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7期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2007-11-29 14:15:2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37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不在寂寞中恋爱,就在寂寞中变态。
这是大学校园十大经典口号之一。
——宁可恋爱,不能变态。
可惜,等真正明白这一道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很悲惨地沦为“变态”的行列。
真糟糕……  

天气好,水吧外的情侣成双成对,悠闲地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不断刺激我脆弱的神经。
“我想有个男朋友。”恨恨地,我猛吃了一大口刨冰,鼓着腮帮子,含混不清地嚷嚷。
“大一妙,大二俏,大三没人要,大四急得跳。杨柳,你已经过了第三阶段了。”
 “方强,安慰安慰我,你会死啊?”我牙痒痒地冲对面的家伙咆哮,“我现在很失意呐,不劳你再三提醒来刺激我。”
方强好风度地拿面纸抹去我河东狮吼之时“不小心”溅在他脸上的冰渣子,皮笑肉不笑地回答:“得了吧,依你脸厚如城墙的程度,哪还需要我来安慰?”
没同情心的家伙,不但不雪中送炭,反而落井下石地在我身后猛推一把。
偏过头,我不理他,独自生闷气。
“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有人揉我的短发,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的手法如此熟练。舒服地眯起眼睛,我顺势靠向方强,下巴枕着他的肩膀,向外点了点:“诺,都有护花使者。我觉得,有些寂寞了。”
嗯,玻璃上,映出我和他依偎的身影,很自然,很亲昵,嘻嘻,看起来,还有几分登对呢……
“那,干脆我俩凑成一对,怎么样?”
什么什么?掏掏耳朵,我怀疑地看方强,像是听到什么惊天大笑话,干笑数声,才说道:“不可能。”
“为什么?”方强也在笑,嘴角向上扬,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一本正经地掰手指:“第一,我俩从穿开裆裤流着两管鼻涕开始就当玩伴,彼此之间太熟悉,对方有什么缺点,简直比自己都还清楚;第二,方强,你是野生动物,越是偏僻的地方越要跑;而我,比较享受都市的气氛。”摇摇头,我得出结论,“我们两个,不合拍。”
爱情就像跳舞,若没有舞伴的默契,怎能谱写爱情的甜蜜?

