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8期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2007-12-30 16:33:0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69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ACT2:危险CASE。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染满夕辉的大桥,以及飞驰在日暮时分的线性列车。繁华有序的景象,在钟离夏眼中看来,却有如送葬的车队。
腕上的指针再转两格,她就要去执行这次注定危险超高的秘密任务。当然,在那之前,她必需先进行,自己从警以来每次行动前必做的例行三件事!
而那,也是她能在“必死小队“中活到现在的终级原因。
第一桩:将宛如贵重金属般的发色洗去,还她以漆黑子夜的本来发色。
在二十三世纪的今天,地球按东西南北分作四个联盟国。除西联一直保持独
立之外,东南北已经互通有无、建立完整体系。或许是混血经年例久过于繁杂的缘故,到了如今,黑发黑瞳的人类反而变得相当罕见。
为了不招惹过多麻烦,她平常都将头发染成金色。
虽然按照常理,执行任务的警官,更应该奉行“毫不起眼”的逻辑。但钟离夏认为,像自己这样拥有罕见美貌的家伙,不管到了任何时候也属于显眼的族群。不如反其道而行。说不定在需要被杀人灭口的场合,对方会因为她像熊猫一样的珍稀发色,而略微踌躇放她一马。
满意的照照镜子,挺直的鼻梁,姣好的嘴唇、配上自然天成层层如纱的黑发,更是为她原本俊雅的容貌增添上一层清贵的面影。
“所有可以被利用拿来保命的东西,都要准确无误的利用到!”
说着自己创造的格言,钟离夏在镜子前,以各个角度审势完美如模特的面孔。
第二件事,检察随身装备。
用力按了按右腕上配戴的万能联络器,虽然是便宜货,但既然没有坏掉的迹象,也就没有更新的必要性……抬头看看漏水的天花板。钟离夏不禁再次感慨,人生是不公平的。拥有抢手美貌的她,本该进入演艺界过着受人追捧的灿烂人生,竟然因为一份适应性评估而被迫沦为一介公务员。贫穷到住在廉价公寓,堕落到连行动道具的更新都要斤斤计较的地步。
接下来,钟离夏叹息着奔往已经非常熟悉的固定地点,并发生了下列对谈。
“哇啊啊,你又来了啊。(惨叫)”
“怎么这样。好歹要对客人,说一声‘欢迎光临’嘛!”
“还是要上意外保险吗?”
“当然喽。警政厅不给我上,我自己也要上。这是唯一一笔让我觉得物超所值花了也不心疼的费用耶!”
虽然意外保险要花五百涅特,但获得赔偿的可能却高达五万索拉。更何况,幸运的她如果没死,也可以安慰自己说自己的性命当然远远超于那一点先期投资,怎么算,也是自己赚到了吧。
对于钟离夏这种异于常人的思路,保险局的年轻业务员显然难以苟同。
“请您在这里签字……”
他一面不情愿地把钢笔推到对面,一面哀怨至极的在内心腹诽。财迷哦,没有见过这种小气警官哦。连自己的死都要算计进去,次次出发,都先跑来这里打预备针。万一哪天她真的死掉,自己不是要大把赔钱吗。保险业最不欢迎的客户就是都市警察!
“OK!”
准备其全,阿夏神采奕奕绾起衣袖,灵敏地跃上浮行线性列车,奔往她执行秘密任务的地点。
“秘密个鬼。”
保险业务员在身后叨唠:“只要来保险局查一下各位警官的投保记录,一切活动时间就等于尽握其中。切。根本就没有任何保密性可言嘛。”
令保险员唾弃的事实固然可怕,但对于把头靠在列车壁上的阿夏而言,抓紧最后时间理清此次任务才最为关键。
近年来有一种名为“玛丽亚之吻”的毒品,在香格里拉的黑市中肆虐纵横。这种原产料只生长在西联的寒冷之境,提炼难度又大的粉状毒品已经价贵如金。更成为腐败堕落未来犯罪的培养温床。
然而不管禁毒部门百般察检,依然会有毒品持续流入以入境审察严格而著称的东盟首都。至今没有出动军队搜查的理由,是因为上面怀疑国家内部有人在为这种毒品大开绿灯暗中保护。
调查结果更是惊异的令人大跌眼镜,所有线索指向嫌犯就是掌管首都三大权力人物之一的副都长。到此为止,都是国家安全部门也就是俗称秘密警察们的任务,之所以会被转移到警政厅是因为半个月前发生的一桩不幸。
当时,奉命潜伏至副都长身边的秘密刑事,在安装了副都长与毒品上线面谈的微型摄像器后,不幸败露了行藏。
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据他最后传回安全局的密码联络显示。他已将接收到的声音图像贮存在一个万无一失的地方。
“这位大哥自己都自身难保。有什么自信让证据留存下来。”
面对讲解说明的队长时,阿夏也曾对此深感匪夷所思。
“他在行动之前,以秘密警察的名义,擅自从国宝陈列室,拿走了‘撒旦之泪’。”队长音色平板的答复,英俊的脸庞却在红发的映衬下,隐隐有点发青。
“撒旦之泪??”阿夏用手指按住开始抽动的眉梢,“一级国宝??”
