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6期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2007-10-10 13:28:1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428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扬子江畔,残阳如血,烟花飘落。
  两人两马,一前一后,风动影斜。
  前面的,是一白衫女子,素颜清丽,眉间寒气欺霜;后面跟着一青衫男子,姿容俊雅,宽袖流风。
  男子嘴角有着淡淡的笑纹,看得出他常笑。可现在,薄唇紧抿,剑眉微蹙。
  “你真要赴约?”男子开口问,声音低润。
  女子回头,看他一眼:“为何不?”
  男子垂目:“可能是无聊之人的无聊把戏罢了。”
  “无聊也好,居心叵测也好。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报仇的机会。”
  男子手指轻轻抽动,轻声道:“这么多年了……”
  女子冷冷打断他:“不管过多少年,我都从未改变。”她顿了顿,美目流光,凄清刹见,“你难道不想为你的师兄报仇吗?”
  男子苦笑不语。
  女子不再理会他,翻身上马。
  男子叹息一声,也上马随她。
  扬子江畔,江水滔滔上岸,沾湿马蹄。
  
  扬州,阳春楼。
  点一壶酒,刚润湿咽喉,就听见旁边有人惊道:
  “那是白染和邢冰!”
  “浊魂剑和玄冰仙子!”
  “入影成双,好一对璧人!”
  白染听后,扯起一丝讽笑。
  他有一剑,名唤浊魂,世人便以剑名称他;师姐为人清冷,名字里又带了一个冰字,好事者给她个玄冰仙子的名号。
  他们师姐弟二人,一起行走江湖,总惹来误会。
  “唉。”有人叹息。“你们别瞎说,当年他们的大师兄谢濯清在世的时候,与玄冰仙子本是未婚夫妻。谁知,英雄薄命,谢濯清死于非命,临终前将玄冰仙子托付给浊魂剑。可玄冰仙子对谢濯清一片痴心,而白染也绝不逾矩,只是长伴玄冰仙子身旁,实践诺言。两人之间,清清白白,哪有什么‘一对璧人’之称?”
  旁边之人皆大悟,纷纷称赞邢冰痴心一片,白染有情有义。
  白染再饮一口酒,酒香满溢。
  “可是,那谢濯清究竟是怎么死的?”有好事者问。
  有人答:“传言被仇人所杀,可是不知是谁。听说白染邢冰二人一直都在追查,可是五年下来,毫无收获……”
  刷地一声,刚才说话的人的桌前钉上一叶飞刀,那人张嘴却不能再言,冷汗淋漓。
  邢冰仍是面寒赛雪,手腕转动,飞刀收入掌中。
  白染冲那人抱歉笑笑,伸出一根手指轻压薄唇,示意旁人不要再讲。
  邢冰也饮一杯,然后对白染道:“我先去休息,明日辰时动身。”
  白染看着她,有丝忧愁,点点头。
  邢冰站起,白衣飘然,真宛如仙子下凡,洁净无尘,看得在场的人个个心折不已。
  待她离去,白染独自饮着酒,看见楼梯处一个卖唱的小姑娘怀抱着琵琶,怯怯张望。
  他冲她招招手。
  小姑娘看见一个俊秀的公子招呼自己,红了脸,腼腆过去,细声细气道:“公子想听什么?”
  白染微笑,温和道:“就唱首你拿手的。”
  小姑娘沉吟片刻,拨动琵琶,开口唱起来。声音圆润,婉转悠扬,犹如珠落玉盘。
  白染听着听着,听得痴了、醉了。
  只听姑娘唱道:
  “残阳如血,铺江照。
   铺江照,纷乱今宵。
   纷乱今宵,江湖老。
   江湖老,英雄折腰。
   英雄折腰,英雄折腰……
   英雄折腰,只换美人一笑。”
  
  午夜,月色微弱,人声静谧,一个白影从阳春楼二楼一跃而下,落在大街上,轻巧无声。
  白影刚移动几步,就闻本是沉静的大街上,响起低润的男声。
  “师姐,你这是上哪?”
