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8期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2007-12-30 16:29:0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47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人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只是,过海时出了点小纰漏,引来一场恶战不提,倒生出些风流往事来。
                                         ——题记。

=====1=====

  她很丑。
  一个丑陋的下仆,神仙的下仆。
  皮肤粗糙,是一种没有光泽的深灰色,虽然她天天沐浴,衣着朴素干净,但她的脖子、关节,甚至脸,皆长有一种深灰色的坚硬鳞质,那层皮肤令她看上去依然很脏。这,也常常被其他仙童视为嘲笑的借口之一。
  脸不必说,很丑。眉毛似画笔描出来的两条直线,鼻子很扁,嘴唇很厚,眼睛虽然细长,却浑浊不清,像是脸上可有可无的两颗点缀,不带半分神采,以至于走在路上常有侍女问她能不能看清路。
  她知道自己很丑,也……习惯了丑陋。
  默默拢起落叶,她蹲下,用手将它们装进桶里。这些落叶焚烧之后是极好的肥料,种花最宜。
  “丑奴,又在收集落叶。”身后飘来一道温煦的询问,一如那人一般。
  她卑微地缩了缩脖子,抬头看一眼,飞快低下。
  一道淡蓝色的身影在她脚边微停片刻,视线在乱蓬蓬、黑白混杂的发丝划过一圈,低声笑了笑,远去。
  直到那道身影消失在似锦繁花的琼楼内,她才收回视线,脸上擒着淡淡的傻笑。笑了一会儿,浑浊的眼中浮现浓浓悲伤。
  这人,唉……
  低叹一声,丑奴加快手中的速度。
  第一眼见到这人,是三百年前的蟠桃宴。
  惊花乱眼飘,酒醺,人半醉,这人蓝袍散碧,额悬水玉,在繁花盛开的树下与一群仙人言笑晏晏,罄折似秋,言吐芬芳。视线与她交会之际,目色微敛,冲她颔首一笑。
  深朱粉紫之下,那笑看在她眼中,犹如闲花淡淡含春,心,就此破了一个缺口。
  什么东西进去了……什么东西出来了……脑子乱乱的……
  然后,她成了绉云谷的一名修仙下仆。
  他第一次冲她说话时,她正在种花,头发落在地上,沾满泥巴和花肥,又臭又脏。她记得……他喜欢这种只有六片花瓣的银百合。银百合很娇贵,不太好种,土壤不能太紧,肥料不能太多。每次,她总要把自己弄得脏兮兮才能种出一小片。
  ——丑奴,你踩到自己的头发。
  他将腰带上的丝绦扯下一根,亲手将她乱蓬蓬的头发扎成一把。
  ——谢谢……
  她大胆看向他,清如碧空的黑眸,无情。
  这张丑陋的脸在他眼里,大概与那些娇美仙童差不多吧。有时她偷偷这么想着,常想得傻笑发呆。
  能够天天看到他,天天听到他的声音,她满足吗?
  不。她怎会满足,又怎能满足。
  三百年转瞬即逝,她的时间不多了……

=====2=====

  “我有点闷……”他想……嗯,的确有点闷。
  常言道:天上神仙府,人间宰相家。玉宇琼楼边,异卉争艳,露华坠浓,垂柳暗如烟,飞花飘似霰。
  如烟似霰中,神容淡雅的男子以闲懒之姿倚坐在五角凉庭内,桌上一盘残棋。
  衣以浅蓝为底,衣上繁花似锦。黑发以淡蓝纶巾包束,两道长长绦带垂落肩头,在风过花飞之际沾上点点粉白之色。
  好,好一个俊逸仙骨之姿——他不动时,此话不假,他一动……仅是无神双目从一颗棋子移向另一颗棋子,便平白为那抹淡雅涂上几分呆傻之色,令人扼腕。
  “仙士,仙士,王母娘娘的蟠桃宴在二十天之后,方才飞天仙子传来口讯。”双鬓小仙童抱着满怀花瓣向男子跑来。
