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6期
 [古韵柔情]初雯 文/文鳐
 2007-10-10 13:27:0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1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初雯其实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官场比起清明的天来,更加变幻莫测,谁也说不定哪一日就飞黄腾达了,哪一日砍头抄家也不过是增添了茶楼酒馆的说项,世事就是如此,寻常百姓人家只能认命。
  初雯的爹爹被砍了头,所幸没有波及家人,她的大哥就带着家人到这个小地方开了酒馆,离北地不远,常年天寒地冻的,酒馆生意还颇好,又只得昔日小姐一个人跑堂,初雯就这样成了地方上小有名气的酒娘。
  远近十里,只要说起酒娘,必定就是她,初雯的名字也只有家人知道。
  腊月里,大雪封了道路,大堂里只四、五个歇住在店里的客人喝酒,初雯难得有闲,搬了凳子坐在屋檐下发愣。
  已经不是小姐,便不能风雅地说成赏雪,看看雪,发发愣而已。
  雪下很大,连厨房里纷纷杂杂的声音也被掩埋了,直到那匹马走到店外四、五步远,初雯才看见,当即被吓一跳!
  马脖子和腿上都插着箭,口鼻中喷出的都快成了红雾!
  初雯不怕血,赶紧几步跑出去牵马,奔到近前跟着看见马缰拖住的一个血人,又吓了一跳。
  要是当初的千金小姐,只怕要尖叫着昏厥过去,难为她现在还想得起这些,忍不住自嘲地笑一笑。
  掏出平时吓唬痞子无赖的小刀,一刀割断了缰绳,初雯牵了马缰就要把马往店侧带,哪知那匹马万分艰难地回头把割弃在雪中的绳子咬了起来,竟然不愿背主而去。
  初雯细瞧了那马,马睫最是长,将死地垂着,看得她心软,只好走回店里高叫:“大哥!快出来,快出来看一下!”
  这一叫唤得众人全部涌了出来,一时都忙着去看地上毫无动静的血人,初雯只静静呆在马侧,看那张长长的脸。
  什么样的主人才让忠心善良的你受伤至此还不离不弃?你太笨了吧!这样愚笨不得好下场的……
  马儿也回望着她,直等到众人发现那人还没断气,抬进店里,它才疲累不堪地跪下血迹斑驳的前腿,轰然倒在雪地里。
  初雯只照顾着马,连大哥骂了也不去管店里的事,马儿拖来的那个人她也只听到大哥和大嫂说起,好像那血透了的破衫子下面是宋兵的服饰,还翻出来个顶要紧的火漆封袋,众人商议了半天,大哥终是给送去了县丞那里,人还留在店里养息。
  始终没去见过,初雯其实顶讨厌那个人,就为了半月来马儿站都站不起来的伤病。
  眼看着年关就近了,店里仍然不多不少地住着几个回不了家的人,雪也还漫天地下,一脚下去能没过膝。
  初雯蹲在后院马厩里,柴房里不用的厚草席都被她搬到这儿来了,张挂着挡风,还给奄奄一息的马也盖上了一层,拔了箭的血洞洞已经结痂,眼看是好了,可膘壮的身子瘦得凸出排骨。
  明明也有吃有喝,为何神气儿越来越差了呢?
  初雯不懂,低头看在她手中吃糠的马,吃完它还会亲昵地蹭一下她,可惜连抬头都分外艰难。
  照这样下去可怎么行?怕是得请个马大夫来看看,凭她已经不够了。
  心里怯怯的,会不会就这样死了呢?越想越生气,拧住眉头开骂:
  “那人有什么好的,不要命地救他,他要是活过来八成也只记着他要送的信,绝不会牵挂着你的。”
  一封信么!怎么比得了马儿的一条命?
  想着想着,不觉想偏了,低声道:“我爹爹也如你一般死心眼,他要是不那么固执,我们一家人还好好的在一起,娘也不会那样子……”
  身后传来踩雪的声音,初雯回头一看,一个不认识的小伙子正朝马厩过来。
  走到门口看见她,傻愣愣地站住。
  初雯看他穿大哥的旧衣服,心里就明白了,顿时黛眉倒竖——
  “你这人也太缺德了吧!”先前那些话,被这人听了多少去?
  小伙子黄瘦着一张脸,被她冲口的呵斥唬得更加不敢开口。
  “还站!风刀子刮着很舒服么!?你到店里一住半月余,吃住医药各项都欠着呢!还有我大哥大嫂小心伺候,这些俱总是要还的,零零总总也不少了,你若有钱现在拿来,没钱滚回屋里去,别指望一了百了赖了账,我可不是好唬弄的!”
