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8期
 [穿越时空]拜托了,皇子受 文/STARRY
 2007-12-30 16:20:2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4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一、
  
  拜托,那个,谁能告诉她这是什么状况?
  她耿乐乐虽然是有点贪财,但也不失为本性纯良,无犯罪记录的善良公民。但现在,她竟然把人扑倒在地,拦腰跨坐,双唇之间还来个亲密大接触!
  幸好对方是个大美人,和美人亲一口从不是一件吃亏的事。看那一双眼睛,闪亮闪亮的,用忒文学的话形容就是“星星的碎屑融入了眼中”,真是漂亮的大眼睛。对比之下,乐乐觉得自己那双眼简直成了眯眯眼了。不过美人害怕得直瞪眼耶,这种状况,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大眼瞪小眼啊?
  身下的美人微微挣扎着,吓得乐乐赶紧拉开两人距离。
  “我——我不是故意的!”她红着脸分辨道,又偷偷看了美人一眼。
  哇,那五官真是唇红齿白,精致得毫无瑕疵,虽然皮肤稍显苍白,但却益发让人觉得楚楚可怜,恨不得一把抱在怀内,好好疼惜。丝一样光滑垂亮的黑发仿如水银泻地披散身后,越发显得骨架纤细,胸前平坦……
  等等!她没看错吧,乐乐不可置信地死抓着美人的衣领猛地拉开,完全不留意她这样的举措和性骚扰没什么分别。
  “你为什么会是男的!”乐乐恼羞成怒地吼了起来。天啊,这么美的一个人,竟然是男的!
  “我本来就是男的呀——”小美男显得很委屈,粉嘟嘟的脸涨得红红的,还用宽广的长袖掩着半张脸。直到这时,乐了才意识到眼前人的衣着。那是古人的衣服!
  她穿越了?那个“阴阳镜”真的能让人穿越时空?
  不可思议,几百年以来都被当成摆设的传家宝真的被她启动了。她不过按照祖先留下来的道法秘籍随便念了一下咒,还真给她那么好狗屎运穿越了?但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啊,关键是她要怎么回去?
  慌乱下,乐乐急忙扫视四周,安放在几案上的一面镜子瞬间夺去她所有的注意力。是同一面“阴阳镜”,她不会认错,另一时空的“阴阳镜”和家里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时间在它身上似是静止一般。刚才她正是通过镜子,像坐上水上乐园的长滑梯一样,咻地一声飞出镜面,压倒了别人。
  看来通过另一时空中的“阴阳镜”,她就可以用咒语打通时空隧道,穿越古今。她摸一下镜面,顿起阵阵涟漪,嗯,不担心回不去了。
  正在此时,屋外忽然响起一串脚步声。
  “殿下,您的药已经煎好了。”是前来服侍的公公。
  乐乐下了一大跳,原来那个小美男是“殿下”呢,好高贵的身份!她刚才对他那么无礼,他会不会生气起来叫人把她给剁了?虽然看他那样子柔柔弱弱的,没有什么攻击力,不过……不过……此地还是不宜久留了,小命要紧!
  “哪位什么什么殿下,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不是故意的。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请啊请啊!”哎呀急急忙忙的,把人家绿林好汉的黑话也端上来了。耿乐乐啊,你平时就是没好好念书,古人的话就只记得两三句。
  “我叫刘琅。”
  “什么?”他说他是“牛郎”?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记住我的名字。你……还会来吗?”小美男低着头,似乎很不好意思。耿乐乐一时看傻了眼,这人没给她的“暴行”吓坏吗?竟然还问她来不来。为免多生意外,还是先敷衍敷衍他好了。
  “我会来的啦,这位琅殿下保重了!”她自问摆了个很帅的POSE,然后便逃难似地把自己挤进那窄窄“阴阳镜”中。
  这种怪异的景象,要是其它人看到,不吓得面无人色才怪。所幸当安公公推门进内时,只见刘琅望着“阴阳镜”呆呆地出神而已。他放下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又在发呆,看来他们的殿下实在是太寂寞了,身为当今圣上的第六子,却因为自小体弱多病,并不受人重视。这天梁宫虽大,平日里也不过只有他和几个宫女负责照顾殿下的起居。
