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7期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2007-11-29 13:45:5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33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楔子

这是座落在皇宫附近的一处小院。院门相当的不起眼,小户人家,甚至没有几个家丁。走进院子,却是豁然开朗——从门口至庭院,漏斗型的园林逐渐铺开。满园的杜鹃,各色各态,甚是婀娜。推开房门,悠扬的古筝声戛然而止。
门风轻扬起长垂地面的纱幔,从敞开的缝隙间,隐约可见一绝色女子,秀脸未施粉黛,身着素色衣衫,那卓越风姿却让人过目不望。
素衣女子朝着房门方向螓首微仰,星眸中闪过一丝与脸上秀丽不符的凌利。很快地,盈盈秋波淡去了那道利光,素衣女人的唇角微微上扯,露出一个淡笑来,“二哥。” 
“啊,你继续。”那个被称作二哥的人微微抬起右手示意着,“别被我坏了兴致。”
素衣女子轻叹了一声,垂下睫毛长而密的眼帘,默不作声。那哀怨的神态是任何人见了都会揪心的。
二哥轻咳一声,以化解空气中渐渐聚起的凝重。他将手中一只镶着金边的红木箱子小心地放到桌上,然后慎之又慎地将其打开。原本昏暗的屋子顿时溢满了莹莹珠光。
“林鹃,这是臣国进贡的翡翠玉珠,你看这翡翠,个个碧绿通透,珠子的大小也是匀一无二。据说戴上了,能有驱邪避魔,宁神静心的功效。还有这珊瑚制成的十二生肖图,别以为这是普普通通碎珊瑚拼成的。这可是一整个珊瑚经工匠……”二哥指着箱中的宝物,详尽地介绍着。望着宝物的双眼却不时关切地瞥向始终未抬眼看一下的林鹃。
“二哥。你知道鹃根本不信什么鬼神之说,这驱邪避魔的东西于我何用。更何况……”她缓缓抬起头,眼中是包含着无奈、伤痛与仇恨的复杂,“我根本不可能宁神静心。我的神早为一个人散尽了,我的心早就碎成灰烬了。”
“林鹃,无论如何,这也是他的一份心意。”二哥就这样用手扶着木盒,关也不是,开也不是。
“二哥,你老实地告诉我,他是不是真的迷上郑国夫人了?”林鹃深吸了口气,平静地问出了心底最深的疑惑。而心,却因为这自自己口中说出的一字一句而颤抖不已。
“啪!”是不小心松手,木盒盖子自动关上的声音。二哥望向林鹃,刚才介绍那些宝物时的能言善语似乎一下子不见了。他眼中的闪躲之色却已经给了林鹃最直接的答案。
林鹃缓缓站起身来,失神的脸上竟然绽出一个她自己都未意识到的笑来。她如行尸般轻移到门边,倚着门框,放目去望那满园开得正红的杜鹃。
她轻声地对着那些杜鹃花自言自语着,“或许亲手杀了他,就不会有这许多苦恼了吧。”
说话间,她右袖中倏地寒光一现。那是属于利刃天生的杀气,与主人心意相通的杀气。是的,她有太多的理由去杀了那个男人。却因为他曾经的一句话,至今没有下手——因为不能给你名份,所以会用加倍的爱来补偿。
加倍的爱?他没有实现他的诺言。或许他曾经真的这样努力过,可无论如何,他还是背弃了自己。
 
一 童年

单薄的衣衫,刺骨的寒风,她甚至没有穿鞋,就这样离家出走了。是的,她要让爹后悔,她要用折磨自己来惩罚爹。她毫无目的的在黑暗中前进,体温开始向零点靠近,她连抬起手来呵气温暖自己的双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觉得整个人都空了。胃是空的,心是空的,头脑也是空的。渐渐地,她的视线开始模糊。隐约中,她看到了早已逝世的娘对着她点头微笑。
好温暖。当林鹃恢复知觉时,她已经被人紧紧地裹在棉被中了。淡淡的,胭脂的香气幽幽传来。她支撑开仍然酸痛的双眼,迎面看到的是个笑靥如花的女子。
美丽女子低头轻吻她的额头,长长的睫毛扇呀扇的,她望着林鹃的凤眼中盛满了笑意,“太好了,烧退了。”
就这样,林鹃被她从死亡的边缘拉回,还受到了无比殷情地款待。林鹃迷惑了,难道这是仙女?自己误入了仙宫?林鹃想到这里,不禁开心地笑了,她觉得,自己可以永远和这位仙女姐姐住在一起了。她喜欢这个姐姐,她笑得如此美,她的温柔让林鹃想到了娘。同时,她心中小小的骄傲与任性也前所未有地被满足了。让那个对她严厉到极点的爹伤心一辈子去吧!