书包斜斜地挎在腰间,里面为数不多的东西哐啷哐啷地响个不停,周围的人在侧目,我却无所谓,只管惬意地舔着手中的甜筒冰激凌,乱没形象一把的。
反正也没有男朋友,不需要为谁保持淑女风范,乐得逍遥。
“嗨,杨柳!”
实在讨厌这样的不期而遇,特别是迎面走过来的家伙在瞧见我形单影只之后露出的那种可以谓之很“了然”的表情,欠扁得厉害。
“你好。”大庭广众,我纵使有再大的暴力念头,也不得不压下来,勉强堆砌笑容,虚伪地问好。
只是,眼前的人看着眼熟,却记不起名字,好像叫罗什么来着……
“加蓬,这是谁呀?”
好奇的女声响起,成功帮忙,替我找回猴年马月已经淡忘的名字。
“杨柳。”罗加蓬对身边娇滴滴的女孩子介绍,同时将她向前一推,语气中有掩饰不住的骄傲,“这是我的女朋友。”
 “好漂亮。”日行一善,不足为过,我顺水推舟,恰到好处的恭维满足了某人需要填补的自大。
“如果我没有记错,杨柳,你大四了吧?”他摸摸下巴,“怎么没看见你男朋友?”
喂喂喂,不过是当年拒绝了他的追求,也没必要不留半分情面,将我当作仇人一般,步步紧逼,赶尽杀绝吧?
“都大四了呀……”
还没有等她发话,他身边的女友似恍然大悟,看我的眼光中犹带几分怜悯。
面皮抖啊抖,天知道我是用了多大的气力才勉强忍住,没有将吃了一半的冰激凌砸出去。
“我们还要去看电影,就不打搅你了。”
什么人最可恶?就是这种存心撩拨他人又不知善后的家伙。
看着二人一副你侬我侬从我身边招摇过市,旁若无人般离去,我将手中的冰激凌一扔,大步流星,一直跑到实验楼,噔噔噔一鼓作气上了三楼,用力推开一扇门,扯直了喉咙吼啊吼——
“方强方强方强……
里面的实验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各种器皿都派上用途,十几个人显然是被我凌厉的破门而入姿势镇住,动作静止了半天也没有恢复。
还好,没等多久,方强就从一群木偶中走出,站在了我的面前。
我一把拉住他的手,头也不回地拖他向外走。
“杨柳,等等,我还在做实验……”
“是实验重要,还是我重要?”我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虎视眈眈。
“你重要。”很忍辱负重的声音。
“那就好。”我哼了一声,还算赞赏他的识事务。
拖拖拖,一直将他拖到自动照相机前,我眼也不眨地丢给老板一张大钞,抱着方强乱摆姿势,咔嚓咔嚓地闪了好几张。
手伸到机器出口处,不多时,出来一整版大头照。见自己嘴角还有粘乎乎的冰激凌,方强还穿着实验室里的白大褂,莫名其妙的表情也没好到哪里去。我止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暂时忘记了先前的不快。
“到底怎么了?”一张面巾纸贴上了我的嘴,成功制止了我的魔音贯耳。
“别管那么多,来来来……”我咕哝着,挥挥手,打断方强的话,忙着掏出手机,撕了一张大头照对准了就要往上贴。
“杨柳——”我兴致勃勃,方强却皱起了眉头。他伸出一只手,挡在手机盖上,不让我得逞。
“喂,大方一点啦。”我拍他的手,“不过是借你的脸用一用,省得罗加蓬那嚣张的家伙取笑我没男朋友——手让一让,不要这么小气好不好?”
“你打算,拿我当挡箭牌?”不理会我开山采石一般撬他的手,方强眉头皱得更深,执意问我。
“你不会介意的,哦?”我哈啦着脸望着他,笑容满面。
 “如果我说,我介意呢?”
“嗯,好,你介意……”顺着他的话嘟囔,片刻之后才意识到不对,我瞪大眼睛,像看外星人一般,“见鬼,你有什么好介意?从小我抢你的奶喝,偷你的玩具玩,拿你的作业抄,花你的零用钱……没见你介意过。现在不过一件小小的事,你却开始斤斤计较起来了?”
“杨柳,什么事情我都可以顺着你。”方强叹了一口气,收回手,扶住我的肩膀,很认真地看我,“惟有感情,你要弄虚作假,我不赞成。”
不过是做秀,有什么关系?我和他是好伙伴、好玩伴,为朋友两肋插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方强……”嗲着嗓音,挽住方强的手臂,我还想尽其所能地撒撒娇,不料方强却毫不留情面地将手抽开,摆明了没有回旋的余地。
“喂!”终于来了气,我赌气甩开手,努力踮起脚尖,争取缩短与他之间的身高落差,达到气势汹汹的最佳目的,“不帮忙就不帮忙,做这些脸色干什么?要你假冒而已,又不是当真!”
搞不清今天的方强究竟是中了什么邪,居然破天荒地拒绝我无伤大雅的要求,不喜欢他对自己的视而不见,心里不舒服,真的不舒服……
方强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盯着我瞧,那种眼神,看得我浑身有些发毛,直至最后不自觉地别开与他对视的目光。
“如果你真要假冒的,何必一定找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方强的语气听起来有几分疲惫,“男孩子多的是,你随便找一个,都没有问题。”
说得没错,但是,关键在于,我最亲近的人,是他呀……
我匆匆看向他,恰好撞见他回避自己的眼神,将头扭到一边。
“方强……”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小心翼翼地拉拉他的衣袖,“你,生气了吗?”
看不清他此时表情如何,只能瞅见他抿紧的唇,不似平日里惬意微仰的角度。
“没有。”他的回答,是向后退去,与我拉开了若干距离,“我只是,忽然间,觉得心有点累。”
“方强……”愣了愣,我上前,还想要再说些什么。
“杨柳,对不起,我的实验还没有做完,不能再耽搁了。”
硬梆梆地丢下这句话,还没有等我回答,他已转身离去,步履匆匆,直到最后他的身影,消失在我视野中,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

我想,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本以为方强只是一时气恼,要不了多久,我和他,就会重归于好。以前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但通常,生气耍赖的那一方,是我。
可是,现在,哎……
一天没有他的消息,我尚可接受;两天没有他的消息,我也可以理解;但是,三天、五天……到今天为止,已经足足一个月了,他像是消失了一般,不仅不打个照面,而且狠绝地连电话都舍不得给一通。
是不是男孩子的脾气都这么大?或者,只有方强,是个例外?
我盘腿坐在床上,手指头在手机键盘上方动啊动,犹豫了好久,才终于摁下去。
“喂——”
接通了,那边却不是方强的声音。
“喂,你好——”我迟疑了一下,“我找方强。”
“他向导师申请了一个研究课题,上星期就走了,估摸得一个月以后再回来吧……”
将手机扔到一边,我泄气地倒在床上,偏头,看摆在一边的我和方强的大头照。
他外出采风或考察的地方,通常交通不畅又很偏远,手机往往都没有信号。所以,以往他要走的时候,总会将手机交由我保管,负责替他接受传达信息,当个话务员之类的角色。
可是,这一次,他非但没有将手机给我,甚至走得无声无息,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
手指抚过那些大头照,触及我搂着方强笑得肆无忌惮的画面时,发现自己的心,开始不可遏制地想念起他来。

