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7期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2007-11-29 13:37:3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85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我最近养了一条鱼。
原本我宁养只晰蜴也不想养鱼——我没有歧视蜥蜴的意思,会这样说只是因为我曾经养死过三缸鱼而尚无养死蜥蜴的纪录。
但我为什么还要养鱼呢?这里头不得不提到一个人。
我有一些稀奇古怪到祖宗经常入梦训示我最好不要再与之往来的朋友,这个人就是其中之一。他叫赵昊,职业是实习中的摄影记者,爱好是上街偷拍美女,特长是被美女发现的时候自然飘逸地递上名片,向其介绍一个子虚乌有的、报社即将开办的真人平面秀。
我一向很鄙视他,当然他也鄙视我,我们的感情建立在互相的鄙视中,直到他让我养这条鱼。
鱼我已经养过三缸了,可还没见过这么丑的鱼。白底黑点,那些斑点简直像是附在上面的虫子,游动的时候就像拖着一身的虫子在运动。
恶心。
“至今为止我瞧不起的只有苍蝇和蛆,请问你想在它们两个之间插个位置么?”
“拜托那其实是一样东西吧。”他居然有心情挑老夫的错,贼兮兮地蹭过来,“这只鱼不同凡响,我有很多异常的发现,因为太异常了,所以得找个人验证一下,看看他的反应会不会和我一样……”他贴我贴得更近一些,声音低得活像地下党接头,“……它会说话。”
我拎着一挂葡萄离他远些,“天的确太热了一点,但,有可能热到把你的脑袋烤成猪头肉么?”
“是真的!”他指天曰誓,接着目光四处搜索了一下,“你姐真的不在家吧?”
“不在。”
“那好。”他明显松了口气,“我们现在就可以来试一下,你把手指伸进鱼缸里。”
我看着他冷笑,顺便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这笑话怪冷的。
“你伸进来试试!一试就知道了!只要你的手指碰到它,就可以听到它说话!”
这小子居然还能一脸认真相。我一向知道他的神经,但真没想到神经到了这个地步,在下服了,吃完最后一粒葡萄,我说,“我姐就快回来了。”
他立刻像猫一样乍了一下毛,警惕地站了起来,“那我先走。”
他说走就走,我怡然相送,然则关上门才发现,他忘了把鱼带走。

姐很晚才回来的,她一向如此。我从小被她带坏了,长大又好死不死地把梦想立成“漫画家”,于是晚上三点钟两姐弟坐下来吃了个宵夜,吃着吃着姐的目光忽然朝茶几方向呆滞了一下:“那是什么东西?”
“鱼。”
“不会吧?有这样的鱼?”
我叹口气:“赵昊那小子能弄来什么好东西……”
我的话没能说完,因为我姐扔下筷子就扑到茶几上去了。
我吓了一跳,筷子险些掉下来。
她捧起那只鱼缸:“天哪,真漂亮!你看这鳞片!这尾巴!颜色很像我的眼影!”
我的筷子彻底掉下去了。拜托你的眼影是蓝色的好不好?!
神经跟赵昊一样错乱的大龄女青年晕陶陶地把鱼缸搬进卧室。
我想,我很快就不用再看到那只鱼了。姐是比我更高级别的动物杀手。

但是过了一个星期它居然还没死。
不要紧。反正不在我屋子里,除了每天打扫的时候扫它一眼,扔一把足以撑死普通金鱼的食料进去,我不用再跟它打任何交道。
这个周末,赵昊打听到我老姐出门约会去了,赶忙摸到我家来,第一件事就是找鱼。
赵昊跟我姐曾经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过结——这个“人”字里头也包括我——我只知道他怕我姐就像老鼠怕猫,所以对他敢冲进我间房间去看鱼的行为甚为震惊。
接下来他还做了一件令我震惊的事。
他轻轻地、轻轻地把食指放进水里。
这个动作很简单,但他脸上的模样奇怪极了。咬着嘴唇,半闭着眼睛,仿佛万分饥渴,又仿佛不敢碰触。最终,他的手指碰到鱼唇。
鱼唇像是吸盘一样附在他指上。
赵昊的脸上露出欢悦又欣慰的神色。
有点像吸毒。
我古怪地看着他。
他察觉了,讪讪地把手抽回来,忽然问:“你要不要试一下?”
我直觉反应这家伙在给我下套,但他刚才的神色不像是骗人,而且金鱼吸人手指这回事我还从没看过,有点好奇。
我把手放进去。
鱼游过来。
指尖立刻一阵剧痛,赫然多了一道口子!
#¥……*)*我怒视赵昊,赵昊一脸愕然,他的指尖又白又净,没有半点伤痕。
“见鬼!”我骂,“信不信我现在砸了你的缸?!”
那丑鱼怡然地摆了一下长尾。
太怪异了,我简直可以看到它脸上的讥笑。
“妈的你以为我不敢?!”我端了鱼缸往卫生间冲,赵昊大惊跟上来,但是晚了,哗啦一声,连水带水被我倒进了马桶。
“啊——”
我听到两声尖叫重在一起,但我明显只听到一声女人的。
我以为是姐回来了,她要是看到这么宝贝的鱼有这种下场,一定可以发出这种分贝的叫声。
但不是。
声音是从马桶发出来的。
这不是在拍喜剧片,也不是拍恐怕片,可是我就是听到马桶里传来女人的尖叫声。紧接着,“咔啦”一声,不知什么东西破裂,屋子里多了一个人。