林仁肇做梦也没有想到,才七岁大的女儿性格竟会如此刚烈。相比同龄的女孩子,林鹃一向寡言少语,温顺乖巧。可是,当林仁肇一刀杀了那只脏兮兮的瘸腿猫时,他从女儿眼中看到的,是恨!这让他大为震惊。一个小女孩,怎么会有那么让人心寒的眼神。待他想再看个仔细时,林鹃已经将眼移向猫的尸体,没有哭泣,也没有吵闹,她安静地收回眼来乖巧地回了房。林仁肇告诉自己,刚才是自己的错觉罢了。毕竟,一位久战沙场的武将又怎么可能因为一个七岁小女孩的一瞪而心悸呢?
就在林仁肇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时,可怕的事还是发生了——林鹃失踪了。虽然调及了所有的力量,翻遍了整个南唐,却依然没办法找到林鹃。一个月了,林鹃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正当他跪在亡妻灵位前,希望得到她在天之灵的谅解时,女儿却奇迹般被人完好无损地送到了家门口。
面对父亲的激动垂泪,林鹃只是淡淡道,“爹,我回来了。”
没有人发现这样一个巧合。就在林大人消失已久的女儿突然返家的那日,南唐最负盛名的妓女弦月被发现自吻于香阁中。
林仁肇不是没有追问过这一个月来究竟发生过什么事,但都被林鹃以沉默拒绝了。反正也毫发无伤,又还是如从前般乖巧温顺,林仁肇也就渐渐将这件事淡忘了。毕竟,他有太多的国家大事要急着去处理。
其实林鹃已经不是一个月前的那个女孩子了。夜深人静时,她常常独自坐在院中的石凳上。借着月光,林鹃会小心地自袖中掏出一把短剑,她总是爱惜非常地反复擦拭着短剑。那是把握柄呈弯月形的剑,打造得异常纤巧,连林鹃的小手都可以牢牢握住。不是源于自身,还是吸收了月光,只要一出鞘,剑身便会闪着可怕寒光。林鹃不敢大意,因为她曾亲眼见到过这把剑的威力。只稍轻轻一划,那细丝般的伤口瞬间就会溢出鲜红的液体,如浓艳的胭脂一般。仙女姐姐曾轻搂着她,在她耳边细语,点绛唇。虽然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可林鹃却仍觉得那是个非常好听的名字。
就在林鹃凝神望剑时,猛地一声长鸣划破了夜空的寂静。一道银光闪出,随即便是一声惨啼,一个黑色的物体应声坠地。林鹃移步过去看,地上有一只已经气绝的乌鸦,颈处有红光一闪一闪,配着那飞禽颈间仍在汩汩而出鲜血,异常刺眼。林鹃自乌鸦身上轻巧地一拔,一把镶着红钻的飞镖便握在她手中。她边擦着镖上的血渍边认真道,“只有六枚,不能弄丢的”。她还记得,仙女姐姐在飞出飞镖时,微笑着告诉她,这叫“红袖招”。