  她早在店堂里练了一把尖利嗓子,一通话戳过去,戳得那黄瘦的脸透出青来。
  小伙子只是僵直地站着,连眼珠往马身上看看都像没那胆。
  马儿在初雯背后“咴咴”叫着,初雯一看它亮起来的眸子就更气,拿起一旁的木楸向他砸过去:“好!既然好了就拿钱,没钱干活该懂吧!把草全翻一翻,连下了数月的雪,草全都发霉了。”
  说完看也不看,抬高了头走出去,只在经过他时觉得一暖,人身上竟有那么大的热气!初雯在女子里也算高佻的,他比初雯还要高出半头不止,这么大的身板,说得过去。
  没留心想,初雯径自上楼去了自己屋里。
  
  晚间到厨里帮忙,大哥大嫂忙着炒菜,她坐在痴傻了的母亲身边捡豆子,听那夫妻俩说话。
  “官人,要添火了。”
  初雯暗笑,几个年头了,大嫂还改不了在官家时的习惯,纵然干重活粗了膀子,嘴里叫出来还是温温柔柔的“官人”。
  等她哥抱柴回来,大嫂边看他添火边问:“那个副监军到底是什么官?以前怎么没听过?”
  大哥还没说话就先叹一声:“朝廷重文轻武,要是没有边患倒也无妨,可这个年月轻武只有挨打的份!我们离京那年不得已增了兵,这两年看边界缓和,又怕兵变,于是设了监军,就是放个狗屁不懂的文官在军队里,替朝廷看着用兵的将军,那副的就是担心一个不够,多设了几个,好震着将军。”
  原来是个恶人!不用问初雯就知道他们议论的副监军是谁。
  大嫂又琢磨着问:“可他不像坏人。”
  “官是坏的,人就未必了。”
  初雯没听进去她大哥最后那一句,只想着那人听来比爹爹的官还大。
  可惜官越大,在她心里就越生厌,那都是些要遭天谴的人!
  大嫂叮嘱她:“人家是官,等能起身后见着,对人家客气点。”
  大哥急了:“我们小老百姓,自过自的日子,他好就走,犯不着去巴结!”
  初雯笑起来,果然最浓不过血,大哥就是跟她一样想法。
  大嫂也不再接口,过了一会饭菜好了,就让初雯送去给那个副监军,初雯不动,倒是她大哥把食盒往她怀里一塞,要她去。
  初雯瞅了夫妻俩的神色,大哥先前对大嫂说话过了点,此刻大约后悔了。
  留给他们一个浅笑,初雯拿了食盒出来,差点就撞到立在厨房外的人。
  他的脸色比下午好多了,透着股怪异的红光,初雯丢了个大白眼给他,自顾自上楼,他就没声气地跟着。
  到了门口,初雯把食盒塞给他:“回屋里好好用吧!官老爷!”手怎么如此烫!比暖炉还热上几分,莫非病了?
  她还是拉着脸,侧身避过就要下楼去。
  小伙子在她身后说:“姑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在下严兆光。”
  文雅的声音。
  初雯头也不回地说:“酒娘!”甩下他下了楼。
  或许……
  她没去厨房,绕过柜台去了后院,到马厩一看,马还卧在草堆里,却能自己抬头嚼着糠皮,周围那些堆了年份的干草都码成了垛,连木梁上的蛛网也清了,一时叫她说不清什么感觉。
  
  那天刚刚睡下,便听见大哥大嫂慌乱着找大夫,初雯披了衣裳起身,在门口听到似乎是那个严兆光发起了高热,人都昏了。
  大哥抢着出去请大夫,大嫂赶下楼烧水烧炉子,初雯先去看了看母亲,没惊着她才转到严兆光屋里来。
  他半张着眼睛“呼哧呼哧”喘气,高高的身子躺在棉被下竟看不出多少厚度来,初雯心里一窒,低声骂道:“作孽!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伸手过去眼前晃了晃,严兆光也不知是清醒着还是昏睡着,眼珠子迟钝地跟着她手走,可是嘴里不歇气地急喘。
  初雯给他拉了拉被角,端了凳子在床边坐下,也不担心也不走开,自己都闹不明白地看着这烧得乱七八糟的小伙子。
  说他好罢,他做什么要当昏庸朝廷的走狗,为难抗金的那些英雄将军。
  说他坏罢,伤还重就去马厩看马儿,自己说的话也没端官架子地照做了。
  究竟是个什么人哪?