  “蟠桃宴……”男子低缓沉吟地开口,其音温朗,与满园的飞禽鸣叫形成淡淡和音。念过三字,他以自认为小仙童察觉不出的气息叹了叹,“蟠桃宴一向是王母娘娘的寿宴,又要找寿礼……”
  大凡宝物,需得难求才显珍贵,就如这蟠桃——要偷的才好吃。
  “其他大仙这些日子会来找仙士商议吧?”小仙童笑眯眯。
  男子略略转动眼瞳:“他们?应该会来……”难怪他觉得日子越来越闷,原是许久未曾出门了。借着蟠桃寿宴,那些家伙一定会聚来商议寿礼一事,扫扫闷气也好。
  唉,神仙做久了,人也变得笨起来。
  小仙童在他出神之际早已跑远,远远花团边,一名修仙下仆正在松土。男子淡扫一眼,夹起一粒黑子,举手在棋盘上迟疑良久,终是不知该落何处。
  唉……他不知这是今日第几叹,只知道这盘棋已经下了两百年,他却才走了三颗子,果然是……又闷又笨啊。
  偶尔,他会思绪混乱,不知自己在干什么。倦梦思回时,脑中记得最多的便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八人是何时凑成一堆的,他已有些记不得了,只知道人们称他们为“上洞八仙”。
  齐名为“上洞八仙”,他们也不是成天猫腻在一堆,各有各的洞府修真——张果在武当山白露岩,钟离权住终南山一线天,李玄住华山紫霞洞,吕洞宾住峨眉山纤云崖,韩湘住嵩山碧云峰,何琼住庐山玉屋洞,曹佾住衡山玉妙峰,蓝采和住王屋山绉云谷。
  张果原是蝙蝠老儿,后托身为人,得道成仙。人人以为他倒骑毛驴是暗藏玄机,其实不过“晕驴”而已。他最讨厌被人叫“果叔”,最常做的事便是与众仙探讨如何保养那一张老脸。钟离权面白唇红,身形魁梧,最爱喝酒,喝醉了便敞开襟口,露出肚皮睡大觉,也不反省他凸起的小胖肚是怎么长出来的。铁拐儿姓李名玄,世人眼中他是全身破烂、瘸腿一条的叫花子,其实呢,成仙之后,他已脱离瘸身还自己原来面貌,一派浊世翩翩佳公子之态,不知惹碎多少九天仙女的芳心。韩湘是“佳人美女不荡其心,旨酒甘肴不溺其志”的仙家死忠楷模,吹得一手好笛,最爱缠着李玄。曹佾曾是国舅爷,自幼好道,为人呆板无趣。
  吕洞宾有“仙家酒色之徒”的荣称,自称“风流神仙”。他生得倒是一副金形玉质,身形雄伟修长,双眉入鬓,凤眼含情,只可惜神仙中最下流不堪的事儿都能堆在他身上。人间有诗:“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分明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髓骨枯。”
  谁做的?
  就是那最最势利无良的吕洞宾。
  何琼……啧,不是他要说,放着好好的九天仙女不做,与七个男人混在一起干嘛?阴阳平衡吗?拜——托——根据他听来的天庭小道消息,九天杀童大将(就是那北斗第八星,又称“天杀大神”的家伙)已经暗恋她几百年了。三百年前的王母寿宴,韩湘吹笛,何琼独舞,众仙喝彩叫好的场景至今提起仍让嫦娥咬袖嫉妒。
  蓝采和,喜穿破蓝衫,腰系三寸宽墨带,一足蹬靴一足赤,为人放荡不羁,玩世不恭……呃……那个……就是他……
  男子重重一叹,换了另一只手搁下巴。
  他姓蓝没错,穿蓝色衣衫也没错,但——
  一,他不是喜欢穿“烂”蓝衫,而且他的衣衫也有其他颜色,红的紫的白的青的……
  二,他没有不穿鞋的习惯,就算现在赤着脚……请问:玉帝有规定在自己家里不能赤足吗?
  “仙士仙士,钟离大仙来了。”小仙童去而复返。
  双脚落地踩在靴上,蓝采和只来得及将一只脚套进去,便听一阵大笑传来,他微微侧目,瞟见远远走来一名道袍男子。此人气骨敦厚纯合,手摇焦叶扇,小腹微凸,正是大罗金仙钟离权。
  待钟离权坐下后,蓝采和才道:“钟离兄,你今日怎有闲情来我绉云谷?”
  “东华帝君差我办件事,我寻思既然出了门,便来你这洞府探探。”钟离权见桌上残棋,大笑不已:“怎么,两百年前你我一盘棋,我当日留了五步,你今日还没落完子么?”
  蓝采和歪嘴浅笑,“我啊,不是下棋的料。”听钟离权提起东华帝,他呵呵道:“帝君差你?哈,他又思凡啦?”
