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8期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2007-12-30 16:33:5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24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熟悉的旋律,熟悉的歌词,熟悉的……MORNING CALL……
迷迷糊糊的,我伸手摸索着枕头柜上的手机,困意让我连眼睛都懒得睁开。好半天,终于摸到了那个扰我清梦的罪魁祸首,我习惯地按下了听话键。
“晓静,时间到了,该起床了。”
还未及支声,手机的那一头,就传来了温和而熟悉的嗓音,淡淡的,柔柔的,就像一汪清泉进渗入我的心底里。
“哦。你让我再睡三分钟,就三分钟。”我敷衍地应声,然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按掉了听话键。
这个该死的家伙,怎么每次都这么准时啊?让我多睡一会都不行……心中一边抱怨着,我一边又沉入了梦乡……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三分钟后,手机又准时响起,我终于认命地睁开眼,坐了起来,并接起了电话。
“晓静,再不起床可好迟到了。”手机那头的声音依旧温柔,也依旧很有耐性,也许这世上还真没有让这家伙生气的事吧?
“我起来了。真是的,让我多睡会都不行。”心不甘情不愿地嘀咕了一声,我耸肩将手机夹在耳边,然后艰难地穿着衣物。
“呵呵——”手机里传来了低低的笑声,一如他说话时的声音般,也是淡而温柔的,“你这只小懒猪,可是你让我每天叫你起床的。”
“啊,知了知了。我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谁知道你这家伙的耐性和毅力竟好的惊人。先关电话啦,不然我真要迟到了。”我没好气地关掉手机,有些生气,却又感到无奈。
哎,谁让我自己谁都不叫,硬是叫了许墨那毅力和耐性都惊人的家伙负责每天叫我起床,这简直就是自找罪受,怨不得旁人啊!

我叫谭晓静,就读于一所二流大学,学科——中文系。可惜,我没有一般中文系女生该有的温柔,该有的文静,反而大大咧咧,举止粗鲁,喜欢打闹,整一个男人婆。班里的同学都说,难为我妈替我取了个这么安静清雅的名字,偏偏,我名不副其实。想当初班里就有男生被我的名字给骗了,以为是个温柔可爱的小女生,结果还未开始追求就被我粗鲁的言行举止给吓退了,从“追求者”退化成了“哥们”。
而早上打电话给我的那个帅哥,叫许墨。
他与我从小就是邻居,是我的青梅竹马兼死党哥们。不过,他却与我大大不同,不仅人长得斯文俊秀,个性温和,而且还是个高才生,高考时以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一所全国一流大学T大,哪里像我,只是勉强考了个二流大学。
我老妈就常在我耳边念叨,我和许墨两个人的鲜明对比,非常淋漓尽致地解释了“天壤之别”这个成语。对此,我常常嗤之以鼻,要是让我做个安静温柔的女生,还不如让我去死。
老妈眼看我日复一日地与她理想中的女儿越来越远,无药可救,最后也只能任由我将粗鲁和男人婆进行到底了。
细数起来,我的优点几乎找不出几个,但缺点却是一大堆,就像睡懒觉,这就是我最致命的缺点,为此我已经挨了教授不少骂了。
开学不到一个月,我已经迟到了迟到十七次,扣除周末,我可以说几乎是天天都在迟到,而且我又不喜欢挤宿舍楼,自己找了个小房间搬出去住,在无室友叫唤的情况下,我迟到的次数比上学期多了整整一倍。
当我接到教授的第十二次黄牌警告时,不得已,我只好找救兵了。也刚好许墨那天误打误撞打电话给我,就被我临时逮住做了闹钟。
许墨的学校在遥远的另一个城市,可是不管隔得多远,不管有多忙,他每天晚上都会给我打电话,于是久而久之,每晚接他的电话便成了一种习惯。不过现在,我又多了一种习惯,那就是每天早上准时接一个MORNING CALL。
其实现在我还真有些后悔,当初真不该找那家伙做闹钟。因为那家伙准时地惊人,每天7点手机绝对会响,而且只要他听到我的声音还未清醒,就会坚持不懈地打,直到我清醒为止,害得我现在只要一听到光良的那首《童话》,就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起来了。”
标准的条件反射!
哎,真不知现在这种状况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啊?可能只有等到我彻底改掉了睡懒觉的毛病,才能有所改善吧?
“喂——”
肩后忽被人猛地一拍,惊醒了正走在校内走道内、魂游天外的我。
我一回头,看清眼前那张熟悉的脸时,不由翻了个白眼,“棋子,你一大清早就想吓死我啊!”
“懒猫,是你自己一边走路一边睡觉,我只是好心拍醒你,免得一会不小心撞到树上去。”棋子本名叫方琪,也是我的死党之一,是个很开朗率直的女生,喜欢给人取外号,而我懒猫这个绰号就是她给取的。为了礼尚往来,我就还给了她一个“棋子”的称号。
“本小姐睡功一流,就算前面一排树林,我也撞上不去。”我继续翻了个白眼,然后也不搭理她,自己走自己的。
“懒猫,最近你倒是挺准时上课的呀?教授好像有一个多星期没给你黄牌警告了。”棋子说着随手塞了个面包给我。
我毫不客气地接过,咬了一大口,一边指着我的国宝眼圈,一边含糊不清地回答,“你看见代价了没有?”
棋子哈哈大笑,“谁让你这只懒猫还是只夜猫,晚上早点睡不就得了嘛。活该变国宝。”
“去!”我轻推了她一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到半夜两点,是绝对睡不着的。”我三口两口把面包解决,然后拍了拍手上的面包屑,有些得意,“反正我现在有最高级的人形闹钟,怕什么?”
“人形闹钟?”棋子一脸好奇,“什么人形闹钟?”
“嘿嘿——”我奸笑了两声,故作神秘,“这是秘密。”
“切,我还不爱听。”棋子也不追问,只是随口换了个话题,“对了,今天你是不是还要去找那个姓沈的小子啊?”
我连忙点头,“那是当然。好不容易看上个帅哥,当然要勇于追求。”
这回轮到棋子翻白眼了,“人家沈易可是我们中文系的系草啊,这你也敢追?”
我一挑眉,踌躇满志,“管他什么系草,就算是校草,我也照追不误。谁让他是我喜欢的类型呢?”
棋子无奈地一叹,“我真是太佩服你了啊,越挫越勇,小心你再次失恋。”
棋子的忧心并不是没有道理,我来这所大学还不到一年,已经失恋了七次,大多数是因为,我喜欢的男生不喜欢我,而喜欢我的男生,我又不喜欢。
哎,感情这种事啊,真是很令人费解,也很莫明其妙。
“嘿,比失恋的话还有樱木花道做垫底的,我才失恋几次啊?”我洋洋得意地一拍胸膛,“知道不,这叫自信。这就是本姑娘唯一的优点了,我可不能连这唯一也失去了。”
棋子再度一叹,无言地望向蔚蓝的天空。
天边,一朵白云缓缓飘过,在微风的吹动下,渐渐变幻成了一张笑脸。
拜托,樱木花道只是个动漫人物好不好?

