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7期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2007-11-29 14:11:3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01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他知道,如果真正爱上一个人,并不是三二天的事。而如果爱上了,也不是自己想放弃便能放弃的。但是,他始终不能跨出这一步。他想,或许这一辈子他能做的事只是想她,想她,想她。
大学了,身边的人都开始恋爱。连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也开始陷入爱情冲激波里。
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都被她冷冷回绝。他不忍,在一旁说,“苏苏,人家喜欢你也是很正常的事,你怎么连一点机会都不给人家呢?”
苏苏不以为然,“老哥,不喜欢便是不喜欢,何必浪费大家的感情呢?到是你,该行动不行动,喜欢我的那些男生到底还有勇气跟我表白。”
“我怎么了?”他记得他喜欢流流的事并没有人知道,就连苏苏他也不曾跟她透露过一句。
“有一次,我不小心用你的笔记本电脑,你的博客地址没有清除。之后,我没事便喜欢浏览浏览你的博客,没想老哥你那么痴情。”苏苏朝他抛了一个媚眼。
原本以为,博客只是用来写写自己的心情,没有想到却被妹妹全看了去,脸顿时涨得很红。什么也不讲,只是低着头吃汉堡。
“哥,我真不知你的大脑是什么结构做的。这年头怎么还有你这么害羞的男生呢,要不要我过几招给你?”同一个外婆居然会生出这么两个迥异的后代,变异也变得太快了。
苏苏记得自己看他博客时,捶胸顿足,问苍天为什么她就没遇到过像子安这样的男子呢?

他在博客里写,第一次遇见她是我小学毕业那年,那个夏天天很闷热。我讨厌满身汗臭味,所以讨厌外出。但是很多事情并不会因为你讨厌,而停止不发生。就好像我,每天都要顶着一个大太阳去华师补习班去补习数学一般。
补习班的人并不多,大多都是数学不好的。所以在上初一前,先要提前做个准备。但也有例外,有想跳级的,或要参加全国数学竟赛的。而这些与我们年龄相当而数学大脑却比我们强上几倍的同学,会成为老师的小帮手。
有时他们会代替老师讲一些对于他们很容易,而对于我们却很难的题目。而她是所有人里讲得最好的一个,我永远不会忘记她有如发光体一般站在讲台上,拿着粉笔写着一些方程式。
她的声道很轻很柔,但她讲课的时候所有人都很安静。所以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能清楚的听到。她喜欢穿白色的连衣裙,偶尔也会穿粉红色或水蓝色的裙子。
仅管,已经七年了,但至今我依旧记得她那时小小的样子。并不是我早熟,只是在我快上初一的这个暑假我喜欢上一个如出水芙蓉的她。
人,很多时候都很奇怪。有时候,喜欢一个东西一个人,时间会很短;有些时候却会很长。就像我,那个夏天之后,我开始慢慢习惯夏天,后来慢慢喜欢夏天。而她,也没有一刻离开过我的记忆。 

再次见到她是三年后,并且是在我家。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夏天,我打完篮球,带着一身汗臭味回家会看到她。
那天妈妈早上是有说过,有同事要来家里玩。只是我从来没想过妈妈的同事会是她妈妈。妈妈为我们介绍彼此,而我跟她都只是微微一笑。我的笑或许没什么,但是她朝我笑,就会让我觉得眩晕。后来,我连忙去冲了个冷水澡,才敢找她说话。
而那时她正在我房间里看我那本集邮册。我还记得自己紧张得舌头都有些打结,但却把握了这一个能与她说话的机会,“你也喜欢集邮?”
那个时候,我甚至在想,这几个字我是如何发出音来的。直到她那轻柔的声音响起,我才真正回过神来。
“我是羡慕你能集这么多枚邮票,我连写一封的时间都没有。”她眼里的羡慕神情真正让我明白,其实做一个资优生也不容易。
“那等以后我遇到到相同的邮票就都留下来,也为你集一份。”那时我只想到能为她做些什么,根本就没想到于她来说,我不过是才跟她说了几句话的陌生人。
她有些吃惊的看着我,而后说:“你说真的?”
我很认真的点头,心想,就算你要这本我集了五年的邮票集,我也愿意给你。
而后,她又对我笑。我觉得笑是最适合她的表情,因为她笑起真的很好看。

