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6期
 [校园物语]乱桃花 文/却三
 2007-10-10 13:33:4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03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穿过晴和大学的十里绿色长廊,陶青柳初见古城红墙碧瓦的惊喜顿时烟消云散,大名鼎鼎的晴和大学,竟然连宿舍楼都是古迹!看着斑驳的墙,她真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背着沉甸甸的登山包东跑西颠办完入校手续,走到606的时候简直只剩下半条命。
  轰地一声,她用野蛮手段把门撞开,目光定在一张粉嫩嫩的娃娃脸上,那人留着短短的碎发,挑染了几缕,柔柔地垂落在脸颊,一张脸吓得煞白,漂亮的琥珀色大眼睛似乎定住了,手还直抖直抖的,身上一件过膝的白T恤看起来空空荡荡,上面全是不明液体,脚边则是一滩玻璃碎片。
  她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寝室里怎么会有这么漂亮可爱的女生!难道上天知道她对娃娃脸近乎疯狂的执念!她后悔不迭,把罪魁祸首——硕大的登山包一脚踹开,用最具母性魅力的温柔声音道:“对不起,娃娃,刚才我太粗鲁了,你不要动,我来清理。”
  说话间,她克制住蹂躏那奶油蛋糕脸蛋的冲动,笑得近乎谄媚,向女生打开双臂,想把她从那堆碎片里拔出来。
  女生果然对她的笑容没有什么免疫力,朝她微微一笑,她眼中红心直冒,强忍口水一把抱住,在心中狂笑,两人高度相当,一定会是完美的组合!奇怪,娃娃怎么这么瘦?
  一阵剧痛从腹部传来,把她从美梦中惊醒,只见奶油娃娃横眉怒目,高高对她晃着拳头。眼看拳头又到眼前,哥哥多年的搏击训练让她立刻作出反应,右手挥开拳头,左手肘一挑,打得那娃娃脸上立刻高高肿起。
  眼看完美的娃娃脸被破坏,她后悔不迭,一边摸向那伤处,一边陪笑道:“对不起,我的手太快,你有没有事?”
  女生眉头一拧,攥紧了拳头,却到底没敢再动手,顺势咬在她手臂上。
  啊啊啊……在甩不开,推不动,打怕娃娃疼的情况下,她终于用原始本能发出求饶求救信号。女生扑哧一笑松了口,抹了抹嘴角的鲜血,指着自己的鼻子,一个字一个字说:“看清楚,大爷我是你同学,不是什么娃娃!大爷我叫花醉月!花朵的花,酒醉的醉,月亮的月!”
  太完美了!连名字都这么好听!
  而且,女生的声音低沉,不是她想象中脆生生如娇莺出谷的声音,却奇特地让人全身每个角落都舒服起来。可怜她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脑子里一阵乱搅,自动把收到的信息通俗化,张口就来,“月亮粑粑,里面坐个娃娃……”
  啊啊啊啊……话没说完,她血淋淋的伤口又遭到狗娃娃的袭击,她忍无可忍,重新再忍,实在不敢把娃娃推上全是玻璃渣的地板,而且掂量掂量怀里这身排骨,怎么也下不去手。
  “你地好多做妹也?”(你们在这做什么)终于有人英雄救美,狗娃娃松了口,朝门口露出一个血腥的微笑,门口那人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吸血鬼啊,救命……”
  她有种误闯什么禁地的感觉,又累又疼又昏又心酸又后悔,各种情绪纠缠在一起,真是心如乱麻,看着狗娃娃嘴角的血迹碍眼,下意识地抹干净,抱着头坐在一旁,再也不想开口。
  狗娃娃呆愣半晌,叮当哐当一阵后,慢腾腾挪到她身边,一边轻柔地为她擦药,一边一个字一个字憋出一句话,“对不起!以后别叫我娃娃!”
  不叫就不叫,反正叫什么都没区别,而且娃娃的声音越听越舒服,她心情立刻晴朗,开始仔细观察那张漂亮的脸,真是越看越喜欢。
  “真的有吸血鬼,我头先明明特到……”(我刚刚明明看见)
  外面的同学笑闹起来,她和那双琥珀色的漂亮眼睛交换一个眼神,两人同时爆笑出声。
  一个男生打扮的瘦高个清秀女生战战兢兢进来,看了看那两人,瘪着嘴把行李拿了进来,她吓了一大跳,这哪里是来读书,根本就是搬家嘛!一个背包,两个行李箱,两个大提包……她乐呵呵地看蚂蚁搬家,在心中幸灾乐祸,“对不起,不是我不帮忙,实在我现在身负重伤,而且还要监视狗娃娃,避免发生吸血杀人惨案!”
