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9期
 [青春本馆]黑色情人节 文/兰析
 2008-1-11 16:01:1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4792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
  
  “嘭”的一声,很刺耳的枪响。
  我听见周围有人在不断惊叫,紧接着,很多辆警车朝这个方向呼啸而来,警笛声尖锐得几乎要刺穿这整个世界……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突然间觉得喉咙就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一声也发不出,脑海中一片空白。
  他就躺在面前,胸前的伤口正不住地流出鲜红的血,染红了那件我给他买的蓝色休闲装。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情人节。
  今天也是我的生日。
  他特地请了假来陪我,说好了,要陪我一整天,不再管警局的事。
  他说,他已经买好了礼物。
  他说,我看见后一定会很喜欢。
  可他还没来得及把礼物送我,甚至没来得及跟我说一声生日快乐,他就又丢下我去解救人质。
  但我没想到,他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我更没想到,自己生日这一天,竟成了他的忌日……
  ……
  再次从噩梦中惊醒,我呆呆地坐在床上,有好一段时间都无法回神。
  这并不是噩梦,一切总是真实地让人心痛,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我眼睁睁看着他在我面前倒下去,满身是血……
  “昊风。”心房猛地一阵抽痛,我不禁伸手掩面。
  三年了,还是这样的想他!
  每当做了那个噩梦之后,我都会憎恨自己为什么那天没有拉住他,为什么那天要选择走那一条路?
  可是,时光并不能倒流,所有的一切也不能重头来过……
  淡淡的晨光透过窗帘洒入,在指间折射出一抹黑亮的光芒。放开了掩面的手,我低头看着右手无名指上那枚镶嵌着黑色宝石的戒指。
  ——“这是我们从昊风口袋里找到的。我们想,这应该是给你的。”
  那个夜晚,在那间寂静如死的医院里,当他的同事将这枚戒指交给我的时候,我才真正失声痛哭。
  那是我这一辈子哭得最为伤心的一晚,仿佛要把所有的悲伤都哭尽。
  但无论我怎么哭泣,再怎么呼喊,也换不回已经离开的人……直到医生将他送进太平间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他,真得离开了……
  永远地离开了……
  
  
  一转眼,三年过去了。
  我离开了那座令人伤心的城市,来到了另一座城市。可是很多事情并没有随着地域的转换和时间的流逝而遗忘,反而越来越清晰。
  ——“叶子,我知道我没时间陪你,但我知道,你不会怪我,对吗?”
  ——“叶子,今天是你生日,又是情人节,我特地请了假。”
  ——“叶子,我买了件礼物给你,一会你看见了一定会喜欢。”
  ……
  “叶子”是他给我取的小名,他说,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他可以叫我叶子。
  这是他与我之间最亲密的称谓。
  如果当年没有那场意外,现在的我们应该步入婚姻的殿堂,过着幸福的生活了吧?但这个世上偏偏有许多如果,有许多意外……
  深吸了口气,我翻身下床,“唰”的一声,拉开了窗帘。
  清晨淡淡的阳光长驱直入,带来了满室的温暖和明亮。
  站在窗前,我静看着对面那碧绿平静的湖泊,松翠挺拔的青山,唇边不禁微微勾起了一抹满足的笑容。
  这里远离市区,没有那热闹非凡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却别有一番清静安宁。
  我喜欢这样安宁的环境。
  三年前,当我刚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很无助,很迷茫。
  那个时候我还无法从昊风离去的悲痛中恢复过来,我无心写作,无心做任何事,只是整天走在城市的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累了便回家。
  至到有一天,我无意中走进了一家叫做记忆的酒吧,遇上了酒吧的老板娘江雪霁。
  在失意的那段日子里,是雪雪陪着我,开解我,让我从悲痛中脱离出来,重新开始生活。
  再后来,我便搬进了雪雪的这栋别墅。
  这三年来,我过得很开心,虽然依旧无法从失去昊风的悲痛里真正恢复过来,但我知道,昊风并不希望我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
  所以,这三年我写出来的书,也是跳跃而飞扬的。
  我用电脑打出了一段又段美丽的爱情故事,可能也正因为我曾失去过,所以我所写的故事,结局都是美好的。
  我的笔名,叫叶子。
  当我用叶子这个笔名写东西的时候,便时常会想起昊风温柔的微笑。
  我知道,昊风一直在遥远的天堂看着我,看我是否过得快乐?而我,也当然不能让他失望。
  从身上掏出皮夹,轻轻打了开来,我低头看着皮夹上层那张照片。
  照片上,昊风穿着警察制服,帅气而挺拔。
  其实,他五官的线条偏冷硬了些,不笑的时候让人感觉很冷酷,可是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却是让人如沐春风。
  我伸手轻抚着那张照片,微笑着低语,“放心,我会过得很好。”
  这是我给他的承诺。
  即使……他不在我的身边,我也要遵守这个诺言。
  收起皮夹,我看向窗外那片阳光明媚。
  今天真是个好天气!
