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6期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2007-10-10 13:32:0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83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地上有一摊水?
  有一摊水!
  朱雅致想尖叫。
  连续一周,厨房里出现一摊水,扫之不尽除之不竭。第一天晚上她用棉质的抹布把水吸干,足足有半脸盆,端去倒了,第二天晚上又出现,再吸干,倒掉,第三天……
  疯了,这摊水哪里来的?
  每天上班已经快要让她舍身成仁,回来还要和这摊来历不明的水奋战一个小时,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等她死了以后,死亡原因就写上:此女是被一摊水气死的。
  不能再容忍了!
  朱雅致神经质地把厨房翻个底朝天,今天她一定要弄清这摊该死的水的来历。
  她把水笼头开得哗啦啦响,溅起漂亮的水花,水流进排水口,一滴也没落到地上。
  排水口没问题。
  她趴在厨房的防滑地砖上,一块一块的检查,拼接的很完美,连个蚂蚁窝都没,怎么可能渗水?
  不是地上的原因,那是天上了,天花板雪白的刺眼,丝毫不见漏水的痕迹。
  天呐,到底哪儿来的臭水!
  她已经不理智的把橱柜、燃气灶、抽油烟机全部拆散肢解,还是找不到原因。
  厨房都毁掉了,那摊水还亮晶晶的摊在那儿。
  难道有人恶作剧?
  不可能!她一人独居,无父无母无男朋友,连花草都没养,又住十三楼,谁爬得进来。
  难道……有妖怪……
  朱雅致突然想起田螺姑娘的传说。
  传说田螺姑娘来报恩,每天做厨娘兼打杂的,简直是免钱的菲佣。
  她连一只蚂蚁都没救过,房子里的生物只有她一人,这摊水也不是来报恩的,分明是恶整她。
  不会是她年少无知的时候不小心弄死了某种生物,然后,那生物化成怨灵来报仇的吧……
  妈呀,越想越恐怖,朱雅致从厨房夺路而逃,找了一把祖传黄铜大锁,喀嚓锁死了厨房门。
  她被一摊诡异的水给打败了!
  从此厨房列为禁地,可怜她喝口水都要从公司的饮水机上背回来,苦命哟……
  
  2
  
  又一周,夜半,星月无光。
  朱雅致躺在床上,像烙饼似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啊……好想嘘嘘……
  怎么办?顶不住了!
  我堂堂一个人还怕没骨头的软脚水!
  朱雅致胆气立壮,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对那摊神水的恐惧。趁着勇气足,她打开房间门朝卫生间冲去——
  妖怪啊——
  朱雅致昏倒前,清楚看见被她锁死的厨房门大开!里面,多了一个男人!
  
