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9期
 [古韵柔情]恶霸的春天 文/千草
 2008-1-11 16:00:32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795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话说杭州城里的钱老爹,在娶了一个正妻,9个小妾后,开始不遗余力的“精忠报国”。奈何生孩子这种事儿,不是你“耕耘”越多,就一定收获越多的,所以他努力了若干年后,也只得了钱多多这一个女娃。
  钱多多,名副其实,家里钱多得不得了。女子的贤良淑德,对于她来说等于狗屁,横行霸道,我行我素,是杭州城百姓对她的一致评价。
  在4岁那年,钱多多总结了自己平凡的上半生后,决定自己的下半生一定要辉煌一番。当然,根据钱家历代没出啥状元将军的先例,钱多多决定以成为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恶霸为自己人生的伟大目标。
  啥为恶霸,恶霸者,分为三类:
  第一类——鱼肉乡民,人神共愤。当然,这种恶霸档次忒低,她钱多多不屑为之。
  第二类——惩恶除奸,表面上为恶霸,实则是义侠。此乃恶霸中的积极分子,属为了恶霸们美好的明天而奋斗的有志之士。钱多多基于自个儿“光明磊落”这一特质,自动放弃了成为此类恶霸。
  第三类——霸中之王,统一恶霸组织,最终成为恶霸中的恶霸。这种恶霸,威风不说,做出了名声,没准还能名留青史。当然,要成为这种恶霸,必须要能屈能伸,卧薪尝胆那些,在钱多多看来,简直是小CASE了。
  钱多多很是向往第三类的恶霸,钱老爹则为了女儿这一不入流的想法,不知道愁白了多少头发。无奈女儿意志力坚定,钱老爹也只能不停的替她收拾烂摊子。

  某天夜里,钱多多突然从梦中惊醒,便见一个白衣人站在床前。
  白衣飘飘,衬着那冰冷芙蓉面,钱多多词库贫乏的脑海中居然也能一瞬间闪过“丰姿卓绝”这四个字。
  若是让教她读书的先生知晓,没准这会儿会热泪盈眶。
  “仙……女……”她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半张着口,口水顺着嘴角缓缓流淌。
  对方那好看的眉微微皱起,下一刻,一把冰冷的剑抵在了钱多多的脖子上。
  “你叫钱多多?”冰冷的声音,让人如沐……呃,春风算不上,倒是很像西北风。
  “是。”
  “杭州人氏?”
  “是。”
  “钱府的小姐?”
  “是。”没想到仙女居然能对自己如此了如指掌,看来她恶霸是做出了点名声。不过话说回来,这仙女的胸……钱多多的目光带着无限的惋惜。
  “那好。”白衣人点点头,正待一剑抹了钱多多的脖子,却发现对方那双纤纤魔爪不知何时按在了他的胸前。
  不止按,她还四处摸索,一边摸,一边叨念着,“仙女,你的胸真的很平啊,是不是当仙女的都是平胸?”这年头,啥叫天使的面孔天使的身材,她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白衣人颤了颤。
  “要不我让厨子给你做点补胸的食物?其实木瓜炖乌鸡还是蛮有效的。”钱多多粉积极的道。
  “……”
  “要知道,做女人必须得追求某种境界。当然,我已经把这种境界归纳成了一句口号。”
  “……”
  “知道是什么口号吗?你不知道吧,没关系,跟着我喊:我们的口号是——”
  “……”没人喊,白衣人只是皱眉再皱眉。
  “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
  嗵!
  下一刻,钱多多被揍晕在地。
  而在晕倒的最后一刻,她脑中所想的是,她的口号有错吗?绝对……没有!

  当钱多多再次醒来的时候,终于了解到这个白衣人不是啥米仙女,当然,也不用追求什么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了。
  白衣人叫欧若水,今年18,比她钱多多大了两岁,据说他那个门派的人,必须在学武10年后,杀99个危害百姓的恶人,才能继续学门派的最高武学。
  “凭啥我是第99个?”钱多多抗议道,敢情她的恶霸,只是捎尾车的?
  “为什么你不能是第99个?”欧若水倒是奇怪的问道。
  “想我钱多多,怎么也是恶霸中的精英分子,纵然不能成为第一个,但是也决计耻于成为最后一个。”她昂首挺胸,说得慷慨激昂。
  他没理会她的废话,只是抽出了手中的剑,“我不杀昏迷中的人,现在你醒了,我可以杀你了。”
  哎?杀?!“等等,你要杀我?”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个人烟罕至的荒山野岭,就算她喊破了嗓子,恐怕也没人会来救她。
  “对。”
  “可……可是你不能没有理由就杀人啊!”就算是官府衙门要抓人,也得给个理由啊。
  “你危害百姓,这理由就够了。”
  剑光闪得那个耀眼啊,钱多多那个刺眼啊!
