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9期
 [梦幻彼岸]天鹅湖 文/蜻蜓
 2008-1-11 15:58:3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389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年轻的王子在迷路的第三天,终于体力不支,晕倒在了路边。
  朦朦胧胧,似乎有人喂他喝下一大碗井华水。微微带着些苦。还冷敷了他的额。仿佛被下了咒一般的,双目牢牢地合着,始终无法睁开。不知是扭曲的幻觉还是隐约的现实,他看见了她。
  纤细的腰肢。夺目的红唇。

  塞西是来提亲的。
  那个隐藏在丛林深处的国家,一直得到精灵们的保护。传闻有一位貌若天仙的公主。辛吉亚。在她出生的那个夜晚。极光般的绚丽光华一直蔓延了大半边天空。甚至湮没了第二日的阳光。
  没有人见过她。只是传闻,天下间,辛吉亚的美貌无人能及。
  塞西就是来寻她的。一路上他遗失了雪白的马匹,和锋利的佩剑。他迷失在了这片烟雾朦胧的丛林中。参天的树木遮住了天与地。看不见日出日落,看不见北斗星移。他猜他该是走了三天了吧,那么饿,再没有半点力气,终于眼前一黑昏倒了过去。
  醒来时已身在华丽的城堡,年老的女仆为他备好了换洗的衣物,并告诉他国王为他设了一场盛大的宴会。说完便转身打算出去。
  等等。他喊住了她。现在是几点了?
  她摇头。只有最高的塔楼上有一口钟,但那里从不允许人靠近。顿了顿,她又说。时间是毫无用处的,王子大人。
    塞西换掉了沾满泥浆的外套,又重新梳理了他浅栗色的头发,才推门出去。是一道长长的走廊,异常的宽广,两边都是掩着红木门的房间。高帮靴落在大理石铺的地上,响起很悠远的回音。顶上镶着波西米亚的五彩玻璃,在地上投下炫目的倒影。塞西小心的迈脚踩上去,生怕他们碎的淋漓。
  宴会厅也是宽敞的。国王和皇后坐在桌子的尽头,静静地笑着。有那么一刻,塞西偶然抬起头的时候,竟从他们有些苍老的眼眸中读到了彻骨的绝望。是错觉吧。他想,他们有一个富足的国家,一个美貌的女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塞西一想到辛吉亚,不免又提起了几分精神。
  我是来向你们提亲的。他开了口,请把辛吉亚嫁给我吧。
  国王依旧笑着。
  皇后微微皱起了眉。
  请把辛吉亚嫁给我吧。塞西提高了音量。
  你不需要向我们请求什么,国王说,她失踪了。我们也找不到她。一边的皇后跟着叹气。

  塞西一个人在房间里踱着步子。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奇奇怪怪的,没有人提起他们的公主。也没有人在意时间。时间是毫无用处的。他们说。
  忽然记起自己曾在林子里昏倒,醒来之后就已到了这宫殿。那这之间呢。似乎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影。
  纤细的腰肢,夺目的红唇。
  辛吉亚。他猛然惊起,那个救过他的女子一定就是失踪的辛吉亚。她救了他,然后又把他送到了皇宫。只有熟悉皇宫道路的公主才能够做到。塞西这样想着,便赶忙抓起搭在床沿上的外套,推门出去。辛吉亚。他在脑海中喊着,鲜艳的唇色遮掩过了清素的面庞,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轮廓,却越来越清晰了。辛吉亚,你是我的妻。
  这个在浓密树荫中沉默的国家,从来没有日出日落的概念,永远都是单薄的光线,五步之隔,便已朦胧了轮廓。塞西仰着头,望着头顶舒张的树木,有些晕眩。光线被切割成整齐的六边形。这些人究竟是怎样生活下来的,他暗暗的想。
  歌声。
  如流水一般灵动的歌声就从右边潺潺不断的淌来。缥缈不着边际。塞西一惊,是幻觉。他闭上了眼睛。却不由自主地迈出了脚步,贴着地面的杂草被踩得嚓嚓作响。透过层层树影,他隐约看见了她。颀长的身影。嗓音清甜好听。
  辛吉亚。他试探着喊出了声。
  歌声嘎然而止。她循声回过头,怔怔的望着他。塞西又走近了几步。红唇夺目,眼眶的线条粗而浓重。他加快了心跳。
  辛吉亚。他喊。辛吉亚。
  她笑了。该是笑了吧。他似乎看见了她嘴角微微牵动,苍白的脸上泛着月光一般皎洁的神色。他用手挡开一丛丛灌木,步步靠近。女孩的脸越来越清晰,看清了细细窄窄的眉毛,和微微向上翘起的眼角。美得让人屏息凝神。一定是辛吉亚,如此的美丽,这就是他翻山越岭来找寻的妻子。他不敢呼吸,生怕惊动了这精灵一般的女子。
  我来了,我来把你带走,去我们的国家。
  在还差两步的时候,她还是逃跑了。
  苍白的脚踝在黯淡的草丛间掠过一道鲜明的痕迹,塞西赶忙追了上去,别跑,他说,不要跑。那女子越来越远,最后就融进了这有些昏暗的光线里。
  再辨不清了。

