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6期
 [校园物语]猫的恶作剧 文/风自在
 2007-10-10 13:34:1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54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A
  
  脚已经踩在高高的围墙上,自由在向他招手,只要一个轻轻地跳跃,美好的一天便由此开始。
  少年站得高看得远,却偏偏忽视了脚底的墙根。
  “喂喂喂,你想干什么?”等到发现有人将墙脚下的轮胎搬开却为时已晚。“住手!”
  他的狂吼是因为回头时发现正拐出办公楼的教练笔直地向自己走来。
  墙脚下的女生若无其事地拍拍手,丢给他一个大咧咧地微笑,然后吹着口哨大步迈开。
  居然有这么流氓的女生,他身为男生都不屑吹那玩意,偏偏一个女生能吹出将自己气出心脏病的哨音。
  “你!暮朵朵,我算记住你了!”他气得站立不稳,险些从两人高的围墙上跌落。那个混蛋女生居然将他前一晚偷偷堆在墙外的垫脚物搬走了,那么大那么重的轮胎他移来都十分吃力,身为一个女生居然轻易地搬开,太伤他男性的自尊了。
  “我就怕你记不住我呀,夏牧浅。”已经走远的女生忽然回头,冲他眨了眨眼睛。
  他还没缓过神,走近的教练已手法奇准地将一颗小石子砸在了他的腿肚间,这一回,夏牧浅终于狼狈地从围墙上滑落。
  “教练!”他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来,立即振振有词道:“有人逃学了。”
  偷鸡不成,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贼喊捉贼。暮朵朵那个坏女孩凭什么每一次逃学都风平浪静,无惊无险,而自己却一波三折,霉运连连。
  “夏牧浅同学。”围着狼狈的男孩转了几圈,若有所思地教练才故作恍然大悟状,“莫非你上课期间站在高高的围墙上,就是为了看看有谁逃学了吗?”
  “哈哈,老师,您真是深明大义、明察秋毫呀!”
  溜须拍马对软耳根的柔道教练最管用了,若是换了班主任,他会死得很惨。
  可是夏牧浅同学忘了,柔道教练的女朋友就是叱咤整个风行高中的‘魔王雷’——三年A班的班主任,所以接下来他会被请到办公室喝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暮朵朵!他咬牙切齿,咱们的梁子算是结定了。
  可是,暮朵朵是什么人?风行高中除了‘魔王雷’就数她最风光,区区一个蝼蚁男生她根本不放在眼里。这是暮朵朵的原话,传到他的耳里就成了一种挑衅。
  “夏哥,她根本不把咱男生放在眼里。”
  某天,终于逃课成功几个男生躲在小溪边抽烟,顺便讨论风行高中最近很红的女生暮朵朵。
  “要不要咱们教训教训那个臭丫头。”
  “呸,我从来不欺负女生!”曾经被老姐灌输的绅士风度此时开始发挥作用了,“是男人就不要欺负女生!”
  老姐的理论真是害人不浅呐,在这种神人交战的关键时刻居然跳出来阻挠,直接灭了他脑中的恶魔因子,天知道他有多想痛扁那个臭丫头一顿。
  “夏哥,蝼蚁男生不是在骂你一个,他将我们也一并骂了进去。”
  夏牧浅再次强调,“不许动手!”
  其实,他多想说,‘不动手,但你们动脚也可以’,可是就没一个能心领神会的小弟理解他的意思。唉,这年头,死要面子活受罪。
  但是,身为男性,他又怎么能被一名女生给克死呢?
  春天,是一个容易打盹的季节,人在半梦半醒意识处于迷离间最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就像面前这名被暮朵朵迷惑的男生,夏牧浅军团决定好心提醒对方所遇非人。
  “我可以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可是,我们说的都是事实。”小弟A同情地拍了拍对方的肩,建议:“乘她还没来,你最好离开,否则要后悔莫及了。”
  “可……可她真如你们所说的那么……糟糕吗?”男生仍然不死心地发问,被风行高中的大姐大看上是多么的幸运呐。
  小弟B马上摇头,“不不不!她没有我们说的那么糟糕,因为她比我们说的更糟糕!”