  “我冤枉哪!”钱多多喊道,“你说我危害百姓,我危害啥了?”
  “你在杭州城内吃东西从来不给钱。”欧若水想了想道。
  “我老爹都有给他们钱。”保命时刻,恶霸的面子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你强占民女。”
  “我只是让那人给我当丫鬟而已,而且我有每个月给月钱。”
  “你聚众闹事。”
  “我啥坏事也没干,只是让那帮手下练练嗓子而已。”好吧,她检讨,“我承认,我不是什么恶霸精英分子,我勉强只能算是一冒充的恶霸,所以……所以……你绝对不可以杀我!如果你杀了我,那你就是草菅人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先保住了性命,还怕将来不能成就恶霸风光无限的未来?
  “你——真不是恶人?”欧若水将信将疑的问道。
  钱多多点头如捣蒜。
  “我怎么相信你?”
  “那你想怎么样?”只要不是要了她的命就好。
  “你留下,若我查明了你不是恶人,自然会放你走。”
  “留下?”她眨眨眼。
  留在这座鸟不拉屎的荒山上?没搞错吧!
  她算是……被绑票了吗?
  
  想她钱多多之前的生活,虽然算不上是奢华无度,却也多姿多彩。大鱼大肉那是正常,山珍海味也不稀奇。
  但是谁能想到,她居然也有吃野菜汤的一天。一碗水,几颗野菜,嚼在嘴里也没半点咸味。
  唯一值得安慰点的,就是还有美男相伴。
  但是……美男诚可贵,大餐价更高。
  身为肉票,而且是一名有尊严的肉票,她自然要努力争取应有的权利。
  然而当她强烈要求改善伙食时,欧若水竟然不冷不热的来了一句,“这深山里,只有野菜可吃。”
  她抗议啊!就算真要观察她,能不能换个地方,高级客栈、酒楼,再不然,就是青楼妓院也成哪!
  当然,当她很好心的提出此建议时,迎来的依旧是一把亮光闪闪的剑。
  威武不能屈,那是狗屁!
  啥叫能屈能伸,她钱多多就是一个好榜样!
  二话不说,她埋头猛吃着野菜,除了吃自己的那份,顺便也把他的那份给吃了,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让她钱多多呆在深山里也是可以的。
  只不过在她顺带啃完了他的野菜后,美男的脸色依旧好看不到哪里去。
  于是趁着夜里,钱多多准备摸黑爬下山。
  相信就这几天的观察,这位若水美男应该也发现了,她绝非大奸大恶之徒——所以,落跑也是应该的!
  她爬——爬出了小木屋。
  她再爬——爬出了一里路。
  她再爬爬——爬出了两里路。
  她爬爬爬爬爬——呃,好像爬出了十里路。
  应该够远了吧。钱多多暗自想着,抬手抹了抹满脸的汗珠。
  天色不算黑,月亮也够大。
  不过钱多多硬是在绕了一个时辰后,还没绕出这座鸟不拉屎的山丘。
  然后又过了半个时辰,她彻底承认自己迷路这一事实。
  迷路不是可耻的,可耻的是迷了路还不承认。换言之,她这行为不算是最可耻的那一种。
  “救命啊!”她扯着嗓子朝天喊。
  除了风声之外,再无其他声音。
  “有没有人啊!”她继续喊。
  这回多了几声虫鸣鸟叫。
  饥寒交迫。钱多多开始体会到了比绑架更凄惨的事。颤抖着身子,她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她开始怀念那淡而无味的野菜汤,那破破烂烂的小木屋,还有那那冷冰冰的声音。
  如果可以让她再一次听到那个声音,如果可以再看到那个身影,她发誓,她绝对——
  “欧若水!”她仰头叫着,抬头望见的是那清冷的明月,还有那一闪而逝的白色。
  白色的衣衫,如同第一次见面那般的白衣飘飘。在月色的辉映下,那张绝色脸庞是如此的华美。
  他,冷若冰霜的脸庞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他,缓缓的举起了手中的剑。
  他,迈着无声的步子,朝着她走来。
  一瞬间的时间,看似很短,却又很长。就在欧若水准备递出了手中长剑的时候,钱多多已经忙不迭的向着对方奔去。
  从来没有如此的期盼见到他,纵然他的表情太过冰冷,纵然他手中的剑光芒太过寒煞,但是却让她觉得不再是孤单一人。
  嗵!她抱住他,两具身体撞在一起,发出了闷闷的响声。
  他没有避开,只是不解的看了看怀中的人,以及自己手中的剑。
  “欧若水,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害怕!”她拼命的把自己的脸朝着他怀里挤。
  “你不是要逃跑吗?为什么不逃了?”他低低的问道。
