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9期
 [穿越时空]拜托了,皇子受 文/STARRY
 2008-1-11 15:53:0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090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那一天,乐乐的确被琅皇子的表情吓着了。不是没见过他装可怜的样子,但却真的没见过他这么可怜的样子。更严重的是,他不理她了!
一下子,不再像无尾熊一样缠着她的琅皇子变得好陌生。莫非其中真有什么重大的冤假错案?她真的误会了琅皇子和萧默树的关系吗?
听说今天萧默树要进宫,乐乐算准了他一定会来找琅皇子,所以早就悄悄潜身刘琅寝室暗处。
老师说过,事实胜于雄辩。所以今天,她要亲身查探他们两人私底下是什么关系!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想知道事实的真相,可不是故意偷窥哦。不过这角度还真是绝妙啊,寝室里的一举一动都看得很清楚呢。
“这下子你满意啦,乐乐完全把我们当成是那种关系了。”是刘琅的声音。
萧默树坐在椅子上,潇洒地浅笑着,慢慢喝着茶,一点也不急着解释。
“这是你闯的祸,现在却要我背着黑锅!看我不幸你就这么开心吗?”琅皇子急了,一把夺过萧默树手中的茶盏。
萧默树看着他,也不生气,只弹了弹衣角的浮尘:“唉,你真是人心不足,当初你不正是希望乐乐天天留在你身边嘛。现在得偿所愿啦,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最近可是天天来找你。”
呵呵,有人吃醋了,乐乐心想。
“屁!她是又拿了一大堆那种春宫图给我们参考啦!这样子你叫我怎么开心起来!”
“真的?又有新书了,快拿来给我瞧瞧。”萧默树两眼放光。
这回琅皇子是真发飙了,一记直拳直挥向萧默树,却是轻而易举地被萧默树握住了拳头。
“快放开我!”刘琅大叫。
“才不要,上次我被乐乐打断了,还没玩够呢。”看见琅皇子惊慌失措的表情还真好玩啊,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么有趣的游戏呢。“不看新书没关系,我还记得上一本的情节,最后那章那个男的是怎么样调戏别人的呢?哦,我记起来了……”他顺势一带,已经把刘琅压在身下。
刘琅的表情越发难堪,可又不敢真的叫出声来,生怕引来下人误会,那他这声誉可就真的毁了。
乐乐见刘琅的脸憋得通红,忽然想到“秀色可餐”这四个字,她在一旁偷看尚且如此,那萧默树还能忍耐吗?她好期待往下的发展啊!
“琅,皇,子,快叫两声我听听吧——”萧默树的表情促狭得近乎妖孽。
“休想!”
“真的不叫?那别怪我不客气啦。”他很坏人地奸笑了两声,故意用舌头在刘琅的锁骨舔了一下。
“啊——”刘琅简直惊叫起来。
可奇怪的是,这叫声在乐乐耳里竟变成“啊~~”的一声,无比销魂。她在一旁也快热血沸腾起来了,嗷嗷!
刘琅终于忍不住奋起反抗,两人就这样互相撕扯起来。论体力琅皇子哪里是萧默树的对手,没多久撕的一声便被扯下一只袖子来。
这衣衫不整、发丝凌乱、气喘吁吁的模样——真的好让人心动。耿乐乐发现自己是越看越陶醉了,噢,她真变态!
“耿乐乐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你平时不是说过会报答我的吗?怎么还不出来救我!”琅皇子在绝地反击中忽然大叫一声。被点名的乐乐吓得连心脏也快跳了出来,于是连人带屏风一同跌到地上。
三人六眼,面面相觑,萧默树压着刘琅,而刘琅又一直说喜欢她。这算是什么情形?真复杂!
琅皇子赶紧爬起来躲到乐乐身后,还用抽抽噎噎的声音小声地说:“你都看见啦,其实是萧默树这乱臣贼子一直垂涎我的美色,对我图谋不轨。都是他强迫我的呀,乐乐,你可要替我作证呐!”
什么?!竟然是这样!