  塞西顾自坐在床沿,表情有些沮丧。鞋边还沾着细细碎碎的草屑。辛吉亚,辛吉亚。他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喊。
  那女仆敲了门进来,安静的整理窗台。迎着光,年迈的脸上皱纹越发明显。
  他望着她沧桑的眼角发呆。你,知道辛吉亚的事么? 
  她转过头看他,眼神里满是惶恐。你是为了她而来?她说。那个可怜的孩子呦。
  塞西蹙起了眉。看着她双掌合十,虔诚的闭上眼祈祷着些什么。
  终于来了。终于来了。报应终于来了。她喃喃地说。终于来了。
  你在说什么?什么报应。他有些不耐的打断她。
  你就是那个人。就是那个人。你是来找辛吉亚的,我可怜的公主呦,可怜的辛吉亚阿。她的唇不住的颤动,吐出模糊不清的字眼。却像锋利的钢锥一般钉进了他的心里。
  他恍惚了一下。
  “那个人”指的是自己么?难道他们早就料到自己会来?林间的那个女子又浮现在了眼前,怔怔的望着他。然后莞尔一笑。辛吉亚,他轻声唤她。
  女仆已经退出了房间,塞西吁了口气,低低的啜泣声似乎还依附在耳边。莫名的烦躁起来。他仰面躺倒在床上,整理起思绪,这个神秘的国度,美貌的公主,不在意时间的人们……
  时间。
  塞西猛然跃起。时间,钟楼。不允许谁靠近的钟楼。
  一定掩藏着什么。
  他足足绕着宫殿走了三圈,才从浓密的树丛中找到了那条布满了青苔的小径。仄仄窄窄。塞西小心地抬脚,甚至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每一步都仿佛花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终于看到了。
  青石的外墙上爬满了墨绿色的蔷薇藤,锈迹斑斑的铁门上挂着沉重的锁。塞西倾着身子去撞,真的就这么撞开了。这些陈旧的禁忌早已在沧桑岁月中风化的不堪一击。潮湿的霉味和着灰尘扑面而来,塞西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头钻了进去。
  只是台阶。从面前开始,陡而高的排列着,仰着脖子也看不到尽头。塞西扶着墙壁,小心地走着。干裂的碎石不停从脚边落下去,在跌落在地上的那一刻,散成青灰色的粉末。好像骨灰。这里也曾经像城堡里面一样华丽吧。塞西看着破损的天窗上斑驳的图腾想。
  顶上是窄窄的通道,光线却忽然明亮了起来。有些刺眼。钟楼高过了树枝顶端,像一架一直通向天国的梯。这是这个国家最高的地方,也是唯一可以看见阳光的地方。可是为什么要封起来呢?为什么不在意时间呢?
  究竟是想隐藏些什么。塞西沿着通道向前走。
  你是谁。
  蓦的,一个声音划破死一般的寂静。连石壁和阳光都仿佛受了惊似的,拉出一道长长的黑色倒影,骤然后退。
  你是谁。
  塞西转过身张望,似乎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垂到脚踝的长裙。我是来找辛吉亚的,你不要害怕。
  辛吉亚?你是来找辛吉亚的?语气里竟是淡淡的期待。说着提起裙摆,盈盈的走来。
  塞西瞪圆了双眼。看着这个宛若从古老画幅上走下来的女子,有些许发黄的长裙,镶着层层叠叠的荷叶边。在他面前站定,缓缓抬起头。眼眶的线条粗而浓重,眼角微微向上翘起。亚麻色的长发打着卷披在肩上。嘴角荡漾开浅浅的羞涩。
  就是林中的那个女子没错。
  辛吉亚。他叫出了声。却连自己都吃了一惊。钟楼底部的锁是被自己生生撞开的,在这之前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出入过这里。
  她笑了。笑容竟也让塞西一时忘记了疑虑。她是那么的美丽,肤如凝脂,蛊惑众生。她低低的应了一声。
  这便是失踪了的公主辛吉亚阿。塞西有些眩惑。

