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8期
 [穿越时空]天香夜染衣 文/鹂吹
 2007-12-30 16:21:4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6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老天是不公平的。
他懂。
但也不至于把一个X大毕业,前途光明的社会大好有用人才在一次小小的闯红灯意外中,孤零零地踢到这个未知朝代史书上从无记载的地方吧?
再说了,别人穿越,要么是英勇神武,文才武略的一代霸主他爹;要么是运筹帷幄决战千里之外,奠定落脚大陆三国割据分立的诸葛军师再世;要么是千娇百媚获得君王无限宠爱,终朝一日成为后宫的统率之主。
为什么相貌堂堂、身材标准的他,却成了一名刽子手?
那一个赤膊上身,满脸横肉的粗壮男子怎配跟“三高人物”划上等号?
更过分的是,什么地方不好降落,偏偏安排他砸烂别人的屋子。害得无钱修理的国际公司蓝以楷销售经理只好含泪当了自己,成为第一百二十八代刽子手。
刽子手有啥风光可言?
蓝以楷不屑,郁卒。让他砸扁青楼的妓院也好,起码可以日日莺歌燕舞。
“这你就不懂啦。”
买了他的老爹“吧嗒吧嗒”地抽着水烟,数落忙着捡回稻草人头的蓝以楷。
合格的刽子手证书是很不容易取得的。录取的残酷性丝毫不亚于当代人考取哈佛剑桥麻省理工。老爹日练挥刀三千下,夜练抽名牌六千下,才能最终录用为御用的刽子手。
当年老爹一出场,必定人头拥挤,争相目睹他的盖世风采。老爹那不是砍头,是表演。看似轻描淡写地一挥,优雅媲美公孙大娘的剑舞,快若闪电胜过小李的飞刀。连砍二十八个头颅用了0.8秒,当场吓呆了监场的先皇。炉火纯青的技术使老爹赢得莫大的声名。
可是老爹最后一次挥刀,砍的却是自己强盗儿子的头。伤心欲绝的老爹宣布封刀后,朝廷虽然换了无数的后任,无奈因缺乏老爹艺术性的一挥,最终被迫取消了斩刑,改为绞杀。由此不但失去大批的观众,更重要的是失去了杀鸡儆猴的作用。
老爹一封,就是二十年。直到从天而降的蓝以楷,被老爹认定是上天派来振兴刽子手行业,负有特殊使命的天授者。
迫不及待的老爹第二天便上书朝廷,请求恢复斩刑。朝野震动。刚庆祝完登基一个月的菜鸟皇上龙颜大悦,再三叮嘱务求一斩打响,重振朝廷声威。更当场颁布圣旨,本月十五黄道吉日,处决乱党头目,原先皇的托孤首辅大臣位列三公之一的司徒大人,并颁诏由珞璎长公主及皇叔亲自监斩。
司徒大人民心所在,皇叔一口咬定他是乱党已经引起民众的极大不满。虽说是先皇的亲兄弟,封为“静王” 的皇叔一度被排除在权力之外。若非太后母亲的宠爱,静王很可能一辈子在封地郁郁寡终,眼见金銮殿的龙椅离自己一步之遥却永远只可眼观不可亵玩矣。
先皇的尸体还未葬入太陵,太皇太后便迫不及待地召集静王回京,非但将兵马大权全权赋予,更支持他清算先皇座前反对最激烈的司徒大人。改朝换代的目的不言而喻。
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又怎么办?
