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6期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2007-10-10 13:21:3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9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当你深深爱着的人却深深爱着别人的时候,有什么法子?——金庸
  
  上篇
  壹
  时令初夏。黑蝉在院内浓密的树垭里聒噪,不厌其烦。懒洋洋的日光透过耷拉着脑袋的绿叶流连在一付懒洋洋地身体上。
  潇湘华缎精手缝制的白衣,细微处辅以金丝,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这样一件剔透昂贵的衣服,在少年的眼里却算不得什么。他斜依着摇椅,眯眼咀嚼身边仆人剥来的紫葡萄。那浓稠的汁液一点点滴落在他那非凡的白衣上,如同一幅刚刚开始的水墨画。
  “阿宽,待会去把这衣服扔了,再给我换一件来……”少年斜眼看着自己被弄脏了的衣服,丝毫不以为意地说,年少英俊的有些稚嫩的脸庞此刻有说不出的臃懒。
  “是……”身边叫做阿宽的仆人看着那件昂贵的衣服甚是不忍。要知道,这件衣服的价值,足以叫他富裕的活一辈子。
   “少爷……”从院外传来一声急促地叫喊,说话人甚是劳累。只见他一个踉跄,在过大门的时候差点被门槛绊道。
  “少爷,您叫人让小的来,又有什么事?”来人满脸大汗,无辜的眸里隐隐透着不满。
  少年伸了伸懒腰,养尊处优地白皙纤细的手指轻抚过困倦的眼角,忽然说道,“想办法弄荔枝来,我要吃……”
  话音刚落,来人脸色刷白,这紫葡萄从银川弄来就已经要他几乎累掉了半条命,如今……
  “少爷,那荔枝在南方,和这里差着千万里,况且时日一久,荔枝就会变味了,不如少爷去南方……”阿宽忽然说道。
  少年不耐烦地挥手,眉头微蹙,“我不管,想当年杨贵妃可以‘一骑红尘妃子笑’,累死了无数匹马,那马算得了什么?我有的是钱,叫人轮流换马就是,多少钱都出……有钱什么事办不到?”
  阿宽无奈的摇摇头,对着来人使了眼色,要他退下。来人低着头匆忙后退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身后一个同样锦衣华服的少年。那少年一闪身,叫他跌了个整,不由笑了出来。
  “我说秋名兄,你家这奴才怎的越来越没礼貌了……”他轻摇手中折扇,翩翩而来。
  “呀,原来是之宇,好些日子没看到了你,都上哪去了?”少年起身笑道。
  叫做之宇的少年坐过来,哈哈一笑,从怀里摸出好些奇特的贝壳和小玩意,“前些日子去了西海边玩,拣了这些东西,看这个海螺,放在耳朵上可以听见大海的声音,比咱天天在这里招摇过市要强多了……”
  段秋名眼睛瞪的亮亮,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些新奇的小玩意,顿时觉得爱不释手,“那个,这些东西,能否让我几个?”
  “不行,这是我幸苦得来的,你要自己去找好了……”
  “我给你钱!”
  “我又不缺钱,才不要!我说秋名,没事出去走走,见见世面,一天到晚呆在家里有什么意思?”
  段秋名有些不悦,“我爱怎样,轮不到你来说教。”
  “是是,你也别生气,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之宇笑着摇头,然后大摇大摆地离开。
  段秋名看着他,忽然一把将平桌上盛着的珍贵紫葡萄全部踢落在地上,恨恨地说,“阿宽,我们明天去西海!”
  阿宽嘴里说是的时候,心里又在叹息,什么时候少爷才能长大呢?
  
