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8期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2007-12-30 16:31:5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70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思倩第一次见到陈昱是在一次相亲宴上。是的,相亲宴,就是那种极为老套的男女结交方式,被介绍男女分坐桌对面互看,中间是介绍人叽里呱啦地聒噪,吃也堵不上他的嘴!她最讨厌这种吃的时候在耳边唠叨的,一时懒得答理,全副精力放在吃上。
陈昱脾气很好,一直向每个人保持微笑,笑得很淡,却让人感觉很真诚。思倩偶尔偷看几眼,他长得还算不错啦,只是没有桌上的东西更秀色可“餐”。
而且出场方式错了,她讨厌相亲。
不记得旁边的人说了什么,也不记得是怎么出来坐上了车,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站在自己家楼下,陈昱向她告别。都怪她在努力想着是怎么通过七拐八绕的关系和他认识的。
“再见。”陈昱耐心笑看她,站在车旁边。
“噢,再见!”她赶快应答,总算没走神走太远。接下来该怎么办?她可以走了吧。这种事情应该是吃完就可以走的。
“等一下。”声音突然从后面传过来,仍是温温的。陈昱笑着走近。而她睁大眼。
他想说什么?
同样在她意识到之前,高大身影走近,她额上很轻被什么软软温温的东西触了下。“晚安。”陈昱笑着抿唇退开,躬了下身。
她当场呆掉。
“你……”抚住额前隐约残留感觉的肌肤,她圆睁大眼瞪他,第一次吃相亲饭——“你怎么可以……手都没有牵过……”她语无伦次了。
上天保证她的意思绝对是说哪有人第一次就这样的,甚至连约会都不是!
她是公司的金牌业务耶,此时却找不到合适的话。
“下次牵你的手好吗?”陈昱微微笑,意示询问,“早点回去吧,夜有些凉了。”
对着他明亮如月色的眼神,她再度无语,这个男人很会抓住时机得寸进尺吗?怎么从外表看不出来?迷迷糊糊的,她真的上了楼。一定是受了什么蛊惑。
站在厚实的窗帘之后,她没发现嘴角微微上弯成笑容。

陈昱回家之后有一件必做的事。
摊开日记本,他考虑之后落笔——
“今天看到了她,很可爱。”
又想了一下——
“我想……我会喜欢她的。”
合上本子,他眸光灿亮成笑容。

不知道怎么结识第一次,但真的有了第二次。
思倩坐在咖啡厅的角落,瞪着手机发呆,上次出于礼貌互留了号码,被用上了。不只是约她来这里,而且——迟到!
她又一次想说:怎么有人这样?
一个电话就告诉她等,他要晚来半个小时!
外面下着蒙蒙细雨,她无聊地搅着咖啡杯,幸好她有带一些客户资料来看,男人常拿工作做借口,女人也是有工作的!
半个小时,陈昱真的来了,一脸歉意,“抱歉,临时有点事。”他仍是一贯温温地笑。
她点了下头,反正她又不在意。
“想吃什么?算是我赔罪。”他微笑问。
又是吃?
她应该狠敲他一笔吗?暗中盘算了下,反正刚灌一肚子水吃什么都没食欲,正好以后一拍两散。

走出咖啡厅,室外的空气有点凉,一件外套落在肩头。
“刚下过雨。”陈昱替她拉好风衣的带子。
她这个时候才发现那件衣服刚才一直搭在他臂上,而他自己穿戴整齐,西装笔挺,她身上这件甚至是女式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陈昱帮她整好衣服,极自然地伸手握住她的手,牵入车里。
这个男人绝对的表里不一。
他竟然带她来到夜市,傍晚时小吃街热闹红火,一个个摊位烟气缭绕却又出奇地引人垂涎,他这种人也吃这玩意儿?事实证明他确实吃。陈昱领着思倩从头开始杀。
“这样吃东西才够味,比在餐厅里有感觉多了。”他边向嘴里扒着麻辣凉粉边说,额上汗水与笑容交织成一团。
思倩才懒得理他,他递过什么她就接什么,铁板鱿鱼、涮牛肚、臭豆腐、凉拌菜、灌汤丸子……反正他递过筷子她就接,他递过纸巾就往脸上抹,递过吃的往嘴里填,总不会错的。早忘记原来说不饿,好像自从过了学生时代就不曾这么爽过。
街头吃到街尾,她竟然还能走,真是奇迹。而身边那个男人早已西装脱挂在手臂上,头发微卷,她仍然全身整洁不动如山。他功力还是太浅了。不过他有一句话倒是说对了,这样吃东西确实够感觉。
重新回到街头那辆被抛弃的车,她满足得想要睡倒,真正的酒足饭饱人愈懒,陈昱看向她的眼神微笑灿若繁星。
事情远没有结束。
陈昱车头一打,带她在市里兜风。
夜晚时他们并排站在跨江大桥之上。晚风吹来,江涛微涌,城市的灯光在此时也不过是星星点点的点缀,很久以前,她曾想和年少时的玩伴一起在这里迎接日出。但那样的青春岁月已经逝去了。而且在她的记忆里,不曾有谁愿意这样默默站在身边提供温暖。
男人也懂浪漫吗?她转头看他镜片后的眸子,星光灯光下,他的眼睛同样闪光,那是一种让人沉醉的温柔。她记得他的表里不一,却只在他在笑中看到真诚。
微醺似的沉静……

