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8期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2007-12-30 16:31:1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96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八月十八一如十年前的那个八月十八,是扬州城最热的日子。
日晷指针的影子正一点一点地带着血腥味向午时三刻爬去,这时刻阳气最盛,阴气即时消散,专斩十恶不赦之人。
监斩官捋着胡子觑着眼和坐在一边的盐商豪绅交换眼色,个个带着阴鸷的冷笑。
监斩官不耐烦地看着日晷,恨不得立刻扔下斩监令。
“颜大人,有何遗言?”
法场上跪着的扬州县令颜少卿,目视前方,神情淡定,仿佛已完成了毕生最大的心愿,内心尘埃落定。
颜色少卿在扬州为官十年,功过由谁说,只看看法场外黑压压的一片前来送行的老百姓便可知。老百姓们个个面带悲戚之色,想恸哭却不免得要瞥一眼彪悍斩手拿着的明晃晃的铡刀,心里的愤恨、哀痛忍了又忍。
这时候整个扬州城的心都悬在了法场那把千人斩的大刀上,谁都不会在意城郊破庙那对落难的主仆。


颜少卿逐渐从昏睡中醒过来,饥饿迅速占满了他尚未清醒的意识。
他勉强挪了挪身子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草垛上,周围昏暗、残破,不知身在何处。
正纳闷,瞧见老仆人刘二正端着碗水从外面进来。
“老爷您醒了啊,这水是干净的,喝一点吧。”
颜少卿顾不得心里的疑惑,大口地将那一大碗水喝了个见底才歇了歇气问:“这是哪里?”
“城郊破庙。”
“怎么会在这里?”颜少卿忽然像被针刺了一般大叫起来:“名册呢?”
刘二慎重地从怀里取出一个包裹,仔细地打开,里面是一本破旧的小册子,上面沾了不少凝成深褐的污痕。
“老爷放心,册子还在,老奴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会保下来的。”
颜少卿长长地吁了口气,看着如今身处的破庙,为伴的只有面前这个鞠躬尽瘁的年迈刘二,不知是该感欣慰还是悲凉。
看久了他就发现这间破庙很熟悉。
十年前他新官上任,一切从简,在入扬州城前曾在此歇脚。
那时的他年少气盛、雄心万丈,早闻知扬州府官商勾结贩卖私盐,便立下重誓定要将这一伙食君之禄又贪君之食的硕鼠一网打尽。
想不到自己苦苦周旋十年,眼看成功在望,却被这一群奸商勾结朝廷佞臣反诬告他走私私盐,草草堂审、草草结案,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如泰山般压来,十年的辛苦瞬间崩塌,恨只恨小人不除,死不瞑目。
想想这十年的心血——那些奸商的名字和走私的证据都在这本册子上,又想到为了这册子不知多少热血同僚丢了乌纱帽甚至脑袋,他不禁抚摸起册子来,泪水簌簌地落了下来。
“老爷莫哭,留得了青山,我们即刻起程去京城,将这册子面呈皇上,定将那伙贼人一网打尽,这路还长着呢。”
颜少卿楞了半天才说道:“这时候不是该被问斩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是一位青衣姑娘救了老爷。”
“青衣姑娘?”
“那姑娘蒙着面,但我觉得她好生面熟,哪里见过一般。”说着刘二取出一缕头发:“那姑娘说老爷见了此物就会记起她的。”
颜少卿接过那缕头发,看着上面束着的青色缎带,心里像打翻了砚台,古人笔下那些倾诉离愁别绪的诗词漫上了心头。
再细细一看,缎子上还绣着字——
十年生死两茫茫,青绡无端思断肠。若得锦绣太平处,奴愿随君一同往。
颜少卿腑内一震,叹道:“好个痴女!好个侠女!”
他眼前浮起了一团化不开的青色,如火焰一般燃烧着,自此他才明白,这十年间这团青色从未从他的心头消散过。


十年前的扬州城已是“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世间美土,这里的老鼠比猫还肥,难不得朝廷纷纷有人在私下说扬州的那些盐商个个过得比皇上还好。
扬州太守更是个人人羡慕的肥缺。颜少卿只是个新出炉的榜眼,谁也不曾想这块鲜甜的肥肉竟落到了颜少卿的嘴里。
新官上任,扬州的豪绅们自然会准备一份厚礼,这厚礼可是有讲究的,收与不收更有讲究。收了,便是同道中人,他日好相见,若不收,就得琢磨琢磨,是烂泥扶不上墙还是块啃不动的骨头。
这一次似乎更加微妙。朝廷的内幕发话下来,新上任的太守怕是不好弄,不仅是皇上钦点的,临行前皇上还放下君臣之仪与之推心置腹地谈了一夜,看来皇上对扬州盐商走私私盐之事早已上心,这一次便要下狠心借新太守之手除之而后快。这次颜大人收了礼物便一切都好,若不收只有一条路好走,一个字“死”,所以这次的礼物要精心准备才好。
颜少卿初到扬州三日,不动声色,凝神静气地在书房里查阅卷宗,心里千谋万算着,那礼物便自己送上了门。
“老爷!”刘二端着茶,敲书房的门。颜少卿已在里面呆了三日。
“何事?”
