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0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蝴蝶爱·梦境  文/蝴蝶爱纯
 2008-2-21 16:41:57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1646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有些事情,有些感情,失去了就失去,等待是无济于事的。
因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更缄默。
  
苏珊  
  在寂寂的暗夜中,玻璃瓶中的红黄绿的花朵像一道明媚的伤痕,划过稠密的空气。
  我缓缓地爬起来,在客厅里喝水。带着甜味儿的白开水,慢慢地淌过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这是一幕凄迷的场景。
  淡蓝的睡袍轻轻地垂落在脚下,我的脚踝晶莹,在黑幕中透出奇怪的光芒。
  纪明在卧室里酣睡,平静的脸庞,如每天推开窗便可以看见的远方一抹山脉,何处是低谷,何处是巅峰,已经熟悉到失却感官也能浮现。
  我坐在窗前的藤椅,默默地,像一朵水上莲花,在等待凋落或者盛开。
  是什么时候,我每天睡到半夜,总是醒来,起身喝水,坐在藤椅,与时间对峙,而我的纪明,却在沉睡。有时候我会在灰暗中无端地恐慌,仿佛纪明是永远也醒不来的,而天也不会亮,只有我一个人坐在无穷的宇宙中,等待黑暗吞噬我的身体和灵魂。
  然而天一亮,纪明就会立刻醒来,动作利落,精神抖擞。
  他的忙碌令我心疼,夜晚回来总是疲倦。他仍然在进门的一瞬间拥抱我小小的身子,吻我细细的眉毛,但除此之外,没有拥抱的热度和言语的温柔。
  他确实是太奔波了,睡熟的时候像一个疲倦的孩子。
  有一天,他凌晨才回来,喝醉了酒,脖子上有模糊的红唇印,衣领上有卷卷的发丝,身上有似有若无的香味。
  为他换了干净的衣服,擦拭身体,水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闪闪如泪珠。
  冲洗污秽的衣服时,仿佛摸到了纪明在商场驰骋的英姿,果断的作风,彻夜加班的劳累和在歌舞升平的地方喝醉的窘态。
  不要喝太多酒,会伤胃的,纪明。
  我站在镜子前,亮晃晃的光线刺得眼睛好难受,好难受。
  从此以后,我就学会在黑暗中坐着,等待天明。
  但有些事情,有些感情,失去了就失去,等待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更缄默。
  放弃与等待,是最为艰难的抉择。
  纪明曾经对我说过的最浓烈的情话是什么呢?
  “你应该住在美丽的花园别墅,有一个烂漫的后花园。”
  “和你一起生活,就是我的梦想。”
  那时侯,我们住在小阁楼,在校园里温柔地漫步,我年轻的脸庞是那样的红润,而纪明的头发是那样的浓密。
  可是,现在,我住在一套美丽的公寓,却那样思念在夏天的风中裙飞扬的幸福。
  纪明,你可知道,我只要你温柔的微笑温热的嘴唇霸道的拥抱。
  也许是我要求太高了,还有那么多女人被暴力虐待在夜总会沉沦为柴米奔波,而我却可以优雅地高贵地不染烟尘地生活。
  纪明,你不要喝太多酒,会伤胃的。
  纪明,你不要太拼命,会伤身的。
  假寐,听纪明起床,在浴室里嚓嚓地刷牙,顺着时针刮胡子,用海泥洗脸,出来穿衬衫,拿公文包,然后听见轻轻的关门声。
  再见,纪明。
  我走到落地窗前,拉开厚重的幔帘,在阳台的花木中,轻声地说。
  纪明在往前走,仍然是那样年轻的昂扬的背影,令人迷醉的背影。
  纪明再转一个弯,便看不见了。
                     
纪明  
   我冷静,果断,在战场上如骑士一样勇往直前,是工作狂。
  如果你诧异一个男子在工作上如拼命三郎,其实大可不必,因为这样的男子心中都有一个宏大的梦想。
  因为有梦想,所以有冲劲。
  苏珊是我梦想的源泉。
  在柳絮飘飞的时候,我遇见了这一个梦幻的江南女子,柔曼的腰肢,蜜色的皮肤,浓密的卷发。
  她在江堤那边走来,慢慢地走来,像带来一个春光明媚的世界,我的心不禁温柔地颤动,我的微笑不禁展开,像花瓣纷飞。
  扬花春天,苏珊和我漫步,一直走到天黑,她温润的手指轻轻摩挲我的下巴,我感到心一阵阵发痒,然后有什么落在那里,温暖地覆盖我的心灵。
  经过街面宽阔、景色如画的住宅区时,她目光灼灼,“如果有一天,能够和我爱的你在这样的房子里面,靠着暖炉坐着藤椅喝着花茶,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苏珊希望的幸福是这样的?我望了望那一幢漂亮的洋房,用力地握着她的手指。
  不过两年,我们有了一套小小的公寓。
  当我把新钥匙放在她的手中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烁着让我迷醉的惊喜。
  我轻轻地说:“苏珊,我会努力给你最好!”