  “生日快乐,情人节快乐!”
  我轻轻地对我自己说。
  
  
  这座城市的冬天并不冷。没有冷冽的寒风,没有飘扬的雪花,也许因为地处偏南,所以即便是冬季也让人感觉不到什么寒意。
  走到人来人往的街头,热闹的人群中不时有一对对情侣含笑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几乎每个女孩手中都拿着漂亮的玫瑰,一脸幸福的微笑。
  星期天本来就是个适合约会的日子,更何况今天又是情人节?
  似乎今天就只有自己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呢!
  不过,我向来不是自怨自艾的人,我会让这个黑色的情人节变得有色彩些!
  抬起头,我便看见不远处的一个大型商场。虽然今天没有约会,但我决定今天要过一个快乐的情人节,过一个开心的生日……
  走出购物商场的时候,我的手上已提了一袋又一袋的东西。
  ——女人天生就是购物狂,不要平白浪费了自己的本性!
  这是雪雪的口头禅。
  所以平时雪雪无论开心还是不开心,总是喜欢疯狂地买东西,然后跑遍这座城市的大小商场,满载而归的同时,也把自己累得半死。
  每次我总是取笑她,这是自虐,也是浪费。
  雪雪却总是笑笑,说我不懂得购物的乐趣。
  也许,我真得不懂吧?但今天,我似乎真正尝到疯狂购物的乐趣,虽然看着自己的钱包一分分地扁下去,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痛的。
  提着这些东西回去,不知道一会回去雪雪会是什么表情呢?
  分神想象着雪雪晚上的表情,我踏出商场门口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外面不同寻常的骚乱。
  忽然感觉有什么人撞了自己一下,我一时没站稳向后跌去,幸好及时扶住了商场门口的玻璃门才没让自己狼狈地摔倒,但手上的东西却因此撒了一地。
  回过神,正想看看是什么人这么蛮撞,忽然脖子被人一勒,我才刚感到一阵难受的窒息,紧接着一个冰冷的硬物朝自己太阳穴一顶,耳旁响起一把阴冷的男声。
  “要命的就不要动。”
  四周顿时响起无数尖叫,人群也开始惊慌地逃窜。
  ——被人劫持了!
  当脑海中闪过这个意识时,不知道为什么我竟没有感到害怕,眼前竟浮现起警匪片里类似的片断场景。
  “明哥,警察已经将这里包围了,我们要逃出去,就只有靠她了。”那个劫持我的男人似乎在跟另一个人说话。
  但我还没听到那人回答,就已听到了四周呼啸而来的警笛声。
  恍惚中,似回到了三年前……
  我心中猛地一揪。
  “你先走。穿过这个商场,从另一个出口走。我拦住他们。”
  身后,忽然响起了另一个男人的嗓音,声音很冷,却带着一丝强硬的命令。
  “可是——”对方明显在犹豫。
  “你应该知道那些东西的重要性。”
  那道声音里微带着冰冷的怒意,还没等那劫持的男子回答,我只觉手臂被人猛地一扯,已被人强拉了过去,另一把枪,再度准确地对上了我的脑袋。
  今年的情人节果然是黑得不能再黑了。
  我在心中暗自苦笑。
  “明哥,你自己要小心。”
  没回头看,我也知道原先劫持自己的男人已经离开了。
  警笛声更近了,很多辆警车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我看见很多警察拿着枪朝这边跑过来。
  四周胆小的人都已跑得老远,还有些胆子大些的,则留在一旁看着热闹。
  真是很像警匪片中的场景呢!
  我自嘲地想。
  “你们可以试试再上前一步。”
  那声音比方才更冷,甚至带着些残酷的味道。
  我感觉枪口又朝自己的太阳穴逼进了一分,微微带来了些疼痛。
  “快放开人质。”
  那些警察可能是怕男子伤害我,并没有走近,只是举着枪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退后。”
  男子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我这时竟忽然很想瞧瞧劫持自己的人究竟长着什么样子,也许,像自己小说中所写的杀手。
  ——很冷酷的那种!
  可惜,他一直在我身后,用枪指着我的头,根本看不见他的样子。
  “走。”
  那男子一声令下,便拖着我往商场里一步步退去。
  很明显,顶在我脑门上的手枪已吓坏了商场里的人,很多人开始惊慌逃窜,尖叫……趁着人群骚动,那男子一把拉起我的手便往人多的地方钻去。
  这是一个大型商场,整个建筑结构以按圆形设计的,一共有东南西北四个出口。混乱中,我只觉得被那人紧紧拉着往西边人群最多的那个出口跑去。
  我不得不暗赞他的聪明。
  虽然,在这个时候,称赞一名劫匪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而且,我的的手被握得很疼,向来不爱运动的我,也早已被这一段剧烈的奔跑折磨得上气不接下气。
  “放开我。”
  我喘着气,低低地说,却意外地察觉到对方的身躯竟猛地一震。
  我也无暇细想,只是低头一味挣脱着对方的手。
  我并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生死关头,自己竟变得这么大胆,不怕惹怒了这个歹徒,一枪了结我。
  或许是因为昊风在暗中给了我力量!
