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7期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2007-11-29 14:18:24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78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空旷洁净的夜空下,优美的旋律阵阵回荡,就连皎洁的月光,都仿佛伴着那优美的琴音颤抖地波动着,轻飘飘地,直渗进每个人的心底。
明亮的窗前,俊美儒雅的白衣少年正凝精会神地拉着小提琴,月辉浅照,映衬着那双修长而漂亮的手越发地晶莹,仿佛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让人为之眩目。
空旷的窗外,早已聚满了双眼冒心的女生,皆是一副如痴如醉,魂游天外的神情,就像窗里站着的那名少年,是天界降下的神祗一般。
——神圣、高贵,而不可侵犯。
“谢云怎么能把德西彪《月光》演奏得这么优美动听,就好像德西彪本人演奏一样。”
“啊,哪里嘛,比德西彪还棒。”
“是啊是啊,谢云就好像古西腊高贵的王子,演奏的音乐就像他本人一样高贵而神秘,温柔优雅。”
……
高贵?
温柔?
我站在远处,冷冷地看着那堆花痴女,对此斥之以鼻。
窗内,那名化身为天神的恶魔,只有我才清楚他的本质。什么高贵神秘,温柔儒雅,只有那些花痴女人才会相信。
冷冷一笑,我弯腰拾起了脚边一枚鸡蛋大小的小石子,然后,用尽了力气掷过去。
“咣啷”一声,玻璃尽碎的同时,响起了一大片震耳欲聋的尖叫。那首温柔的《月光》也自然被打断。
“什么人?是什么人干的?”
“竟敢打断谢云的演奏?”
窗内的主角还未开口,窗外的女配角们已淋漓尽致地发挥了配角的本色,那张牙舞爪的模样,让我眼中的轻蔑再度冰冷了两分。
“啊,又是她。”
有眼尖的人发现了我的存在,顿时众女生齐唰唰地望过来。
每一双眼睛里都写满了愤怒、鄙夷、憎恨。
我双手环胸,凉凉地靠栏而立,唇角噙着一贯有恃无恐的冷笑。我知道,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没有一个敢过来。
我的空手道已到了九段,学校里显少有人是我的对手,而我又向来被人称为冷面心恶,那些女生看见我都是唯恐避之而不及。
即使此刻,我破坏了她们王子优美的演奏。
如果说谢云是学校里高高在上的贵族王子,而我,则是这个学校里人人厌恶的恶魔。
其实,事实是相反的。
除了我,没有人知道谢云的真正面目。
窗内,那双明亮得几乎会泛光的眼睛也朝我看了过来,虽然被我恶劣地打断了演奏,但他却只是微微勾了下唇角,很优雅的微笑。
他这是在用他的高雅来显衬我的粗俗吗?
我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他总是用那一副高贵优雅的相貌去骗人,特别是那些花痴女人。
但只有我知道,真正的谢云,是什么样子?

第一次遇见谢云,也是因为这曲《月光》。
那个时候,才刚刚开学。我被家人强送到这所贵族学校,很是不开心。但在无数次地抗议失败后,我还是被强行塞进了音乐科系。
其实,对我这样一个五音不全的人来说,拿起乐器演奏,还不如让我直接用手劈碎那些可怜的乐器。
我喜欢运动,喜欢空手道、跆拳道,但就是不喜欢音乐——那种软绵绵的东西,极端地不适合我。
老妈常说,女生应该要有女生的样子,要留着一头长而乌黑的头发,举止要优雅美丽、端庄大方,不能像假小子一样,上窜下跳,那样就嫁不出去了。
可我偏偏喜欢反其道而行。我不喜欢别人限制我,不喜欢别人操控我的人生,我喜欢留一头利索的短发,我喜欢自由自在地生活。
嫁不嫁得出去,又有什么关系?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啊?