“萧默树,你实在太没品了!”乐乐大怒,她一心以为萧默树和琅皇子两情相悦才会做出这等暧昧之事,没想到这萧默树竟然是这样的人!喜欢人就要好好追求,这样强来的不是色狼吗!
眼看刘琅双目通红,梨花带雨,乐乐的怜惜之心悠然顿生。她一手把琅皇子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手指着萧默树的脸,豪气万分地发誓:“放心,有我一天,我决不给这禽兽近你一步!”与其让萧默树这只野狼染指,倒不如她肥水不流别人田,自家把刘琅吞了。
“乐乐,我好感动!”刘琅双眼射出激动的目光。
他才不要轻易放弃!这么难得上天让他遇见这个心无城府的乐乐,他怎能错过机遇。忍辱负重也好,委曲求全也罢,这番设计终于激起乐乐的好奇心窥探真相,他果然还是了解乐乐的!
 萧默树白了这对白痴男女一眼,没好气地站了起来。没想到会被刘琅摆了一道,今天这幕戏看来他安排得不错,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一下子不但趁机光明正大粘着乐乐,也反将他一军,令他变为被人鄙视的大坏人。
 苦笑了一下,“算你行——”他以唇形向刘琅说道。
 “彼此彼此。”于是琅皇子也这样回敬他。

“乐乐,我想吃水果,你喂我。”
“乐乐,我们一起去御花园玩吧。我自己去?那多危险啊,你是我最好的保镖嘛。”
“乐乐——”
这些天来她发现自己原来是个很讲义气的人,竟然就真的放下平日的赚钱大计寸步不离一直守护在琅皇子身边。不是没想过丢下他不管,只是一遇上刘琅那既天然又无辜的电眼,乐乐就完全控制不了自己,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到处玩。更让她崩溃的是,她开始觉得,两个人就这样子一起,好像也不错……
偶然花前月下,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露出小女儿的羞态。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极力回忆,似乎从当天在刘琅和萧默树面前发誓的那一刻,心底的某条防线开始脱落了。
第一次直接听到了心底的声音,容不得别人对他太好,也看不得他受别人欺负。想好好地守护着一个人,这就是所谓的喜欢吗?但她不敢承认,只因顾虑实在太多,她做不出选择。
所以日子一长,乐乐变得开始逃避刘琅,每当他进一步表白心迹的时候,乐乐总是找借口要回未来。“阴阳镜”成了她最好的保护盾,她喜欢当蜗牛,因为可以缩头逃避。但没过几天,乐乐又总是忍不住想起琅皇子那张柔弱可怜的脸,然后不舍地回来。
她讨厌自己的不干脆,既突显了自己的软弱,又怕伤害了琅皇子。
乐乐的心思,琅皇子多多少少也有所察觉,但是如果乐乐不想说,那么他甘愿陪她做一个单纯的傻瓜。很简单,只要装作不介意,就可以让乐乐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然后两人继续嘻嘻哈哈,保持着表面上的欢乐。
彼此都保留着小秘密,在甜丝丝之中含着微微的苦涩,慢慢咀嚼。
萧默树无言地看着刘琅向天边云彩发呆的样子,忍不住拿花生米往他身上丢。
“我的甜心,看见你这梦幻忧郁的眼神我就想吃掉你啊。” 他发出甜腻得发慌的声音。
“够啦,别再背漫画里的台词好不好,乱恶心的。”刘琅差点浑身冒鸡皮疙瘩,他毫无心绪,只烦厌地挥了挥衣袖。
“呜,真冷淡,好啦,我知道我现在是弃夫。不过我的甜心,你这一手还真狠,我在乐乐女王眼里已经是个无可救药的坏人了,你开心啦。”他又换上可怜的嘴脸。
“开心,看见你没辙的样子我就最开心了。”必要时,琅皇子也是很冷血的。
“……默树,有件事我始终想不通。按照你的采花手册,基本上可取的几项我都做了,但她为什么反而越来越难捉摸呢?她真的喜欢我吗?”刚受到滋润的小花眼看又要蔫下去,萎顿不堪。
“什么采花手册,真难听,那是《寻芳谱》!”萧默树锁眉纠正道。
但说到底琅皇子的问题并不是那么容易回答,所以他也接不下话题了。既然误会已经冰释,而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乐乐最近已经对琅皇子颇为动心,那为什么但是偏偏在这种情况下,乐乐反而表现得若即若离的呢?事有蹊跷。