  邢冰蓦然回首,看见白染嘴角挂着苦涩的笑。
  “你——”她有些恼怒,冷冷瞪视着他。
  白染目光飘向天际的悬月,缓缓道:“那天,你收到纸条,上面写着‘若想知道谢濯清死因,三月十三午时,落日谷见。’从头到尾都是你转述于我,我并未亲眼看见。”
  他又将视线收回来,沉沉落在邢冰的面容上:“你骗了我,不是午时对不对?你想抛下我独自赴约。”
  邢冰透过朦胧的月光看他,看他目光如水,看他笑容轻柔,才道:“对。”
  白染沉默。
  半晌之后,他问:“师姐,你可还记得师兄临死前说的话吗?他说,不要报仇……”
  “够了!”邢冰突然低喝。
  白染目光暗淡下来。
  邢冰转过身子,语调冰冷:“想来就跟着吧。”
  说完,施展轻功,绝尘而去。
  白染怔怔看着黑夜里的那抹白,终叹息一声,跟上。
  
  落日谷,红日早落,正是夜最浓之时。
  邢冰、白染立于谷口,仰头观望。
  “师姐,你先在此等候,待我进谷察看再做打算。”白染低声对邢冰道。
  邢冰看了他一眼,道:“要察看也是我。”也不待白染回应,便倾身入谷。
  白染自然不能放任她一人,紧跟其上。
  谷中,野物发出嚎声,此起彼伏,呜呜耶耶。二人均不敢大声喘气,屏住呼吸,小心前进。
  突然,从天而降大石,滚滚而下,轰隆如雷声,一时间激起尘沙满天。
  在落石砸地和野兽惊吼的声响中,白染大喝:“师姐!”
  邢冰冷哼一声,左右闪动,行云流水,躲过落石。
  白染松了口气,纵然知晓邢冰武功高深,但他仍不免担心。
  虽说大石不断落下,但邢白二人避得轻松,其间,白染还拔剑,砍碎几块大石,他们慢慢往谷口移动。
  正当二人将要出谷口的时候,又起啸声。
  啸声尖细绵长,闻之好似细针入耳,扎得人心尖颤动不已。
  白染大惊失色,忙运气抵制,只分心看一眼邢冰,竟呕出一口血。
  一时间,野兽纷纷倒地,再无声响。那长啸明明细弱得刚够耳闻,可却掩盖过落石的巨响,钻入脑海,排之不去,让人几乎疯狂。
  白染看邢冰一面躲过巨石,一面抵制啸声,甚为狼狈,便提了一口气,也纵声长啸。
  两个啸声,一个尖锐,一个浑厚,在空中撕咬纠缠,不分高下。
  那个声音突然一变,转为低沉,依附着白染的啸声,好似风雷隐隐。
  白染心道不好,急忙收声,但迟了一步,两个啸声叠加,竟使大石崩裂。碎开的石块如骤雨,绵密朝二人袭去。
  细碎的石块,蕴含着内力,力道之大,数量之多,好似威力加强上千倍的暴雨梨花针。
  邢冰侧身退后一步,瞳孔扩散,她知道,已难逃一劫。
  猛地,一个温暖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她撞进一个宽厚的胸膛,然后倒下。
  一只手紧紧揽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将她的头死死按在怀里。
  她可以听见石块撞击肉体的声音,还感觉到有什么液体落到了她的脸颊上。
  温热粘腻。
  她睁着眼,咬牙切齿。
  许久之后,啸声止,落石静,夜沉默得苍凉。
  白染趴在邢冰的身上,一动不动。
  邢冰暗暗施力,将覆于二人的石块震开,翻身勾住白染的身子。
  她的心立刻一片冰凉。
  宽阔的脊背上,竟无一处完好,血肉模糊。
  红色刺伤了邢冰的眼睛,她搂住白染的手剧烈地颤抖。
  她心神一凛,抬头望向四周。夜色中并无异相,想来那人长啸,怕已大伤内力,不敢再来。
  她抱紧白染,掠出落日谷,快似闪电。
  
  待邢冰回到阳春楼,冷汗湿了她的衣裳。
  她将白染放置床上,撕开他被石块砸得破碎的衣服,拿出师门密药,小心翼翼地抹在他的伤处。
  白染忍不住疼痛,昏迷中,无力地闷哼。
  邢冰听了,心也跟着他一起痛,手上更加小心。
  等她上完了药,整个人如同从水中捞起来的一样。
  她扶起白染,完全除去他的衣服,以干净的白布包裹伤口。
  他赤裸的胸膛紧贴着她,从中传来的心跳,几乎让她跪下感激。
  她不会找大夫的,她不会把他交给那群庸医。
  她这么想着,抱紧他。
  
  白染醒来,已是三天之后的事了。
  他抬起眼皮,细长的睫毛后眼神迷离。过了好一会,他才看清眼前邢冰苍白的脸,扯开一丝的笑。
  邢冰阴寒着脸,语气却很轻柔,道:“饿了吗?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白染只是嗯了一声,又闭上眼睛。
  邢冰知道他只是无力,并不会再昏迷,便出了房门,到厨房里端了她亲自熬的粥。
  她扶起白染,一口一口喂他。
  白染靠在她的肩上,脸上有些不自然,但很顺从地吃完了粥。
  邢冰把空碗放下,让白染趴回床上。
  白染将脸搁在柔软的枕头上,眯着眼,嘶哑道:“师姐,我梦见了我们在玉龙雪山上的日子。”
  邢冰喉口一紧,干涩道:“想师父了?”