  苏珊没有听见,她站在落地窗前的嫩青的藤椅旁,像一个误入凡间的天使突然找到翅膀。
  那一把意诺的藤椅是独一无二的,是我倾尽空余时间去寻找的。苏珊,有一天,这把见证我们情爱的藤椅会出现在一个更适合它的气度的华美地方。
  为了收获更多,所以我必须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智慧。
  陪着苏珊散步的时间几乎没有了,每一个白天我都在车中、办公室、餐桌上旋走,而每一个夜晚我都在收拾疲倦的心。
  然而,坐在车里,经过曼哈影院时,我想起与苏珊第一次看电影,用三块钱买了一桶爆米花给她,她像一只小老鼠一样咀嚼。当她知道我也只有这三块钱时,她狠狠地掐我的手臂。那处淤青今天一捋起衬衫仍然可以看见当初的痕迹。
  坐在酒店的临江包厢,看见烟雾江堤时,我会想起苏珊的手指,无限依恋无私地缠绕着我的掌心,像是白色蝴蝶从琴弦上飞出一样让我沉醉。
  有一次在路上,看见一对年轻的恋人手挽手走在大街上,男生的手腕上有一串晶莹的琥珀珠子。我不禁微笑起来,抬起左腕,也有一串琥珀的珠子,怎么会忘记苏珊送这份礼物时热情的羞涩呢。
  每天的每天,不论任何时候,我想起她,就会觉得不孤单,就会拥有无穷的力量。
  最渴望回到这套小小的公寓,苏珊和我的家。
  当我住进这套平凡的房子时,一切忽然就变得晶晶亮。苏珊是一个具有无限创造力的女子,她可以把我们的家布置成海中龙宫,蔓类的藤类的植物依附在房间的任何角落。走进家中,明亮的眼睛一下子就想闭上,这里是我和苏珊的安全堡垒,不用辛苦地防御。
  苏珊会照顾我的。
  那一次,我喝醉了,因为一个大客户,签完了这张单子,我就可以拿到一个长假了。我破例喝了很多酒,后来不知人事,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穿着干净的衣衫,清清爽爽的。
  半夜醒来,苏珊不在身边,她坐在窗前的藤椅上,圆润的肩在空气中微微颤动,像旋律优美的七月琵琶。
  我昏沉沉又睡去。天亮醒来,看到苏珊如公主一般甜美的脸,轻轻地,轻轻地吻我细细的眉毛。
  在上班的路上,忍不住要微笑,那么美丽那么让人怜惜的苏珊,虽然纪明我不是王子,但却可以与公主一起生活,所以微笑如镶银的音符一圈一圈地荡漾。
  因为苏珊,所以我热爱生活。
  一个月以后的某一天,我如往常一样在天亮起床,在浴房里刷牙刮胡子,然后我看见了M·C最新款的剃须刀,完美的弧形设计。
  在卧室前,我看到了衣裤整齐地叠着,白衬衫和黑裤子。苏珊喜欢我穿这样的衣衫。
  在苏珊的眼里,我是一个好看的男子,可以穿白衬衫和黑裤子。
  穿的时候,我总感觉到有爱恋的视线在肩上停留,一回头,我的眼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扇一扇。
  她睡得那样的美丽,弓起的身子像是一张无尾琴。
  我轻轻地锁上门,“咔嚓。”
  走在楼下,我仿佛感觉到阳台敞开,我在花木中,我回过头,只见到葱葱茏茏的一片植物,于是我继续往前走。
  我相信,任何时候,苏珊都会在家中等我归来。
  华灯初上,街市奢侈。
  夜晚回来,我捧着一大束向日葵,热烈而深沉的向日葵。苏珊最爱的一种花。
  “纪明,你知道向日葵吗?那么执着地等待,只为了阳光的抚摸,在夜晚,向日葵会垂下圆圆的脸盘,但只要阳光一出来,就会立刻抬起圆圆的脸盘,贪婪地呼吸温暖。纪明,你知道吗?”
