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6期
 [校园物语]偷偷喜欢你 文/袁子
 2007-10-10 13:34:5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31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我叫林瑞,但朋友们都喜欢叫我小白,倒不是因为我皮肤白,按照若兮的说法,是因为我有一点点小小的白痴,所以简称“小白” 。唉,就因为我做事常常有点冲动,落得个白痴的称号,所幸若兮还给我留了点颜面,没直接叫我白痴而叫小白,别人也不会深究什么意思。所以,我应该可以偷笑了,这是若兮在很久以前拍着我的背说的,大有我若不服就一掌把我拍趴下的气势,于是我很不争气的屈服了。唉!
哦,对了,若兮是我小时候不慎误交的损友,可恶的若兮拿一块蛋糕就引诱了我,于是若干年后这也成了证明我是小白的一个有力证据。
真不明白当初的我怎么会认为若兮可爱的就象个天使,花了若干年的时间,终于看清了天使背后的面目——一个脾气火爆、喜欢整人而且有时候很霸道的女恶魔。当然这些我可从来不敢当着若兮的面说,因为我还没买保险。
一直忘记说了,若兮是那种长的很漂亮的女生,“巧笑倩兮,巧目盼兮”的典型写照,偏偏她的火爆脾气只会对着超熟悉的人(尤其是我)来的,在其他人面前永远象是一个气质高雅的公主(就像我当初被骗的时候一样),于是常常有一大群不知情的不幸的人们前赴后继的拜倒在若兮的牛仔裙下。唐禹就是其中一个。 
那天我和若兮又一次上课迟到了,唉老毛病,改不了,所以我们按照惯例悄悄的从后门溜进去坐在我们的 “专区”。
等坐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居然已经有人抢先占领了我们的地盘,而对方也因为我们的突然入座而中止了正在进行中的动作。于是他那颗剥完了壳、闪着诱人光泽的水煮蛋就那样停在了张开了的嘴边,那个画面每次我和若兮回想起来都觉得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傻”。但现在想来,这个字绝对不适合用来形容唐禹。没错,那个准备吃水煮蛋的人就是唐禹。
要不是因为看到唐禹那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要不是因为我犯了一点点小小的白痴,我肯定不会在那个时候笑出声来。如果我不笑出声来,讲课的教授绝对不会注意到我;如果教授没注意到我,我就可以舒舒服服看我的漫画而不用担心教授会时刻紧盯着我。可是,一切就因为唐禹而破坏了,因为我笑出了声音,引起了教授的注意。教授若有似无的目光时不时的扫过这里,让我整堂课上都没能坐安稳过。而若兮和唐禹居然若无其事的聊了一整堂课,完全把我抛弃了。不过,我也挺同情唐禹的,因为又一个无知的小青年掉进了若兮美丽的陷阱,真是可惜啊。

第二天,若兮说有人请吃饭,非得要带我一起去,结果一看,正是那个无知青年唐禹。“大家都见过了啊。这是唐禹,这是林瑞。”若兮这样介绍道。
“林瑞?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啊?”唐禹有点纳闷的说。
“我们都叫她小白。”
我白了若兮一眼,干吗要强调我叫小白呢。
不过唐禹的反应就大了。他很惊讶的用手指着我问:“你就是那个踹了雷达一脚的小白?”
正在喝水的我一下子就被呛到了,“你怎么知道?”说完我就撇了若兮一个愤怒的眼神。
雷达是我们学校一个比较出名的人物,因为据说和校务长有着什么关系,所以平时蛮横的一个人。不过再横的人也为若兮的美丽所折服,于是某天就想上演一出老套的英雄救美的戏码,只可惜身材不好,变成了肥熊救美,看得人直倒胃口。于是,我一个没忍住就上去踹了他充满弹性的肚子一脚,然后拉起若兮就跑了。可怎么就有人知道了呢?
唐禹一脸兴奋的看着我,“哇,原来你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小白啊。你不知道吗,这件事早在学校里传开了,是人尽皆知的。”他喝了一口水,继续问道:“不过,你会不会太神勇了一点,你怎么就敢踹雷达的肚子呢?听说他不是和校务长很熟的嘛!”
我埋怨的撇了若兮一眼,闷闷的说:“因为校务长是我舅舅,而雷达只是我舅舅以前同学的侄子。”
“其实,小白早就看他很不顺眼了,那天只是刚好找到了个机会表达出来而已。”若兮又补了一句。
我忍不住又白了若兮一眼,怪她的多嘴。
若兮习以为常的耸耸肩,因为在认识若兮以后,我唯一可以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就是白她两眼。
“这么说来,你就是那个林瑞啊!” 唐禹兴奋的喊道。
我和若兮面面相觑,“难道有很多个林瑞吗?”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唐禹那句关于“那个林瑞”的意思。原来唐禹就是我那个校务长舅舅夸奖过无数次的优秀学生。想必,舅舅也肯定多次在唐禹面前提起过我,不然,也不会有唐禹那一句“那个林瑞”的话了。不过,我仍然无法将那个在课堂上躲在后面吃水煮蛋的唐禹和舅舅口中的那个模范学生唐禹画上等号。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说也奇怪,没认识以前好像从来没见过,认识了以后怎么每天都会遇到好几次。图书馆、阅览室、教室、甚至在路上都可以巧遇。
“真是见鬼了!”我小声的嘀咕着。
“你说什么?”坐在若兮旁边的唐禹突然歪过头问我。
我吓了一跳,赶紧摆手说:“没说什么啊。”我轻轻的捅了捅若兮的胳膊,在她耳边小声的说:“这小子太积极了吧,这样的巧遇也太频繁了啊!” 
