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6期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2007-10-10 13:27:41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46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那时,她刚满十岁,只是孔妃宫中侍女。
  是春天,建康城外花团锦簇,陈叔宝携一众女眷赏花,留她独自在太子府内。
  春困撩人,她倚着雕窗昏昏欲睡,窗外忽然传来异声。
  “谁啊?”她也不惊,一手托腮,懒懒的向外望去。 
  窗外是大丛未知名的粉色花朵,一颗小小的头颅从花丛中探出来。 
  和她一般大的小女孩儿,好漂亮的一张脸,细长的眉下水汪汪的眼,唇若胭脂肤如雪。 
  “姐姐,”她正无聊,笑着向她招手:“进来一起玩啊。”
  漂亮的小脸皱成一团,倏的跳进来。 
  她吓一跳,被她一把抓住手。 
  “我是男的!” 
  咦?眼前漂亮的小女孩头上束发,穿着华贵的衫子,确是男孩打扮。 
  “骗我。”她半信半疑的捏他的脸,他没躲掉,扭曲着脸颊大叫:“我没有!我本来就是男的!” 
  “我不信!”小男孩脸蛋红红白白,煞是有趣,她忍不住就是要逗他。 
  他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密密的睫毛眨呀眨,红红的小嘴抿成一条直线,她正瞧得高兴,他猛的凑近,亲了她一下。 
    “呀!”亲在嘴上,是个吻呢。她讶然捂住唇,他得意洋洋的跳到门外,又探进头来扮个鬼脸:“相信了吧?” 
  她怔怔的看着他,还来不及说话,他忽然严肃了笑脸,大声道:“我亲了你,我会负责,别担心,我会娶你!” 
  说完就跑走了。她站起身,走到窗边,花园的万紫千红中,那个小小的锦衣身影,如彩蝶翻飞。 
  眼前忽然朦胧,抬手抚上眉梢,才知泪已泛滥。 
  她本为贫家女,父兄以织席为业,为求温饱将她卖身为婢。偏她生就颜色鲜妍,虽然年纪尚幼,从孔妃的言语试探,到陈叔宝看她的目光,她已料知未来的命运。
  这一生,第一次有人为她承诺。 
  ……我会娶你。
  
  十天后,陈叔宝将她收入房中。
  她一直没弄清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儿是谁家的孩子,太子府里没人认识他,他就像白天的一朵昙花,香犹存,不见芳踪。 
  她想,或许,那只是她的一个梦。 
  一个甜蜜的梦。
  陈叔宝将她搂在膝上,她柔顺的偎在他怀中,甜甜的笑:“殿下,你会娶我吗?” 
  他拨弄着她的发,眼眸深沉:“今晚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他不明白她说什么,他也没兴趣去明白,他只需要她轻盈的躺着,任长发铺陈为锦衾,将她和他温柔覆盖。
  洞房花烛夜呵,她看着陈叔宝的脸在烛光中若隐若现,他恋上的,是这黑发的躯体,而抽离了她的灵魂。 
  他不爱她。
  
  再后来,陈叔宝登基为帝,在旧宫临光殿的前面,为她建了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阁高数十丈,袤延数十间,穷土木之奇,极人工之巧。窗牖墙壁栏槛,都是以沉檀木做的,以金玉珠翠装饰。门口垂着珍珠帘,里面设有宝床宝帐。服玩珍奇,器物瑰丽,皆近古未有。
  世人说,那不是人间该有的精致宫殿,就像她的美丽。她偶尔在槛杆前闲坐,远望去似隔着缥缈云端,如仙子临尘。
  她仍旧宠擅专房,他甚至带她去前殿听政,大臣们奏对,她就坐在他的膝上同听。
  她已习惯了无数人惊艳的、嫉恨的、鄙薄的……各式各样的目光,也听惯了别人说:“江东一朝,但知张丽华,不知陈叔宝。”
  没有人知道,她每天夜里,都会做同一个梦。
  月色侵入纱帘,沁凉如水。
  她由梦中醒来,坐起身,长发轻轻柔柔从肩侧滑下,披散一身乌云。 
  发长七尺,光可鉴人。 
  陈叔宝的手臂缠了上来。 
  “丽华,再陪朕睡会儿。”他的头颅埋在她颈间,摩挲着她的长发。 
  她微微笑着,她的君王贪恋她的温柔,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哪怕他喜欢的只是她的身体,她的容貌,她的……发。
  听说夫妻叫结发,像她这么长的发,偏是结不牢一个一生一世。 
  她软软的偎在他怀中,夜浓黑如她的长发,月光静静,如她的目光。
  长江水滚滚东去,在这宫墙之外,在人心之外,是屏障,还是虚无。 
  ……要亡国了。
  