  白染笑得虚弱,却也笑得纯净,宛如孩子:“是啊,师父还等着我们回家。”
  邢冰别过脸,道:“若是想平安回去,就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
  白染的手指抬了抬,揪住邢冰的宽袖,轻轻道:“怎么是傻事呢?我也躲不过那飞石,与其两个人都受伤,不如我一人。”
  邢冰微微皱起眉,有些烦躁:“若不是我冒进,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白染闻言,轻轻晃动她的衣袖:“不用责怪自己,我懂的。”
  这些年来,只要和师兄有关的事,她就无法冷静。
  白染振奋一下口气,道:“而且,都是些皮外伤,趴几天就好了。”
  邢冰垂眸,道:“那你再多休息一下吧。”
  白染乖乖闭上眼,手却还牵着邢冰的衣袖。过了好一会,邢冰以为他睡着了,可却听见他低低温温的声音。
  “师姐,我梦见玉龙雪山碧空似水,白雪皎洁晶莹。师兄还有你带着我在雪地上练习轻功,师兄的武功真好,踏雪无痕。我想学着师兄,可怎么也没办法做到,便气得哭了起来。你就牵起我的手,不说一句话,提着我在雪上飞掠。我回头看,雪上果然没有脚印,立刻破涕为笑。师父在一旁哈哈大笑,说我又哭又笑,猴子撒尿。”
  他说了这么长一段,到后来轻喘了起来。
  邢冰痴愣看着他拉着自己衣袖的白皙指节,忆起小的时候,她喜欢牵着他的手,长大了后,他还总是想把手放进她的掌中,被师父嘲笑,便改以拉扯她的衣袖。直到再大了,突破了男女授受不清的界限,他才没有再拉着她。
  她曾经有些小小的失落,那个软软漂亮的孩子突然长大了,离她远了,成了独当一面的男人。
  虽然他从不透露,但她知道,他现在的武学修为早已超越她。毕竟,他是师父所收的三个弟子中,资质最好的一个。
  白染睁开眼,望着她。
  温柔地,细致地,暖醺醺地看着她。
  她惊慌地伸手覆住他的眼,道:“你快休息,不要再说了。”
  白染嗯了一声,直到他的呼吸变得浅细平稳,邢冰才松开手。
  他沉沉地睡着,如墨的长发散在颊边。
  邢冰心念一动,伸出手帮他理顺发丝。
  白染在睡梦中勾起笑,笑得好看。
  邢冰将头靠在床柱上,闭目养神。
  朦胧中,她想起以前的时光。
  那天,白雪漫天,师兄在雪花里舞剑,衣袂翻飞,身影如魅,一剑凝青光。
  那雪花纷纷扬扬洒下,落在她的眉上,师兄舞完收剑,来到她的身前,抬起手,轻轻为她抚去六角冰棱,微笑着对她说:
  “冰儿,做我的妻子吧。”
  师兄和她还有白染不一样,他们是孤儿,而他的家在扬州。她还记得谢府那日,一片红装,窗上的喜字温暖了她的眼。明日便是成亲之日,可白染已喝得醉醺醺。
  他勾住她的肩,满嘴的酒气。
  他道:“师姐,你要幸福,你一定要幸福……你幸福了,我才别无遗憾。”
  后来,喜字的红色变成了血色,腥甜,暗沉。
  师兄倒在血泊中,对白染说:“好好照顾冰儿。”
  而对她说:“不要报仇。”
  不报仇,她怎么能不报仇?否则,她情何以堪。
  五年来,她只为找到凶手。
  而白染一直默默跟着她。
  五年来,他们没有再回雪山,四处辗转,不放过一个线索。
  他渐渐成熟,收敛了孩子气,变得沉稳得可以依靠。多少江湖女儿倾心于他,她曾劝他离开,可他只是笑着看她。
  温柔地,细致地,暖醺醺地看着她。
  突然,她身子一抖,才发现自己倚在床边睡着了。看着白染的睡脸,心乱如麻,抽出被他牵着的衣袖,仓惶地跑到房外。
  他笑着,他看她。
  小的时候,她示范武功给他看的时候;她要嫁人,他喝醉的时候;五年里,每个日出日落,他与她朝夕相处的时候……
  他都是这么笑,这么看着她。
  她惊得手抖。
  她从他的目光里终于看出了他的苦涩与亲昵。
  
  白染的伤渐渐好起来,他本来就不是体弱之人,几日之后,已可下床。
  这日,他和邢冰下楼吃饭。邢冰日渐沉默,只是默默帮他夹菜。他看看她,也没有多话。
  突然,四座响起一片惊叹。
  二人抬眼,看见门口,一个朱颜如翠的美丽女子抱着琴。
  白染站起,唤道:“谢姑娘。”
  那女子缓缓走向二人,向二人福福身,开口道:“白公子,邢姑娘,好久不见。”
  邢冰看着眼前这个弱柳扶风的柔弱女子,没有说话。
  白染请她坐下,问:“不知谢姑娘有何事?”
