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8期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2007-12-30 16:28:1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6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今天屋主说合约快到期,让我们尽快搬走。”段絮一走进店里,赵久微就来打小报告。
“搬吧,你去找房子。”段絮不太在乎。
“又是我!掌柜的,我很忙耶。”赵久微抗议。
“不是你,难道是我?”段絮开始捋袖子,找菜刀。
赵久微自动噤声,她怕……掌柜的把她剁了做包子……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卖早餐的店,店名就叫“段絮的好吃早餐铺”。在早上营业的黄金时段,竟然没有一个食客上门,看来生意不大好,味道可能也不大好。
可是店里唯一的杂工赵久微却抱怨工作太多,直嚷着要放大假。
“如果,你不怕被阴魂缠身夜夜做噩梦的话,尽量休息吧。”段絮阴森森地笑,手里的菜刀发出寒光。赵久微惨叫一声,夺门而逃。
这是一间看似普通实则神奇的店,除了卖普通早点,还卖一种经过特殊料理手法烹饪出来的食物……不是人肉包子,是食物的灵魂。
你是不是有疑惑,感觉食物怎么可能有灵魂?都是已经死掉然后煮熟了的,有灵魂早就跑了。不要疑惑,那些被煮成食物的食材,在它们死后灵魂也被分割了,附着在每一份尸体的碎片上。这些破碎的灵魂,如果没有遇见珍惜的食主,将不能在天堂汇合,永远得不到安息。
段絮的使命,就是收集被糟蹋的食物精魄,尽量修补食物的遗憾,让它们完成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段旅程,被人满足地吃下去,然后成佛升天。
或者,让被糟蹋的食物,去惩罚糟蹋它的那个人。

 “掌柜的,屋主又来了。”赵久微跌跌撞撞跑进厨房报告消息。
“来就来吧,瞧你兴奋成什么样子。”段絮收拾厨具,出去迎战。
没错,就是迎战,那个屋主是个很难缠的家伙,老是怀疑她没钱交租,常常过来冷嘲热讽,很让她火大。
“你们决定什么时候搬?”端木琉珖站在店门口,很不耐烦地问。
“不是还有半个月么,你急什么。”段絮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虽然她很想踹他出去。“我想续约,可以吗?”
“你的店还经营得下去吗?”端木琉珖严重怀疑。
“这个不用你操心。”段絮打开柜台的抽屉,再揭开上面一层木板,从夹层里抓出一把钞票,塞到他手里。不就是钱么,她有很多这样的废纸。
“明天签合约。”端木琉珖拿着钞票走了,他不管她的钱从哪里来,只要收他该收的租金就好。
“掌柜的,你、你、你……”赵久微的脸涨得通红。
“你的钱不就是我的钱。”背着她A钱,真以为她不知道。
“人家想买裙子……”赵久微哭丧着脸,呜呜呜,那是她千辛万苦才攒下的小金库呀。
“买什么裙子,又没男人看你。”
呜呜呜,掌柜的……太恶毒了……
当夜,赵久微忍无可忍,离店出走。
    
第二天一大早,端木琉珖就送合约过来了。签完续租合约,又拿到一年的租金,他心情大好,决定留下来用早餐。
“不卖。”段絮冷冷地拒绝。
“你这样的态度还能做生意?”太恶劣了,难怪没有食客上门。
“马上就有了。”段絮诡异地笑。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食客上门,那是一个年轻苍白的女孩子。
“掌柜的,我要一笼蟹粉小笼包。”
“好的。”段絮从柜台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袖珍的笼屉,用精美的丝帛包好递给女孩子。
端木琉珖看直了眼,那个,别人不都是从厨房里拿出来的?
女孩子走后,段絮突然对他说,“你想吃吗?”然后又变戏法似的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袖珍笼屉,揭开,是八个形似宝塔,还冒着热气的蟹粉小笼包。
端木琉珖傻傻接过,笼屉里的包子,看起来精致可口,皮是半透明的,仿佛婴儿吹弹得破的皮肤。他轻轻咬破薄薄的面皮,立刻就被那满含蟹香的汤汁俘虏了,慢慢地将这汤汁吮入口中,感觉鲜美得就像刚咀嚼过一大口蟹肉。
“怎么样?”段絮得意地问,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好吃到不行了。
端木琉珖把包子吃个溜光,意犹未尽地抹抹嘴,“还有没有?”
“没有了,明天请早,祝你今夜好梦。”她意味深长地说。
端木琉珖没在意她莫名其妙的话,大清早的太阳才升起,离晚上还有好久。
果然是个不正常的女人。

