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0期
 [花花故事本]人气连载-19岁,再见  文/叶迷
 2008-2-21 16:37:33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265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19岁,再见  文/叶迷

序——
  “你还记不记得自己19岁那年的情人节在做些什么?”
  被乍然问及这个问题时,很是恍惚了一阵子。
  19岁,回过头去看,像隔了一辈子那么遥远。
  多少时光如水,风过无痕迹。
  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呢……
  即便是当时那般小心翼翼满含感情地倾慕与喜欢,于对方而言也不过是擦肩而过的一次呼吸,未领略到炙热,便已先随风散尽。
  有时候我们对待感情是多么的漫不经心。
  喜欢会持久吗?专注的目光会转移吗?很多年后重遇时还会有那样的一往情深吗?
  我亲爱的朋友们啊,如果问你一句:“还记不记得19岁那年的情人节在做些什么?”
  能回答得出来吗?
  
  19岁再见。
  杜天天,还有杜年年。在她们各自的世界里,寻找有关幸福的纯美定义。她们遇见了各自的缘分,也是各自的劫难。这一对难姐难妹,是否能顺利渡过?她们所想要的幸福,是否能真正地得到呢?

    第一章 总有一些问题
  
  “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思绒你倒是说说看!”
  杜天天咕噜几口将杯里的啤酒喝干,继续趴在桌上借酒挥泪,抱怨这个世界对她的不公平,“上期、上上期的策划都是我做的!‘MAN色’那个栏目当初刚想出来时大家都不看好,说俗,说下流,说有碍风化,现在红了,收视率一路飙升了,倒全成他们的功劳了!我大热天冒着39度的高温跑工地去采访那个帅哥包工头,连皮都几乎晒脱一层,那么辛苦是为什么啊?真过分,尽欺负我……呜呜呜呜……”
  坐在她对面的孕妇,面对如此聒噪的声音,仍是安安然地坐在沙发上织她的毛衣,带着一副见怪不怪、云淡风轻的表情回答:“新人嘛,刚入行都是这样的。”
  杜天天将空了的啤酒瓶在桌上重重一顿,喊道:“Waiter,再来两瓶!”
  穿红色西装背心的侍者送上两支嘉士伯,刚想把空瓶收走,杜天天把手一拦,“不,给我堆在这里,我喜欢把瓶子排一排,那样看上去才有气派!”
  侍者为难地看向孕妇谢思绒,见她微微颔首,便放下心来,躬身转身离开。
  “我说到哪了?”杜天天给自己续满酒,醉眼惺忪地抬头,“哦,对了!新人!我进FTV都十个月了,还能算是新人吗?都够怀胎生宝宝了!说到这个,还有我妈,我在电视台受尽委屈,回家还得忍受她,你知不知道她前天花一万九买了样什么东西回来?”
  谢思绒淡淡地接道:“听说是抽象派的雕塑杰作,叫什么海边的夫卡夫?”
  “什么杰作,拜托,你听听名字就知道那会是什么货色了,把人家村上春树的书名调一下拿来当噱头的东西,也就我那白痴老妈会买!啊啊啊,说到这个我真的快发疯了,有一个疯疯癫癫把艺术当饭吃的老妈也就算了,还有一个问题少女的妹妹,前几天她的班主任打电话给我说,她都两星期没去上学了!整整两个星期耶!这么小年纪就学会逃课,我好担心……”杜天天揉着胸口,一边感慨一边继续灌酒。
  谢思绒轻扬柳眉说:“但是年年的成绩还是全校第一吧?”
  “哼,她还不就是仗着这点?换了普通学生,老师早一脚把她踢出校门了!唉,我好苦恼,难道本命年就真的这么倒霉,诸事不顺吗?”
  谢思绒织完一只袖子,换针,悠哉悠哉地说:“既然做得这么不开心,不如辞职吧。来我的酒吧当领班怎么样?薪水不算低哦。”
  杜天天立刻瞪大眼睛叫了起来:“那怎么可以?我那么辛苦才挤进FTV的,说什么也不辞职!”
  瞧,这下本性暴露出来了吧?分明就是个野心勃勃事业心很重的女人,会有工作厌怠症才怪!坐一晚上,听了这么多没营养的抱怨,不知道对肚子里的宝宝会不会有影响?谢思绒摸着肚子,暗暗离酒气冲天的杜天天又远了一点。
  便在这时,一首“Rhythm Of The Rain”的手机铃声轻快响起,杜天天手忙脚乱地在包包里摸索了好一阵子才掏出手机,半眯着眼睛问:“喂?”