  她将琴放在膝上,道:“二位已到扬州,为何不到府上一叙。而且……”她垂下眼,“大哥的忌辰就要到了,二位不去上柱香吗?”
  邢冰冷冷回绝:“没有找到凶手之前,我都不会去见他。”
  白染看向邢冰。
  又是那样的目光……
  邢冰一惊,别开眼,逃避他的注视。
  谢姑娘——谢濯清的小妹,谢涓涓,看到这副情景,眼神黯了黯。
  “是么……”谢涓涓有丝落寞,“我只是在想,大哥或许会寂寞呢……”
  邢冰闻言,身子震了震。
  白染道:“我们已有凶手的线索,相信不久之后就能为师兄报仇。”
  “是么……”谢涓涓没有想像中的兴奋,只是道,“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抱着琴,慢慢离开。
  邢冰侧首,问:“有何线索?”
  白染答:“那日袭击我们的人,一击不中,定会再来。”他平日温和的眼眸,突然变得残酷,“我想,他就是杀害师兄的凶手。”
  
  夜里,邢冰没有睡好。
  总觉得心里压抑得厉害,宛如巨石在胸,气息郁结。
  我想,他就是杀害师兄的凶手……
  这句话,好似惊人的洪水,淹没她的口鼻。
  她又梦见师兄浑身失血,武功被废,躺在他们房间的中央。
  红色的血从他的七窍汩汩流出,她拼命想捂住,可是湿腻的感觉还是从她的指缝流下。
  师兄满眼是血,说:“不要……报仇。”
  梦中,突然琴声流泻而来。
  琴音淙淙铮铮,如清泉幽咽,薄冰破裂,绕梁婉转,绵绵不绝。
  邢冰猛地张眼,腾地从床上坐起,看见房间里,月色朦胧缠绵。
  银光中,谢涓涓坐在桌旁,抚动琴弦。
  邢冰错愕,道:“你的内力竟如此深厚?”
  谢涓涓一曲终了,白染破门而入,沉默地看着她。
  谢涓涓一笑嫣然,答非所问:“这琴,是大哥送于我,我白天到哪都带着它,夜里睡觉也抱着它,从不离它分寸。”
  白染目光深沉:“那日是你。”
  她看了白染一眼,顾盼生波,倩笑巧兮:“是,我要你们死。”
  邢冰冷冷问:“为何。”
  谢涓涓呵呵一笑,拨动琴弦,空气震动,邢白二人皆后退一步。
  “三日后,射日崖,我等你们。”
  说完,以袖卷琴,展开身形,从二楼跃出。
  房内二人,默然不语。
  直到白染低低唤了声:“师姐,你准备怎么办?”
  邢冰望向外面的银月,目光竟比月光更加清冷。
  “三日后,射日崖。”她重复,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一日,两日,时间不知过得是快还是慢,明日便是约定的时候。
  同样也是邢冰的生辰。
  五年前,她生辰那天,她本该成为谢濯清的妻子,可那之后,她的生辰的前一日也成了谢濯清的忌日。
  今日,师兄可寂寞?
  风吹起她的发丝,她倚栏远望,一身清姿,不知恍惚了多少心魂。
  “师姐。”白染走近她,“傍晚风寒,别着凉了。”
  “该小心的是你。”邢冰淡淡道,“你的伤还未痊愈,不宜吹风。”
  可白染没有离去,跟着她,一起凭栏。
  一个白衣,一个青衫,双双而立,夕阳峥嵘,染上二人衣衫,绚丽灿烂。
  “好一双江湖儿女!”