  “快走吧!”众小弟齐声催促,因为某个女生的身影已朝这边走来了,而且似乎发现了这边的状况,正加快步伐呢。
  小弟C当机立断,夹住那个男生,在众人的簇拥下飞快地向校外跑去,边跑边嚷:“夏哥你善后。”
  什么?他善后?
  夏牧浅还没回神,女生便疾步来到了他面前。
  “夏牧浅,你做什么?”伴随话音而落的是准心奇狠的一脚。
  “啊!”青白交错的脸孔夹杂着压抑的嘶吼,一阵阵钻心剧痛从被捂紧的地方传遍全身,夏牧浅语不成句地指着一脸得意的女生,“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然而,那名所谓恶毒的女人正双手插在裤兜里,若无其事地斜着眼,“哼,破坏我幸福生活的恶魔死有余辜!”
  别以为她没看见夏牧浅军团将她打算约会的对象给绑出了学校。
  “你你你!”这个女生真狠哪,竟然往最最重要的部位踢。他在心里呐喊:爹哪,娘哪,我会不会从此不能人道啊?
  暮朵朵拍了拍手,大方地退步道:“算了,一人一次,我不计较你破坏我的约会,那次的事我也不放在心上了。”踢了他一大脚不知会不会踢出毛病来,还是从此撇清关系吧,她暮朵朵也有害怕时候啊。
  哪次的事他已是记不住了,但此时,他只知道,这个叫暮朵朵的女生很有可能一脚毁了他一生的幸福。
  “咦?”见夏牧浅弓着身子不答话,暮朵朵走近,“你不会被我踢废了吧?应该不能,我只用了五成的力道啊。”
  哦,这个粗鲁的总是说风凉话的女生,惹上她是夏牧浅这一生最大的悲哀。
  不远处,悄悄返回的一群人不禁冷汗淆淆,小弟A拍拍被挟持的男生,“看到了吧,这种女生,你敢惹吗?”似乎只有他们的老大才敢不怕死地与对方较劲。
  “可是,他是怎么惹上暮朵朵的呢?”被挟持的男生指着一脸痛苦的夏牧浅。
  是啊,夏老大是怎么惹上这个女生的呢?众人不明所以地面面相觑。
  
  B
  
  再一次地被请到办公室,当然也是喝茶——看魔王雷喝茶。
  “老……师。”那个“姐”字在舌尖转了一圈被硬生生地压回腹腔,“下午我在医务室打吊针,不能算无故旷课。”
  为什么任他吐沫横飞也不能打动铁石心肠的老姐,若不是耳濡目染她那一套“绅士风度学”,自己也不会落得如此惨痛的下场。
  “有人看到你打女生了啊。”
  原来这才是被请进来的原因,是谁这么嘴碎?他才是被扁而且状况凄烈的一个好不好。
  “呜,姐!”决定击鼓鸣冤,“咱夏家差点就要绝后了啊。”
  “噗!”刚呷进嗓子眼的一口茶悉数喷了出来,魔王雷笑得前仰后俯,“咳咳咳……你你才多大,哈哈。”
  “我十七了好不好。”魔王雷那明显有年龄歧视的表情深深地刺伤了夏牧浅纯洁的心灵,“为什么你们都偏向那个臭丫头。”
  魔王雷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眯眯地解释,“因为,她功课好、人缘好、长得漂亮又可爱啊。”
  太不公平了,“除了第一项,我也具备以上条件。”
  不是他自吹啊,说起人缘,只要随便抓住风行高中某个同学打听,没有谁不知道他夏牧浅的。而他的相貌,从每天收情书收到手软的情况来看,风行高中还找不到第二个呢。除了第一项,功课,这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啊。
  “有本事考个全年第一,不用请示校长,我直接批准你无责任逃课。”
  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正郁闷时,捏着茶杯的恶魔女人又追问了一句,“你跟朵朵深仇大恨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深仇大恨?要恨也该是他恨才对吧,怎么到头来好象是那个臭丫头被轻薄了一样?追根溯源,就怪他从小到大养成的恶习。
