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9期
 [人气连载]流火飞金 文/于 佳
 2008-1-11 15:57:1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66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第三话 大肉包子

痴痴呆呆地沉寂了好一会儿,直到有一团紫色的雾气逐渐地靠过来,慢慢地,两团雾气连在了一起,又彼此独立。
金色雾气向上挪了挪,紫色雾气也跟着向上挪了几分;金色雾气忽然沉了下去,紫色雾气也跟着下沉到同样位置;金色雾气围绕紫色雾气转了一圈定格在它的后方,紫色雾气转过头来小心翼翼地瞟了对方一眼,然后两团雾气对峙了许久,忽然像分别许久再相见的老友兴奋地撞到一块儿,而后又被对方散发出来的气震得弹开来。
没关系,下一回它们就把握好分寸,紧密地贴到一块儿了。
恰在此时,笛声再度飘扬,紫色雾气好像听到了主人的召唤,不得不赶回载体。金色雾气舍不得久别重逢的老友,粘着它不肯放它走。
笛声忽然变得有些急促,睡梦中的流火被这变了调的曲声惊醒,愕然坐起身的她第一反应是握紧手中的金算盘。这一握,意念之强直将金色的雾气吸回金算盘里,顺道将被金色雾气绑着不放的紫色雾团也吸了进去。
笛声骤止,一颗紫色的水珠从步忍的眉心慢慢滚落……握着竹笛的手停不了地颤抖着,骇到了一旁的小和尚。
“你见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了吗?”莫非圣巳的精魄被某个厉鬼吞了去?
步忍伸出中指,以指尖捧起那滴紫色的水珠,平静地问着青灯:“你知道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吗?”“啊?”不是寻找神兽精魄吗?怎么又跟偷鸡扯上关系了?莫非步忍这几天面片汤喝多了,脑子糊掉了?
知道那颗光头里装不了太过深邃的道理,步忍索性直说:“我找到了圣巳的精魄。”
“在哪儿?”
“金算盘里。”
青灯吃惊地瞪大双眼,还真被步忍猜着了。八神兽中象征着财富的圣巳精魄居然真在流火小姐的周遭,且就在她手边! 
而令他想不到的是——
“一直潜伏在我体内的崇牛精魄被金算盘吸了去。”
这回,连青灯的眼睛也变得圆圆的了,像他的光头。

海日楞长长地舒了口气,从静修中遁出。缓缓地睁开双眼,眼前是红蔌浅浅的笑。
“族长,幼微大人已经在门外等候良久了。”
“请她进来吧!”即使陷入法术中,他也感受得到由她身上散发出的极具压迫感的气势。
据他猜测,一定有一股强大的动力支撑着这位外表看似贤良淑德的女子——在他眼中,她更适合做个贤德的妻子、母亲,而不是在朝堂之上与一班大臣据理力争,或是为了这个已陷入动荡的王朝劳心劳力。
他身陷沉思,没留神她已匆匆进入内堂,“海日楞,我在你自开草堂已耽搁了太久,到底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去寻找八神兽的精魄?海日楞……”这家伙怎么用那种眼神望着她,好像她是被路人打断腿的可怜小狗似的。
许久不曾被人用如此关切的眼神招呼过,幼微有些不适应。手足无措地杵在那里,早已准备好的质问被舌根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她与往常不同的温和反倒惊醒了海日楞,收拾好多余的感慨,他就事论事:“我已经通过法师一族独有的通神术寻找八神兽的元神,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坏消息。”她情愿先让心情跌入谷底,再得到一些些愉悦让自己好过点。
“可我想先说好消息。”海日楞扯了扯嘴角。人生下来就在等死,已经悲惨至此了,还不给自己多找点快乐,活着就太苦了。
她恼怒地皱起眉头,“你已经决定了,还问我做什么?”