  街上有人大声赞道,引来一片附和。
  邢冰投去一道犀利的目光,真如万年不化的玄冰。
  而白染则是爽朗大笑,开怀道:“谬赞!谬赞!”腰间的浊魂剑,随着主人的气息,在剑鞘里鸣叫,噌噌清响。
  街上的人大声叫好。
  晚饭过后,二人上楼。邢冰对白染道:“早些休息吧。”说完,就欲进房。
  白染连忙拦住她。
  她看了眼他,道:“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独自赴约的。”
  白染微微局促:“我不是说那个。”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邢冰,真诚笑道:“师姐,生辰快乐。”
  邢冰未接,漠然道:“我以为你明天才会送的。”
  白染自嘲一笑:“明天大概会很忙,所以就先送了。”
  邢冰挑目看他,脸上面无表情:“那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接受。”
  她还深深记得五年前,谢濯清死后的第一天,他为她送上生辰礼物。
  那时,她静静看着他。谢家满是白纱,痛哭声悲惨凄绝。可她看见他执拗地伸着手,手上是礼物,竟觉得好笑。
  但她并没有笑,她的性子本来就冷,自从五年前,她就再也没有笑过。
  五年来,每到她的生辰,他都会为她准备礼物,可她一次都没有收过。
  她转身欲走,却被白染一把拉住手。
  他的掌何时变得这么大,包裹着她的手,灼热烫人。
  “你……”邢冰愕然看着两个交握的手,又抬头,然后痴迷。
  他看着她,又是那么看着她。
  只是这次好像还多了一点什么,淡淡的,隐忍的,迷茫的,不安的。
  他抿着唇,眯着眼,嘴角带着柔柔的笑。
  他牵起她的手,将礼物硬塞往她的掌中。他轻轻地说,语气里几乎有了哀求:“这次请你务必收下,你若是不喜欢,我以后都不会再送,但这次……”
  他将她的五指合拢,紧紧握住手中的东西。“请不要拒绝。”
  他的口气转为强硬,带着不属于他的霸道。
  她怔忡,如刚认识他一样。
  他松开她的手,离去。走之前,终还是再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焦躁不安,彷徨期待,令她心悸。
  他送她的,是一只精致小巧的胭脂盒,本是任何女人都该喜爱的东西。
  但是,她从不抹胭脂。就连最好的一次机会,也在五年前被剥夺了。
  那一夜,她怔怔看着胭脂盒,看了一夜。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白染在门外等着她,她脸上仍是清寒,她对他说:“走吧。”
  他垂下眼,细长的眼睫有丝颤动,然后,他抬眼微笑:“好。”
  
  射日崖,与天齐,登之可射日。
  太阳在天空中灿烂得厉害,让人一种弯弓的冲动与豪情。
  邢冰与白染并立。
  崖边,谢涓涓屈膝而坐,膝上放着琴。
  谢涓涓看二人已到,呢喃:“大哥,我先为你弹奏一首。”
  谢涓涓抬手抚琴,弹奏一曲,萧瑟凄清,哀怨悲怆。
  曲罢,她对二人温婉笑道:“你们一直在找害死大哥的人,是吗?”
  邢冰看着她,前进一步。
  谢涓涓吃吃地笑,道:“那个人,就是我。”
  邢冰身子一晃,陡然间,四周竟充斥着一片寒意。
  她开口,森冷地问,恨意如世间最难化开的冰:“你的功力是师兄的?”
  谢涓涓笑,得意地笑:“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吗?我告诉你,慢慢地告诉你。”
  她低下头,拨了拨琴,道:“我爱大哥。”她这么说着,语气里满是温情。
  二人错愕。
  “我是如此地深爱着大哥啊,愿意为他做尽一切,只要能让他成为我的。”她的表情模糊起来,有些失神,“大哥是很疼爱我的,我要求什么,他都不会拒绝。什么事都不会拒绝,除了一件事,一件事……”
  她的眼神突然狠毒:“大哥返家,突然说他要成亲了,未婚妻是他的师妹!”
  “我不承认,死也不承认,大哥是我的!”
  邢冰颤抖着,气得几乎说不了话:“所以,你就害死了他?”
  她疯狂地笑:“在你和他成亲的前一天,我敬他一杯茶,里面下了最强的媚药。”
  邢冰几要晕厥。白染的脸也是苍白一片。
  “可惜啊,可惜,即使怀里抱着的是我,他也叫的是你的名字。”她呵呵地笑,黑发飞舞,犹如妖孽。
  “他醒来,看见我躺在他的身边,又是惊愕,又是悔恨,他想自我了断。我就说:‘大哥,你不对我负责了吗?’”她说着,表情生动,好像情景再现一样。
  “他那时的表情真是精彩,他不停地告诉我,我是他的妹妹。我对他说:‘那又怎样,现在,一切都迟了。’他愣着看着我,后来眼里都是悲痛。”
  “他说,他会带我走,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我真高兴,但还不够,我要他完全属于我。我对他说:‘我要你所有的功力。’”
  “其实我是懂武的,每年大哥从雪山返家的时候都会教我一些,但我很弱,我知道,所以我要他的功力,我要他永远无法抛下我。他听了之后,大笑,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说,好。然后,将所有的功力都渡给了我。”
  邢冰听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默然地听着,眼底,太阳的阴影沉沉。
  “他功力全无,虚软无力,倒在地上,原本炯炯的眼睛,目光涣散。我俯下身子,轻轻抚摸他的脸,我说;‘我爱你。’他听了好像没有听见一样,我又说;‘我爱你。’他还是没反应,我火了,摇晃着他,一遍一遍说爱他。他终于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
  那时,谢濯清对谢涓涓说:“我此生只爱一个女人,但那个女人不是你。”他说的时候,和煦笑着,“就算我的身体已污秽,我的心仍洁净如雪花。”
  邢冰听了谢涓涓转述,终于眩晕。
  师兄,她心中的师兄,终还是那个在满天风雪里舞剑的师兄。
  谢涓涓此时神色凄惨,声音也已沙哑:“我听了,气得发抖,他明知我那么爱他,还在我的面前说他爱另一个女人。我怒火攻心,一掌往他胸口拍了下去。”她用手捂住脸,发丝在她的指间缠绕,“我忘了,我忘了我有了他全部的功力,而他那时只是一个毫无武功的普通人。我看他七窍流血,立刻慌了,却怎么也止不了血,我问他怎么救他,他只是笑。我跑出去找人,回来的时候,却看见他死了,死在你的怀里。”
  她仰起头,疯狂地大笑,泪却滑落她的面颊:“真是便宜他了,死都还死在心爱的人的怀里。”
  邢冰闭眼不动,阳光直射在她的身上,竟没有一丝暖意。良久,她才缓缓睁开眼睛,一双剪水的眸子,彻底结冰。
  “我要杀了你。”她说着,白衣在山风中舞动,飘然若仙。
  她亮出飞刀,刀口上寒光印射着她冷冷的眸光,杀气,笼罩了整个射日崖。
  白染动容,喊道:“师姐!”