  无论如何,坏还是大过好,从小知书识礼,这大义与小节的轻重还分得清楚。
  想到这里,初雯起身回了屋,跟没来过似的。
  
  大夫来往了几日才停,好在家里经营着酒馆,要是寻常人家怕早给他累得负了债,想起严兆光,初雯就只是这样想想,一门心思地照看渐渐好起来的马儿。
  多好的马儿,要养得它只认自己才好。
  过了正月十五,初雯又在马厩里见着严兆光,还是瘦骨嶙峋的样子,不过不黄不青了,看见她也没有初时那么呆板。
  “酒娘……”
  马儿已经能站得住,见了他就丢下初雯过去亲热,初雯原本没那么厌的心思又暴躁起来。
  “畜牲就是畜牲!待它多好也不见得记住!”
  话冲出口才觉出里边的酸味,初雯面色不善地离了马厩,风一样去了店堂里。
  严兆光愣了半晌,摸着马儿的鬃毛斯文地笑起来。
  等严兆光喂了马,又把马厩好好整理一番后,他后脚走,初雯前脚就进了马厩。
  抱着马儿的头低声说:“我不是骂你啊!你那么好我怎么会骂你,我骂的是那个姓严的,谁叫他对你不好,你怎么就死心眼呢?我待你不好么……”
  初雯自说了前面气话后就后悔上了,这会赶着给马儿解释,却不想折回来拿扫帚的严兆光听了个清清楚楚,靠在土墙那边偷笑。
  
  从严兆光可以自己照料马以后,初雯去马厩就去得少了,和以前一样成天在店堂里忙碌,三不五时和人叫骂上一会,待她那当过秀才的哥提着刀冲出厨房,那想占便宜的客人才悻悻跑走,让店里又清静下来。
  严兆光从不在店堂里坐,连晃也没见,初雯的大哥大嫂只是奇怪马厩和柴房,还有客人刚刚走的客房怎么都收拾得整整齐齐,还直嘀咕初雯比以前勤快,现在的客人比以前有德。
  初雯瞧着他悄悄地收拾,也不在大哥大嫂面前说,不断地盘算着他还了多少银钱,还差着多少,不过偶然遇上,眉眼间对他已不是那般刻薄。
  直到一天,送柴火来的老头子忙着找大夫捡药,柴火也没下车就丢在后院里,严兆光看了就去搬,正搬到一半被来拿柴火的初雯大哥看见,当时脸就黑了。
  “官大爷!你好生躺着养病吧!这些活哪是你干的!累伤了身子又是我们的不是了!”
  虽然说得好似谦卑,实际上比初雯那些话还要凉上几分。
  看严兆光搬也不是,丢也不是,初雯忍不住从墙边探出头叫了声:“大哥!”
  初雯大哥过去抢了严兆光手里的柴火,抱着进了柴房,严兆光还想再搬,初雯说:“还搬?没眼色呀你!上楼回屋里去吧!”
  严兆光窘红了一张脸,看了看她,欲言又止的,终是闭着嘴上了楼。
  初雯本不觉得有什么,可第二天找不到严兆光,又在马脖子上找到个红绳挂的玉指环,心里就不得滋味起来。
  那指环翠色欲滴,是上好的,别说指环了,初雯觉得他留下的马也够偿他花用的了,不过就是气恼,坏人是改不好的,眼看着好点了,他又丢下他的马不要,真是没良心!
  
  严兆光刚走的那几天,初雯大哥大嫂也没见得省心,打从她问了她大哥“你不是说他人未必坏”之后,任她大哥解释了许多不要欠着做官的,别跟做官的扯上关系等等,初雯只是不再说这件事,提也不再提这个人。
  有时候客人多看她几眼,她也要恶狠狠瞪回去,哪能让当家的省心啊!
  日子就这么过着,过了几月初雯满了十六,媒婆上门提亲来了。
  她脾气爆是爆了点,家境不坏,人也漂亮,虽被“酒娘”坏了点名,不过还不碍事,媒婆几乎隔不了两天就上门一次。
  尽管初雯大哥大嫂沦落到开酒馆谋生,成天柴米油盐的,可遇到她的终生大事,免不了心气放高,终究官宦人家出生,要好好给她看一门才妥,因而一直不成。
  这天媒婆又上门了,手里的帖子竟是县丞小公子的,要初雯过去做个二房。
  初雯大哥黑着脸坐店堂里,愿是不愿的,可又不敢逆着官家,左右为难。
  初雯和大嫂避在厢房里,也是对坐发愁,没一点办法。
  媒婆看初雯大哥的样子,口气也强横起来,一边用不愁吃穿诱着,一边用县丞的官压,初雯家不缺吃穿,逼压的态势更多,让初雯大哥苦伤了一张脸。
  直坐到晚上,眼看没得时限了,只好咬牙准备答应下来。
  这时候一个人进了店。
  初雯大哥一看,乐得跑去拉住:“监军大人,还记得这里吧?这是路过还是要歇脚?”