“有位姑娘想见您。”
颜少卿顿生疑虑,自己初来扬州,之前也不曾有什么风流之事,怎么会有姑娘主动上门。
“是顾老爷让她来的。”
颜少卿即刻明白,这顾老爷正是扬州盐商的教头,此人诡计多端,不少官员正栽在了他手里。
“不见!”颜少卿说得断然。
她万万没想到会吃闭门羹。
如她这样的女子被一个男人说“不见”,就如同迎面给了她一个耳光,是最大的耻辱。
谁不知道扬州城里的“倚红楼”,什么“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那花花的白银大部分都被多情的骑鹤人花在了“倚红楼”。谁又不知道“倚红楼”里的她——尹青绡,每每出阁,面前的银子就堆成了山。
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太守,比他富贵、显赫的男人她见得多了,个个还不是费尽心机想一亲她的芳泽,这扬州太守何德何能,竟未见她的面就回绝了她。
尹青绡咬了咬嘴角,毕竟她是个聪明的女子。
书斋的门被推开,她端着茶,停立门外。光洒了一小块地方,恍恍地映照出她那双魅惑的玉面。
“茶放下吧。”颜少卿头也不抬地说,依旧伏案顾着一摞摞的卷宗。
开门的当儿尹青绡小小吃了一惊,眼前的颜大人与她原先想的南辕北辙。
这一点她早该想到,否则“倚红楼”那么多红牌的姐妹,为何偏要她出马。
原想着这颜大人是个脑满肠肥的大贪吏,前几任太守不都是这样。不曾想眼前的颜大人是个俊美的后生,穿的是与老百姓无异的粗布蓝衫,眉宇间却有一股与凡不同的英气。
果然是不好应付的,“倚红楼”的姐妹怕的不是清贫,怕的是清高,这颜大人何止清高,看过去仿佛是孤寒天地间的一枝傲梅。
尹青绡略微迟疑了一下,抽出一丝方绢,借着吹来的清风向颜大人抛了过去。
颜少卿正愁着怎么给那些盐商一个下马威,冷不丁飘来一阵香郁的清风,他举眉的瞬间,一条青色的纱巾不偏不移地盖到了脸上,幽然的香气如同一条温柔的被衾向他铺来。
丝巾滑落,他发现门外站着一个青衣朦胧的女子,裙边在夜风中飞起,恍如下凡的仙子。
“小女子青绡,给大人送茶。”青绡痴痴地看着颜大人,径自朝他走过去。
是在做梦吗?颜少卿觉得身子微微发热,那女子蛾眉杏眼、朱唇微启,身段如柳枝一般轻盈地在微风中飘了过来。她身上没有佩带任何珠宝,只在盘发间插了一柄长长的银钗,却通体散发着宝石般的流光溢彩。
青绡把浓茶端到了颜少卿面前,看着他喝下,眉头一蹙,发现这颜大人全无官场中人的污浊之气,眼中流露出稚童一样的天真之气。由他这般去对付那些心狠手辣的盐商吗?这淌浑水是这么好涉的?在他面前是一张细密的网,谁投了进去也挣扎不出来了。
不知为何她开始为他担忧了。
“颜大人,夜已深了,就让小女子伺候您就寝吧。”青绡端端正正地跪了下去,妩媚而卑微的样子可以满足世间男子的虚荣心。
颜少卿要醉过去了,面前的油灯忽明忽暗、闪闪烁烁,那青色的窈窕身影愈发风姿。
蓦地,他手里的茶打翻了,水溅到那些卷宗上,他慌忙地去擦拭,无措得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出去吧,你出去!”他闭起眼睛,将她隔绝起来。
他若不接受你,便只有杀!