  深宫后院,日复一日的平静就算是成年人也觉得难受,更何况殿下不过十八岁,本应也该像他的哥哥们那样爱笑爱玩才是。要是有谁能陪陪殿下就好了……
  安公公的忧虑,刘琅自然不知,他的心思早已随着乐乐而去。
  据说那“阴阳镜”本道家术法圣物,不知怎的就被底下的官员当供品一样进贡到宫里了。前几天父王才赐给他,拿来镇宅挡灾之用。没想到还没检验出它究竟是不是镇宅的良品,却引来一个野蛮女子。
  轻点着被吻过的双唇,正在微微发烫,她还会再来看他吗?刘琅心里不断默念着,把这个小秘密藏在心底,谁也不告诉。
  
  二、
  
  月华初上,上林苑天梁宫内的“阴阳镜”散发出柔柔亮光,平静镜面上泛起阵阵涟漪,两只雪白的小手蓦地冲出镜面,抓稳了镜下的几案。双手用力一撑,乐乐背着一个硕大无比的包包从镜子里出来了。
  对这样的景象刘琅已经见怪不怪。
  那天之后,这个把他扑倒在地的野蛮女子成了他的常客。
  每次提起,乐乐总觉得有些气馁,无论使用多少次“阴阳镜”,似乎她只能穿越到刘琅身边。这对于以为可以随意时空旅行的乐乐来说,自然有些泄气。但对于刘琅,却觉得很高兴,因为他认为这是冥冥中的天意。
  天底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乐乐这般有趣。所以乐乐出现时,他总喜欢绕在她身边转,而且也特别耐心地解释关于这个朝代的事,如今是汉朝,甘露元年,这里是首都长安……点点滴滴,不厌其烦。
  乐乐说,她是个很物质的人。记得当时答应带她进宫,让她把未来的东西卖给宫中妃嫔的时候,她激动得两眼放光,牢牢地抓着他的手说:“我给你提成!”听得他一愣一愣的。
  他虽然不是很懂什么叫提成,不过他也从未见过一个人这么容易就乐不可支。简单的眼神,明显地写着她的喜乐。所以他喜欢看着乐乐,无论何时何地。
  琅皇子的眼睛直勾勾地凝视着她,眨呀眨,水汪汪的煞是好看,但乐乐却不敢多看。毕竟被这么漂亮的人盯着看,很难不心动吧。所以为免危险,她只好懒得看琅皇子卖弄风情,专心把从未来运过来的货一件一件拿出来,如数家珍。
  “这是张德妃订的抗皱美白面膜,她平时最照顾你了,所以我特地进了好货,不加价噢!另外赵丽妃的唇彩、齐尚书的望远镜,还有安公公的润手霜……”
  琅皇子翻了个白眼,每次乐乐总是关心她的货多于关心他,是她天生不爱看帅哥,还是他“人不如货”?真是越想越委屈。唉,眼睛又红了。
  “乐乐,这么久没见,你一点都不想我吗?”他终于很无赖地,从背后给乐乐一个大大的熊抱,死不放手。
  “刘琅!我警告你多少遍了,在我点货的时候不要骚扰我!”乐乐回首一掌,直接拍飞无尾熊一样的琅皇子。
  可恨手无缚鸡之力的琅皇子摔倒在地,还只能用小媳妇状的表情说道:“呜呜……乐乐骗人,说好不再叫我全名的。”
  乐乐揉了揉额角,完全陷入无语状态,早知道这样就不告诉他什么是“牛郎”了,这就是污染古人的惩罚啊。“好啦,琅皇子,琅大大,算我怕你了。等我换好衣服,你陪我进宫好不好?”
  虽然只是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但是琅皇子还是感到很满足,其实这也是乐乐教会他的。不苛求那么多,一点点就好,快乐的感觉自然加倍,就是这么简单。
  换上浅青色的襦裙,带上转备好的假发,背上与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大包包。就这样,耿乐乐以海外方士的身份穿梭于宫里宫外,短短一个月,市场就已经普及到皇宫上下。其实帮乐乐推销并不难,由于他的母妃去世得早,而他又没有做太子的野心,所以宫中的各位娘娘都喜欢他,也宠着他。不过如今要论谁更讨娘娘们的欢心,他可能会败给乐乐也说不定。
  她实在是个很会说话的人,大家都喜欢乐乐的甜言蜜语,被她哄得晕头转向时,买下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多,乐乐对此也觉得很有成就感。可惜的是,她的甜言蜜语从不用在他身上……
  乐乐没有理会身边若有所思的琅皇子,今天又接下不少订单,这让她的表情特别心满意足,就连眼睛都在放光。“看来我还真有商业头脑啊,或许在古代进行我的经商计划,搞不好就会比皇上还有钱呢!” 