  长江的天险,在一夜间崩塌,而那一夜,君王困囿在她的床第间。 
  她知道后世会说什么。哪怕所有人都知道陈必定会亡,除了她的君王。
  她没有试图去提醒陈叔宝,虽然他喜欢抱她在膝上听政,抚摸她的长发如抚弄猫咪,赞她聪慧天下无双。
  但她和他都知道,底限在哪里。
  她是他的宠物,最宠,如此而已。
  殿门被撞开,英姿勃发的士兵整整齐齐的走进来,两边排开,于是她看到大踏步走进的年轻男子。 
  “我是杨广。”他说,冷冷的黑眸冷冷的看着她:“你是张丽华?” 
  她没有回答,揽镜自照,她一剪一剪,剪碎她的发,剪碎她的美丽与折磨。 
  杨广蹙起飞扬的眉,有一瞬间,她惊讶他与那梦中的小小孩童相似的俊美。 
  “祸国妖妇!来人了,杀了她!” 
  没有人动,她安静的看着他们,他们是震慑于她的美丽,还是她的安静。 
  杨广拔剑走过来,他别开头不看她,剑在他手中微微颤抖。 
  她伸出手,握住冰凉的剑锋。
  他像是震了下,抬眼看她,正对上她温柔如水的目光。 
  他不语,一瞬不瞬的看着她,黑眸深沉,她已太习惯的深沉。 
  她转回头,继续对镜绞断她的长发,很快的,一双手夺过小小的剪刀,远远的抛开。 
  她合上眼,感觉男人的手掌在抚摸她的发,从头顶缓缓滑下,揉搓残缺的发梢。 
  “……为什么……要剪掉它?” 
  “因为我是祸国妖妇。”她自嘲的浅笑,向后倚去,倚到那个男人怀里,很坚硬的胸膛,他不是陈叔宝,不是她文弱多情的皇上。 
  杨广僵硬的站着,却没有推开她,她能感觉他胸膛的起伏,像风,像风穿堂而过。 
  “王爷!”身后突然有人大叫:“高长史说这妖妇留不得!何况皇上……王爷,您该杀了她!” 
  她没有睁开眼,他的胸膛起伏加剧,风狂,风骤。 
  “刷”一声响。 
  黑暗中忽然红光一闪,她闭着眼,血腥味直冲鼻端。 
  “把这女人的头交给高长史,父皇那儿我自会禀报。”杨广年轻的声音带着颤抖,他在怕,为什么? 
  她缓缓睁眼,她的侍女倒在她脚下,血如泉涌,湿了她的裙角。 
  她拉拉杨广的衣袖,指给他看,他一扬眉,将她横抱起来。 
  她偎在他怀中,娇柔温驯如猫咪,她的羸弱更衬出他的强壮。她想,这个男人会保护她,不知道能多久,却是以命来作注。 
  “你会娶我吗?”她在他怀中悄悄的问,抬起头,却只看见他怪异的眼神。
  她微微笑:“我喜欢你。” 
  铁臂将她圈得更紧,她的笑容在唇畔,鲜艳如花。 
  可惜啊,他不会娶她。 
  被他抱着,就这样大模大样走出宫苑,她没有见到陈叔宝,从他肩头望出去,却望入一双明净的眼眸。 
  孔贵妃。 
  她静静与她对视,这个在她十岁就将她送给自己丈夫的女人,曾经对她说过一番话。 
  张丽华,你是不祥之人。迟早有一天,陈会亡在你手里。如果我是你,会自行了断以避免苍生涂炭。
  可是你不是我。孔贵妃。你并没有你想象中神圣,你养育我,教导我,结果呢?你的丈夫不爱你,他怀中的女人是我。 
  孔贵妃面容平静,她似乎从未见过她失措,哪怕是在这一刻的刀兵寒刃。 
  ……你是不祥之人……
  她垂下眉睫,将脸埋入杨广怀中。
  