 “你给我吃了什么?”端木琉珖一大早就来到“段絮的好吃早餐铺”质问,他看起来很疲惫,顶着两个黑眼圈。
昨夜,他梦见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的皮肤就像吃过的蟹粉小笼包那样透明,而且她还自称叫蟹粉小笼包,一直追着他鞠躬,说感激他怀着珍惜的心吃掉她,帮她了却心愿,整整纠缠了他一夜,害他被吓坏了。
“今天的特色餐点是富贵花卷,吃不吃?”段絮从柜台抽屉里拿出美食,诱惑着饥肠漉漉的人。
“我不吃奇怪的食物。”端木琉珖坚定立场,他一定要弄清真相。
“我的食物一点儿也不奇怪。”段絮不悦地噘嘴,将手里的美食塞进抽屉,不给他吃了。
“你也很奇怪。”他一直对她好奇,为什么一个美丽女子会跑到偏远的小巷卖早点,明明生意惨淡,还经营了一年之久。
“谢谢赞美。”觉得她奇怪的多了,那些人的下场通常都不怎么好。
“我不该把铺面租给你。”端木琉珖突然觉得这间店说不出来的诡秘,竟然没有炉火和食材,更闻不到食物的香味,只有雪白的桌椅和一张大得离谱的柜台。怎么以前他都没注意过?
“毁约是要赔双倍违约金的。”她知道他缺钱,因他有个生病的母亲。
“你到底是什么人?”
“现在才问,你未免太迟钝了。”
她租他的铺面一年时间,每次他来都是站在店门口和她说话,从未踏进一步。昨天也不知哪根筋不对说要留下来吃早餐,她当然会特别招待他,以报答这一年来他对她的漠视。
“我是食物的救世主,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拯救世界?”她观察他一年,发现他是个很好的食主。只要是食物,他都会很珍惜地吃下去。现在这样的人越来越少,难怪食物们的怨气越来越深了。
“我、我不感兴趣。”端木琉珖说完拔腿就跑,他怕是碰见一个有妄想症的神经病了。
“被我看中的人,就认命吧。”段絮笃定他会回来的。
没错,被掌柜的看中,变成鬼都跑不掉!出走一天又回店的赵久微,在心里叹息。她就是一个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

端木琉珖是在五天之后出现的,他出现的时间正是鬼魂出没生人回避的半夜两点。
“段絮的好吃早餐铺”里亮着昏黄的灯光,段絮正在厨房里烹饪奇怪的餐点。
“我对我做了什么?”端木琉珖推开门冲进去,阴沉的脸上乌云密布。
“你……穿得什么衣服?”他瞠目结舌地看着她奇怪的打扮。
段絮甩甩长长的水袖,做了一个拈袖半遮面的动作,轻笑道:“好看吧,这是明朝歌坊里舞姬的衣裙。”她还配合比划出敦煌飞天的高难度舞蹈动作。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相信她不是有妄想症的神经病,她的来历绝对超出他可以接受的现实。
“人家说了的。”段絮把长长的水袖挽起来,拿出菜刀在菜板上剁。
她竟然在空空如也的菜板上剁,还很吃力的样子。神呐,他造了什么孽要遇到这种奇怪的事,端木琉珖想回去睡大觉,最好睡醒世界就正常了。
“你给我下了什么咒?每天晚上都有一堆食物跑来求我吃掉它们!”他想起来了,这才是他来这里的主因。好可怕,每到晚上睡觉,梦里就会冒出一堆花卷馒头包子油条什么的将他淹没,那些食物争相飞进他的嘴里,快把他撑死。
“呵呵呵,你答应和我合作就不会有食物找你,以后每天还有免费的美食享用。”段絮掩嘴偷笑。
“别跟我提食物。”他想吐,晚上不敢睡,白天不想吃,这样非人的折磨到底还要持续多久啊,他迟早会被这女人搞疯。
“答应我就有好日子过。”
“不答应就没好日子过!”手捧食盒的赵久微悄声无息从门外进来,替掌柜的说出潜台词。她的工作,就是每天半夜跑到大小餐馆或普通人家的泔水桶里收集被弃食物的灵魂碎片,都快跑断腿了,所以才那么累。
“你是谁?”端木琉珖感觉脑袋里像长了一棵仙人掌,刺得他快爆炸了。
“哟,这么快就不认识了。我就是每次接待你的小久啊。”赵久微脱下古代店小二的打扮,露出青春美少女的真面目给他看。
“小久这么快就回来了,还顺利吧。”段絮接过食盒,询问。
“我差点没被古代人当成小偷打死,幸亏跑得快。”赵久微想起来还后怕呀,明明做的是拯救世界的伟大事业,竟然要偷偷摸摸,太没成就感了。
她们说什么?端木琉珖一句也听不懂。
“掌柜的,你又拐到一个帮手了。”赵久微向段絮祝贺,谄媚地说,“可不可以放我几天假,我想去巴黎喝咖啡。”
“去吧。”段絮心情大好,她拽着端木琉珖,把他拖到巨大的柜台前,打开一扇门,一脚把他踹进去……
她看上的人,变成鬼都跑不掉!
    
