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0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boss,你好   文/苏芊蔚
 2008-2-21 16:39:25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954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boss,你好   文/苏芊蔚

one
  没想到上班不过几天就遇到了传说中的办公室色狼。
  事情是这样的,著名许氏财团招聘,小菜鸟夏维祺不怕死地去了,过五关斩六将,居然勉强以最后一名的成绩被录取。第一天上班便得到主管大人春风化雨般温柔的照顾,拍着她的肩膀让她叫他“伟哥”。夏维祺满头雾水,再三确认这人不是自家老妈庞大关系网里的大鱼,便忐忑不安地问伟哥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道理她多少还是懂的。
  “忘了啊,面试那天我也是主考官啊。我一看你的履历就觉得你很有才华,后来我被绊了一下,还是你扶的呢。现在这么温柔善良的女孩还真不多见啊,我回去以后毫不犹豫地就推荐了你。”
  是有那么一回事——夏维祺恍然大悟,她也听说像这样的大集团对员工的品质要求极高,原来人家看中的是自己的温良恭俭。多少自己还仰赖人家伯乐慧眼识才呢,她忙不迭请示了老妈,第二天便在“仙客居”摆下酒席,答谢伟哥的知遇之恩。
  下午下班两人留到最后才走,伟哥的手自然而然地放在了夏维祺的腰上。原以为不过是个普通的搀扶,等夏维祺迟钝地发现某人的咸猪手在腰间蠢蠢欲动时,才渐渐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是自家老妈的至理名言,夏维祺立刻扣住对方的咸猪手,肩往上一顶,对方被撞了个措手不及,脚下又是重重一下,同时回身,抬腿,毫不留情地踢中对方的下裆。
  Perfect!大学时学的女子防身术终于派上了用场,夏维祺不禁为自己完美的反应喝彩,而痛得蹲在那里直吸气的猥琐男的脸色已经难看至极,火冒三仗地想上来抓住夏维祺,“你个臭婊子,居然敢打老子……”
  三十六计走为上——夏维祺心里后怕,转身就向外跑去。
  整个楼层里都没什么人,脚步声从后面追了上来,渐渐逼近。夏维祺闪身到拐角,握紧身上唯一的武器——中午喝剩的可乐,兜脸就朝出现在拐角处的男人脸上泼去。接下来的计划是等对方还没反应过来时闪进旁边的电梯溜之大吉,但但但……谁来告诉她这位忽然出现的仁兄是谁?
  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身材修长,带着说不出的优雅和高高在上的气质。黏稠的液体自他冷峻的脸庞上滑落——幸好他反应快用手遮住了眼睛,纵是被泼得颇为不爽,男人的神色里仍未见一丝的狼狈。他镇定自若地掏出手帕拭去脸上的液体,淡淡扫了一眼张大嘴巴的夏维祺。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夏维祺手忙脚乱地上前来抓起袖子擦他衣服上沾的可乐,一面估计着他身上的西装的价格,一面无比沮丧,看这质地,只怕价格不菲吧?
  男人轻轻挡开她,吐出一句:“谢谢,不用。”
  “那那……”总要想些补救的法子啊,“我帮你洗吧……”
  “不用。”
  那要赔钱吗?她越想越沮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刚才林主管骚扰我……许氏都是什么破集团啊!怎么连这种烂人都有……”
  男人略略不悦地扫了她一眼,“林伟只是许董的外甥,与许氏无关。”
  “怎么无关?”夏维祺睁大了眼,“就因为是亲戚就把这样的人渣放到公司来,那个许大boss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啊,不知道公司是他的吗?要是许氏垮掉了,看他到哪里去喝西北风。”
  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想她夏维祺长这么大连恋爱都没谈过,就这么不明不白地遭遇这样的事,心里无比委屈,不禁一竿子打死一船人。
  男人嘴角细微地抽搐了一下,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来:“总经理,你在这里啊!”
