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6期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2007-10-10 13:31:1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81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雁飞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难得出来逛街,提出邀约的女伴却因为公司有事而急急忙忙赶了回去,撂下她自己一个人,不知该何去何从。
  其实她不喜欢逛街的,她这个人物欲浅淡,用女伴的话说,就是程序做久了,连脑子都二进制了。衣服、食物,种种诸如此类的东西,在她眼里只分可用不可用,其他诸如好漂亮好可爱一类的形容词,极少跃上心头。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对身边这座以“宰杀”外宾出名的商厦没有感觉,只是有些奇怪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前面,凭什么标上那一大串数字。
  她对着一个大概是青花瓷的东西多看了两眼,眼前却忽然有人影闪过。她反射性地抬头,几乎要赞一声,这商厦的玻璃擦得真干净。
  映入眼帘的是她自己,细细的眉薄薄的唇,小巧琼鼻丹凤眼睛。然而那影却是侧影,一身雪白职业套装,长长的卷发松松挽起,发际妆点一只碎钻发饰,再加上脸上自信优雅的笑容,说不尽的妩媚婉转,女人味十足。
  她低头看自己,已经工作三年多了,却仍是T恤衫牛仔裤,长发随手扎成马尾,脸上脂粉不施。
  难道是幻觉?她再抬头看去,那巧笑倩兮的女子已经姿态袅娜地离开了。那女子往里走,她却站在外面。是追,还是不追?雁飞皱着眉思索了一会儿,难得主动向大门跨去,却被门童挡住。
  “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雁飞没说话,扭头走了。看她,一时激动都忘记了,那地方不是T恤衫牛仔裤进得去的。
  所以就这么错过了。
  
  晚上回家吃饭,跟父母提起这件事,二老一脸激动。
  “什么时候碰上的,在哪里,你怎么不叫住她?唉呀……”
  于是雁飞才知道,原来自己有一个双胞胎姐姐,从小就被人贩子偷走了。
  就说世界上不可能有非亲非故的两个人如此相像,雁飞默默扒着饭,看父母联系报社电台电视台,托朋友找关系,无论如何都想借助媒体力量见到这个失散了二十五年的女儿。
  只可惜楚家这个故事太平凡,没有经过五十年漫长的等待,楚家二老也不曾为了寻找女儿颠沛流离倾尽家财,楚雁飞更不曾罹患绝症苦苦等待姐姐伸出援手。所以,没有媒体愿意做。
  如是又折腾了几个礼拜,终于市电视台一个新闻栏目愿意给楚家几分钟时间寻亲。电视台的人来摄像的时候,楚雁飞请了半天假,却也没怎么说话,只是听父母说当年丢孩子的前后,眉眼一直淡淡的。
  没办法,姐姐丢了的时候她还在襁褓中。对于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她实在培养不出什么汹涌澎湃的感情。
  雁飞左手中指和无名指之间有个小小的疤,小时候玩线香烫到的,别人极少注意,她自己却常抚弄。每当心情不好或是不安的时候,她就微拢双手,右手手指在左手的指缝间滑过,微凹,不甚平坦的感觉,却能让心情慢慢平静,像有魔力似的。
  采访到了尾声的时候,电视台记者要雁飞面对镜头。
  “姐姐也是长这个样子,是吧?”
  看父母亲拼命点头,雁飞忽然觉得,原来自己此行,只是来充当一个无比写实的寻人画像。
  镜头在雁飞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停留了几秒钟之后,采访正式宣告结束。摄像记者姓张,是个颇爱笑的年轻男子。他一面收拾器材,一面对雁飞眨眨眼:“手里边有什么秘密,下次告诉我吧。”
  原来他注意到了。雁飞没说话,心里却有些奇异的感觉。这算是搭讪么?在她一加一等于一零的二进制世界中,也会出现搭讪?
  也许还是有些高兴的,雁飞送他们到门口,小张要了她的手机号码。
  这应该是个平常的开始,有一个正常的发展,然后导出大家意料之中的结局。
  如果没有发生后来那些事情的话。
  楚家寻亲的事情在电视台播出了,其后电话接到不少,有骚扰的,有好奇的,也有报假消息的,但是那个与雁飞一样长相的女子却始终没有出现。
  雁飞不堪其扰,躲进公司住了两天,却不几日又被父母叫回家中。
  “你看清楚了吗,那人真的跟你长得一样?”