作为一个未来的小说家,最要紧的就是想象力。事实证明,我的想象力值不到零点零一。
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而我和赵昊抱着头坐在客厅沙发上。
“这是真的么?”
“废话你不是听过她说话么?”
“我以为那只是一种心理作用,就像很多科学家研究用植物帮人们治病一样。”
“那你不是看过她的人么?!”
“但……”赵昊的舌头打颤,“……那是人么?”
“见鬼!”我一脚踢开他,“你弄来的东西不要问我!”
“一个水族馆的老板要在报社放广告,经手的人都送了一只鱼当玩意,我也随便挑了一只。”这个衰人用手耙着本来就乱得可以的头发,“有一次没事把手指伸进去玩水,它就过去吸我的指头,那感觉好奇怪,像有一个人轻轻地跟我说话,我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觉得那声音真好听,听了心情会变得很好,愿意一直听下去……”接着他眼神闪烁地瞄瞄我,“很怪异是不是?我怀疑自己哪里有问题,就拿来给你试一下,看你会不会跟我一样……”
我忍不住再踹了他一脚:“好死不死你干嘛挑那么丑的一只——”
“咯嗒”,卫生间的门被打开。
她穿我姐的浴袍,有些长,衣摆拖地,移动的时候完全看不到脚,我们地看她走近,两只手惊恐地握着对方的衣襟——当时没注意到,我一直以为那个时候我像自己想象中那么镇定的,看赵昊也一脸平静自然的样子。
她像走在自己家里似的,在对面沙发上坐下,问我:“我丑?”
她不仅不丑,反而漂亮极了,漂亮到影响男人的语言表达能力。我干咳了两声:“我说的是鱼。”
“我就是鱼。”她说。
长久的沉默。
沉默。
赵昊忽然叫了一声,往门口冲,那傻子,我们刚才又不是没试过,门早被锁死了。
她忽然对着他的背影扬了扬手,空气在她指掌间仿佛变成了水,我清晰地看见在空中流动的透明水流,将赵昊包裹起来,赵昊的动作一下子停止了,眼睛闭上,身子半浮在水流里,像睡着一样。
“你——”我很应该冲上去解救朋友来的,可事实上腿脚却有点不听使唤,“你想把他怎样?”
“治好他。”她说,还微微一笑,“让他忘记我的事,这对他来说,不是最好的么?”
哦,是的,来到地球的外星人好像最后都会干这么一招的。
“那么……”我也一样了?
可是我问不出口,因为她的笑容跟那只鱼咬过我之后的讥笑太像了。
直觉告诉我,她不会轻易放过我。
“二十九次说我丑、恶心,一个星期给我过期的鱼食,故意忘记换水,有一次在我缸里洗抹布,刚才还把我冲进马桶!”说到最后两个字,她漂亮的脸蛋扭曲起来,“眉少年!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
“完、完全不用客气……”我虚弱地说。
“那怎么行?”她笑着说,“我已经决定了,这一年,就在你身边度过。你所有对我做过的一切,都将十倍百倍地回报到你身上。”她婷婷袅袅地站了起来,脸慢慢向我俯下来,这精致美丽胜过张柏芝的面庞离我的脸越来越近,寒气自我的肺腑散发至四肢至发梢——嘴上冰冰凉地挨了一下,是她的唇,有柔和的声音响起,如梦乡一样令人沉醉不愿醒来,但她一触即收,声音瞬间消弭无痕。
“我的名字,叫做鱼优游。记住了?”
我悲愤地看着她。鱼优游,鱼杂汤,鱼肚煲,香辣鱼,红烧鱼,清蒸鱼……到死这个名字都会在我嘴里咬牙切齿——我保存了二十三年的初吻,就这样被人——不,被鱼夺走了。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5, 共 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玄幻奇情]死灵与法师/纳兰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