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39期
 [校园物语]Boy向前冲 文/风靡
 2008-1-11 16:02:2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55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地球每天在转,世界格局随时改变,审美观念与时俱进,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注定是属于花样美男的。
所以,身高一米九零,眉目生得“嚣张”的杜天胜注定是这个时代所有崇尚花样美男女生的弃儿。
因为太高,因为太壮,因为理着小平头,因为不懂含蓄微笑,因为不会用忧郁的眼神看人……总之,有太多太多的理由,他孤家寡人虚待至大三,仍无人青睐。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在经历无数次告白失败的打击之后,杜天胜对自己奋笔疾书写小言的老妈血泪恳求——
“妈,谢谢你把我穿越回古代好吗?”
老妈捧着他的脸,发出一番肺腑感言——
“亲爱的儿子,我很同情的遭遇。但可否指点我,应该把你穿越到那个朝代呢?唐爱男子美髥,宋代尚雅,明代风流,清讲才子佳人……”
“够了!”杜天胜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你就让我回秦朝当兵马俑吧!”
老妈恋爱地循循善诱:“其实你有优点的嘛,活泼又好动,身形矫捷,行动迅速——”
杜天胜嘴角抽搐:“我不是非洲羚羊。”
“啊,对不起。”老妈掩嘴道歉,看样子似乎还准备说点什么安慰他受伤的心灵,可是很不凑巧,那方传来了某种熟悉的片头曲……
老妈当即眼睛一亮,扔下手中的笔,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不忘抽风地呵呵大笑——
“八点档啊,我的花样美男花样美男……”
剩下杜天胜只能更加抽风地注视守在电视机前一脸痴迷状的老妈,欲哭无泪。
不过幸好,他很坚强。在忍受了来自亲人的打击后,仍旧能立在天风学院的体育馆外吹瑟瑟冷风,听体育馆内不断爆发出的热烈掌声。
一年一度的学院花样美男评选,与他无缘。
寒风中甩头,他记起了师兄萧波那对他说过的一句忠言——
天风学院不相信眼泪,兄弟,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
没错,是等待,他还有漫长的时间可以等到下一个十年的审美观。
挺直了腰板,他突然间觉得自信满满,伸直了双手,瞪圆眼,朝天上那一轮圆圆的明月猛然大喝——
“我会成功的!”
“哈哈哈哈……”
没来由的一阵猖狂肆虐的暴笑在耳边炸响,杜天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做了个特警新人类的招牌动作:“谁!”
对面田径场的观众席上爬起来一个人,捂着肚子笑得脸都变了形:“你干嘛不再嚎叫两声,就更像人狼在纽约了。”
这这这——么明目张胆的嘲笑!
杜天胜火大地冲上前去,一个老鹰捉小鸡的姿势将那家伙拎起来:“你找死啊——啊啊,啊?”
“怎么,兄弟?”被他拎着衣领双脚离地吊到半空的人好整以暇地偏头问他,“看我眉清目秀舍不得辣手摧花了是不是?”
月光朗朗而下,那么一个娇俏的女孩子,一览无遗地被杜天胜看得个明明白白。
美——人哪……
这是杜天胜的第一个反应。
好——痛!
杜天胜的第二个反应,是捂着自己的脸做原地起跳运动。
秦朗朗拍了拍手,望还在哀嚎的杜天胜,锦上添花地再踩他一脚,不客气地哼了哼:“这么大的个子,欺负女生算什么英雄?这么喜欢耍威风的话,加入篮球队去抖啊。”
被弹得有些发晕的杜天胜透过指缝看过去,正巧见秦朗朗亮晶晶的得意眼神。
一瞬间,他发誓,他真的有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感觉——
注意,是金箭。
 “干嘛,不爽啊?”瞧他放下手直盯盯地瞅她,秦朗朗示威性地在他面前挥了挥小小的拳头,“想单挑怎么的?本人姓秦名朗朗,随时候教。”
嗯嗯,野蛮女友,是时下流行的类型。
“你喜欢篮球队?”杜天胜抚了抚额,小心翼翼地求证。
“那是当然。”说到这个话题,秦朗朗双手合十又是一副陶醉状,“姚明哪,全中国人的偶像……我以后的男朋友,一定也要会打篮球——咦,关你屁事?”