  开门,换拖鞋。灯没有亮,一片沉寂的黑。
  我大声地喊:“苏珊,苏珊,苏珊。”
  没有人答应。心底不禁有奇怪的恐惧感。
  把向日葵插在台几上的一个大玻璃瓶中,向下加水,一直加到满溢也不知道。
  原来这只玻璃瓶的底原来是干涸的,它究竟有多久没有拥抱鲜花了呢?我不知道,我有一些害怕。
  一盏盏灯都打开,在亮晃晃的光线里,我觉得眼睛好难受,好难受。
  走进卧室,那把嫩青的藤椅孤单地站着,摇一摇,藤椅就跳起一个人的芭蕾。那里似乎还有苏珊的温度,于是我慢慢地坐下,把头靠在手把上,就好像枕在苏珊的臂弯。
  “纪明,你知道吗?一有阳光,向日葵就会贪婪地呼吸。”
  坐着坐着,就一直到天亮。
  
新河          
  我是新河,一个浪荡的男人,开着一家酒吧。
  酒吧的名字叫做“夜森林”,每一个城市都是一座森林,那里是晴空万里,还是雪花飘扬,这就是每一个人不同的感受了。
  乐观的人会以为森林里永远有空气雨露养分。
  悲观的人则以为森林里都是腐朽的诗歌。
  我是新河,一个悲观的男人。夜晚来临,我便放纵。在这么一群高贵的妖艳的寻求刺激的夜森林女吧客眼中,我是危险的火焰,燃烧的快感和刺痛的感觉同时并存。
  酒吧白天也会开,提供咖啡和意大利点心和无聊日子,只是白天的“夜森林”人烟荒芜。
  白天我不会醒来。
  只是偶尔的一次,我在下午的两点钟站在酒吧的落地窗前。
  阳光那样刺目。我刚想拉上丝绒帘子,可手停在半空。
  一个女子,我看见一个女子,浓密的卷发和蜜色的皮肤在日光中,被施了魔法似的,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光芒。
  她朝这边走来,每一步都像踏着莲花,像羽毛一样轻盈。她走到落地窗前,站住,将垂落在肩上的黄色丝带整一整,于是一只翩翩的蝴蝶就停落在她的肩上。
  我的手不禁放在玻璃前,像是可以抚摸到她圆润的肩。
  她抬头,往里面一望,我惊悚地缩回了手,虽然茶色玻璃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但我还是脸红了。
  我常常以为自己的脸皮已经厚到长不出胡子来了,但现在脸庞上一定泛起了红晕。我甚至听见自己的心微微地跳动,节奏鲜明,没有止境。
  天使从大门走进了“夜森林”,我的心急促地跳起来。
  她是来喝咖啡,或者是来打发时间?
  她一直走到角落,在光与暗中寻找到一个位置。
  我看到了她的眼睛,纯净如绿的荷叶上的水珠。
  她的右手搭在右肩上,伏下身子,身后留下一个长长的影子,像一个天使找不到翅膀。
  她随意叫了一杯咖啡。
  整个下午,她就一直坐在那里,表情平淡。
  可是,我坐在这边,却一直在担忧,她是那样的忧伤,仿佛乌云一来就会下一阵大雨。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的难过,如果可以,能不能让我承担她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从此知道,她总在下午来夜森林,一个人来一个人走。
  于是我从夜晚消失,因为我找到了白天。
  第二天,我端着一碟点心走过去,“这是我们店里的美食秘密。我送给你吃。”
  她迟疑地看着青绿黄黑的一碟点心,终于拿出了其中一个,放入口中,然后我看到她像小孩子一样地欢呼。
  我微笑着解说:“用萝卜丝细细地切碎,兑上淀粉和红酒,再加上香料植物阿勒巴的叶子,加上厨师认真的心,你吃到的是叫做‘天堂’的美味点心。”
  “哦,”她薄薄的红唇发出的声音如同天籁,“要这样繁复的制法,才会有这样好吃的东西,我是不是应该庆幸,可以享受得到呢?”
  当苏珊说“庆幸”的时候,我捕捉到她眼中哀哀的迷茫。
  我的心好痛,我想拥抱她,可是不敢。
  然后,我们开始熟了起来。
  这样过了一个月,她在上午九点钟来,拖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低着头数着脚步。
  她低低地说:“我可不可以住你这里?”
  我的苍白脸色还来不及调整为狂喜。
  苏珊住入三楼右侧。
  我忽然成为一个最好的男人。
  不喝酒,以免我的口气浑浊;不熬夜,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可以精神饱满地见她;不跳舞,我要有足够精力陪她散步。
  睡觉的时候,仿佛可以听见她的呼吸,于是会做美梦。
  可是,我依然在忧伤。
  她的眼睛总会望到很远的地方,游离而空洞。她的时间总是在枯坐中打发,寂寞而空白。
  我知道,只有思念可以让人如此。
  在苏珊身边,我就觉得幸福,只是,现实却在提醒着我……苏珊的不快乐。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3-18 17:41:09 - cialis
-----------------------------------------------------
Hello!
http://aieopxy.com/osoxvtv/1.html ;,cialis,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1, 共 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