我一向喜欢冷漠又非常有个性的男生,因为越冷酷的男生挑战度越大,如果我成功征服了,那将是我最大的成就。
我喜欢挑战。
沈易是我们中文系的系草,和我并不是一个班的。他不仅博学多才,成绩优秀,而且长着一张相当帅气的脸庞,与许墨完全是两种极端的类型。许墨是属于那种温文型的帅哥,说话温柔,笑声温柔,他整个人根本就是温柔的代名词,光一个笑容就可以轻易将人融化;而沈易的脸上则时常带着那种三分冷酷,三分叛逆,三分不驯,还有一分嘲弄的神情,这种男生会让很多女生明知没有机会,却又心死塌地,犹如飞蛾扑火地扑过去,然后一一舍身成仁。
就像我。
一上完课,我早早地就溜到沈易的教室外等候。前几天我曾主动约过他,可惜被他冷言拒绝,但我并不死心,决定这次亲自拦截,然后实施我想好的A、B、C、D……各种计划,我不就信,这个帅哥落不到我掌心之中。
顶着炎炎烈日,我在教室外等着沈易下课,这时耳畔又响起了熟悉的手机铃声。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咦?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啊?”
我连忙掏出了手机。
我用的是特定铃声,只有许墨的来电才会响起这首《童话》,因为许墨非常喜欢这首歌,硬是让我把他的来电铃声设成《童话》,别的铃声他都不要。
这是我认识他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见他如此坚持。
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坚持一定要这首歌做铃声?
“喂——”我按下接听键,一边朝沈易的教室门口张望,一边心不在焉地说着,“什么事啊?怎么这时候打电话给我?”
电话那头竟是一阵沉默。
我突然感到有些奇怪的不安,但我并没有深究。
“喂,大帅哥,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失恋了,所以心情不好啊?”
“失恋?”手机里终于又响起了那道温柔的声音,只是似乎略略带着疲惫,“我都没女朋友,又怎么会失恋?”
停了一会,他忽然又问,“你是不是又有了新目标了?”
听了这句话我不禁感到别扭,“嘿,什么叫新目标嘛?说的可真难听,不过,这次我是追定了,如果追不到手,我就直接绑架了他。”
那边,又是一阵沉默。
“喂?喂?”我以为信号不好,拿着手机晃来晃去,接收信号。
过了好半天,那边才有了一点反应。
“晓静,你很喜欢他?”
“废话,不喜欢我追他做什么?”正想继续说下去,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沈易从教室里走了出来,“啊,不说了,A计划行动要开始了。”
不等那边有所回应,我急急忙忙挂了电话,紧追着沈易而去……