  “不逃,不逃,我不逃了!”如果不是他找到了她,她甚至怀疑自己会饿死在这个破林子里。
  他轻垂眼眸,看着环在他腰上的纤细手臂,“原本你逃了,我是打算杀你。”只是现在,却有了一些不同。
  异样的情绪在胸中悄悄扬起,有什么东西在变化着。
  她,没有理会他的话,依旧还死命的抱着他,把眼泪鼻涕一起抹在了他白色的衣衫上。
  直到过了良久,钱多多自我感觉那种彷徨无助的害怕感觉已经彻底消失了,才慢慢的抬起了头,用着那双红红的眼睛看着欧若水——
  “若水,我饿了,如果只能喝野菜汤的话,起码多给我几颗野菜。”
  “……”
  
  因为跑路失败,所以钱多多也就只能呆在这座荒山上。欧若水练功,她在一旁反复默背《恶霸守则》;欧若水煮汤,她在一旁尽把小个儿的野菜挑进他的碗里,这样剩下的大个儿的,就全是自己的;欧若水睡觉,她在一旁盯着美男,浮想联翩。
  呆在这里,她钱多多也有了效仿伊甸园夏娃的自觉了。不过奈何她的那位亚当先生整天和木头人没两样,除了练功就是煮汤,再不然就是睡觉。
  钱多多恶霸守则第一条: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看到喜欢的,就要先下定金。
  她趁着某天风和日丽,拉着欧若水站在小墙墩边。
  “若水,你可有娶妻?”钱多多开门见山的问道。
  “尚未。”
  “可有心爱的人?”
  他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也无。”
  很好,至少对着这样的人下手,她不会心存愧疚。舔舔唇,钱多多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了一块家传的古玉,“若水,想我钱多多怎么也算是一个有为人士,在杭州城内出类拔萃,如今我们孤男寡女的共处那么久,若是让别人知道了,会说闲话的。”
  “会说什么样的闲话?”欧若水不解的问道。
  “小样,你是装傻吧。”她不由分说的把手中的古玉塞进了他的手中。“总之,你得负责。”
  他依旧是一脸得莫名其妙。
  说不如做!既然说的他不明白,那么她只有以实际行动来演示给他看了。
  舔唇,她开始眨动着自己所谓的“电”眼。
  她努力的眨啊,努力的电,就差没有眼角抽筋了。
  不过电了半天,他也没瞅着被她给电死了,哎……看来她电人的功力还有待加深。
  于是乎,她自动忽略前戏,直接扑到了他的身上,对他又啃又咬。
  “你在干嘛?”欧若水皱眉,若是平常,他应该一掌打开她,但是现下,他竟然有种舍不得的感觉。她的啃咬,并不会让他反感。
  “非礼你。”她直言不讳。
  “你一个女子家,难道没有半点羞耻之心?”他皱眉,开始有一股热气蔓延全身。不同于平时的练功由丹田处所散发的热,而是一种逐渐升温的燥热,想要冲破什么似的,慢慢的汇聚到了一处……
  “羞耻心值多少钱一斤?”想她钱多多的字典里,好像从来没出现过这几个字。
  手指左动右动,她开始扯他身上的衣服。原本,她想效仿恶霸强抢民女那景况,一把把他的衣服狠狠的撕破,奈何他所穿衣物质量忒好,她这纤纤素手,撕了十几下,衣服愣是没破。
  他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衣服不是这样脱的。”
  “哦?那怎么脱?”她虚心求教。虚心使人进步,这点道理她懂。
  于是乎,画面一转,钱多多开始在欧若水的指导下,一步一步的解开了他的衣裳。一个耐心指导,一个把言语运用到实践中。
  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欧若水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没一掌劈死了这个女人,反倒是还希望她可以更多的来碰触自己。那股子的燥热,汇聚到了小腹,又从小腹涌开去,再从周围倒流回来,反反复复,连带着他浑身的体温都在逐渐升高。
  这个女人,总是让他不能自控。
  肌肤透着红晕,那精瘦却不失钢阳的身子,让钱多多一边流着哈喇子,一边不着余力的吃着对方的豆腐。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她的色爪,从上摸到下,再从下摸到上。
  “你这样做,可是要我娶你?”他问。
  “或者我娶你也成。”她答。
  他无语。
  她努力发挥恶霸吃东西绝对要吃个干净的原则,把他里里外外,能亲的,能咬的,能摸的……全都一一“吃遍”。
  “对了,亲爱的若水……”
  “……”他起鸡皮疙瘩。
  “你是喜欢你上我呢?还是我上你?”
