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7期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2007-11-29 14:13:2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11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仿佛晴空一声霹雳,两个小混混只听到这个声音便哆嗦不停,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一眨眼的工夫就逃之夭夭。
墨琥珀用手背擦了擦鼻血,慢慢抬头,眼前是一张让人一见难忘的脸,浓墨染就的眉毛,火花四射的眼,挺直神气的鼻,线条饱满的唇。仍然是青涩少年,却似乎有着遇神杀神,遇魔除魔的气势和力量。
“你是谁?”她揉了揉眼睛,再次确定,这个人她不认识,即使他是如此威风凛凛,让人过目难忘。
“啊啊啊!你怎么能忘了我!”随着一阵夸张的大叫,他凶狠的表情顿时崩溃,露出一种完全不相符的委屈可怜表情,那感觉——像被主人抛弃的大狗。
墨琥珀被这突如其来的变脸特技吓了一跳,对人一贯的冰冷态度再也维持不下去,对他遥遥伸出双手,努力朝他挤出一个微笑,“能不能送我回家,我晕得厉害。”
话音未落,他立刻从认亲未果的惆怅和震撼中清醒过来,惩罚自己般狠狠敲了敲头,飞扑过来捉着她小小的脸左看右看,那亮晶晶的眸子满是紧张和关怀。
除了妈妈,第一次有人如此紧张她,她没来由地安心和心酸,几乎不敢正视他的眼睛,鬼使神差般轻轻给他一个爆栗,强笑道:“没事,我鼻子经常出血,背我回家吧!”
“我是大老虎啊!”他微微嘟着嘴,委委屈屈地提醒她自己的名字,见她微笑着点头,摸着头呵呵直笑,刚才的威风凛凛形象破坏殆尽。
在漫天的灿烂霞光中,墨琥珀眼前一花,仿佛看到一只浑身金灿灿的漂亮老虎,当然,老虎是纸做的!
虽然她是属虎的,她还是没记起大老虎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看着他温暖的笑容,没来由地,她觉得疲累到了极点,浑身的紧绷烟消云散,只想好好地睡一觉——靠在他的背上。
“你怎么能忘了我呢!我们小时候见过的啊,我爸爸和你妈妈是同学,后来我爸爸搬走了,前几天才搬回来,你妈妈答应搬去跟我们做邻居,还答应给我家两个大男人做饭吃,我爸要我赶快来告诉你这个好消息,没想到刚好碰到有人欺负你。你放心,有我在谁也不敢动你!还有,我们同一年生的,我在年头你在年尾,所以我是大老虎你是小老虎。你怎么能忘了呢,那时候……”
他的肩膀宽厚,背结实匀称,似乎蕴涵着蓬勃的力量,她的眼睛慢慢眯缝起来,在他喋喋不休中坠入黑甜乡里。

2

吃晚饭时,听完莫虎的“英雄救美”经历,墨莲呵呵直笑,“是啊,他不说我差点忘了,那年你带孩子回来,两个小家伙玩得很好,我们干脆定了娃娃亲,一个大老虎一个小老虎。你看,两个小家伙前世一定是一对,一见面就如胶似漆!”
琥珀和莫虎对看一眼,都慌慌张张转移视线,莫山在他头上敲了一记,嬉笑道:“笨小子,平时老念叨什么小老虎小老虎,今天见着了怎么这个臭德性!”
莫虎瞪他一眼,“你还说我……”
莫山作势要打,把他的话吓了回去,尴尬地笑,“吃饭吃饭,菜都凉了!”
琥珀在两个大人脸上扫了个来回,心中立刻有了底,悄悄瞥了莫虎一眼,见他目光炯炯看着自己,不由得浑身燥热起来,对他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果然,那纸老虎又笑成了花痴。
吃完饭立刻搬家,母女俩东西少得可怜,一辆小货车一趟就拉完了。把东西整理好,莫虎仰望着窗前明月,突然幽幽叹道:“总算有家了!”
琥珀心里微微一颤,虽然仍然维持着笑容,他脸上的落寞难以遮掩,她慢慢走过去站到他身边,他深深看进她的眼睛,嘴角很努力地弯起,一字一顿道:“其实,我是爸爸捡来的……”
她没来由地心疼,猛地捂住他的嘴,看着他瞪得浑圆的眼睛,微笑着说:“傻瓜,说这个干什么,以后我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他低头喃喃自语,再抬头时,笑意,正从他的眸中一点点发散,经过月光的洗礼,又重回到他的眸子,似把那两点星芒熊熊燃起。他只觉得多年仓皇不定的心终于落到实处,满腹酸楚化成甘泉,连呼吸都透出甜蜜的信息,强自按捺下心头的奔涌,紧紧拉住她的手,摇头晃脑道:“小老虎,你的眼睛真美!”