“没错!”队长斩钉截铁:“据闻他把国宝稍加镶嵌,改成了耳环的样式随身佩戴。而证据就藏在那上面!”
“……”
“和你每次执行任务就以黑发面目见人是一个道理。”
“……”
“只要稍微有点眼光,都会发现,那是块价值数千万的宝石。即使他本人被毁尸灭迹!证据也一定会留下来!”
“……”
“你不觉得这位秘密警察的性格和你很像吗?阿夏!所以,我认定你一定可以寻找回这份以生命为代价换取的证据!!”一双大手重重拍肩:“天将降重任于斯人啊。”
“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讲……那么,‘撒旦之泪’究竟流落到了哪里?”
面对属下的疑问,队长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放在百叶窗上的手指微微指向太阳落山的方向。

“欢迎搭乘,您已到达目的地。”
检票口传来语音轻柔的人工智能服务音。
钟离夏抬起眼眸,耸立在面前的摩天楼,就是今夜黑市交易的地点。而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当然不是以拍买人的身份。
若无其事的混杂在人流中,以堂堂正正的姿态进入大厦底层,在即将举办特别拍卖的会场前亮明工作证件。
“快去换衣服,今天很忙啊!!”
瞄了一眼黑发青年亮出的服务证件,看门人不客气地挥了挥手。即使不需要这张卡片,他也对这名几天前才来这里工作的黑发青年印象深刻。毕竟,黑瞳黑发的人种,在如今的香格里拉,甚至整个东盟,都只有寥寥数人吧。
“阿夏,今天来晚了呦。”
同样身为侍应生的年轻人,在更衣室的入口处招呼。
“我有点紧张,所以睡过了头。”钟离夏调转过头,亲切的一笑。
“我理解。你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拍卖嘛。”年轻人以手指拨弄着挂在颈间的项链,与此同时,钟离夏已经用超越想象的速度,迅速换好了纯白一色的侍者服装。
选用白色丝绸制造的装束,柔软服帖地突显青年挺直的腰骨。边线以银蓝色丝线精绣而成的凤凰翩跹舞上,盘旋至喉咙收口处最后一粒扭扣的地方。
层层打薄的发梢尾端有细细一绺垂过第三节椎骨。最短的地方却只是轻轻覆过耳垂。漆如子夜的黑发,搭配如棋子圆黑湛亮的眼眸。举手投足都像会反射周边事物一般,流转出星芒点点。
“阿夏,你长得真俊啊。”忍不住吹了声口哨,年轻人以感慨的口气,纯粹出自欣赏地赞美。
一面心里满意的想着:YOU真是个诚实的青年。表面却露出了乡下人一般的青涩,眨动小鹿般纯澈的双眼,赧然地整理着靠近手腕的箭型袖扣,不好意思的垂头:“亚瑟你不要开玩笑了。我已经很紧张了哦。”
“放心好了,有我陪着你啊。”亚瑟拍着胸脯:“反正我们侍应生只需要整理场地,帮忙客人引座就好。不过阿夏你可要小心一点,来这里的客人多半是纵横各国的商政富豪。其中也会有三两个变态……总之,你跟在我身后就好。”
变态?歪头想着那是什么,一瞬间流露出的懵然青涩,令身边的人保护欲大增。
在亚瑟握紧双拳,决定好好保护时今时世难得一见的清纯少年同时,当事人却在好像小鹿般无害外表的掩护下,险恶的思考着如何把侍者工作都推到这个挡箭牌身上,好让她能够得以顺利调查拍卖物品。
根据线人内报,目标物已经流回香格里拉的黑市。而说起黑市买卖,她目前站立的地方,正是最大的幕后交易市场。
站在从外界无法窥探其中面貌的玻璃窗畔,阿夏俯望罪恶弥漫的繁华都市,听着身后的人招呼就要点名了哦的呼唤,美好的唇型渐渐浮现一抹峭冷的微笑。
银色的笼子由特殊金属打造,上下都是一立方米的标准正方。囚禁在笼中的少女只能用细手的手臂抱着并拢的双膝,以难受的姿态坐立。从散发着莹白光润的雪色眼眸和本该长着耳朵的位置扬起的淡红色蝶翼判断,她是在官方数据上已经灭绝的某个珍奇种族的末裔。
绿色纱裙从草色的浅碧,到湖心的积翠,随衣褶幅度渐次加深。戴在少女细柔颈项中的紫色黎珠,本身已是造价昂贵的珠宝。但却依然不是自己所寻找的目标。
