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7期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2007-11-29 14:06:3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63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我有一张男生都不会为之心动的脸,很小的脸,淡白的皮肤,简单的眉眼、鼻子、耳朵,上述种种,虽然不美,但还算正常,一切都坏在我的嘴上,我想,如果它的颜色很红的话,就是名副其实的血盆大口,嘴唇厚实且翘起,不需要任何人来提醒我,我也知道这可算作破相。
我的名字叫如意,但我从来不曾真正如意过,在人群中生活,女孩子的容貌永远是至关重要的。
我永远都记得我幼儿园入学、小学入学、初中入学、高中入学时的可怕经历,男生都发疯似的嘲笑我,因为我长了一张诡异丑陋的嘴巴,一张用老人的话来说是“切切一大盘”的嘴巴,一张用自以为是的黎路丝的话来说“体现了黑种人的人种特征的嘴”。
一直到大学入学,我才有幸不再成为众人嘲弄的焦点,我想,应该是我高考状元的身份吓坏了他们。
我在我房间的单人床上用金刚坐姿坐着调息,白鹏展也不敲门就走进来,忙忙乱乱的,活像刚刚弄丢几千块现金,我还来不及问他怎么了,他迫不及待地问:
“如意,你想找什么样的男朋友?”
照理说,这是一个并不异常的问题,白鹏展是黎路丝的男朋友,黎路丝是我的室友,所以我和白鹏展也很熟,一个熟悉的男性朋友关心你的感情归属,再考虑到我即将迈入二十五岁大关的客观情况,鹏展的询问十分正常,但他问话的态度、方式、时机都太奇怪了。
于是我呆怔了好一会儿,我呆怔的时候,他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说了声对不起,打搅你练习瑜伽了,不过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男孩子?他又问,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诚挚模样。
我清了两回嗓子,满身不自在的回答,“鉴于我自身的条件——”其实我想说的是,鉴于我自身的条件,我也没啥资格挑剔,所以只要对我好,可以全心全意地接受我,接受我的优点和我的缺点,就好了,我没有任何特别的要求。
但鹏展提起嗓子打断我,“什么意思呀,你!鉴于你的条件?!”他一副被惹恼的样子。
他跑到我跟前站着,我只好抬头看他,我突然发现从仰视的角度看他他还是不同凡响地好看。
“你一定要把才女的标签挂在你的额头上?虚荣!肤浅!孤芳自赏!哼!”鹏展一边说一边还用力戳了我的额心一下表达他的愤怒。
这是哪头跟哪头?我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和鹏展还有路丝这样的人打交道需要无比的耐心,他俩都是那么自以为是,总是理直气壮地曲解别人的意思。
“你还没听我说完呢,你又乱发什么感慨!”因为彼此之间很熟悉的关系,我的口气也开始不善,我并不怕得罪他。
话说回来,我有什么好怕的,我知道好多女孩子都会因为鹏展白马王子的外形而心甘情愿地让着他,因为那些女孩子都期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变成白马王子选中的公主,所以她们的忍让都是有预谋的。
我对鹏展并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我自然想如何对待他便如何对待他。“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没有要求。什么样的男生都可以,只要他要我就好了!”
我一向最有自知之明,我又不是路丝,她是花蝴蝶一样的女孩子,自然可以千挑万选不知餍足,对鹏展这么完美的男孩子,她仍是拿捏不定,一再对我说,他可不是我的男朋友。
不是男朋友?不是男朋友还成天泡在一起?老是一起去唱歌看电影打保龄球?就算十次有九次都带着我这个电灯泡,但鹏展的留宿怎么说呢?路丝解释说,鹏展睡地铺。
少来了吧!我虽然没谈过恋爱还是virgin,但我不是白痴。
路丝是那种很美但是很讨厌的女孩子,她在学校附近有一套自己的公寓,从她大学入学开始,她换了十七任室友,一直换到我头上才算安定下来。
倒不是因为我们两个投缘,而是因为我们截然不同,我太丑,她太美,我连嫉妒她的平台都没有,我猜想路丝与我在一起是相当放心的,所以她毫不犹豫地把男朋友带回家,在我面前“露白”。
我保研之后就离开了学校宿舍住到这里,路丝和鹏展开始交往大约是三个月之后,所以算起来我认识鹏展也有快三年时间了。
继续换算下去的话,我和他至少一起看过一百场电影,唱过两百次歌,打过一百五十次保龄球,吃过无数次的饭,当然了,我是作为妨碍鹏展和路丝的电灯泡去的。
大约因为如此,鹏展认为我和他很熟,所以他有资格关心我的终生大事,我听鹏展对路丝吹嘘过,他们学校有不少帅得令人欲仙欲死的男生都是他的好哥们,路丝立即花痴地跳起来,抓着鹏展的胳膊大嚷,介绍给我认识!介绍给我认识!