  “是啊,要是乐乐能留下不走,那就好了。”琅皇子浅浅地笑着,带着一丝丝期许。
  “留下来?那我不就变成普通人一个了吗?我才不要呢!”她一口回绝,只当他说笑话。
  “为我留下也不行吗?”那种闪闪发亮,若有所求的眼神攻势再次出现,琅皇子蓦地伸出手,握住乐乐的手指。
  乐乐被吓了一跳,他在胡说什么?平日里她认识的琅皇子一直都是那么的孩子气,所以连她也以一样不认真了。但今天他的举动真的很奇怪,一时间连空气也变得好暧昧。
  “琅皇子,你是在表示,你……喜欢我吗?”她试探着问道。
  刘琅很干脆地点点头,带着孩子般兴奋的心情。
  乐乐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心跳也开始不受控制起来:“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他明明是皇子啊,说什么也不会喜欢上她这种野丫头才是。
  “那个……这个……就因为人家的初吻都被你夺走了,当然找你负责啦,这叫从一而终嘛。”这个乐乐真是太直接了,忽然问他这种问题,叫他怎么回答?刘琅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又扭捏地偷偷瞄了乐乐一眼,咦,怎么她的表情一下子变阴沉了?
  “刘琅……你这猪头皇子!”用尽全身力气似地,乐乐把她的大背包狠狠砸到琅皇子的头上!
  心跳剧烈跳动后又急速冷却是什么滋味?她这下子终于有体验了。初吻被夺?这是什么烂理由,天地良心,那种程度在现代顶多只算碰了一下,算不得接吻。要是只因为初吻被夺就认定喜欢她,那如果当天吻他的是阿花、阿狗,他是不是也照样痴心不改?
  这个脑袋单纯的“古人”,“喜欢”这个词哪有这么简单的。虽然她也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恋爱,但幻想中,恋爱应该是件非常复杂的事,复杂得即使铺天盖地都是言情小说,也不能把恋爱的感觉说清楚才是。
  她才不相信这种儿戏的表白。
  幸好,她一点也不相信,也不想相信。
  本来来古代皇宫是很开心的事情啦,都是这个猪头琅皇子,现在把她的心都扰乱了!
  
  三、
  
  被乐乐的背包打得眼冒金星的琅皇子,根本没机会向乐乐多解释,她已经风一般地冲进阴阳镜里,连再见也不说。由于走得太快,乐乐并没有发现,从她的包里掉下了一样东西——
  是一本书,刘琅好奇地捡起,看看封面。嗯,未来的书果然不同凡响,封面真光滑,看这两名男子眉目英挺,笔触细腻,应该是某位大家墨宝吧。只是为何在书面写着个“限”字呢?
  再翻开内页。
  哦,原来是两个美男子的故事,一对好朋友。然后——
  啪,他惊得手一抖,把书都掉到了地上。
  这究竟是什么!两个美男子厮磨在一块,身上衣衫半掩,热汗淋漓,欲说还休,神色间是说不尽的激荡动情,令人脸红心跳不止。这,这不是春宫图吗?
  天啊,乐乐身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而且为什么是两个男人纠缠在一块!
  他快崩溃了,不可置信地再看书名——《耽美系列》?耽美是个什么东东?这玩意还“系列”,那就是说乐乐还有很多本这样的春宫图罗?
  轰的一下,脑袋乱成一锅粥。
  “来人!快到萧太傅家,悄悄地把萧默树给我请进宫来!”琅皇子决定要请救兵了。
  要是说琅皇子从小是个标准的乖宝宝,那么萧默树就是典型的伪乖宝宝了。他是当今朝野上下最受欢迎的贵公子之一,他一走过,身后总免不了宫女们偷偷注视的目光。他温文尔雅满腹经纶,充分展现汉朝知性美,是个十分称职的东宫侍读。
  当然,这些都是表象,所有人都太肤浅了,只被他外表欺骗。其实乐乐觉得,用现在的话来讲,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双重性格腹黑男才对。私底下,他个性恶劣,唯恐天下不乱,就她所知,宫中有好几桩悬疑未破的恶作剧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这个人永远不会闲着,当他很闲很闲的时候,你可就要小心了。因为很可能他下一个目标,就是你!