很不幸,我第八次失恋了。
不管是ABCD计划,还是EFGH方案,我通通都失败了。因为沈易根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只好铩羽而归。
我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沮丧地拖着沉重的身子回到临时租用的小屋子里,我“嘭”的一声,将自己瘫成一个大字型,躺在床上,死死瞪着天花板。
看来,我又得寻找新目标了啊!
只不过想在大学生活里谈一场浪漫的恋爱,怎么就这么困难呢?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熟悉的铃声再度响起,我懒洋洋地接起电话。
“喂,大帅哥,你今天怎么回事啊?老打电话。”
那边沉默了一小会儿,便轻声地问:“晓静,又失败了吗?”
我沉沉一叹,“真不愧是哥们,你真是太了解我了,光听我的声音就知道。”
“晓静,你有想过吗?也许你所追求的,并不适合你自己。”许墨的声音虽然依旧温柔如泉水,我却隐隐听出了一丝落寞。
“大帅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后知后觉的我想起中午接他电话时,他也是这副口吻,这一次终于留了心。
手机那头忽然轻笑了起来,“我能有什么心事?如果真要有什么心事,那就是怕你再失恋下去,以后就不敢谈恋爱了。”
就好像刚才我只是错觉一般,他声音里的落寞和疲倦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是,是平常的温柔,甚至带着那么一点点玩笑的味道。
我哼了一声,顶回去。
许墨忽然停下了笑,语气开始有些认真,“晓静,如果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要记着保护自己,不要受到伤害——”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到这句话心里就堵得慌。
 “喂喂喂,你是不是幸灾乐祸啊?我失恋又怎样?什么叫受到伤害?我才不会那么笨——”心情原本就不好的我,忽然间觉得一把火焰渐渐在心头燃烧了起来。
听出我的语气有些冲,许墨再次沉默。
“嘀”的一声,我直接挂掉了电话,
我知道,我有些无理取闹。刚才许墨并没有错,只是我心情不好,而且他那一句“如果以后我不在你身边”让我的心情更是跌落到了谷底。
如果再这样谈下去,可能会吵架吧?当然,许墨是不可能跟我吵架的,他的脾气好,而每次都是我吼他。

就这样过了无眠的一夜。
我突然发现,我睡不着并不是因为沈易的拒绝,而是因为自己挂了许墨的电话。
其实,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借口自己心情不好,而向许墨发脾气呀?而且今天他的语气,总是让我感到莫明的不安。
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胡思乱想了一夜,不知不觉间天竟然都亮了,可我依旧毫无睡意。看了下手表都6点半了,便索性坐了起来,半靠在床头。
“等一会他打电话过来,我就跟他道歉好了。”我拿过枕头柜边的手机,紧紧地握着。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看着手表的时针指向了七点,而分针则指向了第三格,都七点十五分了,手机竟毫无动静。
不会吧?他连MORNING CALL都不打了?
难道是我的手机坏了?
我翻来覆去地翻看着手机,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怪事,许墨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只是跟他小吵了一顿架,他就不理我了?心中越想越烦,我数次按下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却最终没有拔出去。
小器鬼!
我哼了一声,他不打过来,我就不打过去。
谁让我天生是个好强而又好面子的人?他爱打不打!
心里虽这么想着,可是,心底深处却总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一点点的酸涩……怎么也挥之不去……