  邢冰冷然道:“你不要插手。”
  此时,谢涓涓从崖边站起,将琴搁于肘间,她的脸上还带着泪痕,但还是露出如花笑靥:“好,你要杀我,我也要杀你。大哥只爱你一个,可你在他死后,跟另外的男人在一起,我不允许,不允许你背叛他。”
  邢冰闻言,心尖颤动,竟无法反驳。
  倒是白染,苦涩一笑,眼里尽是悲伤:“谢姑娘真是多虑了,师姐满心只有师兄一人,这些年来从未变过,又有什么背叛之理。”
  邢冰莫名心虚,然后恐慌起来。
  心虚,她为何心虚?她无法遏制自己心里奔涌的潮水,将她淹没。
  谢涓涓嗤笑一声,道:“她跟你一同就是背叛,她若是爱大哥如我一般,便应找个地方,永绝人烟!”
  白染瞪视她,心道,她怕是已被心魔逼得疯狂。
  邢冰被她一说,反倒镇静下来。
  她静静直视谢涓涓,后者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白染叹息一声,终于退开。
  白染刚站定,邢冰已起手一记飞刃。
  刀尖破空,划开气流,沙沙轻响,明明快如闪电,却同时有雷霆万钧之势。
  一刀飞去,谢涓涓竟躲避不及,只能微微闪身,刀身狠狠没入她心口上方。
  谢濯清与邢冰本为同门师兄妹,邢冰身为女子,内力修为比谢濯清差了些,但她身手灵巧,一手飞刀,飞出去没有几人都避得了。而谢涓涓虽有谢濯清浑厚的内家修为,但武功招式始终不及邢冰,所以更是无法躲开。
  谢涓涓见被刺的地方红色渐渐扩散开了,大笑,仿佛一点都不疼,她拨动琴弦,指尖急促跳动,铮铮铮,琴音从指上倾泻而出。
  琴声澎湃,如狂潮汹涌,浪花激溅,滚滚朝邢冰袭去。谢涓涓以内力灌注于琴声之中,以琴技弥补招式的不足,倒也出神入化。
  但邢冰不若前几日落日谷里那般没有防备,脚步微动,顺着琴声的高低飞舞身形。
  一时间,射日崖上,尘嚣盖天,震落的石块轰轰滚下山崖,竟听不见着地的声音。
  谢涓涓琴声嘈嘈切切,一声比一声急,仿佛催人上路的黄泉音。邢冰衣袂带风,沙沙间,又出手几枚飞刀,想到师兄当年竟是被这样的女人害死,出手枚枚狠绝,不绕弯路,直直攻向谢涓涓。
  飞刀虽快,但遇上谢涓涓深厚内力发出的琴音,竟生生减了去势,谢涓涓尽数躲过。
  两人几番缠斗,谢涓涓胸口血流不止,邢冰也被尖利琴音划出几道口子,谁也没有占上上风。
  谢涓涓突然冷笑:“邢冰,你以为我能让你活着回去么!”
  说完,一旋身,琴弦崩落,琴丝如有生命般,蜿蜒扭转,千绦万屡,却又坚韧纠缠,击向邢冰。
  谁知,邢冰竟像傻了一样,痴愣站着不动,死死盯着谢涓涓。
  就在那琴丝即将穿透邢冰胸口的一霎那,白染如燕子掠过水面,飞身抱起她,躲了过去。
  “白染……”邢冰在他怀里,睁着眼,唤他。
  白染看她露出这样脆弱的表情,勉强扯起一抹笑:“师姐,我做不到不出手。”
  他知道,刚才谢涓涓旋身的动作,如轻蝶曼舞,是师兄最喜欢的招式。谢涓涓竟学得有十成十的像,师姐怎能不被恍惚了心神。
  他放下邢冰,转过身,对谢涓涓道:“车轮战本是胜之不武,但谢姑娘害死我师兄,又想杀害我和师姐,白某今日也管不了什么江湖道义了,望姑娘见谅。”
  他一边说,一边笑,笑得云淡风轻。
  谢涓涓仔细端详他,诡异一笑:“大哥甚是疼爱你这个师弟,常跟我提起你,说你终有一天会成为集大成者。但现在——”她抖抖指间琴丝,娇俏地问,“你能胜得了我吗?”