高考前一晚的忐忑,也没今夜的煎熬。兴奋期待,又惶恐不安。
怀着五味俱全的心情,被老天抛弃的蓝以楷度过了自来此地的第一个不眠之夜。

万里无云,艳阳高照。
果然是适合杀鸡儆猴的好天气啊。
瞧了瞧万头拥挤的盛大场面,蓝以楷吞吞口水,不安地掐着自己的手臂。他得承认自己胆子其实很小。夜里一只小狗的吠叫也能吓得三魂失了两魄。
老爹说,自从皇上颁布了圣旨以后,京城就像过节一般热闹了起来。
各地的高官们赶来了,有钱的商贾们赶来了,甚至各国的使者也相继恳求皇上,让他们目睹消失了二十年的绝技。
触目望去,人人身穿新衣,个个喜气洋洋,反倒把主角给忘记了。
司徒大人被推上刑台的刹那,蓝以楷惊呆了。
开,开什么玩笑!
若说这世上谁长得就是一付忠肝义胆的模样,司徒大人当仁不让。
如此耿直尽忠,为社稷舍生取义的人物,会是结党营私,企图颠覆朝廷,准备把天下苍生生灵涂炭的喋血者?绝对是诬陷。而且还是一个即使不明背景也断定司徒大人蒙冤的阴谋。
端坐主席台,一副为苍生除奸的的皇叔静王,洋洋得意的样子明摆着他就是那位栽赃的人。非但不容任何人为司徒大人求情反而下令赶尽杀绝。莫怪后来的史学家们要感慨为人臣子之难难以上青天。一旦涉入皇族内部的争夺,那可真的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蓝以楷感叹。
午时一刻,午门前象征天威的黄金鼓敲响,手执御赐宝剑的珞璎长公主在前呼后拥中步上监斩台。
一瞬间,蓝以楷蓦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只为了要和她相见。
珞璎长公主,传言果敢聪慧一如先皇。先皇在世时常当着群臣之面感叹长公主若为男子,定当传位于她。大权在握的太皇太后,对这个孙女也是礼让三分。
蓝以楷痴痴地盯着,眼眨也不眨。格林兄弟那出著名童话的开头怎么说的?
下雪天,皇后坐在窗台前绣着花。突然针扎入她的手,渗出了血。皇后于是许下愿望,希望生一个女儿,头发像乌木窗台一样的黑,肌肤像白雪一样的白,嘴唇像鲜血一样的红。可是皇后没有提到眼睛。想必白雪公主的眼睛也和珞璎长公主的一样。
金红宝石般的璀璨光芒,轻易掠夺去凝视者脑海中仅存的理智,抽取飘散的灵魂,诱惑迷醉的心沉沦,让视线从此冻结在她的身上。
老爹突然狠狠地掐了蓝以楷一下。
蓝以楷回头,瞪眼。非常不满意他打断欣赏绝世美女的机会。
“该你上场了。”老爹提醒,又狠狠地掐了蓝以楷一下。教训他别一副看到天鹅肉的癞蛤蟆色眯眯的表情。
寄人篱下。忍。
若一斩成名,哼。他便过河拆桥,另栖高枝。
不知道长公主需不需要一个未来世界的生活指导?不,不,家庭教师。
不是有句俗话,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爱情不分性别不分国籍不分时空,就是阴阳相隔,人鬼殊途,也可来段情未了嘛。
蓝以楷笑眯眯地迈向光圈中的倩影。
“衣服脱掉。”老爹揪着后颈的衣领,又把他拎了回来。
啊,现在就脱?这、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太好吧?这里的思想据所知不比现代人前卫。
“魂不守舍怎么行刑?”老爹斥责。
他的灵魂早就不属于自己,飞向了刑台中,彷佛九天仙女落凡尘的身影,当然魂不守舍了。
蓝以楷嘀咕,脱去上衣,昂首挺胸地扛着砍刀步上刑台。
喧哗的台前突然夹杂了几声尖细地惊叫。循声望去,恰好看见几名晕倒的女子。
蓝以楷错愕,急忙转向另一边。
又是几声尖细地惊叫。台前陆续倒下几个纤柔的身影。
“以楷小哥哥,这边,看这边。”
正前方传来兴奋地呼喊。蓝以楷调转视线,瞅见一群拼命挥舞红绸巾,试图引起他注意的穿红着绿的女人。
蓝以楷豁然醒悟。
礼法严谨,伦理至上的朝纲,男子出门也得穿戴整齐。大庭广众之下,能光明正大袒胸露臂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刽子手。
为什么刽子手就允许大方地任人观赏?历代的记载里没有说明为什么,不过也没有人跳出来指控这样子有伤风化。
刽子手就得赤裸上身,这是不容置疑不可违背的传统。
难怪姑娘太太小姐们一个个春心荡漾,眼泛秋水。
老爹热泪盈眶。第一百二十九代传人有望啦。
懒得理睬陷入疯狂的人群,蓝以楷全部的精力集中在始终保持一付云淡风清笑容的女子身上。
他赞叹。他仰慕。
天,天哪。多有大牌明星的派头啊!要是现代,一代巨星的头衔稳操胜券了啊。
蓝以楷无限景仰,口水流到了胸前也不自觉。
艳阳的傲慢锁定痴迷的眼眸。
长公主忽地露齿一笑。两颊上深深的梨窝。
一瞬间,天地不复存在。燃烧的火焰,吞没了他所有的意识。
“斩!”