转眼已经十载过去了,林鹃出落得灵秀异常。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温文尔雅,窈窕动人。只是深居简出,直至李煜大婚典礼,招选皇后身边的伴女时,王侯将相才惊为天人。那天典礼上,南唐最美丽的三位女人同时出现,雍荣华贵的大昭后,娇媚非常的周嘉敏,也就是大昭后的妹妹,还有清秀可人的林鹃。从此,林鹃频繁出入皇宫,她非常喜欢大昭后,她笑容很甜美,眼睫毛长长的,这让林鹃想起了袖中短剑的主人。还有就是……李煜。那个秋日,林鹃无意间见他在独自闲步在后院林中,在满天的落叶下,轻叹着“林花谢了秋红,太勿勿”。从此林鹃脑海中常常浮现那日的李煜。
林鹃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拥着大昭后,撒娇道“周姐姐,我好喜欢好喜欢你”。大昭后总是轻抚她的秀发,唤她傻丫头。她觉得很幸福,自己最爱的两个人,彼此深爱着,这是多美好的一件事情。可是,大昭后却突然暴毙了。正当林鹃沉浸在痛苦中时,李煜迎娶周嘉敏的消息传来。林娟没想到,她为之着迷的皇帝,竟然是个始乱终弃之人。带着失望,她再次从家中失踪了。
这次,她不是冒冒然,而是穿戴整齐,轻施胭粉,带着“点绛唇”和“红袖招”离开林府的。林鹃边走边寻找着,她要找一个高处,高到可以让她一下子就坠入地府。是的,这次她不想等待了。每次,都是在她以为会长天地久时,幸福就离她而去。她唯一的遗憾,是无法杀了南唐最为尊贵的那对恶贼。会爱上李煜那样的人,是她终身的耻辱。终于,林鹃找到了她想像中的高度。望着悬崖下的一片白茫茫,她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那种将要解脱的放松的笑容。向着那无底的白色,她飞身一跃。

二 邂逅

就在她身体腾空的一瞬,一只强有力的手将她拉回了地面,也将林鹃的一生拉出了原来的轨道。
从此,林鹃心中的那个秋日背影,便被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庞给取代了。锐利的双眼,俊挺的鼻梁,紧抿的双唇……开始时,是这位赵公子不放心她一弱小女子单身在这荒山野岭。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林鹃一步不离地紧紧跟随。是的,林鹃就这样,跟着他由南到北。先是以他妹妹的身份,然后是形影不离的知己,最后,变成了暖昧不清的“娟儿”。
有一天,他笑着拉过林鹃,指着一位沉默寡言的男子道,“鹃儿,见见我的贤弟。叫二哥。”
那陌生男子微笑着问道,“你叫鹃儿?”
“是。杜鹃的鹃。”林鹃听到自己清亮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认识了“二哥”以后,林鹃才知道,同样是两兄弟,原来是会有如此大的差别的。赵公子心胸宽广,做事果断、毫迈。而他的弟弟却攻于心计,深藏不露。
赵公子的身分一直以难以想像的速度变化着,从滑州副县长指挥到开封府马直军使,直至殿前都点检。
而林鹃有时侨装成丫环、有时是小卒、有时是侍童,总之是形影不离地伴随在他身边。那是她使用“点绛唇”“红袖招”最为频繁的一段时间。只要有人言语或行动,不,甚至只是一个眼神,透露出了对赵公子的不敬,林鹃都会悄悄地把他从赵公子眼前扫除。
在夜深人静时,林鹃会温顺地抱着古筝,弹些轻幽的曲子为赵公子安神。是的,整天面对权利和杀戮的他,需要一个地方一个人来给他安慰。
他有时会像个可怜的孩子,依偎在她怀中念念有词,“等事情结束后。鹃儿,我要为你建一个庄园,园中种满各色杜鹃。”
杜鹃轻抚他那头浓密的黑发,安静地聆听着。她不知道“事情结束后”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随着他越来越忙碌,她袖中的飞镖也开始越来越不安份。


那天,是林鹃第一次失手。一个蒙面黑衣人,或许是为了盗取军机机密,也可能是想刺杀赵公子。被林鹃发现后,惊惶而逃。
林鹃一路追去,同时,袖中一道银光射出。令林鹃惊讶的是,那刺客竟然接住了她的飞镖。更奇怪的是,他停下了脚步,颤声道:“你……你是……”
林鹃立刻拔出短剑,用力刺去。
“怨伶剑!”那男子脱口而出。
而同时,林鹃那凶狠的一刺在他四两拨千斤似的一推一闪间被轻易化解。
“姑娘,请告诉我弦月现今何在?”那男子口气急切,眼中流露着焦盼的神情。
林鹃一怔,当初仙女姐姐曾嘱咐过她,如果有人认识这几把兵器,你就告诉他,“三年之约已到,弦月应约去了”。
那男子听到弦月转述的这十二个字,当即摊坐在地。“死了?那我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哈哈,是的,我也该应约而去了。”
自言自语了一番,男子站起身来,眼中又恢复了初见时的敏锐,“丫头,离开赵匡胤吧。有朝一日,他兵临天下,就不会再记起你了。”
言罢,扬袖而去。