情人节,天气很冷,气氛却热火朝天。
大学,果然是最罗曼蒂克的时代,舍得大把花父母银子的男生慷慨解囊,不在乎已经涨得近乎“天价”的玫瑰,只求鲜花博得红颜一笑,尽得佳人芳心。
“我说杨柳,今天没活动吗?”
我死气沉沉地躺在床上,扫了一眼正在上妆的室友纳纳,有气无力地回答:“没有。”
好烦,这段时间,总感觉做什么都力不从心,失魂落魄的,连这么一个足以刺激我神经的节日,都麻木不仁,毫无反应。
纳纳诧异地看了我一眼:“一年才一次的情人节,你不打算跟男朋友过?”
“我哪来的男朋友?”当纳纳在开玩笑,我伸懒腰打呵欠,顺便否认。
“杨柳,不耿直哦。”纳纳贼贼地笑着,摸上我的床,“是不是吵架了,所以不承认方强是男朋友?”
伸了一半的懒腰突然停住,我张大了嘴巴,指指自己:“我什么时候说过方强是我男朋友的?”
“不是吗?”我匪夷所思,纳纳也纳闷,“可是你们平时那么亲近,每年情人节又一起过,平时开玩笑,也不见你否认你和他之间的关系,我以为……”
亲如家人的同寝室姐妹尚且如此认为,外人眼中的结论如何,我已可想而知。
说得没错,每年的情人节,我都与方强一起度过,心安理得地搭档着游走在双双对对的情侣之中,享受那种唯美浪漫的气氛。
偶尔,我也会耍赖,窃笑着接受方强拗不过街边小女孩而买下的玫瑰,享受方强因为我嘴馋特意定制的巧克力……
幻想着有朝一日身旁有男友的陪伴,甜蜜幸福;如今,最最想的,已不是那些绮丽的浪漫,而是能够见到有足够能力使我食不下咽、萎靡不振的罪魁祸首——方强。
该死的他,究竟去了什么地方,这么重要的节日,他怎可忘记?
越想越心酸 ,越想越委屈,最后红了眼圈,我倏地跳下床,猛然拉开门,吓坏了旁边的纳纳。
他不来找我,那好,我去找他,找到他出来为止!
“杨小姐?”出乎意料,大过节的,门外却站着一个小男生。
“我是。”心里只想着他赶快让路,我的回答简明扼要。
“您的包裹。”小男生非常专业地从身后拿出一个大纸包,眨眼间,一张签收单已经递到我的面前,“特快速递,请签收。”
“我的?”我怀疑地问,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暂时止住寻人的念头,签字接过包裹,抱回房间,撕开封条打开——
“哇!”纳纳忍不住低呼。
挣脱了束缚的花卉舒展了枝叶,密密麻麻,花团锦簇,红得耀眼,似乎比灯光更加强烈,隐隐为整个房间镀上了一层红。
我怔忡地望着面前泛滥的鲜花,扯下系在上面的一页纸片,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

杨柳:
我考察的地点,人文方面,是你想象不到的落后,但是,这里却有最美的自然风光。今天,我爬上山顶,第一眼,就惊呆了。满山遍野的映山红,炫耀了我的眼睛,无限烂漫。
我想起了你,想要将这些花,送给你。于是,我开始不停地采摘,直到双手再也无法拿下,才不得不放弃。
还记得吗?你曾说我像野生动物;而你,喜欢都市的气氛,彼此之间太熟悉的你我,不可能凑成一对。可是我不甘心,如果说熟悉不能相爱,那么情侣彼此熟悉之后又该如何?恋爱是像跳舞,但是有些舞蹈,正是以舞伴互不相同的舞姿取胜,你能说因为他们跳得不一致,彼此之间就没有默契可言吗?
采花累了,我躺在映山红的怀抱中,仰望天空,蔚蓝的天,一望无垠。我告诉自己,要将这些花,送给你,要你了解,都市中,并不是所有都是最好,至少,你看不见有这么多比玫瑰更美更夺目的自然映山红……