陈昱在房间里倚靠到床头,日记本翻扣胸前,笑意满盈。
她会喜欢他的。

他们开始约会。不清楚是怎么源起,但他渐渐时常出现在她公司门口,一枝花,一包随手选的零食,一个加班后的等待,换她一抹轻轻浅浅的笑。陈昱很温柔,又总能找到她想要想玩的东西。
如果能嫁给这样的人,或许也不错。她开始如是想。
思倩也不小了,二十四五岁,女子中正当事业稍稳定可以考虑婚姻的时候;而他,据说大她两岁,自称租房住的打工仔,但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和她这小业务怎能比?他追求之姿明显,羡煞了公司里一群梦幻年纪的小女生。
想和她一样梦幻得偿?那就等熬到和她一样年纪吧!

思倩偶尔也翘班回家,陈昱做高级主管的上班时间更灵活,并不天天见面,有时保持点神秘感比较好。
刚在外面解决一个难缠客户,思倩咣地一下带上自己家大门。不久,对面住户走出来。
那是一个西装笔挺的人。
一只本子从文件夹中掉落,引得皮鞋主人顿住脚步。
嗯?它怎么在这儿?
陈昱蹲下身。
本子刚好打开,楼道里不知怎么起了风,纸页自主掀翻合拢,停在封内那一页——“睡美人日记”,几个俊逸的字写在皮面后第一页,下部一个简单勾画出的沉睡女子。
拣本子的手停住,陈昱望着画上的人微笑。
那个故事呀——

陈昱刚刚搬进这个小区,抱着最后几件随身物品,边走边想,租住的房子基本不用打理,再考虑看需要添购点什么。他在公司有寓所,但不喜欢那种随时被熟人打断创意的情况。他需要安静的空间思考,所以,搬家!
穿过街心花园,他停住步伐。
有人在睡觉。
一个女孩躺睡在长椅上。
其实说女孩并不恰当,她一身入时上班族套装打扮,明显是已经工作的人,但如此大胆放心睡在公共场合,恐怕现在小小孩都不会做。她睡得很安详,唯一挂心的挎包被单手抱住枕在头下。
应该如何评价?他想他最应该首先感叹的,是这里的治安很好吧!
本该立刻走,他却迟迟无法挪开,眼睛流连在她的睡颜上,看着阳光在她脸孔上嬉戏。心里怎样纯净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睡容?天真的一如天使。
他看着光影穿过她微散的发,穿过长长的睫,隐约照得红唇点点晶莹……睡美人。很轻很轻的涟漪在心底泛起,他勾起唇。
整个下午,他守护他睡美人的纯真,直到夕阳斜射,渐来的熙攘扰乱宁静。
不会有人知道,他在那天见到一个美丽的睡天使。

思倩这天想去逛街,皮鞋上的底掌破了需要修补一下,这种私人小事不适宜让男人看到。拿好钥匙,她咣地一下推上门。陈昱刚好开门出来。
他们面对面。
思倩愣了好一会儿,“你怎么住这儿?”她看向他手上的钥匙,和自己这把挂有相同款式的小熊挂饰。
陈昱望着她笑。
她又看他两眼,转身默默开门,再度将门甩上。她知道对面住了人,也知道是一个“薪水应该很多”、“长得不错”的男人,但怎么是他?他住在这里……巧合?
陈昱望着那扇门三秒,微笑退回屋内。
他们的阳台是相通的,两间房子同样的格局,在朝南大阳台连成一处,中间只有最初砌成的矮墙,隔着两扇玻璃窗。思倩手贴在玻璃上,望着他那边的整洁如新,和自己这方不时多出的杂物还有大片大片的晾洗衣服。
他同样走过来,伸手和她贴在一起,彼此的掌印在对方找到重合。像是,心心相印。她看向他的笑容,心里很暖很暖的暖流开始聚集,手指成勾,想要抓住。
她推开玻璃窗,他立刻伸手握住,轻轻在她手指印下浅浅的吻。
“我们就在这里聊天好不好?”他清朗的声音重新扬起,微笑问。
“好!”她对着他的眼睛笑。