她脸上顿时火烧火燎,猛地把手抽回,继续刚才的工作,他不知哪根筋不对,在她身边绕来绕去,不停嘟囔,“让我再看看吧,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我没骗你!”
她又好气又好笑,老着脸皮把他拽到灯下,阴森森道:“这回看仔细了,以后不准说这种话,莫名其妙!”
这个家伙不知道是没眼色还是存心,果真凑到她面前,几乎看成斗鸡眼,良久,突然手舞足蹈,“小老虎,我们原来定了娃娃亲,我可以看一辈子!”
她痴痴看着他在灯光下笑得无比嚣张的样子,干净,真实,让人觉得安全和温暖,心底最深处的某个角落,突然涌出一阵热流,热流所到之处,柔柔地疼。
她一直是心思敏感缜密的女生,立刻醒悟到一个事实,她完了!
习惯了沉默,习惯了躲在角落里冷眼旁观,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光芒四射且无比婆妈的家伙,她着实有些发憷,特别是这家伙比三姑六婆的嘴还要碎,那简直是在考验她的忍耐力。
就像现在这样,两人只是出门买个早点,他连拉带拽,硬是拖着她把莫山所说的早点三条街全部考察一遍,流着哈喇子在一个个摊位前蹲点,其形象连一个乞丐都看不下去,满脸同情地给他腾地方,还一边谆谆教诲:“小伙子,不要打扮得这么体面,别人不会给的!”
琥珀真的很想找墙壁撞晕,到了下一家立刻打定主意,一定要装作不认识他!好死不死这家是面包店,橱窗里摆着许多刚出炉的面包,取的名字花里胡哨,什么“中原一点红”、“梅花三弄”、“白雪公主”等等,莫虎蹲在橱窗前无比投入地开始研究点评,“看这个‘中原一点红’,原来是中间放个小红樱桃,要放个绿樱桃不就是中原一点绿!还有‘梅花三弄’,面包上做三个旋就是‘三弄’,我也会做,要我就做他个十弄八弄,嘿嘿,那不就成了月球表面了!你看你看,加点奶油就叫‘白雪公主’,白雪公主那么漂亮,谁敢往嘴里塞啊,这些人真不会取名字,要是我就叫它‘中原一点白’,正好凑一块……”
眼看他自顾自说得绘声绘色,手舞足蹈,路人纷纷侧目,琥珀一步步往后退,退到隔壁卖豆花的店里,缩头缩脑地坐下用一碗豆花遮住脸,生怕别人知道自己认识那个疯子加乞丐。
莫虎说得兴起,顺势要去拍身边人的肩膀,发现高度不对,手感也不对,回头一看,面包店戴着高高帽子的大师傅正对他虎视眈眈,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一手拨开那雄壮威武的身体,双手卷成喇叭大叫:“小老虎,你在哪里?”
琥珀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脖子里,任凭他叫破嗓子,可那大师傅是出了名的臭脾气,他一阵搅合,面包店门可罗雀,后果可想而知。听到第三声呼喊,她有气没力地应了声,“大老虎,我在这,快来!”
莫虎壮硕的身躯化成大鹏,向她展翅扑来,琥珀忍无可忍,在他头上狠狠敲了一记,听到众人的轰笑声,脸上轰地烧起大火,拉着他狂奔而去。
回到家,那超级没眼色的家伙还在漫天肥皂泡泡里飞舞,红着脸一本正经地教训她,“小老虎,我们现在还小,不能光天化日下手拉手拍拖,我一直惦记你是没错,但是你需要给我一点时间适应……”
他到底学了些什么东西,还“光天化日”,还“需要时间适应”,琥珀郁闷到内伤,克制着杀人的冲动,重重把房门关上。
他摸摸脑袋,带着一脸粉色笑容钻进厨房,不知道捣腾了多久,开始一趟趟往外端东西,墨莲和莫山说说笑笑买菜回来,愕然不已地同时开口:“大老虎,就快吃中饭了,你用得着买这么多早点吗?”