若兮冲着我笑了笑,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了我一秒钟,然后继续回头和唐禹嘀嘀咕咕。唉!真是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有人找若兮出去了,我无聊的翻着杂志,唐禹一脸谄媚的向我靠近,“听说下个星期就是若兮的生日,是不是啊?若兮喜欢什么呀,给点讯息吧!”
“想知道啊,那还不巴结巴结我啊!”
“是是是,您说,只要小的办的到的,小的一定照办。”
“少贫嘴 ,告诉你吧,最近若兮喜欢那个米奇玩偶,不是一般的玩偶,是那个可以摸到心跳的,还可以说话的,一般很难买到的。看你本事啦。记得明天带一大包好吃的给我啊。” 说完,我拍拍唐禹的肩膀,走了出去。
其实不只若兮喜欢那个会心跳的米奇,我也喜欢,我和若兮收藏了很多的米奇玩偶,这是我们一个共同的爱好。

下个星期是若兮的生日,也是我的生日,我的生日仅仅只比若兮晚一天。可每次若兮生日总会有大堆大堆的礼物,而我的生日,除了若兮,没人会记得。
我并不是忌妒若兮的受欢迎,只是被人遗忘的感觉不好受。我抬头望着天空皎洁的明月,深吸了一口气,不想了,明天不上课,好好的睡个大懒觉才是我最大的幸福。
“小白,小白。”一个响亮的声音在宿舍楼下响起。
我皱着眉头拿被子盖住了头,想要阻止这恼人的声音吵醒我可怜的睡眠。昨天晚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到将近凌晨两点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入睡。
可楼下的声音,坚持不懈的继续着,惹得宿舍里其他人也睡不好觉了。拿起手表看了一下,居然才只有六点。
我恨恨的穿起衣服,愤愤的冲到楼下,偌大的校园里,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除了那一声接一声不断的叫喊。
我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发现站在楼下那个可恶的家伙竟然是唐禹。
我冲着唐禹就喊道:“行了,别喊了,你是不是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叫小白啊!”
“喏,这个给你。”说着,就把一大包东西塞给我。
我低头一看,是一大包吃的。我差点没晕过去,“不是吧,就为了这个啊,你晚点给会死啊。再说了,你可以打电话吧,犯不着站在楼下喊吧。”
“你手机关机了啊!”唐禹小声的嘀咕。
“那可以打宿舍电话吧!”我无力的说道。
“你们宿舍电话老占线,打不通啊。”
我忽然想起,昨天晚上若兮把电话线给拔掉了。我突然象瘪了气的皮球一样,顿时从气势上掉了下来。我抬头看着唐禹一脸委屈的表情,突然就轻轻的笑了起来。 
那一刻,校园安静的像凝滞了,只有我轻轻的笑声在周围弥漫开来,然后消散。看着唐禹瞬间从委屈变为的奇怪的表情,忽然觉得有点恍惚。清晨的雾气在初升的阳光中渐渐散去,不知是被深秋略微有点寒意的风吹醒了,还是雾气散去了的原因,原本好像有点朦胧的唐禹的脸在一瞬间清晰起来。我听见自己忽然变得急切的心跳,感觉两颊有点发热。
“喂,你没事吧?气傻了啊?”唐禹在我眼前晃着他的手。
我挥开他的手,低头让垂下的长发遮住自己红着的脸,感觉有点手足无措。
“东西我拿走了,没事我就上去了啊。”说完,我转身就走了。转头的一瞬间,唐禹似乎还有话要说,我顾不得听,一路跑回了宿舍。 
躺在床上,我却没了睡意。“宽厚肩膀,手指干净而修长,笑声像大海,眼神里有阳光。我想像你一定就是这样。”耳机里是我喜欢的歌。不知怎的,我就想起了唐禹在我眼前晃动的手,唐禹的手掌很大,手指修长而且很干净,让人觉得很舒服。
我起身穿衣服,用冷水拍拍发热的脸颊,我告诉自己,仅仅只是喜欢那双手而已。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若兮的生日就到了。我向舅舅借了学校的一个活动室。
天黑的时候,我和几个好友还有唐禹一起去布置了一番。说是一起布置,其实都是唐禹一个人在弄。因为他说:“作为一个有着良好教养的绅士,怎么能让女士动手做这种粗活呢。统统放手,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是啊,这位有着良好教养的绅士先生,不还就是想在若兮面前献殷勤嘛!”一群人在那里起哄道。
我没有笑,唐禹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转回头继续弄他的装饰物。
看着大家忙碌的身影,顿觉有点落寞,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生日。我定定的看着唐禹忙碌的背影,因为有点热,唐禹脱掉了外套,只穿着一件浅蓝色的针织衫。修身的设计勾勒出唐禹挺拔的脊梁,还有看起来很宽厚的肩膀。
唐禹突然停下了动作,似乎要回头了,我赶紧转过脸去胡乱的摆弄着桌上的东西。我感觉到唐禹的视线掠过自己,然后停留。我用眼角的余光发现唐禹正向自己走来,我莫名的就紧张了起来。 
