来了?
  橙发客人不知何时抄起水桶,向米寿抛去——不,他的手势似将水桶砸向米寿,却在半途收势,转向收藏架抛去……
  啊——如卿姐的收藏架!来不及惊呼,米寿仿佛原本就立在展架边似,在符沙眨眼之际,已稳当当接下水桶。
  橙发客人似乎不太满意,低咒一声,跳过长桌,顺便将桌上的茶杯掷向收藏架第一层。
  修长的眸子眯起,米寿待要接下,橙发客人却飞身扑上,凌空一抓,一道若有若无的爪风袭向他耳侧。漆眸凝华,米寿旋身闪避,以腿踢飞茶杯,让它落在远远宠物区,似有意似无意地,将橙发客人引到沙发边。
  呜呜风声响起,店内慢慢卷起一波气漩,自下升上。
  “火吼!”橙发客人突叫一声,掌中一道火光直劈收藏架,同时拦下米寿意欲扑救的身形。近身一个凌厉的劈腿,快如虚影,将米寿摔在沙发上,自己也压了上去。
  火焰直冲收藏架,要救已是不及。
  “符沙!”米寿低叫。
  符沙当时正捧着盒子观战,小脑袋考虑着该不该叫如卿姐。只是这个念头还没从脑子里闪完,却见橙发客人将米大人压在身下……
  他……他想对米大人怎么样?
  手忙脚乱推开地拖,再抛丢礼盒,小身影敏捷地扑向收藏架,以肉掌挡下滚烫的火焰,赤足亦不可避免地与地板亲密磨擦。无奈,地板太滑,火焰太强,小身影与收藏架的距离越来越短。
  五寸,四寸,三寸……
  距离收藏架一寸处,金眸突然瞪圆,一声低沉的“喝”,双掌凌空错旋、拍合,火焰消失。
  好烫好烫。他甩手转向,却又被橙发客人的行为吓得愣在原地。
  他……他……他居然吻米大人?!
  年轻的客人可不理会沙发三米外发呆的“小帅雕”,也很明白自己的姿势给他造成了怎样的误会。是,从拖地小子的视角看,的确像两人在接吻,实际他只不过是用鼻子嗅了嗅米寿的脖子。
  嗅,他再嗅,他左嗅右嗅……橙色脑袋在飘散着冰片气息的身躯上晃了半晌,却不见身下的人有反应,年轻的客人不高兴了。
  “米寿,你也笑一笑嘛!”非常熟稔的口吻。
  米寿一直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胸口上那颗橙色脑袋,直到年轻的客人出声抱怨,色若点漆的眸才徐徐滚动,迎上冰灰色的瞳子。互瞪一分钟,米寿慢慢抬手,在年轻客人的腰上迟疑了片刻,最后扶在年轻客人的脖子上。昂平的头轻轻抬起,仿佛在回吻,实则用鼻尖触了触年轻客人垂落在颊边的浅橙色发角。
  “好久不见,暖纹。”
  又……又是认识的?符沙不自觉嘟起嘴。
  被唤暖纹的橙发男子视线一瞥,看向接下他一记“火吼”的金发男孩,却非常意外地收到金眸里射散的强烈……嫉妒?
  冰灰色的眸闪过片刻怀疑,随即明了一笑。解脱了对米寿的压制,顺便在米寿身边坐下,他冲符沙勾手:“小弟,名字?”
  ——不告诉你。复原的竖瞳又微微扩张了些,瞪。
  “哈哈——”橙发男子昂首大笑,却不想他大笑的同时,掌心向符沙一推,又一记火焰冲了过去。这次的火焰比前一记更强、更艳、更炙。
  竖眸暴瞪,符沙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小意思,我避开。
  紧接着冲进脑中的第二个念头——我身后是收藏架……
  如果他被火焰灼伤,如卿姐可能会安慰他,也许米大人还会亲手为他包伤口,如果他避开,火焰会直袭展架上的收藏,若收藏遭到破坏,如卿姐一定会生气,如卿姐一生气,米大人就一定会讨厌他……
  拼了!