“不是买的!我今天专门去偷师!”莫虎笑眯眯地说:“爸爸刚接手,武馆生意不好,我们读书又要花很多钱,要省着点用,以后我来做早餐,请多提宝贵意见!”
琥珀的手在门把手上放了许久,眼睛渐渐红了起来,他震耳欲聋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小老虎,我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了,明天我再去学做豆浆和豆花,今天先吃碗小馄饨吧!我做得可好吃啦,骗你我是纸老虎!”
她用力擦了擦眼睛,猛地拉开门,把满腹柔情满心感激都化作灿烂笑容,他眼睛都看直了,只觉得手大脚大,无处安置,胸膛似踹着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嘴巴大张,露出白晃晃的牙。
不等他发表荒唐言论,她拉过他的手,把他硬拽到桌边,把筷子塞到他手里,恶狠狠道:“快吃,你晃荡了一早上,还什么都没吃呢!”
墨莲和莫山面面相觑,都露出舒心笑容。
晚上,两人躺在武馆操练场的长凳上看星星,他揪了根草塞到嘴里,她扑哧一笑,顺势躺了下来,他主动贡献出自己的大腿,她毫不客气枕了上去,来回拨他叼着的草玩。
“奇怪,小时候的事情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憋了几天,她终于说出疑问。
他一边为她赶蚊子,一边轻笑,“从小我就知道这是爸爸的家乡,这里有爸爸惦记的人,所以对那次回来的记忆非常深刻。我跟着爸爸走南闯北,只要想起家里有个小老虎,再苦再累都可以捱下去。”他变脸技术堪称精彩绝伦,一下子又是满脸委屈,低头用手指绕着她的马尾,嘟嘟囔囔道:“小老虎,以后不能再忘了我啊!”
怎么可能忘记呢!苍穹里每一颗明亮的眼睛可以见证,她不用刻意接纳,他已化作呼吸的清新空气,化作水和养分,溶在她的骨肉,跳动在她的血脉里。
她第一次知道,男子可以粗犷如斯,也可以心细如发,把他爱的亲人照顾得无微不至。他挽救了她的亲人造成的伤害,给她直面人生的勇气,让她重新笑得轻松坦然。
那一刻,早熟的她对着星空在心中立下誓言,“我,墨琥珀,要一辈子和他在一起!”
星星不停闪烁,似在对他们遥遥微笑。

3

过完暑假,两人进了同一所高中,分到同一个班,开学第一天,他兴奋得晚上一连醒了三次,还大摆乌龙,竟把五点看成差不多七点半,硬是闹醒了琥珀要去上学,琥珀看了看闹钟,脑子里嗡地一声,似乎有几千只蜜蜂在吵架,抓起枕头劈头盖脸打去。他自知犯错,缩头缩脑挨了她两下,抢过枕头塞在她头下,又把她按回床上,自己委委屈屈靠在床边,抱着个大趴趴熊睡着了。
她再次被闹醒时已经七点,无可奈何地看了看闹钟,再看看床边一脸急迫的家伙,她想笑却笑不出来,非常迅速地打点好自己,刚坐到餐桌边,就看到那家伙背着两个书包,满脸兴奋地站在门口,频频回头无声地催促。
有这样两道目光,她无论如何也吃不安心,喝完豆浆,用袋子装了几个包子就走。他的笑容无比谄媚,脚底如装了弹簧,一蹦三尺高,她又气又恨,连连哀唤,“我没睡好,走不动!”
果然,他立刻乖乖蹲到她面前,她毫不客气地趴上去,嘿嘿直笑,“大老虎,你怎么跟没上过学似的!”
他非常用力地点头,“是啊,我好久没上学了,爸爸带我全国各地跑,有时候没办法进学校,都是爸爸教我,要不就是我自学。”
她暗骂自己两句,拍拍他肩膀道:“我要下来吃包子!”