  两秒钟后,她“嗖”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醉态一扫而尽,简直跟变身似的瞬间恢复了斗志和干劲,边点头边说:“是是!什么,他这就到了吗?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赶去机场……咦?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这个……哦,不不,没问题没问题,放心吧,别人采访不到,我想尽办法也会把独家采访机会搞到手的!我这就过去!”说完挂上电话拎起包包就要走人。
  谢思绒问道:“怎么?你下个节目的采访对象,那个什么英国近年心脏科的后起之秀的帅哥到了?”
  “真是见鬼了,分明说是明天才来的,莫名其妙提早了一天。靠!这下子有得忙活了……我先走了,下次再来找你喝酒。”杜天天说着风风火火地往外冲,耳旁传来谢思绒的最后一句话——
  “你喝了这么多,确定……不会有事?”
  “切,这点算什么?小看我!”她随意地挥挥手,拉开玻璃门走了出去。
  
  此时正值晚上九点一刻,离封淡昔抵达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从这赶往机场最少也要半个小时,完全来不及了!怎么办怎么办?
  杜天天一边伸手拦出租车一边打电话,当司机将车停到她面前时,她仍在手忙脚乱地翻电话本,“喂?南湖大酒店吗?是这样的,我和表哥失去联络了,之前有听说过他这次来B城是要住在你们那里的,能否帮我查询一下客人名单中有没有一位叫做封淡昔的?对,浓淡的淡,往昔的昔……没有吗?谢谢。”
  手下不停,一口气打了四五个电话,最后终于查到,“有吗?是是!太棒了!3027房间,谢谢你!”
  “那个……”可怜的司机这才找到发话的间隙,“小姐,请问去哪?”
  “去太平洋饭店。”嘿,封大医生这次回国是为了参加下周在国际会议中心召开的医研会议,她就知道顺着会议中心附近的酒店找就绝对没问题,果然被她套出他的下落。知道了落脚地点就好办多了!接下去嘛——
  坐在驾驶位上的司机透过观后镜亲眼目睹他的乘客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变装:拿掉发卡放下头发,脱掉休闲外套露出里面的白衬衫,从包包里取出一条宝蓝色领带,三两下系好,再描眉勾眼线涂唇彩……一系列动作在五分钟内全部搞定,当她最后“啪”地盖上化妆镜时,整个人就跟脱胎换骨了似的,如果说五分钟前她像个青春朝气的女大学生,此刻已完全成了一名干练利落的上班女郎。
  上班女郎剥了片绿箭放入口中,以祛除嘴里的酒味,并朝看得眼睛都直了的司机说道:“看够了吗?再看下去就撞车啦!”
  这种女人绝对不能惹!
  司机连忙明智地收回视线,专心致志开车,一路平安,十分钟后抵达金碧辉煌的太平洋饭店。车子刚停,身穿漂亮制服的门童便已用戴着白色手套的手,礼数周全地为她打开车门,“小姐,晚上好。”
  不愧是五星级酒店,挑的门童帅得堪比影视明星,杜天天忽然想到,也许“MAN色”下期可以做星级酒店服务生的专题。
  “请问3027房间怎么走?”
  帅哥门童彬彬有礼地微笑回答:“大厅左侧电梯至30楼,右转第2个房间即是。”
  “谢谢。”杜天天走过去,借着光可鉴人的不锈钢电梯门照了一下自己的样子,确信从头到脚没有一处不完美后,便伸手去按电梯。谁知这边刚按,那边电梯门便开了,里面站着一个穿花衬衫戴浅红色墨镜嘴里还嚼着口香糖的男子,看见她,表情一怔。
  杜天天等了三秒钟,对方还是在里面站着,似乎没有要出来的样子,她便不再等待,走进去,径自按了30楼。
  那男子还是怔怔地看着她,前五秒,杜天天忍了,但对方一直一直盯着她,似乎没完没了,她终于不耐烦,挑起眉毛,侧过脸问:“有事?”
  “哦哦……没、没有……”有些慌张的语声一听就心虚。
  幸好这时30楼到了。电梯门一开,杜天天便快步走了出去,男子的唇动了几下,想叫她,但最终忍住,只是望着她离去的方向,以一种非常古怪的声音喃喃说:“难道就是……她?”