林鹃回到营中,匡胤仍在熟睡中。她抚摸着匡胤左额的伤痕,他说是少年顽皮,驯劣马时留下的痕迹。
“当时一定很痛吧?”当时,她看着这丑陋的疤痕问,目色中全是不舍。
他呵呵一笑,“光顾着驯马,也没注意。”
是的,他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征服和驾驭,为此,他可以不顾一切。
趁着匡胤睡得正熟,林鹃来到营外篝火旁。她细细端详这七样精致的兵器,亦如七岁那年。
七仙子?原来,这七把兵器叫七仙子。所谓的“点绛唇”和“红袖招”,只是剑法的名称罢了。她握着短剑的弯月剑柄,目色细细注视着倒映着月光的剑身――怨伶剑,多么哀怨的名字。七仙女当初离爱人而去,回到了天界琼池,难道会郁郁寡欢,尤如怨伶般吗?如果真是如此,只要能不离开匡胤身边,那即便日后会被匡胤忘却……
不。一时间失措地摇着螓首。匡胤是不会忘记她的。虽然她不知道弦月姐姐和那个蒙面男子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是隐隐可以感觉到,那是个涉及生死的爱情承诺。生命中,她已经失去过两次了。这次她一定要牢牢抓住。如果为了爱情需要付出代价的话,哪怕是生命,她也不会吝惜的。


当匡义问她是否精通女红时,她并没有想到,匡胤穿上的第一件黄袍竟然是自己缝制的。林鹃还记得那晚,二哥在确认她精通女红时,压低声音道,“林鹃,我们计划在陈桥发动兵变。现在,就缺一件黄袍了。”
自那晚起,林鹃白天仍然以小卒的身份出入各营,还时不时放出些有关“真命天子征兆”之类的话来;晚上,则熬夜缝制皇袍。一切都顺利而悄然地进行着。顺利到了,当匡义从她手中接过皇袍为匡胤披上,众人跪拜时,林鹃还恍惚地看着气宇轩昂的匡胤,不相信他已经成为一方霸主的事实。
 
三 爱或恨

宋太祖赵匡胤,多么可怕的称谓,多么耀眼的名字。但匪夷所思的是,这位开国皇帝,这个男人中的男人竟然不好女色。所有的大臣、宫女、太监都对他几乎不去后宫议论纷纷。
定都开封后,匡胤对兑了他的诺言。紧挨着皇宫,他为她建了一个别院。看似不起眼的门面,院内却是精致而周到的。
他特意派人四处收集来了各色各式的杜鹃种子,在院中搂着她道,“明年的这个时候,这院子会是世上最美的。”
林鹃太过满足,所以,她常会没来由的暗笑。
匡胤则会轻刮她的鼻子,目中满是怜爱地嘲笑着,“傻丫头。”
他望着沉静美好的她,总是生出想叹息想保护的冲动。虽自认是堂堂汉子,顶天立地。但是,却惟独欠这怀中女子太多。多年来,她侨装打扮,伺侯左右,替他打点一切。而当他登上云端时,却只能将儿时便已定下婚约的女人立为皇后。是的,他作为一国之君,需要一个“不弃糟糠之妻”的口碑;需要一个来历清晰,身世简单的皇后。而这样的决定,无疑意味着他无法给林鹃一个名份。因为身为东宫之主的皇后有权“关照”每一位嫔妃,而林鹃不应该也不可以受到任何束缚。
因此林鹃仍可以自由出入皇宫――以侍卫、宫女,任何她喜欢的身份,除了赵匡胤名正言顺的女人。
匡胤曾无限感慨地看着她,“因为不能给你名份,所以会用加倍的爱来补偿。”
而林鹃呢,也总是出奇不异地以各种身份给匡胤惊喜。有时,披阅奏折累了,抬头看到盘着发髻扮成侍女为他挑灯的林鹃;有时,独自漫步后花园,穿着侍卫盔甲的林鹃替他披上披肩。最可恶就是那次他在偏殿邀石守信、王审琦、张令铎、赵彦徽等入宴。席间,赵匡胤语重心长的几句话便轻易释去了他们的兵权。正当君臣欲举杯共饮时,匡胤但见杯底一行小字,“他人酒中有毒!”
暗自一惊之人,定了定神,不露声色地唤道,“今日高兴。来人!为众爱卿换上西夏进贡的好酒。”
果不出其所料,扮成侍女的林鹃浅笑着收去了所有的毒酒。
宴罢,赵匡胤在那满园的杜鹃花前,深凝着林鹃,“鹃儿,他们都是开国功臣,即使今晚他们不愿交出兵权,我也不能将他们毒杀。这不是大丈夫所为。也不合道义。”
林鹃依偎着赵匡胤,轻声但坚定地一字一语,“我在乎的,只是他们有没有威胁到你。”
匡胤望着林鹃那混合着残忍与痴情的俏脸,轻声叹气。