  夏牧浅是个极爱干净的男孩子,无论春夏秋冬风霜雨雪,每晚七点是他的例行沐浴时间,十七年如一日。老姐曾嘲讽他是“幼小资”――用父母的血汗去享受的少年小资。其实他只是有轻微的洁癖罢了,洗个澡用得着如此大肆批判吗。
  那日,耳边听着抒情的音乐,惬意地躺在宽大的浴缸里冼得欢畅,浴室的门却毫无预期地被“嘭”地一声推开,伴随着一声响彻云霄的惊叫,夏牧浅也狼狈地从浴缸跳出来。
  “失火了?失火了?还是地震了?”他一面惊惶失措地找干净的睡衣,一面询问。
  “你你你!”站在门前的少女……咦?家里怎么有个小女孩?她正睁大眸子无情地指责:“洗澡不关门,臭流氓!”
  “我在自己家洗澡,关不关门关你什么事?”还算镇静自若的夏牧浅用小小的澡巾及时围住某处。“咦咦,你的眼睛往哪看。”
  “臭流氓!”
  “喂!小……”他发誓只是想提醒那个女孩的脚下有一块不小心被扔出来的香皂,然而话音未落女孩已呈自由落体,直接背臀着地摔个四仰八叉。
  情急之下动作快于脑子的夏牧浅想伸手去接,却怎料将手中的重要任务给遗忘得一干二净,毛巾脱落的一刹那,依旧是动作快过头脑地再次跳入浴缸,以水作掩护。
  所以,当家长们闻讯而至时,看到的只有哭得浠哩哗啦的暮朵朵与一脸无辜的夏牧浅。他们理所当然地得出结论,夏牧浅不该洗澡不关门,害暮朵朵走路滑倒。
  这叫什么理论,被看得彻头彻尾的人是他,为什么还要给那个臭丫头道歉,实在是厚此薄彼,不公平,“她走路滑倒关我什么事?”
  “浅浅,跟你说过多少次洗澡要关门,为什么总不听?”夏爸爸拎着他的衣领,直接将人送到哭红眼睛的女孩面前,“向朵朵道歉。”
  “老爸,是她想偷窥我好不好!”肯定是这样了,一定是觊觎他英俊的相貌所以想偷看他洗澡不遂,“要道歉也该是她啊!”
  “臭流氓!”女孩气得满脸通红,转头拉着自己父亲的手嚷道:“爸爸,我不要在他家住,我们回去。”
  那一晚,是暮朵朵父亲出国的前一夜,将女儿托付给挚交好友,自己却从此杳无音讯。那一年,夏牧浅十四岁,暮朵朵十三岁。而那一次,少年时期结下的仇怨一直从初中时代延续到高中。寄居的三年里,暮朵朵不止一次地埋怨父亲所托非人,夏家什么都好,但是遇到夏牧浅就变成什么都不好了。
  或许,她与夏牧浅是前世的仇家,今生专门用来相生相克的。他爱逃学,她偏偏让他计不得逞;她想交男朋友,他却暗暗从中作梗。他们俩人,用夏家家长的话来说,就是一对冤家。
  什么冤家,应该叫仇家才对。
  对!的确是仇家。这不,暮朵朵明知道他对宠物过敏,仍将不知在哪里流浪了一个世纪的野猫捡回家。
  
  C
  
  某周末的夜晚,夏家。
  “暮朵朵!”捂住鼻子,拼命压抑着想打喷嚏的冲动一脚踢开暮朵朵的房门,拎着枕巾的一角用力扔过去,“你家那只死猫干的好事。”
  盘腿坐在椅子上的女孩抱着始作俑者正笑得一脸奸诈,而枕巾不偏不倚地落在那只瞪大眼睛的野猫身上,
  “怎么?莫非你枕巾上有嘟嘟的排泄物?”顺手拎起来上上下下观察了一遍,不屑道:“不就是几根毛吗?秋天是嘟嘟的换毛期,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换毛期?”真是烂借口,那只老得就快进黄土的东西难道还有所谓的换毛期?他看,是老得毛快掉完了还差不多。“管好你的猫,否则总有一天,你抱的就是一堆猫毛。”
  威胁的话放了不止一次,却没有一次收到成效。
  肥肥胖胖的大白猫挑衅地弓起身子,冲他“虎虎”地吼了几声,然后一个跳跃,直扑站在房门口的身影。
  “哎……阿嚏!阿嚏!阿嚏!!”