鹏展当时的反应叫我大吃一惊,他竟然像哄小妹妹那样拍了拍路丝的手背,然后说,“好呀,好呀!”
天啦!这个家伙!他有没有一点身为男朋友的自觉呀?
“你要求怎么能这么低?你神经病呀!”鹏展又戳我的额头。
“你才神经病呢!”我毫不犹豫地骂回去,“我的择偶标准关你这个已婚男人屁事!”
“你说什么?”鹏展倒抽一口冷气。
“准——已婚男士。”我纠正。
“你……我……”鹏展指着我的手指开始乱抖,我正在寻思他到底为了什么这样的抽风,他突然放开嗓门,狂吼,“黎路丝!你给我滚进来!”
我吓坏了,鹏展怎么这样和自己的女朋友说话?我忍不住开始同情路丝。
路丝顶着一张刚刚涂完面膜的脸,“叫魂呀你!”她努力在维持面部肌肉不动的情况下说话。
“你跟她解释!快点!”鹏展说着用力搡了路丝的肩膀一下。
鹏展虽然举动粗暴,但路丝似乎很吃他这一套,一点儿也不生气,只是横了他一眼,“解释?不是讲好你来跟她摊牌吗?”路丝为了保护脸上的面膜,继续口齿不清地说。
“她误会我们是男女朋友!她还以为我们马上要结婚啦!”鹏展一副马上就要疯掉的样子,他几乎像个小孩子一样跳起脚来。
我看得瞠目结舌。
鹏展的天真霸道还真不是盖的。平日里他文质彬彬言行得体,果不其然都是装出来的。
我和鹏展认识快三年,见过差不多八百次面,我竟然从来没有在他那张完美无瑕的脸上看到过一回没擦干净的眼屎或者卡在牙缝里的菜肴。
他总是那么慎重地修饰自己,不敢把自己不好的一面露出一点来,由此可知,他是多么重视路丝!他爱她爱到只要她看到他的好!可是——
我严密的逻辑思维开始提问,为何他现在又撕破假面具呢?难道他和路丝已经发展到老夫老妻、可以赤裎相对的阶段了?想到这里,我心中没来由一阵刺痛。
“庄如意!你智障呀!我说了多少次鹏展不是我的男朋友!”路丝口齿不清地嚷,我突然发现路丝发急的时候和鹏展很有些肖似,我又想起听不少人说过路丝和鹏展有夫妻相。
“骗鬼呢你!”我毫不犹豫翻了个白眼,“这种男人不是你男朋友,难道是我的男朋友呀!”
“对呀,他一直试图当你的男朋友呀!”路丝继续口齿不清的说。
我想,我听错了。
我想,是我的潜意识搅乱了我的前意识,于是我产生了幻觉。
我想,路丝该死的应该把面膜洗掉再说话。
鹏展像要施展什么吓人的暴力一样,一把从路丝身后抱住她,两只大手胡乱的堵在她的嘴上:
“你瞎说什么?我们讲好不说的!你又不讲信用!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我越来越糊涂。
“放开我!”路丝挣扎着。
鹏展不放。
“好!”路丝斩钉截铁地目露凶光,同时抬起手肘,鹏展像是和路丝套过招一样,几乎在同一时间腾出一只手去挡路丝的手肘,但路丝显然更狡猾,手肘那边只是虚招,真正厉害的是她抬脚那一踩,鹏展像被电打了一样,迅速放开路丝,嗷嗷惨叫起来。
“你能不能有点新意?”
“你能不能学聪明点?”
两人默契地斗着嘴。
“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我第一遍问的时候,鹏展和路丝正吵得热火朝天没有听见我说了什么,我只好问了第二遍,用的是能够掀翻屋顶的洪大声音。
洪大而且尖利。
鹏展和路丝都吓了一大跳。
“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我虽然从小就因为长相的关系被人取笑,但并不代表我已经习惯了被取笑。如果这对自恃得天独厚的男女拿我当作笑料来玩的话,我一定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路丝虽然为人很讨厌,曾经当着我的面说过“你这样的,找对象还真的很难”这种过分到极点的话,但同居三年,我已经习惯拿她当朋友,好朋友。
鹏展虽然只是女朋友的男朋友,但我们常常在一起玩,我知道他最喜欢的歌是season in the son,我知道他养过一头小猎犬,我知道他的梦想是和心爱的人一起慢慢变老,我知道——我一直在偷偷喜欢他,因为他如此可爱。
总之,我好喜欢他们俩,我不忍受他们拿我当笑料来取笑。
“说!”我义正词严。我知道我撅起嘴唇的样子一定很丑,丑得触目惊心,但对面那两个并肩站立的美型男女若敢出声笑话我,我发誓我一定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鹏展和路丝一起面面相觑,他们都显得这么困惑。路丝也顾不上是不是会破坏面膜的美肤效果,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如意,你误会了。鹏展不是我的男朋友,他是我的哥哥,大我十六个月。”
请尽情想象我脸上近似于崩溃的表情,就算你告诉我老子过了函谷关一路西行变成释迦牟尼这个无稽的传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也不能像眼下这样震惊。
“兄妹?”