  你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的国家很远很远,要翻过三十座高山,淌过无数条溪流。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找你,我亲爱的公主。
  找我么?
  是啊,你看你是多么的美丽,南边山头开出的杜鹃也比不上你双颊的红艳,林中最清澈的湖水也不如你眼角的恬淡。我的公主阿,你会成为我的妻。
  辛吉亚微微颔首,绯红了双颊。
  可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一直都住在这里。很小的时候别人就告诉我,辛吉亚,你必须一个人待在这里,你必须离开我们的国家。你要在这里等一个人,他是从遥远国度来的王子。
  是你么?你就是那个王子么?
  塞西愣了下,点点头。忽然想起了那个女仆的话,难道他的到来他们早已预料。
  我在这里住了十七年。从一出生,就被锁在这里了。
  为什么?
  父王说我的身上有不祥的诅咒。顿了顿,只有那个王子才可以破解。你是来救我的对不对?你要带我离开这里么?
  塞西不语。他在心里筹措。
  美丽的女子在一边望着他,眼里满是哀伤。带我走,带我离开这里。她说,求求你。
  塞西叹了口气。我不能。我还不能带你走。
  为什么。你不是来找我的么?你不是那个来破解我身上诅咒的王子么?她落了泪。连塞西都嗅到了绝望的腥咸。
  他怜惜的揽她入怀。我会带你走的,带你去看比天空还要广阔的海洋,有银白色的鱼跳跃在夕阳里。它们有三角形的背鳍。还有漫山遍野的海芋田,知道海芋花么?浅白的花色,鹅黄的蕊。风吹过的时候,香味跟着花朵一起跳舞。请再等待一下吧,我一定会带你走的。
  辛吉亚在他的怀里点头。她没有看见,塞西在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怎样的决裂。

  用晚膳的时候塞西一直低着头,什么都没说。
  国王和皇后还是坐在尽头的位置上,银质的餐具碰击发出很清脆的响声。
  见到她了么。是个很漂亮的孩子吧。国王忽然说。
  塞西平静的送了一勺汤,点点头。为什么要把她锁在钟楼里,他是你的女儿阿。
  我是爱她才这么做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因为我的过失而丧命。他说,声音穿过茂密的胡须,显得有些含糊不清。
  什么意思?
  你会明白的。这场闹剧即将结束,孩子,我不会责怪你做的任何决定。
  塞西困惑的望着他。
  都是注定了的啊。有因必有果,该来的终于会来的。国王说完,起身掸了掸身上的面包屑,从南边的楼梯回房。皇后最后望了塞西一眼,赶忙跟了上去。
  塞西看着他们的背影,究竟是个怎样的故事啊,他想。
  林子里还是昏暗的。白天黑夜并没有什么差别。这大概也是他们所不在意时间的原因之一吧。塞西在抬脚探路的时候想念起了钟楼塔顶上的阳光。
  你是来找辛吉亚的么?
  循声回望,身影颀长。是辛吉亚。她朝他走近。
  是来找辛吉亚的么?要带辛吉亚走了么?
  赭红色的头巾,轻纱的罗裙裹住纤细的腰身。脸色有些许的苍白。是么?她又靠近了几分,连彼此的鼻息都是鲜明清晰的了。
  塞西想转过头看向远方,却怎么也无法把目光从她的脸上挪开。就是这张让他魂牵梦萦的脸。
  不记得了么。我的王子,你在路边晕倒时我有多么的心疼。她把烈焰一般的唇凑到了他面前。塞西终于伸手环住了她的腰。我带你走。
  我要带你去看比天空还要广阔的海洋,有银白色的鱼跳跃在夕阳里。它们有三角形的背鳍。还有漫山遍野的海芋田,知道海芋花么?浅白的花色,鹅黄的蕊。风吹过的时候,香味跟着花朵一起跳舞。
  我们现在就走。
  女子在他的怀里笑得皎洁。