  “哪来的小孩,真漂亮!”那女生边搬边乐,“兄弟,是你妹妹吗?”
  “混蛋!”仿佛晴空一声霹雳,狗娃如点着了尾巴的猫,蹦起来大叫,“我不是小孩,我已经十九岁了!”
  “不是就不是,你吼什么吼!”女生也不是省油的灯,怒目圆睁,粗着嗓子吼。
  眼看两人斗鸡一样互瞪,她哈哈大笑,把两人烈火熊熊的目光全吸引过来,见势不妙,她把头一缩,干脆帮蚂蚁室友搬家,顺便把玻璃渣扫了,把桌子清理干净。
  她这才发现,宿舍外面看起来破旧,其实装修得挺好,不愧是全国顶尖的大学。这间是四人寝室,四个双层架子床沿墙边整齐摆放,底层书架书桌,二层睡觉,两床中间装着壁橱,空间很大。
  她这边忙得不亦乐乎,那边两个又不知怎么对上了眼,那女生不知骂了句什么,把一个包狠狠摔到地上,狗娃娃露出本性,一跃而起,张牙舞爪扑上去揍她,那女生哪里会想到这个小可爱有这种恐怖的爆发力,连躲都不会躲,被抓个正着,她眼看要糟,硬生生揪住狗娃娃的衣服把人拉到身边,对室友赔笑道:“刚才太忙,忘记介绍了,我叫陶青柳,是北京的,她是花醉月。”
室友一张脸吓得惨白,“陈默然,广州的。”
  可惜花醉月根本对这种友好往来不感兴趣,仍然虎视眈眈瞪住那女生,对她龇牙咧嘴挥舞着拳头。说实话,小娃娃一脸凶狠的样子只让人觉得好笑,怎么看都像一只别扭的小猫。
  “我们先去学校逛逛吧,我刚才经过绿色长廊,那里真是太美了,我去租辆自行车载你,好不好?”她赶紧浇灭战火,朝小家伙露出最亲切善良的笑容。
  花醉月果然中计,大眼睛滴溜溜转来转去,非常严肃地点头,非常严肃地从柜子里翻出一套白T恤和西装短裤,非常严肃地进洗手间换好,然后,带着一脸郑重走到她身后,却在她心肝啵啵直跳去牵那香香软软的手时,狠狠瞪她一眼。
  她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面对着小家伙无比严肃的眼神,她恨恨地往外走,倒还没忘走慢一点,要知道她走路一贯雄赳赳气昂昂,小家伙哪里跟得上。
  等等,她忽略了什么,她猛地回头,目光如探照灯一般贼亮贼亮地来回扫,花醉月瑟缩着上下打量自己,还以为自己裤子大前门开了。她脑子里迅速捕捉到什么信息,“十九岁……西装短裤……T恤……男式皮凉鞋……平胸……”
  她用力拍了拍额头,目光立刻跟野兽没两样,陈默然刚刚对上,吓得一个哆嗦,手里的一包运动短裤掉了下来,她再次恶狠狠盯住花醉月,那狼一般的目光吓得他赶紧把手缩了回来,朝陈默然狂奔而去,陈默然也有隐性保姆基因,立刻把他拉在身后,两人连退两步,非常谨慎非常无辜地盯住她。
  她再扫一眼,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得一塌糊涂,原来,不是所有女生跟她的胸部一样平,男生也是;不是所有女生都喜欢穿T恤牛仔打扮成中性,男生也是;不是所有的女生都喜欢留短发,男生也是;还有,真正的男生还有喉结,如面前这两只!
  她悲痛欲绝,一拳砸向墙壁,大吼道:“搞什么乌龙,竟然把我分到男生宿舍!我是女生!”
  吼声传遍宿舍,所有人立刻朝这个方向集结,陶青柳,企管系唯一的体育特招女生,在开学的第一天就成了名人。
  与她同时成名的,还有漂亮可爱的小男生花醉月。

  等人群散去,管宿舍的老师很快赶来,一点也没有做错事的自觉,带着灿烂笑容,夸
  张地围着她转了几圈,又顺便绕着花醉月转了几圈,啧啧有声,“怎么男生长得像女生,女生像男生,这个世界真奇妙!”