  钟离权知他玩世不恭,语中暗藏调笑之意,只摇扇不语。
  东华帝君思凡是众仙共知之事,真要论起来,吕洞宾与东华帝君颇有些渊源。七千九百年前,东华帝君静夜独坐,见自己的影子在灯下摇曳,突然之间动了下凡游走的念头,也算出自己必有一劫,故而此后抽出影子代替自己下凡历劫。帝君之影托身为人,便是今日的吕洞宾。随后东华帝君差钟离权下界,代为吕师,渡他成仙。
  “他差你何事?”蓝采和抬眼。神仙之上还有神仙,八仙的顶上便是东华帝君和太上老君,若差的是好事,钟离权也不必愁眉深锁。
  钟离权哈哈一笑:“帝君座前原有一只金蛟,帝君算出此蛟有凡劫,果然有一日,金蛟独自在东海游玩,撞见海边一名女子,起了思慕之心。原本金蛟与女子有一段姻缘,谁知这蛟儿被红尘美色迷了眼,为讨女子欢喜,竟现出真身与她在海边戏闹,将海水推向周边渔村,危害百姓,帝君便差我去升渡,引金蛟再上天庭。”
  说话间,钟离权落下一子,黑子突然齐齐一跳。他默运神机,大叫一声“不好”,拉起蓝采和便跑,直说着“已经开始恶战了,你我快去”。
  “怎么?”被钟离权拉着掠上云头,摇晃半晌才适应他的飞速,蓝采和低头看看自己来不及穿鞋的一只脚,无奈叹气,“慢些慢些,谁和谁恶战?”
  “洞宾与那金蛟。”
  蓝采和奇了:“东华帝君刚让你下界渡蛟,怎么洞宾与那金蛟倒先战了起来?”
  “见了洞宾便知缘由。”钟离权只顾驾云,无暇解释。

=====3=====

  飞过层层云海,钟离权向下看一眼,纵下云头,蓝采和随他而下。
  一眼望去,碧波浩渺,远远海面上有两道交缠打斗的身影,海边伏着一名女子,女子身边跪着一个年约六七岁的男童,正低低咽泣。
  ——到了东海啊……
  蓝采和不理打斗,径自跳到女子身边,见她只是昏迷,而那男童又满眼戒备,只得退站在五尺外摇手笑问:“怎么了?”
  “滚开!”一把沙子丢过来,男童哭吼道:“假好心,你们这些烂仙为什么要杀我爹爹娘亲,为什么?”
  烂……仙?低头扫看衣衫,肯定了今天穿的不是烂蓝衫,他摇摇头,决定不与小孩儿一般见识,“我没杀你爹娘。”
  “你是那人的帮凶。”
  男童指了指打斗中的一人,蓝采和顺眼看去,两人已停止打斗各站一端,钟离权身边站着一位神俊飘逸的持剑男子,白衣浪浪,正是吕洞宾。与二人对立的男子满身血迹,神容虽俊,眉眼间却有一分狰狞,一看便知伤得不轻。
  ——是,我是认识姓吕的,但不是“帮凶”。
  正要更正男童所言,他突听钟离权道:“大胆妖蛟,跪地受缚,或者还可原宥一二,如敢顽抗,一个时辰内管教你合家死个干净。”
  ——听听,听听这话,姓钟离的,你到底是来劝驾的还是来帮凶的?我听了这话都受不了,何况还是心存凶意的蛟儿。
  翻个白眼,他索性不理远远三人,撩起袍子坐在沙滩上,冲男童咧嘴一笑:“我叫蓝采和,你娘只是晕了,无性命之忧。还有……”他指指吕洞宾,“我不是那个风流无良家伙的帮凶。你叫什么,多大了?”
  男童毕竟是小孩心境,见他神色善良,又见母亲昏迷、父亲被吕洞宾所伤,满心害怕,抽抽泣泣道:“我叫冬狩,七、七岁……呜……”
  “你爹为何与那人打起来?”
  “那人……那人是坏蛋。爹爹今日带我和我娘来海边游玩,将我和娘驮在背上游水,那人来了却不问缘由,骂我爹吐水危害百姓,拔出剑便要杀我爹……呜……爹只逗我和娘高兴,哪里害过人?”冬狩气愤大叫,“那人……那人要杀爹,娘拦着不让,却被他狠心推开……爹——”
  说话间,男子被吕洞宾击落,全身血腥味,冬狩尖叫一声扑上前,小小的身子护在男人身前,怒瞪吕洞宾。
  “吕兄!”杀红眼了?蓝采和摇摇手,“何必为难小儿家。”
  “采和你有所不知。”吕洞宾剑眉一凝,“这妖孽在海里兴风作浪,将海边一干渔村全数淹尽,百条人命尽葬水底,你说可气不可气?今日我亲眼见它在水中兴浪,若不除它,日后不知多少百姓受它苦害。”
  “吕洞宾,你多管闲事。”金蛟吃力坐起,走到女子身边查看,见她只是昏迷,凶狠的表情松了松,温柔地将她抱离海浪,命冬狩守护一边。交待完后,金蛟走到吕洞宾一丈处,嗤道:“我与妻儿在海中戏玩关你何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水淹渔村,你当我是吃饱了没事的白蛇啊?你有闲情逸致,戏你的白牡丹去。”
  “噗!”忍俊不禁笑出声,蓝采和飞快捂嘴,收到被戳老底后某吕的凶狠一瞥,奈何实在是忍不住,他又闷笑一阵:这蛟儿说话不假啊,能让吕洞宾记在心里的只有绝色牡丹和水月观音,今日这情形,男童有一说,洞宾有一说,也不知谁对谁错,就让钟离权去解决好了……想到这儿,更坚定了他“看好戏”之心。
  “采和?”