“只是想看看你跟我的心意是否相通。”
“放心吧!不用问也知道,我们的个性一定不和。”否则她也不会总是看他不顺眼——虽然他很少上朝,她也很少见到他。
海日楞不再耍嘴皮子,直接告诉她:“好消息是,我找到了圣巳和崇牛两大神兽的精魄;坏消息是,有另一路人马也在寻找八神兽。而且,我从中感受到了魔兽的气息,我们寻找的速度怕是要加快了。”
“慢吞吞的人是你。”幼微指了指身后的包袱,她行李早已经准备好了,“就算你不告诉我这些,我也打算今天就启程去寻找八神兽的精魄。”
海日楞忍不住挑她软肋戳一戳,“充满智慧的幼微大人,你知道它们在哪儿吗?”
虽然你法术高超,可也别当我是白痴。幼微不逊地挑起眉角,“能从内府考入朝中,我自然通过了基本的法术考试,慢慢找总比始终站在原地,寸步不前的好。”
“听说过霸圣金堂吗?”
又是堂?幼微第一个想到的是,“你又建了一座别院?”他们法师一族到底从老百姓头上收了多少供奉?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
“你把我想得太富有了。”
“那你说的这个堂是……”
“崇牛和圣巳之所在——走吧!”撩起蓝色衣袍,他大步向前。

“你说的是这里?”
不是什么静修圣地,这里几乎跟清雅沾不上半点关系。进进出出全是些搬货的劳力,耳边窜过来窜过去的是算盘声,两只神兽的精魄会在这里?
幼微不相信地盯着海日楞,分明是在质疑他的能力。
他毫不理会她无理的目光径自朝里走去,遇着一个衣着打扮像是管事的,他开口便问:“请问堂里管账的是哪位?”
“你说管账的……”
累得满身臭汗的青灯碰巧偷懒坐那儿歇息,随口说道:“这霸圣金堂除了流火小姐还有谁管账?”管账就意味着跟钱打交道,但凡跟钱扯上关系,流火小姐相信谁啊?除了自己她把钱交给谁能放心啊?
海日楞凝神望着青灯好一会儿,方才开口问道:“请问这位流火小姐现在何处?”
“找我吗?”
流火小姐从堂里冒了出来,见海日楞和幼微衣着光鲜、谈吐不凡,顿时换上一张无比亲切的笑脸。
“哟,这位先生一看您就是个读书人,再不然一定是高级别的法师大人,您是来城里办事还是路过啊?到了我们这里,您可就走对地方了。”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青灯掏掏耳朵,抓过正老实干活,努力搬货的步忍,“你听听!你快听听!这吝啬鬼又开始想骗人钱了。”
步忍瞄了一眼海日楞他们,咕噜了一句:“这回倒真是来了位高级别的法师大人。”
青灯还不服,“有多高?”
“法师一族的族长,够高了吧?”
“族长都出动了,你猜他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跟我们一样——你还是别管这些,先收好你身上的气味再说,要是让他发觉了你的味道,你可就麻烦了。”说着话,步忍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在流火小姐手中的金算盘上,失去了神兽的精魄,他比往常更易疲乏。
流火小姐多厉害啊!只是一眼就瞧出几个偷懒的家伙,“喂,我说你,穿着白衫你装什么读书人?你既然留下来干活,你就给我好好地干,一天一钱金子——一钱金子呢!我可不是白给你的。”
收起恶面孔,转过头对着海日楞的时候她又是一副笑脸迎人,“我说客人,您知道不!我们霸圣金堂可是驰名几十年的老会馆了。当朝多少重臣都是从我这儿走进那朝堂之上的。别看我们霸圣金堂门脸不怎么样,可那是为了迎合广大老客人的要求,始终维持着原貌。里头的摆设、每日三餐的菜色绝对叫你舍不得离开,保准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都舍不得走。”
她顺间变脸的态度叫幼微吃了一惊,她见过的世家女子或娇小可人如筌筌,或温柔婉约如从前的自己,再有几个任性蛮横的也就罢了。从不曾见过这般时而亲切,时而泼辣,时而刁钻,古怪得让你完全摸不透的姑娘家家。
让她摸不透的还在后头呢!