  又或许,我早已经觉得生无可恋!
  ——生无可恋!
  多么可怕的想法!
  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吃惊,我猛地抬起了头,刚好迎上了对方回视的眼神。
  在那一瞬间,我仿佛被雷击中,僵在了当场。
  “你——”
  面前的世界忽然黑暗了下来,但脑海中却一片空白,我甚至无法思考,甚至忘记了挣扎!
  恍惚中,我以为自己置身于梦境!
  因为这三年来,我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这张脸……
  “昊风!”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叫出这个名字的,只是出神地望着他。在这一刻,我听不见四周惊慌的尖叫,看不见四周的骚动,就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眼前一脸苍白的男子眼睛里似乎有一抹很复杂的神色闪过,但唇边却勾起一丝冷笑。紧接着扬起一记手刀,往我脖颈上狠狠劈了一下。
  一阵剧痛传来,我眼前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他不是昊风!
  黑暗来临的时候,我很肯定地对自己说!
  昊风没有这么冰冷无情的声音。
  昊风对我,一向都很温柔。
  就连笑容,都是温暖的!
  很温暖、很温暖的那种!
  
  2
  
  ——“叶子,为什么你笔下的男主人公都是温柔型的?”
  ——“我喜欢。”
  ——“哈哈,我想你一定是在写我。”
  ——“少来!我可不想跟那些虚拟世界中的女人抢男人。”
  ——“原来你还会吃你自己笔下女主角的醋!、。”
  ——“我像那么幼稚的人吗?”
  ——“有点,我看就很像。”
  ——“你欠打啊!”
  ——“我怕你打不过我。”
  ——“来呀,我们可以试试!你以为你是警察就了不起了吗?”
  ……
  昔日的温馨,昔日的甜蜜,昔日的笑闹……到了今天已经都成为了一种伤痛的回忆!
  每一次,当我想念昊风的时候,总会想起以前他们一起相处时,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微笑……
  记得,每次他办理重大案件的时候,无论工作多么辛苦疲累,他都会每晚给我一个电话道晚安,因为他清楚,那不仅仅是个关切的问候,也是在给我报平安……
  还记得,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只要他赶得及,每个清晨,在我还在熟睡的时候,他都会为我买来早餐放在餐桌上,然后留一张字条,叮嘱我吃饭,因为他知道,自己经常为了写小说而忘记了吃东西……
  我记得的事情太多太多,但记忆中的那个人却已不在身边了……
  昊风……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洁白如雪的病房里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我不禁疑惑地皱了皱眉。
  刚才发生的一切难道也是做梦吗?
  “小叶,你终于醒了!”
  耳畔响起了一把熟悉的声音,我转过头便看见雪霁脸上松了口气的笑容。
  每次看见雪霁的微笑,我都会莫名地感到一种镇定人心的力量。
  “还有没有哪里感到不舒服?”
  “没事了。”我摇头,在雪霁的掺扶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是警察把你带回来的,你昏倒在了商场。幸好你皮夹里有我酒吧的名片。”雪霁为我弄好了靠枕,让我靠得舒舒服服,然后,看了我一眼,“他们说,你被人劫持了。”
  “是啊,今天真是一个黑色情人节。”我状似轻松地笑笑,眼底那抹想掩饰的痛苦却没能逃过雪霁的眼睛。
  但她并没有多问什么,就像三年前我第一次遇见她时一样,她只是轻轻笑了笑,“如果有什么想不通或者不开心,到我的记忆酒吧里来喝杯酒吧。”
  “好啊,好久没喝你的记忆之殇。”我强笑,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门外站着两名警察,看来喝那杯“记忆之殇”的事要缓一缓了。


  记忆之殇,其实是一杯酒。
  酒是一种淡淡的橙红色,然而,透过那层红色的光泽,不同的人,又总会看到不同的颜色。
  有人说,是彩色。
  有人说,是金色。
  但也有人说,是黑色。
  ……
  听说,伤心之人喝过这杯酒之后,便会变得很开心。想记住什么就记住什么,想忘记什么,就忘记什么!
  也许,酒醒之后,一切又都回归到了原点,但谁也管得了酒醒之后的事呢?