  正待咬牙接下火焰,前一刻尝过的炙痛却并未如期而至,金色的虹膜因竖眸的大瞪只剩一道细细的轮廓,清澈的水晶体上印上两泓优雅的背影。
  轻一挥手,空气中流动的淡淡冰片香氛熄灭了火焰,米寿冷道:“暖纹,谢谢你的拜访。”
  “客气了啊,米寿!”挑去垂搭眼角的浅橙色发丝,扫视骨董店,年轻的客人弯唇一笑,两缕冰灰移向嘴里不知念什么的符沙,“哪来的小东西?”
  米寿瞥他一眼,接过被符沙抛飞又被店中一只长毛狗接下的黑色礼盒,放在鼻尖轻闻。
  一点点沼泽的泥与黑咖啡混合的气味,夹着微弱的血腥……是……惊喜笑出声,微带利芒的冰片锐角因这一笑而无影无痕,他悦道:“龙布泽的‘不羹之尾’!”
  “不羹之尾”属于灵界兽鱼的一种,头大尾长,身躯短,终年蛰居于灵界龙布泽,生性惰懒,是百年难寻的珍品。它的难得,贵在其尾肉可用来煮粥。先将肉尾连骨以火烧净,形成炭质外壳,剥开炭壳后,将干净的肉尾放入水中,且入水即融,水如血染,却不减清澈。随后,将融肉之水倒进琉璃罐密封,再投入沸水之中,文火慢煮两个小时,熄火,等沸水自然冷却,取出琉璃罐,罐内的水已成为稠而不腻的粥汁,色如朱碧之玉,名为“不羹”。
  如卿已经很久没吃过“不羹”了,看到这个,她一定高兴……
  含笑拆开扣带,一种带有软刺的透明白色胶状物出现在米寿手上。符沙瞪大的眼,也从客人可恶的笑脸上移向那包胶状物。
  “什么怪东西……”小声嘀咕,他鼓着小腮颊走到米寿身边,近距离研究那被称为“不羹之尾”的东西——
  肉块是不规则圆形,外圈是一层绿苔色泽的鳞皮,肉是红色,中部可见白色的尾骨,骨上生有六根长长的刺,横切面看上去像压扁的六尾长螺,整个肉块以透明胶冻样的东西包裹着,像真空液体,无论你怎么挤压也不会破坏到里面。看那尾巴鳞皮,猜也猜到“不羹之尾”不是什么好看的东西。
  至于气味……符沙揉了揉鼻子。不是他要偷偷嘀咕,他烤糟的章鱼蛋糕也比这个香——他认为。
  “真高兴你满意我的见面礼。”暖纹摇摇手,向大门走去,经过白鹦鹉前,好奇地伸出手指逗了逗。身影滑过雕花玻璃门前,他丢下一句:“小弟,欢迎常去我那儿玩。”
  转身,橙发打出轻柔的旋角,人已消失。
  符沙瞪眼,直到耳畔传来古老的钟声,才气愤不已地开始闭店。

  关灯——关门——做完一切,他没了拖地的心思,冲还在发烫的手掌吹吹气,嘟起粉粉的唇,不是味地挪回米寿身边,不明白那块肉为何让米大人爱不释手。
  “米大人!”
  “嗯?”沉浸在喜悦中的点漆星眸转向他。
  “那位客人……”两只中指点啊点,符沙低下脑袋。
  “他是暖纹。”米寿笑了笑,以指为刃,划开白色胶状物。瞥见符沙低垂的脑袋,他拉过接下火焰的手掌,确定只有一片浅红的印子后,才放心道:“房禺的宠物。”
  啊?小脑袋立即抬起来:房禺是如卿姐的敌人,房禺的宠物与米大人不也是敌人吗?怎么会主动来拜访,还有礼物哦?