但老妈偏偏是个老古董。
开课的前一个深夜,我一个人躺在校内柔软的大草坪里,仰望着满天闪亮的繁星。我一直在思索如何光明正大地脱离这所学校,可惜冥思苦想了一夜,还是没有结果。
老妈是个极其顽固的人,她把我塞进这所学校,就是想我修身养性。可她忘记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更何况,我从不认为现在的自己有什么不好?
寂静的耳畔忽响起了阵阵柔美的音乐,温和如月光,宁静而让人心旷神怡。虽然不太懂得音乐,但我听得出来,这名演奏者是用心在演奏。
这乐曲还蛮好听的嘛!
我不自觉地站了起来,寻着乐声找去。
远远地,我就看见皎洁的月光下,一名男生正聚精汇神地拉着小提琴。距离太远,我只看见他穿着一套白色的修闲服,面目瞧不清楚。但那月光下泛着金色光泽的小提琴,和那只修长漂亮地近乎于晶莹剔透的手,让我觉得,这名男生就像是天外的精灵般,让人眩目。
白色的月光、金色的琴弦、精灵一般的演奏者……这一切,忽然让我心情大好起来。
“啪啪啪——”我忍不住鼓起掌来,一边走,一边连声赞叹:“拉得不错啊!”
那男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往我这边望过来。
这时,我才看见,原来他真得有一张可比精灵的俊美脸庞,月光下,那双眼瞳甚至带着淡淡而诱人的琥珀色。
那一瞬间,我微微失了神。
“谁允许你闯进来的?”
可惜,他一开口就打破了我对他的美好印象。
那样的高傲、冷漠,而不可一世。
我挑了挑眉,又往四下里望了眼,“原来这是属于你的私人地方啊?名字刻在哪了?我看看。”
他冷而淡漠地看着我,但琥珀色的眼眸里却掠过一丝莫明的光芒,似乎有些诧异我的挑衅。
“你是刚来的新生吧?”
他忽然敛起了冷漠,低低地轻笑,那一刹那,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般,高贵、优雅而温柔。
在我几乎以为刚才所看见的冷漠,只是一种错觉时,我眼尖地瞧见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并没有笑意。
原来是只笑面虎啊!
我双手环上了胸前,挑眉望着他。
“我是新生啊,怎样?看起来,你应该是老生了吧?”只有老生才会这样不可一世,傲慢而无礼。
“我叫谢云。”他微笑,还是那般的优雅迷人,“比你高一个年级。”
“原来你就是谢云啊!”我上下打量着他,就像在欣赏一件观赏品,“难怪那么多花痴女疯狂地追你。”
今早刚入校门的时候,我就听见一起来报道的女生们,一直谈论着“谢云”这个名字,简直就把他夸得举世无双,人间仅有。
什么优雅的古希腊贵族王子啦,什么新一代小提琴家啦……报道的那十多分钟,我光听到那个名字,就不下百遍。
现在,倒真是给我遇到他了。
可是我觉得,他并不像外面传言的那般。世人不是常说吗?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而我透过那双眼睛看到的却是另一个灵魂。
虽然,不可否认,他的小提琴真得拉得很好。
谢云看了我一眼,忽然坐到了草地上,轻轻放下手中的小提琴,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就像对待一件稀世的珍宝一般。
“那你叫什么?”他淡淡地问。
我跟着在他的身边坐下,落落大方地回答,“风玄。”
“风玄?”他又看了我一眼,“很中性的名字。跟你的人一样。”
我耸了耸肩,不置可否。我向来都被别人认为是假小子。
“你会什么?”他忽然又问。
我皱眉,觉得他像在查家谱,但顿了顿,我还是老实地回答,“空手道。”
谢云惊奇地看了我一眼,“几段?”
我脸上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神色,“九段。”
“哦,是吗?”谢云那琥珀色的眼瞳忽然流露出一丝明亮的光彩,他笑了笑,那笑容就像月光一样吸引人的目光,“其实我刚才想问你会什么乐器?”