  “嘟嘟!”
  一连打了三个喷嚏,暮朵朵还没来得及制止,身形矫健的嘟嘟已胜利地跳到他的肩上,骄傲地卷起尾巴,还冲着目瞪口呆的朵朵咧嘴“妙妙”叫个不停,仿佛在炫耀自己仍旧灵活的动作。
  “快把它拿下去。”话音未落又是一连串的的喷嚏,更可怕的是鼻涕眼泪也开始泛滥。
  “嘟嘟。”她叫着猫儿的名字走近,忽然发现,自从嘟嘟跳上夏牧浅的肩头,这个平时看似强悍的男生居然浑身僵硬一动不动,原来……原来,他的弱点是怕猫啊。
  暮朵朵狡猾地转了转乌黑的眸瞳,教训道,“夏牧浅,下次记得进女孩子的房间要先敲门。”
  点头。
  “从此以后不许骂我臭丫头。”
  再点头。
  “不许阻止我交男朋友。”
  机械地点头。
  “逃课之前请通过我,因为夏姐将监督你的工作交给了我。”
  僵硬地点头。
  “还有……”
  “暮朵……朵,你,有完没……”话音未落,身子便不受控制地软倒在地。
  暮朵朵被吓了好大一跳,匆忙中伸出的手没有扶住落地的男生,反而接住了跳过来的嘟嘟。
  “完了!完了!该不会昏过去了吧?”夏爸爸与夏姐都不在家,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夏牧浅扶到了沙发中。
  “有这么严重吗?”她看到躺在沙发中的男孩脸开始呈现块状红斑,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她会不会玩得过份了些?
  用力拍了拍男孩的脸,没有反应。不是吧,伸出一根手指探到他的鼻下试了试,又趴在心脏部位仔细地听了听。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印象中的急救知识她只熟悉人工呼吸,那还是少年懵懂情窦初开时偷偷在一本电工手册上学来的,从来没有实践过。
  “你想乘我昏迷时非礼是不是?”悠悠缓过神的男孩一睁眼就看到将头埋在自己胸口的暮朵朵,于是很小心地问,“你是不是觊觎我很久了?”
  一定是这样了,暮朵朵觊觎他英俊潇洒的样貌却苦于无法开口,所以才处处与其为难,想以此引起他的注意。一定是这样了,小说中的桥段一定是有根据的。
  “你脑子坏掉了吧?”原本贴在胸前的头颅迅速地移开,女孩的脸微微地一红,拳头立即毫不留情地落在了肚子上。能够如此贫嘴,说明这家伙已无大碍,害她刚刚还担心得要命。
  “暮朵朵,其实,你是喜欢我对不对?”十七年的人生经历告诉他,没有任何女生能逃过自己的无敌美少男的魅力。
  “做梦去吧!”暮朵朵猛地站起来摔门回到自己的房间,丢下躺在沙发里的病号一厢情愿地独自偷着乐。
  原本以为是件很小的事情,可是第二天,暮朵朵才知道事态的严重,夏牧浅因为严重皮肤过敏引起高烧不退,她给远在北京开会的夏爸爸打电话,又给旅行结婚的夏姐发了短信,一个人扶着昏昏沉沉的大男孩下楼、打车,直奔市医院。
  “喂,夏牧浅,你意识还清醒吗?”如果意识还清醒就不要总是将身子靠在她的身上好不好?