秦朗朗甩了杜天胜一个白眼,单手撑住椅背,漂亮的一个侧翻身,跑跑跳跳地离去。
眼中的刷刷马尾越来越远,杜天胜突然激动起来,几乎要热泪盈眶。

天风学院一年一度的篮球队招收新队员面试正在进行。
原际阳手拿名册,走过面前列队的一干高个子男生。
“我今天受队长的委托,负责面试,也就是说,是今天的主考官。这里需要问大家几个问题。嗯,你们可要想好了再回答哦。”他走到最后一个男生面前站定,转过身,与他对视,“你先来——为什么要加入篮球队?”
“是。”出列的男声是个新进大一的学生,表情严肃,“我闲着无聊,想找点活动调剂,啊,第一个就看见篮球队的招生海报了。”
原际阳瞪了他一眼,走到第二个人身前:“你呢——不会又是第一个看见了海报了吧?”
“当然不是。”男生回答,回答声音中气十足,“我本来是喜欢踢足球的,但我爸告诉我中国国足踢得太臭,要我珍爱生命,远离国足!”
原际阳额头的青筋隐约有暴动的感觉。
“啊,莫非你哥在国家队踢足球?”旁边有人感兴趣地问那个男生。
男生大怒:“你哥才在国家队踢足球,你们全家都在国家队踢足球!”
“好——了!”原际阳大喝,制止骚动,瞅了一眼手中的名册,抬眼看第三个人,“你呢?杜天胜,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大三才准备加入篮球队?”
杜天胜望着旁边的一团混乱,再看头痛的原际阳,很沉着地开口:“报告,我要泡马子!”
原际阳摊着手,手中的花名册掉了下去。
周遭打闹的人也骤然安静下来,一致看杜天胜。
杜天胜俯身拾起名册,弹了弹灰再递还给呆呆的原际阳,重重地握住他的手,眼中慢慢有水雾浮现:“学长,同为男人,你该了解一个男人若在大学时代得不到女生的垂青,将来走上社会,将有严重的心理障碍。其打击程度,跟不举没什么两样。你看,我已虚度了三年,自信心已消磨得差不多了,好不容易——学长,你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大好青年就此毁于一旦吧?所以,拜托你,让我加入篮球队……”

“朗朗!”
寝室的门被佛山无影脚踢开,惊得本在乐滋滋看画报的秦朗朗差点从上铺翻了下来。
“干嘛啊?”她白了一眼气喘吁吁的室友李桃,没好气地埋回被窝。
李桃一个箭步上前拽住秦朗朗的胳膊,就这么刷拉一声——
秦朗朗就当真从上铺翻了下来。
“杀人哪……”秦朗朗揉着自己的腰背站起来。
“外面有个粗壮的野蛮人在找你耶。”李桃瞪大眼睛,严肃地望秦朗朗,“是不是你不小心得罪了黑社会,人家上门寻仇来了?”
秦朗朗噘嘴:“我得罪的人可多了,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言罢,她随意套上拖鞋慢腾腾地走出去——
反正就在一楼啦,走到门口探头一望那方舍管阿姨的窗口,就知道是谁寻仇来了呗——
“朗朗!”
偏生好心眼的李桃紧张地来拉她,年久失修的拖鞋当即不给面子,哧溜一下——要死了,好巧不巧地顺滑到门口,叫大家来了个免费欣赏。
“喏,你找秦朗朗,那不是?”
舍管阿姨很慈祥的声音传来,四仰八叉的秦朗朗从倒转的视线中看清了一个高高的人影——
居然是那个纽约人狼!
输人不输阵哪,秦朗朗当即从地上爬起来,冲到“人狼”面前拉开阵势:“你找我?”
“是呀。”杜天胜忙不迭地点头。
秦朗朗以虎虎生威之姿抬起下巴:“何事?”
杜天胜愣了一下,而后礼尚往来地抱拳:“在下杜天胜,加入了篮球队,特地前来知会一声。”
“篮球队?”秦朗朗上上下下地打量他,食指点了点唇,“为何?”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杜天胜摇头晃脑,耍魔术般地从身后变出一个篮球,递到秦朗朗的眼皮底下,开宗明义,“秦朗朗,我要追你。这个,是见面礼。”
秦朗朗差点咬到自己的手指。
“啊!”
身后一声尖叫,李桃神色慌乱跑来拉住秦朗朗,老母鸡保卫小鸡的模样,面色不善地瞪杜天胜:“你这个野蛮人是什么居心呀,想要勾引朗朗?”