“我觉得她可能有什么心结未解,所以才不肯面对自己的感情。真想知道她的心结究竟是什么啊。” 琅皇子极其懊恼抓了抓头发,是以他并没有发现萧默树的眼神正飘向房中安放的“阴阳镜”。
 “或许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复杂,搞不好乐乐只是小女儿家害羞而已。你还是好好保重自己吧,别把心事憋着,小心憋出病来。”他只用话含糊安慰,但心里着实担心刘琅的身体,这些天来他的瘦也是显而易见的。
刘琅虚弱地笑了笑,但满怀的心事又怎么可能被两句话安慰得了。
从天梁宫退出来后,萧默树依旧默想着刘琅他们的问题。其实乐乐每次遇到问题就只会逃走,可见一定与那穿越时空的“阴阳镜”有关,向这方面下手调查,或许就能破解其中奥秘。但是,这件事他该向“那位”透露多少呢……
忽然有人在旁轻轻拉扯了萧默树的衣袖,原来是长年跟在刘琅身边的安公公。
“萧大人,请到广内殿一趟,有人在等你。”
安公公说话的声音很轻,几乎微不可闻,关于皇宫内苑的种种多是如此静悄悄地开始,又静悄悄地结束,根本瞒不下秘密。萧默树暗笑自己,他又以为自己可以替刘琅隐瞒什么呢,“那一位”想知道的事,早就已经有人告诉他了。
每次踏入广内殿,萧默树总觉得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压抑感,巨大的书架层层排叠,仿佛看不到尽头。左边的是年代久远的卷册,右边放的则是当朝印制的书籍,各自在静默的角落里把历史今闻逐一沉淀,散发出阵阵暗香。大殿的正中央安放着一矮几,两边熊熊燃烧着数十根巨烛,把一室照得如同白昼。
大殿尽头斜斜坐着之人,身穿玄色冕服,从冕冠垂下的五色彩玉十二旒在他的脸前摇曳不定,也掩盖了些许神色。但此刻的光线已比当天夜里的朦胧月色明亮太多了,是以他的模样在烛火下清晰可见。凛然的眉目下是不可拂逆的威严,只有当眼睛半闭时才柔和了脸部的轮廓,和刘琅依稀有几分相似。
他正是当今圣上,汉宣帝刘询。
“默树,你这次叫朕失望了。”只是直述的一句话,但语气中已带着无形的压力,天子之威可见一斑。
萧默树深深作揖,说道:“是,微臣的行动慢了一拍,让琅殿下受苦了。臣会尽快查明真相,好让琅殿下尽快放下心头大石。”
“不必了——”
什么?萧默树一阵诧异,忍不住抬起头来望向皇上。
“本来我放任那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在宫内出没,无非是想琅儿有个玩伴,不至于太寂寥。但如今这女子既然已成琅儿的一块心病,徒惹伤感。那她,也没必要继续留下了。”
“皇上,您的意思是……”
“萧默树听旨:着你缉拿妖女耿乐乐打入天牢,不得有误!”
皇上,你这个已经叫迁怒啦,人家乐乐惹你儿子不高兴,你就要把她收押监牢,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而且竟然派他当这么一个大黑脸,他一个小小的东宫侍读,夹在两父子之间,一边是皇命,一边是友情,真让他左右为难。

她是麻痹大意了,是因为平日都被琅皇子或萧默树那种大帅哥围绕,所以降低了危险意识吗?结果也就忘记了,古代也是很危险的!她一届无业游民,又无亲无故,真要发生什么事,谁能帮她。
就像此刻,刚从“阴阳镜”中来到汉朝,竟然发现数十名大内侍卫用长枪围在她身边。果然兵器无分古今,都是凶器,叫人怕怕。乐乐越发紧张地紧抓刘琅背后的衣服,瑟缩地贴着他的背,那么单薄,却已是她最后的保护。
“萧默树,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乐乐!我不准你们带走她!”张开双臂栏在乐乐身前,尽管刘琅的声音已接近咆哮,但众侍卫还是步步逼近,他急得直冒汗。
“琅,你让开吧,这是皇上的命令,乐乐不是你说保护就保护得了的。”
是父皇?他这是什么意思,一直以来带乐乐出没后宫,用的就是“海外方士”的身份。他一直没管,刘琅只当他已默认,现在竟以“妖女”的名义缉拿乐乐。他……他……根本没把这个儿子放在心上!要么就丢他在皇宫不闻不问,要么就把他所爱赶尽杀绝,太过分了!