我大笑,“我什么都不会。而且对音乐一点都不感兴趣。”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他的声音更为诧异。
我耸耸肩,在草坪上躺了下来,仰望着星空,“我老妈啊,她想让我用音乐修身养性。”
忽然,一只修长漂亮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起来。”
“啊?”我愣了愣。
“切磋一下。”
“切磋?”我更为纳闷了,他要跟我切磋什么?我看了眼草地上躺着的小提琴,“我可不会那些东西。”
“我是指空手道。”谢云唇角微微一扬,牵起一抹微笑。
月光下,那微笑令人眩目。

那天晚上以后,我才知道,原来谢云竟也是个空手道高手。
他虽然与我同属九段,但我心底清楚,他要高出我那么一点点。虽然只有一点点,但依然让我很不服气。
我不是个肯轻易服输的人,于是,每天晚上,我都约了他来老地方切磋切磋。
就这样,不知不觉竟过了一个月。白天虽然上着无聊得几乎让人打嗑睡的音乐课程,但晚上,却是我最开心的时光。
而我也同时发现了,谢云其实有两面。
白天在学校里碰到他时,他总是那一副优雅而又高贵的样子,绅士而又风度翩翩。也因此,他每天都在勾引无知少女,每天追他的花痴女生以成倍暴增。
我常笑话他是只标准的蜜蜂,引得无数花痴少女竟折腰。
但到了晚上,我却看到了谢云率真的一面,甚至,有些任性而霸道。
有时我还真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谢云,但我宁愿相信,晚上那个才是谢云真正的性格。至少,那琥珀般的眼睛里所透露出来的神色,与脸上的表情是一致的。
不知不觉地,我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至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谢云有着很好的家世,是上流的贵族。但也正因为如此,他在人前必需表现地优雅而高贵,时刻面带微笑。
他不可以给他的家族丢脸。
那时,我忽然觉得谢云其实是很寂寞的吧?外表虽然看不出来,但他的心底早已被寂寞洞穿了一个伤口。
惊觉的那一刻,我竟隐隐感到了心痛。
时间,就这样在开心与不开心中悄然流逝了。每晚与谢云切磋空手道的时光是那么得令人快乐,渐渐地,我也不再排斥这所学校了,甚至忘记了当初是如何苦思着要脱离这个地方。
原本,我以为快乐的时光就会这样一直延续下去,但忽然有一天,因为杨光的出现,一切竟都改变了。

遇见杨光,就跟遇见谢云一样,只是一个意外。
那天音乐自修课,教授让我们抱着曲谱去外面感受大自然的气息,让心灵与美妙的大自然融合,从而演奏出更加优美动听的乐曲。
对于音乐这门深奥的学问,我向来都是一知半解,又或者,我根本就无心去体会和学习。所以,对我来说,所谓的与大自然“身心结合”,就是我睡觉的好时机。
夏天的阳光虽然热辣,但校园里绿树成荫,遮掩住了大部份的阳光,一片清爽怡人,也让人昏昏欲睡。
我挑了个好位置,半靠在樱花树下,装模作样地拿着曲谱看了又看,但没到十分钟,瞌睡虫就找上门来了。
我香甜地做了个美梦,梦里,却全是谢云的笑脸。我梦见自己和他对打,终于赢了他一次,开心地大跳大叫。
忽然,有什么东西“啪”的一声轻响,惊醒了我。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才发现那本曲谱不知什么时候已比手中滑落,刚才那声轻响,应该就是书本跌落草地的声音吧?
“你睡得可真香!”
耳旁忽然响起的笑声,顿时让我还在神游的三魂七魄全数回笼。抬起了头,我看见了一张很阳光很帅气的笑脸,明亮而富有朝气。
我眨了眨眼,“当然啦,这么好的地方不睡觉就浪费了。”
那阳光少年挑眉笑了笑,“这真是一个睡觉的好地方,可是,你已经睡过了两节课了。”
“啊——”我惊叫一声,跳了起来,看了看手表,脸色顿时铁青,我竟真得睡了近两个小时!
这回惨了,那个教授铁定不会让我好过了。
他本来就看我不顺眼啊!