  谢涓涓五年之前得了谢濯清的内力,五年来,堕入魔道,习得邪气武功,早已不全是谢濯清当年的正派路子了。
  白染只是笑,缓缓亮出剑。
  好一把浊魂!
  剑气浑浊,沉沉压抑。一人一剑,竟分不清哪是人,哪是剑。
  谢涓涓拔下胸口的飞刀,血流成柱,但她不在意,眼神迷离而疯狂,她摇晃着走上前去。
  突然,风驰电掣之间,二人同时出手。
  只见,银丝飞旋,剑影闪动,电光火石,比刚才邢谢二人缠斗更加凶险。
  邢冰靠在岩壁上,看着白染挑剑。
  师兄与白染皆用剑,她还恍惚记得小时候,她和白染看师兄舞剑,白染问她,师兄这样舞好看么,她答好看。从那以后,白染处处模仿师兄,现在想起来,他那时的心思真是好笑。
  也让人心里发酸。
  可他到底不是师兄。
  为何他被称为浊魂剑,她终于明了。
  他的剑,终多了分嘲弄世事的大气,举世皆浊,又何必独清。所以,他的眼,放弃了清澈,如此混沌。
  所以,他的剑,才快。
  她摸摸自己的胸口,然后揪紧衣裳。
  起落间,二人虽都有伤在身,但毕竟谢涓涓受得是新伤,却失血过多,不觉,白染已占了上风。
  谢涓涓眼看自己已无法取胜,大笑三声,长发狂舞:“大哥,大哥,当年我一掌打死了你,你一定很快活吧?好,好,现在我带着你心爱的师妹师弟下黄泉找你了,你是不是更加高兴?”
  她停止了笑。
  满脸忧伤。
  “为何,为何我们会走到如此田地,若我没有爱上不该爱的人,若我的爱没有那么深,是不是一切又会不同……”
  她呢喃着,如梦如幻。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她突然阴狠起来,扬手挥动琴丝,琴丝四射开来,击在石壁的几处地方。
  轰隆!
  天翻地覆,硝烟滚滚。
  被事先埋在石壁里的火药被点燃,巨大的威力颠覆了射日崖。
  射日崖碎成几块,在往下坠落,白染、邢冰同时跃起,点着石块往上跳。
  谢涓涓在一片混乱中笑着,开怀地笑着。突然,她站的地方往下一陷,眼看着,就要掉下去。
  她的脸上还是保持着笑,却从容地将琴丝挥向奋力想逃出的邢冰。
  白染心一紧,出剑挥开那些弦丝,却不防自己也随着石块落下。
  邢冰连忙伸手抓住白染左掌。邢冰在晃动中勉强拉住白染,白染正寻找着着力点,惊见那琴丝又缠了上来。
  谢涓涓的身子一直往下,可笑声不断,已是狰狞如鬼魅。
  白染害怕邢冰被缠上,不停挥剑。那琴丝反倒退而求其次,紧紧勒在无法施力的白染腰间,猛地一扯,白染身子一顿。
  邢冰摔出飞刀,刀刀刺进下方谢涓涓的身体里,谢涓涓口吐鲜血,不停痉挛,但仍不放开。
  在气尽之前,她突然回光,狠狠将一把琴丝尽数埋进白染脊背。
  “不!”邢冰看见鲜血顺着琴丝从白染的背后滴落,落进深不见底的崖谷。
  身后,她踩着的地方也开始断裂。
  “放开!”血从白染的嘴里不停涌出,他忍着痛,呵斥邢冰。
  邢冰哪肯听,拼了命地想把他扯上来。可每用一分力气,脚下的山体就断裂得更快。
  突然,勒在白染腰间和插入他背后的琴丝松了下来,只因谢涓涓的尸体彻底失去依托,晃动着。
  “啊!”白染大叫一声,背后的弦线生生被下面的重量扯出,谢涓涓急速下落,旁边是飞舞的琴丝,越来越小,终再也看不见了。
  白染那一声惨叫,仿佛剜了邢冰的心,她愈发紧紧抓住白染的手,绝不放开。
  “放……开……”白染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嘴唇竟和邢冰的衣服一样白。
  “不放!不放!”天地都在震动着,邢冰声嘶力竭。
  啪。
  温热的液体,落在白染脸上,顺着他的脸颊滑进他的衣襟里。
  “你……怎么哭了呢……”他虽虚弱,但仍旧温柔。
  她……哭了吗……
  邢冰愣愣望着白染,泪水却不停流下。
  “你这是为我……而哭吗?”他轻轻地笑,轻轻地问。
  “我……我……”她不知道,她的泪就这么落下来了。
  山崖仍在崩塌,旁边地动山摇。
  “不要哭,不要哭,你哭……我会心疼。”他低柔地诱哄她。
  她只能咬着唇,摇头。
  猛地,二人往下一陷,山体已支撑不住二人。
  “不要哭……”他仍是哄着她,“笑一个吧……”