遗憾的叹息着,身后传来亚瑟诧异的提问:“怎么,你同情这个女孩?”五指搭上肩头,随即亲密的靠近:“不要紧,慢慢就会习惯了哦。”
“我只是在惊讶。”不着痕迹地摆脱掉肩上的手,阿夏以天真的表情掩饰内心瞬间浮现的动摇,“这是在教科书里已经灭绝的种族哦。”
“哦?”亚瑟不在意地挑挑眉,疑惑道:“真的吗?我没有怎么念过书啦。不过老板说过这间房间装着的都是重要货物。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把人也当作“货物”的说法,刺激着钟离夏的神经。原来这里的黑市并不只限于物品的贩售。
“但是今晚结束后,这批货不是就要全部拍卖掉了么。”她做出惋惜的口吻:“那样就看不到了呢。”
“阿夏你真是个好奇心重的人耶。”摆弄着自己浅橘色的短发,亚瑟觉得有趣般凝望着钟离夏的侧颜:“对我来说,只要能拿到薪水就很好了呢。”
“即使是违法的么?”
“因为违法,所以才特别高薪啊。不过阿夏你是为什么要来这边工作呢。”
“我啊……因为是乡下人,找不到工作的缘故啊。”钟离夏态度暧昧的随口应答,视线回顾,与笼中刚巧抬眸的少女碰了一个正着。
柔软的好像蝴蝶翅膀一样的耳朵,在脸颊周边重复拍打的动作。端正面孔上没有瞳孔只烁动着雪色莹光的眼眸与海草般澄蓝的长发。牵绊住观赏者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钟离夏扶住门框,在同伴担心地问着怎么了的时候,回答说有点头晕想要休息一下。而照顾前场的侍应生人手不足,领班已经在走廊上开始大声催促。担心的看了一眼阿夏,叮嘱她要尽快跟上来,亚瑟的步声消失的同时,钟离夏猛然抬眸,手掌翻动,从侍者制服的衣袖内,滑出一串冰冷的钥匙。
“虽然和我要处理的工作内容不符,但如果就任由你这样被卖掉。那么我就白被那该死的综合评定所信赖,有违身为一个警官的作为了哦。”
小声说着,快速打开了囚禁异族少女的笼门。至于她之后会怎样,就不是自己应该操心的范围了。所谓做好事也要有个限度,何况她现在是打进黑市的卧底,还有寻找证据这件更重要的事要做。
解决一桩心事,她顶着神清气爽的表情来到前场,加入侍者们的准备工作中。
半小时之后,后台突然杂乱了起来。
在被布置成剧院看台的座位间穿梭,为即将到访的客人们摆下饮料毛巾的阿夏漠然回眸,猜想应该是货品之一的女郎不见了所引发的骚动吧。
“阿夏,大事不好了。”果然,亚瑟匆忙靠近:“今天晚上的重头戏丢了。”
“重头戏?”钟离夏张圆小口,天真的问:“那是什么。”
“当然是美人啦。”
“可是今夜是宝物竟标哦。”她就是因为这样,才会出现在这里调查宝石的去向嘛。
“自古以来都是财色相连。正式开场之前,老板找来的异族美女可是点燃全场气氛的重头戏呢。最重要的是请贴已经发出,写明了是珍稀异种,这下子没了,万一激怒了某个自以为受到欺骗的客人,事情就代志大条了!”
哈哈。活该。
——在心底愉快的想着,表面上却装出惶惑小兔的神情:“真的吗?”诚恳的张大乌黑的眼瞳,蔷色嘴唇惊讶的微掀:“那不是很惨?”
“就是啊!”亚瑟不满道:“我们要小心点,老板一旦生气,可是会四处迁怒的。”
“你们这帮饭桶!连一个人都看不住。”
就像为了证实亚瑟的隐忧并非杞人忧天,已经有连声怒斥由后场传出。阿夏抬眸望去,亚瑟在耳边怕怕的说着:“瞧、他来了。”
从顶层探下的幽长照明散发幽魅的光火。因是违法竞拍,客人彼此也不愿意暴露真容,故而座位被设计成幽暗灯火下的独立包厢。阿夏就正站在一管银色灯盏之下,自然地向台中回眸,那个梳着金栗色长发的老板也正巧边骂边往这边转头。
遥远中世纪的波斯壁挂包裹着包厢外壁,银色灯盏的光影,如细微碎钻,照亮绝丽少年清幽如波的凤眼。均匀的身材、纯粹的气质、以及乌亮如镜找不到半丝杂色的头发,像亘古子夜反射如星灯影。
——啊啊啊!四根手指塞入口中也堵不住这一刻发自内心的尖叫:美少年!绝美少年!绝代美少年!