我转身就跑。
“风玄,你走错方向了,是在这边。”
身后,又响起了那阳光少年的声音。
“啊,谢谢。”我连忙转了个方向,却又突然怔住,回过了头,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显然,对方看出了我的愕然,却只是冲我灿烂一笑。
“我叫杨光。你快去上课吧!”
“哦。”也来不及深思,我急急忙忙冲向教室。
在没命奔跑的那一刻,我突然想,这个男生的名字跟他的人可真是绝配。

我向来是个很大而化之的人,更不会去细心地记住某一件事。
在遇到杨光的几天之后,我早就把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生抛向了九霄云外。每天我依旧过着白天受苦,晚上快乐的日子,但突然有一天,我竟莫明其妙地收到了一大束的玫瑰。
看着那九朵艳红而热情的玫瑰,我纳闷不已。等我打开了卡片,才看到了一个有些眼熟悉的名字——杨光。
这时,我才想起来,是那天叫醒我的阳光少年。
不到半天的时间,杨光开始追求我的传言几乎传遍了整个校园。那时我才知道,原来杨光竟也是这座学校里的名人,几乎与谢云齐名。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追求,我有些怔忡。
我可还没有心理准备这么快就开始谈恋爱啊!
然而,杨光今天几束玫瑰,明天一张卡片,后天又是两张电影票,虽然,我从来没赴过他的约,但谣言却越传越劣,甚至已演变成,我和杨光已经开始交往。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
就当我想找杨光说清楚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令我震惊的消息。
杨光被人打得进了医院,而凶手——正是谢云。
学校里顿时闹得沸沸扬扬,向来优雅高贵的王子怎么可能出手打人呢?
当晚,我急急忙忙跑去找谢云,却看见他独自坐在星光下,那背影竟显得有几分落寞。
我忽略了心中悄然涌起的揪痛,冲口就问,“你为什么打杨光?”
谢云并没有回头,声音却显得有些冰冷:“我喜欢。”
对于他这任性而不负责任的话,我感到无言,“我们学空手道可不是用来打架的。”
谢云突然转过了头,“怎么,你难道还想当个锄强扶弱的女侠啊?”月光映衬着他苍白脸色,有一种透明的感觉,我隐隐看见那双琥珀色的眼晴里流露出一丝烦燥和莫明的伤痛,却是一闪即逝。
但他的语气却激怒了我,“你打人总要个理由吧?”
“你心疼了啊?”谢云扬唇冷笑,我第一次见识到了他真正的任性,“你如果心疼,就打回我为他报仇,不过,前提是,你打得赢我。”
我愤怒了,语气也开始变差,“好啊,我们这一次就真正较量一下。”
与预料中的一样,这一次,我还是输给了谢云。

那一晚之后,我们开始冷战。
第二天,我就去医院探望杨光。他竟然被谢云打断了一条肋骨,起码要躺在床上休养一个月以上。
我问了杨光不下十次谢云打他的原因,但杨光却只口不提,只是沉默地回避着我的目光。
后来听医院的护士谈及,曾有谢家的人来过医院。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中就像被一块巨石给堵得死死得,有些窒息,也有些难受。
谢家家大业大,又是名流望族,他们难道是对杨光施压了吗?
果然不出我所料,校方竟对谢云打杨光一事只字不提,甚至强行压了下来。我越发不服气,这又算什么?
我与谢云继续冷战着。
一个月过去了,我再也没有找过谢云。直到杨光出院,我去接他时,才知道他竟已早一步离开了医院。
再后来,我便再也没见过杨光。据说,是已经转校了。我曾听到有人私底下谈及,似乎又是谢家的人插手。
我终于忍不住爆发,怒气冲冲地跑去找谢云。但我却看到他正气定神闲地演奏着那一曲《月光》。在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谢云根本就不配演奏这一曲《月光》,于是,我捡起石块砸了过去。
那一块石子砸过去,我的气却没有消,反而越发高涨。
我真得很想打歪谢云那一张故作优雅高贵的笑脸。
我一直想不通谢云打杨光的原因,但我却觉得,谢家的人对这件事的处理上真是非常过份,过份到令人心寒。
而谢云……
想起谢云,我的心头竟又是一阵阵地抽痛。
叹了口气,我气馁地躺在草坪上,看着夜幕中那闪亮的繁星。
有多久了啊,我跟谢云没有来这个地方互相较量,互相切磋了。那一段时光,真是很快乐呢!