  “嗯。”只知道有人在跟自己说话,但是却抓不住问题的主题,头昏眼花全身无力,人像被蒸干的虾米,张了张嘴只吐出两个简单的字节,“朵朵。”
  咦?他们什么时候已亲热到直呼小名的程度了?两个人昨天还是冤家对头啊。可是,病人至上的道理她还是明白,更何况这个人之所以得病还是自己的恶作剧导致,心里纵有百般不愿意,也只能扶住他不断下滑的身子倚住自己。
  其实,她只是想作弄一番夏牧浅,听说他有动物过敏症,于是在嘟嘟洗完澡后就用夏牧浅的枕巾为它擦毛。她发誓,只是开个玩笑,嘟嘟会跳到他的肩上纯属意外,她哪里知道那个人的动物过敏这么严重。
  “朵朵,不要难过……”
  “咦?我才……才没有难过哩。”真是自大,谁会为这个人难过,她顶多就是愧疚罢了。而愧疚与难过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朵朵……”
  “干什么?”倚在自己肩上的少年,脸色呈不自然的红,浑身散发着灼热的温度。她发现夏牧浅其实一直昏迷着,所有的对话都是无意的念叨。
  “我知道你喜欢我,其实……”
  “我哪有!”明知道他是无意识地说话,却仍然惊叫起来,只引得出租车司机不住地在观后镜中察望。
  “其实我也喜欢你!”
  “……”
  夏牧浅喜欢她?这个消息太教她吃惊了。三年里他们见面了不是吵就是闹,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培养仇恨之外的感情。仇恨?其实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吧。当年,如果不是她拼命喝夏家压榨的果汁,也不会想上厕所,不上厕所也就不会撞上洗澡不关门的夏牧浅,不撞上夏牧浅她就不会摔倒。其实,一切都是她的不对。
  “其实……”
  其实什么呢?她的心乱成一团。
  躺在病床上的少年马上就要醒了,他可能不会记住迷糊间说过的话,可是,暮朵朵知道那些话都是真心的。当她想念亲人时,夏牧浅就会一直在她的身边,打打闹闹、吵吵骂骂,用另一种方式让她的思念不至于那么噬骨,可她为什么之前就一直没有想到呢?
  
  D
  
  夏牧浅这回因病冠冕堂皇地请假一星期,在家吃吃喝喝睡睡竟比在学校上课还要痛苦几十倍。
  其实身体也没什么大碍,第二天完全能够去学校,可是老姐硬是替他请了一个星期的假,美其名曰:正当逃课。更可恶的是老爸还特意将一表三千里的学医的三表哥接到家来照顾自己。最可恼的是,那个一笑就看不清眼睛的三表哥总是喜欢有事没事拍拍朵朵的头,亲热地叫她“小丫头”。
  “喂,你难道被学校当掉了吗?整天赖在我家。”眼睛死死地盯住三表哥的动作,在他习惯性地搓揉刚进门的女孩头发前猛地挡在两人之间。
  “咦,三表哥,你还没吃饭吧。我马上给你做。”换了鞋进屋,朵朵首先想到的是那个三表哥,根本没考虑到家里还有一个病人。
  他不依道:“喂,朵朵,我也没吃饭啊。”
  她举起手中的大骨头,笑嘻嘻道:“等会炖骨头汤给你补补啊。”
  就在夏牧浅感动的凝神之际,三表哥的魔爪已经落在朵朵的头上揉啊揉,“小丫头,厚此薄彼哦,我也要喝骨头汤。”
  “不可以!”他马叫阻止,“你不可以喝,朵朵是要做给我这个病人喝的!”他特意强调了‘病人’两个字。
  自从生病后朵朵就对他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真是难得,他真想就这样一直病下去,若不是半路杀出来的三表哥,他一定会当这是一种享受。
  可是,三表哥……
  “喂,你是喜欢那个小丫头吧。”瞅瞅围着围裙在厨房哼着欢快小曲的暮朵朵,再看看一脸警惕的夏牧浅,再次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同情地拍拍表弟的肩,眯着眼睛,笑道:“你是害怕表哥的魅力将那小丫头吸引去了,是不是?”