  “是不是眼花了,哪那么碰巧又让你遇见,我跟你妈几十年了都没碰见。”
  “也不看清楚就说,现在弄得家里一团糟,烦死了。”
  “……”
  雁飞默默吃饭,没有说当初听风就是雨,张罗着要上广播电视找人的,其实是他们俩。
  她习惯了父母这样的抱怨,她从小感情就淡,常被父母抱怨说捡来的孩子也比她得人疼,听久了,也就习惯了。她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凉薄,是真的天生感情缺乏,还是感情都堵在哪里,还没找到出口?
  楚家父母还在争执的时候,门铃响了。雁飞起身开门,然后怔住了。
  她想,这大概就是那个出口。
  门外月色迷离,来人是一个极年轻、极清俊的男子。月光照在他白白的脸、黑黑的眼上,衬得他似精魅,不必开口,就要把人的魂魄吸进去。
  “你是雁飞吧。”
  他对她笑,眼儿蛊惑地弯起。雁飞心里痒痒的,想一口咬掉他的笑容。
  然后他说:“我是千里,云罗的男朋友。哦,我忘了说,云罗就是你姐姐。”
  
  楚雁飞,楚云罗。
  难道说双胞胎真的拥有一样的心思,即使久别经年,分隔两地,到头来,却竟然爱上同一个男子。
  这是楚家第一次团圆家宴,云罗和千里坐在一处,楚爸楚妈拼命给他们夹菜,笑得似花儿一样,只有雁飞闷不吭声,食不知味。
  生疏,无穷无尽的生疏,还掺杂着一丝嫉妒,这就是雁飞对云罗的感觉。什么血浓于水的亲情,半分也没有。
  她半低着头,敛了眼,看千里白皙修长的手指,钢琴家一样的手指,若是被他牵着手,该是什么感觉?
  她心似火烧,抬头望见云罗对她笑,礼仪完美,无懈可击。她便也只能回以笑容,约略勾起唇角,虽然自己看不到,却也知道一定很假。
  楚爸不满地说:“雁飞,你在闹什么别扭?早跟你说也把小张叫来的,你不肯叫,现在又摆脸色,给谁看?”
  雁飞又低了头,爸爸不明白,不是因为小张。千里出现之后,所有人就都成了她生活中的背景,苍白没一丝颜色。只有千里,一眼就让她爱上,却偏偏是云罗的男朋友。
  姐姐的男朋友,未来的姐夫。
  未来的姐夫开口了,对楚爸的话发出疑问:“小张是谁?”
  雁飞心里一动,他在乎吗,还是只是单纯好奇?
  所以当楚爸说“小张是雁飞男朋友”的时候,她没有开口反驳。她定定地看着千里,看他似极吃惊地“哦”了一声。他为什么吃惊,难道在他心里,她是个不会有人喜欢的女人?
  然后千里转头看她,不是吃惊的眼神,而是三分意外,七分迷茫。
  他在迷茫什么?雁飞看向云罗,她正在跟父母说着她跟千里的身世。云罗不愧是专门接待外宾的职业导游,谈话间笑容甜美,分寸得宜。只是拿自己的父母当客人,不也是一种生分?