  贰
  
  深蓝色的海水,在阴霾的天幕下看起来仿佛黑水。海面有风带过的波澜,却不惊。茫茫无际的西海,四周除却一些突兀的山石,以及寥落的树木,别无它物。显得至为荒凉。
  但定睛看去,却发现不远处的海边静静坐着一个身穿黑色罗裙的女子,面朝大海,风一来,掀起她飘逸的黑发。一身黑色倒将她的脸衬的有说不出的白皙,却少了一分律动,更多的冷漠和忧郁。但那容颜,却是绝世的。她眯缝起双眼,手心里轻握胸前挂着的一颗透明的珠子,喃喃道,“白浪,你可好?为什么我的碧水珠总是在颤抖?”
  “天仙姐姐,请问……这里是西海吗?”
  凭空一个清涩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黑裙女子蓦然回首,眼前的是一张英俊的脸庞,眉毛很浓,只是那眼角却时常露出骄奢淫逸惯了的神采,一看就知道是哪家纨绔子弟来这里寻开心了。当下她轻轻皱了眉头,点点头,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少年此刻却仿佛被点了穴一般一动不动,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女子的背影。
  “少爷?段秋名少爷?”一边的阿宽见他如此,忙不迭地在他眼前挥手。
  “你滚开!”谁知段秋名一把打开他的手,歪着脑袋,“呀,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美女,美到心里,美到惊心动魄,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只是那么一眼我就觉得心不属己,莫非……” 段秋名的眼睛骤然间亮了起来,他想起来三年前一个算卦的对他说过,未遇到心动女子之前,生活一切照旧,如若碰到,天翻地覆。他追问何为动心,那算卦的神秘一笑,“只一眼,便叫你魂不守舍……”
  “看来,今天我是真的遇见了我命中的女子……” 段秋名喃喃自语,忍不住上前一步问道,“在下乃姑苏段百万之子段秋名,今日与姑娘一见甚觉有缘……姑娘可否告知芳名?” 段秋名弯腰作揖道。后面的阿宽就不解了,平时对他老爹都不曾如此礼貌过的少爷,怎么今天忽然对一个陌生女子……
  那黑裙女子手里的珠子晃动的更加剧烈,这使她的脸色看起来忧心重重,段秋名自然也看出来,于是接着问道,“敢问姑娘有什么烦恼?说与在下听,或许可以帮上一些忙……”
  蓦然,从海底发出一声奇怪的尖啸,接着一股强大的水流冲出海面直窜云霄。黑裙女子见到这一幕,嘴唇惨白,身体一个摇晃差点摔倒,幸亏段秋名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女子只觉肩上一暖,喘一口气,看清是那个少年,两难地说道,“你们快些离开这里……”
  “那怎么行!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有什么事?”
  女子正待答话,海底又是一声尖啸,她忽然站了起来看了看段秋名,恍惚道,“你若可以,代我去一躺东海,找一个叫白浪的……的……”她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本来不是人类应该夹缠进来的事情,她想想,摇摇头,“算了,你们快些离开吧……”说完,推开段秋名的手,一眨眼就不见了。
  段秋名看着自己的手,呆呆地,又看看一脸茫然地阿宽,“我是做梦吧,真的遇见了仙女?”
  “少爷,那人怎么呼一下就不见了?”阿宽问。
  “所以说我一开始就叫仙女姐姐了,你看……咦——!”他正说着,视线忽然扫到刚才女子坐着的地方,有一个脚印,很是奇怪。
  “呀,这是什么?好象……好象爪子……”阿宽厌了下口水,心里发毛,难不成是妖怪?
  “爪你个头呀,说了是仙女,神仙当然和我们凡人不同拉。”他说着,忽然深吸口气,朝着大海喊道“神仙姐姐——!我段秋名立刻就会去东海找一个叫白浪的人来见你!”
  “少爷,不是吧,你要去东海?”
  “我说话从来有不算数的吗?” 段秋名斜眼睥睨了一下阿宽。但其实,他的心里想着,若是能找到白浪叫她欢心,她一定会感激自己,听说神仙一感激,都是以身相许的。诸如什么田螺姑娘,什么牛郎织女……
  想到这些,段秋名就乐的合不拢嘴,娶个仙女做妻子,那可是万年等一回光宗耀祖的事情。
  
  叁
  
  舟车劳顿了将近一个月,段秋名和阿宽才到得东海。银白色的海水,不停地涌动,似乎海底蕴藏着什么秘密一般。有散落的游人在海边嬉戏。
  “少爷,那白浪是谁您又不知道,该怎么找呢?”阿宽苦着一张脸问。
  段秋名挨个将海边的游人问了个遍,都不是白浪,于是也自叹息,“我就知道,神仙姐姐的差使不是这么好干的……阿宽,不如我们下海去看看有什么好玩的……”
  阿宽扫视了一下汹涌辽阔的大海,有些担心,“少爷,还是别下去吧,咱们就在这里拣些贝壳什么的就好了……”
  段秋名一脸不屑,“这些有什么好稀罕的,我一想起那天之宇的脸就气,什么好神气的,看我非得弄些他没见过的东西!”
  阿宽还没来得及阻止,段秋名已经已经开始脱下外衣准备下海了。
  突然,天空阴霾,蓦然听见一个阴森地声音不受海水阻力地氤氲开来,“白浪太子,你逃不了的……”
  白浪?!段秋名忽然瞪大了眼睛,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顺着声音地方向跑过去,却发现声音来自海里。还没来得及吃惊,只见眼睛一个白色的物体急速地游来,他定睛看去,混淆地海水泡沫里隐隐划出一段又细又长的东西,还有胡须一样的白色长毛在飘动。当下,段秋名只觉一阵胆寒,这是什么怪物?
  他正想着,却看见白色物体身后紧紧跟来一条凶狠的大蛇,可是,它却有人的粗壮的手臂,手里正拉着弓瞄准前方的白色物体,“白浪,你逃不掉的!”
  段秋名再次听见这个声音,头脑里反应过来,现在朝自己迅速冲来的就是白浪!且不管白浪是个什么东西,救下去见神仙姐姐再说。想着,他连忙喊道,“白浪,小心……”
  漆黑的长箭刷的一声无视海水的阻力直直钉向正自游来的白色物体。
  “啊——”一声轻微但犀利地惨叫应声而发,段秋名只觉眼前一花,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地白衣少年软软地倒了过来,身后的海水被鲜红的血染成了一片浑浊的红色。段秋名的身体在颤抖,从小到大还没见过这么大片的血,他哆嗦地问白衣少年要不要紧,白衣少年紧咬嘴唇无力的浑身发抖。正自焦急询问间,那条凶狠地蛇怪已经过来,他粗壮地手臂已经拉满了弓,正对着段秋名。
  段秋名忽然就觉得腿脚发软,六神无主。蛇怪在朝他阴森地笑的同时,箭已经射出。
  “噗——”一声闷响,接着一股殷红地血又自扩散开来。段秋名睁开眼,却看到是阿宽朴实苍白的脸。
  “少爷,快跑……阿宽挡着……”他睁着虚弱的双眼,用劲最后气力推开段秋名,然后义无返顾地扑向发呆地蛇怪,紧紧抱住它。
  段秋名抱着白衣少年后退的时候,看见阿宽被大蛇怪拖下海扑打的背影,这个从小就跟随自己,忠心耿耿的仆人,其实也是自己唯一的朋友。现在,他就要离去了。想到这里,段秋名的视线模糊了起来。
  