  在606变成动物园时,花醉月也没逃过被参观的命运,早就缩在她身边气得浑身颤抖,一句话也不想说,闻言眼中更是火花四溅,手悄悄往桌上的杯子探,陶青柳顾不上生气,长臂一伸就把他捞进怀里拍了拍,顺便扛上自己的大登山包,冷冷道:“女生寝室在哪里?”
  花醉月浑身一震,以看外星人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个来回,一脸慎重地皱着眉想了想,到底没离开她的怀抱,嘴角不知不觉微微勾起。
  “你这个样子,谁敢跟你住哦……”老师还在啧啧摇头,同样没摆脱被参观命运的陈默然早就看不下去了,径直拉着花醉月往外走,豪气干云道:“女生寝室在后面那栋,我带你们去!”
  到了女生宿舍,两人还是被参观的对象,一场兵荒马乱后,她终于安顿下来,实在无法忍受小女生羞答答或惊奇的目光,把花醉月手一拉,一路横冲直撞到了男生宿舍。一直闷声不吭的花醉月突然爆发,一脚踹向她的小腿,低喝道:“你答应我什么!”
  她一拍脑袋,敢情他还惦记这茬,难怪一直乖乖跟着。她想笑又笑不出来,拉着他在校门口租了辆自行车,先上去坐好,让他跨坐在后面,启动时又遇到了麻烦,他死活不肯抱她的腰,还一个劲进行基本常识教育,“你别以为自己长得像男生就可以乱来,我是男生懂不懂,你刚才跟我拉拉扯扯,以后要我怎么找女朋友,你又怎么找男朋友!”
  她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脚一点停住车,回头大吼:“你不抱紧我怎么加速!掉下来怎么办?”
  他总算有“乘客”的自觉,脸色变得通红,颤巍巍地伸手,比划了半天才摸到她的腰。她反手把他扳得贴在自己背上,他浑身一个激灵,又开始嘟嘟囔囔,“不是我要吃你豆腐的,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不吃白不吃……”
  她满头黑线,化悲愤为力量,风驰电掣般冲了出去,后面那家伙吓得哇哇乱叫,却还不知死活,连连叫好。
  
  如果说四海是古老的皇冠,晴和学院则是皇冠上的明珠。从学校大门开始,参天大树似绵绵不绝,一直延伸到天边,几乎把整个校园变成童话故事里囚禁公主的茂密森林。
  整个学校甚至整个城市最美的地方要数这林荫小道,这里不准机动车进入,从早到晚只有清脆的自行车铃声、鸟语和欢笑声,浪漫的氛围吸引了无数情侣,因此这条路也有情人路之称。
  林荫道两边,高大茂盛的古木已遮蔽了整个天空,树枝在空中交汇,形成一道华丽的绿色拱廊,快到秋天,满天红的黄的叶子飘然而落,如人间天堂,让人们乐而忘返。
  来来回回不知疯了多久,她出力的还没累,享受的就嚷嚷累了,她把车停在林间长凳边,在他惊惶的目光中把他拎起来,用力推到长凳上坐下。
  夕阳西下,红霞漫天舞起,他眸中似倒映着灿烂霞光,呆呆看着她俊美的笑颜和汗涔涔的脸,不由自主地掏出手帕,跪坐在长凳上,靠在她的肩膀,把手一点点凑近她的脸。
  她朝他粲然一笑,似乎很享受这种依偎,微微眯着眼睛,目光穿林过叶而上,与五彩云霞一同舞蹈。
  仿佛连汗珠都染上了绚丽颜色,他要拼命镇定心神,才敢拭去一颗两颗,那一刻,心头似有一股热流喷涌而出,把所有的怨愤冲洗得干干净净,他的心情从未有过的轻松,如雨洗过的碧蓝天空。
  擦完汗,他似乎完成一个艰巨的工程,在心中长长吁了口气,她哈哈大笑,用力戳了戳他额头,“谢谢花大爷!”说着,她劈头夺过手帕,胡乱抹了抹脸,歪着头在他脸上左看右看,不住点头,“还是你好看,比我家那小侄子好看多了!”
  他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抡起拳头就想动粗,看到刚才的伤口,立刻想起她今天无言的呵护,心头一软,顺势在她肩膀拂了拂,她掩口怪叫,“哎呀,我忘记了,应该叫你花君子,君子动口不动手!”