  “不笑不笑,吕兄,我没笑。”慌忙摇手,他保持盘腿坐姿,任两人再度缠斗。
  一场恶战。
  金蛟本就与吕洞宾战得吃力,却听钟离权在一边说——“妖孽,你害人是真,不可贪念凡尘,还不趁此放下世情俗欲,重回帝君座下。”
  此话不说倒好,这一说竟把金蛟激得现出真身,用尾部缠住吕洞宾,蛟头一摇,张开狰狞血口向钟离权扑去。钟离权将焦扇冲蛟首一摇,狂风四起,卷得金蛟头晕眼花,跌落云头;吕洞宾趁蛟尾松动之际挣脱出来,举剑向蛟身横扫而去。
  他手中玄天剑斩妖无数,这一剑又快又急,眼看金蛟身首两段,必死无疑——
  “爹——”
  一道金光急射而来,拦在金蛟身前。蓝采和双眸微眯,心中已明三分。大蛟生小蛟,想不到冬狩也能显出蛟形。
  玄天剑出,必斩妖孽。
  吕洞宾未料小金蛟会挡在剑前,待要收剑已是来不及,剑气斩过小金蛟,激得沙子浪花同时激射开来,沙影中,一道浅浅身影微微一晃,跳出剑气破坏的范围。
  浅底蓝衣,繁花似锦,蓝采和怀抱金色小蛟,蛟头伏在肩上被他的大袖轻轻覆护,却掩不去金色蛟鳞上刺目的数道血痕。
  那势利无良的家伙果然杀红了眼,钟离权一心想引金蛟回东华帝君座下,也不顾人家妻儿死活,唉……难道只有他闲着没事,所以被人拖来扮白脸?心头浩浩一叹,蓝采和正想戏骂吕洞宾心肠太狠,耳中却听得一道凄悲长鸣撕裂云空,不由眉心紧蹙:今日难了。
  金蛟见冬狩受吕洞宾一剑,鳞上落下片片鲜血,知爱子性命不保,刹时心中大恸。他现出人形,目光已是绝然:“吕洞宾,今日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眼见又是一场恶战,蓝采和看向钟离权,眼睛不住眨眨眨……见他收不到自己的挤眼使色,忍不住暗骂:这家伙是不是想借洞宾之手杀了金蛟,他就不必再费心神引蛟上天?金蛟贪图人间美色(视线不觉瞟向昏迷女子)……嗯,是个美人,但这事洞宾最没资格责怪,就算……就算金蛟伤人性命,也该由钟离权缚上天庭交东华帝君处置,洞宾在这儿叫打叫杀的凑什么热闹。
  钟离权此时拉住吕洞宾,正要说什么,突闻天空传来一声鸟鸣,众人抬头,一青一白两只大鸟盘旋飞下,青鸟背上坐有一人,水色碧衫,神貌与吕洞宾有五分相似。青鸟将此人放下地后,与白鸟凌空旋飞,转眼变成两名侍童立在男子身后。
  哈!蓝采和低头撇嘴:东华帝君亲自出马,也就表示没他们的事了,真不知今日被人拖出来是为了什么,害他白白地……白白地……
  握定大袖,他抱着小金蛟缓缓走向息战的两人。钟、吕二人立在东华身边,东华正斥骂金蛟,神情却是怜爱不忍,倒是金蛟并不领情,更别说要他丢妻弃子回天庭了。
  是了,毕竟是他座下金蛟,被洞宾伤得体无完肤,难怪心生不忍之意。
  听他们一来一往,蓝采和心中终于有了大概缘由——
  金蛟下凡后与女子结为夫妻,成亲八年,娃儿也这般大了。他的娘子知他身份却全无惊色,夫妻情如敦笃。金蛟平日最爱驮着妻儿在海面戏闹,作法吞吐海浪逗弄妻儿,本身并无吕洞宾所言的害人之心。
  “既然他没有水淹渔村,为何说他吐水害人?”青衣侍童看向吕洞宾。
  东华唇含淡笑,摇头叹气:“我这蛟儿虽仅在海中兴浪,附近渔村也的确未受侵害,但他没想过自己真身强大,虽护住了近处渔村,却不知自己蛟尾一摆,那浪冲到千里外的渔村去了。”
  闻言,蓝采和敛息一叹:是啊,金蛟虽是无心,却无端害得百来条人命。洞宾为百姓受苦要杀他,伤他妻儿,他则为了妻儿凶性大发,欲噬洞宾。孰对孰错?