他的背变僵硬了,透过薄薄的衣物,乐乐轻易地感受得到刘琅的紧张。果然连他也救不了自己,毕竟那是他老子的命令嘛。“皇命难违”这四个字如今不是古装剧中的台词,是活生生的现实。她不能再给刘琅带来更多麻烦了,当初要不是她缠着刘琅,要他帮忙推销未来的商品,现在也不会被皇上捉拿。
无牌小贩在国家中枢公然叫卖,她是皇上她也会抓狂,咎由自取的,天也帮不上忙啊……
“琅皇子,算了。”乐乐轻轻拉下刘琅的双手,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萧默树,你把我带回去交差吧。”
她把头压得很低,不敢再看琅皇子一眼,任由侍卫替她戴上枷锁。她在害怕,怕自己压抑不了不舍的眼神,更害怕自己冲口而出对他提出不可能的要求。那么柔弱的琅皇子,他可以做的事已经做了。
乐乐就这样被带走,在他跟前,那么眼睁睁地。刘琅一口银牙几近要咬碎,无比的愤怒让他止不住地发抖。
萧默树拍拍他的肩膀,本想安慰安慰他,却被刘琅狠狠地打开,他一把抓住萧默树的衣领用力地推撞到墙上:“你认识乐乐那么久,怎么不替她说几句好话?现在竟然还是由你亲手带人来捉她,你还有人性吗!”
骂得真狠,怪他有什么用,抓与不抓乐乐又不是他说了算。刘琅,你这也算是迁怒吧,两父子都一模一样!乐乐被抓,谁会好受?萧默树被激怒了,他也一把揪着琅皇子的衣领,用力一甩反把他逆压在墙上。
“有本事自己救她去,没本事就不要只拿别人出气!知道为什么乐乐从头到尾都没有向你求救一声吗?告诉你——她就是觉得你不可靠,所以连哀求都免了!”
“你——你胡说!”刘琅气得双目通红。
“你自己心里明白。老是装出一副被欺负样子有什么用。一脸不可靠的,有哪个女子敢把自己的一生交付给你?老实和你说吧,其实乐乐之所以不敢回应你的感情就是因为这面‘阴阳镜’。”
“这个它有什么关系?”莫非默树他查到什么……
“乐乐能来汉朝,除了因为机缘巧合,更重要是因为她自身带着启动‘阴阳镜’的关键要素,只有元阴之体的处子才有可能操纵‘阴阳镜’穿越时空。这也就意味着,万一乐乐真打算和你白头偕老,那她就要完完全全和舍弃自己的家人朋友。一个人留在陌生的古代,她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你想过吗!她除了依赖你就没有其的安全感了。”
一切前因后果一下子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原来在乐乐眼中他是这么的不可靠,以致她连自己的感情也一并压抑。他无从反驳,一句也不行。
看到琅皇子这般沮丧的脸,萧默树越发生气,恨不得拿个锤子敲他脑袋一下:“我的殿下,你到底明不明白我说这么一大通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是在提醒你,现在除了你能救乐乐,就没有其它奇迹出现了。你要是真的喜欢乐乐,就好好想想办法吧!无论你平日多么没出息,但总有些事实只有你才能做的,好好想一想——”
只有他能做的事?刘琅茫然地望着萧默树,渐渐地涣散的眼神忽然找到了焦距,犹如那仅有一丝的生机蓦然出现。
“默树,你说得对,现在还不晚。走!我们一起去找救乐乐的方法!”