  乐乐的咬牙切齿只因深有体验,谁叫他是刘琅最要好的朋友,离他比较近的人总会比较倒霉。
  身为刘琅最信任的人,他也是最早知道乐乐来自未来的人之一,日后乐乐才知道,原来背地里他还肩负着刘琅的爱情导师一职,可见这个人多么穷极无聊。
  正因萧默树常常浪荡在外,所以当琅皇子见到他时,又已经过了好几天。这些日子,他简直是食不能咽,夜不能寐。
  萧默树半倚窗旁,斜斜睨视自己的好友:“你看你,为了她的事憔悴得像鬼一样了。值得吗?”
  “你知道我对乐乐是认真的。”尽管乐乐不懂诗词歌赋,也没有所谓高贵血统,而且性格也飘忽又暴躁……但,她不会作假,简简单单就把自己的喜恶表露在脸上。
  他已经厌倦从别人的神色中阅读心思,皇宫并不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地方。所以他才会那么想乐乐留在他身边,只希望这份轻松无忧永不变质。然而,到底是为了什么,乐乐会对他的表白如此反感?难道她讨厌他?
  “默树,你说乐乐听到我表白后却发那么大脾气,是不是因为她……喜欢看两个男子纠缠?”他忽然想到一个可怕的答案。
  “……琅皇子,你这推测真是太准确了,在下敬佩不已!”萧默树眼睛转了一圈,心底顿时冒出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想知道乐乐是不是喜欢看两个男人有龙阳之癖其实很简单啊。”他邪媚地笑着,步步逼近刘琅,用身体把他困在椅子上。
  “默树,你想干什么?”刘琅被困墙角进退不得,声音满是不知所措,嗯,效果真好。
  萧默树贴身欺近,甚至故意把气息喷到刘琅水嫩水嫩的肌肤上:“我们来模仿一下书里的动作,要是乐乐看得很兴奋,那她肯定会盯着你研究个不停。这样一来你就不用抱怨她不理你啦。”
  呃,好像有点道理,但为什么他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
  “再说——”萧默树继续以言语利诱,“光是看我们两个腻在一块也很赏心悦目啊,不比书里画的差嘛。”
  刘琅低头想了想,他俩人的相貌不相伯仲,凑在一块,还真的有点像书里所画呢。
  趁着他发呆,萧默树又顺势以手指滑过刘琅的脸庞:“哦,皮肤真不错嘛,当个男子太可惜了,嘻嘻——”抖,他都觉得自己太入戏了,这邪恶的笑声啊。
  “默树,不要再玩了。这样子,实在太不像话了。”刘琅努力地挣扎着,想推开萧默树的手臂却是徒劳无功。
  “不喜欢吗?我看那边那位看得倒是津津有味啊。”萧默树驽了努嘴,指向“阴阳镜”所在之处。
  原来,耿乐乐探出半个身子,对这一幕已是看得目瞪口呆。
  刘琅以手拍额,这也未免太巧合了!被乐乐看到这一幕,他以后是说也说不清啦。
  萧默树按耐着狂笑的冲动,还故意向刘琅抛了个媚眼:“既然今天的雅兴被人打断,那我只好日后再访了,我的琅皇子,再会啰。” 
  他转身扬长而去,留下面面相觑的刘琅和乐乐。
  今晚真是黄道吉日,一想到此后琅皇子不知如何解释的窘样,他就觉得演这场戏真是太值得了!
  “默树,你看起来很开心。”黑暗中传来浑厚柔和的男声中也带着浓厚的趣味。他站在游廊尽处,乳白色的月光映照下,他的面容有些模糊,看得并不真切,然而光是那挺拔的背影,却已感到气度雍容,尊贵非凡。
  萧默树有点意外,随即垂手恭立:“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月色好呀,想一个人散散步,结果就走到天梁宫这边来了。”
  其实是特意来看某人的吧,萧默树也不点破,只淡淡地道:“您放心,琅皇子身体好得很,有那位姑娘在,他才不舍得生病呢。”
  “哦?”那人颇感意外,“想不到他已经对那女子如此重视了,那孩子难得在乎一回,有个人让他牵挂一下,总比整天闷着要好。”
  “是——不过依我看,暂时还只是他在一头热,要修成正果,只怕长路漫漫。”
  那人一听也笑了起来:“呵呵,你说得很对。反正这种事别人也帮不上忙。默树,你就继续替我观察他们吧。那女子来得蹊跷,仍须好好防范才是。”他不再说话,缓缓地,踏着月色离去。
  萧默树站在原地眺望,知道那抹身影消失于栉比鳞次的楼阁之间。夜风循着衣物的空隙灌入,让他忽地感到一阵沁凉。
  
  四、
  
  啧、啧、啧——
  看到两个大帅哥暧昧地贴在一块,震撼,真是太震撼了!