唐禹就站在了我的身边,没有说话。我低着头,不敢抬头,怕泛红的脸颊泄漏自己此刻的情绪。
“啊,原来在这儿,我说怎么找不到呢!”我看到唐禹那双干净而修长的手从桌上拿起一卷胶带,却不小心把的一个装着小饰物的盒子打翻了。
原来唐禹只是在找胶带,我松了一口气,蹲下来和他一起捡打翻的东西。
“咦,小白,你的脸好红啊。”唐禹看着我说。
“是吗?”我紧张的捂着自己的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看来这天气还是蛮热的啊,我也觉得好热啊。你额头都出汗了啊。”
我摸着额头上冒出的汗珠,不是因为热,而是紧张。 “你去忙你的,这里我来收拾就好。”我催促着。
“那好。”唐禹转身过去继续布置。 
当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完的时候,唐禹也把整个场所布置完毕了。我看看墙上的钟,都已经十点了,可若兮还没来。若兮今天晚上有个补习,在九点半就该结束了。
唐禹走过来问我:“怎么,若兮还没来啊?”
“是啊,应该到了啊。”我有些着急。
“别担心,说不定一会就到了。”唐禹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啊。真是的。算了,我还是打个电话给若兮吧。”我回头在包里找手机,却没找到,可能是忘记在宿舍了。于是我问唐禹借了手机打给若兮。结果若兮说有点事情,要晚点过来。
看着墙上的钟滴滴答答的走着,眼看就十一点半了,生日都快要过去了。我不停的走来走去,望着走廊。
唐禹把我拉过去让我坐下来等。“不要急,一会就来了。”
我正诧异唐禹怎么就知道,就听见走廊里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我冲过去一看,真是若兮。我回过头给了唐禹一个佩服的延伸,唐禹夸张的仰头朝我哼了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若兮一走进来就赶紧道歉。
“没关系,没关系,寿星老最大了。赶紧吧都十一点半多了,生日快要过去了。”我拉着若兮走到中间。我打了个响指,瞬间天花板上散落下无数的彩纸片。
“生日快乐,若兮! ”
“生日快乐,林瑞! ”
听见除了自己,大家异口同声喊的居然是我的名字,我诧异的看着大家。
“咳咳,”若兮清了清嗓子,“这个事情需要我来解释一下。其实呢,这个我们特意为你准备的生日庆祝会,想给你一个惊喜。我们早就把墙上的钟调慢了半个小时,所以现在呢,已经过了零点,也就是说呢,林瑞同学,今天是你的生日了。祝你生日快乐!”
一瞬间,鼻子有点酸了,似乎要感动的流泪了。
“先别急着感动哦,还没完呢。唐禹。”若兮冲唐禹招了招了手。
我诧异的望向唐禹,唐禹慢慢的走过来,手里还捧着一个盒子。“给你的礼物,拆开来看看吧。”说着,把盒子递给了我。
打开盒子,里面居然是那个我和若兮都想了很久的米奇玩偶。我惊喜的看着唐禹,“真的是送给我的吗?” 
“唐禹想追的人是你 ——林瑞,而不是我。现在明白了吧!”若兮拍着我的肩膀说道,“真是可怜我之前憋了那么久没说出来,刚还在冷清的校园里吹了一个多小时的冷风。”
我不敢置信的看向唐禹。
唐禹笑着说:“你不知道这个米奇是会说话的吗,那就听听它说什么吧。”
“我一直喜欢的是你 ——林瑞,做我的女朋友好吗?”在我按下按钮后,听见的是这样一句话。
眼泪突然就悄无声息的涌了出来,我愣愣的看着唐禹。唐禹轻轻的擦掉我滑落过脸颊的眼泪,“我喜欢你,你愿意做的女朋友吗?”
我低下头,没说话。
唐禹急了,摇着我的肩膀,“你不会不愿意吧!”
我猛地抬起头,笑着看着唐禹,“看着你没说喜欢小白的份上,我就勉强同意吧!”说完,我有点害羞的低下了头。
唐禹愣了一下,然后,大笑,“忘了告诉你了,其实我更喜欢那个小白,因为那一点点小小的白痴,让我觉得可爱的不得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塑料窗纱 - 2015-6-15 21:20:42 - 塑料窗纱
-----------------------------------------------------
不错的文章,内容酣畅淋漓.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塑料窗纱  http://www.hanhaichuangsha.com/
温馨 - 2008-12-4 22:04:48 - lyw
-----------------------------------------------------
看完后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同时也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啊,高中生活这么快就流走了,好怀念呀!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87, 共 4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