  抱着公文包出现的帅哥匆匆赶过来,“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等两人进了电梯,夏维祺还呆愣在原地,嘴巴张大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刚刚、刚刚那个貌似特助的帅哥叫这个冷峻男什么?总、总经理……谁来告诉她为什么boss大人没事跑他们这里来干什么?
  “你还不进来吗?”男人终于开口提醒夏维祺,刚刚还被骚扰,她不知道自己一个人继续待在这里很危险么?
  “啊?哦。”夏维祺慌忙跟进去,电梯里空间很大,她还是努力把身体往角落里缩。特助帅哥很是亲切温和地同她搭讪,旁边的冷峻boss从头到尾始终一副高傲冷淡的表情,夏维祺偷偷看他一眼,再偷看一眼,欲哭无泪,那件西服该不会是真丝的吧?
  出电梯时,夏维祺握了握拳头,叫住了欲移步离去的boss先生:“那个……请问一下……”boss大人略略顿足,夏维祺硬着头皮说下去,“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哪里能买到你身上的那件西装?”
  大人你家里很有钱,不会计较这些是吧?
  对方沉吟了一下:“明天再说。”
  呃?boss大人离去好一段时间了,夏维祺还愣在原地,他、他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two
  答案在第二天很快揭晓。夏维祺正在为突然加重的工作量而忙得晕头转向时,昨天的特助帅哥出现在工作间,“请问夏维祺小姐在哪里?”
  维祺正忙着核对数据,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倒是特助帅哥在旁人的指点下很快看到了她。他将手中提着的袋子交给夏维祺,“这是总经理叫我交给夏小姐的。”
  同事们由原先的暧昧眼神转为瞪大了眼睛,不是吧……这个夏维祺竟然这么受欢迎,前有林主管,后有总经理?
  当事人的困惑绝对不少于他们。夏维祺狐疑地打开袋子,嘴巴立时张得老大,不、不是吧,boss大人所谓的明天再说原来是要她洗衣服吗?
  果然是资本家、吸血鬼,连干洗的钱都舍不得出……不过,人家没有叫她重买一件,算是很有良心的资本家了。
  夏维祺为提着这么贵重的一件衣服苦恼时,浑然没看见同事们异样的目光以及林主管越发阴沉的脸色。


three
  昨天的逞拳脚之快果然后害无穷,林主管摆明了是在刁难夏维祺。她一个新人,基本上什么都不会,平时就跟在前辈们后面看看学学而已,林主管却把一大堆事情丢给她去做。好在同事们虽然看出了林主管的故意刁难,却并没有落井下石。仍旧是热心帮着夏维祺——中午许总专门叫人送了东西给人家,只怕关系匪浅,想来夏维祺这种菜鸟水平当初能进许氏,多半有靠山撑腰,得罪不得。
  下午下班时特助帅哥再次出现在工作间时,更加证实了同事们的猜测。
  “夏小姐,可以走了吗?总经理在等你。”
  夏维祺一头雾水,这位boss大人还真是小气,生怕她弄坏了他的宝贝衣服。专门来警告她一下洗涤注意事项吗?
  到了楼下,特助帅哥才向她解释总经理晚上有宴会,已经走了。
夏维祺了然地点点头,boss大人日理万机,对这样的小事都事必躬亲,当然忙不过来。她忙虚心地请教特助帅哥boss大人可有什么吩咐。
  特助帅哥含笑摇头,“没有。就这样了,夏小姐,我还有事,先走了。”
  搞什么啊,把她叫下来却什么都不说。夏维祺颇为苦恼地抓紧手中的袋子,“不说是吧,不说回去我手洗!洗坏了不关我事!”