  肆
  
  “阿宽!阿宽!你上来呀!” 段秋名跪在海边,无助地望着茫茫无际的大海,他的声音已经嘶哑。身边躺着的白衣少年还在昏迷中,只是他背上中箭的伤口已经变的一片漆黑,连血也渐渐臭了起来。
  “海龙王大人呀,我给你钱,我把我身上所有钱都给你,求你将阿宽还给我!” 段秋名仿佛疯了一般将怀里所有银票都扔进大海,但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有钱也会如此苍凉如此无奈。他也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上,还有钱无法办到的事情。
  “没用的,那凶煞蛇是东海灵妖,你那仆人是活不了的……你还是赶紧走,它马上就会追来!”白衣少年忽然醒来,有气无力地说。
  “你是……白浪?” 段秋名小心地问。
  “是……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白衣少年咳嗽了一声,黑色的血自他口中流出。
  “我一直在找你!”
  “找我?”白浪只觉得自己越来越不行了,那只凶煞箭含有巨毒,无药可解,他知道自己是死定了。
  “是是,是我在西海边遇见的一个神仙姐姐叫我来找你的……” 
  “什么?”白浪骤然睁大眼睛,将他吓了跳。
  “她都说了什么?”
  段秋名摇着脑袋,“她只说了一半,忽然西海底传来一声尖啸,然后她就消失不见了……”
  白浪睁着空洞的双眼,喃喃,“还是迟了……西海龙王还是死了……祢薇要多伤心……我还是无法改变这命运……”他说着,慢慢闭上眼睛。
  段秋名摇晃着他的身体的时候,海水忽然倒卷了上来,水花落下的时候,那只凶煞蛇已经出现。它慢慢举着弓来,阴森地笑,正对着段秋名。
  段秋名忽然便停止了呼吸,他知道此刻无路可逃。他还不想死,他还想再见一面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仙女……
  “喂。”白浪重又睁开眼轻声问道,“你叫什么?”他的唇已经发紫。
  “段秋名。”
  白浪点点头,“祢薇能叫你来找我,说明你是缘分之人,我已将死,只能如此……”
  “你说什么?” 段秋名觉得莫名其妙。
  白浪也不理他,侧头在手心里吐出一颗透明地珠子,“将这颗珠子吞下,或许你可以活命……”
  “这是什么?”
  “你不需知道,你只要代我去西海找到祢薇,告诉她,我此生只想同她一起高山绿水到老到死,只可惜……”白浪说到这里,慢慢闭上了眼睛,他的脸上却残留了那么多遗憾。
  段秋名拿起那颗透明地珠子,放在掌心,他看见,凶煞蛇握箭的手指已经松开,箭已经如死神一般袭来。他一狠心,将珠子吞了下去。
  刹那间,风云变色,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银白色的海水呼啸着卷起浪花扑向凶煞蛇,将它吞没。那只箭也在半徒中忽然定住,被电光击落。
  段秋名忽然觉得身体内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一股强大的力量正要冲破躯体延伸出来,他蓦然看见,自己的手脚已经变成了银白色的爪子……他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中篇
  