可是现在……我心中又渐渐产生了离开的念头。
不管了,明天就算是被老妈骂死,也要坚决离开这个鬼地方。贵族学校,本来就是那些贵族子弟游戏的产所,不是我们这种平民百姓能呆的地方。
寂静的耳畔忽然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很熟悉,但我却紧紧闭上双眼。
我知道,来的人是谁。
感觉到那熟悉的人影在身旁坐了下来。
“你是不是很喜欢杨光?”
那熟悉的问话声带着一丝落寞,也带一丝我所不能理解的伤痛。
我慢慢睁开了眼。
清冷的月光下,谢云那张脸晶莹而苍白,与刚才在窗前拉小提琴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我知道,只有此刻的谢云才是真实的。
“这跟我喜不喜欢杨光根本就没有关系。”我坐了起来,迎视上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你打断了他一根肋骨,又逼着他转学,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个确切的理由吗?”
谢云目光灼然地凝视着我,“我只问你,你喜不喜欢杨光?”
又来了。
我不禁有些想念白日里那总是带着微笑面具的谢云,至少,那虚假的优雅高贵里,没有这样咄咄逼人的神色。
真实的他,总是这般任性而又霸道。
我深吸了口气,“你听好了。我告诉你,我从来就没喜欢过杨光。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谢云一直紧崩的脸终于稍稍柔和了下来,却没有看向我。
“杨光其实是跟人打了赌才追求你。”
我怔住了。
“那天我听到他们一伙人聚在一起说你的坏话。他们说,你这个的假小子,不会有人真正喜欢你。所以,忍不住出手了。”
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口。
谢云转头看向我,深深凝视着我的眼睛。
“那时我以为你喜欢杨光,所以一直忍着没说。”
“你这个笨蛋!”我终于恢复了正常,但心口却越发堵得慌,原来,他竟是怕我受到伤害,所以一直任由我误会他吗?
谢云微微垂下眼帘,“但我家里人把这件事压下来,我事先并不知情。”
我翻了翻白眼,“你怎么不早说啊?”害我白白生了一个多月的气。
谢云忽然沉默了,月光在他的脸上投射下一民层柔和的银光,我看得有些失神。
气氛刹时变得有些暧昧不清,我感到有些不自在。
“好久没切磋一下了,不如我们来较量一下。”我试着扯开话题,却突然发现谢云正直勾勾地望着我。
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就像会吸引人的灵魂一般,顿时让我僵立在那里。
“你——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
我的心跳忽然莫明地加速,目光也开始游移起来,我甚至不敢接触他的眼睛。
他发什么疯啊?
这样看着我?
“小玄。”
他轻唤了我的一声。
“啊?什么——什么事?”那轻柔的声音,顿时让我的耳根又莫明地发热起来,我垂下了眼帘,死死地盯着草地,就像要把它瞪出一个地洞来。
“我一直没跟说解释。其实是因为害怕。”
“莫明其妙你害怕什么啊?”我假装若无其事,像平常一样,但心底的狂跳却让我头晕目眩起来。
“我害怕听你说,你喜欢杨光。”
他的声音里带着无限的落寞,我心一揪,不自觉地抬头。
“我哪里喜欢他了——”
话还未说完,我猛然收了口,因为我看见谢云的眼睛里闪着光,比月光还明亮。
“小玄,其实我喜欢你。”

谢云的突然告白,让我心慌意乱。
那天晚上,我竟逃了,落荒而逃。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面对谢云。我觉得自己一直只把他当作好朋友,好哥们。可是每当回想起谢云眼里的寂寞,我的心口总会莫明地揪紧。
难道,我也喜欢上他了吗?
