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8期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2007-12-30 16:27:3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198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清冷的早晨,我从水中醒来。猩红的眸子,看见血色的指甲划破乳白色的晨雾,岸上有人在轻轻地唤我的名字:流萤,流萤... 
她说她叫安生,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却从不知道会到哪儿去。我喜欢她左眼下的那一颗泪痣,褐色的,暧昧的。
流萤,流萤。她的发像海底的藻类植物一样,有深蓝色的幽光。你能唱歌给我听么?
其实我是不大愿意唱歌的,虽然我的歌声很美,但它常常让我感觉起一些很遥远的事情,一些细微的痛处,像泡沫般不能触碰。
不想唱么?她有双冰蓝色的眸子,却干燥阴冷,此时泛起浅浅的黑色浪花,像幼小的兽类,这也是我所喜欢的。正如喜欢一切隐忍的,激烈的事物一样。
锋利的血色指甲划破细腻的肌肤,散发着辛辣香味的液体在水里妩媚的堕落,安生却惨淡的笑开,残余的红抹上失色的唇,美的妖异夺目。歌声在迷离的海面上飘荡,血液在指尖滴落,记忆里莫名的痛从心口传来,只有这些血,华丽的在水中盛开成一片曼珠沙华,美的恍惚了视线,忘了疼痛。
真想。那双我爱的水蓝眸子,有凌乱的碎冰流出。真想,就这样以血为引,在你的歌声中安静地死去。
可她一直活着。她穿黑色的蕾丝上衣,棉布的裙子,她走过一个一个城市,来到泪海,她的脚,从来没有停歇。流萤,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不记得了。几百年,还是几千年,一个由泪汇集而成的海,里面住了一个无泪的我。从苏醒的那一刹那,什么都不记得了...
有时候,遗忘还真是一种幸福呢!她扯了一把海藻扎住伤口,小小的泪痣发出血般的光泽。我走了,我会回来看你的。
好。我重新沉入水中,海水在一瞬间涌入眼睛,淹没了一切可能。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啊...
我喜欢呆在泪海里。温暖的液体,无处不在的拥抱,像天荒地老的誓言。虽然泪海里只有浓郁的海藻,如同安生的发,长的,妖媚的浮动,隐藏着无数的秘密,和美丽。
流萤,流萤…我并不寂寞,寂寞的人们会在岸上这样唤我的名字。她们割开如花的肌肤,芬芳的液体染红透明的泪海,我爬上守望千年的岩石,为她们唱响,每一首挽歌。
我还喜欢过另一个女孩,她叫若。她说若代表每一次假想的可能,能一次又一次后悔的奢望。我喜欢她说话时的动作,手心单薄的摊开,倒影着苍白的笑容。
她的发和安生的完全不一样,直的,却黑的像最深沉的绝望,在海里弥漫开去,犹如一场恐惧的蔓延。小小的,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表情甜蜜而忧伤,会用轻软的嗓音问,流萤,你真的不寂寞,不需要人来陪吗?
习惯了。几百年,几千年,泪水汇集成海洋,然后用鲜血把它染红,我看着自己的肌肤被一点一点的侵蚀,变成血一般的颜色。于是慢慢忘了很多事,很多恨,幽深的泪海,只剩下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安生和若很少碰面,遇在一起却是一幅极美的图画。清晨或者黄昏,这都是泪海最美丽的时候,黑色的棉和纯白的纱,她们脚边,是红到耀眼的海,旁边寂寞的岩石上,有一只半卧的妖,面容模糊。
若喜欢安生的故事。和自己最好朋友的男朋友相爱,白镯子和绿镯子相碰撞的爱情,一个渴望宁静,一个四处漂泊,夹在中间的男人把心和人分成了两部分,三个人始终相爱。若向往这种爱情,唯一的,没有妥协的爱,即使它是痛苦的,乃至绝望。
安生喜欢一个人来看我,黑色的风从她的发间呼啸而过,深蓝的眼影凌乱,她静静的抽烟,细长的烟夹在纤长的手指,有种堕落的美。她不懂若的忧伤,穿白色长裙的女孩,偷偷爱上一个男孩,在每一个夜晚想他,却从来说不出口,纯美的像田边带露的野雏菊。
若却选择在一个晚上自杀。细瘦的胳膊惨淡的伸进海里,血液流失的让人猝不及防,黑色的发无助的游荡,精致的脸庞像个提线木偶。我为她唱了一整天歌,从清晨到黄昏,血红海洋里幽蓝的海藻,发了狂似的舞动,遥远的歌,穿透记忆的封锁,一只妖在寂寞的海里轻轻吟唱起来。
身体撕裂般的痛,自己化为虚无的泡沫,锋利的阳光穿透呼吸,所有的爱恨烟消云散。睁眼看见白色的若,笑容羞涩,流萤,你真的不记得他了么?