  突然她就成了另一个男人的女人。 
  夜里依然有月,枕畔依然清光冷冷,她依然会夜半惊醒。 
  甚至醒来,那个男人的手臂上,依然缠着她的发。 
  她常常禀一支烛,在暗夜中细细端详枕边人的形貌,他的眉,他的眼,他睡梦中带笑的唇。直到他惊醒,直到他将她压回榻上。 
  她并不想念陈叔宝,蜷缩在这一方胸怀,相见,不如不见。 
  杨广很年轻,他的年轻里没有陈叔宝的伤春悲秋,笑是恣意的笑,愤怒就拨剑而起,甚至快乐,就会抱起她飞快的旋转。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人,江南软水养不出这样的男人。 
  她以为,世上没有什么事能困扰这样的男人。 
  她错了。 
  昨天杨广没有回府,她坐在花园的石阶上等着,在露水中瑟瑟发抖。 
  天明的时候,她见着一个叫高颎的人。 
  她一眼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男人,每个朝廷都会有一些这样的男人,你可以说他是栋梁,也可以说他是榆木疙瘩。 
  她把玩着长发盯着他,他目不斜视。 
  “皇上要见你。” 
      
  大隋的宫殿也不过如此,不如皇上的巧思——啊,不能叫皇上了,现在的皇帝只有一个,只有高踞在龙椅上,雄姿英发那一个。 
  她盈盈拜倒。 
  “你就是张丽华?” 
  她应着,偷眼看时,杨广站在皇帝身侧,别过了头。 
  “晋王,”皇帝笑着对他说:“你不是告诉朕她死了吗?”
  杨广没有回答,她盯着他的袍角,他在发抖。 
  原来他的怕,来自这个至高无上的男人。 
  皇帝没有再理会他,他皱眉看着她,她好奇的看着他。会让杨广害怕的皇帝,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 
  他和陈叔宝一样,有很深的皱纹,与其说是因为岁月,毋宁说是因为忧患。 
  想来,他也会在月夜惊醒,再难成眠吧? 
  隔得很远,她却似能从那双漆黑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影子的双眼满溢着怜惜。 
  “皇上,”高颎突然跪倒在地:“此女不祥,求皇上杀之以保大隋安宁!” 
  这人和孔贵妃还真是配。她低下头,玩着修剪整齐的发梢,想起亲手为她剪发的人,眼角瞟了杨广一眼。 
  他全身都在发抖,紧握的双拳藏在袍袖下。 
  “杀了她?”皇帝重复着,久久不语。她静候着将临的命运,高颎热切的望着他的君王。 
  奇怪,杀她值得他那么高兴? 
  皇帝忽然一笑:“高卿,你太小题大做了。她一个小小女子,能带来什么大灾大难?你若是怕晋王沉迷女色不思进取……这样,张丽华。” 
  她俯身听旨。 
  “陈公爵以为你已经死了,你就不用再去他那儿了。朕赦了你,你以后就留在宫中做个宫女吧。” 
  这就是变相的要她。她忍住笑,领旨谢恩。抬头看着高颎的脸色青白交错,听说有士大夫喜欢死谏,她倒是想见识一下。 
  “朕累了,有事明天再说。”皇帝在他开口之前堵住,站起身向她招手:“你来,朕顺道带你入宫。” 
  她应了,走上前去,他的手一直伸着,她略为犹豫,被他一把抓住。 
  她低头,看着交握的手。 
  十指交缠,握得很紧,很用心。 
  随着皇帝宽阔的背影亦步亦趋,宫闱近在眼前,又一轮的囚禁,又一轮的无眠。 
  她最后一次回眸,望见杨广的眼。
  那双年轻的眼睛里晶莹闪耀的,是泪吗? 
  拳仍紧握。 
  他一言未发。 
  她合上眼,微微笑。 
  孔贵妃,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我们的君王曾赞我聪慧天下无双,我的不祥岂用你来告知。可不祥亦祥,男人和女人自有一套生存的法则,血雨腥风的世界,我是他们的温柔,虽然要他们用命来换。 
  上天造我,所以我回馈。 、
  皇帝牵着她的手,他的脚步稍嫌匆匆,她知道他在期待什么。 
  她也知道,张丽华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皇上,你会娶我吗?”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25, 共 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初雯 文/文鳐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