  似知他怀疑,米寿伏鼻嗅着“不羹之尾”,唇角含笑,“他来,只是强兽之间的拜访——这是礼貌。”
  对宠物而言,凡到达一个地方,当地若有另一只强兽居住,无论彼此主人关系是善是恶,强兽间均会彼此拜访,以示友好。这种上古时期就已形成于六界的不成文规矩,符沙或许没听过……无声微笑,漆眸敛下。曾经,他也拜访过……
  “可是——”符沙大叫。
  “可是?”激动尖锐的声音引回米寿乍然恍惚的神思。
  “可是……”声音低下,“明明不是朋友啊……”
  “什么事让你开心?”软软的魅惑甜音自身后响起,一只手越过米寿的肩,勾了勾光洁的下巴,轻轻交错搁在他胸口上。
  人,偎依肩头。
  “如卿!”米寿向后靠倒,昂头枕上沙发,浓乌的漆眸迎上琉色灰瞳,献宝似地说:“看,不羹之尾。”
  鞠如卿愣了一秒,水眸渗入柔柔笑意。伏下头,粉唇如榴花坠落在梼杌之王的唇边,低语呢喃随着淡淡香气涤荡入心:“谢谢,我的……”
  我的……
  我的……
  轻轻的絮语绕在唇畔,不带半点独占,又是那么完全那么纯粹的包容……和宠溺。
  “如卿姐。”金色的脑袋探过来,眼中是浓浓的疑惑。
  指尖勾起散在肩头的一缕墨发,吻自唇角滑向眼边,鞠如卿笑出声,转以额角蹭了蹭符沙的小脑袋:“暖纹来过。”不是疑问,是肯定。
  米寿笑意不退地眨了眨眼。
  金发无意识地在鞠如卿指间跳跃,逗了符沙片刻,语若烟纱轻笼,泊水成文:“眉头皱这么紧?想知道房禺和我的……关系?”
     点头轻嗯,符沙乖乖的。是啊,米大人总是在关键时候吊他胃口。
  “其实,房禺以前算是我的情人。”托腮倚靠沙发,嗅着来自米寿身上的淡淡冰片香气,鞠如卿回忆着,“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不过,”她轻快地拍了拍自己的脸,“我们只保持了一个月的情人关系。我讨厌他。”
  讨厌总得有原因吧。符沙只敢在心里偷偷嘀咕,却不见鞠如卿再有其他解释。正心心念念间——
  “呜——哦哦——呜——哦哦——”夜袅幽号的声音响彻骨董店。

  扑!
  怪……怪兽来袭?符沙吓得挂在沙发沿上,左瞅右瞄,却见到米寿忍俊不禁的表情。
  “什……什么?”他结结巴巴。
  “有人按门铃。”米寿站起,将“不羹之尾”放入酒台后,顺便按下铁栏遥控,让原本闭合的门重新开启。敢在这个时候按门铃,最好是能让人头痛的事啊。
  在符沙“真是可怕的门铃声”感叹中,一道笔挺精干的身影推门而入——雍芜警署北区分局第五队队长,陈莫里。
  “警官?”鞠如卿笑脸相迎。只是这笑看在米寿眼中,却是叹气。
  近来市里因“红蝙蝠马戏团”逃脱的那只白老虎而人心惶惶,警察的功用在这个时候就义无反顾地得以显现。他只希望陈莫里自求多福,惹了如卿,难免会吃些苦头。
  环顾店内,陈莫里不知找什么。明明干练沉稳的警官,偏生让骨碌骨碌转的眼珠子徒增了几分油滑。
  “咳,”手握空拳放在嘴边佯咳了声,陈氏警官拉开仿佛带着歉意的微笑,“鞠老板,抱歉闭店的时间来打扰。”
  是很打扰——鞠如卿冷犀暗藏,意思意思地勾出半弯笑弦:“陈警官,有事?”