  壹
  
  这是哪里?
  段秋名睁开眼睛,只觉的自己身处一个华丽明亮的宫殿里,那六芒星状的壁灯发出幽黄的光晕,将他的脸清晰地映照在每一个角落。
  清秀的眉,薄而红润的嘴角,两颊线条柔和而俊郎,这是一张分明可以迷倒万千少女的脸,可是,那双漆黑的眸却显的至为惊恐。
  “这不是我的脸……” 段秋名惊骇地说出这一句,蓦然发现他一说话,嘴边竟然冒出了水泡来。他的心一点点收紧,伸手搅动一下,是水。天啦!自己居然睡在水里面!但为何,觉得没一点异样?甚至连呼吸都正常?
  “太子殿下,您醒拉?”甜笑着的侍女端着新衣游过来问道。
  段秋名愣愣地看着清秀的女子,“太子?”
  “是呀,白浪太子,怎么啦?”仕女到他身边已经开始帮他脱衣服。
  “我不是……我……我在哪里?” 段秋名只觉得一阵云里雾里,好好的怎么就变成白浪?是了,他记得白浪死前曾经要他服下一颗珠子,莫非……
  “哎呀,太子殿下您是怎么了?这不是您一出生就在的幽香小筑吗?”侍女说着,已经给他将染了血迹的白衣脱下,换上了崭新华贵的白袍,胸前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小白龙。
  “这是什么衣服?!” 段秋名迟疑道。
  “哎?太子,这是您的龙袍呀?”
  “龙袍?”段秋名吓了跳,听说龙袍只能皇帝穿,普通人若是穿了那可是要杀头的呀,他立刻就想脱下来,“我不要!我不能穿这个!”
  “您是龙太子,为什么不能穿?!”仕女一脸郁闷地说。
  段秋名不动了,愣愣地望着她,一字一顿地问,“你说,我是龙太子?”
  “是的呀!您是我们东海龙王于一百年前诞下的小龙太子呀,我是白芳,已经伺候太子您有五十年啦,怎么您都不记得了?”仕女为他这样的奇怪反应开始怀疑起来。
  段秋名这会倒是冷静下来,他细细将前因后果理了个清,原来他要找的白浪是东海的龙太子,然后东海的灵妖凶煞蛇追杀白浪,最后白浪要自己服下一颗珠子,现在自己就成了白浪……等等!他忽然觉得奇怪,怎么同是东海的凶煞蛇居然敢杀龙太子?
  “白芳,你识得凶煞蛇吗?”
  “恩……知道呀,凶煞蛇是东海的一等灵妖,是只听令于老龙王的御前亲兵……”白芳说道这里,忽然瞥见殿前的门边一条颀长地影子慢慢逶迤过来,她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忽然便跪下来,颤声道,“奴婢该死,不知龙王大人驾到……”
  那道颀长的影子越来越近,渐渐露出一张苍老但却阴鸷地脸,那双黑亮狡黠的眸里露着叫人胆寒的光,他的唇角两边飘扬这两缕长长的白须。
  “多嘴多舌,下去自行将舌头割了!”他冷冷地说道,端的无情。
  “是是,是是,多谢龙王大人饶命,多谢龙王大人……”白芳惊吓地跌跌撞撞地逃开。
  段秋名这会只觉得心下一冷,从前只在爹爹娘亲怀里听说过龙王,听说龙可以操纵云雾,控制雨雪……没想到,今天真真切切看到了。
  他慢慢迎上东海龙王的眸,只觉得这双眼仿佛浩瀚的大海,你永远看不到头,可是,却又无法将目光移开,自有一种威严。
  “嘿嘿……”龙王轻笑一声,坐到他的水晶床前,粗糙的龙爪拍在他的肩头,“我儿果然英姿飒爽,颇有为父当年之风范,哈哈……”
  尽管他在笑,可是段秋名还是觉得心里一阵发毛,“是……”
  笑容一瞬就无。变化忒快。龙王的脸果然就如天气,说变就变,“只是,这几天你都跑到哪里?我派人找也找不到……”
  段秋名只觉手指一阵颤抖,“我……我不是白……”他的话还没说完,龙王已经用严厉地目光喝止了他。
  “好,既然你不说,我也不问,眼下,你须去做一件大事!”龙王狡黠地眸闪过他的脸,“那西海龙王新死,膝下只有一女,为了平息西海动乱,现在东,南,北三海欲派遣一个太子前去提亲,迎娶西海公主。你是我东海唯一的太子,因此……”
  “我不……” 段秋名想要拒绝,又被他喝止。他的龙爪暗暗使劲,几乎要将他的肩头捏碎。段秋名咬着牙,只觉得天大的委屈憋在心里,明明自己不是白浪吗,好好的,要娶一条龙做妻子,开什么玩笑……
  “你已有很久没见到你的家人了吧?”龙王忽然阴笑着问他。他一呆,点点头。
  “那么,待会顺路可以回家看看……”他又拍了拍他的肩头,“你去提亲,最重要的是将那龙公主随身佩带的碧水珠拿到手……如果你成功了,日后你想怎样便怎样,我不再多管,你是继续做我的龙太子叱咤四海纵横天下,还是回人间做个公子哥,都由得你……”
  话已说的相当明显,要想自由,必须要完成他要他做的事情。段秋名知道自己不可能拒绝,也不可能逃脱,想那白浪太子的下场就可见一般。倒是现在,他有点羡慕白浪,一死白了,却为何要他来延续他的痛苦?他开始想他的老爹。
  “只是,那公主未必肯答应嫁给我……”他说。
  龙海忽然凑近,眼神灼灼地说,“不会……因为她最喜欢的人,就是你,白浪……”
  