  他的拳头又握紧了。
  两人坐了一阵,回去退了车,一起到后门口小饭店吃东西,看着他嘴巴噘得老高东挑西拣,她心头火起,用力一拍桌子,“挑什么挑!不吃完不准走!”
  对付挑食的小侄子,这一招最有效。可惜经过核实,花醉月比她还大一个月,怎么可能会听她的话。只见他眼一瞪,也把桌子一拍,跳到凳子上助长自己的气势,“你吼什么吼,大爷要吃什么关你屁事!”
  她又好气又好笑,顺手把他拽了下来,见他挣扎着还想上去,神情简直可爱到了极点,心头一阵欢喜,摸摸他的头道:“别闹,多吃东西才能长胖!”
  他如被踩着尾巴的猫,眼睛瞪得浑圆,啊呜一口朝她的手咬去,她眼明手快,立刻撤退,他抄起杯子用力朝她砸去,拔腿狂奔。
  直到老板拿个计数器站到她面前,她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刚刚踩到了他的痛脚,虽然两人差不多高,看他那身排骨,过去肯定受到不少打击,才会形成这样的爆发型性格。
  她记得老哥说过,身体有缺憾的人内心特别脆弱敏感,做人要厚道,千万不能揭人短处,即使那人与自己有深仇大恨,用这种办法不但胜之不武,更会显示自己人品的低劣。她悔得肠子都青了,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耳刮,老板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立刻把计数器收到身后,连退N步后战战兢兢道:“您……您要是没吃好我再做一桌,不算钱!”
  竟有这等好事?她怀疑地斜他一眼,老板抖了抖,竟飞也似地跑了。
  这个叫不叫霸王餐?看着瞬间就空空荡荡的小饭店,她郁闷到了极点,垂头丧气地往学校走。刚走到校门口,陈默然拉着眼睛红红的花醉月迎面而来,把她堵个正着,扬着头恶狠狠盯住她,立刻作势捋袖子,一紧张讲起话来乱七八糟:“仗住比人家壮就可以哈人妹,你也不能下自己妹德性,害我地寝室变成动木园,你倒还有理了!”(仗着比人家壮就可以欺负人吗,你也不想想自己什么德性,害我们寝室变成动物园,你倒还有理了)
  花醉月没听明白,眨巴眨巴红眼睛愣在当场,因为高中同学有香港人,她听明白了,那一刻,在火车上受的累,背井离乡的酸楚,今天受的委屈统统涌上心头,泪水断线般大颗大颗掉下来。
  陈默然怎么也想不到,为了惩强扶弱硬着头皮冲过来,两句话就撂翻她,顿时瞠目结舌,双手举在半空,不知该如何是好。
  倒是花醉月先反应过来,别看她长得英气勃勃,说到底还是女生,外表咋咋呼呼大大咧咧,从今天的种种细节就可以看出她人品如何。他后悔莫及,自己不就是瘦一点,长得嫩一点,凭什么要所有人顾及自己的感受,凭什么欺负别人?
  缺憾和怯弱都不是借口,和她一比,他根本不是男人!
  在心中狠狠骂了自己一顿,他凑上去轻轻帮她擦脸,用哄孩子般的轻柔语气道:“别哭,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乱发脾气了,你气我就打我一顿好吗?”
  她突然有种回到老哥面前的错觉,泪流得更凶,猛地把他勒进怀里,头深深埋进他颈窝,哭得不成人形。
  他身体一僵,又渐渐放松下来,仿佛一转眼变得无比高大,无比强壮有力,生平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像个男子汉,可以提供让女生依靠的肩膀。
  因为这张娃娃脸,以前所有大人同学都当他是洋娃娃弟弟,宠他也欺负他,把他的任性当成小孩子的游戏,没人告诉他,他的任性也能伤人。
  他心头隐隐作痛,细瘦的胳臂几乎勒进她的身体里,她边哭边想:“男人的肩膀果然好用,比老哥的好用多了,而且还不会像老哥敲她的头,笑话她是牛高马大的爱哭鬼,我真是赚大发了,以后赖定他……”
  眼睁睁看着武侠剧变成家庭伦理剧,陈默然抱着头蹲了下去,只盼围观的N双眼睛不要认出自己,也再次坚定一个信念,从此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最重要的是,立刻搬出变态的606动物园!