这就是古代的天牢?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呢,非常宽敞明亮的屋子,四周也没有传说中监牢的恶臭,与其说这里是大牢,倒不如说这是皇宫内成百上千个空屋子之一。
难不成……皇帝要秘密处死她?乐乐不寒而栗,说不害怕自然不可能,但到了这个屋子后侍卫们就把她手上的枷锁除下,这让她越来越糊涂了。
不知道琅皇子现在怎么样呢?不过他好歹也是六皇子,他的皇帝老子应该不会为难他才是,说到底她才是刘琅身边的害虫嘛,只要把她剔出了就又可以重归平静……
只要她消失,就一切都没事了。
房门突然打开,进来的人竟然是安公公?他怎么来了?
“哎呀,乐乐姑娘,你怎么哭成这样?” 
“安公公——”好不容易见到熟人,乐乐一下子跑过去抱着安公公胖胖圆圆的身子不放。“安公公,刘琅在外面没做什么傻事吧?他有没有被皇上惩罚?”
听得此话,安公公鼻子也不禁一酸:“傻孩子,既然这么在乎琅殿下,为什么就不肯早点对他表明心迹呢?否则现在皇上也不至于……”
察觉到安公公的语调有异,乐乐这才发现安公公的手上正拽着一个黑色的布袋。乐乐不禁害怕得倒退了两步。
“这个,是行刑的工具吗?”
“乐乐姑娘,请你原谅我。”安公公扭过头,不敢对上乐乐的目光。
“哈哈,你说什么呢,根本不是你的责任啊,安公公。”乐乐已然努力保持平日的笑容,但看起来却比哭更难看。都这时候了,她竟然还有力气耍帅呢,真是佩服自己了,乐乐心道。
“下次……你见到琅皇子的时候,帮我传句话。告诉他,其实,我很喜欢他,还有,谢谢。”
一直以来,她都在介意刘琅“古人”的身份,担心他会三妻四妾,也担心当她融入这里的生活变得平凡无奇的时候,琅皇子就会对她的新鲜感尽退。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古代的可能,让她连昔日的勇气都忘记了。
她曾经抱怨刘琅的喜欢太过简单,可是即使天底下最复杂的爱情到最后答案还是简单的。爱或不爱,留或不留,没有其它,只是自己不承认,拒绝作答。当刘琅舍身挡在她面前的时候,她真的觉得其实琅皇子还挺有男子气概的。或许把自己放心地交给他也不错,被一个人保护的感觉真的很好。
安公公手上的黑布袋渐渐套在她的身上,世界就这样被黑暗包围。要是能再见刘琅一面,她一定会毫无保留地把心底话都告诉他吧,但是,这已经变成奢望了吧,再见了,她的琅皇子——
正身处未央宫的刘琅忽然一阵心慌。他已经数不清有多久没有正面和父皇相对了,说实话他并不是一个出色的儿子,无论权谋或是兵法,和其它哥哥相比,他都显得很糟糕。再加上当年得宠的母妃正是为了生下他,才会难产身故,所以他一定是觉得这个儿子不如没有好吧。
可以的话,他并不想和这样的父皇说话,但为了救乐乐,也只好忍耐了。
汉宣帝细细凝视儿子既不甘又径自压抑忍耐的表情,嘴角似笑非笑地微微扬起,却不着痕迹。“这里是朝议重地,你要是没事就不要在这里妨碍我批阅奏折了,赶紧退下。”
“父皇,请你放了乐乐。”
“哼——”真是没新意的开场白,“你身为天湟贵胄,怎可和那种来历不明的妖女混在一起,成何体统!”天子发怒非同小可,那份凌厉让身边的侍从均感一震,纷纷跪了下来。
“皇上息怒——”
然而刘琅却仍直直地站在原地不同,益发直视他的父皇,眼神坚定得不可动摇。“请你放过乐乐!”意思没有改变,但语气中更多了三份强硬。
汉宣帝颇感意外,这就是素来软弱可欺的六皇子?看来为了这个女子,他也改变了不少,不知不觉依然有了几分他年轻时的影子。
“刘琅!你可知道这样做有和后果?”