  贰
  
  “太子殿下,这是从天庭那里送来的蟠桃,尝一口吧……”
  “太子殿下,这是从南海交换来的稀罕宝贝,您喜欢吗……”
  “太子殿下,这七个美女都是奴才们万中挑一的选出来的,您看着高兴吗?”
  ……
  段秋名忽然觉得自己掉入了一个梦境里,一个自己平时做梦也想不到的世界。此刻,端坐在龙宫里的他,享受着最奢侈最舒服的宠爱,许多个穿着怪异服装的东西对他谄媚,对他邀功,他高高在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比在家里得意多了,想想,做个龙太子也不错……想到这里,段秋名就忽然想要回家看看,如果家里人都把自己忘了,那么……
  刚一出龙宫,视线就暗了下来,黑压压地海水摇曳不停,段秋名只觉得四肢开始膨胀,慢慢地,手脚都变成了龙爪,连身体也拉长,最后成了一条活脱脱的小白龙。他在海水里无可阻挡的前行,仿佛,天生就是属于这里,他从未觉得像现在这样游的欢快。
  出了东海,他隐在云层里飞行,惹的云姑娘羞红了脸,说好久不见越来越英俊的话。此刻,段秋名的心里觉得,只有做龙才可以要什么有什么,若是之宇那小子看到自己现在,怕不趴在地上磕头,哈哈,一想到这里,他就开心,只一晃,便到了苏州。
  偌大的宅子冷冷清清,大门被官府贴了大大的封条,耀眼的日光洒在爬满藤蔓的院墙上,显的有些萧索。
  “请问,这段百万家里出了什么事?”化为人身的段秋名找到路边摆摊的老人问道。
  “哎呀,这段家可能富贵了太久遭了天妒,那小少爷和仆人出去了后再没回来过,可之后的一天夜里,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有人看见段家老爷和所有仆人都被一阵风卷走。官府来查了许久也没有结果,只能了了……
  段秋名忽然想到东海龙王诡异的脸,“你已有很久没见到你的家人了吧?”看来是他将自己的全家劫持了!想到这里,段秋名觉得此次西海之行,至关重要,成功的话,不仅可以家人平安,自己也将平步青云……他在云里飞行的时候,脑海里蓦然想起了那个神仙姐姐,她的眸,那样惊心动魄,他不能忘怀,他想自己一定要打听到她是谁,然后娶她,现在自己该算是半个神仙,那么,不算配不起她了吧?他一低头,已经到了西海。
  