  
  接下来几天,两人名人的组合成了晴和情人路最亮丽的风景,女生有一米七,剑眉星目,总是神采飞扬,有说不出的勃勃英姿。男生也是一米七,长得像个洋娃娃,身材瘦弱,漂亮可爱。
  女生平时总是T恤牛仔,男生穿了一天西装短裤和衬衣,也换成了同色的T恤牛仔,看起来像情侣装,真是赏心悦目。
  女生走起路来风风火火,男生却慢悠悠的,开始总是被她拉得踉踉跄跄,后来女生的步子渐渐慢下来,要不拉着他的手到处游荡,要不就让他拉着自己的书包带,一路“指点江山”,或者一手一根红豆冰,边走边回头喂那个懒人。
  而且,女生笑起来像个西北响马,无比狂妄张扬,男生笑起来似待字闺中的少女,总是带着几分羞赧。
  响亮的军号声中,军训开始了,除了几个体育生,同学们都是从小娇生惯养,哪里有办法应付,个个叫苦连天。大家每天早晨六点被军号催起来,要把被子叠成豆腐块,检查没通过的,教官会直接扔出去。等熬到吃中饭,谁都是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架势,下午两点起床,在大太阳下站军姿,一站就是整一小时,站得不对还要罚站半小时。整个操场哀鸿遍野,跟人间地狱一般。
  花醉月小时候体弱多病,身体底子很差,他个性倔强,怕别人笑话,开始三天硬撑下来,第四天中午,因为陶青柳有事没和他一起吃饭,他胡乱扒拉两口饭就睡了,起来时就有点头重脚轻,站不到半小时,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一片惊呼声中,一个身影呼啸而至,抱住他往医务室狂奔。
  医生给他直接挂了点滴,朦胧间,他只觉得有人一直紧紧握住他的手,不停地说:“小月亮,快醒来,别吓我……”
  那声音无比温柔,无比清凉,似冰棱互相撞击,铮鸣过后,余音袅袅,不绝于耳,成功地赶走了黑暗,让人觉得安全,觉得欢喜。
  他却舍不得醒来,她身上有种特别的香,不是她用的柠檬沐浴露味道,也不是香水味,那是一种阳光和雨后青草交织的味道,非常清,非常柔软,仿佛可以直直钻入他的心中。
  多么美好!
  他还在美梦中徜徉,不料嘴角的小钩子泄露了他的秘密,她盯着他的脸左看右看,哭笑不得,揪住他耳朵,把他从病床上提起来,他哈哈大笑,在她耳边轻声道:“谢谢你!”
  她一张脸顿时红得发紫,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句谢谢就有这种效果,笑得前仰后合,教官突然冲了进来,凉凉说了句,“这么有精神,还不快去操练!”
  在她面前,他根本没有逞强的必要,立刻惨叫连连,教官啧啧摇头,“黑小子,莫理他,他叫这么大声,肯定毛事(没有事)!”
  两人面面相觑,教官怒了,“把孩子(鞋子)穿起,还不快去操场!”
  连“孩子”都出来了,她脸一红,顺手抄起鞋子,不顾他的坚决反对把这个大“孩子”背好,一溜烟冲了出去。
  她的背上,花醉月红着脸回头狠狠瞪了教官一眼,埋头仔细研究她的皮肤,在心中暗暗做了决定。
  陶青柳因为表现一直不错,很快就可以休息,花醉月可没那么好命,他和几个同学被教官拎出来“打加时赛”。想起刚才他脸色惨白的样子,她心急如焚,双手握拳在胸前摇晃,拼命朝他打手势要他挺住。
  她的目光清明而专注,他第一次感激上苍给了自己不甚完美的皮囊,可以寂寞这么多年后,等到她。
  白晃晃的阳光中,她的笑容如天空中的风筝,忽远忽近,而风筝的线轴总在他的手中,只要伸手一拉就可以碰触。
  心底的渴望在奔腾,他茫然地伸手,在教官的怒斥声和她的惊呼声中,直直地扑倒在地,手遥遥伸向她的方向。
  看到花醉月再次横着进来,医生把教官骂得狗血淋头,教官看着他迷彩衣里的单薄身体,懊悔不已,当即把他列为特殊照顾对象,以后不用操练了。
  陶青柳把他背回寝室,受到了英雄凯旋般的待遇,小丁敲盆子,陈默然敲桌子,小铁敲床,两人哭笑不得,花醉月一溜烟冲进浴室,她端着两个盆子赶去食堂。
  等她把饭菜打回来,花醉月桌子上出现许多不明用途的瓶瓶罐罐,两人吃完饭,他开始拿她的手做实验,把那些瓶瓶罐罐里的东西抹到她手上,惟恐天下不乱的小丁趴在旁边参观,嘿嘿笑个不停。
  “我的去死皮膏!”陈默然凑过来一看,大叫连连,“我的晒后修复霜……”
  花醉月飞了个眼刀过去,成功地阻止了他的叫唤,她连忙赔笑道:“我本来就常在外面晒,没关系。”
  “以后不准别人叫你黑小子!”他闷闷地说,把美容阵地转移到她的脸上。
  “哦……”寝室里其他三个同时作恍然大悟状,贼笑不已。
  整齐有力的军歌声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军训,大家如劫后重生,许多女生当场摸着晒伤的皮肤嚎啕痛哭,不是晒得痛,是心痛,要把皮肤养回来得多少银子啊!