思倩终于知道陈昱是怎么和她搭上的。
“你们怎么一起来?”她的大嘴老妈——很抱歉也正是他的房东,望着他们手牵手上来很奇怪,“我知道你们都住在楼下,但是我又不要倩倩房租,你拉对面的人上来帮你垫付呀?那样不好的……”
直到听说他们的关系,老妈笑得合不拢嘴。
思倩知道自己老妈向来很能说,所以没人能记得她一共说了多少,但最关键那几句:“阿昱仔人很好啦!我第一次看到他就说,可惜我家倩倩配不上,那没人要的死丫头……她赚得又少,在那家叫什么什么的小公司,她那里没人看得上她那种不男不女干瘪样……”有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
都是她的大嘴巴!
思倩昂起头,拉紧身边的人。
陈昱微笑瞄向书架上一幅照片,那是思妈妈的女儿,他拣来的睡美人。

陈昱想把自己住的那间房子买下来,两间打通,作为未来结婚的新房,但是思倩不同意,她说怕破坏墙体结构。他们一直维持着那种两扇门、一扇窗的关系。而且她不准他跳窗户。
这天周末,他在洗漱间刮胡子。
“啊”一声尖叫传来,他顿了一下,手陡然颤了下。顾不得敲门,直接从阳台走捷径跳窗而入。
思倩缩在沙发上抱着靠垫叫。
“怎么了?”他查遍内外,没见有什么坏人坏事存在。
“那个!”一只颤微微的手指向矮柜下面。他看过去,一只纸箱,几份散放地上的文件,还有……一只蟑螂在文件堆旁驻足,大模大样地走走停停散步,很嚣张咧!但,她怕这个?
他又指了一下,她点头确认。
“不行——”见他抄起拖鞋,思倩再度尖叫,“不准你杀死打扁在我家里,它的味道,它的形状,它的魂魄……呀呸呸!你把它弄出去!”
他又环视一下四周,抽起茶几上两张纸巾,这次坚决地走过去。手起,纸落,小生命瞬间被抓捏在层叠的纸中,不着痕迹地扼死。握住纸团,他再把地上的纸箱文件全体都搬出到外面走廊,逐个向垃圾袋抖落,以防有虫卵之类遗留。
完美情人!思倩看着他凯旋而归。
“你的脸怎么了?”她这时才看向他脸上的丝丝血迹,还有剃须膏残余。
“没事。”他用手沾了下,很小的口子。“借你洗漱间用一下。”
“你还是回去弄吧,”她眨着眼睛,“好好处理干净,再换件衣服,然后从大门进来。”
衣服怎么了?他低头看,衬衫有些湿了,还沾了点血。好吧,按她说的做!
一切整理完毕,陈昱脸上多了片OK绷。拿着小熊钥匙,很规矩地站在她的门前敲门。
敲三下,没人应。再敲,还是没人应……
怎么了?
他多敲几次,等了一会儿,转身拿钥匙开门,大步穿过客厅,阳台,重新跳窗。
在她刚才的客厅找不到人,才想叫,发现卧室门半掩。原来思倩在等人的时候爬回去睡着了。
“你来了。”她迷迷糊糊半睁眼,伸手轻轻摸向他下颌的胶布,“这样不好看。还有……下次……走门,坏人才跳窗……”她往里挪个位置,拍拍身边,接着睡。
她这是邀他上她的床?
他偷偷地笑,还是侧躺在身边,她的头立刻枕上来,让他不由得揽住她。她睡得很乖,不再动了。
不知过了多久,阳光斜斜从窗外照进来,耀着她微散的发。光影闪亮,又见睡美人。
他勾起唇,极轻极轻在她眉端熨帖地吻了下。
她隐约嘀咕句什么。
陈昱微笑,两手环抱住她,不再放开。
每个人生命中可能都会有几次失神迷醉,有多少人愿意去追寻那种瞬间?错过就是错过了,但如果牵住,就是一生。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4:30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 共 1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青春本馆]让我取暖 文/苏无衣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