  “滚!”被猜中心思的少年恼羞成怒,“滚回N大去!”
  话音未落,厨房里传来暮朵朵的一阵惊呼,他立即逃起来直冲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是烫着了还是切到手了?”
  “都没有啦。”
  “那你鬼叫什么。”
  “为什么今天没看见嘟嘟?”后知后觉的女孩终于发现家里少了嘟嘟肥胖胖的身影。
  一提起那只臭猫他就浑身发抖,由于过敏事件,嘟嘟被放置在一门之隔的阳台,只要他在家,通往阳台的门就一直紧闭。
  “下午还在的。”
  “可是阳台上没有。”
  阳台上的玻璃窗不知何时被拉开一道小缝,嘟嘟可能就是从那条缝隙里逃出去的。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那只野猫……”后面的话被朵朵恶狠狠地瞪了回去。他在心中不断地祈祷,就让那只猫永远也回不来吧。
  屋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哗哗啦啦不停不歇。
  “不行,我要去找嘟嘟。”朵朵抓起雨伞就向门外冲去。
  而他想也不想地紧跟其后,“等等我。”
  “喂喂喂,你们都走了,我怎么办?”炉子上的骨头汤怎么办?他可是不会做饭的啊。
  望着雨中两人的背景,笑着摇头,转身走进客厅,踢了踢木制的沙发脚,“喂,懒猫,起床了。”
  “妙!”沙发底下传来轻轻的叫声,一只圆圆的脑袋悠悠地伸了出来。
  “懒猫,你是故意不出声的,对不对?”
  “妙!”
  
  E
  
  雨一直不停地下,风吹斜雨丝直将伞下的人淋得半湿不透,他站在她的左边,右手从背后绕过去为她遮雨。
  “嘟嘟!”她将手弯成喇叭状不断地呼唤,九月,光脚站在积水里已能感受到阵阵寒意。
  “咦,朵朵,你的鞋呢?”
  “诶,好象掉了。”穿着拖鞋就跑出门,找了几条街,居然没发现鞋子早已丢了。
  他将伞塞到她的手中,绕到她的身前,半蹲着身子。
  朵朵的脸有些微发红,“做……做什么?”。
  “上来啊。”略显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夏牧浅没有回头,他对这个大胆的动作也没有把握。就赌一把吧,如果暮朵朵真的喜欢他,是不会看着他处于尴尬的境地吧。
  “我又不是脚受伤了,不要啦。”
  “不穿鞋,一会就该换你生病了。”气虎虎地再次催促。“快啊。”
  终于,女孩不再犹豫,轻轻地爬上他的背。
  “再去哪儿找?”他问。
  “啊……啊?”