  “……”
  “我比较喜欢一鼓作气,听说这样比较不疼一点。”
  “……”
  “喂,你那东西位置对准了没?别对错了地方。”
  “……”欧若水突然很有杀人的冲动。
  
  话说钱多多把欧若水吃干抹尽后,秉持着要做一个有道德的恶霸这一原则,她很好心的打算要——买单。
  于是,钱多多很深情的执起了欧若水的手——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感动吧!想当初,她这半文盲会背这首《上邪》的时候,老爹老娘那个激动啊,手脚抽筋的那个频率啊,让人叹为观止。
  当然,她之所以会死命的被出《上邪》,源于教书先生偷偷告诉她,此乃求爱必备杀手锏。
  这年头,恶霸也是讲究文化水准的,她钱多多又怎么可以不响应此号召!
  不过这欧若水咋就没点反应呢?!她把深情的表情继续加强,考虑着要不要把《上邪》再倒过来背一遍,以加强效果。
  “你真的能做到吗?”就在她还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突兀的说道。
  “当然!”她猛拍胸部保证道。“从今以后,有我钱多多罩着你,保管你一生一时无缺,安稳有余。”
  欧若水没答话,只是定定的望着钱多多,她干脆自个儿把他的反应翻译成默认。
  通常,故事发展到这阶段,就是男猪女猪美满幸福的生活了。
  若是想要故事更加完美一些的话,就该来个什么大危急的,以便让男女双方彻底认清自己的最爱。
  所以,钱多多也很不幸迎来了她的危急——绑票。
  自然,这第二次的绑票绝对不是欧若水所为,而是他的仇家。
  在看到了绑匪留下的小纸条后,钱老爹的泪水好比那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哗哗的流着,钱家的大老婆小老婆们都一脸焦急的望着欧若水,“无论如何,你都要把多多救回来!”
  “她是我的妻子,我自然会。”
  “女婿,此番多多被绑票,能否救回,杭州城内百姓已开盘下注,现在赔率是1赔3。虽然这么多人都相信多多救不回了,不过你放心,我下了一千两黄金赌你可以救回多多,你千万要有信心啊!”钱老爹说得悲悲戚戚,眼泪鼻涕的没少沾在欧若水的白衣上。
  欧若水翻翻白眼,终于明白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养出钱多多这样个性的了。
  
  另一边,钱多多开始夜观星象,看看最近自个儿是不是特别倒霉,才前脚拐着欧若水踏进钱府,后脚就又被人绑票。
  或者说,她看起来就是天生当肉票的命?
  绑匪在一边擦着那把亮晃晃的大刀,嘴里发出标准式恶人的威胁,“要是欧若水没来的话,你就等着钱府为你收尸吧。”
  喂喂,大哥,能不能换个有点创意的威胁啊!钱多多在心里感叹道,“你和欧若水有仇?”
  “深仇大恨!”绑匪一脸含恨。
  “说说。”
  “想当年我和我大哥在村子里鱼肉乡民,要钱花就收保护费,吃东西从来不给钱,看中了哪家姑娘直接抢了就是,小日子过得也算有滋有味。谁知那欧若水竟然一剑了结了我大哥的性命!而且还说什么我大哥是他杀的第71个恶人。”
  “什么!姓欧的实在太过份了!”钱多多怒火骤然而起。
  “哦,姑娘也如此认为?”
  “凭啥你哥这档次的恶霸是71号,而我非得是99号?”她怒啊!
  绑匪吐血,这名次也是能争的?
  “总之,我要用你引出欧若水,让他一命填一命。”绑匪正色道。
  绑匪把钱多多绑成了个粽子状吊在了树上,钱多多以德报怨,不忘对绑匪宣传恶霸宗旨,“喂,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有格调的恶霸,你和你老哥这种,顶多算是三流的,既然你是以成为恶霸为人生目标,自然应该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才是。”
  “啥是德智体美?”