他哈哈大笑,把她背稳了些,箭一般射了出去。
从此,两人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回家,一起踢沙包,一起学武。因为一身好武功和好相貌,他理所当然成了学校最受欢迎的人,四处“惩恶扬善,除暴安良”,经常一下课就不见人,隔壁几个班的女生经常跑到他们教室东张西望,脸色嫣红地拿出什么东西交给后排同学,要他们塞到他的桌子里。
连瞎子都看得出来,大老虎走桃花运了!如果说目光能杀人,那个整天红光满面的家伙一天死一百次都不够,可惜他仍然没什么自觉,发现桌子里的东西总是一脸茫然地抓他头上几根直楞楞的刺猬毛,抓完头发就可怜巴巴地看向小老虎,当然,他会遭遇最凌厉的目光飞刀,经常被她瞪出一身冷汗。
一天放学后,琥珀跟老师批改试卷晚了一点,去操场抓他一起回家。操场上非常热闹,所有人密密麻麻围成一圈,中间就是那只嚣张的大老虎。只见他正摆出个架势,声如洪钟道:“这少林拳看似简单,而且只有十八路。但是招招相连,式式相通,而且每一个招式都暗含了各种变化,同样的招式在不同的人手中使出,变化不会相同,而且这十八招并不是只能依次使出的,十八招中任意两招都可以贯通相连。招招变化,招招相连,简单的十八招可以幻化成无数的招式……”
因为父亲早年抛妻弃女而去,美丽的母亲周围一直虎狼环伺,母女过得胆战心惊。她孤僻性格,从小就不合群,除了学习就是帮母亲做事,别人喜欢的她一概玩不来,如果不是大老虎,非体育课时间她决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看着眉飞色舞的大老虎和周围热情洋溢的同学,她突然觉得心头发凉,他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果不是父母的关系,他们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有交集。和沉默无趣的她在一起,真的委屈他了。
欢喜潮水般退去,她如迟暮老妪,拖曳着脚步往家里走,茫然间选择了操场那个小门,小门要经过菜市场,比前门要近得多,但是路上比较乱。
听到喧哗声,她才突然醒悟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这里有个街霸曾看上她妈妈,一直纠缠不休,而这里正是他的地盘!
她拔腿就跑,谁知这一跑目标反倒更大,两个小混混齐齐堵在她面前,冲她挤眉弄眼地笑,她把书包带子一扣,一脚横扫过去,两人顿时收敛笑容,连连后退,交换一个眼色,又一起扑了上来。
她刚学的花拳绣腿哪里够用,两人混乱中挨了她两拳,恼羞成怒,下了狠手,逮着她一巴掌打来,她鼻子本来容易出血,顿时满脸鲜红,旁边有个女人尖叫起来,“杀人啦!”
两个混混自己也没想到一巴掌有这种恐怖效果,顿时有些畏缩,说时迟那时快,一人狂奔而至,大吼道:“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两人见势不妙,掉头就跑,来不及了,大老虎风驰电掣而来,一手一个,把两人拎小鸡一般拎回来,一人给了一拳,把两人高高地打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那街霸听到墨琥珀被打的消息,连忙带人赶来,本意想教训一下自己人,谁知正碰上这个煞星。莫虎打得兴起,见一群人气势汹汹而来,丝毫没有畏怯,哈哈大笑两声,迎头而上,跑得慢的几个根本无还手之力,一下子瘫倒一大片。
几辆警车呼啸而至,墨琥珀眼珠一转,揪着他坐到地上,抱住他哇哇大哭,把满脸的血全擦到他身上脸上。刚才宛如战神的少年顿时手足无措,双臂越收越紧,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嚎啕。
警察和周围的人全都目瞪口呆,有了他的高音伴奏,她的哭声倒有些微不足道了,干脆偃旗息鼓,缩在他怀里窃笑。
既然这呆子这么紧张自己,又没表面那么精明强悍,自己就吃点亏,把纸做的大老虎保护好,不让他被别人觊觎。大老虎和小老虎本来就是一家,何况莫山对妈妈似乎情愫早生,多年来拖着大老虎四处游荡,怎么都不肯娶,正好……嘿嘿……
乐极生悲,她没有想到,大老虎死要面子,因为大庭广众下几声嚎啕,觉得没脸见人,平时的嚣张劲全去了爪哇国,在屋子里孵了两天蛋,偷偷摸摸去了河南嵩山。
等墨琥珀寒假时千里追至,他刚好被选送国家武术队去了北京,墨琥珀气得在少林寺门口仰天长啸,“大老虎,你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要杀了你!”
当然,大老虎虽然身在远方,心却在这里,时常遥控指挥父母探听她交男友事宜,还一个劲叮嘱她读书要紧,别上外面贼小子的当。他一年还是会在她面前出现一两次,每次都是那种受气小媳妇德性,生怕她提起自己的糗事。她郁闷不已,却也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有着长长的一生,而大老虎永远不会变。
当下,应该让自己变得更强!