  对着旁边的车窗玻璃上的人影横眉怒眼,“谁叫你不知死活招惹上boss大人的!”而且还是终极boss,对她这样尚在试用期的小虫,他老人家随便抬抬手指就能压死她。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车窗上的人影是重叠的?等到车窗摇下,露出boss大人那张招牌冷峻型的脸,夏维祺脑中先是一片空白,继而腹诽,没想到boss大人竟然有偷听这种小癖好,果然不愧是boss,日理万机还不忘掌握庞大的情报网。
  特助帅哥也很惊讶,“总经理你不是……”
  boss大人对他点点头,“东西落下了,陈秘书上去拿去了。”然后又对夏维祺点头致意,“夏小姐,你好。”
  “你好你好。”夏维祺忙不迭点头,一面在心里挣扎着,刚刚的话他到底听到了多少?不过貌似她小小地抱怨一下,应该罪不至死吧?反正她都咒过许氏倒掉,大不了在许氏倒掉之前她先走人就是了。
  看见她脸上瞬息万变的表情,车子里的人忍不住嘴角细微地动了动。这时陈秘书取了东西过来,于是他对着还在内心剧烈挣扎的夏维祺说:“夏小姐如果想手洗的话,我也不反对,只是提醒一下,衣服如果在夏小姐手上洗坏的话,恐怕我还是得找夏小姐赔偿。那就这样,再见。”
  车子绝尘而去,剩下夏维祺站在原地握紧了拳头,果然天下的boss都是不好对付的……


four
  果然她今天出门前该看一下黄历的。
  夏维祺望着面前的boss大人笑靥如花,心里在暗暗想着到底她得罪了哪路神仙,回去一定要好好烧香。
  好不容易的周末,她计划着到书城去看免费书,连水和面包都带了,然后窝在书架前看个天昏地暗。旁边挤满了和她打同样主意的书迷。她一边看书,一边还不忘誓死捍卫自己的地盘,大家彼此心照不宣,都是一起来混的,谁有能耐谁就是大爷。
  夏维祺早早抢了要看的书压在肘下,正看得起劲时,竟然有人不懂规矩地来抽她肘下的书。她头也不抬,抓着书就闷声往后拉,然后……书哗啦一声裂为两半。
  夏维祺抬头想看看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然后……
  5555,Boss大人我跟你有仇吗?
  旁边的售货员已经过来了,boss大人一脸清白地站在那里,夏维祺抢先认错:“对不起对不起,这本书我买了。”
  酷酷的boss大人则是一脸本该如此的表情,夏维祺心疼地摸着书上的裂痕,boss大人你都不知道下手轻一点吗?而且一本女生誓死捍卫的书你都下得了手,简直没人性!
“夏小姐也是来买书的?”目光略略扫了一下夏维祺的全副武装,他的嘴角又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是啊是啊。”夏维祺捞过便携式塑料杯和吃了一半的面包往身后藏啊藏,怎么也不能让人家看出她是看霸王书中专家级的高手啊。
  “鄙侄女想要看一些流行小说,不知道夏小姐能否帮忙推荐一下?”
  “啊,这个啊,我也不太了解……”夏维祺开始讪笑,还没说完,boss大人的目光淡淡地自她手中的那本校园小说扫过,她忽然觉得脊背生凉,接着笑,“……不过我可以帮许、许先生看看。”
  很快夏维祺捶胸顿足大呼上当,她不过是谈到自己喜欢的书时稍稍手舞足蹈得意忘形了一些,boss大人不愧是boss大人,她说什么他买什么,几乎把整个书城都搬空。她现在几乎都怀疑他是故意,反正他有的是钱,买书回去砌房子都没问题,但boss大人你为什么这么虐待我?
  他们把整个书城上上下下席卷一通,夏维祺看着一堆书暗暗咋舌时,某人忽然说:“夏小姐似乎很有活力。”
  是夸她被这么上上下下折腾仍旧热情无限吗?夏维祺忙微笑,“哪里哪里。”
  Boss大人忽然笑了起来,虽然很好看,总觉得说不出的阴险,夏维祺立刻心中警钟大作,果然,对方悠悠开口:“那只好请夏小姐帮一下忙了。”
  他们所在的这段路在修高架桥,基本上车辆不通,还要走几百米的路到另外一条路上去搭车。这么多书要搬过去实在是一项庞大的工程,于是boss大人寄希望于“很有活力”的夏维祺,将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她。
  夏维祺一面当着没工资的苦命搬运工,一面咬牙切齿,有活力和有体力其实是两码事吧?boss大人你连活力跟体力都不分,鄙视你鄙视你。
  好不容易完工,夏维祺几乎气喘如牛。她抹了一把汗,回头对着boss大人时,已是一脸书店小妹送客时完美无瑕的微笑,“许、许总经理您走好。”
  Boss大人淡淡看了她一眼,“夏小姐还没吃午饭吧?”