  分不清啊……
  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多半只是配角,乖乖站在一边看着就好。神仙嘛,总是自鸣得意,逍遥自在,且漠不关心——他就是如此。
  金蛟拭去唇边血迹,冲东华冷冷一哼:“你是看不得我今日逍遥。”
  哦,此话怎讲?蓝采和转动双眼,却见东华沉默无语。
  “当年我愿蛰伏于你座下,是你舍我,说我凡劫未了,得不成正果,如今倒又回头寻我,你当我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么?”金蛟冷眼如冰,淡灰眸瞳却在回望妻子时闪过一波炫光。他看了眼蓝采和,见他怀中静伏不动的小金蛟,眼神瞬时变为利刃,“东华,别说今日我绝不回天庭,吕洞宾伤我妻杀我儿,就算你今日护他,我也定要他以命相偿。”
  “蛟儿……”东华帝君又是一番谆谆劝导,无非是“幻海波浪,凡尘迷梦”、“你能舍弃凡尘,便是劫数已过”之类,在蓝采和听来根本就是劝金蛟抛妻弃子,重归他座下当一只宠物蛟。
  蛟……蛟……啧,他怎么忘了,蛟龙蛟龙——蛟也是龙啊,龙心一向高傲,要回头绝不可能。金蛟心恨洞宾,洞宾又是八仙之一,难保他日后不会将恨意波及其他……哎呀呀,他与洞宾算是蛇鼠一窝,想他方才一落地便笑问男童出了何事,会不会有猫哭耗子之嫌?不知金蛟有没有注意……会不会记恨……
  唉……重重叹气,这次可是半点掩饰也没了。
  左思右想间,金蛟已表露绝意与妻子长相厮守之心,东华劝慰无效,只得大叹“蛟儿为何执迷不悟”,转劝他不得在人界随意现出真身,又劝吕洞宾与钟离权好生救助被水淹过的渔村,若金蛟再犯便锁上天庭。
  “我要他的命。”金蛟冷视吕洞宾,字字如刃。
  “你心恨洞宾,无非是他伤你妻儿。若你妻儿无事,是否便息了作恶之心?”东华淡淡笑道,一派神仙气度。
  不错不错,神仙就应该笑成这样,虚无飘渺,眉毛微微垂一点,嘴角微微扬一点,脑袋微微歪一点……嗯,抽些时候他也要对镜演练才是——蓝采和暗暗点头,对东华无形中散放的飘渺之气佩服不已。
  金蛟听了东华的话,眼角轻轻一转,见爱子静伏不动,眸中杀意如何也消不下去。蓝采和见他望过来,神情复杂,知他心痛冬狩,却不知他瞧向妻子时眼中的那抹锐亮是何用意。
  东华含笑轻瞥蓝采和一眼,眸光在他足下停留片刻,收回。
  ——看什么看,我又不是故意只穿一靴。
  没好气暗瞪一眼,他走向金蛟,将怀中冬狩轻轻放在早已张开的双臂中,轻道:“他没事。”
  金蛟瞪他一眼,默念咒语将冬狩变为人形,温柔打量,果然无半点伤痕,只是昏睡过去。以掌抚额让冬狩清醒,突见他小腿后有丝血迹,金蛟伸指刮了刮,不见伤痕,这才完全放心。
  冬狩睁开眼,立即紧紧抱住金蛟,含泪低叫:“爹!”
  “爹没事。”放冬狩落地,他眯眼看向蓝采和的大袖,只一转瞬,开口道:“你是八仙中的哪一位?”
  啊?他心头一怔。这蛟儿不会要清点仇家姓名吧?他从头到尾都没动过手,应该不算……
  “你是聋子?”
  啊呀,如此无礼,简直是侮辱他的人……不,仙格。
  歪唇大笑,他反问:“你以为我是谁?”
  他本以为金蛟不会回答,谁知金蛟冷冷扫他一眼,竟然说了句:“我以为你是韩湘。”
  “咻”——言如箭矢,一箭当胸。
  果然是侮辱他的仙格。吸气吸气吸气……
  慢慢打量自己繁花似锦的蓝衣,再看看赤足一只,他默默深吸一大口气,才以轻飘飘的口气说:“我今天……穿得是花了点,可我这张脸和韩湘那个笛痴还是有点区别吧!”
