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7期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2007-11-29 13:42:1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47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你真的要走?”
  “是……你会等我的吧?”少年的眼光炯炯,期待的看着她。
  “我……”她咬着下唇,“明天……就是我们的大婚了呀……”
  “国家有难,我又怎能安心的成亲?”少年的手指轻轻的抚过她的发,话音温文柔软,“等我。”
  她不语,看着他逐渐远去,却又无力阻止,在他身后大声叫道:“我恨你!”那个修长的身子只短短的一顿,然后决绝的往前走,不曾回头……
  后来,每次当她回忆当初时,她都已经分不清,当初的自己,究竟是恨呢,还是爱呢?

2

  “墨桐,你在出什么神呢?”
  她一下子回过神来,只浅浅的笑着,摇头:“皇上,臣妾只是为皇上欢喜。王师出征十载,总算是不辱皇命。”是啊,十年了啊,磨尽了人,变尽了心,她不再是当初的她,那个人……也不会再是当初的他了吧……
  “墨桐果然深得朕心。”皇上大声的笑着,拍拍她的手。
  她低笑不语,只侧过头去,从高墙上望着身下繁荣的京城,一片的欢腾热闹。穿着黑色长铠的士兵们列队而行,百姓欢欣鼓舞,敲锣打鼓的相迎。她想,若是在十年前,她也必定会象那些含春少女,躲在人群里,悄悄的张望那些英挺的武士们,寻找自己的心上人。只是现在……她却穿着锦衣华缎,坐在高高的墙头,看着那个差点就成为自己夫婿的男人,带着军士,向自己跪拜。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华贵妃千岁千岁千千岁!”那个人跪在地上,带动起一片呼声,响彻云霄,脸深深的埋着,看不到他的表情。
  他是在沮丧呢,还是失望呢?又或者,是如死水毫无表情?她心里想着,却在脸上现出完美的微笑。深宫的残忍,早已将她的表情磨练得无懈可击,任谁也无法挑出一点不对。
  “皇上有旨,大将军白青峦及有功者,入宫赴宴!”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来。
  “墨桐,你也与朕一起。”皇上笑着拉着她的手。她心中隐隐的有些说不清的欢喜,原本还怕一回深宫就再也见不到他,现在,好歹也可以见上一见。就见上一见,便了却心底最后一丝挂牵吧,她对自己说。

3

  他到底还是变了。
  好酒好菜一桌一桌的摆上来,她偷偷的抬眼去看他。十年军旅,将他的脸磨的轮廓分明,饱含风霜与英气。曾经飞扬的双瞳,如今已深邃的看不到底。
  “墨桐,今天难得高兴,便去向白将军敬上一杯吧。”
  她突然一惊,回头看着皇上含笑的眼。无可奈何,总是端上了一杯,一步一步向他走去。每一步,都好象是将十年慢慢缩短,他们一点点的倒转回十年前,那个单纯的女孩,那个飞扬的少年……
  “白将军请。”她深深吸口气,将心底的颤抖压了又压,手稳的象端了一柄剑。
  “谢华贵妃。”他起身回道,沉默的不似当初的他。只那一双眼,看向她的时候,突然的就腾起了一团火,灼灼的看着她,她被那双眼烧的无法逃遁,也就回望着他。那一瞬,只觉得此时天地都消融,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所幸两人很快回过神来,他接过了酒,炽热的皮肤挨到她的手指。她觉得身上象着了火,手一个颤抖,被他牢牢的握住。
  “华贵妃,您没事吧?”他说,声音低沉,悠悠远远的不似真切。
  “没……没事……”她轻轻的回了一声,象逃一样,离开了他,坐回到皇上身边。
  “墨桐的胆子真是小,竟然会被白将军吓到”皇上笑了一笑,牵住了她的手,看向白青峦“白将军,你这一身煞气可要洗净才是啊。京城的姑娘们,可不爱浑身血腥的男儿。”
  “微臣遵旨。”
她听见他回答,感觉那双眼一直盯在她的身上,但她却始终没有勇气,去抬眼看看。
4