  叁
  
  幔珠缀成的门帘,在海水的荡漾里微微露出一角罅隙。一个黑裙女子此刻正依在床边,双目轻闭,虽然那容颜可以倾人城国,但那气色却有说不出的灰暗,仿佛一切都绝了希望。她的白皙纤细的可以看见条条青筋的手依然紧握着胸前浮起的一颗淡蓝色珠子,就仿佛,握住最后的希望。
  “公主,还是吃点东西吧,老爷走了也有些日子了,可不能再把您给弄垮了……”一条恭着身体的鲤鱼婆婆轻轻地说,手里捧着做好的汤水。
  黑裙女子名唤祢薇,是西海龙王唯一的后代,因其父暴毙身亡而伤心至此。
  她摇摇头,将递过来的食物推了开去,“我不想吃,你出去吧……”
  “公主……”鲤鱼婆婆还想说什么,看见她的冷漠绝望的脸只得叹息一下,转身离开的时候,门帘被人掀开。穿着一身铠甲的锯齿蟹将军匆匆进来,“启禀公主,那东海小白龙前来求见……”
  祢薇的眸忽然之间便睁了开来,仿佛雨后的天空,透着一丝清丽,更有一份惊喜,“是白浪吗?他还活着?”
  “是的,属下曾见过白浪太子,所以确定是他……”
  “啊,太好,去说我马上就来……” 祢薇高兴地下了床,看见蟹将军转身又叫住他,“等等!”
  “怎么了,公主?”
  “叫他过来我这里好了……” 祢薇说着,眼角不经意间露出一丝羞涩,直看的蟹将军心旌神摇。
  “是,属下这就去!”
  望着将军离去,祢薇双手握在一起,苍白的脸上少有的凭添了一丝嫣红,这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娇媚。
  “白浪,白浪,可以再见到你真好……我们有很久没有再见了吧?”她一个人喃喃自语的时候,帘外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刚好响起,“请问,公主在吗?”
  祢薇愣了一下,注视着帘外模糊的白色身影道,“你是何人?”
  “在下东海太子,白浪。”
  祢薇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怎么,白浪的声音变了?她想着,忽然一个箭步冲过去,刷的一下将珠帘掀开。
  清秀的眉,薄而红润的嘴角,两颊线条柔和而俊郎,两缕青丝自他的额角倾泻下来,飘然若仙,没错,这是她朝思暮想的白浪!可是……他的眸为什么这么陌生?那本该是双平静而深邃的眸,会说话的灵动的眸,却在此刻有说不出的惊恐和呆滞。
  “你……”段秋名此刻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来自己日思夜想的神仙姐姐,居然就是西海的龙公主。他看着她绝美的面容,傲人的丰姿,就这样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也忘记了沧海桑田。
  “白浪……”祢薇小心地望着他问。
  “是、是、我是白浪……”段秋名结巴地答道,她的逼人的明亮的眸几乎要他不敢对视。他知道自己此刻是在骗她,他根本就不是白浪。他忽然想起东海龙王对他说过,祢薇最爱的人,就是白浪……是了,要不然她也不会那样担心他,要他去东海找他……
  “白浪,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的声音,还有你的眸都好象变了一个人,你怎么了?” 祢薇幽幽地说,纤细的手指慢慢抚向他的额头。从前,只要白浪迷惘的时候,她的手指总能带给他安定。
  段秋名只觉得额头一阵冰凉,紧接着一丝淡淡地幽香飘入他的鼻孔,那抬眼,美人的脸就在咫尺,她的眸含着深深的眷恋正凝望着自己,他忽然就醉了,脸色苍白,冷汗涔涔而下。是惶恐,还是激动?或者,是心愧?他明明知道,此刻,她爱怜的是白浪,只是自己的躯体,并非自己,并非段秋名,可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已经融化。他闭了眼忽然就倒了下去。
  “白浪,白浪,你怎么了?”她的声音在耳畔萦绕,宛如最柔和的溪流流过他干涸的心田。他努力睁开眼,看着她紧张的眸,静静地说,“没,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头晕……”
  祢薇忽然张口吐了一颗深蓝色的珠子,轻轻放在他的掌心,温柔地说,“握住他,你会觉得好一点……”
  段秋名望着掌心地珠子,猜想这一定是碧水珠,脑海里又想起那东海龙王的话“你去提亲,最重要的是将那龙公主随身佩带的碧水珠拿到手……如果你成功了,日后你想怎样便怎样,我不再多管,你是继续做我的龙太子叱咤四海纵横天下,还是回人间做个公子哥,都由得你……”想到这里,他的心一点点收紧,慢慢将那颗珠子握了起来。
  “公主,这是……什么珠子?”他小心地问。
  祢薇用诧异地眼神看他,“白浪,你告诉我,这些日子都发生了什么,怎么你改变了这么多,好象,许多事都忘记了,这碧……”话说到这里,忽然帘外有人说道,“禀公主,南海尧辰太子和北海玉司太子前来求亲,现已在昭顺殿等候。”
  祢薇叹了口气,挥手,“下去吧,说我马上就来,要龟丞相先去接待一下……”
  打发走了下人,她的目光重又落在了他的身上,“今天你来,又是为了什么?”
  段秋名想了下,答道,“我是来向公主求亲的……”
  话一出口,祢薇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她望着他,眼神清冽,透着一丝困惑,“你从不叫我公主公主的,你总是叫我薇……”
  段秋名红了下脸,小声地叫了声,薇。他竟听到自己的心在颤抖,仿佛一滴水珠落在了平静地湖面,泛起圈圈涟漪,而心底深处有个熟悉又陌生地声音在说,薇,再看到你,真好……他觉得痛了起来,也自轻轻地说,“薇,再看到你,真好……”
  祢薇就这样望着他,泪水悄然落下,她将唇吻上他的唇,疯狂地扭动,他可知她对他的思念几乎要到了疯魔的地步?再多责怪再多怨怼,只这一句,薇,再看到你,真好……便已足够。
  “到此刻,我方才相信,你是白浪,是那个我爱的我思念的白浪……只因这一句是我们每次重逢时你必说的话……” 她的温柔软香的唇在他的耳畔摩挲,泪水自他的脖子滑进身体,仿佛一条看不见的线紧紧将段秋名锁住,从此,再也脱不开。可是,他蓦然庆幸,若然白浪不把身体给他,他又怎能得到祢薇的爱?只是他忘记,她爱的,是白浪,而非他,段秋名。
  “所以,我来要你和我结婚,从此我们不再分开……”段秋名拥住她,真心地说。
  祢薇点点头,笑容在脸上绽放。段秋名看的呆住,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原来一个女子的笑,可以美到叫他的眸一瞬间几乎要失明,如同北极星一般灿烂。
  “这个……“段秋名看着掌心地珠子问道。
  “这个你先握住,等你恢复了再给我……“祢薇笑着说道,没有一丝怀疑,她拉着他的手,朝着帘外走去,”现在,我们得想法子打发那两个人……“
  段秋名跟着她出去的时候,将藏在指甲里的红线蚯蚓放了出去,这是东海龙王给他的,一旦珠子到手就放它出去通信。他自然会放了他的父母。
  