鹏展和路丝一起猛力点头,频率一致,还真显出几分家族类似性来。
“你们两个一个姓黎,一个姓白,怎么会成了兄妹?”我气急败坏。
“不是‘成了’,我们生来就是。”鹏展老实的解释。
路丝一把将哥哥拉到身后,赔笑道:“我爹妈离婚,一人带一个小孩,你知道,他们是怨偶,都不想看到与对方惟妙惟肖的孩子,所以我就跟了我妈,因为我和我妈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鹏展跟了我爸,因为他和我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哦还有,我妈姓黎,我爸姓白。”路丝口齿伶俐的解释。“你不是一直很好奇为何我老爸会送一套房子给我作为考上大学的奖励?原因很简单,这是对于我这个久不在身边的女儿的一种补偿!”
“那你们早不说!”天啦,我们认识都快三年了,我越想越气。
路丝急忙又把鹏展推出来,“不怨我,都怪他,是他不许我说!”
我用力瞪鹏展,恨不得用目光在他身上钻两个洞,他吓得半个字都说不出来,路丝只好又代他解释:“他怕我说他是我哥哥,你理都不理他!”
“让我误会他是你的男朋友,我就理他了?”我理直气壮的骂完,突然开始气虚,我确实理他了,我多少次以电灯泡的身份和鹏展还有路丝一起出去玩呀!
“我哥说,至少,这是一个退路,如果你不要他,他可以安慰自己说,不是因为他不够好,你看不上他,只是因为你不想当第三者而已。”
我快被气炸了,好端端一个大男孩,怎么看都是了无缺憾的正常,怎么这样爱搞暧昧?
“你价值观扭曲呀!我为什么要看不上你?”我脱口而出,骂完了肠子都悔绿了,我的言下之意分明就是:我怎么会看不上你?
鹏展和路丝用一模一样的愕然神态注视我,然后异口同声给了我一个一模一样的答案:“因为你很强呀!”
路丝啰里啰唆又添了一句:“我和我哥哥都认为你恐怕看不上他,所以我一直都说你这样的女孩子找对象一定很难,处处高人一筹,你喜欢的男人未必受得了你,受得了你的男人你未必喜欢。”
原来——我突然失去所有的表情,路丝那一句令我耿耿于怀到今天的“你这样的,找对象还真的很难”并不是刻薄我、轻视我,仅仅是为我担忧而已。
“我有什么好?”我情不自禁,轻轻吐出这五个字。成绩好有什么了不起?体育好有什么了不起?人际关系好有什么了不起?我是女孩子,我不漂亮,我就是罪大恶极!
路丝和鹏展同时倒抽一口冷气,说:“你有什么不好?”
“我的嘴……”我说不下去了,我想哭。
“你的嘴怎么了?很像安吉丽娜•茱丽呀!羡慕死我了!”路丝说。
我差点儿扑嗤笑出来,原来那句“体现了黑种人的人种特征”也不是贬抑我的话,而是夸赞,“安吉丽娜和黑人有什么关系?”
路丝摸了摸头,“她没有黑人血统吗?我一直以为她是混血,所以才长出那么性感的嘴唇。”
“对呀,曾子墨。”一直不出声的鹏展,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我怔了怔,终于“扑哧”笑出声来,眼泪也跟着湿了眉睫,“你们还真是亲兄妹,都这样爱拍马屁。”我低下头,我知道鹏展一直在看我的嘴唇,这令我全身不自在,当我意识到他的目光是赞赏而非嘲笑,这种不自在的感觉变了调,我红了脸。
路丝嘻嘻一笑,“好了,好了,赶快捅破这层窗户纸!我当电灯泡已经当得精疲力竭,再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如此纯情懵懂地纠缠下去,我一定会光荣就义!”