  3
  
  早晨的阳光好刺眼哦,肯定是昨晚忘记关窗帘了。
  朱雅致闻到食物的味道,空气中飘荡着南瓜小米粥的软糯甜香。
  见鬼了,怎么有人在她家厨房里煮饭!
  难道是仙去的妈妈回来了?
  妈——
  她激动地跳起来。
  厨房里有个男人在煮饭。
  昨夜的记忆全部回笼,朱雅致不知从哪里抓了把美工刀在手。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去——”
  这好像是哪部烂片里的驱魔咒语。
  那个男人听到人声,回头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
  青天白日大太阳下,妖孽看起来像神仙哥哥。
  “你是谁?你是不是那摊水变的?妖孽,快快显出原形,看刀!”
  一碗热气腾腾香喷喷的南瓜小米粥封住了驱魔女的刀路。
  “请用膳,主人。”
  妖孽开口,吓坏了驱魔女。
  “你叫我什么?”
  她没听清楚。
  “主人。”
  听清楚了。
  话说该名疑是水妖的怪异男子凭空出现在朱雅致家的厨房后,朱雅致终于过上了颐指气使的大小姐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日子是十分舒心啊。
  据该男子讲,他本已穷途末路,本想跳楼了此残生。于是在一个漆黑的夜里,摸上朱雅致所居住的大楼顶层,纵身跳下后被一阵强劲的大风吹进她家的厨房里,奇迹般生还。
  所以他要报恩。
  如此具有传奇色彩的玄妙理由,朱雅致也相信了。
  该男子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不忍不相信他。如果他说他是叶孤城,在她家厨房练天外飞仙她也会信的。
  “你叫什么名字?”
  “温柔。”
  “啊呸,我还多情呢!”
  俗话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温柔看似弱不禁风的身板还满好用的,洗衣做饭拖地板,可媲美全能菲佣,并且是免钱的。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饭量又小,很好养的。
  随着美好生活的到来,朱雅致渐渐淡忘了厨房里神经出现又神秘消失的那摊水。
  温柔男子对自己的过去不愿提及,每次朱雅致追问两句,他就露出郁郁伤怀的哀愁,令人好生不忍。
  朱雅致不在乎别人说闲话,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怎么了,她内心坦荡荡,再说温柔男子像个小媳妇似的,每晚九点规规矩矩进客房睡觉,比小白兔还无害。
  “我要吃土豆炖排骨。”
  “好。”温柔男子很温柔,“可是你要去买食材。”
  “你去嘛,人家太累不想动。”朱雅致抱住棉被撒娇。
  “我不想出去。”
  “为什么?你很奇怪,连门都不出,你不闷吗?还是楼下有人提刀要砍你?”
  “我不想说。”
  在这个问题上,温柔男子有异常坚定的固执。
  为了好吃的食物,朱雅致也只能妥协亲自跑菜市场一趟。
  她一定要把温柔男子的底细弄清楚,在这点上,好奇心旺盛的朱雅致也有异乎寻常的坚定。
  她开始留意报纸杂志电视网络上关于失踪人口的报道,奈何温柔男子就像石头里蹦出来的,无根迹可寻。
  朱雅致的好奇心被无限制吊起,比猫抓还难受,她是直来直去的性子,最受不了打哑谜。旁敲侧击没结果,她决定严刑逼供。
  “说,姓甚名谁、家住何处?过去干了什么勾当?”
  朱雅致又把她的美工刀翻出来,抵在温柔男子的脖子上,一副凶蛮恶女的狠样。她可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可以忽略他的惹人怜惜。
  温柔似水的男子微笑着,用两根手指夹开刀锋,不睬她。
  气、气人!她可是供养他的大恩人,竟敢藐视她的权威!
  “说!”恶女声嘶力竭的吼道。
  温柔男子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头。
  “你真的要知道我的过去?”
  水汪汪的眼睛里犯起朦胧的雾气。
  朱雅致觉得自己好像在虐待小动物,有很大罪恶感。
  “我走好了,我想我还是去死吧。”温柔男子伤心欲绝地咬着下唇,站起来,转过身的背影是那么落寞。
  “你要好好吃饭,我不能再照顾你了。”
  他,关心她?
  “不要,我不准你走!”朱雅致冲动地抱住他的腰,“你的命是我救的,你要报恩,我命令你留下来继续给我煮饭,大不了我不问你的过去好了。”
  她狠狠地拖住他。
  有他相伴的日子是那么美好,自从父母去世之后,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活着,活得好累,好不容易过上逍遥日子,她绝对不要再自己煮饭!
  为了今后的幸福生活……
  “留下来陪我好不好?”她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我想你留下来陪我,这个世界上,我一个亲人也没有,你怎么可以丢下我,呜呜呜……”好可怜的样子。
  他转过身来把她拥入怀中,温暖的胸膛里跳动着一颗坚实的心,她听到了。
  “好。”
  感谢老天赐给她一个绝种好男人,样貌佳人品好,招之即来挥之则去,百依百顺,任劳任怨。
  太完美了!
  这样的好男人合该藏起来,要不然早被外面的女人给生吞活剥了, 朱雅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得意忘形之余,她心中隐有不安,这样轻易到手的幸福太梦幻,如果哪天失去,她会疯。
  所以,一定要得到令她安心的保障。
  
  4
  
  某天,他们亲密拥抱的时候,朱雅致说:“我们生个小孩儿吧。”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啊。”
  他们的亲密仅止拥抱而已,可是她很贪心,想得到更多,她不确定他们之间有没有爱情,她只知道他煮的饭菜很好吃,她想吃一辈子。
  “我不知道能不能永远陪着你,这样你也愿意吗?”温柔男子很严肃地问她。
  “所以我才要生一个你的小孩儿,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还有孩子陪我,我才可以活得下去。”朱雅致的声音哽咽起来。
  “雅致。”温柔男子感动地抱紧她。
  有了孩子,看你不乖乖地给我煮一辈子的饭。
  他的过去是一团谜,说不定很快就有女人上门认老公,有孩子跑来认爸爸,她都不在乎,谁怕谁呀,马上生个小孩给他看!
  