  一场宴席就在她的惶惶中落幕,她暗暗松了口气,却又有些奇怪的遗憾。遗憾什么呢?她在心底叹息,如今的她,还有什么资格,去要求什么呢……
  “听说白将军啊……”
  她将手搁在颚下,眯着眼,半睡半醒的听宫女们悄声说着关于他的种种传闻。真真假假的,把他传的有如天神下凡,大凡小事都与他脱不了干系去。今天路见不平,明日暴打贪官,她把脸埋在手臂间偷笑,那个人,哪里是这种脾性。
  “娘娘,依奴婢说啊,那什么白将军哪有这么厉害。”心腹的宫女见到她醒转,说道。
  “哦……那依你说来,谁最厉害?”她笑,回眼看了那宫女一眼,半眯着的眼泄露出无限风情。
  “当然是皇上了。”那宫女得意洋洋的说道“那什么白将军被传的太神了。”
  “可别这么说,”她想了想,到底忍不住为他辩解了几句“白将军的威名震彻关外,可不是我们这些养在深宫的女子可以知晓的。”
  “青峦多谢娘娘称赞。”身后突然的传来了一声低语。
  她一惊,急急回过头去,见他穿着朝服,正看着她。在他身边站着带笑的皇上。她急忙行礼,皇上扶起她,转头对白青峦笑:“爱卿,朕说的没错吧?墨桐极识大体,可不是普通女子可比。”
  “皇上说的极是。”他躬身回道,一双眼却看着她。她侧过头,一颗心七上八下,一时间竟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又该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皇上怎么会突然来这里?”她定定神,对着皇上娇笑。如今她不再是他的未婚妻,也不再是他的青梅,她不可以动摇,不可以再为他心动。
  “朕与白爱卿去赏花,墨桐也一起来吧。”
皇上对她的宠爱,已到了一个帝王的极限,否则也不会专程带上臣子来叫她。但是她却始终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在那个人的注视下,她突然有种觉得自己很肮脏的感觉……

5

  三人在御花园走走停停,皇上的兴致很高,白青峦与她在一旁轻声附和。两人偶尔眼神一时交汇,她便急忙的避开,不敢去看他的眼。
  “皇上,翰林大学士……”不多时,有太监在皇上耳边悄声说。
  皇上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看了白青峦一眼,对墨桐说:“墨桐,你先陪陪白将军,朕随后再来。”
  她楞楞的看着她的夫将她抛下,诺大的御花园突然就剩下了他们两人。她心里有些发慌,急忙要告辞。
  “皇上让你陪我。”
  他只冷冷的一句,便成功的让她留下。两人相对无言,她别过脸去看旁边的花,问:“听说你冲到敌阵里,被砍了十数刀,差点死了?”
  “是……”他回,又不做声了。那个时候,正是她入宫的时候。他记得很清楚,她也记得很清楚。
  该死,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呢?她咬着下唇,暗自懊恼,但安静更让她不安。“你……听说你为破敌阵,好几天都未合过眼。”
  “是,不过……那也是常事。”他说“墨桐……”
  “叫娘娘。”
  “墨桐……”
  “叫我娘娘!”
  “墨桐!”
  手一把被抓住,整个人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又陌生的气味一下子钻了鼻尖,这种味道让她无比的怀念,回忆起当初年少欢乐的时光,她低低的叹息着,没有挣扎。
  “墨桐,你恨我吗?”他的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声音里带着压抑的痛苦。
  恨吗?她在心里想,许是恨的吧,在最初的时候。可是慢慢的,知道了他的消息,她开始为他提心吊胆,暗暗期盼他平安归来。只是到了现在,又说那些做什么呢……
  “不恨了”她低声说,看到他欣喜的眼神,又狠狠心说道“也再不爱了。”
  “不,我不信……”白青峦抓住了她的肩膀,手劲大的让她的肩隐隐生痛“你看着我眼睛,看着我,说你不爱了。”
  她不敢去看,也知自己再也说不出狠心的话,于是别过了脸,叹息着:“你……又是何苦呢?”你现在身为皇上最宠爱的将军,身边自然有无数的女子,又何必心心念念着一个已经属于别人的女人呢?
  “爹已经对我说了,你是被你哥哥强送进宫的……墨桐墨桐,都是我不好……”
  她的身子一顿,有些颤抖。她还记得那个雨夜,她被狠心的哥强行推上选秀的轿子,绳子勒得手脚发红,但哥哥贿赂了选官,就让她一身是伤的进了宫……
  “现在说那些有什么用!你那时候又是在做什么!你……白青峦……我恨你!”她挣脱开他的怀抱,哭泣着,多年前那些委屈,那些屈辱又在一瞬间淹没了她。
  “对不起……委屈你了……都是我不好……”他低低的道歉,将她埋进他的胸膛,“哭吧,哭出来会好些的。”
  他的声音温和柔软,像记忆里那个温文的少年。她一楞,再也忍不住,抓紧了他的衣袖,将多年隐忍的痛和伤大声的哭出来。而他,只压低了声音,轻声安慰着她。
  “墨桐,我会带你离开的。”他轻声说“相信我。”