  只是很明显,云罗的这种生分要比她那种“得人疼”得多,因而父母俱是喜笑颜开,一再留两人住下来。
  云罗婉转却很坚定地拒绝:“不用了,爸、妈,我跟千里在那边买了房子。”
  那边,是指B市,云罗和千里现在工作的城市,距离楚家所在的A市有段不远不近的距离。云罗上次是带团的时候被雁飞看到,之后匆匆回返,并没有看到楚家寻人的节目。后来是千里的朋友看到节目告诉了千里,两人才特意赶来认亲。
  楚家二老刚刚认回女儿,不敢强迫她,只好同意。
  晚间分配房间,雁飞跟云罗一起睡。大家都觉得没问题的,毕竟是双生姐妹,就算久未见面,也一定是亲的,雁飞则只是习惯性地沉默。两人虽在一个房间里,话却也不是很多,然而临别前一天云罗忽然说:“让雁飞跟我去那边玩玩吧,我们这么久不见了。”
  雁飞马上便同意了,第二天到公司请假,经理不许。他们做程序的人最讨厌脱出计划外的事情,更何况雁飞还说,究竟要请多长时间的假,她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雁飞说:“不给我假的话,我就辞职。”
  经理被吓住了,眼前的雁飞一脸坚决,是他从没见过的表情。于是百般不情愿地给了假,直到雁飞离开还在咕哝,又不是私奔,干吗搞得这么严重。
  雁飞背对着经理微笑,这次离开,说不定就是私奔。
  
  云罗和千里都是半孤儿——在云罗认亲之前。
  云罗的养父母在她十六岁那年死了,没人愿意接受云罗这个“贴不到狗身上的羊肉”,于是云罗只能靠着不多的遗产半工半读念完书,自立自强。
  千里则更凄惨一点,养母去世之后,他经常被养父毒打,十三岁便逃家成了一个小盲流。至于后来是怎么念了书,上了大学,他没细说。雁飞看着他无比英俊的脸,心想这里面一定有些他不愿回顾的往事。
  他们的房子不大,只付了头期而已,还有二十年的房贷要缴。前阵子两人又买了辆车,经济上的压力有点大。云罗脾气硬,不肯要父母给的钱,只是磨着雁飞教她计算机,准备转行。她嫌自己的职业不好,累不说赚钱还少,不如雁飞捧的是金饭碗,技术在手大把公司捧着钞票求她。雁飞觉得云罗其实挺适合她的职业的,她那么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然而说服人的话她一向不怎么会说,也就随她去了。
  于是云罗辞了职,天天在家里刻苦。千里上班之外还要买菜做饭伺候她们两个,却也从没抱怨过什么。
  “这是在为未来打拼。”
  雁飞倚在厨房门口看他那样笑着说话,阳光穿透他薄薄的白衬衣,勾勒出精瘦却结实的线条。她从不知道男人竟也可以用“诱惑”二字来形容,前面还需加上“十分”二字才算够。
  十分诱惑。她从门缝觑一眼,云罗还在调试程序,忙着完成她留下的作业。于是她走上前,从后面抱住千里,然后感觉到他的背瞬间僵硬。
  “别动,就这样,一会儿就好。”她软着声音求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竟也可以把话说得嘤咛婉转,似舌尖有花盛开。
  千里便僵住了,过了半晌才道:“别这样,小张怎么办?”
  雁飞扳正他的身子,手指依恋地抚过他的唇角眉梢:“我在这里,哪有什么小张。”
  然后她一口咬上他的胸膛,终于成就从见他第一眼起就涌上心头的冲动。
  想咬他,一片片吞吃入腹,再没有云罗什么干系。
  千里吃痛低呼,圈住她的腰将她抱起,然后狠狠吻她的嘴唇,报复一般。
  “我是谁?”唇舌纠缠间,她仍然坚持地问。
  千里不应声,抱着她的手却越圈越紧。等到放开她后,才抵着她的额头,温柔地抚弄着她的长发说:“雁飞,你是雁飞。”
  雁飞看到他眼睛里的怜爱,他分明懂得她的孤寂,即使身在闹市,也像只身孤岛。但是他不知道,她的孤寂是自己愿意的,为的是等待他,没有他,她宁愿孤寂。
  只是这些话,不能对他说。她喜欢他用这般眼神看她,又怜又爱,还有对云罗的一丝愧疚。
  结果那一天,他们没有在家吃饭。千里借口公司有事匆匆离开,雁飞和云罗在巷口的中式快餐店草草解决了一顿。雁飞在饭店洗手间的大镜子里看到自己,眼角眉梢如沐春风,红唇微肿,水润光芒。