  醉时,便该当醉。
  酒吧内,很安静,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影,孤独地坐在酒吧的角落,品尝着“记忆之殇”。优美而略带感伤的旋律缓缓地在室内回荡着,就如同人们手中的那杯酒。
  而每一次,我喝记忆之殇的时候,眼晴里所看到的,都是黑色。
  沉重而令人心痛的黑色。
  我已经喝得有些微醉,但脑海里却依旧清晰地就像回放电影一般,将曾经与昊风经历过的一切,一遍又一遍地播放出来。
  听说,这酒是雪霁的未婚夫岑惟书调制出来的。
  他是一名著名的调酒师,但在调出这一杯酒的第二天,便因心脏病复发而离开了人世。那个时候,他甚至还没来得及给这杯酒取名字。
  于是,雪霁在岑惟书出殡的那天,为这杯酒取了这个名字——记忆之殇——为了记住她所爱的人。
  后来,她便来到这座城市开了一间记忆酒吧。这间酒吧里所有的酒,都是岑惟书调制的,她要让来这里的每个人都喝到岑惟书调制的酒,要让这里的每个人都喝得开心,喝得快乐。
  即使……只有短暂的快乐也好!
  “雪雪啊,今天你这酒不怎么管用。”我靠在沙发上,那微熏的酒意让我异常地燥热,只是,越烦燥,我越清醒,清醒得就像有一盆冷水不断浇在头上。
  刚才那两个录口供的警察竟然有一个曾经是昊风的同事,于是,所有不该被谈及的往事,又都被翻了出来。
  不过,也幸好昊风那位旧同事的关系,另一位警员并没有怎么为难自己。
  而且,当时我昏过去了,确实什么也不知道,除了……
  除了那个人长得很像昊风。
  岂今为止,这个秘密我没有对任何人说,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害怕这个秘密说出来后,我会失去些什么?
  人啊,其实是很怕失去的,虽然天天念着有失必有得,但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真正坦然面对失去呢?
  而我,就是其中一个实例。
  “先喝杯茶。”面前忽然多了一杯热茶。
  我抬头看了雪霁一眼,接过她手中的热茶,苦笑:“你说人是不是一种很矛盾的生物,有些事明明想要忘记,却偏偏忘不了。”
  雪霁笑了笑,还是那种让人心神安定的微笑,“是啊。从某种角度来说,记忆也是人生命的一部分,既然生命没有消逝,那么,记忆也一定会存在的。”
  我喝了口热茶,觉得清醒了许多,半醉半醒的状态才是最令人难受的吧!
  “雪雪,你开记忆酒吧,其实是为了记住某些事吧?”
  “是啊,既然无法忘记,就不要去强求。”雪霁微笑,“这是我的做人原则。就算记忆并不一定是美好的,但我会一直记着它们直到老死。”
  “就算再痛苦也要记住吗?”
  “嗯。”
  “我可没有你那种勇气。”我苦恼地捧住头,又想起那张与昊风一模一样的脸。
  只是,那张脸与昊风唯一不同的是,那个人的眼睛是冷的,冷得一点温度也没有,而昊风的眼晴则是温暖的,就像春天里的阳光。
  这个世界上真有这么相像的两个人吗?即使是孪生子也没有相像到这种地步!
  不,我不相信!
  就算这个世界再无奇不有,也不可能出现两人一模一样的人!
  “既然连记忆之殇都帮不了你,去外面散散心吧,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看着雪霁那清澈平和的目光,我点了点头。
  是啊,去外面走走,也许对自己更好。
  
  3
  
  ——“情人节那天,昊离开了。”
  ——“叶知道,昊那时一定带着很深的遗憾,因为他还没来得及将礼物送给她,还没来得及跟她说一声生日快乐!情人节快乐!但叶更明白,昊一定没有后悔,因为他是个好警察,一直以来都是。”
  ——“很多年了,叶一直都忘不了昊,忘不了那个黑色的情人节,那声令人心碎的枪响总会在午夜梦回时响起。”
  ——“叶常在想,也许终其这一生,她都会这样过下去了……怀着对昊的思念……”
  为小说打下最后一个完美的句号,我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这是我为昊风所写的书,书名叫《黑色情人节》。
  昊风生前一直说,我笔下的男主人公都有他的影子,但这一次,我决定不再只写影子,而是写一个真真实实的昊风。
  这个礼物他一定会喜欢的。
  我知道。
  关上了电脑,我轻轻推开了窗门。
  此时夕阳已是渐下,落日的残影投射在对面那波澜壮阔的海面上,荡开了一层层淡淡的红光。海风徐徐吹来,拂过岸边翠绿挺拔的椰树,带来阵阵温暖而潮湿的气息。
  温暖的阳光下,不少流连忘返的游客正舒适地躺在细致洁白的沙滩上享受着亚热带国度所特有的温暖日光。
  这里是S国一间非常有名的渡假村。
  三天前,我只身离开原本寒冷的国度,而飞到了这个充满阳光的亚热带国家。
  自从看见那张脸,我几乎每时每刻都陷入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我想,我不应该将自己逼入困境!
  所以,我听了雪霁的话,决定出来散心。
  原以为,暂时的离开,可以减少一些自己对昊风的思念,但最终,我发现,地域的阻隔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于是,我便将自己对昊风的思念写成了一本小说。
  也许,这也算是一种精神寄托吧!