“我不在乎。”
“即使倾你所有?”
“只要能救出乐乐,就算你贬我当一介平民,我也不在乎!”他答得斩钉截铁。
“你刚才说什么?!连皇家的身分你也可以为那个女子随意抛弃?”汉宣帝半眯着眼眸,似乎在玩味刘琅的回答,这小子竟有这样的觉悟,看来他平时是太看轻他了。
但刘琅的心正在苦笑,皇家的身分又如何,他早就看淡了。其实比起当个皇子,他更钟情于医术,从小生病,令他对医术的研究并不亚于太医院的医师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想过,和心爱的人结伴同游,用医术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和这个愿望相比,皇子的身分实在太渺小了。
皇上重重地叹了一声:“你明知道那个女子并不信任你,为什么你还是执迷不悔!忘记她,我可以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
“但我不能……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乐乐。虽然她在你眼中一文不值,但她却是我的无价之宝!她不信任我没关系,今后我会让她慢慢相信我、依赖我,这也是我的目标之一。父皇,求你成全我吧。”
答应他,还是坚持下去?这下子轮到汉宣帝动摇不已了,这是刘琅第一次求他呢,打从这孩子出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说出自己想要什么。但是就这样放人?他天子的颜面该搁哪啊!
“要是我坚持不放人呢?”
“那就别怪皇儿造次了——”刘琅似乎早已预料到皇上的答案,胸有成竹地打了个响指。突然之间宫门大开,一众后宫女子鱼贯而入,上至皇后,下至众婕妤采女,众人均穿朝服盛装敛容肃立。脂粉的香气郁郁浓浓,充斥了一室,如同一张无形而绵密的网,把汉宣帝重重包围。
后宫的妃嫔们也舍不得让乐乐无辜受罪,但却是谁也不敢带头。幸好有默树提醒他,他才想起联合后宫妃嫔一同请命的方法。
“请皇上释放耿姑娘——”她们异口同声,刷地一声跪下施礼,真让他这个皇上大开眼界。他的后宫什么时候试过这么齐心了?
“你这是在逼我啰?” 宣帝挑眉,这下子是想不放人都不行了,这帮娘子军势力庞大,他可不想每晚都被人喋喋不休啊。刘琅这臭小子,竟让找来整个后宫与他抗行,是谁说这孩子没有机心。
“孩儿不敢。”是你逼我才对,他笑了笑以表情宣告着胜利。
宣帝白了刘琅一眼,扬手大袖一挥。随即几个小太监托着一个大布袋走了出来,那布袋中似有人在挣扎,解开一看,正是那被捉走的耿乐乐。
重见光明的乐乐,还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却猛地见到黑压压地跪着一帮人,而一个大叔正和刘琅对峙而站。莫非这个大叔要为难琅皇子不成?她来不及多想,直接就冲到刘琅身边,指着“大叔”叫道:“住手,别碰我的男人!”乐乐怒火冲天,她的所有物也敢欺负,找死!