  肆
  
  昭顺殿是西海龙宫用于接待贵客而用的。此刻,呆头呆脑的龟丞相正在两位少年之间来回陪笑。
  坐在左首一个少年,乃南海龙王三太子尧辰,身穿天蓝色长袍,料质精细,白皙的脸上隐隐露出不快,不时地朝着龟丞相翻白眼,“你少废话,祢薇公主什么时候出来?”
  而与他并肩右首的一个少年,是北海龙王唯一后代,名叫玉司。只是,他看起来甚是显眼。说是显眼,其实更是刺眼。一身草绿色的长袍,墨绿色的长靴,便连那眼珠都是绿色的。听说他前一个老婆还给他戴了顶绿帽子。此刻,他亦是不耐烦地将龟丞相推开,“你们公主莫不是在和什么人幽会?”
  “猜对了!”一个清冽的声音蓦然从殿外传来,紧接着,祢薇拉着白浪的手姗姗然走了进来。
  “哈——!果然,原来公主是在和小白龙幽会呀……”咬牙切齿地尧辰定定地说道,任谁都可以闻得见酸味正浓。
  “原来人家已经有了意中人拉……”玉司突兀着晃人的绿眼珠接道。
  “两位太子千里迢迢,祢薇深感荣幸,对于婚事,自有主张,现下,只想问列位一句话即可……” 祢薇静静地扫过每一个人的脸庞。
  “什么?”玉司忍不住问道。
  祢薇轻笑,“玉司太子这次来娶我是为着什么?”
  玉司愣了一下,照实回答,“这个,是父王要我来的,说是务必将你娶到手,这样西海和北海联合,便能够对抗东海,相信公主也知道现下四海的局势,西海老龙王一死,这样一个天平骤然便倾斜下来,于我们可是的大的不利……”
  祢薇笑的灿烂,心里佩服他的坦诚,转而看着尧辰,“那么,三太子是为着什么娶我?也是和他一样?”
  尧辰转了下眼珠,摇头,黑黝黝地眸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在下是久慕公主芳名,此次前来求亲,非政治之策,乃是真心喜欢公主……只要公主嫁给我,我必定会好好待公主,侍以上宾……”
  祢薇含笑点头,“多谢三太子一翻心意……只是,我好好的一个人在西海,也是一海之主,没有人不会好好待我……何必嫁到南海?”
  尧辰有些语塞地看着她,视线转移到段秋名地脸上,他要看看他有什么高论。
  祢薇瞥过头来,一脸期待地问段秋名,“那么,白浪,你来娶我又是为着什么?”
  段秋名在她的眸里心又是一颤,他又怎能告诉她,他原来只是被逼无奈?他来娶她,现在,是真心希望的,但是又为着什么?仅仅是喜欢,爱慕?他觉得都不够,一时竟答不出话来。
  “说呀,连娶公主都不知为什么,还有什么资格娶她呀……”尧辰幸灾乐祸地说道。
  祢薇此刻依旧静静地望着他,她等着他说出那句话,那句他们曾经在碧云山盟誓时说的那句话……那是他们生生世世的承诺……
  段秋名这会有些急了,不知道说什么才能一鸣惊人,叫祢薇满意,却听见心底一个飘渺地声音响起来,“告诉她,我此生只想同她一起高山绿水到老到死,只可惜……”他忽然想起白浪临死前曾经要他对她说这样的话,不禁开口道,“我来娶你,是为了可以和你一起高山绿水,到老到死……”
  是什么在心间跳跃?祢薇不知道,段秋名也不知道,只是此刻,四目纠缠在一起,再也不能分开,这样的誓言,足以将他们紧紧锁住,生生世世。
  “哈哈哈哈……”蓦然,一声雄浑的大笑响彻大殿,殿内四角燃起的灭临火骤然熄灭,一片漆黑。但听得几声轻呼,火焰重又亮了起来,只是……
  尧辰太子和玉司太子已经被捆绑了起来,身边立着四只张有人腿的海狼怪,张着血盆大口,凶残地目光紧紧定着四周。大殿原先的守卫已经全部被杀死,此刻正鱼贯而入十多条手持弓箭的凶煞蛇,最后一个进来的,便是那声大笑的制造者,东海龙王!
  段秋名一看到他浑身就颤抖,心底害怕的厉害,尤其是那凶狠地凶煞蛇。但东海龙王却笑盈盈地对他招手。他竟不能控制的走过去。
  “珠子呢?”他问。
  段秋名毫不犹豫地将掌心里一直握着的珠子递给他。
  “哈哈,做的好!”东海龙王将珠子放在掌心把玩,视线扫过一脸冷漠地祢薇,笑道,“美丽的小公主到此刻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祢薇正要说话,殿外忽然冲进来锯齿蟹将军,他挥舞着手里的大斧就扑了扑了过来。只是,凶煞蛇齐齐从自己滑腻的身体里生生扯出黑色的汁液,那汁液一出来就变成箭的形状。嗽的一声,没入蟹将军的心口,他不动弹,忽然口吐鲜血,大叫而亡,眨眼间,身体已经灼烧成焦碳一般的颜色。所有人都感到指尖在颤抖……
  “公主,老龙王就是这样的死状!怪不得一向身体不错的龙王会忽然暴毖,原来是他们做的!”龟丞相忽然跳起来尖声说道。
  祢薇的脸色骤然就变了,她看看段秋名,又看看东海龙王,觉得头脑里一团乱麻。
  “你的父王一向与我作对,死不足惜,只可惜搭上了我儿白浪的一条小命……”东海龙王幽幽地说。
  这一句话无疑承认了杀死西海龙王的就是他。这一句话叫段秋名刹那崩溃,如果祢薇知道他不是白浪,会怎样?