  就像雪霁所说的,记忆本来就是人生命中的一部分,既然忘不了,那么就深深地记住它吧!
  刻骨铭心地记住!
  深吸了口气,鼻端满满都是海风那特有的湿咸气息,我放眼往远处望去,那雪一般洁白的细沙蜿蜒连绵,直伸向远方。
  突然,在不远处一块突起的巨大石礁上,我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
  心中猛地一跳,千百种情绪顿时倾涌而出……
  是幻觉吗?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走到海边的,耳边不断传来海浪翻滚嬉戏的声音,但我觉得此刻自己心跳的声音盖过了海浪声,心跳得太快,快得几乎要跳出胸膛。
  越走近,那熟悉的背影就越清晰,刻骨铭心般地清晰!
  走至那礁石旁边的时候,我却忽然却步了。
  坐在礁石上的人,似乎察觉到我的存在,慢慢回过了头。
  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有如此寂寞而苍凉的眼神,那种眼神会让人狠狠地把心揪住。
  然而,在那双眼睛看清我的脸庞之后,那抹令人揪心的落寞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冰冷神色。
   “我们似乎很有缘。”
  坐在石礁上的男人淡淡地开口,唇边挂着一边慵懒,却又冰冷的浅笑。
  望着这张熟悉的脸,我不自觉地又将他跟昊风比较起来。
  忽然间,我庆幸他不是昊风。
  因为那双冰冷的眼睛背后,隐藏着的,是不为人知的落寞,昊风不应该这样痛苦而寂寞地活着……
  “是啊,很有缘。”
  面对曾经劫持自己的劫匪,我竟然感觉不到一丝害怕,而是爬上了石礁,坐在他的身旁,与他一起并肩遥望着大海。
  “你不怕我?”那男人看了我一眼,淡淡地问,我发现,他连问话的语气都很淡漠,也带着防备。
  人这样活着,应该很辛苦吧!
  我笑了笑,“其实,我应该害怕。”
  海风将我的一头长发吹得乱蓬蓬的,我很自然地拿出发夹,熟练地挽了一个髻。
  “我一点都看不出你害怕的样子。”那男人忽然转过头,不再看我。
  “因为看见你这张脸,我害怕不起来。”我半开玩笑地说,“可能这张脸长得太帅了。”
  男人沉默,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凝视望着大海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叫叶纾语。”我主动自报家门。
  男人终于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眼神依旧淡漠,但还是回了一句:“段皓明。”
  “段皓明!”
  心底似乎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我低声咀嚼着他的名字,然后抬头一笑,“如果我说,你很像我死去的男朋友,你信不信?”
  我不知道为什么冲动之下就跟他说了,只是觉得,应该让他知道。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也许这就是所谓女人的直觉!
  可是在以后无数寂寞痛哭的日子里,我却又在后悔,为什么自己的直觉不够彻底。因为很多时候,错过了契机,很多东西就再也无法挽回。
  段皓明听了我的话,似乎微微一顿,语气却依然疏离淡漠,“但我不是。”
  “我知道你不是。你和他,有着很大的不同。”我继续在他面前肆无忌惮谈论着昊风,也许三年来,他是唯一一个让我想在其他人面前谈及昊风的人。
  “他的眼睛里的神色永远都是温暖的。”我想这个时候我的唇边应该带着一种沉浸于幸福的微笑吧?
  昊风那温暖的眼神,总是会让人感到幸福的!
  即使,他已经离开了这个人世……
  “你分得清就好。”耳边又响起了段皓明淡漠的声音,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突然从那冷漠的语气里听出了烦燥。
  我转过头,却看见段皓明忽然站起了身,似乎想要跳下石礁。
  他要走了吧?
  心中明显升起了一丝失落。
  叶纾语,你在干什么?
  我吃惊于自己的情绪,暗中掐了自己一把。
  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脸让自己把他当成了昊风吗?
  正在我失神的时候,忽然感觉眼前一阵黑暗。
  “小心。”
  等我回过神的时候,一道身影已紧紧地压在了自己身上。
  “你干什么?”我吃了一惊,然而,耳边却忽然听到“扑——”的一声,紧接着,似乎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划过了石礁,射入了大海里。
  空气里隐隐飘荡着火药的味道,再怎么愚笨,我也猜到了刚才擦过自己耳边的是什么东西。
  ——是子弹!
  声音虽轻,但很明显,这是一种微型无声手枪所发出来的声音!
  “你刚才不该过来。”耳畔响起了段皓明略带斥责的声音,而且还隐含着淡淡的怒意。
  看来,我一定是会成他的拖累了!