杜天胜生平最讨厌的就是破坏人家姻缘的家伙。
“等一等。”他睨李桃一眼,如此说。
随后,他在大家的注视中,俯身放下球,再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手扯开李桃往后送,一手拽住秦朗朗向前拉,在李桃还想嚷嚷之际,非常直接地给她一记杀人的眼神,成功阻止了即将而来的魔音贯耳。
“你很粗鲁呐。”秦朗朗被杜天胜拉到身前,也没怎么生气,只是回首望了望敢怒不敢言的李桃,再揉了揉自己的肩,蛮感兴趣地拾起篮球,再看杜天胜,语带抱怨,“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含蓄?”
杜天胜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大笑出声:“就你那野蛮样还跟我说含蓄……”
笑到一半突然呛着了声,他急刹刹地停下捂住嘴巴。
“杜、天、胜!”
秦朗朗叉腰拧眉,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杀气。
杜天胜傻笑地准备出逃,还没迈出脚趾头的距离,已被一只篮球迎面击中脑门心。
靠,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慕容复先生,大白天,我看到了星星耶……

篮球馆内哨音忽忽,队员们正在按照训练要求分组练习。
“发奋图强,赶姚超麦!发奋图强,赶姚超麦!”
杜天胜半弯身子,左腿向前,右腿半曲,一边拍球,一边孜孜不倦地喊着口号。
在一边督导的原际阳觉得自己想要去撞墙。
“嗯,原学长。”旁边的一名学弟瞅了眼精神亢奋的杜天胜,回头见原际阳愁容惨淡的模样,“杜学长在念什么?”
原际阳擦去额际的冷汗:“他说他要赶上姚明,超越麦迪。”
小学弟的下巴掉了下来。
“我说你也适可而止一些,我不想明天看见校报说篮球队的人都是一群疯子。”原际阳踢了踢杜天胜,“不过是为了追个女生,有必要定下这么自不量力的目标吗?”
杜天胜幽幽的目光又看了过来:“学长,你长得斯文秀气,一定体会不到我的……”
“停停停!”一见他那哀怨的模样,原际阳觉得自己鸡皮疙瘩又有泛滥的迹象。他吹口哨,拍了拍巴掌,冲馆内的人开口:“休息五分钟!”
“好耶!”
欢呼声响,却不是队员冒出来的。
一道身影从门边跑过来,直到杜天胜的面前才停下来:“啊,我第一次进学院的篮球馆呢,好大好漂亮啊——哇,好高的队员!杜天胜,你真的在练习啊?”
“是呀是呀……”杜天胜乐陶陶地应声。
原际阳拍拍小女生的后背,咳了咳:“你是谁?”
“啊!”
原际阳莫名其妙地望回过头来一脸惊骇的女孩子——
“原来后面还有人……”
原际阳保持着好风度:“这位学妹,我们还在训练,请你——”
“你就是原际阳啊?”秦朗朗望眼前的高人,“学长,你长得有点小白脸哦。”
这个家伙——虽然没有打女生的习惯,原际阳的手还是有点发痒起来。
杜天胜的眼泪差点流了出来:“朗朗,你不觉得他很花样吗?”
秦朗朗一副不可思议状:“谁会喜欢长得一副女人样的男人?”
原际阳彻底崩溃。
“我就知道。”杜天胜站起来,将呆若木鸡的原际阳挤到一边,展开长臂一揽,就准备网住秦朗朗。
啪!
一声脆响,秦朗朗拍开杜天胜的大手,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还抱顺手了啊?”
自从那天在宿舍偷袭得手,杜天胜就时不时地来这一招。哼,她早有防备的呢。
杜天胜再接再厉地凑上去:“女朋友,抱一下嘛。”
“不要!”秦朗朗跳开,“我说要考虑的。”
“可你也没有拒绝呀。”杜天胜眼睛闪闪,双手合十,嘟起了嘴,“抱抱……”
一双手,自上而下按住两个旁若无人的家伙——
杜天胜和秦朗朗抬头,见一连铁青的原际阳。
“居然在训练时候调情……不能原谅,都给我滚出去!”

于是每逢天风学院篮球队集训时,原际阳、杜天胜与秦朗朗的三人对抗赛会重复出现,以至队员们早已见惯不怪了。
在第N次被原际阳踢出篮球馆后——
“看不出原学长还很暴力嘛。”秦朗朗冲身后紧闭的大门扮了个鬼脸,转过脸来看杜天胜,“喂,你还好吧?”