无精打采地走在去教室的路上,我一边呵气连天,一边盯着手机。
看来这家伙是不会打来的。
我再次失望地将手机收回了包里。
“懒猫——”身后响起了棋子的高声呼唤,我懒洋洋地转过头。
“精神怎么这么差啊?”棋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异样,“呀,今天的国宝眼圈比昨天严重十倍!”
我低下头,连话都懒得回答。
棋子以为我是为沈易的事难过,猛地一拍我的肩,安慰我,“喂,你这只越挫越勇的猫不会是丧失了你那个唯一的优点了吧?不就是被沈易拒绝嘛,大不了,你重新再找一个新目标。”
“跟他无关啦!”我有气无力地回答,“被沈易拒绝是有些不开心,不过,只是有些不开心而已,还没严重到让我丧失信心。”
“那你是为什么?”棋子皱着眉问。
“今天没有MORNING CALL。”我重新翻出包里的手机,沮丧不已。
“MORNING CALL?”棋子愣了一下,但随即想明白了过来,“哦,原来你说的那个人形闹钟,是让人给你打MORNIGNG CALL啊!那个人是谁?”
“我跟你说过他。就是我那个青梅竹马兼死党。”
“许墨?”棋子讶异地看着我,“你们两个不会吵架了吧?你不说他脾气很好,就算你有错,他也不会跟你吵架吗?”
“这次可不一样了。”我满脸失落唏嘘,“不过,昨天是我不对。
棋子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既然是你不对,你不会打个电话过去道歉啊?”
我看了棋子一眼,有些为难,“我拉不下这个脸。”
棋子翻了翻白眼,“大小姐,看来你那个许墨大帅哥把你给宠坏了,你去倒追帅哥就会拉得下那个脸,跟他道个歉就那么困难吗?”
我原本想反驳,却又觉得棋子说得有理。
是啊,可能许墨真是太宠我了,从小到大,只要我们一吵架,不管谁对谁错,都是他先道歉。
“那我——”我看了眼手机,“那我就打一个。”
我深吸了口气,决定放下那个无谓的好强,拔通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喂,大帅哥——”我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却响起了一道轻柔而陌生的女声,“请问,你是谁?”
“嘀!”
我什么也没回答,竟下意识地关掉了接听键。
“怎么啦?”棋子看得莫明其妙。
“是一个女孩子接的电话。”我虽然在回答棋子,但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只觉得心里头涩涩的。
“女孩子?”棋子反问,“是不是你拔错号了?”
我摇头,那个熟悉的号码我怎么可能会拔错?
“难道说是他的女朋友?”
“嗯,可能是吧!”我茫然地握紧了手机,可是总感觉手里头什么都没有,好像有什么东西我抓不住,就要失去了。
“棋子,你帮我跟教授请下假,我有事,要先走了。”
我失魂落魄地丢下惊讶的棋子,转身就走。
许墨真的有女朋友了吗?
为什么我从来没听他提过?
我心中满是疑问的同时,也感到了莫明的酸意。
我发现,我并不希望他有女朋友。

这是第二个无眠之夜。白天的时候,我请了一天假,窝在房间里哪里也没去,就连饭都没心情吃。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听到那个女孩的声音反应竟会这么大?
一直握着手机,我睁着双眼直到天亮。
时针,又指到了七点。
可是依然没有电话。
往日熟悉的MORNING CALL再也不会响起了。
我放出了手机里的音乐,一遍又一遍地听着光良的那首《童话》,忽然之间,竟很想哭。
那个混蛋,竟就这样不理我了吗?
“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守护你,你要相信,相信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了,但这一次却是铃声。
千真万切的铃声。
“喂——”我连忙接起电话。
“你好,请问是谭晓静吗?”手机的那一头,依旧是那道轻柔的女声。
“我是。”我迟疑了下才回答。
“我是许墨的同学叫林月,我想请你来T大一趟可以吗?”
“啊?”我有些蒙了,这个叫林月的女孩竟叫我去T大?
“许墨呢?”我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为什么是你打电话给我?”
对方一阵沉默,半天,才语气沉重地回答:“许墨现在正在昏迷之中,他没有办法给你打电话。”
我心中一凉,手机从手中滑落……

十万火急地坐火车赶往T大,我下了车,就看见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正高举着写着我名字的牌子,在月台下等候。
她留着长长的头发,样子也很文静,也很漂亮。
“是林月吗?”
我也顾不得想许多,冲过去,抓过那女孩的手劈头就问。
“我是。”林月点了点头,轻声安抚我,“你先别着急,我带你去医院。”
“究竟怎么回事?”我急得就像热窝上的蚂蚁。
“许墨得了重型肝炎。”
“他得了肝炎?什么时候的事?”林月的话就像一根针直插进我的心底,连声音都有些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林月点头,“一个多星期前,他被诊出肝炎,住院那天,你刚好打电话过来,让他每天给你打一个MORNING CALL,他怕你担心,就没告诉你。”
——原来,他的每一个MORNING CALL竟都是在医院里打来的。
胸口就像是堵了一颗巨石,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林月轻拍了拍我的肩,“那天中午他给你打电话,是因为要进行手术。医生说,成功的机率只有一半。”
“即使在那个时候,他依旧不让我告诉你。只是说,如果手术成功,再给你打电话。”
“现在手术虽然成功了,可是他却一直昏迷不醒,而且一直喊着你的名字,我想,他真的很喜欢你,所以今天我还是忍不住给你打了。我觉得应该让你知道。”
……
眼前渐渐模糊起来,我已经听不清林月在说什么了,我只知道,我的心很痛很痛……
许墨,你这个笨蛋!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33, 共 6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校园物语]偷偷喜欢你 文/袁子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