我抬头要回应路丝的轻佻话,路丝猛地把鹏展推过来,她一溜烟跑了,还砰东关上了房门。
我的床很小,鹏展一倒下来就扣在我的身上,简直就像锅盖扣住了锅子一样合适,我承认这是一个糟糕透顶的比方,但考虑到我的整颗大脑都开始沸腾,我能打出比方已经谢天谢地。
“你的嘴巴到底怎么了?”鹏展不解的盯着我的嘴唇,问,他的脸上流露出一种很清澈的天真。他真的是个很讨人喜欢的男孩子。
我正要解释我的嘴唇很丑很怪,鹏展的嘴唇贴了过来,他的唇形很美,像丘比特的弓,流畅地弯折着,到了嘴角又微微挑上去一点,似乎永远都在微笑,我用令我自卑了二十多年的嘴唇去感受他的嘴唇的形状、质感和温度,我突然开始相信鹏展和路丝方才的奉承话,我的嘴唇也很性感很漂亮,别具一格,像安吉丽娜•朱丽,像曾子墨……
当我自信陡增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每次和鹏展还有路丝一起出去,鹏展照顾我的时间总是比较长,我一直误以为鹏展仅仅是不想冷落也是身为女士的我,如今我才明白,在鹏展眼中我从来不是电灯泡、不是陪衬,我是最高傲的公主,值得最小心翼翼地追求。
后来——我问鹏展,他为什么会喜欢上我。鹏展说,刚开始也没有多喜欢,只是觉得看起来还蛮舒服,性格也大方开朗,很好亲近,但仅止于此。一直到他第三次来路丝家,并且在这里吃了一顿便饭,那天,路丝买菜洗菜,我做菜,吃完饭之后,鹏展很自然的推开饭碗就要走,我一把拽住他的手臂,板着脸恶狠狠的吩咐他:
去洗碗!我和路丝一个洗菜一个做菜,就你一个除了吃什么也没有做!
鹏展声称他被我正气凛然的样子吓坏了,这才乖乖去厨房洗碗。
他说,他从来没有被任何人这样对待过。就连路丝有的时候也宠着他这个性格内向木讷外表华丽如王子的哥哥,别提那些围着他打转的女孩子了。
我听得吃吃直笑。
“你也真敢!”鹏展说,“很多男孩子都会被你吓跑的。”
“你不是没有吗?”我说。而且,我从来不担心男孩子会被我泼辣干脆的言行吓跑了,因为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被我的样貌吓跑了,“原来你是受虐狂!”我取笑鹏展,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留住我的真命天子是因为我曾恶狠狠地逼迫他去洗碗。
“才不是,我喜欢平等地对待。”鹏展像所有现代的男孩一样,不喜欢被女人依赖,而喜欢对方和他一起顶天立地。
“嗯,我确实用很平等的方式在对待你。”我说。
自小就包裹着我的鄙夷的目光教会我,若想别人尊重你,你首先要尊重你自己,而尊重自己的头一步,就是把自己和别人看得一样重要。如果菜是我做的,他就该去洗碗,他长得像白马王子一样可爱也没用,还是要洗碗。呵呵。
我的故事说完了,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对于我的外表我毫无办法,但对于我的内在,我从来不曾放弃,所以,有一天,内在的那个我令我发光、令我如意。

已出版作品:
《聪明劫》——花雨flowerst第8期绛碧桃号    
《她的名字叫作小薇》——花雨flowers第9期绿蔷薇号   
《我的亲亲老公》——花雨flowers第10期紫罗兰    
《爱谁谁》——花雨flowers第11期郁金香号    
《汉宫秋》——花雨flowers第22期香雪兰号    
《爱情大仙》——花雨flowers第23期鸳鸯藤号    
《音符》——花雨flowers第26期三色堇号    
《替身》——花雨flowers第27期四叶草号   
《不拿自己当美女》——花雨flowers第29期君子兰号  
《仙缘》——花雨flowers第31期藿香蓟   
《太阳的香气》——花雨flowers第30期风信子号   
《不可爱》——花雨flowers第30期风信子号   
《为尽真心》——花雨flowers第28期夹竹桃号   
《两小有猜》——花雨flowers第32期苜蓿草 等。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哇!!超喜欢这个类型的文。 - 2008-8-23 22:18:21 - 省略号
-----------------------------------------------------
超喜欢呀!今天一连看了几篇,就只有这一篇是让俺连读三四遍的!!希望能看到你更多的作品!!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2, 共 1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欢喜冤家]小子,我要跟你决斗!(角绿)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就像一罐可乐(叶山南)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玫瑰的阳光雨露(迷迪)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不过季(新衣)
[卷首语]一树花的记忆(曦若)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任性(林阳光)
[首语]从今以后(曦若)
【花花同学会-花语】爱缺(pege)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