  陶青柳却完全没有这种担忧,花醉月随身带着一个书包,随时进行防晒补救,那些高级防晒品全部用到她的身上。而且,她每天吃完晚饭第一件事就是晒后修复,其过程十分烦琐,她虽然不情愿,可冲着他的良苦用心,熬吧!
  花醉月从网上抄下一整本美白偏方,每天抱着个透明的小钵子捣腾钻研,黄瓜香蕉苹果西瓜鸡蛋……原材料大多是吃的,大多悄无声息进了606三只饕餮和她的肚子,最喜欢吃水果的陈默然更是美得冒泡,把搬出寝室的心掐死在摇篮里。
  陶青柳白没白没人知道,因为军训完羽毛球队就要集训,为了尽快恢复状态,训练强度非常大,她已经逍遥了好几个月,刚开始真有些吃不消,每次训练完都只有一个念头,往球场一躺,睡死算了!
  要面对满球场体力过人的同学,花醉月自卑心理开始作祟,做了许久心理建设才响应她的号召当“家属”,第一次去看她打球,他翻出“退休”已久的西装短裤和衬衣,把软软的头发梳过来梳过去,用摩丝抹出个分头,硬逼得寝室其他三只都说“十分成熟”才敢出门。
  绕到球场旁的小路时,她正和教练在进行多球训练,在他看来教练简直是在折磨她,球的落点非常刁钻,忽前忽后,不是贴网吊球就是后场贴线球,而且球速之快让他眼花缭乱,往往还没捕捉到球的影子教练的下一个球已经发出。
  练了近二十个球,她的步调明显有些乱了,击球的动作也无法到位,教练把球往地上一砸,大喝道:“你到底会不会打球,这种水平怎么混进来的!”
  她擦了擦汗水,瞥到旁边的“家属”,向教练遥遥挤出笑容,“教练,我想喝点水休息一下!”
  教练瞪她一眼,“一天到晚休息,体力这么差,怎么打比赛!晴和招你进来是要你拿金牌,不是要你带小孩的!”
  “你什么意思!”花醉月听到最后一句,立刻冲到教练面前,挺直了胸膛吼,“训练是循序渐进的,她这些天每天累得够呛,要真的体力透支,伤到哪里怎么办?”
  “不懂不要乱嚷嚷!闪一边去!”教练一手就把他拎了起来,她一个箭步上前,一手扣住教练的手腕,一手勒在花醉月腰间,花醉月又羞又恼,嗷嗷怪叫,在空中对教练拳打脚踢,那样子怎么看怎么像个别扭小孩。大家哄堂大笑,教练也忍俊不禁,把他放下来,在他头上拍了一记,对她正色道:“去休息十分钟,等下继续。你的实力根本没发挥出来,还要好好练!”
  她默默点头,揽着他的肩膀走向休息区的长凳,花醉月把她的手甩开,刚想逃回寝室,跑了两步又冲到放水的地方,抄起两瓶水打开,全部送到她手上。她微微一笑,一口气灌下去一瓶,他拍拍她的背,嘟哝道:“别喝这么急!”