无精打采地走在回宿舍的小道上,我脑海里总是不断浮现出谢云的身影,那简直就像是根深蒂固在脑海里一般,赶也赶不走。
他这个学校里的万人迷怎么可能会喜欢上我这个假小子呢?倒追他的漂亮女生一堆又一堆啊,我又算什么?
“啊啊啊——”
我心烦意乱地乱喊了一通,才觉得心头稍稍轻松了些。幸好这个时候这里没什么人,不然别人一定以为我是神精病了。
“小玄。”
道旁的樱花树下,我忽然听了一把熟悉的声音。
我抬起头,就看见杨光那张依然帅气,却带着些许落寞与愧疚的脸庞。
“杨光。”我走过去,“好久不见啦,你的伤好了吗?那天我去接你,结果你竟早我一步出院了——”
我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杨光轻轻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笑了笑,随意地拍拍他的肩膀,“什么对不起啊!我又没有在意过。”
杨光愣了下,“你不生气吗?”
我耸耸肩,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杨光看了我半天,忽然小心地问,“那我们可不可以做朋友?”
我爽快地伸出手。
杨光眼睛一亮,原先明亮而富有朝气的神色顿时全部回到了脸上,又变回从前那名阳光般的少年。
“小玄,谢谢你。”他也伸出手,和我紧紧互握着。
我看见他的眼睛里闪动着光芒。
“好啦!我才是女生好不好?”我开口取笑他,忽然,我感到了背后多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我转过身,就看见谢云那张铁青的脸。
“谢云。”
我才刚刚开口,谢云深深看了我一眼,就莫明其妙地转身离去,那背影竟显得落寞非常。
“喂——等等——”我连忙追上去,但才弯过一个拐角就已不见了谢云的身影。
“跑得可真快啊!”
我低声地抱怨着,心头里却一直挂念着。
忽然觉得他就这样离去,让我有些心慌。刚才他一定是误会了我跟杨光有什么了?
这个笨蛋!
我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却猛然惊觉,自己竟是如此在乎他的感受。
原来,我也早在不知不觉中丢了心吗?

寂静的月光下,一名少年正寂寞地拉着小提琴。
还是那一身白衣,还是那一曲《月光》,还是,一如既往地俊美如同精灵。
金色的琴弦在月光下泛着令人眩目的光芒,我站在远处,静默地看了很久很久。
“啪啪啪——”跟第一次遇到他时一样,我热烈地鼓掌,“拉得不错嘛!”
他停下了动作,向我看了过来,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闪烁着一抹让我心跳的光芒。
“你不去找杨光,来这里干什么?”
我翻了翻白眼,男生要是小气起来,还真是没完没了啊!
“要不要切磋一下啊?”我走过去,向他伸出了手,“你打赢了我,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咣啷”一声,他竟就那样扔了小提琴,神色冰冷。
我看着他平时视如珍宝的东西可怜兮兮地躺在草地上,不禁挑了挑眉,“喂,你就不怕摔坏啊!”
“你不是要切磋一下吗?”谢云的声音里明显还带着怒气。
“当然。”我朝他眨眨眼。
……
结果,当然还是我输。
虽然我在学校里是显有对手的,但偏偏,我就是输给谢云那么一点点。
这一次,我几乎使上了吃奶的力气,可还是杀翊而归。
气喘吁吁地和谢云一同躺在草地上,我仰望着满天的繁星,正思考着怎样对谢云说出那个秘密。
“原来你真得喜欢杨光。”
我还没开口,谢云倒是先开口了。
我一愣,终于忍不住“扑嗤”一声笑了出来。
谢云有些恼怒了,“你笑什么?”
“笨蛋。”我含笑低斥了他一句。
谢云翻过身,不再面对着我。
我叹了口气,这个笨蛋哪里像学长了,跟学弟差不多。不知道白天在那些女生面前,那副优雅高贵的姿态到底是怎么装出来的?