  言下之意就是:没事快滚。
  “咳,咳,”陈莫里似乎觉得装咳是个不错的主意,又连咳好几声,眼角飞快溜过宠物区,笑道:“鞠老板,巡演来雍芜的马戏团逃走了一只老虎,现在全市搜捕,如果有线索,请协助警方。”
  “好。”鞠如卿点头。
  “这位是……”陈莫里看向符沙,意图非常明显:能否介绍一二?
  只是,鞠如卿没打算应付这位陈警官太久,她的门铃自从开店到现在,是第一次响。原以为有什么好玩的骨类出现,居然只是……
  琉色水眸从上自下扫过陈莫里,兴趣索然。
  她不理,米寿适时接了话:“陈警官,那只老虎怎么会逃出马戏团?”
  “啊,我想大概是驯兽师的疏忽。”陈莫里尴尬地笑了笑,低下头。不是他要抱怨,前段时间因为市内犯罪率的新高忙得晕头转向,现在又因为马戏团走丢了一只老虎而疲于奔命……捉拿罪犯他是没意见,可……如果市长没邀请那什么世界闻名的马戏团,也就不会出现表演场上老虎失控伤人的惨案,不出现惨案,也就不会有逃跑的老虎威胁市民人身安危,市民没有人身安危,他们也不必整日整夜的巡逻……不是他要抱怨,不是啊,他只是陈述事实。
  “驯兽师的疏忽?”鞠如卿兀然笑了声。
  “那个……”陈莫里因她的笑有些脸红,眼神闪避开,吞吞吐吐问:“那个……裴律师近来忙吗?不知他喜欢养什么宠物啊?”
  “……”米寿眯起眼,注意到他的手背在身后。不会又开始抖了吧?
  “还师不喜欢宠物。”鞠如卿招手,让虎纹猫跃上自己膝头,指尖绕着圆圆光滑的尾巴,不冷不热丢了陈莫里一眼。
  静……
  尴尬站了五秒,陈莫里转又问:“鞠老板,店里有适合我养的狗吗?”
  “没有。”拒绝得非常直接。
  “咳,那……不打扰了。”骨碌的眼睛又溜了一圈宠物区,只看到排排蹲坐的猫猫狗狗,却找不到一只与小万那只梵高相似的,无奈,陈莫里职业化地交待了几句,转身告辞。
  灰色琉眸上映出两道缩小的身影,鞠如卿无喜无怒。
  ——太普通了,无论是骨骼还是身体。
  “啊,”半身已迈出店门的陈莫里回头,“鞠老板店里的宠物也要小心些,老虎饿了会捕食。”
  “谢谢。”送客至门边的米寿含笑垂眸。
  一直沉默无言的符沙,在陈莫里身影消失后吹了声尖锐的口哨,认命地重新拿起地拖。
  唉,如卿姐还是没告诉他为什么讨厌房禺呀……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尼龙网 - 2015-6-19 15:24:33 - 尼龙网
-----------------------------------------------------
好文章,内容见缝插针.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尼龙网  http://www.hanhaichuangsha.com/
防虫网 - 2015-6-19 7:42:18 - 防虫网
-----------------------------------------------------
不错的文章,内容一气呵成.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防虫网  http://www.hanhaichuangsha.com/
防虫网 - 2015-6-18 3:25:51 - 防虫网
-----------------------------------------------------
好文章,内容无懈可击.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防虫网  http://www.hanhaichuangsha.com/
疑问 - 2009-2-3 22:05:48 - 花雨紫泪
-----------------------------------------------------
那个......我想问一下那个开篇在第几期??
有没有搞错 - 2008-8-16 11:10:26 - princessblackcat
-----------------------------------------------------
这文章下半部分就这样没有啦?
为什么啊 - 2008-7-16 6:19:48 - 爱哭鍀小小黑妖精
-----------------------------------------------------
为什么我要看下文没有呢 哇~~~·······
为什么啊 - 2008-7-16 6:19:42 - 爱哭鍀小小黑妖精
-----------------------------------------------------
为什么我要看下文没有呢 哇~~~·······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06, 共 1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