骤然地厉喝惊醒沉浸醉人波光的蓝以楷。
长公主抽出令牌,不偏不斜地恰恰砸在他的头上。
啊,啊,多么甜美的声音,多么温柔的举止啊。蓝以楷陶醉地捡起令牌,不,捡起美人留情的玫瑰。
“你要不斩他我先斩了你。”皇叔插口。
开斩?时辰未到,静王皇叔便如此迫不及待,居心何在?
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蓝以楷指指头顶的太阳,告诉老爹强调午时三刻才可以行刑。
此言一出,便见老爹冷汗直流,缩起高大的身子,眼神是恨不得拿块布堵住他嘴巴的懊恼。真是的,明明按照你的吩咐,干嘛瞪他?
“你们知道为什么开斩的时间定在午时三刻吗?”蓝以楷转而问起人满为患的观众。
众人同声一气地摇头。
“古人有云,午时三刻乃一天中阳气最盛的时分,能够压制被砍头的冤魂,封锁住尸体的阴气,避免他们半夜窜门子。”
窥视一眼脸上笑容不改甚至带着莫大兴趣的监斩官,得意地瞄一眼主席台上气得脸色铁青的皇叔。哼,从幼儿园开始他就是讲故事大王。要吸引大众的注意力那简直是小菜一碟。
成功地勾起听众的好奇心,蓝以楷又顺带地列举了好几个例子,暗自夸奖自己平日里的博学广记。
正滔滔不绝,天花乱坠之际,人群后面突然传出一声巨响。
黄沙遮天,烟尘弥漫。呛人的烟雾中,冒出几匹尾巴被烈焰包围,脱缰的奔马。还有,惊恐地嘶喊和一声炸雷般地怒吼。
劫法场!
蓝以楷愕然,本能地望向监斩台上嫣然而笑的长公主,随后目瞪口呆地目送司徒大人如行云流水杳然消失。
偌大的刑台,只剩他孤零零地执刀而立。
四周,慌乱奔逃的人群,惊慌失措地呼叫。
蓝以楷打了个寒颤,战战兢兢地,偷偷地瞄向监斩台。
露出深深梨窝的甜蜜笑靥,流转的艳阳波光暗示一个即使傻子也决不会弄错的含义。
你,完了。

“痛啊。”蓝以楷惨叫,眼泪泉水般涌出。
轻点。他求饶,哀求老爹手势可否轻柔一点,照顾一下人家开花的臀部。
整整五十大板哪。
他含泪。
“没丢了项上人头,你该偷笑了。”老爹絮絮叨叨。
蓝以楷一句也没听进去,偷偷地想那张完美无暇的脸,如骄阳般流转眩目的眼眸,雍容气度绝世风华的笑容。还有,那淡淡地,把心牢牢牵系的染衣天香。
自酒醉开车闯红灯以来,虽说可列入四有人才,玫瑰花却从来没开过一朵。掌管爱情的维纳斯女神难道会在老天遗弃他后给予一点幸福的补偿?