  沉默半晌,金蛟点头:“是有区别。”
  “……”
  “谢谢。”金蛟向他丢出二字后,转看东华,冷森道:“我不知翻海嬉戏竟淹了千里外的渔村,是我有错,但吕洞宾不问青红皂白地杀我,是他不该。算因缘,他是你的影子,今日之事我就此作罢,你也别寻思着要我回去。东华,不可能。”
  说完,金蛟抱起妻子毫不留恋地转身,冬狩紧紧跟在身后,走了十来步,蓦地回头冲蓝采和一笑,摇了摇小手。
  小小的脚印慢慢延伸……
  接下来——
  不理众人,蓝采和舒胸展臂,迎着腥咸海风正要长长吐气——“哗啦”一浪打来,将他全身淋个透湿。东华帝君已走,钟离权与吕洞宾见了他的狼狈,齐声大笑。
  将凸肚钟离和无良吕的狂笑摒除耳外,他定眼,只见一班海族站在浪头,龙王、夜叉、乌龟对虾……
  “抱歉抱歉,不知是三位大仙到此,方才海面波浪翻滚引得龙宫动摇,我等不知出了何事,便出海一观。”开口的是站在浪尖的东海龙王敖广。
  张张嘴,他已经没力气解释了。钟、吕本是好事之人,见他狼狈,上前与龙王细说原委,又是一阵叽叽歪歪。
  来龙去脉清楚后,敖广领着龟啊虾的慢慢沉入水底。立在敖广身后的一名女子突兀回头,冲三仙嫣然一笑,神情妩媚异常,妖冶之极。
  久久后——
  “吕兄别看了,虽然那龙女年方二八,貌美如花……她早就没影了。”以湿衣甩甩吕洞宾的脸,蓝采和扯开嘴角。
  “采和——”吕洞宾面色微赫。人皆喜美色,他多看几眼又能怎生。听得蓝采和语有戏意,心中不觉升起些许嗔怪之意。收了视线,他看似随意地问了句:“你臂上的伤还好吧?” 
  呃,他的小动作那么明显?
  颠狂一笑,高举右臂任宽蓝大袖滑落,臂上是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金蛟向他道谢,正是因为他替冬狩挡了吕洞宾的剑气。“无大碍,今日难得遇上,不如想想为王母准备什么寿礼为好。”
  “待我等八人齐聚后,再想不迟。”钟离权摇扇笑言。吕洞宾无意为他了了一件差事,他现在笑得眼都是眯的。
  肚子越来越凸了……从眯眯眼看向圆圆肚,蓝袖一甩,告辞。

=====4=====

  “不对啊……”
  绉云谷,衣衫半系的仙人趴在一桌残棋边,黑发垂膝,几缕顽皮的发吻过雪白的脖颈,滑落微敞的襟口。许是久久未动,发间沾了点点粉紫落瓣。身后,一丛银百合开得正艳。
  “什么……什么不对?”
  怯怯低问自身后传来,仙人回头,浑浊的丑脸落入双瞳,不见一丝厌色:“丑奴啊……这些日子修仙功课做得如何?”
  “老样子。”头顶乱发的脏衣丑奴垂头答道。
  仙人笑了笑,伸手拍拍她的头。
  黑脸因这举动伸起热意,丑奴竟庆幸起自己生得黑了。半晌,她呐呐开口:“仙士胳膊上的伤……好些没?”
  “好了好了,看!”仙人——蓝采和拉高衣袖,露出平滑无痕的胳膊。
  “那仙士刚才叹气,是为这盘棋发愁么?”
  “不是……”蓝采和动了动,神色似迷惑,又似恍惚,“我明明记得东海龙王与八仙有过节,他那天居然对无良吕和颜悦色,真是奇怪。”
  “东海……”丑奴神色微微激动,她赶紧垂头,只道:“那么久远的事,也许龙王忘了,仙士也忘……”
  “谁说我忘了。”蓝采和突然跃出凉亭,学丑奴蹲在地上,一边帮她分拾落叶一边道:“我连‘灌口二郎泰山压妹’都记得,八仙过海出得那点纰漏我又怎会忘记。”
  丑奴因这话倏地抬头,浑浊的眼竟显出一丝清明之色:“仙士当真记得?”