南唐王爷李从善作为人质来了开封。赵匡义不动声色将李从善带到皇上的别室。堂正中挂着的林仁肇画像让李从善诧异非常――与赵匡胤素未蒙面的林仁肇,怎么会有画像留在赵匡胤的别院?
赵匡胤从容淡然道,“林卿早已归降我大宋。”
林留守的为人和骁勇,又是世代忠良……从善目中的疑惑毫不掩饰。
就在这时,别室的门被推开了,赵匡胤和李从善异口同声,“林鹃,你怎么会来?”
李从善望着当年暗自仰慕的林鹃,惚如隔世般。南唐传遍了她染病早亡的消息,原来她早就被好好生生地安置在了宋人处。李从善眼中的悲痛点点深重,林仁肇的叛变,已是不争的事实。
当晚,林鹃躲在自己的房中,拒绝了任何人的探望,她知道,自己的出现,一手将父亲送上了不归路。
李煜理所当然地赐死了叛国武将林仁肇,而同时也宣判了南唐的死刑。
赵匡胤轻易歼灭南唐,一切都在林鹃的预料之中。而出乎林鹃意料之外的是,李煜俯首称臣后,赵匡胤不但没有杀李煜和周嘉敏,反而为他们铺了一条康富之路。林鹃平生第一次恨起了赵匡胤。杀李煜这个昏庸小人,为她一报杀父之仇,难道也如此困难吗?
即使他有苦衷,即使他要展现自己作为一代君王的气慨,他大多找别人,惟独这李煜夫妇,死一万次也属罪有应得。回忆起大昭后之死以及那曾经的淡淡爱意……林鹃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袖中的“七仙子”仿佛在引诱她般微微颤动起来。


林鹃来到李煜的侯府。看到门外高挂的匾额,对匡胤的恨意再次涌了上心来。李煜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他却对这个昏庸之徒礼遇有嘉,还封侯赐府。
侯府建成不久,家丁彼此之间很是生疏,人员调动又很是频繁,林鹃借着出神入化的易容之术轻易躲便过了府中家丁。
行刺前早已打探好了府内的格局,她借着月色悄悄潜入最深处的那间厢房。一枚“仙子”已蓄势待发。
就在她欲推门而入的一刻,一只强有力的手忽然一把环住了她的腰身。受惊之下,“红袖招”一闪而出。
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药味扑鼻而来,林鹃只觉眼前景象渐渐模糊,隐隐感觉有人把她环腰抱起……
待林鹃醒转,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匡义坐在桌旁。桌上,正放着一枚飞镖,镖上还有未干的血迹。
“林鹃,你总算醒了!”匡义见到她醒过来,赶忙端来一杯温茶。
林鹃没有伸手去接,别过头去不看匡义,“你走。我不想见你。”
匡义转身放下杯子,“林鹃,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林鹃突然想到了什么,颤声道,“二哥,阻止我的到底是谁?”
匡义苦笑着,“还能有谁呢?”
是的,林鹃早该想到,除了尊贵无比的皇上,还能有谁。
伤痛的眸注意到桌上的飞镖,目色猛地收紧。天啊!匡胤中了她的飞镖!
自责、怨恨、担心,这许多的感情在心中翻腾,最后还是忍不住探问,“他伤到哪儿了?”
“右臂。”
虽然明知当使出“红袖招”时用力并不重,他应该伤得并不重,可是,她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想见他一面。
天。她该怎么办?低声下气地认错吗?她办不到。可是不去见他,她又实在是寝食难安。
终于再也隐忍不住,对镜侨装,指尖抚过眼角时,赫然发现那清晰的皱纹。倒抽了一口凉气,为这不知不觉中的年华老去。
她暗叹,自己将青春全都付诸在了赵匡胤的身上。她为他杀人,为他女扮男装,为他独居深院,甚至为了他,间接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可是,为何仍换不来他一点点的感动。她所得到的,只是一所空荡荡的宅院和一句“因为不能给你名份,所以会用加倍的爱来补偿。”连这仅有的一句誓言,他也违背了。
林鹃隐隐开始怀疑匡胤对自己的感情。虽然她立刻命令自己打消这个荒唐的念头。
可是,有个声音仍在不停地重复“他只是在利用你,他根本不爱你。他只是在利用你,他根本不爱你。”
“丫头,离开赵匡胤吧。有朝一日,他兵临天下,就不会再记起你了。”
很久以前,有个人这么劝告过她,当时,赵匡胤还只是个检点。
她开始慢慢放下盘起的发髻,对着镜中仍然美丽却已渐离年轻的自己低骂道,“林鹃,你罪有应得。” 
 