  她嘴角弯了弯,在他肩膀蹭了蹭,他看着那满脸疲惫,心头一酸,就势蹲下为她捏小腿肌肉,她浑身一震,目不转睛看着他的脸,他的侧面同样不可思议的美,睫毛长得出奇,因为紧抿着嘴,嘴角一个小小的酒窝若隐若现。
  因为大大咧咧的性格,她一直都被男生当作好哥们,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体会被人呵护的感觉,体会这样奇怪的情感。
  有些酸,有些涩,更多的是甜蜜,甜得全身都失去力气,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能做,只想这样看着他,这样就好。
  从靠在他肩膀哭泣时开始,她就觉得自己哪里变了,心头有根弦一直绷着,每天都想看到他,千方百计赖在他身边,看到他皱眉会心疼,想看他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样子,想看他的小酒窝……
  那天晚上她做一个梦,梦见他成了顶天立地的英雄,而自己成了城堡中的公主,等待他的救援,而后顺理成章……然后,她笑着醒来,也吵醒了全寝室的人。
  可是,到底哪里变了?
  
  虽然很想为她送上水为她按摩,后来花醉月却只去当了一次“家属”,他的心情真是五味杂陈,喜欢看她扣球时的剽悍气势,发球时的沉稳冷静,奔跑时的迅疾如风,妒忌她力量勃发的肌肉线条,高挑匀称的身材。那一阵,他经常做的一个梦就是他变成她的模样,在夕阳中奔跑,轻松地跳起扣杀。
  梦里,他们跟正常的情侣一样,他拉着她小小软软的手走在情人路上,带着自信的微笑,用有力的手臂把她禁锢在怀中,而娇小玲珑的她总是用崇拜的目光仰望着自己,甜甜地笑着夸奖,“今天的比赛你打得真好”或者“你打球的样子真好看”。
  那是多么美好的感觉,梦里,他是她的天神。
  实在受不住梦醒后的巨大失落,他从此对那伤心地退避三舍。她还当他对打球没兴趣,也不强求,训练完了便晃荡到606,享受他无微不至的服务,然后嬉皮笑脸地用美白原材料填肚子,要不就趁他不在把满身汗水蹭到他抱着睡觉的考拉上,美其名曰“香熏考拉”。
  集训两个月后,羽毛球队员们终于陆续恢复状态,个个累得苦不堪言,听到教练宣布周末放假的通知,掌声雷动,当即把教练抬起来抛上抛下。闹过一阵,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告诉花醉月这个好消息,他们到四海古城已近半年,还没好好游览过这座美丽的城市。想到那人她就想笑,他最爱看那些“猛士”骑自行车穿山越岭走天下的消息,就是胆子太小,怎么也学不会,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正好骑车带他到处溜达。
  在心中美滋滋拨完算盘,一抬头就到了606,她门都没敲就冲了进去,反正她比男生还像男生,大家都当她好哥们。
  “有啥好吃的?”一进门,她大大咧咧跳到花醉月床上,顺手抄起大考拉一顿蹂躏,一个字,爽!
  寝室的气氛有些诡异,对面床的小丁正朝她挤眉弄眼,陈默然对她拼命摆手,小铁拼命指向旁边浴室,三人的神情怎么看怎么像便秘患者,她抱着考拉在香喷喷的床上滚来滚去,哈哈大笑,“小月亮,我放假了,明天骑车带你去玩……”
  “起来!”凭空响起一声惊雷,她斜眼一看,床头的陈默然一脸恨铁不成钢表情,趴在桌上对着书本装样子,她突然醒悟到得意忘形,考拉是他的睡觉必需品,这个娄子捅大了!
  “小月亮……”她拖着长长的尾音叫唤,小心翼翼把考拉放好,对浴室门口的人挤出最谄媚的笑容,见他赤裸上身,只穿了条四角内裤,那皮肤瓷白如玉,似乎还带着灼人光泽,耀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她猛地想起在他怀中的感觉,只觉得心头如有只小动物在作乱,拼了命地往外钻,抓得人心头酥酥麻麻,还隐隐有些疼,疼过之后,却是淡若无痕的甜蜜。
  她猛地想起那个梦,只觉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顶,容不得她多想,花醉月已经三两步冲到她面前,抓起考拉往她身上拼命地砸,她左躲右闪,见他眼中泪花闪闪,心头大惊,把考拉抓了下来,花醉月急红了眼,顺手抄起桌上调制美白面膜的钵子,用力砸在地上。
  “花醉月,住手!”门口传来一声断喝,一个三十左右的高壮男子突然推门而入,冲过来一手掐在花醉月的后颈,一手钳制住他的双手,冷冷道:“你闹够没有!收拾东西跟我走!”