跌了个狗啃泥的杜天胜敏捷地从地上爬起来,吐出嘴里含着的青草烂泥,拍拍屁股坐到秦朗朗的身边:“他是在嫉妒我呢。”
“好笑,你放暗箭啊?”秦朗朗拍一下他的头,从书包里拿出一个面包递给他,“喏,吃吧。”
“本来就是。”刚好饥肠辘辘,杜天胜感激地对秦朗朗一笑,接过来狼吞虎咽,“他羡慕有你天天来看我。”
他含混不清地说着,一如既往没长记性地搂住秦朗朗的肩。
秦朗朗瞥了一眼很自在放在自己肩上的手,破天荒地没下狠招。她托腮,望杜天胜,若有所思:“听说你之所以会青睐我,完全是因为我的审美观与众不同?”
杜天胜差点咽死自己。费力地将堵在喉间的面包哽下去,他胀红了脸蛋,刚想反驳,见秦朗朗眼睛亮亮地看自己,未免有点心虚了下去:“嗯,那个,难得你不欣赏花样美男,这也是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嘛……”
秦朗朗重重地哼了一声。
杜天胜慌了,抓起秦朗朗的手狠命地摇晃:“朗朗,你千万千万千万别抛弃我啊啊啊啊……”
秦朗朗被他摇得七晕八素,高速运转的同时忍住昏眩坚忍地拯救自己:“我叫你停停停停停!”
杜天胜住手。
秦朗朗半趴了身子想要狂吐——TMD,比坐云霄飞车还要刺激。
“你那个小媳妇的可怜模样是什么意思?”抬眼就看杜天胜可怜兮兮地望自己,“我又没说不要你。”
“真的?”杜天胜还在期期艾艾,“说话不算话是要被雷劈的哦……”
“行了!”秦朗朗手挥手,“看在你为人端正老实又讲诚信且具有上进心的份上,我勉为其难答应跟你相处一段日子好了。”
杜天胜扯她的衣角。
“干嘛!”她瞪回去。
“什么叫‘一段日子’?”
“笨死了!”迟来的如来神掌终于拍上了他的手,秦朗朗瞅他的眼神,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不知道什么叫测试期吗?虽说我对你这皮相还比较满意,但表现不好,一样会把你Pass掉!”
杜天胜呆呆地看她:“这是在考试吗?”
秦朗朗撇了撇嘴:“理论上,可以相提并论。”
杜天胜一脸悲愤地朝天空隐没了一半的夕阳振臂高呼:“饿滴神呐,我最讨厌的就是考试了啊啊啊啊!”
秦朗朗侧过脸去,背着手,贼贼地笑,不亦乐乎。

“朗朗,你真的在和那个野蛮人拍拖吗?”
李桃被秦朗朗一路拖着挤过一帮狂热的人群,好不容易找到位置坐下来,瞧秦朗朗一副乐不可支的笑样,她忍不住问她。
“对呀。”秦朗朗很爽快地承认,冲李桃眨了眨眼,“他挺可爱的哦。”
可爱?
李桃脑海中出现杜天胜长手长脚人高马大的样子,不敢苟同。
“呀,要开始了开始了!”见裁判上了场,两方球队的队员也开始准备,秦朗朗兴奋地叫着,双手攀住栏杆探身向下张望,“嗯,奇怪了,怎么杜天胜没有上场呐?”
……
“学长,学长,学长……”
篮球场的休息区内,杜天胜尾随在忙进忙出的原际阳身后,喋喋不休。
“我只要上场一下下就好?”杜天胜竖起小指头,一脸讨好的笑,“我都跟朗朗说了我会上场的。”
原际阳握住他的小指头向下一压:“我说不行就不行。今天是龙成与天风两所高校的友谊赛——你才学篮球多久啊?”
“你也说了是友谊赛了嘛。”杜天胜不屈不挠地继续争取,“让我去活动活动筋骨也没关系的啦。”
原际阳瞧了瞧场上激烈的拼抢,明显是我方处于大好局面。他稍微宽下心来,冲杜天胜勾了勾手指头。
杜天胜忙不迭地附耳贴面。
“即便是友谊赛,我也不想输啊。”原际阳在他耳边轻语,能挽救在篮球馆训练时失去的颜面,他暗爽不已,“除非有人受伤,否则你休想上场。”
裁判突然吹哨暂停了比赛。
原际阳与杜天胜一同望过去——
杜天胜一跃而起,欢呼雀跃:“哦,上场了上场了!”