老板兴奋地喊叫:“你、那边那个服务生!过来一下!”
钟离夏脸色铁青,胸口骤然一紧。
是身为警察的身份暴露了?还是放走异族美女的事实被发觉了?
不会这么快吧。
犹豫着放下手中的盘子,脚尖蹭地脸色难看的小步挪往老板所在的方向,大脑思忖着是现在就转身逃跑,还是等一下拿到薪水再逃。
等不及她的龟速移动,老板索性在全体服务生愕然注目的同时,积极主动地跑到了钟离夏的面前。
“你何时来这里工作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果然是察觉我不对劲了吗——钟离夏被唬得说不出一句话。
“老板,阿夏是前天才来的新人,有什么不对吗。”还好亚瑟够义气,硬着头皮代她回答。
“阿夏?好名字!阿夏,你听我说。”老板一把抓过她的手,一副推心置腹貌:“现在,有一个危机,正摆在我们夜神集团香格里拉分部的面前!”
什么?她是知道这黑市背后的主办方是统辖东联暗势力的夜神集团啦,但是竟然还有分部、总部之分啊。
“如果一步踏错,我们多年的信誉就将在今夜化为乌有!”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看着老板那拼命劝说的诚恳貌,钟离夏隐约联想到了自家那位红发的上司。
“我们必需携手共进!有志一同迈过今夜难关!”
“老板,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阿夏一颗心七上八下。
“你知道。我们刚刚走失了今夜美女秀的主角。”
“但这和我没有关系!”
“不要这么没有自信!”
“这事真的不是我做的!”
“……”
“……”
大眼瞪小眼的一瞬过后,二人呆滞对视。
“我当然知道不是你做的。”老板说:“但我希望你能答应另一件事。”
“是、是什么?”
“我希望由你来代替那个美女,扮演一下我们今夜竞拍的商品!”
“啊?”钟离夏被唬得腰部一闪,用十指牢牢抓住一旁的观赏台,稳住重心。“不会吧。”她惨叫道:“人家都说盗亦有道。你怎么能对自己旗下的服务生下手。”
“当然不会有那种事!我发誓!”老板诚挚举手,“我怎么可能把我自己的人卖掉!那今后还有谁敢来替我做事!”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要请你假装一下、对!假装!”老板揽住她的肩,以股票分析师的面貌认真解析行情:“你也知道,我们黑社会也分高层低层,今夜光顾的全是大人物。我请帖上面明列着今夜标有珍稀种族。如果临时才告诉他们货物离手……”
“可我又不是珍稀……”尾音骤然融于口中,阿夏烦躁抓头的手指霍然停止。
“对!”
撞上她终于若有恍悟的目光,老板高高挑眉:“你是黑发黑瞳啊!在东盟中心黑发的比率是五千万分之一!”
“但是原本的美女却是官方上已灭绝的数据……”
“我也知道层次差很远!但事到如今也只好拿死马充活马医!”
哗——什么叫层次差很远。拿人当备胎还是这种态度啊。
阿夏额角的青筋攒动。她就知道她毁就毁在太善良这点上!八百年不做一件好事,才良心发现一次,救了个美女,结果就这么不幸,把自己搭上去??简直是做了好事没好报的最佳具体例证!人神共愤!天理难容!泣血捶膺!悔时晚矣!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总之就是,她后悔了啦。
“说了半天。你还是要把我卖掉!”
“傻孩子。”老板摊手,露出一个标准奸商的微笑:“我们只要把卖价摆到高不可攀。你不就自然安全了么。”
“真的?”她怀疑。
“当然!”他肯定。
“那我这样做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她疑惑。
“薪水加十倍!”他保证!
“哗……”钟离夏瞬间有点想哭,原本这里的薪水已是公务员三个月所得的全部,再加十倍。亚瑟说得对,这里真的好有赚头。险些被迷失了神智,真想沦落黑道呢。她拍打着脸颊让自己清醒,同时喊出:“成交!”
哇哇,话语出口的同时后悔得差点咬到舌头,哪里清醒了嘛。
就这样,在十倍薪水的利诱下,钟离夏代替被她亲手放走的异族美女,将要登上今夜人市拍卖的舞台专场!
天价:一亿索拉!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55, 共 2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青春本馆]让我取暖 文/苏无衣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