  如此明显的罪证,只是云罗一心扑在程序里,才会无知无觉。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便难以中止。似罂粟的汁液,明知有毒,却仍因那甜美的滋味而上瘾,欲罢不能。
  云罗很聪明,计算机学得很快,没多长时间就可以自己对着教材钻研,遇到难关才拿去跟雁飞请教。由此雁飞的空闲时间更多,千里加班的时间也渐渐多起来。
  黑暗中,罂粟的花悄然盛放。他们把握一切机会见面,没可能光明正大走在阳光下,就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尽情拥抱。言语都已经被抛诸脑后,吻就是他们的语言。热烈的,温存的,唇与唇之间的魔法。
  雁飞似一个好不容易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不问将来,甚至也不愿看现在,只要身边有千里,她就什么都不在乎。她想她二十多年来的凉薄,一定都是为了等待千里。
  然而千里却越来越忧郁,有时候他看着雁飞,眉头便不自觉地皱起来。
  雁飞知道,他是想起云罗了。她可以不计较名分,不顾世俗眼光,千里却不能。
  千里对她说:“你不知道,我跟云罗,一起吃了很多苦。”
  若是她先认识千里,她也愿意同他一起吃苦。雁飞这么想着,却没有说。这些话都是没有意义的,时间不能重来,千里和云罗最好的青春年华,都交给对方了。
  那么她就没机会了么?
  雁飞黯了眼色,忽然抬头咬上千里的下巴。
  “说爱我。”
  “我爱你。”
  “我是谁?”
  “雁飞,”他热烈地吻她,“雁飞,我爱你。”
  只用说的不够,他眼神温柔,掌若春风。他一分一毫地怜惜着她,是真的爱吧?
  雁飞知道他们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地一直纠缠下去,但是该怎么解决,她打算不出。前路渺茫,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对她不利。她想要千里,想得心都疼了,但是思来想去,找不到胜算。
  所以后来,她常常发呆。
  “雁飞,你怎么了?”
  听到云罗的声音,雁飞淡淡抬起眼,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拽着自己的头发,好像,还皱着眉。
  “头发,不好看。”过了一会儿,她慢吞吞地说,看了一眼云罗微卷的长发,又说,“像小孩子。”
  云罗笑了:“你那样扎个马尾,真的像没毕业呢。不喜欢么?我认识一个不错的发型师,正好我的头发也很久没打理了,咱们一起去吧。”
  雁飞无可无不可地去了,那发型师见了她俩,惊呼说真是太像了,然后自作主张给她们弄了一样的发型。依然是微卷的长发,修出了层次,再略加些挑染,很青春,很轻盈的样子。
  弄头发的时候,雁飞手机一直响。是原来的公司,经理顶不住了。她离职太久,程序部忙得人仰马翻,经理只差没有跪地求她赶快回去。
  “再等等。”雁飞只撂下三个字,就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关机。
  云罗在一旁羡慕不已:“你看你们做技术的,就是有本事,老板都要吃你们排头。”
  雁飞笑了笑没有说话,云罗转眼一瞟看到她的手机:“这款很贵吧,听说像素特别高。”
  看云罗一脸向往,雁飞淡淡道:“等会儿去给你买一个。”
  接着两人去逛街,不只买了手机,还有衣服、皮包、小配饰,全是雁飞买单。云罗咋舌于雁飞收入的丰厚,雁飞没说什么。她一直就是个物欲浅淡的人,她想要的,只有千里而已。
  结果两人逛到很晚,回家时千里已经回去了。云罗换上新买的衣服在千里面前打转,追问他漂不漂亮。
  千里说漂亮漂亮,抬眼再看,雁飞已经进房间了。
  这晚雁飞睡得早,她呼吸渐沉的时候,云罗轻手轻脚起了床,离开房间,整晚再也没有回来。
  雁飞闭着眼,一颗泪珠滑下来。她看见云罗袋子里有一件镂空的薄纱睡衣,玫瑰红,是属于爱情的颜色。
  那么她呢?