4

五年后——
华灯初上,把古城四海装点得如梦如幻,晴和学院集团总部对面的连环街上,霓虹如娇娆的女子,披着七彩纱衣,魅惑人间。 
一个全身散发着慵懒气息的白衣男子从中间一个酒吧走出来,把那营业中的牌子挂上,朝晴和学院那边张望着,自言自语道:“小老虎怎么还没来,难道这回真被老板逮着了。” 
那白衣男子刚进去,墨琥珀沿着人行横道慢悠悠走来,还不时停下脚步,研究样式古朴的街灯,不过,虽然抬头看着街灯,她的目光却不知停在什么地方,时不时露出迷茫的笑,似乎心情奇好。
“小老虎,今天怎么这么早?”见到她,白衣男子吹了声口哨,嬉皮笑脸道:“我亲爱的小老虎,你是不是想我了,想我打个电话给我就行了,干嘛非要天天跑来看我。”
“小白,你说话注意点,小心我叫他炒你鱿鱼!”墨琥珀虽然笑着,眼镜片后的光芒绝对称不上友善。小白姓白名晓,调得一手好酒,此人号称口水王,曾有缠着某位可怜人滔滔不绝说了一晚上共计十个小时的纪录。
她狠狠在他肩头拍了一下,“跟我去调杯醉生梦死,等下送到楼上去。”
小白打蛇随棍上,扳过她的肩膀就开始滔滔不绝,“小老虎,是不是等下要跟我醉生梦死一回,你可知道,我整个心里都是你的影子,你就成全我一次吧!”
旁边两个正在打扫的服务员哈哈大笑起来,小白啐了他们一口,“两个小王八羔子,敢来笑我的场,等下看我怎么收拾你!”说话间,他自己也忍俊不禁,“小老虎,你先忙你的,我马上就调好。”
瞥到门口一个铁塔般的身影,女子微微一笑,轻轻揽住他,状似亲密地凑到他耳边道:“小样,敢跟他打我的小报告,也不瞧瞧这里谁是老大,以后再犯,格杀勿论!”
小白听得一身鸡皮疙瘩,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衣领就被人拎住,双脚离地,等他云里雾里完成凌空漂浮,小老虎已一脸贼笑被那人扣进怀里。
那人头发剪得极短,青色的头皮若隐若现,皮肤晒成古铜色,虎背熊腰,眼如铜铃,简直跟电视里的张飞一般模样。原来,他就是TIGER酒吧的老板莫虎,也是四海古城远近闻名的莫家武馆接班人。 
小白暗暗叫苦,朝比狐狸还贼的罪魁祸首狠狠瞪去,暗道:“你不仁我不义!”转头谄媚地笑道:“老板,你今天怎么也这么早,要不要也来杯醉生梦死?”
莫虎眼中如喷出两簇火焰,小白下意识地退后一步,生怕自己成了池鱼。莫虎把她在怀里转了转,低头看着她的眼睛,似刻意压低了声音,“你明明知道自己不能喝!”
墨琥珀冷笑一声,“你放手,你想把我的胳臂拧断吗!”莫虎连忙把手松开,用力搓着那白皙皮肤上的红痕,闷闷道:“疼不疼,对不起,我太用力了!”
“你对不起我的事多了!”墨琥珀甩手就往外走,莫虎如丧考妣,乖乖跟在后面,那情形如同小狐狸后面跟个大老虎,怎么看怎么诡异。
等他们出了门,两个服务员凑到小白,一人嘿嘿笑道:“小白哥,你说今天小老虎姐姐有没有办法搞定老板?”
一人问得更离谱,“小白哥,明天我们有没有喜酒喝?”
“笨蛋,小老虎还是个学生!”小白朝他们头上各敲一记,“都跟我干活去,老板不在就想偷懒,当我杵在店里是摆设啊!” 
走出酒吧,墨琥珀目测一番,觉得天色很适合说些有情调的话题,决定舍近求远去四海古城最有情调的情人路。本来还决定好好读书,让他过几年安生日子,等拿到学位再把他拆吃入腹,既然那家伙敢傻愣愣地送上门来,揉圆搓扁都随便自己了不是吗。
情人路上鸳鸯众多,她妒忌得眼都红了,一步、两步、三步,她一步三回头,几乎有种吐血的冲动,自己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他竟然还耷拉着脑袋,维持着那种倒霉鬼造型,难道是才一两个月没好好修理他,她无敌魅力就不复存在?