  “啊?我吃……”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肚子居然不争气地轰鸣起来。夏维祺乖乖地将后话吞进了肚子,“那个……没关系,我、我家里还等着我回去吃……”
  Boss大人亲自替她打开车门,彬彬有礼一如绅士,“夏小姐请上车吧。”
  反对无效,夏维祺咽了咽口水,认命地上了车。
  

five
  十几分钟后,夏维祺正襟危坐地坐在了这家著名餐厅里。餐厅的装潢很是华丽,一色的水晶琉璃器具。壁灯的光芒恰到好处地烘托了气氛。夏维祺扯了扯自己的牛仔裤,无比懊恼,怎么看她都像是送外卖的小妹啊!
  她捧着肚子默默垂泪,谁叫自己受不了诱惑跟过来,这种地方哪是果腹的地方啊!纯粹是摆设。
  Boss大人让她点菜,她几乎都不敢看菜单,忙不迭推说随便,不然看到那上面的价格她会有罪恶感的。
  菜上来了,果然美味。夏维祺不由食欲大增,刚想大动食指,一眼瞥见boss大人饶有兴趣的眼神,忙缩回了手。5555,boss大人你吃饭那么优雅讲究干吗,会显得她更像乡下人进城的。
  她微笑再微笑,等笑得有些累时才趁boss大人不注意夹一口菜,细细地咀嚼,然后接着微笑ing……
  如果我笑成了老年痴呆,boss大人你就是罪魁祸首!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欢快的铃声骤然响起,夏维祺一听大事不妙,忙丢下筷子手忙脚乱地在包中找铃声来源,终于切断了那让众人为之侧目的铃声。她满头是汗地回头,boss大人唇角细微地抽动了一下,她心里呻吟了一声,完了。
  不过十秒,铃声再次欢快地响起。夏维祺偷看了一眼boss大人,对方虽然想极力维持冷淡的表情,微微抽搐的唇角却泄露了他的心情。夏维祺讪笑了一下,“那个,我接个电话。”
  一面恶毒地想,想笑就笑吧,还忍着,小心憋成内伤。
  电话是自家老妈打来的,夏维祺随便敷衍了几句,老妈忽然问:“你和人在外面吃饭?是男的吧?”
  夏维祺无语地看了一眼对面的boss大人,叹气,老妈你是属狗的吗?嗅觉这么灵敏。
  过了一会儿,夏维祺迟疑着问:“那个,总经理,你、你叫什么?”
  是错觉吗,为什么她忽然觉得boss大人的脸一瞬间黑了不少?
  看在她是女人的分上!深深吸了一口气,某人一字一字自报家门:“鄙人许逸萧。”
  Boss大人你那是什么表情,问下名字也不高兴吗?夏维祺抱着电话继续应付老妈的八卦,终于受刑完毕,转身时不提防动作太大,身下一滑,连人带椅子翻倒。夏维祺跌得眼冒金星,半天爬不起来。
  可恶,地面干吗要弄得这么滑啊,啊啊啊这次她丢人丢大了……
  一只有力的大手拉住了她,夏维祺抬头,眼前金光闪啊闪,闪得她眼花,片刻后她看清boss大人唇角忍俊不禁的笑意。
  叫许逸萧是吧?回头我扎小人,咒死你!


six
  每天下班都会准时被boss大人叫走,下了楼却经常被告知某人有事先走了云云。Boss大人这样,算不算放了她鸽子?放一次也就算了,还乐此不疲。欺负她好说话是不是?