  进来的正是严兆光,一身寻常的蓝布衫子,一个小包挂在背后,要不是早知他身份,也不会把他看成个官,还是副监军那么大的官!
  媒婆一看好没趣,说改天再来走了,让初雯大哥长长松了口气。
  里边初雯大嫂也出了口气,抓着初雯的手就哭,初雯忙着擦她的泪花,心里却乱成了一片。
  他回来要马么?这不是官道,不会是路过……
  想着从窗缝里偷偷的瞄。
  她大哥已经引了严兆光坐下,那高高的个儿没变,就是壮实了些,没有在这里养伤时那么枯瘦,脸上凹下去的地方丰满起来,人就俊朗了不少。
  他开口就是一句:“我没做副监军了,身上的伤不容我随军,就辞去了。”
  初雯大哥看了看他,眼里有些失望——不能借他的光来躲县丞。不过脸上倒还温和,问道:“那伤终是留下了吗?来,喝口茶吧!”
  严兆光接过茶道:“嗯!不过不妨事,就变天时微有些疼,要不是被你救了,命都没了,上次不告而别……”
  初雯大哥笑道:“怕我们黑心算你银钱,留了马和身上的玉就走了?”既不是官,又不厌他,语气也随便起来,开起了玩笑。
  严兆光也是一笑,道:“酒娘喜欢那马,我本也割舍不了的,那时候赶回京,说不好又要随军,它伤还未好,跟着我折腾我也不忍,索性留给酒娘吧!”
  听了这话,初雯大哥忙着站起来说:“你等等,你那指环是贵重物,我还拿给你,马就让给我妹子吧!马就够抵得你当初所有吃住了。”
  “啊!”严兆光急着拉住他说:“不不!我不是为这个回来的,那指环也是留给……留给……”
  后面的话却憋着说不出来,有些惶惶地看着初雯大哥。
  初雯大哥站着等他说,隔了半天他才低声说出:“我辞了官没地方去,这里缺不缺个帐房先生?”
  这下屋里屋外三个人都愣住了。
  严兆光一急,又说:“搬柴刷锅的也行,给我个落脚地就行。”神情间满是怕被拒的惊惶。
  堂堂的副监军,就算不做官也不会给沦落到要来酒馆打杂的份吧?所以都不敢相信。
  初雯大哥被惊了一跳,被严兆光又问了句,没闪过神地说:“啊……缺个帐房。”
  “啊!那就好!我不要多少工钱。”
  严兆光笑了起来,看着居然很满足的样子。
  事情就这么荒唐地定了。
  
  第二天严兆光就坐到了柜台里边,不熟,不过十二分认真地开始当帐房先生,初雯在店堂里转来转去,最终蹭到柜台边去。
  “你不要指环,那图的是马?想把马偷走的话乘早打消这主意,它现在不会跟你走的了!”
  实际上,这话连她自己也不怎么信。
  严兆光笑起来,回道:“不是,我图的是另一样。”
  初雯比了比拳头:“管你图什么,能让你占了便宜去我就不是酒娘!你做的帐我都要看!”
  他笑的眉眼弯弯,可是怎么看都斯文俊雅,初雯瞅着他带弧线的眼皮,脸上就热起来……
  于是一溜的收拾碗碟去了,严兆光在她身后喊:“是!是!小的知道。”
  早上人少,到午时也没几个人来吃饭,于是一家人和严兆光一起在店堂里吃。
  初雯看严兆光只捡着青菜吃,带火地说:“本来就跟青菜似的,还专吃青菜,别让人笑话我们店里养了个青菜妖。”
  大哥大嫂不好意思地呵斥了她两句,她捞出汤碗里的鸡腿,“啪”地仍到严兆光碗里。
  等他看过来只恨恨地白了一眼。
  初雯大哥看气氛奇怪,寻思着找了个话题:“你以前是副监军,官兵里也不小了,当初怎么让你送信呢?而且走这么偏远的道?”
  严兆光啃了口鸡腿,活象鸡腿会不见样,咽得一口才说:“不瞒你们说,上面监军大人扣着粮草的令不发,偏右营的军士们守着隘口要紧的地方,偏偏吃都吃不饱,岳将军写了奏章,着我悄悄的递到京里去,我刚装成小兵出营就碰上劫营的金兵。”
  “啊!”