  
  封淡昔,英籍华人,毕业于英国皇家医学院,后就职于伦敦皇家布郎溥顿医院,现年二十八岁,名声赫赫,前途无量。
  “唔,血型为O,水瓶座的,不是天才就是怪胎,看来比较难缠;兴趣是冲浪和射击……这是个喜欢冒险和富有侵略性的家伙……”在3027号房前,杜天天取出包包里的笔记本,做最后一次功课,里面密密麻麻写着的,都是有关于封淡昔这个人的八卦资料。
  “最喜欢的水果是石榴,口味挺偏的嘛;最喜欢的颜色是黑色,哼,玩深沉!喜欢的歌手是迈克尔?杰克逊,呀,这点跟我一样!喜欢的演员是纳塔丽?波特曼,哦,看样子喜欢智慧型美女,不喜欢花瓶。最喜欢的动物……”温习到这里她“啪”地合上本子,将其放回包包,并以一种非常无法理解的口吻自言自语道,“他居然最喜欢乌龟。古怪的男人。”
  深吸口气,按下门铃。
  一声、两声……门内久久没有动静。不会吧?出去了?杜天天拧起眉头,继续按,按到第七下时,房门突然打开了,“哇!”就那样对上一幅绝美景色。
  细致的两道锁骨,肌肤在走廊暖色系灯光下映成温润的象牙白,半裸在浴袍外面的胸膛不似健美先生般壮实,却纹路有致,因来不及拭擦还残留着细密的水珠,有种撩人的性感。
  眼福!杜天天在心里啧啧称赞,真是好身材!
  而拥有这副模特般完美身材的男子半倚靠着门框,伸手拨开覆在额上的潮湿碎发,发下,是两道俊秀的浓眉,眉下眼睛细长,睫毛浓密,瞳仁是完美的纯黑色。此刻,他正以一种异常恍惚的表情望着她。
  杜天天继续暗赞:好面孔!她果然没有挑错,真人比照片还要好看!
  “封先生您好。”尽管美男当前,但没忘了此行目的的工作狂开始职业性地微笑,并迅速递上自己的名片,“我是FTV‘MAN色’节目的策划人,欢迎您回国,如果方便是否可以邀请你做个简单的专访?”
  封淡昔接过名片,很仔细地看完,然后抬起头来,挑了挑眉,“杜天天?”
  “是!”
  他一言不发,盯着她看。杜天天起先还能保持微笑,但时间一久则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回事?他的目光不是惊艳——以他这种好条件的大帅哥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怎么也不至于对她一个清秀型邻家小妹惊艳;也不是探索,因为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的好奇,只是那样很专注地望着她,瞳仁乌黑发亮。
  “封先生?”她忍不住轻唤。
  封淡昔终于有了反应,先是收起那种复杂至极的目光,然后慢慢地扬唇一笑。
  这一笑,使他整个人都产生了极大的变化。如果说,原本因为那双清澈的眼睛而使得整个场景并不具备多少旖旎味道的话,此刻他一笑,唇角弯起轻薄弧度,目光如水波般那么往她脸上一瞟,顿时,微敞的浴袍、往下滴着水的黑色发梢,都绽放出了浓浓风情,气氛变得暧昧而邪气。
  咦咦咦?他是在对她放电?
  这个男人居然是个花花公子,随意诱惑女人?
  有关他的报道顿时在杜天天脑海里重复了一遍,不对,没听说他很滥情啊。甚至可以说,封淡昔是个很洁身自爱的人,鲜有绯闻。那现在眼前这个在对她邪魅而笑的人,是怎么回事?
  讨厌啦,心脏怦怦直跳!杜天天觉得自己开始呼吸紧张,但同时又有点兴奋,没错,就得这样笑!只要他这样对着镜头笑,她就不信电视机前的女性观众会不花痴尖叫,啊——她仿佛已经看见了一路飙升的收视率……
  “杜、天、天?”封淡昔一个字一个字很慢地将她的名字又重复了一遍。
  “是的,我就是。”她雀跃得像个被偶像点到名字的小粉丝。
  封淡昔伸出手,轻轻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呃,这么快就动手动脚了?糟糕,要不要拒绝呢?照理说应该拒绝,但又有点舍不得,他们这是第一次见面,会不会进展太快了点?
  她睁大眼睛,原先喝下去的酒精开始在体内作祟,蒸腾得她脸也红,头也晕,视线也开始有点模糊,眼见得对方唇边的笑容越来越深,离她越来越近,搭在她肩膀上的手也逐渐加重了力度……
  哎呀呀,好紧张……
  “砰!”
  下一秒,她就被推出房间,房门毫不留情地关上了。
  望着面前那扇离她不到三厘米距离的米色雕花大门,所有的玫瑰色泡泡碎了一地,杜天天无比鲜明地认知了一个事实——
  被拒绝了。
  她,被拒绝了!
  封淡昔抓住她的肩膀根本不是调情,而是为了把她推出房间!
  靠靠靠!这家伙居然敢戏弄她!居然敢关门!
  丝毫不认为自己自作多情了的半醉女郎开始狂拍房门,门内之人还没什么反应,走廊那头已匆匆跑来一个服务生,“对不起,小姐,请问你在做什么?”