她这模样一定是非常英勇了,否则大家也不会看得呆呆的,嗯,做英雄的感觉真好。
“我的男人……乐乐,你终于承认我是你的男人了,我好开心啊!”刘琅开心得抱着乐乐不放。
“乖,晚点再花痴,先让我把这大叔给灭了!”乐乐再出惊人之语,已经呆若木鸡的众人顿时倒抽了一口气。吸气的声音前所未有地整齐,在诺大的宫殿中甚至形成了回音。
“傻乐乐,他不是什么大叔,他是我的父皇啊!”刘琅怜爱地在乐乐的脸颊上轻轻一吻,却只令她面如土色。这人就是当今皇上?怎么没人给她早说啊!啊,这下子铁定没命了,瞄了皇上一眼,哇脸色铁青一片的。
宣帝没好气地轻咳一声:“琅儿,你选人可真是‘独具慧眼’。”这种少跟筋的女人有什么好。
刘琅抿嘴一笑:“我这是奇货可居。”好东西不是人人会欣赏的,只要他喜欢,什么都好办。
父子俩的话中有话,旁人难以咀嚼,但琅皇子深知,是一场风波总算消弭。只有乐乐自己,为了刚才劲爆的宣言还在忐忑不安,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一双手已紧紧抱着刘琅不放。
某人的怀抱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另一人的依靠,这样顺其自然,也很好。

“甘露二年。六皇子刘琅与耿乐乐双双出逃,众人不知其所踪。”
仍是在广内殿上,宣帝亲手在起居注上写下这句话。他的表情是平静的,仿佛没事发生一样,超出了常理。
“皇上是故意放琅殿下和乐乐离开的吧?”萧默树随伺身旁,他一直很好奇皇上的行动。当初缉拿乐乐,虽说是为了想分开她和琅皇子,但实际上只要把“阴阳镜”砸碎,让乐乐再也不能来汉朝就可以了,根本无须如此大费周章。与其说是拆散他们的行为,更不如说像要撮合两人。
一来既考验了刘皇子的真心,二来也让乐乐见识到琅皇子的可靠,一石二鸟。要是没有这场意外,让那两个笨蛋正视自己,他们都不知道拖到哪年哪月才能走到一起呢。
皇上真算是用心良苦了。
“你都猜到我的意图了,还用多问吗?”宣帝含笑看了萧默树一眼,他喜欢和聪明的人说话,因为可以省却很多解释。
其实这些年来他并非不重视琅儿,也从未怪他连累爱妃难产,毕竟这都是天意,怪不了谁。但是最终还是冷落了琅儿多年,这也许正是天家的不幸吧,当他想挽回的时候已经迟了。既然琅儿不想再被宫闱束缚,那么让他离开也就是当父亲的唯一能补偿他的事了。
“琅皇子如果知道皇上的心意,还真得好好向您道谢才是。不过皇上,像这种事你好好地向琅殿下说清楚,不是更让他感动吗?现在您可是白白当了一回大恶人哪。”连同他也当了一回幕后黑手,唉,形象大毁。如今宫里琅皇子才是宫女们讨论的重点,恍如一个凄美动人的传说。至此,他“大情圣”的位置完全被刘琅夺走,身价也跌至历史新低了。
“这种事怎么好开口!那小子知不知道没关系,反正天天有人对我歌功颂德,也不欠他一个。”宣帝瞥了萧默树一眼,脸上竟带着三分羞赧。
萧默树笑在肚里,这不善表达的性格,两父子还真像啊。一对别扭的父子,这应该就是乐乐所讲的遗传吧……
也不知道乐乐和琅皇子现在怎么样呢?没想到他们真的就这样离开了长安。
他留下了他的皇子身份,而她则舍弃了可以穿越时空的“阴阳镜”。
说好了,大家都不后悔的。
刘琅与乐乐并肩而站,他静静地微笑着,纯净如水。
其实他们早已经盘算好了,乐乐利用之前在皇宫里赚到的钱要在汉朝实现她全国连锁商号的梦,而他则喜欢平平淡淡地开设一家医馆,让自己的医术学以致用。
“从今天起我就是个平凡的医师了。”不再是什么皇子,只是单纯的刘琅和耿乐乐,没有多余的称谓。
乐乐狐狸一样地笑着:“那医馆的名字可不可以叫‘百草堂’?”
“咦?可以啊,不过为什么要叫那个名字?”
“唉呀,反正听我的准没错。”乐乐大笑着,紧紧靠在刘琅的肩上。虽然她不能再回现代,不过现代人的智慧可不是白搭的!以后他做的止泻药要叫“泻停封”,她卖的清洁剂要叫“衣能净”,反正在古代又没有人追究专属权。好名字有多少,她大可以“借”多少。
这种事情日后可是会经常发生呢,你这个皇子受,慢慢接她的花招吧!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8:14:04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cialis - 2010-2-22 16:05:37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53, 共 15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穿越时空]高楼暝色 文/丛阙
[穿越时空]天香夜染衣 文/鹂吹
[穿越时空]拜托了,皇子受 文/STARRY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