  夏维祺托特助大哥将洗好的衣服还给boss大人,第二天居然被退了回来,boss大人只留下两个字:重洗。
  夏维祺抱着袋子很小人地想,boss大人不会是看准了她这个冤大头,把昨天穿脏了的那件衣服丢给她,以此来节省干洗费吧?反正他的衣服都是一色的黑,她又认不出是不是原来的那件。
  下午居然又有一大堆工作没完成。老是把事情丢给热心的前辈们也不好,况且她还在试用期,不勤快点只怕很快就会被扫地出门。特助大哥来叫她时她婉言谢绝,反正boss大人找她又不会真正有事,谁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乖宝宝夏维祺留下来加班,然后发现办公室里只剩下她和大灰狼。林主管虽然对那天的事绝口不提,连日来的刁难却是越发肆无忌惮。夏维祺人在屋檐下,只能忍气吞声,平时见了他都绕道走。今天狭路相逢,对方脸色不善,夏维祺吓得提心吊胆,大气也不敢出,草草收拾好东西,几乎是逃也似的奔出了办公室。
  电梯门刚一开,夏维祺钻进去便找闭合键,一只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淡淡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等一下,还有人。”
  是、是boss大人的声音……夏维祺回头看着许逸萧和陈秘书,笑容灿烂,“总经理、陈秘书,好啊!”
  原来boss大人也不总那么讨厌嘛。
  不过,boss大人你把这个混蛋放进来做什么?夏维祺缩到角落里,低头不看进了电梯的林主管。
  “逸萧你这么晚才走啊。”
  “嗯,在等她。”
  夏维祺还在缩啊缩,恨不能变成隐形人,冷不防被人捞了出来。Boss大人的手理所当然地放在了她的腰间。
夏维祺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挥拳,然而被按住了。她有些恼怒地瞄了一眼boss大人,对方脸上明显写着“敢反抗我者杀”,于是她咽了咽口水,屈服了。
  从头到尾,boss大人的手一直稳稳地放在夏维祺的腰间。夏维祺自我催眠,无视你无视你。5555,怎么看她都像是被吃豆腐了啊……
  林主管离开后,许逸萧的手立刻放了下来。腰间陡然一凉,夏维祺瑟瑟了一下,为什么她忽然觉得有些冷呢?
  她偷偷看了看boss大人的手,没来由地想靠近……呃,取暖。
  许逸萧冷静自制的声音淡淡响起:“夏小姐现在就回家吗?”
  夏维祺坐在车上还在胡思乱想。Boss大人好奇怪,吃豆腐都吃得这么理直气壮,转身对她避之唯恐不及……
  不对,boss大人之前并没有对人亲近的癖好,吃她豆腐是在林主管进来……而且他也知道林主管对她心怀不轨……莫非——
  她睁大了眼睛,“总经理,你对我这么好其实是故意做给林主管看的吧?”
  许逸萧身子微微一僵,片刻后点头,“让夏小姐见笑了。”
  之前看见林伟骚扰夏维祺,他特意让夏维祺洗衣服,无非是希望林伟能收敛一点。二十来年的表兄弟,他多少是知道林伟的性子的。调戏员工的丑名并不好背负,但在工作上的刁难只怕是不会少的。所以他才让叶特助下班时喊夏维祺一声。只是之后……
  “总经理您这么关心员工,您真的是好人……”夏维祺几乎感激得涕泪连连,原来boss大人是无名英雄,她错怪好人该拖出去枪毙!
  Boss大人的嘴角细微地抽搐了一下,清俊的脸上浮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可是……”夏维祺托着下巴自言自语,“这样也不是法子啊。林主管是我上司,总有一天会知道我是冒牌货的……”
  “嗯。”boss大人也点头表示赞同,“不如转正吧。”
  “哦……啊?”刚刚boss大人说什么来着?
  “哇啊?!”夏维祺终于反应过来了,如果她没听错的话,boss大人说的是“转正”吧?