  “废话,我在敲门你没看见?”
  那是敲吗?服务生尴尬地立住,想了想,又说:“那么,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我……”刚想拒绝,突然灵光一闪,杜天天从皮夹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拜托你帮我买个水果篮好吗?其他都不要,只要石榴。”
  服务生虽然满脸困惑,但还是顺从地接过钞票走了。打发掉他后,杜天天转身正准备继续拍门,3027的门突然再次打开,她重心不稳差点一头栽进去,幸好一只手及时扶了她一把。
  抬头,还是封淡昔,只不过,这回他已经穿好了衣服。
  式样非常简单的天蓝色休闲衫,和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色长裤,戴着无边眼镜的他,直让人想到四个字:“温雅如玉。”
  方才的那种邪魅气质,已经荡然无存。
  只不过短短时间,这个男人已经在她面前展现了三种截然不同的风貌,杜天天不禁有些瞠目结舌——这个人真的只是个医生?而不是模特或是演员?
  “请进。”封淡昔转身走进客厅。
  她连忙跟了进去,“你肯接受采访了吗?”
  装潢奢华的套房里有个小小吧台,封淡昔一边调酒,一边问道:“喝点什么?”
  “随便。”杜天天在沙发上舒展开手脚。
  封淡昔又以那种复杂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两分钟后,走出来将一杯饮料放到她面前。
  “Fantastic Leman!咦?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酒?”杜天天惊讶。
  封淡昔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与给她的不同,他自己拿的是非常纯正的红酒,酒在灯光和玻璃杯的折光下,红得像是忌讳,而他,轻轻摇晃着那份忌讳,没有作答。
  杜天天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觉得没必要追究这种小问题,便又追问道:“你愿意上我们的节目了吗?”
  封淡昔呷了口酒,淡淡地回答:“很无聊。”
  打击!杜天天抓了把头发,开始实施曾经重复过无数次的游说:“封先生,参加MAN色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展示自己的机会……”
  他打断她:“谢谢,我不需要展示自己。”
  真冷淡!“没错,你已经是一个很成功的人,看得出你对自己非常自信,那么,为什么不让更多的人看见你的这份自信,并让他们从你身上学到这种自信呢?”
  “谢谢,别人的事,与我无关。”
  真傲慢!心里快被气死,但脸上依然挂着职业微笑,杜天天继续说:“MAN色并不是普通的综艺节目,我们希望给观众展现的是最完美的男性,充分挖掘他们身上的优秀品质和闪光点。这是个崇尚自我,和崇尚个性的年代,封先生,我们邀请您,也正是看中您身上恰恰拥有的这些东西,所以,您再考虑一下,不要轻易拒绝。也许,这只是一次访谈,但也许,它是你人生中的另一种际遇。您是位医生,但是,医术不应该是您的全部,生活需要娱乐,也需要意外的点缀,参加我们的MAN色,权当给自己一个全新的体验,就像喝这杯Fantastic Leman一样,5/10的清酒,3/10的白色柑香酒,1/10的柠檬汁和1/10的樱桃酒,再加微量的蓝色柑香酒和汤尼汽水,才能调制出这般剔透的莹蓝,然而——”她突地站起,取走他手中的红酒,倒了一些进Fantastic Leman中。
  红色液体渗透而下,渲染了原本的蓝色,却又没有完全融合,于是,蓝色里多了几丝妖娆的红。
  “看,这样不也是很好吗?您没有尝试过吧?对于没尝试的事情,为什么就非要一口拒绝呢?我们会配合您的时间与地点,将您的麻烦降到最低,而您所要做的,只不过是对着镜头回答我们几个问题。”
  手里的红酒突然被人拿走,封淡昔却没显得有多惊讶,他只是凝视着她,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目光里闪烁着令人无法洞悉的异色。
  “如何?”杜天天朝他扬起眉毛,将话说得诚意十足。她就不信,是人都虚荣,所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只不过是在为虚荣心寻找借口,她给了他这么好的借口,还打动不了他?
  沉默许久,封淡昔终于开口:“杜天天。”
  “是!”她雀跃一如先前。
  然他却依旧眼眸深邃,表情复杂,“你——还记不记得,19岁的那年情人节,你在做什么?”
  “呃?”
  比女子还要浓密的睫毛垂下,复扬起,睫毛下的眼睛,再度浮现出那种几可颠倒众生的魅惑。
  他第二次朝她笑,并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参加你们的节目可以,告诉我这个答案,我就去。”
  呃?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呃?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Jopa - 2010-7-19 18:55:41 - Jopa
-----------------------------------------------------
Laurygas <a href=" http://bit.ly/bAyBDd?x";>buy viagra</a> pb Castarnor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77, 共 111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