  
  之后雁飞感觉,千里慢慢同她疏远起来。是愧疚感作祟,还是突然发现其实云罗比较可爱?雁飞不知道。
  她想他们在一起的那些时候,他说他爱她,眼睛直视着她的,眼神清浅。但是现在,他消失在她面前。加班是真的加班,不光加班,他还争取一切出差的机会。
  他让她学会恨,她原本感情那么浅淡,没有爱,也没有恨。但是现在,她恨,而且胸臆间充斥着一股得不到便要毁去的疯狂念头。
  她还能做什么,她做他的情人,对他的女朋友好,不问结局,不求名分,一个女人还能为心爱的男人做什么?
  她茫然了。
  公司那边,经理连下十二道金牌让她回去,她只是拖着不理。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她到底在拖什么?这样的局面就算破冰,又怎么会走到对她有利的方向?
  他说他跟云罗一起吃了那么多苦,他不能对不起云罗。
  她是不是该放弃?
  雁飞决定,下次千里出差回来,她就同他们道别。
  然而还没到那一天,千里给她打了电话:“你出来好不好?”
  雁飞来到一间雅致的咖啡屋,千里给她一个小盒子:“雁飞,答应我你要好好的,行不行?”
  雁飞打开盒子,是一对白金镶钻的耳钉,很淡雅,让她失望。
  原来她也是有痴心妄想的,她嗤笑,看到那个盒子的时候她心脏狂跳,还以为里面装的会是戒指。
  “你不是要还贷,做什么买这些东西?”她淡淡的,没什么喜色。
  “我想要你身上有我的东西。”
  听着千里那样的话,她沉默了。其实他何须费心,她的心里,一直都有他。
  于是她收下了耳钉,心里潮湿的,温润的,让放手的决定显得那么残酷。

  那天晚上千里没回家,雁飞找去他最喜欢的酒吧,在门外看他醉了,也吐了,跟熟悉的酒保一直说着什么,又哭又笑,可怜兮兮。
  这个她爱的男人,他拼命加班,他给她买耳钉,他出差回来不见女朋友却约她见面,他希望在她身上留下些什么,这些让雁飞觉得她还可以再等待。
  但是后来,她在云罗手指上发现了一枚戒指,白金镶钻的,很淡雅,跟那对她没有戴的耳钉,好像是一套的。
  “结婚戒指,我先戴戴看,你看怎么样?千里说他现在买不起大的,以后补一个给我。”云罗说的时候,满脸幸福的笑。
  原来他就要结婚了,所以才,要她好好的。
  那大概是压垮雁飞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冲到外面抓起手机对千里吼:“你回不回来?不回来我叫你后悔一辈子!”
  千里那时正在外地出差,接到雁飞电话,慌得乱了分寸。他说我回我回,却已经晚了,雁飞挂了电话关了机,他联系不上雁飞。
  当他抛下公事赶最早一班飞机回到B市时,迎接他的是一个死讯。

  云罗死了,在她认祖归宗半年之后,因为疲劳驾驶导致的意外事故。
  千里几乎承受不住这个打击,丧事基本是雁飞一手安排的。后来也是雁飞一直照顾着千里,日久生情,最后两人顺理成章走到了一起。
  为结婚收拾新房的时候,雁飞发现一张保单,原来云罗和千里都曾经买过巨额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受益人是对方。
  睹物思人,千里更加伤心。于是保险赔偿金领出来之后,两人干脆卖掉那所房子,千里也辞了职,跟雁飞回到A市,另外买了房子、找了工作,重新开始。
  楚家爸妈或许是经过这一番变故,性格改变了不少,对雁飞比以前热络多了,也不那么经常抱怨。
  再后来,也就是平常日子了。
  中间的那些纠缠没人知道,故事或该到此完结,至少在旁人眼里,应该如此。
  然则一年后,千里跟雁飞在街上偶遇了云罗的旧同学。
  “你们两个还是这么好啊,结婚了吧,早点增产报国,生个漂亮宝宝啊。”
  雁飞冷眉冷眼对着那人的热络笑脸,只留下淡淡的一句:“你认错人了。”
  回家后,千里对此事颇有微词:“你干吗那样对人家,再怎么说也是老同学。”
  雁飞叹口气:“你忘了吗,我现在是楚雁飞,云罗已经死了。”
  千里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是啊,云罗已经死了,至少在表面上,已经死了。
  那晚出事的是谁?一样微卷长发,一样细致眉眼。然而失恋伤心的人是雁飞,不是云罗;去千里最爱的酒吧买醉的人是雁飞,不是云罗;那天拿着车钥匙的人,同样是雁飞,不是云罗。
  出事时那倒在血泊中的女子,耳上有一对淡雅的白金镶钻耳钉。
  其实千里跟云罗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设计的人,就是雁飞。
  他们都穷怕了,一有钱就拼命置买东西,想过舒适的生活。然而,这些超出了他们的能力,房贷、车贷,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正好此时得知了云罗亲生父母在寻找她的消息,他们就去了。然而他们很失望,那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家庭,能够给予他们的经济援助少得可怜。
  但是云罗看到了雁飞,那女子跟她一模一样,同父同母,即使化验DNA都不会出问题。
  “还记得那份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么?”