  “不要你管!”花醉月如受伤的幼兽,呜呜低嚎,不停进行无用的抗争。
  看着他那歇斯底里的样子,她心头一阵剧痛,攥紧了拳头逼到那人面前,死死盯住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放开他!”
  男子浑身一震,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眸中闪着无比凌厉的光芒。花醉月狂乱的目光终于落到实处,眸中跳跃着两点火焰,以焚毁一切的力量把她包裹。
  却有晶莹的珍珠,冲破火焰的阻挡,没入尘土。
  陈默然慌忙叫道:“别动手,那是花醉月的哥哥!”
  来不及了,看到花醉月的泪水,她心头又是一阵揪疼,想都没想拳头就已挥出,随着花醉月一声惊叫,男子放手后退一步,捂着脸冷笑连连,花醉月一个转身,张开手臂挡在她身前,厉声道:“花慕阳,她是女生,不准你打她!”
  花慕阳不怒反笑,“她能打我,我就不能打她,花醉月,你这是什么逻辑?”
  他脸色突然涨得通红,挺直了胸膛,大声道:“她是我女朋友,你打了她我去哪找这么好的女生,你难道想一辈子把我当小朋友!我已经是男人了!”
  此话一出,寝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她脸上如染烟霞,目光直勾勾落在花醉月美得不可思议的裸背上,眸中流光闪动,花醉月似感应到她的灼热目光,悄悄缩了缩脖子,手颤巍巍地往后探,她心头微微颤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捉住那只五指修长的手,无比虔诚地用两只粗糙的大手包在手心。他悚然一惊,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全身如煮熟的虾子,从脸一直红到脚后跟。她已掩饰不住雀跃之情,猛地张开双臂,把他当胸抱住,似乎放下了生命中的所有重负,深深地,深深地,把脸埋进他的颈窝。
  两人的动作如预先排演,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众人瞠目结舌,心头百感交集,全都忘记如何反应。
  “对不起,我不该冲你发脾气。”花醉月低柔的声音打破了僵局,寝室三个男生交换眼色,齐齐撤退,花慕阳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却成了一声长长叹息。
  “来,我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哥,比我大十岁,叫花慕阳。”花醉月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把埋藏许久的心事脱口而出,也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热情的反应,一颗心跳得似乎要冲出喉咙,却还惦记着哥哥和她的冲突,硬着头皮化干戈为玉帛。
  “你为什么欺负你弟弟!”陶青柳却是一根肠子通到底,仍愤愤不平地向花慕阳讨说法。
  花醉月真想找块豆腐撞死,干脆豁出面子不要,“我哥一直很照顾我,怕我脸嫩被人欺负,从来不准我住校。他今天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心情不太好,他听出来了,立刻要我搬回去,我不肯,他就大老远从上海追过来了……”
  薛阳恨恨接口,“你以为我不知道,一箱箱水果往寝室搬,你自己能吃几个?我派人从欧洲买回来的防晒品,你几天就用完了。我买的名牌衣服你全不要,非要穿那些地摊货,我一天到头往这里打电话,你总是不听,好不容易接了也闷闷不乐,对我爱理不理。你要我怎么想,如果不是有人欺负你,你怎么可能变成这样!”
  “哥哥,别说了!”花醉月转头把她拥入怀中,用蚊蚋般的声音道:“她对我好,我也想对她好,可是我第一次想讨好女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和花慕阳面面相觑,同时咧嘴,一个笑得羞涩,一个笑得冰冷,但都没有发出声音,花醉月猛地给她一个爆栗,恶狠狠道:“想笑就笑,反正我这次丢人丢到家了!”
  花慕阳突然收敛笑容,冷冷道:“花醉月,站好,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她悚然心惊,双手不知不觉收紧,花醉月安抚地拍拍她的背,回头朝他做个鬼脸,继续在她肩头蹭来蹭去,嘿嘿笑道:“薛阳,你这就不懂了,最初她就是看上我漂亮可爱的样子,随便我怎么样都行,我借机把她的老豆腐嫩豆腐统统吃光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Jopa - 2010-7-19 19:28:46 - Jopa
-----------------------------------------------------
Asabova <a href=" http://bit.ly/bAyBDd?x";>buy viagra</a> croak Asaea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95, 共 2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