许是气不过,许是日子过得太无聊,步忍不冷不热地插了句嘴:“只要你给得出金子,我们就能给你想要的一切——这就是我们霸圣金堂的堂旨。”
“要你废话?”
金算盘盖脸,速度之快让步忍来不及反应。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放在海日楞面前的又是一副牲畜无害的笑容。
“相信我,住在这里,绝不会让你后悔。”
“只会让你悔的肠子都绿了。”
步忍话音未落,右边脸上又多了几块算盘珠子砸出的淤青,瞧着颇为滑稽。冲着有这么精彩的打斗场面,这霸圣金堂也值得住上几日。
海日楞冲流火小姐示意,“就这里吧!”
流火小姐噼里啪啦金算盘一拨,“先付三天房钱——一间房三两金子。二位是要两间还是一间啊?”她的目光在海日楞和幼微之间转啊转的,脱口而出,“一间房省钱,两间房嘛……礼数上错不了,您二位看……”
幼微斩钉截铁地丢出两个字:“一间。”
少赚一间房的钱,流火小姐顿时挂下了脸,“想不到这位小姐如此……放得开啊!”
被她这么一说,连海日楞脸上都挂不住了,他时不时地扫幼微一眼,却又不知说什么才好。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幼微脸上,却听她说:“法术高深的海大人,你是否想太多?”她义正词严地宣布,“一间房——你一个人住,我家离此地不远,若有需要我早出晚归。”
“哦——”
整齐的“哦”声代表着众人的豁然明了。

虽说房钱是贵了点,但收拾得相当齐整,加上古老的会馆所特有的底蕴,倒让海日楞对此地甚为满意。
什么底蕴喽风味喽幼微通通感受不到,她就嗅到那名为流火小姐的身上窜着一股子铜臭味。
“你真觉得两只神兽的精魄会在这种地方?”
“就在那副金算盘里。”
他无所保留地告诉她,他所知道的一切,包括霸圣金堂内隐藏的古怪。掀起竹编的帘子,目光碰巧流落到窗外那一白一青两道身影。
“你留意到那个和尚吗?他的身上有一股子气味。”
幼微正经八百地问了他一句:“你鄙视有狐臭的人?”
他的身体微晃了晃,到底没有倒下。他极有耐心地跟她解释:“我所说的气味不是那种气味。”这也是通过内府基本法术测试的大人说出来的话?
“难道是脚气?”她的表情毫无开玩笑之嫌。
跟这种永远认真的人,还是不开玩笑的好。海日楞正色道:“他的身上有一股子不属于凡人的气味,可我分不清那味道究竟属于神抑或是……魔。”
“之前你说有另外一班人马也在寻找神兽,会不会就是他?”
“刚刚与他对视的时候,我感应过他的力量,实在是太弱了,还不足以寻找神兽的精魄。”当法师一族的族长是白混的?这点本事都没有怎么当一族的家。
“那这堂内还有谁有这等本领?”幼微的视线透过窗子四下寻找着,一抹白映入她的眼帘,就在那光头和尚的身边。
他的笑是那样的和煦,身体里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平静祥和是她渴求多年的。久违的亲切融入心头,她痴痴地望着他良久良久。
久到海日楞想忽略都不成——盛气凌人的幼微大人也有柔软的一面,且是为了一个初见的男人。
显然,这男人魅力无限啊!
“我以为幼微大人只关心朝中之事,没想到也有其他事能引起你这般注目。”话已出口,他后悔得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没事干多这个嘴干什么?
幼微并未发觉他话里藏着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直地注视着阳光下的两个人,她讷讷道:“我……见过他。”
“呃?”
“很多年前,在皇宫内苑中。”
那时候,她、筌筌、小寻子,还有小随,他们总是在一块儿。一起玩闹,一起闯祸,一起……长大。
若不是八神兽散了,他们会一直这样长大,然后——谁成了谁的妻,谁又成了谁的臣。如今,那些只能是她白日里的遐想。
唯有眼前的两个人实实在在地放在她的面前,提醒着她曾有过的美好童年。只是小和尚已经成了大和尚,而白衫先生的容颜却抵挡住了岁月的风霜,未有丝毫的改变。
她看着看着忽而想起了什么,撩开衣襟,她大步往外走去。海日楞搞不清楚状况地紧赶了几步跟了上去,“做什么?”