伤口传来的剧痛扯回漂移九天,浮想涟涟的神智。
“老爹,痛。”蓝以楷哀叫。
“很痛吗?”
低柔,甜美的声音。他想一辈子不会忘记。
眼前,含情而笑的脸庞,正是心中思恋的人儿。
你、你。蓝以楷口吃。
珞璎轻轻地嘘了声,继续上药。
朦胧烛光中,如魔魅的脸孔。刑台上,她的眼眸,也闪烁着这种奇特的火花。
蓝以楷的呼吸紊乱,身体灼热,体温随她手指的所到处飞速地上升。
淡淡的,如五月花雨中的国色天香。
蓝以楷头晕目眩,陶然入醉。略为清醒后,才发觉自己被打成了一个包,扛在午时雷鸣喊着劫法场的黑脸李逵背上。
头顶,月儿羞涩地掩起半边脸孔,似乎也不愿意窥视这桩明目张胆的盗窃案。
蓝以楷失声惊叫。“有贼啊。偷东西啊。”
呸,呸,他又不是东西!蓝以楷改口,“偷、偷人啊!”
露出半脸的老爹回了个爱莫能助的哭丧脸,哀叹第一百二十九代传人幻想破灭的同时也挥泪送别,一点也不理睬蓝以楷的求助呼喊。
挨了黑脸李逵重重一拐后,蓝以楷乖乖消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扛进一个深宫大院,穿过长长的围廊,进入一间守卫森严的别院,然后重重地扔在了地上。
蓝以楷瞠目结舌。
端坐堂中的,除了身穿黄袍的菜鸟皇上,还有一个,是差点被他砍了头的司徒大人。
敢情劫法场的幕后指使者,正是皇上和长公主?
婉言劝蓝以楷收起惊愕表情的长公主,亲手扶他坐入座椅。来不及好好回味长公主的柔情,蓝以楷就被皇上金口所开的话给震撼住了。
功利的社会有一条自古相传的求富途径。
要想少奋斗二十年,娶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若要终身免除劳苦,攀一门皇亲国戚。最好靠上公主这只金凤凰。
想他蓝以楷寒窗苦读十几年,日夜奔波劳累不就为了早一天迈进小康之家。
只要偷来静王的兵符,皇上就把长公主许配与他。
天下能有这么便宜的好事么?
“静王性喜男色。依蓝公子的天资迎娶长公主指日可待。”
司徒大人拈须微笑,非常赞同皇上的点子,更满意拥戴皇上果然是最正确的选择。
蓝以楷翻白眼。
姑且不论皇上为了坐稳宝座如此不负责任地把亲姐的幸福托付给一个来历不明的男子,刚正不阿的司徒大人竟然也拊掌附和一脸的皇上英明,感觉就有点不太对路了。
遵旨还是抗旨?长公主倒是没有正面答复,她只是笑吟吟地,贴着蓝以楷的耳朵,柔柔地说了一句。“我等你。”
蓝以楷立马飘飘然然然飘。
为了美人,当一回开门迎清兵的平西王又如何?

等到蓝以楷从良辰春宵的美梦中苏醒,他已经站在静王府外和拦阻他入内的侍卫争了起来。
红颜祸水。
他怎么就那么轻易地把命给搭上去了?