“掌柜的来了。”热情的店小二迎上来,拿出帐本给段絮看。
“来来来,把所有的招牌餐点拿出来招待我们的贵客。”段絮吩咐店小二,然后将端木琉珖按坐在板凳上。
“这位客倌的打扮真新鲜,不是我们这的人吧。”店小二打量着端木琉珖奇怪的一身穿着,很是好奇。
“他是外国人。”段絮一句话搪塞过去。
端木琉珖还处于呆滞中。也难怪,在他身边来来去去都是些穿古装的人,眼前的场景仿佛是在古装电视剧里才能见到。
“欢迎来到我的唐朝分店,以后你可以任意去所有分店享用美食。”这样的福利普通人想都不要想,只有她看上的人才有资格。
“你到底是什么人?”端木琉珖虚弱无力地问。
“我是食物的救世主,简单地说,我就是平息被糟蹋的食物的怨气,让世界光暗平衡的人。”段絮为他解惑,“我们做的,是收集被糟蹋的食物的灵魂,尽量修补食物的遗憾,让它们完成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段旅程,被人满足地吃下去,然后成佛升天。”
端木琉珖快晕倒了,他没想到会听到这么震撼的真相。
“每个我选中的人,终会接受属于自己的使命,我相信你也不例外。”
“我要回去过我的生活,你不能强迫我!”端木琉珖愤怒了,他才不要被这个奇怪的女人强迫去做奇怪的事。
“如果我说,你将拥有永恒的生命,你在乎的人也会得到幸福,你觉得如何?”她诱惑他。“比如,你的母亲会疾病痊愈,你的父亲将获得一笔巨大的财富,他们的晚年生活将会很幸福。”
多么美好的远景呀,端木琉珖几乎快陶醉了,这正是他的期望。
“你做得到?”他不相信她真有那么神通广大。
切,凡人的幸福不就是那么简单,很容易实现的,只要她向上面汇报。
“如果你答应我,这些将是给你加入伟大事业的报酬,但是——你将不再是你。”
“我答应你。”
如果,他的牺牲能换来父母的幸福,那么,这就是身为人子的责任。
     
很快,端木琉珖就知道段絮所说“你将不再是你”为何意。因为,端木琉珖这个人还存在,但已不是他。
“那个代替我的人是谁?”他站在暗处,指着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问。
“还记得你吃过的蟹粉小笼包吗?”就是那笼怀着感恩的心的蟹粉小笼包,自愿代替端木琉珖孝顺父母,以报答他的珍惜之心。
呃,端木琉珖备受打击,他的身份竟然被一笼包子代替了,真郁闷。
“好了,现在你的心愿已了,该工作了。”段絮拖着他走回店里。
“我的工作是什么?”刚加入一项伟大的事业,他还很懵懂。
“你的任务就是吃。”
“当然分担一下我的工作也是好的。”赵久微又从柜台后冒出来。
“这么快就回来了?”段絮还以为她玩疯了呢。
“切,去巴黎喝个咖啡要多久,五个小时就够了。法国的帅哥一点都不帅,我还是喜欢中国古代的书生。”赵久微从身后摸出一个大口袋,双手捧上献给段絮,“掌柜的,这是CHANEL最新出品的正货,还没上市包准独一无二。”
“放着吧。”段絮对女人狂爱的那些东西免疫,不过没事还是可以穿穿。
端木琉珖已经不想去追问赵久微为什么那么快就从巴黎回来,以后他得习惯这些怪事。