“回宫,觐见王上。”有些话她必须问清楚。
听到她的回答,海日楞刹住了脚步。她去皇宫的因由和她要问的话他都猜到了,所以无须再去。
帝王之心向来是世间最难揣测,也最不应该揣测的神秘。

从宫中出来,幼微有些泄气。颓丧地回到府中,她照惯例先去哥哥的房里。
还未进门,就听见里屋传来哥哥爽朗的笑声,哥已经许久不曾这样笑过了。幼微脸上的冰冻渐渐融化,笑容爬进眼窝,她疾步进门。
“哥,什么事这么高兴?”
“你回来了?”长骁握了握妹子的手,笑道,“刚刚筌筌跟我说笑话呢!”
“什么笑话这么好笑,也说与我听听,让我也乐上一乐。”
元筌筌绘声绘色地说道:“说疯人岛上关了好些个疯子,管理这些疯子的长官很想获得提升的机会,到了一年一度对官员进行测评的时候,管理疯子的长官就对那些疯人说了——
“‘明天,你们一个个给我好好表现,都按我说的去做。等上头的大臣来到岛上,你们随我去迎接大臣们。我鼓掌,你们就跟着我鼓掌,我一咳嗽,你们就停下来认真听大臣讲话——如果你们表现得好,晚饭就给你们吃大肉包子。只要有一个人表现得不好,晚上谁也别想吃饭,听见了没有?’那些疯人一个个点头称喏。
“第二天,对官员进行测评的大臣到了疯人岛上,长官带头鼓掌,疯人们也跟着拍巴掌。检查的大臣看到这幅场景,觉得那官员把疯人岛管理得非常之好,也跟着鼓掌。长官觉得巴掌拍得差不多了,这会子该停下来静听大人训话。于是,便轻咳了一声。那些疯人还真听指挥,听到咳嗽声全都放下手不鼓掌了。可是来岛上检查的大臣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还在那儿鼓掌呢!
“只看冲上来一个五大三粗的莽汉对着大臣就是狠狠一拳,嘴里还嚷嚷着:‘你他妈的不想吃大肉包子啦!’”
“哈哈哈哈——”
虽说是听第二遍,可长骁还是乐得不行,幼微难得笑弯了嘴角,最让她开心的不是筌筌的笑话,而是哥难得的开怀。
“看不出,筌筌你还这么会说笑话。”
“我哪里会说什么笑话啊?”元筌筌羞赧地搔了搔头说道,“这些笑话都是小寻子平日里说给我听的,他的笑话说得比我好。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说笑话给我听,每次的笑话都不相同,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些个笑话。有时候笑得我肚子都疼了,以后长骁哥要是觉得闷,我也常常来说些笑话给你听好不好?”
长骁打趣:“好是好,就怕你经常对着我这么个废人,小寻子要说给你听的笑话就更多了。”
“谁说长骁哥是废人,在我心里面,你永远是那个什么都会的好厉害好厉害的大哥哥。”
说这话的时候,元筌筌的眼里写满了诚恳,那份真让长骁几乎都相信了自己还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大哥。
时间仿佛停滞于十年前,他依旧是虎虎生威的长骁大哥。

筌筌带给府上的快乐一直在延续,以至于她离开好一会儿,兄妹俩的话题还围绕着她呢!
“能像筌筌这样活着真好,每天什么都不用想,只要开心就好了。”
幼微轻叹了口气,长骁依稀察觉到了什么,“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妹子?”
在哥面前,她无须隐瞒,“今天我进宫问王上,回说有另一股势力也在寻找八神兽,王上听着好似并不关心。我又问王上是否还记得小时候我们在宫中遇到的那位会吹竹笛的白衫先生和光头小和尚,王上居然想都没想就一推三六五,说是不记得。我觉得……我觉得王上像是有意在隐瞒什么。”
“妹子,听哥一句劝,帝王有帝王的心思,做臣子的不要去妄加揣测,臣子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够了。有句话叫‘多行一步便是错’,你懂吗?”