蓝以楷肠子都悔青了。
太皇太后要让静王即位。皇上则想保住他的龙椅。这不一《大汉天子》的剧情么?刘大哥起码有几个好兄弟帮手,他却得牺牲贞操先讨静王的欢宠再窝里反咬他一口然后盗出兵符置他于死地。
老天果然是不公平的。
当驸马的雄心壮志被清醒后的现实击败,蓝以楷垂头丧气地往回走。
刚踏下王府大门口二十级的石阶,迎面撞上了一早被太皇太后召见训斥办事不力的静王。
越想越为自己不堪命运哀怜的蓝以楷忍不住瞪了静王一眼。
欲语还诉的嗔怒,隐约浮动盈盈泪光的含怨,清澄瞳孔间流传的“都是你的错”的别有一番的风情。
大鱼上钩了。
静王责骂了一顿侍卫,笑眯眯地邀请蓝以楷入府以便让他有机会赔罪。听到蓝以楷是为法场之事感谢王爷没有砍他的头光打了五十大板而来,心胸从未宽大过当然也不存在赦免之举的静王毫不客气地吹擂自己是如何费尽了心血才从震怒的太皇太后手中救了蓝以楷的一条小命。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这么浅显的道理,身为高级管理人才的蓝以楷怎么可能装着不懂?
为什么降落的这个地方也会有龙阳之好?他斯文,他潇洒,就算二十几年来得不到女孩们的欢心,也不代表他就是标准的一小受。
蓝以楷哀怨地,磨磨蹭蹭地跟在静王身后,朝寝宫走去。
看不出纨绔子弟的静王很有现代人的时尚品位。不明就里的人会误以为踏入一间艺术的殿堂。一屋子的摆设,布置的色彩风格堪称引领潮流。尤其是比当今流行的落地镜更让所谓的新人类惊叫不已的墙镜。
得不到静王沾沾自喜的回应,蓝以楷转身,“呀”地叫了出来。
静王软绵绵地滑落在地。
蓝以楷一脸惊吓不轻的呆滞样子逗得突然现身的长公主笑了起来。她点燃床头的香熏炉,丢进一块黑色类似檀香的木疙瘩。
一股从心底感到舒畅的香气慢慢地散发,弥漫整座寝宫。
“那是什么?”蓝以楷好奇地问。
“梦魂香。可以在梦中实现人内心深藏欲望的迷药。只对昏睡的人有效。”珞璎解释。“这下你放心了吧?”珞璎意有所指地吃吃一笑。
保住贞操的蓝以楷满脸通红。
“你是我选中的驸马,怎么能让他人欺负了去。”珞璎柔柔地加上一句。
长公主说啥?选中?
怀中诱人的幽香,温润如玉肌肤的真实触感,明白地告诉蓝以楷此时的“温香美玉抱满怀”并非梦魂香制造的幻境。
那一天,老爹的请愿书一上,朝野关心的已不再是司徒大人是否蒙冤的真伪,而是从天而降的刽子手第一百二十八代传人,蓝以楷。
召见的当天,珞璎坐在龙椅背后的垂帘里,审视这位据说振兴刽子手行业的天授者。
颀长身影一踏入富丽堂皇的金銮殿,珞璎的双眼霎那亮了起来。脑海中唯一能想的,便是纳为己有。
亮炽逼人的琥珀双眸,耀眼的古铜色肌肤。即使先皇在世君临天下的气势中亦是毫不逊色的太阳之子的傲然风姿。
“这正是上天赐予我的驸马。”
珞璎当下就做出了决定,也使她有了主意。法场事件后恳求太皇太后的恩典饶了蓝以楷的小命,为得就是让他帮助皇上盗取兵符。
蓝以楷无言以对。因为他的嘴角已经裂到了耳朵边。想狂笑三声又怕破坏佳人对他的印象。
蓝以楷轩轩自得。原来他的春天在这里。老天并没有亏待他。
“把你卷入这场夺权之争中虽然很抱歉。但为了我,以楷就忍耐一下吧。”珞璎轻言,语气娇柔婉转。
拍胸口打保票,沉浸在一片柔情蜜意的蓝以楷完全忽视了珞璎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唯恐静王提前醒转的珞璎搜索多时未果后先行离去。临行前,她交给蓝以楷一个白玉小瓶,再三叮嘱他千万记得使用。