  “怦怦怦……”心脏跳得好快。她偷偷看boss大人一眼。表情好平淡,夏维祺不禁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幻听症。
    

seven
  果然天下的boss都一样老奸巨猾。接连几天失眠让夏维祺肝火旺盛起来,脸上小痘痘也如雨后春笋一个接一个地冒。5555,她的好皮肤就这么被毁了。更气人的是Boss大人却越发满面春风起来。巨大的变化使得下属们为之侧目。
  一直忐忑不安乍惊乍喜的只有自己而已。
  下午做的一个数据表又因为她心猿意马出了问题,被boss大人指名下班后上去谈一下。夏维祺不禁发狂了,boss大人是不是故意等着抓错的?这么小的问题,应该不会惊动上层的吧?
  “boss大人我跟你有仇吗,这么针对我,我怎么这么命苦……”在洗手间里酝酿半天,非但不能酝酿出一点勇气,越想反而越沮丧。夏维祺懊恼得吐血,“坏蛋生煎boss,居然给我放迷雾弹……可恶!啊啊啊大不了我辞职不干!”
  “坏蛋生煎boss?”有人在一旁困惑地接口,“那是什么?”
  “消夜。”夏维祺咬牙切齿,“许逸萧许逸萧,读起来不就像夜消吗——”她忽然睁大了眼睛,回头看着站在身后的人,然后……
  Boss大人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然后?”许逸萧微微挑眉。
  夏维祺有些后怕地缩了缩脖子,音量比之刚才不知小了多少:“……夜消就是消夜,我和老妈吃消夜都喜欢吃生煎……”下意识地往后缩。
  “嗯?”boss大人继续挑眉,示意接着说,但脸上的表情却明明写着“冒犯我者杀”!
  夏维祺握了握拳头——“因为我最喜欢生煎,所以才私自给总经理取个小名……呵呵,我喜欢把自己身边喜欢的人命名为喜欢的食物,呵呵……”
  好绕口啊,5555,其实我想说的是,这样方便把生煎当成boss大人来咬,以此泻恨啊。
  “嗯。”boss大人似乎颇为满意她的回答,唇角竟勾起了淡淡的笑意。
夏维祺无比沮丧……她居然再一次屈服在boss大人的淫威之下,好没骨气……


eight
  “什么,我已经过了试用期,正式转正了?”
  Boss大人浅笑着点头。
夏维祺欣喜欲狂,“啊,那样我的工资是不是……”银子耶,大把的银子耶!
  只是……原来那天boss大人所谓的转正是指这个?
  “晚上一起去吃饭吧。”boss大人淡淡的一句,立刻泼醒了夏维祺。
她开始咬牙切齿,这么快就打劫,boss大人你还真狠心……
  “好啊好啊。总经理你想去哪里?”转脸夏维祺已一脸笑容灿烂,一副“我是大款任君打劫”的大度模样。刚刚才得罪了人家,她破财免灾吧。
  “你想去哪里?”许逸萧用力深吸了口气,努力装出镇定的样子,“……我、我没这方面的经验……”
  夏维祺眨一下眼,再眨一下眼,boss大人脸上竟然、竟然浮出害羞的红晕!可是,他刚刚说……
  扑通扑通……夏维祺开始抱头哀号,可恶。混蛋boss大人,话说清楚一点好不好,这样会死人的啊……
  “生煎!”夏维祺牙齿痒痒,“我要吃生煎!”生煎boss,我咬死你咬死你!
  Boss大人的目光淡淡扫了过来,夏维祺立刻觉得头皮发凉,忙讪笑道:“其实总经理您的名字还好啦,不像我,夏维祺夏维祺,听着就是那个围棋嘛。”
  “嗯。”boss大人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揽住她,“那就去吃生煎吧。”
  夏维祺在心里默默垂泪,5555,老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贬低你取的名字的……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3:37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59, 共 2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各给所需/公孙羽[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小心别翼翼/风靡[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我们何时相爱的/纳兰馨雪[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瑶瑶/喃芜月[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网游之--盗贼也难为/千草[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放鸽子的男人/淇奥[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疏影横斜/长晏[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暗恋/北溟鱼[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爱品相思调之不如怜取眼前人/鹂吹[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长与今宵似/蓝依[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