青绡耳边响起了顾老爷的话,像一阵闷雷,惊彻了全身,那些不该有的情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的心狠了下来,拔下头上的银钗,那哪是钗子,分明是一把锋利的短剑。她的发丝还没有完全垂下来,她便如一阵风飞了过去,剑已经架到了颜少卿的脖子上。
寻常人只道她是“倚红楼”的花魁,谁知晓她尹青绡是江湖上令人闻风而栗的“脂艳门”杀手。
“脂艳门”没有固定的处所,江湖人只闻其声,却从未见其影,但凡见过的都下了地狱。这个杀手组织究竟有多少人更不得而知,但只要出得起价钱,“脂艳门”什么任务都敢接,哪怕要杀的人藏匿天涯海角,“脂艳门”收到银票三天内,那人也必死无疑。
这“脂艳门”里的杀手传说都是才情、容貌、武功三绝的非凡女子,最厉害的便是 “脂门五凤”。凤有五彩,赤、黄、紫、青、白,赤为凤凰、黄为宛雏、紫为蹬瞻、青为雏鸾、白为鹄,她尹青绡就是这“脂门五凤”之一的青衣“雏鸾剑”。
这半把长的短剑不知杀了多少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颜少卿这个小小太守能死在她雏鸾剑下也算他的福分了。
她杀人不眨眼,飞剑如电,速度之快以至于她的雏鸾剑上从不沾血,那些须眉浊物的血又怎能溅在决然的雏鸾剑上。
她从不心软,心软便会失手。
她从不失手,失手就只有死。
短剑要刺入颜少卿脖子的时候,剑锋已经浅细地划破了他的皮肤。她原已如铁的心,分明痛了一下,像被人豁开了一道口子。
从前她决不手软,因为那些本是该死之人,而如今这个颜大人,那张明媚、正直的脸深深地烙印在了她心头。她死死地握住那把雏鸾剑,怕进退都是错。
颜少卿着实被吓住了,但面上他保持着一个书生的凛然。
“是他们派你来的吧!”
尹青绡不语。
“我是死不足惜的。”
她握剑的手颤抖了一下。
“可惜奸臣恶商不除,我不甘心。姑娘若真要我的命,就等十年吧。十年后,奸人一除,我人头落地在所不惜,若十年后奸人依旧横行,我实在无能,也无脸活在这世上了。”说着颜少卿夺过雏鸾剑,抓了一束自己的头发,义无返顾地削了一束下来:“以落发为证,十年后姑娘再来取我人头吧。”
尹青绡呆看着手里的一段青丝,那青丝蔓延而长,将她整个人细稠地束缚起来。此时的颜少卿,神情刚毅坚韧,她终于明白,面前这个文弱的书生真的是可以和他们斗的。
“脂门七剑”的“雏鸾剑”在那夜之后于江湖上销声匿迹,谁都知道她怎么了,一个杀手若失了手,下场只有死。
十年的光阴,且每日都苦心于政事,又要时刻提放着、谋算着,这样的日子将翩翩少俊的颜少卿磨刻成了老成持重的中年男子,白发染了大半个头,目光变得有些颓钝,但眉宇间的那股英气依然令人过目难忘。
这十年间,那些恶人从未停止过对他的暗害,但屡次派来的杀手却在下手前莫名其妙地被人取了脑袋,且尸体的手中都握着一块青色的方绢。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有颜少卿一个知道,他好好地将那些方绢收了起来。


午时三刻到了。
监斩官兴奋地对盐商挤了挤眼睛,像是一场好戏就要开场。
“时辰到!斩!”
尹青绡大可以挣脱枷锁,将消失了十年的雏鸾剑刺入那些看好戏之人的咽喉。但她知道,让颜大人平安地到达京城是最重要的。她也很明白只有世人都以为颜大人已经被斩首,那颜大人才算真正安全。
她想到了曾经在“脂艳门”修炼的“化身符”。
“化身符”是从西域传入中原的一种巫术,使用“化身符”需要拥有超于常人的内力,一时间收敛气韵凝于一处,心中默想某人的容貌,然后一刹那再将气力释放,流遍全身,这样修炼者的外貌就会幻化成心中所想的那个人的样子。
颜少卿的容颜尹青绡再熟悉不过了。
十年来她隐没在他身边,若即若离,看着他青丝散尽,银丝渐渐侵染发间,她很想为他再奉一杯茶,哪怕一次也好,但她终于忍住,想到了他们十年的约定。
十年后,她不是来取他性命,而是救他性命。
斩刀落下的当口,她听到耳边忽攸一声,她的一缕头发被刀口削了下来,风吹过,散向空中。
此刻的天空如同着了火,云缠绵着一直烧了天际。
通往京城的黄沙路只有一辆寻常破旧的马车,孤独而坚定地朝着天边那一片红彤彤驶去,红色的尽头定是一个锦绣太平的世界。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 2009-5-6 17:17:38 - 从何说起
-----------------------------------------------------
心中的感触不知从何说起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5, 共 28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古韵柔情]初雯 文/文鳐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