  “你说……白浪已经死了……” 祢薇忽然冷冷地问道,看着他手里把玩的珠子,如果是真的白浪,不可能将她的龙珠拿给别人。
  “是……白浪偷听到我派遣凶煞蛇暗杀你父的消息,想要赶来通知你,为了不让事情败露,只好杀他灭口……”东海龙王平静地说,一点悲伤地意思都没有。
  “那么,他,是谁?” 祢薇木然地指着此刻背身于他的段秋名,目光呆滞。
  “他吗?嘿嘿。”东海龙王阴阴一笑,“他不过是个不相干的人类,误吞了白浪的龙珠,得了浪儿的身体罢了……”
  段秋名只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起来,他不是白浪,是了,他不是白浪,他只是段秋名,这是事实……可是,为什么这么难过?是因为自己利用白浪的身体欺骗了她?
  “所以,你要他来冒充白浪,骗取我的碧水珠……”
  “果然聪明,现在,你都明白了吗?”
  “我只是不明白,你这么做究竟是为着什么?” 祢薇静静地问。
  东海龙王慢慢踱起步子,“只因,我要统一四海,做四海之王,而不是东海……”
  祢薇点头,“那么,现在,我们是不是都没有了用途?”
  “你真是太聪明了,我都舍不得杀你了,只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说到这里,东海龙王挥手示意海狼怪,“把南北两位太子押回东海,要那两个老不死的用吞云、翔空二珠来换回他们。三日不见二珠,等着收尸吧……”
  “是。”海狼怪将两位太子押走,刹时,殿内中央只剩下祢薇,龟丞相,以及段秋名。此刻,段秋名低着头,不敢看祢薇的眼。
  十几支黑漆漆的毒箭正齐齐对着他们三人,段秋名能够感觉到死亡的临近,他颤抖地问“龙王大人,你答应我如果我……”
  “我答应你什么?”东海龙王的眸里闪过一丝狡黠,“你以为知道了这么多事,我还能留着你吗……”
  段秋名只觉心底一阵冰凉,抬眼的时候,看见凶煞蛇握箭的手指已经松开。他忽然想再看一眼她的脸,那张叫他惊心动魄的眸,即使此刻充满了鄙夷和愤怒,他也不在乎,他只要再看她一眼。
  她正在凝望着他,秋水般的水眸,荡漾着痴痴的爱恋,可是,这眸里,全是白浪的影子。“我知道,你到死也放不下我,所以就要他代替你来爱我,可是,白浪,你知道吗,爱是不可以替代的……”她虽对着段秋名说,可是,段秋名却觉得隔的很远很远,自己仿佛一个过路人一般,这一刻,他想死了也好,只是,她的眸太过温柔,那样眷恋,他知道自己是无法欺骗自己,自己一样深深爱着她。
  箭已经离弦,势如破竹地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命运已经安排好,死亡是唯一地结局。
  慢!
  段秋名觉得身体内涌起一股灼热的力量,这股力量带给他活下来的信念,伴随着一个声音传来,“你要,代我,好好爱她,好好保护她……”
  祢薇已经没慢慢闭上眼睛,东海龙王嘴角的笑意也越来越浓,可是,千钧一发的当口,段秋名大吼一声,身体化做一条小白龙,电光火石一般抱起祢薇就向殿外冲去,龟丞相已经中箭倒下,他灵巧地躲过了几支之后,在冲出殿外的一瞬还是中了箭。灼热的黑血自他的口里喷洒下来,滴落在祢薇张开的眸上。
  “为什么,你要救我?”
  段秋名只是无力地笑,“只因,我和白浪一样,深深爱着你……” 祢薇望着他,目光开始朦胧。
  身后的追兵一股脑地追来,他发足力气甩脱他们,身体里有一盏明灯指引着他向着一个方向飞去。只是他知道,自己是活不了的,势必要和白浪一样,只是,可以为心爱的女人而死,也是值得。他忽然低下头来在她的颊边浅吻,带着血的唇在颤抖。他隐约看见自己抱着她飞跃了大海,在苍茫的山峦中穿梭,他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没力气,眼皮也已不能睁开,可是,他的手依然紧紧抱住她,不松开,就像抱住他一生最珍贵的爱。他呼的一下失去重心,深深栽了下去……
  祢薇在他的怀里,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死亡,她只觉得又仿佛回到和白浪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拥着自己,紧紧的,不松开。她抬头看着这张已经闭上双眼的脸庞,她忽然觉得是另一个人的脸,在她的心里开始播下了种子。她从心口摸出一颗淡蓝色的珠子轻轻塞进他的嘴里。她的龙珠被东海龙王误以为是碧水珠拿了去,所以,她没有办法变成龙身,只能眼睁睁在他的怀里,和他一起栽倒下去。恍惚间,她想起他的话……
只因,我和白浪一样,深深爱着你……
(未完待续)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41, 共 1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