 “你真好命,竟然只要坐着吃就行。”赵久微对端木琉珖嫉妒到发狂。为什么她那么歹命要每天半夜出去翻泔水桶,跟流浪儿似的。
“我知道了,掌柜的看你长得帅,掌柜的看上你了。”
噗——端木琉珖差点没被吓死。“你不要乱说!”他对那个可怕的女人可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看你这么激动,你也对我们掌柜的有意思吧?”赵久微凑上来,很八卦地说。
“不要以为我不在就听不见。”
喝!心虚的两个人脚软了,赶紧各自归位做自己的事:赵久微狂打算盘,端木琉珖狂吃东西。
“古今中外的帅哥我见多了。”段絮从门外走进来,瞟了一眼端木琉珖,带着挑剔的眼神。
“掌柜的,你不觉得端木小弟很帅?不过他再这么吃下去,会变形的。”多可惜呀,一代帅哥也禁不住喂猪似的养,很快他就会像气球一样鼓起来,变成大象。赵久微为端木琉珖惋惜。
端木琉珖在段絮挑剔的眼神注视下,很有些受伤,自暴自弃地把食物往肚里塞。
“没关系,吃些消化药就可以。”段絮抢过端木琉珖手里的食盒,大声呵斥他,“不准糟蹋食物,你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是在制造更多的冤魂。”
食物,需要珍惜的食主用心对待。只有让食物感受到食主的心,灵魂才能得到安息。
“我不相信食物还有灵魂。”端木琉珖赌气反驳。他只听说过人有灵魂,没听过给人吃的食物都有灵魂。
“你不相信么?那要不要试试?我把你剁了做成包子,看你有没有灵魂。”段絮抓过一把菜刀,杀气腾腾地在空中乱劈。
危险呀,赵久微抱头鼠窜。
“剁吧。”端木琉珖反而镇定下来,他在她眼中看到一丝笑意,深藏在那明眸的波光中。
段絮放下菜刀,冷哼一声进了厨房。她承认,这个男人很聪明,知道她不会那么做。不愧是她花了一年时间考察的人才。

现在,端木琉珖的白天是坐在“段絮的好吃早餐铺”里大吃特吃,夜晚就跟段絮回到某个朝代的分店休息。穿越时空是那么容易的事,只要打开柜台的一扇门即可。
他还有疑惑,世界上被糟蹋的食物那么多,他一个人就能拯救过来吗?
“我们招徕的人才不止你一个,”赵久微跟他说,“不过有幸跟在掌柜的身边的就你一个。”
这些日子端木琉珖明显感觉到别人对他的不同,因为段絮到哪儿都把他带在身边,别人对他异常的客气近乎有点巴结了。他还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说他跟掌柜的有一腿……
“不要乱说。”端木琉珖很窘迫,赵久微的意思好象是说掌柜的对他很特别。虽然掌柜的美貌很令人神往,但是他不敢有非分之想。那样强大的女子,他不知世间还有谁能和她匹配。
“别对自己没信心嘛,我很看好你哟。”赵久微凭女人的八卦直觉,预感他和掌柜的之间一定会发生什么。不然掌柜的干嘛花一年时间考察他,以前她被掌柜的选中,三天时间就把她搞定了。而且她知道,在过去的一年,掌柜的常常去偷看他哦。没有问题干嘛偷偷摸摸背着她,肯定有问题。
“谣言止于智者。”端木琉珖只能如此说。
“我回来了。”段絮从柜台门里走出来,瞄了一下两人,说,“我知道你们又背着我说闲话,有什么问题直接来问我好了。”
“掌柜的,您实在是太英明神武了,小的以后再也不敢。”赵久微吓得赶紧讨饶。
“嗯,我知道你好奇我是不是对他特别,我也知道他在疑惑我是不是对他特别,好,我告诉你们,”段絮停顿了一下,说出来的话吓飞两个人,“我对他就是特别的!”
轰!端木琉珖觉得自己全身像被开水烫过,又像把他串起来扔到火上烤,翻来覆去都是煎熬呀。
“小久你也知道吧,”段絮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帕子,神色哀怨地说,“这几百年来我是多么孤单寂寞,每晚午夜梦回,多么渴望有一双强健的手臂把我抱紧,温暖我冰冷的心。噢,寻寻觅觅,我终于找到了那个人。”她猛一甩头,含情脉脉地目光将某人锁定,“那个人……”
赵久微,冻僵了!端木琉珖,崩溃了!
“那个人……”她咬着下唇,含羞低头,嗫嚅着说,“还没出现……你们还不去工作!”最后一句几乎是以河东狮吼吼出来的。
顿时鸟兽散。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 共 4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梦幻彼岸]心血来潮的改行 文/ 赖刁刁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