“大老虎,我好冷。”在吐血之前,她做出明智决定,环着自己的身体娇滴滴地唤。
话音未落,一双铁臂把她箍个死紧,她嘴角弯了弯,仍冷冷道:“你别这样,你现在是我尊敬的老师,而且刚进学校,影响不好!”
“我……”莫虎低头嗫嚅半天,猛地抬起头来,眸中似落满了星星,有着无比晶亮光彩, “你如果想谈恋爱,我……我也可以,你不要去找那个小白,他口水太多了,你喜欢安静,肯定受不了!” 
她一颗心几乎冲出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他的脸全染成暗红,忽而变成紫色,略微显得白些的耳朵似乎要滴出血来,她想象着他红到脚后跟的样子,几乎爆笑出声,仍然强自镇定,只声音隐隐有些颤抖,“大老虎,你可不要后悔!” 
莫虎坚定地摇摇头,终于鼓足勇气对上她的眼睛,声如蚊蚋道:“武馆里有我爸爸坐镇,应该没有问题。你考上晴和医学院后,你妈妈整天念叨这里的男生怎么怎么好,你又老是不打电话给我,我越想越着急,马上就接受了晴和学院的聘书来教武术,我爸还顺便把酒吧交给我。不过,我还是你的大老虎,不是你长辈。”
“呆子,你敢当我长辈试试!”她心里在咬牙切齿,脸上仍然笑容可掬,“那倒也是,大老虎,那就暂时委屈你了,等你找到女朋友我们就拜拜,继续做兄弟。”
“不委屈,一点也不委屈!”莫虎吼得惊天动地,墨琥珀眼看要惊动所有鸳鸯,连忙捂住他的嘴,又好气又好笑,心中满是甜蜜,平日的机灵都去了爪哇国,偎依在他宽厚的胸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句话也不想说,真正体会到无声胜有声的真谛。
莫虎一颗心落到实处,这才发现情人路上的美丽风景,顿如醍醐灌顶,有软玉温香在怀,又不敢表现得太过得意,惊动佳人,只得把大笑声生生压在腹中,顿时浑身不对劲,真比扎马步还要伤神。
有种人是人生得意一定要尽欢的,比如莫虎,佳人在怀的浪漫气氛维持不到三分钟,旁边一对鸳鸯经过,男子正学着港台剧以无比缠绵悱恻的声音嘀咕,“我好爱你哦……你爱不爱我啊……我爱你爱得要疯了……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活……”
即使阴险狡诈脸皮厚如城墙的莫琥珀也听不下去了,何况一根肠子通到底的莫虎,他腹中强压下的笑喷涌而出,倒还记得自己嗓门大,怕吓到小老虎,把她一把推开,开始捶地狂笑。
情人路上顿时鸟惊人散,骂声一片,莫虎踉跄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抱着头在心中哀号,“天啊!我怎么喜欢上这么个呆子!”
始作俑者笑得眼泪鼻涕横流,惨不忍睹,最后终于发现问题,立刻蹲到她面前,小心翼翼地问:“小老虎,刚才我弄痛你了吗,你哪里不舒服?”
她忍无可忍,重新再忍,为了这第一次正式意义上的约会,硬生生憋出个笑脸,扑进他的怀中。
只不过,由于没有掌握好距离和力度,她狠狠地撞在一块铁板般的地方,鼻子的酸疼也牵扯出多年的缠绵心事,很丢脸地大哭起来。
莫虎从来对她的泪水没辙,想起过去悔恨一生的那幕,听到周围愈来愈多的骂声,立刻慌了手脚,把她打横抱起,朝晴和医学院的方向狂奔。
他的胸膛非常厚实,肌肉线条分明,可以靠着安稳地睡。
泪眼朦胧间,她只觉得时光呼啸而过,两人似乎回到了五年前那个夏日傍晚……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22, 共 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欢喜冤家]小子,我要跟你决斗!(角绿)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就像一罐可乐(叶山南)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玫瑰的阳光雨露(迷迪)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不过季(新衣)
[卷首语]一树花的记忆(曦若)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任性(林阳光)
[首语]从今以后(曦若)
【花花同学会-花语】爱缺(pege)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