  “当然,杨戬压妹这事也算因何琼而起,他与吕洞宾又有些过节,为了帮他们这对兄妹,弄到最后我们八人倒成了鸡鸣狗盗之辈。”
  “怎么会……”丑奴低头,方才的清明之色全然无踪。
  “怎么不会,救兵救兵,狗咬洞宾。吕洞宾未成仙时,哮天犬下界为恶被他所抓,他心念哮天犬的主子是杨戬,想给分薄面放了,谁知哮天犬不识好歹,张口就是一咬,所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就是这么来的。”蓝采和似找到发泄苦闷的缺口,倦容一扫而空,说得眉飞色舞——他非常乐意破坏吕洞宾的形象。
  丑奴微呆片刻,才哎哎道:“是……是吗?那泰山压妹……”
  “仙凡不可乱配,当年玉帝让杨戬督巡天上风纪,他耳目精明,天上地下之事皆难脱他法眼。那时,他妹子元真私自与凡间男子成亲,可他偏偏孤傲自信,没注意自家的事。一次众仙酒宴,杨戬讥讽何琼,何琼口没遮拦把元真之事说出来,杨戬大怒之下,竟搬来泰山压住妹妹……”
  “真狠心。”丑奴听得入神,忘了分拾落叶。
  “是这样也就算了,偏偏何琼觉得元真被压她脱不了咎由,我们只好帮到底。元真在泰山下生了个男孩,何琼将男孩托给生父抚养,取名王泰,又自手做了宝莲灯,好让那孩子长大后劈山救母。”蓝采和双手一摊,“现在想想,我们也真多事,竟然让那孩子和他的亲娘舅开战,何苦来哉。”
  “后来呢?”
  “杨戬一家子尽释前嫌,舅舅侄儿不知多亲热。”蓝采和摘下一朵银百合,灵巧地在指间翻玩半晌,才皱眉道:“这事在过海之前,我且记得,当年八仙过海时与东海龙王的那点过节我又怎会忘记。丑奴儿,你瞧——”
  曲指轻弹,银百合缓缓浮空,花心泛起微微波澜,待波纹平静,花心处仿若覆上一层水镜,将六百年前的恩恩怨怨再度回放——
  六百年前,同样是蟠桃宴,八仙离宴后经过东海,钟离权因喜八人难得聚集,提议各自施法过海,比比近来修为,众人点头同意。过海之后,七人发现蓝采和失去踪影,吕洞宾心高气傲,知是东海龙王搞鬼,提剑入海要人。第一次,人没要到,倒把出来对阵的龙王二太子打伤。第二次,二太子不放,一场恶斗,吕洞宾断其左臂。到第三次,因为惊动东海龙王,龙王是把蓝采和放了出来,但采和的玉板却不见归还——原来,八仙过海时各有仙兵仙器,龙二太子在海底见了采和的玉板,一时贪心,便连人带玉板卷入海中——七仙觉得龙王欺仙太甚,大闹东海,各施法术变出一群天兵天将,将夜叉虾将杀个片甲不留。
  杀……也就杀了,偏偏吕纯阳引三昧真火烧海,将一片汪洋煮得开了锅。
  煮……也就煮了,偏偏何琼辅以竹笼罩海,东海水族无法逃脱,竟全数煨烬——成了一锅海鲜汤。
  龙王不生气?
  才怪,一状告到玉帝那儿。
  争斗由采和的玉板而起,两边都是仙卿,玉帝当然劝和为先。龙王私贪玉板本是不该,但八仙烧海亦是不对,两斗相伤。因为东海水族损失惨重,玉帝便将采和的玉板镇在龙宫里,以抵烧海之过……
  水镜慢慢淡去,银百合落入等候的大掌。
  “难怪仙士说东海龙王与八仙有仇。”丑奴盯着白掌银花,一时恍惚。
  “玉板没了,我记得……”声音低了低,“好像有点不服气,可又觉得有没有玉板对我也没多大关系。”
  丑奴将头低下:“仙士被龙二太子困于龙宫……委屈了。”
  “都有点不太记得,在龙宫里……”想了一阵,他挥袖,“算了算了,都几百年的事,记来何用。东海龙王都不计较六百年前的海鲜汤,我又何必怀疑他对无良吕的和颜悦色。”
  海鲜……汤啊……丑奴脸皮跳了跳。
  “我还是想想为王母准备寿……”语未完,衣袖遽地被一只手抓住。怡然黑眸抬起:“怎么,丑奴?”
  “仙士当真不记得在龙宫里……”丑奴欲言又止,浑浊的眼眨了两眨,放开他的袖,“仙士不记得……”
  “龙宫里怎么?”笑眸淡淡。
  “没……没什么……”丑奴抱起落叶缓缓离去,花白黯淡的乱发随风舞起,杂乱无章。
  她身后,一双神仙的眼,无欲无求。

=====5=====

  洞宾与丑奴?
  不止,钟离权、张果、李玄、韩湘、曹佾、何琼……他们怎会与丑奴起争执?