他是谁?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夜晚,一场风暴,一个英俊的男人...
流萤,流萤。有着天蓝色头发的男人对我说,岸上最美的景色就是夜晚在空中游弋的萤火,你的眼睛,比这萤火还美丽。
真的吗?血红的指滑过眼眸,腥红一片,倒影里只有安生恬淡的脸。我要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眼前的安生,素净的令人陌生。他们快要结婚了,而我,要找一个干净淳朴的地方,生下他的孩子。从我腐烂灵魂里,为他开出一朵优昙,洁白芳香。
我没入海中,寂寞回归。安生的声音从海面传来,流萤,我帮你把他找来了...
有天蓝色头发的男子,静静的来到海边,眼睛是海的颜色,那种真正的,海的颜色。你可以叫我童,童话的童。
我能感受的到他对安生的爱,温暖的,深沉的。他却从来不在我面前提及安生,只会给我念一个一个从未听过的童话,结局完美无比。
你知道吗?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海妖。童喜欢对我这样说。大多数时间他会安静地看泪海的风景,但我知道,他在想一个从不肯为他停留脚步的女人。
爱,这样陌生的情绪,却这样强烈的浮现。我沉入海底,记忆里,在锥子和刀尖上行走的苦痛,蜕变出文雅轻盈的步子,旋转,旋转,幽蓝的藻类,编织华丽的舞台,一个拥有纤细双腿的少女,脚尖为爱流出鲜血。
这注定是个悲剧。童合上书,也是安生唯一不让我念给你听的故事。
那为什么你还要念给我听?
因为我从未违背过她的意思。童轻轻笑起来,有种落拓的优雅。
我也笑了,在血海里看不清自己的倒影,血红的发,血红的眼,血色的一切。
你笑起来很美。童的语气突然变的认真,如果不是太爱安生,或许我会爱上你,美丽的海妖。
小人鱼为她的爱献出了甜美的声音,离开自己挚爱的亲人,在刀尖上旋转,她丢掉用姐姐们头发换来的匕首,放弃了三百年的生命,在她爱的人结婚的早上,纵身跃入海里,化为泡沫。
我在血红的海里被这样凄婉的故事惊透了心跳,童的唇在温暖中靠近,冰冷的泪海,气息暧昧,我看见自己倒影在那汪湛蓝的海里,长长的鱼尾,不安的躁动着。
但这不是最终的结局。童的吻掠过我寂寞的唇,在耳边停顿,我也该离开一段时间了,再回来,我会念给你结局。
血色的背景,淡蓝的身影,小人鱼离她的王子越来越远,将自己沉入泪海,血色的液体,失落了体温,我将自己紧紧抱成一团。
安生,你不想,可为什么又做了呢?穿白色连衣裙的若,笑容轻浅,说她偷偷爱上了一个男孩,喜欢看他柔软的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样子,喜欢他笑的时候翘起来有浅浅皱纹的唇角,可他不爱她,再多的人爱她,他也不知道她爱他,如此的爱着,却无法说出口。
我在海里疯狂的想起若,想起她设想的每一种可能,想她说若字是个短促的发音,永远留着遗憾,想她红色的泪滴汇入泪海,再也不曾醒来。
流萤,流萤…休息了很久的耳朵,谁还会在岸上叫我?