四 杀

三个月,离暗算李煜已经三个月了。匡胤没有来过林鹃的院子。
林鹃常常在夜半独自抚琴聆听。她开始用“怨伶”称呼自己,她将这种满杜鹃的院子,称为“冷宫”。她是彻底被匡胤忘记了。有时兴起,她会用“七仙子”射麻雀,射蝴蝶。每每这时,她会想起弦月。在冥冥中,弦月与她的命运仿佛重叠着。为情所困的怨伶。
绯闻早已在整个京都漫延,传到林鹃耳中,已变得绘声绘色:宋太祖贪恋俘臣之美眷;皇帝为郑国夫人不思朝政!
郑国夫人!周嘉敏!林娟紧咬下唇,渗出血丝也毫不自知。
一切问题都有了合理的解释,赵匡胤对李煜的礼遇,对自己刺杀行为的阻止及三个月来的冷落。
而二哥来访时那尴尬的沉默更是打碎了她残存的希望。她彻底陷入了绝望。杀念,渐渐浮起。


“鹃儿,你没事吧?”匡义的询问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离开门框,在匡义身边轻轻坐下,无助地看着他,“二哥,我希望能单独见一见他。然后,我会自动消失的。”
偌大一个皇宫,能帮林鹃的,只有匡义了。她虽然可以凭着侨装自由出入。但是,要想和当今圣上独处一室,却已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因为他是皇上,贴身的侍卫、宫女、宦官必不可少。
“林鹃……”赵匡义欲言又止,深沉地看了林鹃一眼,“我一定帮你。”
七天后,林鹃接到匡义带来的口信。
她含笑对镜梳妆、擦拭短剑……一直不能抑制地微笑着,这许多年的纠缠,总算要了结了。
熟悉的寝宫,一切回忆止不住涌上心来。林鹃调整了一下呼吸。想起在入宫时二哥告诉自己的消息,她动摇的心倏地硬如铁石。