  耿乐乐坚信自己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刻,把汉朝皇室的同性恋记录从汉成帝又往前大大推进了几十年。那一刻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呢,脸在红,心在跳呢!生平第一次,除了对钱以外,产生了这种“悸动”的感觉。原来当个同人女也有这等好处。
  事后琅皇子当然是拼命解释,甚至拿出她几天前掉在古代的耽美漫画作证。
  不过,何苦呢?她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两个男人相爱的事在她的年代根本就是小菜一碟。虽然心里有点酸,本来还真有点相信刘琅喜欢的人是她,现在却终于证实那不过是一场玩笑。其实如果他想改投萧默树的怀抱,她也不会反对的呀。而且她又不会到处宣扬琅王子和萧默树之间下克上的禁断恋情,琅皇子却还是想拼命掩瞒,真不够朋友!
  “琅皇子,来看一下嘛!这可是最新出版的,我求了同学很久她才肯借给我的呢!”乐乐又把一大堆耽美漫画逐一陈列在琅皇子面前。其实那本BL漫画原本是同学硬塞给她看的,说是什么经典推介。她翻了两页,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看,没想到看到真人版演出,倒是兴趣盎然起来。
  打那以后她天天往天梁宫跑,把不同种类的耽美漫画拿给琅皇子做参考。看他那小样就知道他是“受”,不学多几手怎么能留住萧默树这个花心大萝卜?琅皇子不够朋友,但她可不能不报恩,毕竟琅皇子帮了她不少忙嘛!
  然而刘琅却毫不领情,每见一次新的参考书,一双大眼就一天比一天如泣如诉,比窦娥还冤。
  “乐乐,你放过我吧……我已经没力气再说了,那是误会啊!我怎么可能跟萧默树……”
  出乎意料之外,乐乐忽然主动握住了刘琅的手,语气一片情深:“琅,我知道你很痛苦,其实我也是!但这就是禁忌的代价啊!”
  “乐乐,你……”刘琅被感动了,嘴唇半张却说不出半句话。
  乐乐轻轻点住他的唇瓣:“这里的甜蜜,只有我能攫取,无论是再大的阻碍,只要是为了你,我都会闯过去。”
  刘琅几乎要泪流满面,他以发颤的声音回应着:“我不要你为我付出什么,只要你留在我身边就够了,真的。我不想再继续孤独下去,只要有你,整个天下我都可以不在乎!”他深深地凝视着乐乐,那么专注,充满着摄人的魅力。
  “不管是痛苦还是空虚,我都不害怕。只要我继续存在的一天,就绝不会让你的灵魂感到孤独。渴求你,爱着你。”
  等等,怎么乐乐说的话越来越奇怪?
  “乐乐,你还好吧?”是不是激动过头了?
  “哎呀呀,你这样说就一点都不浪漫啦!刚才不是说得挺好的嘛,重来!”
  “……什么重来?”
  “重新排练啊!”耿乐乐丢给他一个白痴的眼神,“你看这本第七集的情节好感人哦,跟你和萧默树的故事差不多呢。所以我就参考这一段给你排练啰,刚才你的眼神真不错,电眼勾魂!就用那种眼对付萧默树,保准他为你沦陷!”乐乐浑然不觉刘琅的异样,依旧沉浸在漫画的情节里。
  好一场独角戏。
  “够了——”刘琅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你怎么一点都不肯相信我?没想到,我在你心中还是这么没分量,你连一点信任也不肯分给我。乐乐,你太残忍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忍隐而悲痛的。他真的生气了……他受不了乐乐拼命把他推向另一个人的怀抱,并且竟然是“男人的”怀抱。她不可以稍微在乎一点点吗?刚才的话他没有说谎,那是肺腑之言,只可惜,乐乐只当是一场游戏……
      或许这真的是一场游戏吧,该清醒的时候不清醒,只会痛得更绵长、更深邃。
  (未完待续)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5, 共 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穿越时空]高楼暝色 文/丛阙
[穿越时空]拜托了,皇子受 文/STARRY
[穿越时空]天香夜染衣 文/鹂吹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