    “王家巷子再去一回吧,上次我在那里看到过嘟嘟。”
  “好……好啊。”
  “搂紧了,不要滑下去了。”
  “哦。”
  雨仍旧没有停歇的迹象,他背着女孩走了许久也没看到那个臭猫的身影,当然了,此时的嘟嘟正惬意地舔着食盘里的牛奶,不断地讨好着新的衣食父母呢。
  夏牧浅在屋外就听到嘟嘟谄媚的叫声,“嘭”地一脚踢开门,指着蹭到三表哥脚下的嘟嘟,骂道,“臭猫,你居然给我躲在家里。”
  他真的生气了,因为天黑,刚刚在雨中不小心一脚踩进水坑,害得自己跟背上的朵朵全部跌进水里,从里湿到外,而那只臭猫居然躲在家里逍遥快活。他的男子气概一世英名就这样直接打了水漂。
  不行!他一定要给这只臭猫点颜色瞧瞧。
  愤怒蒙蔽了他的双眼,“宠物过敏”的概念直接抛诸脑后,飞起一脚直向那肥胖的身子踢去。当然,不会真踢,他只是要吓吓那只无法无天的动物。
  “妙!”
  “嘟嘟!”
  “小心!”
  嘟嘟灵活地从他脚底串出去,而三表哥因为嘟嘟忽然的动作猛地后退几步,“嗵”地一声跌进沙发,这个时候的暮朵朵发出一声尖叫,直接扑上前,想要从那去势凶猛的脚底抢救出自己的宠物。
  可是,谁也没想到,那该死的嘟嘟居然中途踅身,直扑张着双手的朵朵。
  “哎呀!”一声尖叫,朵朵踉跄着跌进沙发。
  一切的动作都在那一刻定格,夏牧浅目瞪口呆地看着倒在沙发中的两人,一时忘记了动作,抬起的脚就那样悬空着。
  许久,站在沙发背上的嘟嘟才不耐烦地“妙”了一声,翘着尾巴来来回回巡视着僵硬的三人。
  “妙!”
  “朵朵,你怎么可以喜欢那个没有眼睛的三表哥?”哀怨地指责,他终于回神了。
  “什么叫没有眼睛?你怎么说话呢。”三表哥纳闷。
  “你不要胡说好不好。”故作镇静地从三表哥的身上爬起来,拍了拍手,脸却不受控制了红了个通透,“我哪有喜欢别人。”
  “我没有胡说,你看你脸都红了。”他的语气带着十二万分的苛刻,“你都直接投怀送抱了。”难道说那个一笑起来就看不到眼睛的三表哥真比自己有魅力吗?
  “夏牧浅,你……”
  “暮朵朵,亏人家那么喜欢你,还向你表白。”
  “表白?你什么时候有表白过?”她皱了皱眉头,忽然想到那天夏牧浅在出租车上说过的话,“原来,原来你那天是清醒的。”
  他揉了揉眼睛,很努力地想揉出几滴煽情的泪珠来,“暮朵朵,你千万不要喜欢上别人啊。我不介意重新向你表白一次。”
  “妙!”
  “我喜欢……啊啊啊!”
  尖叫是因为发现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脚边的嘟嘟,正努力将身上的毛蹭到他的裤脚。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有“宠物过敏”这一死穴。
  “暮朵朵,我……阿嚏……喜欢你!”拉住脸红的女孩,努力克制心底的不适,锲而不舍地追问道:“你有没有一点点……阿嚏……喜欢我?”
  “好啦,不要拉住我,我把嘟嘟抱走,否则你又该住院啦。”
  他却不放手,紧紧地拉住她的胳膊,直望着她的眼睛。
  暮朵朵无奈地叹息,“好啦,我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你,放手啦。”再不放手又该昏倒了。
  “妙!”
  真的很妙,他咧着嘴,傻傻地笑起来。既然暮朵朵也有一点点喜欢上自己,那么,将来跷课时会不会更畅通些?
  “咦?浅浅,你的脸?”三表哥指着夏牧浅脸上忽然显露出来的块状红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天哪,这也太见效了吧。
  “啊!不好,我又过敏了!朵朵。”
  “妙!”
  妙?果然是妙不可言啊,他为什么早没发现朵朵的温柔呢。过敏?没有关系,他有朵朵呢。家里的那只肥猫偶尔客串一下恶魔的使者,也好为他们制造更多的亲近机会。
  他的美好人生、他的美丽未来就此辅开了序章。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27, 共 3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