屋内的侍卫和宫女都已被匡义支开了,昏暗的烛光下,那一身明黄色的袍,背人而躺的,正是她苦苦等待之人。
“呵”,冷笑在夜色中溢开。
耳边传来二哥方才无奈的叹息,“皇帝昨个儿一夜未归,今晚刚刚回宫,可能还在歇息。”
去哪儿了?还用问吗?二哥想说的,分明就是郑国夫人!
匡胤听到声响,微微动弹了一下,“是谁?”语气中带有一丝疲惫。
林鹃没有吭声,可心却为这低沉的声音微微一颤。太过熟悉了。这些年来的纠缠不清,让她到这个时候,竟然还生出想多看他一眼的不应该来。
匡胤颇显吃力地转过身,看到夜色中那抹俏瘦的身影时,语调微扬,“鹃儿?真没想到。”
林鹃再次自嘲地笑了起来,从来都陪伴在他身边的自己,已经变成了“真没想到”的人,她自问是不是应该幸庆皇帝还记得自己?
赵匡胤抚着床架缓缓立起身来,烛光太过昏暗,林鹃看不太清他的表情。
“鹃儿,到我这儿来。怎么这么暗?来人!”匡胤吩咐道。
没有人来,林鹃也没有移动,屋中仍静得可怕。
林鹃边右手慢慢移向袖口,声音像投入屋内的月光般清冷,“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仍然看不清他的表情,“告别?你要去哪里?”
虽然看不清表情,赵匡胤语气中的焦急显而易见。
林鹃怔怔地想着,是啊,去哪里呢?如果世界上没有了赵匡胤,还会有林鹃吗?
“嘭”的一声响,床边那个屹立着的高大黑影突然倒在了地上。
怎么会?林鹃惊惶地摸着袖内。“七仙子”一个也不缺,自己未必误伤他呀。莫非……是被人暗算了?
想到这里,林鹃大惊失色。她冲上前去,扶起了倒地的匡胤,这回她才看清楚,匡胤的脸色腊黄,嘴唇铁青,额头上全是豆大的汗珠。简单的疲劳根本不可能造成这样的后果。
“你……怎么了?”前一刻林鹃还咬牙切齿地想着他的不忠不义,如今却已是梨花带雨,不知所措。
赵匡胤被她这一问,也颇为惊讶,“匡义没告诉你……  我病了?”
“病了?不是昨天……”
推门而入之人打断了林鹃的话语。而来人正是赵匡义。
看到眼前的局面,赵匡义亦是一惊。他连忙挥手示意跟随的御林军散去。
赵匡胤一双深眸定定望着神情慌张的赵匡义,忽然,眸中渗出笑意,“匡义,妙!真是妙计。”
随即,匡胤正色道,“是不是非常失望?我倒下了。却不是因为中镖身亡?你捉刺客的计谋失败了。”
赵匡义冷笑道,“时至今日,我也话可说。”
赵匡胤在林鹃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林鹃仰脸望着他,虽然是一脸病容,但是站在那里,神色庄重,仍有不容侵犯的威严。
“匡义,你认为借林鹃之手杀了我,你就可以顺利当上皇帝吗?”
赵匡义避开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赵匡胤,我承认自己是什么都不如你。但是你却为了一个女人弄成这样,实在不像一个皇帝该有的表现。所以,我选择取而代之。”
赵匡义边说边向林鹃投来蔑视的目光。
我?林鹃纳闷地看向赵匡胤,他握了握她搀扶着自己的手,递给她一个暖人的笑。
“本来我是不可能有机会取代你的。可你却中了自己女人的暗器。哈哈,上天怜我!伤口感染的滋味不好过吧。三个月的时间,足够让我布署一个万无一失的计划。”
望着赵匡义那狰狞的面容人,林鹃恍然大悟,如果不是自己说要离开,害得赵匡胤气急攻心突然晕倒,赵匡义的借刀杀人之计可能已经得逞!
“啊!”林鹃失声惊呼,眼泪如雨而下。怎么会是这样?三个月的不闻不问,怎么可能是因为自己误伤了他?那所谓的贪恋女色,不思朝政,竟然都只是赵匡义为利用自己来夺权篡位而设下的计谋!
赵匡胤仍然泰然自若,“我太了解你了,匡义。想窜位,又夺不到兵权。想杀我,又不敢亲自却手。一个人,只会使用奸诈诡计,如何能当上一国之君!”
赵匡胤字字掷地有声,说的赵匡义哑口无言。
“匡义。”赵匡胤轻松开林鹃的手,走到弟弟面前,轻拍他的肩膀道,“待你更具气度,更能冷静思考,能以仁德服天下时,这皇位就算拱手让与自己的弟弟,又有何妨!”
匡义注视着自己的哥哥,默不作声。从小到大,他对这个哥就是又敬又妒,如今自己一时冲动,使计想谋害他。却不料他不仅不计较,还说出如此大度的话,这让匡义如何能不自愧弗如。兄弟之间某种来自血缘的呼唤渐渐深浓起来,而两人都忽略了站在暗处浑身颤抖的林鹃。
“不可原谅!”
随着林鹃的一声怒吼,“红袖招”朝赵匡义胸窝直飞。
千钧一发之际,赵匡胤猛然一个挺身,一把推开了弟弟,而那枚疾飞的镖直直沉入了他宽厚的背脊。
林鹃愣在原地,根本不无法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
匡义连忙冲上前去,扶着慢慢瘫倒的赵匡胤,“大哥!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
赵匡胤皱眉,似是强忍痛苦,“因为……你是……我弟弟。”
“鹃儿,我始终没能改变你天性中的残忍。”气息不稳之人语气中满是悲痛与嗟叹。
赵匡胤这句话,唤醒了仍呆在原地的林鹃,她痛哭着冲上前来,“匡胤,我杀的每个人都该死!”
“那京娘呢?”
京娘?那个被人强骗的美貌女子?
林鹃的记忆被拉回到初识匡胤不久时。赵匡胤不仅救了那个京娘,还与她结拜为兄妹,一路将这个美娇娘护送回家。悄悄侨装尾随的林鹃待赵匡胤刚刚离开京娘家,就用“点绛唇”结束了这个可怜女子的性命,然后再伪造成悬梁自尽的假象。是的,她恨那个京娘,恨她对匡胤暗送秋波,恨她惺惺作态,更恨她能得到匡胤无条件的呵护。
“你快疗伤才是!提这个干什么!”林鹃急急地叫道。
赵匡胤伸手阻止要去叫人的匡义,“林鹃,我就算这刻闭眼,也没什么遗憾。除了你。那京娘娇弱胆小断然不会自尽。林鹃,知道吗?你每为我杀一次人,我心中便多一分自责。在计骗李从善的那天,我便指日发誓,决不再让你任意杀戮。咳咳!”伴着咳声大朵大朵的血莲怒放而出。
“匡胤!”
“哥!”
冰冷的手紧抓住赵匡义,“看来,这皇位还真的要让给你了。匡义,心胸开宽些。以仁德致天下,方能长远。”
梦寐以求的皇位真的到手后,没有喜悦,有的竟然只是悔恨和痛心,“哥,你放心。等德芳长大成人,我会把皇位还给他的。”
匡胤摇手,叹气道,“还是让他开开心心做个王爷吧。”
然后,他转头看着双眼红肿的杜鹃,眼中溢满了温柔和眷恋,“匡义,答……答应……我,不要……为难她……”
望着兄长气息渐弱,匡义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感情,哽咽道,“好,好,我什么都答应你!”
最后,他似乎点了点头,微笑着合上了眼。