  邢冰的唇咬出了血,眼泪一滴一滴,均落在白染的脸上。
  他看着她,温柔地,细致地,暖醺醺地看着她。
  “师姐,师姐,我愿折腰,只为你一笑。”
  说完,白染突然抬起右手,扬起浊魂剑,砍向自己左腕。
  
  扬子江畔,残阳如血,烟花摇落。
  一人一马,形影孑然。
  邢冰牵着马,默然地走着。江水滔滔不绝,翻滚上岸。
  她细细看着手里的胭脂盒,目光淡淡。
  她停下,打开盒盖。
  里面躺着一张折叠过的纸。
  她怔忡。
  她盯着那纸张好久,一动不动。
  直到马儿发出难耐的嘶鸣,她才颤抖着拿出它,展开。
  “师姐:
      不要嘲笑我这种怯弱的举动,我终不敢当面向你坦诚。我始终记得第一次见师姐的情景:雪山上,白雪皑皑,师姐竟白衣胜雪,在雪地里笑着向我走来。我那时就在想,我莫非是见到了九天之上的仙女?
      那时起,师姐就在我的心上烙下了一个印。
      小时候懵懵懂懂,只知依赖师姐,后来,直到师姐与师兄已两情相悦,才惊觉自己错过了什么。
      我愿默默祝你们幸福,因为你们都是我爱的人。
      可上苍如此不公,师兄死后,你日渐憔悴,我又何尝不是心如刀割。
      但,五年了,一切都该结束了。
      师兄不让你报仇,我懂他的苦心。他怜你爱你,怕你会因仇恨失了本性。可你执意报仇,五年来,我伴你左右,从未见你露出笑容。
      我有感觉,明日,一切都将大白。那时,师姐可否放下一切?
      我终于坦然面对我自己,放开你对师兄的情,放开师兄的死,鼓起勇气,告诉你:
      我喜欢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喜欢你。
      师姐,明日之事一了结,我们就回去好不好?回到玉龙雪山,回到师父那里,回到我们的家。
      我们一起看雪,一起打猎,一起陪师父颐养天年。
      你若是愿意,明日临行之前,冲我笑笑,我便知道师姐心意。
      希望师姐露出的不是嘲笑……”
落款,两个字“白染”,隽秀如人。
邢冰将信贴在自己胸口,仰起头。
她的脸,湿润。
下雨了,四月就是雨水丰润。
雨稀稀疏疏地下,滴在脸上,有些酥痒。
  残阳如血,铺江照。
  铺江照,纷乱今宵。
  纷乱今宵,江湖老。
  江湖老,英雄折腰。
  英雄折腰,英雄折腰……
英雄折腰,只换美人一笑。
  
可有可无,纯属画蛇添足,我只是心疼小白啊……
“将军。”
白胡子老头老脸抽动一下,终于沉不住气,大喊大叫:“悔棋!悔棋!”
他对面的白衣女子面无表情:“悔多少次都一样。”
老头一窒,嚷道:“大逆不道!欺师灭祖!”
白衣女子瞥他一眼,目光冰冷。
老头噤声。
“师父,我到山里走走。”女子起身,淡淡对老头说道。
老头突然正经,道:“你真要一直在这里陪我这个老头子?”
  女子垂眸:“我陪着师父颐养天年有什么不好。而且,我要等一个人。”
  “小白那孩子那么机灵,武功也那么高,绝对吉人自有天相的!”老头又忍不住激动起来。
  女子只是看看他,然后慢慢往雪地里走去。
  老头看她一身白衣,与白雪融为一体,不禁叹息。
  玉龙雪山的雪仍是那么晶莹,邢冰在雪地上走着,脚下被踩踏的积雪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
  她心念一动,提气,在雪上飞掠起来。
  风声呼啸,寒气洌洌,她心怀舒爽。
  踏雪,可是无痕。
  猛地,她听见远处传来异响。
  她停下。
  是脚踩着雪的声音,吱吱呀呀。
  她屏住呼吸,等待。
  直到那个穿着青衫,没有左手的男人站到她面前。
  她一笑。
  连天地都暗了颜色。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9.46, 共 2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古韵柔情]初雯 文/文鳐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