“混蛋,混蛋……”我吸了吸鼻子,已经弄不清自己到底是想哭还是想笑。
手机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来电显示我看得真切,迫不及待地抓起手机,不待那边说话,就已经吼出来声来:“你在哪里?”
“杨柳,我刚赶回来,现在,在你楼下……”
——是方强,是他!
等不及他说完,我已经跑出寝室,冲下楼,一眼,就看见站在对面风尘仆仆的方强。
顾不得在场还有其他在等待女友的男生,我一头栽进方强的怀中,狠狠搂住他的脖子,手脚一起将他缠住,口口声声叫骂:“该死的你,该死的你……”
“杨柳——”方强拍我的肩膀,梗了半天才冒出我的名字,大概是被这等“豪放”的姿态吓坏。
“我不,我不!”反而将他抱得更紧,“一放开,你生我的气,又会跑掉。”
从来没有像此刻一般害怕过,生怕自己一松手,方强又会决然离去,对我不理不睬。
“不会了,我保证。”
得到承诺,我才不情不愿地着地,仔细看眼前的方强,痩了很多,胡子拉碴,人也憔悴了不少。
“有没有什么话,要问我的?”我耐心地提醒他,帮他回忆一些事情,全然做好了准备,只待他开口。
“我想要问的事情有很多,不知道你想先听那一件?”他挠头,表情看来很无辜。
“比方说,和映山红有关的?”我挤眉弄眼,进一步启发,相信自己暗示已经很明显。
“你收到了?”
 “嗯。”不但收到,而且还感动得一塌糊涂,“然后呢?”
“好看吗?”
“好看。”继续继续。
“哦。”
“方强——”半天不见他有动静,我忍不住了,“没其他要说的话了吗?”
“没有了。”他回答地一本正经,而且看来还在冥思苦想,“我忘记了什么吗?”
太太太过分了,这么重要的节日,这么好的气氛,人家好不容易才酝酿的感情——
“你说过我们要凑成一对的!”
我憋着气,中气十足地叫出声来,不忘记将手机拿出来,给他看机盖上贴着的我俩的大头照。
“可是你说我们不合拍。”瞄了一眼,他翻出我当初的理由,证据十足。
“不合拍,那就跳那种你我可以用不同舞姿的舞蹈好了。”女人说话可以不算数的,这是上天赋予的权利。
“杨柳——”不提防,一只手,贴上了我的脸颊,细细摩挲,“你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真的,真的……我说话,一向算数。”我用力点头,完全推翻自己先前的结论,紧紧拽着他,想要酝酿一些悲伤的情绪。无奈泪腺不太发达,任凭怎样挤眼睛,也不见清泉涌出。 
 “杨柳,脸皮厚,就不要再在我面前装林黛玉了。”方强拥住我,一如往常,揉我的短发,不改调笑的本性。
乱没有情趣,亏人家还多愁善感了半天,结果如何?
——亏死了!
我暗自埋怨,却心满意足,放松地依赖着方强,享受他独有的宠溺,忽然觉得,这个情人节,无限美好。

先声明,别人日记中的东西,最好不要随便偷看——
……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眷恋城市繁华的我,会心甘情愿背上旅行包,满面尘灰烟火色地辗转来到方强称之为人间天堂的地方。
真的,天很低很蓝,感觉一伸手,我就可以触摸到朵朵白云。满山遍野的映山红,在我们周围盛开怒放,一片红色的海洋,迷醉了我的眼睛。
惊叹之余,我们手拉手,在花海中跳舞,舞步并不和谐,跌跌撞撞的,几次三番倒在花间,但,躺在方强的怀里,香气熏陶了我快乐的心。
我想,这一辈子,我都愿意窝在方强的身边,醉在映山红怀里……
未来,一定绚丽多姿——我真的相信。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很好! - 2008-9-16 10:47:02 - 天若有情
-----------------------------------------------------
写的很感人,看到你的这篇文章,我哭了,因为这让我想起了他```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6, 共 2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欢喜冤家]小子,我要跟你决斗!(角绿)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就像一罐可乐(叶山南)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玫瑰的阳光雨露(迷迪)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不过季(新衣)
[卷首语]一树花的记忆(曦若)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任性(林阳光)
[首语]从今以后(曦若)
【花花同学会-花语】爱缺(pege)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