  “所谓德,就是成为恶霸者,尤其是有格调的恶霸,起码应该尊重社会公德,以扭转社会上大多数人士对于我们恶霸的偏见。”
  “……”
  “说到智,不管你是机智谋略还是阴谋诡计,都应该充分把你的脑子运用起来,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建议你阅读一下三十六计。”
  “……”
  “至于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强健的体魄,是我们恶霸追求的目标,就算腹部没办法练出6块腹肌,起码手臂上也该练出个肱二头肌、肱三头肌什么的。”
  “最后说到美,当然就是指美型了!君不见如今BL、耽美泛滥如潮,都有一个决定性因素——美型!同理可证,若是想要让恶霸形象深入人心,美型是必要的。”
  啪嗒!绑匪不支倒地。这会儿他不止想吐血,还想吐白沫了。
  当欧若水来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绑匪身子狼狈的歪倒在一边,而那个被绑成粽子似的女人还在滔滔不绝的宣传着她的恶霸宣言。
  “欧……欧若水,你总算是来了!”绑匪眼角瞄到了白色的身影,立马一个跃身,弹了起来。一把明晃晃的刀就这样架在了钱多多的脖子上。
  刀光太刺眼,但是钱多多此刻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抹白色的身影上。他来救她了吗?明明他们才几个时辰没见,但是她却觉得过了好久好久。
  “若……若水……”她眼眶不觉涌着小小的泪珠,“我好想你。”
  是吗?他怎么没感觉出来啊!绑匪和欧若水心中同时向着。
  “多多,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欧若水保证道。
  “救,没那么容易,除非你把命留下,或许我会考虑放了这女人。”绑匪恶狠狠的道。
  钱多多觉得这会儿应该要发挥一下她的深情主义了,“若水,不要,你一定不能死,一定……”
   “哼,你以为你让他不救你,他就会看着你死?”绑匪嗤笑道,光看欧若水的眼神,他就看出了这男人对钱多多用情已深。
  钱多多甩了一个“怎么可能”的眼神给绑匪,随即对着欧若水大叫,“若水,你一定要把我救出啊,虽然我不想你死,但是我也不想自己死啊!而且我才‘吃’了你一回,现在死未免太可惜了。本来我还打算的好好得,今儿个一定要把你从里摸到外,你都不知道,你得皮肤滑腻的像凝脂一样,比起那青楼的小倌还要好……”
  基本上,她这会儿的话已经不是普通女人可以说得出口的了。
  一抹绯红爬上欧若水的面颊,他无奈抚抚额头,“多多……”
  而绑匪此刻看向欧若水的目光之中,少了几分杀意,倒多了几分同情。若是让他娶钱多多这样的女人,只怕他早已自个儿抹脖子自尽了。
  “别忘了我给你背过《上邪》的,我们要到天地合的时候才可以分开的。”换言之,大家要死一块儿死啦!
  “我知道。”欧若水应道,“所以我会保住自己的命,然后连你的命一块儿救出。”
  话音一落,欧若水手中的暗器已经射向了绑匪,当然,还是多少出了一点意外,原本他也没打算要了绑匪的命,只是绑匪在看到自己身中暗器后,双眼一翻,吓昏了过去。
  待欧若水把钱多多身上的绳子解开的时候,钱多多整个人扑到在了对方的身上。
  “若水!”她开始努力的把自己的口水沾在对方的脸上,“我好怕。”
  怕?这女人绝对没有怕吧!欧若水无奈的享受着这口水洗礼。
  “你看,我的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呢。”
  心跳快明显是兴奋而非害怕。
  欧若水叹了一口气,“你就不怕我不来救你?”
  “你不会啊。”钱多多理所当然的道。
  “为什么?”
  “因为你爱我嘛”她大言不惭,完全不知道脸红为何物。
  他一怔,随即低低一笑,是啊,他的娘子,真的懂他!“那你也爱我吗?”
  “爱得不得了!”不然她干啥吃他那么多豆腐啊!
  他深深的拥住了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真的?”她笑了,“若水,那以后我们夫妻就一起朝着恶霸的伟大事业奋斗吧。”
  “哎?”
  “放心,有我罩着你,你绝对可以成为恶霸中的恶霸的。”
  “多多,相信我,我绝对不想成为什么恶霸中的恶霸。”
  “你不可以对恶霸有偏见,这可是一个具有潜力的职业啊。”
  “……”
  相信欧若水的苦难历程,才刚刚开始!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35, 共 4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古韵柔情]大话射雕之我是谁 文/蝴蝶爱纯
[古韵柔情]青丝落 文/樱桃花
[古韵柔情]爱过无痕 文/西影毒吻
[古韵柔情]怨伶恨 文/桑果
[古韵柔情]千年寂寞 文/水若凝
[古韵柔情]离情 文/幻几
[古韵柔情]谁与共醉明月 文/鹂吹
[古韵柔情]美人笑 文/秦巅
[古韵柔情]风华绝代 文/萧十一
[古韵柔情]初雯 文/文鳐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