  这些事情百姓们做梦都想不到,一下吓得都停了筷子。
  严兆光垂了头叹气,深深长长的倒不像是怨叹运道不好,初雯大哥也闷闷地灌了口酒。
  歇了一歇,他才又说:“我倒赶回去通了个信,正道打起来了,只好捡了小道离营,又不巧碰到金兵探子,还是偷了路边人家的衣服才脱身出来,早已不辨方向了。”
  严兆光说完脸就红了红,不齿自己偷盗的行径。
  初雯呆呆看着他,原来这么寻常个人,竟然是个英雄啊!
  虽然伤重留在这里,可岳将军的信也由县丞给送递到京里去了,他终究还是完成了。
  初雯又看了看他,他说得平静,可任谁也知道当时一定没那么容易的,一点也不骄呢!
  正说着,昨天来过那媒婆又上门了。
  她尖着嗓子问初雯哥哥考虑得怎么样了,初雯大哥大嫂无奈,又是对看发愁。
  等那媒婆列数了县丞小公子的好处,又自己端凳子坐到初雯旁边念叨不停,严兆光才明白怎么回事,文俊的脸立即黑了下来。
  初雯心慌慌的,只拿着眼睛看严兆光。
  踌躇了一会,严兆光赶在初雯大哥开口前说:“但是……但是,我也是来提亲的!”
  顿时,连媒婆都愣住了。
  初雯“腾”地一下子站起来跑了,剩媒婆和初雯的大哥大嫂盯住严兆光。
  他老大张脸愣是憋了个赤红,喉咙里嗝楞不清,看样子就算一头撞死也再挤不出一个字了。
  慢慢地,回过神的媒婆打量着他,悄悄的爬起来走了——只当他还是个惹不起的大官。
  初雯大哥大嫂回过味来,她大哥拍了拍严兆光缩起来的背,笑道:“等我问问妹子。”
  她大嫂说着:“吃饭吃饭,都快凉了……这丫头饭也不吃完就跑了……”
  

  初雯在马厩里,那匹马儿已经长得很壮实了,油光光的背上连肋骨也不见一根,她进去抱住马脖子,马儿也亲昵地挨着她蹭。
  “那个坏蛋!怎么能当着我面说呢!?”
  “你喜欢他多点,还是喜欢我多点?”
  “我就知道你喜欢他多点的,你要是易变心的马,我也不会那么疼你了。”
  “这样也很好罢,他不会离开你了……”
  话音渐弱,那张羞红的脸埋在了浓密的马鬃里。
  待过了清明,酒馆热热闹闹地办了喜事,喜轿抬出门,转了一圈又回来,县丞家虽然明白了底,这边到底是两相情愿,没来棒打鸳鸯,还送了礼。
  不过,也说不定把这个严兆光跟京里那个严侍郎连上了关系。
  年纪轻轻能做副监军,不靠家里靠什么?严侍郎的么子离家不归,说不定就是这个人吧!虽然一时着恼,终究骨肉连心,将来什么时候接了回京也不可知,那就是大富大贵,莫说县丞,就是州吏也及不上的。
  酒馆还是那么热闹,没因酒娘嫁人少了客人捧场。
  原本酒馆是个落俗的地方,喧吵闹事少不得,如今却连附近乡里的文人骚客都来这里品酒。
  若说俗,那是别家,这里可不能做比。
  不信么?且看看店门前那副对联——
  良马忠臣腊初报国,
  惠质酒娘雪雯行善。
  横批“因缘天定“。
  只看严兆光确是报了国,就放过酒娘是否行善一说,不看对联还有店内满墙提的诗词,有些出自客人,也有些出自那一家子,这酒馆不雅也难了。
  常有文人聚在店里品赏满墙的佳句,也会即兴吟上几句。听他们说的兴起,那斯文俊雅的帐房先生就在柜台里按耐不住——
  “天将银河落为霜……”这是某个随兴的客人。
  “地洒华光愿白头。”
  “好!”众人齐赞。
  客人看着帐房先生又接道:“九天广寒清秋冷”。
  严兆光淡笑道:“家有八月桂休愁。”
  满堂的喝彩声里,初雯端了酒盅出来,“欲将进酒切莫狂,昨日二钱对上否?”
  顿时满堂的喝彩更胜,初雯挑眉看着自家官人,他急急忙忙收了狂放得意的样子,低头埋到账本里去了。
  酒馆外又纷纷扬扬地下起了大雪,一如他们初见那般,虽不能围炉而赏雪,百姓也自有百姓的乐法。
  生逢乱世,其实做个寻常人家,比那朝堂之上风雨之中颠沛要幸福得多。
  天下间最大的幸福,说到底,也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0, 共 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