  云罗那样说的时候,千里惊出一身冷汗。然而想想将来二十年窘迫的生活即将消散,他最后还是点了头。他引诱雁飞,而云罗悄悄做好准备,接替雁飞身份的准备。
  那晚吃饭,楚爸说雁飞有男朋友的时候,他本是松了口气的。她有男朋友,便不会如云罗所说,也喜欢上他。但是他错了,雁飞跟着他们去B市,还说没有小张。
  他是动了心的,雁飞花一样的生命即将消失,他惶恐不安。然而几番开口,却不敢说出事实。他跟云罗一起吃了那么多苦,他不能背叛云罗。
  但是他没想过,他所做的一切,对雁飞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背叛?
  贪婪、杀戮,他犯下滔天的罪。虽然云罗一直说雁飞那是意外,并不是他们亲手将她杀死。但是他清楚,把雁飞逼到绝路的,就是他。
  她说要他后悔一辈子,她做到了。他想起他们那些吻,炽烈而又缠绵,二十年的窘迫在那样的情缠面前,似乎不值一提。
  当天夜里千里做了梦,他流着泪醒过来,说:“云罗,我梦见雁飞了。”
  云罗似母亲般抱着他,轻轻拍着他的背:“没事的,我在这里,没事的。”
  千里闭上眼睛,没有继续向下说。他梦见的不是雁飞向他索命,而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月光下的雁飞,脸那么冷,眼睛却那么热。
  我爱你。
  第一次见面,她便用眼睛对他说,我爱你。后来她要他说“我爱你”,他开口的时候,其实是真心的。
  只是那些爱被他亲手葬送了。
  “云罗”一直轻轻拍着他,直到他的呼吸渐沉。她微微一笑,右手手指习惯性地抚上左手指缝,哪里有小小一个疤,微凹,不甚平坦的感觉。
  生活,本来就是这样,总不平坦,总有意外。
  如果她没有发现那张保单,没有听到云罗给保险公司打电话确定赔付程序,也许她已经放弃千里,当他只是姐夫。
  但是她听到了,所以她配合云罗,跟她剪一样的头发,买一样的衣服,用同一款手机,还把那对耳钉送给她。
  云罗并不知道千里也给她买了礼物,她只当一向大方的雁飞特地去买了同套的首饰送给她。也或许,她只是太相信千里,太相信她自己。
  所以,当她在手机里看到雁飞传给她的视频,看到千里那样怜惜着雁飞的时候,她才会那么受不了。
  那晚是雁飞约云罗出去,是她告诉云罗他们的计划千里都已经告诉她了,是她看着云罗抓起钥匙跌跌撞撞冲出门去。
  一切都按照他们的计划上演,只是女主角半途换人。
  有什么关系呢,她现在是别人眼里的雁飞,千里眼里的云罗。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在他身边,名字又算什么?
  她轻轻吻了一下千里的额头,别担心,雁飞不会来找你的。因为她,一直就在你身边。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爱情是怎私的 - 2009-7-15 10:17:19 - 全薇
-----------------------------------------------------
爱情,很伤人,为了爱的阴谋,让人心惊!!!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44, 共 3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青春本馆]让我取暖 文/苏无衣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