6

  从那以后,是有些什么不一样了吧……她有时候会这么想。在深宫里期待着他偶尔的到访,在眼与眼的对视中传递着只有彼此才懂的讯息。看到他笑着的模样,她也会在心底暗暗的开心。只是偶尔间,会突然的忧虑起两人的未来,可是,那个人说过会带自己离开呢……她心里甜甜的,将那一点忧虑抛离到九霄去。
  直到那一晚,皇上来到她的寝宫,带着一脸的怒气冲冲,摔坏了好几个名贵的花瓶。她急忙安抚着皇上,小心的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白青峦!朕如此相信他!他竟然要伙同秦王犯上做乱!!”皇上将桌子一拍,恨声说道。
  她一呆,只觉得满心苦涩,那个人,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的么?犯上作乱,然后带着她离开的么……
  “墨桐,你和白青峦据说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
  “是……”
  “那好,我且派你去做一件事”皇上说道,阴霾的脸让她心底一寒“这瓶鹤顶红,明天你将它放在酒中,给白青峦喝。”
  她一下子面无血色,木然的接过了瓶子,在皇上的笑声中叩首领旨。寒气一股一股从背脊串上来,爬满了她的身子,原来,这一切终究也只是个梦,什么归隐于林,什么男耕女织,什么比翼双飞,一切一切,都只是她心存的幻想与妄念罢了。
那一夜,风很大,夜很凉,酒喝了一壶又一壶,却意外的清醒。她将手里的鹤顶红来来回回的看,回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那个人的微笑,那个人的低语。从曾经的少年,再到如今的成熟,她想,拥有他的心这么多年,也该是满足了。

7

  第二天,她特意换上最美最华贵的衣裳,长长的流袖拖在地上,带着水一般的波动。她对着铜镜细细描眉,专心的装扮自己,戴上最爱的首饰,捏着鹤顶红,踏上了去往将军府的轿子。
  轿子轻轻的摇晃着,她悄悄拉开了一点帘幕,从那缝隙间偷视着外面的繁华人世,满心的羡慕。只觉得这一身的华贵,不过都是囚笼。
  “愿只愿,来世续前缘,布衣草履,不羡鸳鸯不羡仙……”她轻轻的低喃,平静的微笑,放下了帘子。
  太监拉开了帘幕,她款款下轿,见他穿着朝服跪倒相迎,于是笑着将他扶起,在他错愕的眼底见到赞叹的意思,便觉得这一番的打扮没有白费工夫。
  进了内堂,话了家常,她放开胆量的打量着他。在心底细细的勾勒出他的面貌,从俊朗的眉到深邃的眼,暗暗的叹息,这样的人,又怎么能看得够?她的眉眼间尽是裸露的痴心情深,就算是旁人,也看了出来。而他也不阻止,只静静的任她看,带着一点点的微笑。这样天仙一般的人啊,就算是她就这么要看他一世,他也是甘愿的。
  “娘娘,酒。”
  太监在一旁悄声提醒。她一呆,随即便笑了一笑,点点头:“端上来吧。”
  酒满满的盛上了白玉杯,太监刚要端给白青峦,却听见一声轻笑。
  “且慢,再给本宫盛上一杯吧。”
  太监惊异不定的看着她,她不言不语,伸手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看着白青峦笑:“青峦,你愿意陪我么?”
  “又有何不可?”他只微微一楞,提杯回笑。
  “如此便好。”她垂下眼,挥退了一干人。
  风轻轻的吹过,撩动起他的发,她的衣。她望着他,轻声说:“我等了你十年……”
  “我也想了你十年……”他低低的回道,眼中深情如昔。
  “十年前,你错过了我们的交杯酒……”
  “现下补上,不也很好么?”
  他笑,伸长手臂,与她的手臂缠绕,注视着她的眼睛:“娘子,今天的你特别漂亮。”
  她笑,眼泪却滚了出来,落在酒里:“到底还是听到了你这句。”
  “别哭,你爱听的话,我天天说给你听。这辈子,下辈子”他擦去她的泪,又歉然一笑“对不起,还说要带你离开的。”
  “像现在这般,那也很好。”她擦干了眼泪,看着他的眼“你后悔么?”
  “有你相伴,我高兴还来不及的……”
  “那,干杯”
  酒杯轻轻一碰,发出清脆的声响,让她突然有种奇怪的幻想。像她曾幻想过无数次那样,结彩张灯,到处都是红色的喜庆,迟到了十年的洞房花烛,两人相望间,深深情谊,似水长流。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9, 共 1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代-宫闱情仇]戏太后(秦巅)
[玄幻奇情]死灵与法师/纳兰
[小说-香水迷情]魅惑人间(清角)
[小说-香水迷情]绿茶,这样清淡地说爱(三元)
[闲情-星座]利用小细节搞定星座男人
[闲情-测试]你能驾驭爱情吗
[闲情-细节]回首又见她
[偶像主页-言情高手]念一:如此十面埋伏(小嘉)
[情感小说-温馨小品]玳瑁簪(菖蒲)
[情感小说-另类小说] 画妖(仲夏夜)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