  我叹了口气,正想让他快走,别管我,但他却突然一把把我拉了起来,从石礁上跳了下去。
  一切发生地太过突然,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他拉着拼命向前跑。
  “你不要管我了。”
  我微微喘息着,想让他放开我,但他却没有回答,依旧紧紧地抓着我的手。
  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忽然间让我不知所措……
  段皓明一直拉着我狂奔,然后,窜进了岸边的一片僻静的小椰树林里。
  交错生长的椰树掩去了我们的形踪,就在这时又闻“扑——”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又从我身旁的椰树背上斜射而过,立时散出几丝细细的轻烟。
  电视上经常看到的刺激而惊险的场面,又让我遇到了。
  这个男人,果然是只能带来危险的生物。
  “藏好!”
  段皓明冷冷地把我推到身后,让我藏入身旁浓密的灌木丛里。
  我看见他掏出了一把乌黑的小型手枪,对准了正朝这里迅速接近的黑影。
  紧紧盯着他的背景,我紧握的手心已不自觉冒出了冷汗。
  那一天,昊风的手中也是拿着这样一把手枪,对准了面前那个劫持人质的劫匪——
  “扑——扑——扑——”
  几声轻微的枪响过后,我听见前面有人闷哼了一声。
  我不知道是谁受伤了,心在那一刻显得慌乱无比,但我对面前的一切却无能为力。
  我突然间很憎恨自己是个普通的女人。
  “小心。”
  又一声急切的呼唤,我还未回神就看见段皓明又扑了过来,抱着我就地滚了一圈。
  “你——”
  这是他第二次救我。
  心头仿佛被什么堵上了,我说不出半句话来。
  他为什么要这样拼命救我?如果真要扯上什么,我和他,也仅仅只是劫匪和人质的关系吧?
  恍惚间,我被段皓明强拉着站起来,一时没能站稳,我撞入了他的怀里,不禁本能地伸手扶上他的腰。
  但在碰到他腰际的那一刻,我却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身躯微颤了颤,喉间发出了一道压抑的闷哼。
  “你——”我心头一紧,扶着他腰际的手掌心已传来了一片微温的湿意,顿时,所有的心神顿时全部回笼,“你受伤了?”
  但段皓明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突然一把扣住我的手腕,往身后一拉,另一手已举起枪,朝前开了一枪!
  前方“啊”的一声短促闷哼,紧接着,传来有人倒下的声音。
  一路狂奔,一路躲避。
  我早已忘记了原先的害怕。在这一刻,我深刻体会到了当年昊风在追捕逃犯时的感觉。
  终于逃出了椰树林外,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林外等待我们的,却是另一个更大的危险。
  一辆黑色的摩托正朝他们疾驰而来,车上的那个人,正一手架着车把,另一手赫然拿着一把乌黑的手枪。
  岸边嬉戏的游人终于发现了不对劲,失声尖叫着,往四周逃窜。
  我已经全然吓呆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不自觉地紧紧靠向段皓明,却见他正冷眼看着冲过来的黑色摩托,缓缓举起了手枪。
  “扑——”的一声枪响,在车上的人发射之前,段皓明已经一击即中,那个人连人带车倒了下去。
  那辆摩托在地上连翻了几翻,被那股惯性甩得老远。
  这一刻,我发现段皓明的手很冷,冷得像冰,但他的神色更冷,几乎不带一丝感情。
  “明哥——”这时一辆黑色跑车在我们身边停了下来,车上的人打开了车门,朝我们急喊,“快上车!”
  我认出了那人正是上次在商场劫持自己的另一名男子。
  “走。”
  段皓明拉着我跳上车的时候,眉头却微微皱了一下。
  “你怎么样了?”我正想看看他的伤口,却被他冷漠地推开。
  “明哥,你受伤了?”坐在车前的男人不禁回过了头,面色担忧地看了眼段皓明。
  “快开车。”段皓明冷冷地下命令,“你是不是想等警察来?”说完,他靠上后椅,微微闭上了眼。
  那男子点头,狠踩下油门。
  当车子绝尘而去的时候,我清楚地听见背后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


  一切,就仿佛在做梦!
  又仿佛是刚看了一场黑帮仇杀的电影,在身临其境的同时,体会了一次鲜血淋漓的死亡。
  白天的经历对我来说无疑是惊险而可怕的,但自鬼门关前绕了一圈回来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却是另一种感觉……
  黑夜在无声地降临,夜幕将黑暗慢慢释放着,这个世界也逐渐安静了下来。
  这里是荒郊外的一间私人别墅。
  当那个男人把车停下来的时候,我们才发现段皓明早已昏了过去,后腰更是被鲜血浸透。
  看着他苍白无血色的脸,就仿佛看到了昊风,我的心再一次狠狠地揪了起来。
  但我什么都来不及做,就被人强拉下了车。
  然后,有很多人把段皓明抬了进去,又有几个人强行带着我离开。
  我不知道他们带我去哪里,我也没有害怕。其实,在那一刻,我只想留下来,看看他的伤怎么样了?