哥的劝慰她听得进,可心底里的迷惑却抹不去。
“十年光阴,那个白衫先生居然不见容貌的转变。他从前分明久居宫中,如今却又出现在神兽精魄所在的地方,这难道不奇怪吗?”
“不是还有海日楞嘛!有他这个法师一族的族长出面寻找神兽的精魄,相信很快便会有结果的,你就不要太担心了。”
长骁明显不想提及有关神兽的话题,幼微知道那是哥的伤痛所在,急忙收了口。
此时,出了府的元筌筌朝偏门跑去,进了巷子她四下里寻摸了一会儿,瞧见一抹人影慌忙叫道:“小寻子!小寻子——”
元筌筌一路小跑,停在了他的面前。听到她唤他的名字,他依旧坐在石阶上没有起身,他怀里的狸狸见着主人,兴奋地挣脱汝嫣寻的怀抱跳上了主人的脚面,稳稳地站在那只小脚上。
“小寻子,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在里面待久了,你等得急了?我不是故意的,幼微姐回来了,碰巧长骁哥高兴,我就多说了几句。下次我保证,保证再也不待得这么晚了。”
他仍是不说话,低垂着头望着青石台阶。元筌筌不知所以地蹲下身子正对着他,“可你为什么不进去叫我呢?每次你陪我来都坐在外面等,干吗不进去?长骁哥几次问到你呢!”
汝嫣寻猛地抬头迎上她的目光,视线燃起了火,“长骁哥问起过我?”
“嗯,我把你对我说的那个疯人岛的笑话说给长骁哥听了,他笑得好高兴,胸口一震一震的。”
她兀自学着长骁哥的模样,汝嫣寻却始终痴痴地自言自语,“做个疯人也挺好,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一定也忘了烦恼。”
他的话背后蕴藏的意思太深奥,元筌筌搞不懂,她从怀里掏出个东西塞进他手里,“给,有这个你会高兴一点的。”
汝嫣寻低头瞧去,原来是个热乎乎的大肉包子,“你还真会配合我的笑话呢!”
拿了一个给狸狸分享,剩下那个在元筌筌的努力之下,迅速分解,最后变成可以让人快乐的法宝。

“虽然王上不记得了,但我记得清清楚楚,那位白衫先生和青衣和尚十年前的确住在宫里。”
来日,到了霸圣金堂见了海日楞,幼微犹豫许久终究还是将她知道的一切告诉了他。
“为什么告诉我?你对我一直有所保留。”
“既然王上决定让我们俩共同寻找八神,那么跟寻找八神兽有关的一切事情,我都该对你有个清楚的交代。”
这倒是很符合她认真处事的原则,并不代表她对他观感变好。
海日楞抛开私情以公事为重,“若真如你所说,那么那位白衫先生绝非一般人物——能阻止岁月的流逝,他的法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你说过他的朋友身上充斥着不知是神是魔的气味,如果他们就是另一帮寻找八神兽的人马,我们可就算遇上劲敌了。”幼微不免担心起来。
他们要担心的恐怕还不止这些,海日楞低头思量了片刻沉声说道:“说他们是敌人,恐怕还为时过早。”
风拂过海日楞的两鬓,扬起的发丝扰乱了幼微的眼,“你认为他们也是王上派出的另一股力量。”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的考虑恰与哥的不谋而合。如哥所言,帝王心术永远是不可揣摩的神秘。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与法术有关的事,还是他这个法师一族的族长比较擅长,幼微聪明地征求他的意见:“总不能跑过去问他,你是什么来路吧?”
“有什么不可以?”
海日楞甩开袖袍走出门外——
             (未完待续)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 共 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人气连载】蝴蝶肋骨(叶迷)
【花花故事本-人气连载】名冠天下(乐琳琅)
【花花故事本-人气连载】19岁,再见 文/叶迷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