洗尽铅华的安生,倒在海边。流萤,你能为我唱最后一支歌么?
血顺着她的腿脚流下,蜿蜒出河流。我爬上岩石,静静地看着这个我喜欢过很长时间的人类。安生惨白着脸,瞳孔温润,看来童还是给你讲了那个童话。
对,但没有结局。幽蓝的藻类,浮动的情绪,我不再是那个心静如水的海妖,歌声在海面轻起,在心头缭绕出缠绵不舍。
安生落下泪来,这样淡漠如风的女子。流萤,是对是错我也不能改变什么了,只是希望,你把这块玉牌戴在孩子的身上。
发旧的红绳,缺了一角的玉牌。从腐烂的躯壳里蜕变出的新生命,柔软纯净。
你至死也不忘他。那小小的婴儿,柔软的发,花般的肌肤,洁白无暇。童修长的指划过安生平静的睡颜,泪如雨下。
不是得不到幸福,而是那样的幸福,你从不曾想着去拥有。
从不曾变化过的天空突然下起倾盆大雨,浪涛大了起来,沉重的乌云也浮了起来。
如果小美人鱼能花三百年的时间继续去爱,那么,它就可以拥有不灭灵魂。十年过去,它看着它爱的人儿女成群,二十年过去,它看着它爱的人慢慢变老,五十年过去,它看着它爱的人死去,一百年过去,它回忆它不曾得到的爱情,然后用一百年时间寂寞,在最后的一百年里,所有的亲人离它而去,于是,它选择了恨...
巨大的闪电劈开天空,我一步步退回泪海,别再说下去了!血色的海洋,那里,才是我最安全的归宿。
它与海的巫婆做了交易,用污染的灵魂换回了美丽的嗓音,在每个船舶经过时,唱出美妙的歌声,吸引好奇的水手,年复一年,直到,女人的泪汇成了海,男人的血染红了泪...
可它在这样的游戏里还是乏味了,太多的灵魂让巫婆赋于它永久的生命,它终究还是会寂寞,会空虚,会悲伤,会落泪...
求你,求你别再说了。我往海的深处潜去,我不要听,不要听!
童却一步一步走近妖异的血水,那张英俊的脸,清秀的高额,美丽的眼睛,在翻腾的血色浪涛里模糊不清。
为什么要这样做?
若是我妹妹,而安生也死了。童闭上眼,在海里轻轻唱起歌来,她们都在你的歌声中死去,而我却要选择自己的死亡方式。
高举的浪打开我快要拉住他的手,停顿的背景浓郁的像一幅油彩画,再见了,海妖!
一蓬幽蓝的海藻缠住了他的身体,像海巫贪婪的欲望,在海里极致的舞蹈。不要!打在身躯上的怒涛是海巫的警告,那幽蓝,在海的荡漾下发出血样的神采。
童...
我醒于清冷的早晨,血色的指甲划开乳白色的晨雾,天空是暗沉的云层,亘古不变。
我每天游走在藻类之间,等待被寂寞侵蚀的人类。血色的泪海里,只有一个血色的我。
一个明晃晃的东西从幽蓝的海藻里飘出,我静了速度。
洁白,光滑,属于人类的头盖骨——血海会同化所有除血色以外物体的颜色。
我抱着这颗不肯妥协的头颅,爬上守望的岩石,突然掉下泪来,滴落在怀中。终于真的,什么都不用记得了...
若不存在,安生不存在,连同那个有温暖笑意,会给我念小美人鱼故事的男人也不存在。千百年来,泪海里只有那些妖异的海藻,和深沉的绝望一同滋长,所有的故事,只存在寂寞里,在彼岸怒放出血红的花,任时光千年万年。
而我,是一只出生在泪海的妖,拥有一双血红的眸子,血红的发,长长的尾鳍,在寂寞里向往一场人鱼公主的爱情,如此而已。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5.5, 共 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梦幻彼岸]心血来潮的改行 文/ 赖刁刁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