  也许是因为他长得像昊风吧?
  我一次又一次地因为这张脸而心痛着。
  但这里,毕竟不是属于我的世界。
  当被那几个人带到机场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是要我离开。
  是啊,我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而我和段皓明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3
  
  拖着满身的疲惫,我回到了家里。
  当我把自己重重摔到沙发里时候,忽然间产生了一种仿如隔世般的感觉。
  在枪林弹雨中捡回了一条命,但同时,却把另一种东西丢在了那里。
  心里,总是在隐隐揪着,只因为那张苍白无血色的熟悉脸庞。
  “叶纾语,你要搞清楚,他不是昊风。”
  我疲惫地伸手捂住脸,想把那张脸从脑海里驱逐出去,却是越来越清晰,甚至清晰到,两张脸重叠起来,我分不清谁是昊风,谁是段皓明?
  这时,“叮铃铃——”一声,厅外响起了电话声。
  深吸了口气,我平定下心神,走至大厅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
  “请问叶小姐回来了吗?”
  电话里响起一道略显低沉的男音,声音有些耳熟,但一时之间我想不起来这声音究竟在哪里听过。
  “我就是叶纾语,请问你是哪位?”
  “叶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对方的声音猛地拔高,似乎已等了她很久,“我是刘家烨,还记得我吗?”
  “刘警官?”我一怔,忽然间记起来了,他是昊风的顶头上司刘家烨督察。
  “叶小姐,看来你还记得我。请恕我唐突,不知叶小姐有时间出来喝杯茶吗?我想跟你聊一些事。”
  “好。”我跟刘家烨约了个时间地点,便挂掉了电话。
  在挂掉电话的那一刻,我心中却隐隐涌上了一丝不安的感觉。
  
  
  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原本干燥的空气显得有些潮湿而冰冷。
  咖啡厅里很安静,也许因为下雨的关系,今天来这里的人并不多,只是三三两两地坐在角落里,或享受着香浓的咖啡,或轻声低语。
  优扬柔和的音乐在四周轻轻回荡着,显得很惬意,很宁静。
  我选了个靠窗的位置,一边饮着咖啡听着音乐,一边静静地等人。
  这间咖啡厅很像从前我和昊风经常去的那家,环境清悠而雅致,就连播放的音乐也是一样的柔和优美。
  三年前,在另一座城市里,有一间叫等待的咖啡厅。
  昊风很喜欢那边安静清雅的环境,而我则喜欢那里的咖啡。
  那里的咖啡香浓中微带着苦涩,品后又有丝丝甘甜入口,就像人的一生,总是苦中带甜,甜中带苦。
  所以,我喝咖啡时经常“飞砂走奶”,硬是将原味的苦咖啡品着得不亦乐乎。那时,昊风总是笑我自找苦吃,每当他取笑的时候,我便恶作剧地抢了他的砂糖伴侣,让他陪着我喝苦味咖啡。
  昊风是个很温柔的男人。
  我不知道当他面对犯人的时候是哪一种表情,但当他对着我的时候,总是很温柔的,所以,他每次也都任由自己抢了砂糖伴侣,陪着我喝苦咖啡。
  那个时候,我便觉得自己其实很幸福。
  至少,这一生中,有一个这样的男人肯陪着自己吃苦。
  这三年来,我很少踏入咖啡厅,因为已经少了一个肯陪自己喝苦咖啡的男人
  “叶小姐,不好意思,你来了很久了吗?”
  面前忽然响起一把低沉熟悉的声音,我顿时惊醒。
  “哦,没关系。”我抬头微笑,“是我习惯早到。”
  “现在已经很少有愿意等人的女孩子了。叶小姐应该算是世间稀宝。”
  刘家烨满面笑容地在我对面坐了下来。
  他其实也是个长得不错的男人,年纪大约三十五岁上下,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成熟男人的韵味,特别是他微笑的时候,让人不知不觉地产生一种安全感和依靠感。
  “刘警官说笑了。”我笑着,为刘家烨点了杯咖啡。“这里的咖啡不错。”
  “谢谢。”刘家烨环视了下四周,“看来不仅这里的咖啡不错,环境倒也挺雅致的。”
  “是啊。”我点了点头,拿起桌上咖啡浅饮了口。
  “听说叶小姐前两天去了S国?”
  “嗯。”我点着头,心底却在暗暗猜测刘家烨究竟想跟我说什么?
  “那不知叶小姐有没有碰到一个叫段皓明的人?”
  听到那个名字,我怔住了,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刘家烨看了我一眼,“看来叶小姐是遇到了。”
  我点了点头,心底不祥的预感却越来越强。
  但刘家烨并没有放过我,继续追问,“不知道段皓明有没有告诉你他的真实身份?”