  十七年前的子夜,皇后产下一名女婴。却在右边的脸上长着一片殷红的胎记。一直蔓延到了锁骨边。
  皇后掩面而泣。
  年轻的国王下令逮住林间最美丽的精灵。她有一头亚麻色的长发。腰肢纤细,红唇夺目。
  请赐给我的女儿美貌吧。他说。
  她摇头。不可以。
  我的妻子会为此而死的。他望了望坐在床沿的皇后,憔悴的脸上满是泪痕。
  她依旧摇头。不可以,这是注定了的。
  国王咬咬牙,下定决心似的。我是国王,我命令你。
  美貌亦是一道诅咒。我的王。
  只要她有像你一样的脸庞。只要她像你一样的美丽。
  就连将来她是否会幸福也不重要了么?
  国王沉默。皇后的啜泣声仿佛是刺进心里的利刃。在妻子和女儿之间,他选择了如山花般,开的正艳的妻。
  她看了眼目光涣散的皇后,叹了口气。我明白了。
  在她喂她喝下浓汤的那一刻,还是迟疑了。公主安详的睡在摇篮里,不哭不闹,像一个安静的玩偶。美貌亦是一道诅咒。她说。
  国王揽着皇后,没有听到。
  她轻轻叹气。
  她将不会得到幸福,她会一辈子孤独。你们必须把她软禁在能见到阳光的地方。
  子夜出生的公主,在第二日的正午发出第一声哭声。精灵们编织起树荫的大网,笼盖了整个国家。国王下令没收了所有的钟表。只是为了掩盖那半天的谎言。
  这是个错乱了时间的国家。
  所谓子夜才是正午。只是他们看不见日落月出罢了。他们的公主有与生俱来的美貌,辛吉亚,那个出生在遮蔽了阳光的子夜的美丽公主。
  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国王总是会在寂寥的夜间,从睡梦中醒来,暗暗的问自己。再看着身边安宁的皇后,又重新释然的睡去。

  阳光刺眼。塞西用手遮住明亮的光线。才发现自己正仰面躺在草丛里。
  身边不见了参天的树木。又重新看见了湛蓝的天空。仿佛睡醒了一个冗长凌乱的梦境。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用手臂支起身体。
  雪白的马匹被拴在小溪边的木桩上,俯着脖子喝水。鞍下挂着佩剑,装在镶了宝石的剑鞘里。
  他向它们走去。
  就这么毫无留恋的把一切都抛在了后面。
  他是不知道的。在他牵着林子里的那个辛吉亚离去的时候,身后的国家瞬间凝固成灰黑色的雕塑,风过时,便化作粉末飘散到每一个角落。
  这是十七年前的诅咒。终于在塞西的抉择中兑现。
  赋予辛吉亚美貌的精灵,会夺走她的幸福。她们有着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嗓音。一样夺目的红唇。辛吉亚只是一个复制品,是个注定了孤独的神话。
  塞西跃上白马,爱怜的轻抚它的鬃毛。走吧,他说,我们回家。
  风在耳边唱成有些伤感的歌,他下意识的回过头,忽然看见一座遥遥远远的钟楼。残破沧桑。高的仿佛就要临到了天上。恍惚间,似乎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正站在顶端望着他。
  望着他远去。
  钟楼在驰骋中渐渐缩小,直到变成一个黑色的点。
  他依稀记起了些什么,却都是模糊的。
  纤细的腰肢,夺目的红唇。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div align="center"> - 2016-6-16 10:16:45 - <div align="center">
-----------------------------------------------------
<div align="center">
werrrrrrrrr - 2016-6-16 10:16:15 - werrrrr
-----------------------------------------------------
erwewrrrrrrrrrrrrrrrrrrrrr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09, 共 1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梦幻彼岸]相思冰蝶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鞠•骨董宠物店 文/针叶
[梦幻彼岸]蓝采和 文/针叶
[梦幻彼岸]段絮的好吃早餐铺 文/段絮
[梦幻彼岸]彼岸妖  文/杜童若
[梦幻彼岸]幽歌 文/佛尘
[梦幻彼岸]美少年说书纪•一条鱼 文/一两
[梦幻彼岸]小白龙 文/西影毒吻
[梦幻彼岸]多情只有春庭月 文/明净
[梦幻彼岸]心血来潮的改行 文/ 赖刁刁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