之后,我是有开始集一本新邮册。一直集一直集,但那次之后她便再也没有来过我家。而妈妈在我高二那年也辞了职,在家里做全职家庭主妇。
喜欢我的人也开始变多,我知道我除了成绩不是很优,我在我们班算得上是一棵树。我也知道现在女孩越来越胆大。所以我收到情书并不奇怪,只不过不是所有古语都是真理。就好像“女追男,隔层沙”,因为说这句话的人,并不知道痴情也可以用在男人身上。
是的,我不得不承认虽然又两年不见她,但是我从来没有哪天停止过在心里想她,想她曾经跟我说过的仅有的几句话。
高考,我心里明白,我顶多只能考个大专上上。但我没想到她收到录取通知书时,她们家也请我们家过去吃饭。我也去了,可心情却异常的低沉。因为她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学校,而我却一下因为高考跟她的差距拉了那么远。 
那天人很多,都在跟她祝贺。我一直坐在她们家最角落的地方,饭没吃便跟妈妈说肚子不舒服回家了。我之所以会去,不过是因为想看她一眼。当然,还有把我集了满满一本的邮集送给她。
只是那样的场合,我没有勇气上前。在我走时,我只是把那本邮票留在我曾经坐过的那个角落。唯一期望的便是,她看到邮票时,还能记起我来。当然,这或许也是我的一种奢望。
回家后,躺在床上想了半天。我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那便是复读。复读的一年里,我是学习得晕天暗地。我想读她所在的那所大学,只是我的成绩只能够上到一所很普通的本科院校。
我选择了在A市读大学,因为她就在那个城市。而我的学校离她的学校只有半小时的车程。平时我到市区总要经过她的学校,但我从来没有停下来进去过。虽然我不怕在那个校园里看到她,但我却怕在那个校园里看到她与另一个男子手拉手亲密的一起与我擦肩而过。

每当苏苏看到这里她便有想哭的冲动,她的哥哥太傻,对不对?
“哥,到底要不要我过几招给你?你就这样低着头啃汉堡有什么用?”她大叹,“拿点男子气概来,去找她。如果她不喜欢你,你就趁早死了心,姨妈可还等着抱孙子呢!”
“我怎么去找她,在若大的校园里像没头的苍蝇乱窜吗?”他是害怕失去,就算现在因为她的话有几分道理,而去找流流,他也无从找起。
“你不会跟你的同学要她号码吗?”现在关系网是那么大,想找一个认识的人应该算是简单吧?
“没有人有。”要是有人有她的手机号,或许他早就顾不得任何理智发短信过去了。
“那她家号码?”苏苏瞪大眼睛,或许他是找过她的号,只是天不时地不利,这才人不和。
他摇了摇头,然后说,“但我妈有。”
原来姨妈知道,那只要有她苏苏在,这个嫂子不管是不是的,但最起码,他不会再是想她想她想她了。
“老哥,只要你能跟姨妈把她家号码要过来,我就有办法弄到她的手机号。”她自信满满。
他看着苏苏,他相信她能。或许他该试一试,不管流流接不接受。

他怀着忐忑的心情,抱着被老妈怀疑的心态,要来流流家的号码!当苏苏假装流流同学打电话过去跟流流妈妈要业她手机号码时,她都被自己感动死了。
苏苏约他在必胜客见面,点了一大堆吃的。那时他知道,有时候哪怕是自己的妹妹,只有你请到她办事,也会将你吃得血淋淋的。但在他接到苏苏递过来的号码,他觉得几张红爷爷(百元大钞)花得值。
回到宿舍,盯着那张写着流流手机号的纸看了又看。在他都能将它倒背如流的时候,忍不住一个键一个键按了发过去。
“流流,我是子安。或许你不记得我了。那个四年前因为你一句话,在你收到A大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默默留下集邮册的人!”
他发完短信,躺在床上像等待宣判的囚犯一样。而她的一句话,可能就等于判他是上了天堂还是下了地狱。过了好半天,手机振动。打开短信,是她的。但他却没有勇气看,僵迟了好久才看短信。
“我当然记得,我一直在想那本集邮册是不是你留下的,谢谢!”
原来她还记得他,他开心得立马打电话给苏苏。
苏苏说,“老哥,不要怪老妹没教你,打铁要趁热。约她,要不你去她学校看她。”
他现在是奉苏苏为狗头军师,所以点头答应了。