  我的手抖了一下,差点连手中的咖啡杯都抓不牢。
  “什么真实身份?”心底隐隐有什么闪过,但我却无法捕捉。
  刘家烨看着我沉重地叹了口气,“其实昊风并没有死。”
  仿佛被雷电劈中,“嘭”的一声,我手中的咖啡杯终于跌了个粉碎。一时之间,我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消息。
  三年了。
  在我痛苦了三年之后,竟然有人告诉我昊风并没有死。
  段皓明……?
  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张苍白熟悉的脸,我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都要停止了跳动。
  刘家烨的眼中闪过一丝歉意,“三年前那场劫持案是我们布的局。我们故意造成昊风已死的假象。我们这样做,是为了让方便昊风以段皓明的身份去做卧底。”
  “卧底?”我忽然之间笑了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而笑,只觉得一种受骗的感觉痛苦地咬噬着心房。
  原来,段皓明竟真得昊风。
  而我,却还像傻瓜一样为自己的意乱情迷而烦恼着。
  我知道,昊风的志愿是做一名好警察。但做一名好警察也不用拿自己身家性命去拼,甚至骗过了所有爱他的人。
  用死亡来欺骗吗?
  我瘫坐在椅上,浑身都在颤抖。
  即使我知道这是因工作需要,即使我知道我不应该怪他,但我,毕竟不是一个圣人。
  然而,刘家烨接下来的话却让我震惊地脑海里一片空白。
  “原本,我们是让他去做卧底。但我们想不到的是,昊风,他背叛了我们。”
  
  
  雨,还在下着,甚至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我像游魂一般走在街头,浑身都已被雨水浸透。但我并不觉得冷,因为,我的心几乎冷透了,没有了知觉。
  回想起在咖啡厅里与刘家烨的对话,我几乎就要崩溃……
  ——“不可能。昊风不会这么做。”
  ——“我们原本也不相信。昊风是名很优秀也很有责任心的警察,所以当初我们才会派他去。但我们没想到的是,那个金醉金迷的大染缸,竟连一名意志坚强的优秀警员也抵受不了诱惑。”
  ——“不会的。肯定是你们误会什么了!我相信他至始至终都是一名好警察。”
  ——“这就是证据。在一次围巢行动中,我们原本已经获胜了,但昊风却杀了我们两名同事,保护洪帮的展飞潜逃。”
  ……
  ——“我们已经决定,将昊风的警藉永远革除,列入一级通辑犯的名单。”
  ……
  后面刘家烨说了什么我已不知道了,当时我发了疯般地冲出咖啡厅,冲入雨幕里逃得远远的。
  我知道自己在逃避!
  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我不相信!
  我也不愿相信!
  跌跌撞撞地走在街头,一路上,我撞到了很多人,甚至好几次都差点撞到了车。耳旁不断响起人们谩骂的声音,但我似无所觉。
  也不知自己在雨中走了多久,眼前一阵阵的黑暗。
  连日来的疲劳和倦意顿时涌上,我脚下一软,眼看便要跌入雨中,但腰间一紧,已被拥入了一具温暖的怀抱。
  微微睁开眼晴,我看见一双熟悉而带着伤痛的眼睛。
  “昊风——”
  低声轻唤着,我任由自己跌入黑暗之中……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结局呢???? - 2009-6-30 0:26:14 - 今夜有雨
-----------------------------------------------------
好歹交代一下叛变的幕后吧,不明不白的太难受了
结局 - 2009-3-11 20:23:04 - 蓝亦宸
-----------------------------------------------------
这样是什么意思?应该还有后续吧?
空间 - 2009-2-7 10:34:51 - 乔恩
-----------------------------------------------------
没有结局只因生命还在继续,已经有了太多完美的结局,偶尔的留下小小遗憾,留给读者更多想象的空间,岂不更好?
小叶同志 - 2008-12-25 14:37:26 - 听雨
-----------------------------------------------------
小叶同志给我结局就行了,感激的话不想说太多!!
晕!结局!!! - 2008-12-13 0:21:06 - karen
-----------------------------------------------------
结局呢?晕!
晕!结局!!! - 2008-12-13 0:20:48 - karen
-----------------------------------------------------
结局呢?晕!
悲剧!!!唉唉。。。 - 2008-8-25 19:11:12 - 小鱼
-----------------------------------------------------
怎么现在看到的好多都是悲剧呢?太让人伤心了吧?
123 - 2008-8-25 12:17:07 - 晶
-----------------------------------------------------
最讨厌没结局的故事,还有没下文啊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6.97, 共 3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青春本馆]没有蔷薇的花屋 文/叶山南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2)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不知道你从哪里来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这样的牵系有多远 文/沈寒晴
[青春本馆]召唤游戏里的爱 文/千草
[青春本馆]邂逅partner(1) 文/江雨朵
[青春本馆]水漾温柔 文/段絮
[青春本馆]花开两朵 文/明净
[青春本馆]爱,没有离开过 文/胭脂一笑
[青春本馆]让我取暖 文/苏无衣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