原际阳青筋暴露,脸色难看之极——人,果然不可以太自信撂狠话的。
……
“啊啊,你看你看!”秦朗朗手中的爆米花筒翻了出去,“杜天胜上场了!”
“我知道了。”李桃皱眉忍受秦朗朗的尖叫,望向另一边,脸颊微微发红,“果然是原学长,即便是生气的模样,也是那么楚楚动人哪。”
秦朗朗站了起来,一脚踏上椅子,举起手来拼命挥舞:“杜天胜你要是做不出成绩来就不用再考试了!”
周围的人侧目。
李桃汗颜不已,连忙拉下飞女状的秦朗朗。
杜天胜站在场中央远远地冲秦朗朗挥手,笑得阳光灿烂——
飞过来的球与他擦身而过,被龙成的球员接住,漂亮地上篮,进了!
秦朗朗张大了嘴。
观众默然。
原际阳的头在隐隐作痛。
“我还没有准备好。”杜天胜冲裁判抗议。
裁判耸耸肩:“我吹哨了。”
杜天胜恍然大悟:“原来吹哨就可以传球了。”
裁判差点栽倒。
观众再次默然。
原际阳将脸埋入了掌心。
秦朗朗的嘴角在隐隐抽搐。
“明白了。”杜天胜半蹲下身子,张开双臂,双腿左右移动,紧紧盯着护球的对方球员,“那我们开始吧。”
龙成的人运球过来,杜天胜一马当先冲上前去,在对方还没有意识到他要干什么的时候,他突然睁大眼睛,目露凶光,狠狠瞪人家!
对方愣了一下,趁此机会,杜天胜手一掏,从下抢走了球。
“好耶!”秦朗朗欢呼,“你用眼神杀死他了!冲啊!”
杜天胜带球向前,前方有人挡住了去路,他左突右突地冲不过去,懊恼之余,退后了去,准备另找出路,
嘘!
裁判鸣哨,跑过来,指杜天胜:“回场违例!”
“我?”杜天胜指了指自己,疑惑地低头,发现自己的两只脚,正一前一后地跨在中场线上。
观众席上有人开始爆笑。
原际阳无语地看着场上的局面,喃喃自语:“主啊,你原谅这头猪吧……”
李桃望了一眼秦朗朗,发现她的面目狰狞得可怕。
“比赛继续!”裁判挥手示意。
龙成发球,一路向前,天风的后卫截击,传给了前锋,前锋突围,近到内线,被对方球员包夹,没有机会传给中锋,瞄到己方队服一闪,来不及思考,将球丢了出去。
球扔到了站在三分线外的杜天胜手中。
龙成的球员看了看杜天胜,似乎没打算理他,认定他会传球。
“出手!”秦朗朗跳脚。
杜天胜扬了扬手,有点犹豫。
“出手啊!”秦朗朗开始咬牙切齿。
杜天胜还在踯躅不前。
“朗朗……”李桃小心翼翼地劝慰,“其实人的能力有限,你别太介意……”
话没说完,就见秦朗朗猛地站起来,这一回直接跳上了椅子,叉腰跺脚高声喧哗:“杜天胜你这没魄力的家伙我叫你出手听到了没有我费了这么大力气来给你加油打气可不是看你自己兀在那里当电线杆子这段时间的练习又不是花架子瞄准了就投啊我都不怕丢人你怕什么!”
连珠炮弹炸得人一愣一愣,她还不解气,激动之下一摸自己脖子拽到什么东西,刚巧有了发泄渠道,一把扯下来就砸向场内的杜天胜。
杜天胜摆了半天的姿势,在受到了秦朗朗的“鼓励”之后,也动了气,回头去看秦朗朗——
“出手就出手,我怕——哎唷!”
一块什么东西迎面而来,砸在眼睛上,杜天胜手一松,——
篮球脱手,在半空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之后,应声入网。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当前没有对该文章的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8, 共 10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校园物语]世恭的十九 文/ami青青
[校园物语]步入赌局 文/却三
[校园物语]百合变形记 文/明净
[校园物语]MORNING  CALL 文/兰析
[校园物语]月光音符 文/兰析
[校园物语]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文/风靡
[校园物语]谁敢动我的小老虎 文/却三
[校园物语]七年 文/胭脂一笑
[校园物语]不如意 文/公孙羽
[校园物语]偷偷喜欢你 文/袁子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