  蟠桃宴结束,与七仙告辞,却因“忘鞋而返”的蓝衣仙人瞥见一幕,不由满眼犹疑。
  怀疑,非常令人怀疑,而最大疑点:本应在他绉云谷种花的丑奴怎会跑上天庭?他们的方向分明是……
  悄声随上,果然来到化龙池。
  走近些,竟见到玉帝,还有那……远远站在云雾间的四海龙王。
  “跳吧!”吕洞宾的声音,冷硬而逼迫。
  蓝衣仙人眉心紧蹙,慢慢走到众仙身后。他只知无良吕喜爱牡丹妹妹和水月观音,倒不知他会难为一个丑奴儿。化龙池乃是助迷途龙族化出真身之用,含厉炼之气,寻常仙人沾了池水莫不烫皮炙心,吕洞宾逼一个修仙下仆跳化龙池,无疑让她魂飞魄散。
  思此,不由暗暗怪起吕洞宾:“洞宾,我家丑奴儿何处得罪你,你要让她跳化龙池?”
  “采和?”众仙回头,神色遽变。
  “怎么,见了我很奇怪吗?”扫视自己,衣衫整齐,两只脚……都穿了鞋。蓝采和缓缓走到化龙池边,低头一眼,浩瀚厉气直冲双目。
  “采……和……”丑奴浑浊的双眼泛起泪花,嘴巴张了张,却只唤出他的名字。
  三百年,从未唤过他的名字,却在心头不知念过多少回。
  三百年啊,她依然无法唤醒……
  蓝衫打脚,仙人因这一唤回眸。
  “怎么?出什么事?”可惜无仙应他,无奈,蓝采和看向金袍所在:“玉帝?”
  玉帝无语。
  “你们七个呢?”
  七人无语。
  有古怪。贼贼一笑,飞快窜到钟离权身后,一只手伸向他腰间呵痒:“说,你们到底干什么,神神秘秘的?”
  “采和!”
  身后有人叫他,熟悉的声音,不熟悉的字眼。
  丑奴,从未这么叫过他。
  蓝衣仙人见逗不笑钟离权,玩世不恭地回头:“怎么?你哪里得罪了这些家伙?”
  丑奴慢慢走到他身边,声音沙哑,透着点悲伤的味道:“三百年,丑奴为你种花,你最爱的银百合,丑奴为你养鱼,你最喜欢的金丝鲤,丑奴爱听你讲凡尘故事,讲仙界奇景,爱听你击匣长吟,你……爱丑奴吗?”
  惊讶,毫不掩饰在一双黑灿瞳眸中。
  “丑奴,怎么……”伸手像三百年来那样拍拍她的头,却被一掌拍开。
  “不要碰我!”声虽厉,语却悲,“丑奴……我只是丑奴……”
  第一次见她,他敛眉颔首,无情。第二次见她,他拈花抬眼,无情。第三次见她,他闭目听风,无情。对这么一个无情无欲的仙人,她要如何去面对?
  已非昨昔的容颜,当真唤不醒这人么?
  她要赌——舍弃绝艳容貌,接近他,只为唤醒那段前尘记忆。
  玉帝点头了,三百年为期。于是,神仙们冷漠地看着,讽刺地看着,看她以丑陋无比的面貌,如何赢得这高洁优雅玩世不恭之仙的爱。
  她是龙,银龙。
  赢,可化回真身,长伴他身侧。败,永远离开。
  他会怜惜她,会逗她笑,会和她说话,但,他不爱她……既然无情,终日看着他的绝世容貌,之于她却是折磨,恸入心扉。
  化龙池边,以丑陋的容貌在他唇上印下一吻,他的惊讶看在眼,心一恸,丑奴闭眼跳下。
  末几,平静的池水开始沸腾,白浪如莲,一声长吟破水而出,光彩夺目的银光如流泉滑落,高傲夺目的银龙灿美不可方物,令人神迷。
  真身已化,银龙却盘旋不去,绕柱迷离。
  采和……还是想不起她吗?为何如此惊讶地瞪眼,奇怪她的样子吗?
  既已化出真身,她为何还不离去?她还在……贪念什么?走吧……
  公主——公主——云雾间,侍女声声婉转。
  罢罢罢,他既不念旧情,她留在此地情何以堪,不如走吧。
  啸声如凄,最后看一眼那蓝衫如玉,龙眼凝出一颗晶泪,欲坠未坠间,龙头一甩,直冲茫茫天际而去。
  离开,永远的离开。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09-9-27 10:47:57 - cialis
-----------------------------------------------------
Hello!
http://opeyixa.com/rvqavqx/1.html ;,cialis,
cialis - 2009-9-23 12:43:30 - cialis
-----------------------------------------------------
Hello!
http://apxyieo.com/qyoxay/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91, 共 2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梦幻彼岸]心血来潮的改行 文/ 赖刁刁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