蓝以楷哑口无言地盯着手心中红与白交融的液体。珞璎很肯定地答复他这不过是些红色的树液和某种动物体内的精华。如果她的脸上不带着怪异笑容解释的话,蓝以楷还是很乐意相信她的。
为增加说服力,他的胸口和手臂被珞璎拧得又红又紫。蓝以楷摸着脖子上的咬痕。长公主不能温柔点么?那哪是轻咬,简直是啃。
瞪了瞪造成一切因果的静王,蓝以楷索性一脚把他踢下了床。
随后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成功地逼使罪证确凿,内疚的静王对天发誓,一定严格地按照程序先夺得他的心再占有他的身体。于是蓝以楷心安理得地在王府住了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乘静王早朝的机会,蓝以楷便配合珞璎寻找兵符。
茫无头绪地搜索,令蓝以楷沮丧万分。这厢绞尽脑汁地周旋静王“醉翁不在酒”的追求,那边面对佳人却无法好好地一亲芳泽。每次珞璎会和他温存一番才离开,可也总不能次次这么偷偷摸摸地幽会做一对苦命鸳鸯吧?
真是的,连一刻春宵的时间都不给。他可不是圣人,忍太久会生病的哪!
珞璎越来越凝重的神色,静王掩饰不住的得意暗示逼宫的行动正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如不尽快拿到控制军队的兵符,菜鸟皇上禅让只是早与晚的事。也就意味着想吃天鹅肉的他再次证明了童话的现实性。
欲壑难忍的蓝以楷撕毁了书桌上静王尚未完成的墨宝,泄怒地将云雷纹虎啸黄金镇纸扔进窗口外的池塘。扔第二只时,蓝以楷蓦地住了手。
满面春风的静王迈着帝王专用步走入寝宫时,便看见令他心痒痒的蓝以楷捧着虎形金镇纸笑眯了眼。
“何事如此开心?”
每天自己对着磕头的东西就快到手,做着享受别人磕头滋味美梦的静王心情大好地问。
“小时候就很崇拜信陵君,更佩服他窃虎符救赵国的义举。一直都想目睹能调遣军队的虎符到底是什么模样,今日终得一见,怎么会不开心?”
静王大喜,缠着蓝以楷讲述信陵君的故事。听蓝以楷讲他出生世界的传说是静王的每日一课。
想蓝以楷以未及而立之年便荣升国际贸易公司的销售经理,其口才是令总经理一锤定音的最大原因。
捉摸了听者的心理,舌灿莲花的蓝以楷讲起来自然娓娓动听,令人击节赞赏。听得静王是抓耳挠腮,既佩服信陵君的贤德又感慨候生的忠义。对无辜的晋鄙将军,静王也滴下了几滴眼泪。
“我国的兵符历来以百兽之王的虎为形,贵国的形状又是怎样的?”蓝以楷顺口问道。
静王呵呵一笑。“根据国史记载,祖先是太阳之神与百鸟王的后代,于是始祖王便把太阳神的化身奉为国之象征。哪,那就是我国的金乌兵符。”
静王招手,示意蓝以楷站在墙镜前。他指着九龙拱壁的一轮红日。
红日的中央,是一只三足的黄金乌鸦。
蓝以楷哑然。
单纯把静王看成只能靠太皇太后势力登基的无能者,菜鸟皇上和司徒大人都太轻敌了啊。把重要的兵符光明正大地镶嵌在谁人进来都可见的墙镜上,连珞璎也被蒙蔽以为那仅是王族的摆设品中随处可见的装饰。这份心机,司徒大人差点被砍了头还真是一点不冤。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0, 共 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穿越时空]高楼暝色 文/丛阙
[穿越时空]拜托了,皇子受 文/STARRY
[穿越时空]拜托了,皇子受 文/STARRY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