  5
  
  几个月以后,朱雅致成了大肚婆,每天开心得跟吹胀的气球似的,有一种激昂亢奋的情绪。
  “亲爱的,我们有孩子了,从此以后我要更努力赚钱,把你和孩子养的壮壮的。”
  “对不起,我不能分担家计,让你受累了。”温柔男子心疼她,可是他有难言的苦衷。
  “没什么了,我们是一家人,等孩子出生,你就得全心全意照顾他,那你比我还累。”
  有这么好的男人陪她,她不介意辛苦工作。
  又过几个月,孩子快出生了。
  “雅致,我有事对你说。”
  他已经烦恼好久了,她看得出来,还以为他是不适应快做爸爸的感觉。
  “你说吧。”她喝着他煲的鸡汤。
  “我要告诉你我的过去!”他一咬牙,下了很大决心。
  “说吧。”她漫不经心地听着,了不起他是个在逃通缉犯,她很有心理准备。
  “我不是人!”他一字一顿说出口,“我是另一种生命形态,来自深海底,平时以液态的形式存在。有一次我漂流到河里,不小心被抽水机吸住,然后通过自来水管道到你家。你还记得厨房里的那摊水吗?那就是我!我不能出门的原因是怕太阳,一遇到太阳我就会化为蒸汽消失掉。”
  “呵呵呵,故事编得不错,以后再编给孩子听。”她压根儿不信他的胡言乱语,肯定是要做爸爸了兴奋过头烧坏脑袋。
  “真的真的,你要相信我。”他急得额头上冒出汗。
  奇怪,虽然他有让人信任的特质,但是这种荒唐的故事,是人都不会信。
  “如果你是一摊水,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来的?你要我相信我和一摊水生了个孩子吗?”荒谬。
  “我是高级生命形态,水的包容性很强,要复制一个人的特性并不难,我是吸收了你理想中的男人的雏形转变而来的,所以我现在是人,有人的一切特性,包括遗传基因。”
  “骗人,你嫌弃我了,对不对!”她开始哭。
  “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嫌弃你啊,亲爱的。”他慌了手脚。
  “我变给你看。”
  说完,温柔男子不见了,地上出现一摊水。
  “妖怪啊——”
  惊吓过度,朱雅致的肚子痛起来。
  “死人,人家要生了,还不给我变回来——”
  水又化为温柔男子。
  “你放心,我会永远陪着你,今天没有太阳,我可以出门,等等,我马上送你去医院。还有,等你死了,我也可以把你变成水,然后我们快快乐乐地在海底水乳交融……”
  朱雅致只担心会不会生妖怪!
  
  6
  
  地上有一摊水?
  “亲爱的,我们的小温情在哪儿?”
  厨房门口探出一颗头。
  “不要进来啊——”一高八度的尖锐女音险些震破某人的耳膜。
  “怎么了?”温柔男子一脸茫然。
  “出去啦。”朱雅致小心翼翼踩着芭蕾舞步,跳出厨房。
  “亲爱的,拿扫帚来,跟我把这摊水扫到厕所里去!”朱雅致在客厅里大声说话,同时对温柔男子使眼色。
  “哦。”虽然不懂亲爱的在做什么,温柔男子还是应了一声。
  一会儿。
  “妈妈,我会好好做作业的,你不要把我扫到厕所里去啦,爸,妈妈虐待我!”小小人儿哭红了脸。
  “死孩子,你再给我变啊,欺负你妈我不会变是不是?看我怎么整治你。”朱雅致双手叉腰,像个母夜叉。
  “亲爱的——”温柔男子拉住她的手,顺势把她拥进怀里。
  小小人儿还在哭,呜呜呜,他家有个恶毒的后母。
  “亲爱的,晚上到了,我们出去散步吧。”温柔男子蹲下身,摸摸小小人儿的头,很温柔的说:“乖孩子,妈妈是为你好,快,回房间去写作业吧。”
  “好。”
  “死孩子,不准偷懒,不准看电视,不准……”
  呜,不要听,小小人儿捂住耳朵,好委屈的想,他要换个妈妈啦!
  “亲爱的,我们去散步。”朱雅致执起爱人的手,变成甜蜜幸福的小女人。
  这样的生活,好满足,好安逸。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31, 共 1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青春本馆]让我取暖 文/苏无衣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