不过,我也很庆幸,谢云只有在我的面前,才显露出他真实的一面。
我大着胆子贴近他,轻轻地环住他的腰,我明显地感到他的身躯轻轻一颤。
“知不知道我要告诉你什么秘密啊?”
我低低地说。
“这个秘密就是,我喜欢上了一只笨蛋。”
谢云怔了怔,回过头望着我。
“谁是那个笨蛋?”
听他傻傻地问出这样一句话,我终于推开他,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那你说笨蛋是谁?”
他终于明白自己被耍了,伸手就要抓住我,我敏捷地闪过。
“你抓住我,再告诉你笨蛋是谁。”
“好啊,看我抓住你后怎么收拾你。”
我们一个跑,一个追,越跑越远。
身后的月光下,那被主人丢弃的小提琴正可怜而安静地躺在草地上,琴弦上泛着阵阵漂亮的金色光芒……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SYcMaDMEgsigC - 2016-1-26 6:51:16 - Leonel
-----------------------------------------------------
I work here <a href="  http://profisrael.com.br/tag/cultura/#tangle ">buy pristiq</a>  Figures released earlier on Tuesday showed Britain's publicfinances improved in September, helped by higher tax revenues.And on Friday more data is expected to show Britain's economicgrowth reached its fastest pace in three years between July andSeptember.
eHWbhoKinjSVGTY - 2016-1-26 6:51:15 - Freeman
-----------------------------------------------------
When can you start? <a href="  http://www.ccoi.ie/irishcraftportfolio/#belong ">sildenafil citrate tablets 100mg nizagara</a>  For much of this country’s history, the busiest ports in the world have existed on our shores,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growth story for a country that has constantly punched above its weight on the world stage.
FvWrYsLsJpt - 2016-1-26 6:51:14 - Geoffrey
-----------------------------------------------------
We were at school together <a href="  http://profisrael.com.br/tag/cultura/#mariner ">desvenlafaxine get high</a>  Responding to the charges against him behind closed doors, Kasidiaris said he was a victim of political persecution and denied before the magistrate that the party had paramilitary-like "storm troops" trained by him, a court official said.
HMJlhfXSGk - 2016-1-26 6:51:13 - Dannie
-----------------------------------------------------
We'd like to offer you the job <a href="  http://profisrael.com.br/tag/nomeacao/#photographic ">buy pristiq cheap</a>  Rosengren's remarks underscored his place among the most dovish of the Fed's policymakers. Like fellow dove Minneapolis Fed President Narayana Kocherlakota, who last week called on the Fed to do "whatever it takes" to boost jobs, Rosengren has been a stalwart supporter of keeping up stimulus to boost the recovery.
SYcrFnJPuhuwwzTC - 2016-1-26 6:51:13 - Elwood
-----------------------------------------------------
I'm sorry, he's  <a href="  http://profisrael.com.br/tag/nomeacao/#joining ">desvenlafaxine information</a>  Friso, 44, the middle son of the former queen Beatrix, never regained consciousness after being buried in an avalanche while skiing off-piste in Lech, Austria. His brain was starved of oxygen during the 25 minutes he spent trapped under the snow.
HOsajAaneJOwnNT - 2016-1-26 6:51:12 - Darryl
-----------------------------------------------------
I saw your advert in the paper <a href="  http://www.ccoi.ie/irishcraftportfolio/ ;">nizagara instructions</a>  Since 2006,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has recommended that all girls 11 and up get three doses of the 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e, which protects against 70% of cervical cancers that can appear 20 to 40 years later. The vaccine also protects against 90% of genital wart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 共 2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欢喜冤家]小子,我要跟你决斗!(角绿)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火爆校园]绝恶(余眇)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就像一罐可乐(叶山南)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玫瑰的阳光雨露(迷迪)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爱情不过季(新衣)
[卷首语]一树花的记忆(曦若)
[情感小说-校园民谣]任性(林阳光)
[首语]从今以后(曦若)
【花花同学会-花语】爱缺(pege)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