尾声

赵太祖被其弟发现,离奇死于寝宫内。赵匡义继承皇位,史称太宗皇帝。
林鹃一步一步向前走着。熟悉的树林,熟悉的台阶……思绪又回到七岁那年。弦月搂着小林鹃,“林鹃,以后会想姐姐吗?”
“不会,姐姐要把我送回家。我恨姐姐,一辈子也不要见你。”
“连你也讨厌我。看来,我已经是一个多余的人了。”
是的,林鹃一直深埋心底的,和弦月的最后一次对话。如果不是她对弦月说的那番话,可能弦月也不会狠心走上不归路。
当大昭后第一次向林鹃吐露,李煜可能和周嘉敏有染时,林鹃愣住了。她深信李煜不会是个始乱终弃之人。所以,她拒绝再同大昭后接触。
大昭后去逝前,曾捎来一封信,“丈夫和妹妹的背叛我想到了。你的离弃我始料未及。”


第二天,噩耗便传来了。
一阵风吹来,打断了林鹃的回忆,衣衫单薄的林鹃不自禁地抱紧自己。
七岁那年,父亲一刀杀了她的宠物,而她用一生的怨恨和无情的出卖断送了父亲的性命。
“鹃儿,我始终没能改变你天性中的残忍。”
“是的,我是天生的残忍。所以,才会害死了生命中最亲的人。匡胤,匡胤,对不起,对不起。”
林鹃飞奔向悬崖,仿佛爱人就在悬崖那头一般。
面对山下那烟波云海,她轻盈如燕般,纵身一跃。
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万念俱灰。
而这次,不会再有人将她的生命拉回到起点。
崖边,“七仙子”静静地躺在地上,等待着下一个主人的到来。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5, 共 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代-宫闱情仇]戏太后(秦巅)
[玄幻奇情]死灵与法师/纳兰
[小说-香水迷情]魅惑人间(清角)
[小说-香水迷情]绿茶,这样清淡地说爱(三元)
[闲情-星座]利用小细节搞定星座男人
[闲情-测试]你能驾驭爱情吗
[闲情-细节]回首又见她
[偶像主页-言情高手]念一:如此十面埋伏(小嘉)
[情感小说-温馨小品]玳瑁簪(菖蒲)
[情感小说-另类小说] 画妖(仲夏夜)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