他很紧张,正直初秋。他买了一些水果去看她,她出现在校门口时,他依旧恍然。她离他是那样的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他第一次与他暗恋了七年的她离得这么近。他看到她脸上有一些娇羞的红晕,“流流,好久不见。”
她笑笑,声音依旧那么轻柔,“怎么那天不吃饭就走了?”
没有想到她会问起那天的事,他依旧慌称身体不适。反正都过去一年了,谁能查证他那天该死的是装病。
两人一直走一直走,把她若大的校园都逛下来了。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又一起吃了一顿饭他才走。
他们聊得很投机,他觉得她像毒品,每接触一次,他对她的爱就更深一层。
但,就算这样他们也什么都不是。
这一夜,他是睡不着了。夜里十二点打电话给苏苏,苏苏骂他神经病。他笑笑承认,他是神经病,要不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呢?
“老哥,你们进展如何?”被他这么一搅和,苏苏也无睡意了。
“能怎么样?现在除了多了一些我跟她之间的回忆,一切依旧。”他在电话那头苦笑。而苏苏则快要被他气死,“表白你不会吗?我爱你三个字说不出口,我喜欢你总会说了吧!”
“老妹,你是想我把她吓死吗?于她来讲,我不过是才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他叹气。听他这么讲,或许也有些道理。但以他那种木楞的个性,说不定那个流流还没等到他表白,就已经被人家追跑了。
“那要不要我帮你问问?”不是她太八婆 ,只是有时候有些事还真要有些大无畏的精神。像他这样暗恋了七年,如果再要追求七年,之后再恋爱七年,那时是什么世纪了?
“不要,苏苏,你别给我胡来。小心我劈死你。”他是怕的,在没有实足把握的时候,他不想如此的草率表白。他怕一个不小心他跟她连朋友都没得做。
“那好吧,我要睡了!晚安。”她苏苏是他不让就会不做的人吗?
挂了电话,一个继续失眠,一个开始密谋。

苏苏实在是有了什么想法便按捺不住的女子,早上七八点的时候,便打流流的手机。她庆幸自己没把她的号码扔了。电话接通了,那边传来一口纯正的普通话,“你好,我是流流。”
声音真软,那一刻她开始有些知道为什么老哥会如此迷恋她。
“你好,我是子安的妹妹苏苏!”她单刀直入,“我哥哥昨天去看你了?”
“是的,他太客气,还买了那么些水果来。”
苏苏听得出来 ,那头正在隐约的笑。本以他笨得可以,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懂得讨人欢喜。
“流流,我老哥并不知道我打电话给你。或许你还不知道他暗恋你已经七年了!”或许这对于她是一个炸弹,但苏苏认为这个炸弹不得不发。 
那边沉默,苏苏又说,“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在见到我哥哥后。我不想他追你再花个七年。我只是想知道你对他有没有感觉!”
或许她是没有想到,有一天有一个女孩会这样直接问她,到底到对她哥哥有没有感觉。但她却不认为这样的问题很唐突,她甚至觉得或许许子安真的很好,要不既便是妹妹,谁愿意趟这塘混水。
“可我对他还不太了解!”这是实话,毕竟她与他见过才几次。但她知道他是一个守信的人,要不她是不会收到那本邮集的。那天,当所有客人都走了之后,在收拾客厅的时候,她看到一本邮册。那时她第一个便想到他。只是,她一直都在想为什么那晚她都没见到他。直到昨天,她才知道原来那天他身体不舒服。
“我给你一个全面了解他的机会。等会儿发给你,希望我有机会能叫你一声嫂子。”挂断电话,苏苏想,或许她很快就有嫂子了。到时又可以大吃子安一顿。

流流浏览着苏苏发的博客地址,打开网页。原来全是他的日志。她一直对着那十五英寸的屏幕,一篇一篇的看。她的心会随着他那文字紧张心疼又脸红。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是如此在乎她,想她。那一刻,她有着前所有末有的幸福。
她下了决心,就如苏苏说的,她不会让他在暗恋了自己七年后,再追求自己七年。或许那样他会很累,人,要是太累,就会放弃。而那一刻她发现,她不想被他放弃。她知道人生很多时候都是冒险,但她知道给自己和他一个机会是最没危险的冒险。
给他打电话,很快便接通了。
“流流?”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生怕手机系统出错。
“子安,你有一个好妹妹!”
听到这话他心都凉了一大半,他就知道他这个妹妹是没那么听话的,一定是她打电话给流流了乱说了一通。
“流流,请你别听苏苏胡讲。”
流流笑,“是吗?我看了你的博客。而苏苏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我想接受她的建议,给你我一个机会。而不是让你在苦苦暗恋我七年,再苦苦追求我七年?你说她是不是在胡说?”
他是被他可爱的妹妹感动了,在电话这头拼命的摇头。而后想起流流根本看不到他摇头,赶紧说,“她没胡说,你真的愿意我一次机会?”
“是的,子安!”她幸福的笑。

与流流挂断电话,他打电话给苏苏。
“亲爱的妹妹我请你吃饭。”
这时,苏苏知道她这个红娘是当得极为成功的,然后故意摆出姿态,“老哥,我为你节约了七年时间。所以这七年里只要是我穷到没钱吃饭都是你请。”
子安大叫,“你抢钱啊!不过哥哥我愿意给你抢。”
那边传来苏苏的大笑,生活其实是很幸福的,很多时候只是时间的问题。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75, 共 1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欢喜冤家]小子,我要跟你决斗!(角绿)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就像一罐可乐(叶山南)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玫瑰的阳光雨露(迷迪)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不过季(新衣)
[卷首语]一树花的记忆(曦若)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任性(林阳光)
[首语]从今以后(曦若)
【花花同学会-花语】爱缺(pege)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