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0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美人难舍  文/离离
 2008-2-21 16:43:58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3191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洛无非最后看了眼马车中熟睡的晓色,决然地放下了掀着帘子的手,“四杨,晓色这一睡会睡四天。这四天里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她醒后也千万别让她回来。车上的银两足够你们用几年,你用其中一部分做点小生意积累一点财富,以后晓色就拜托你了。”他最后郑重嘱托驾马车的人。
  “放心吧,老板。我不会让晓色姑娘受一丁点委屈的。我一定待她比待我祖宗还好!”四杨轻盈地跳上马车,扬手挥起鞭子。马儿一声嘶叫拉着车子快速前行,很快便消失在了重重的夜色中。
  洛无非望着马车离开的方向久久都不能收回视线。他已经错了六年,希望这次他没有做错。
  第四日很快降临了。江湖客栈这日异常冷清,因为老板洛无非下令除了一个叫东方咫尺的人不接待任何客人。江湖客栈的大门敞开着,一个伙计在门口回绝一批又一批的客人。洛无非还在他居住的小院中不出来主持大局。几个敏感的伙计嗅出了不寻常的气息,拥坐在角落里带着一些担忧和困惑窃窃私语着。
  洛无非其实在金寒的屋子里。他亲自伺候金寒梳洗用餐。一切完毕后,他没有如往常一样重新点住金寒下颌的穴道然后离开,而是搬了张凳子坐到床前,厚实的大手拉着金寒消瘦萎缩的手,认真地按摩着。
  金寒睇着眼前沉默凝重的男子,没来由地一阵心酸,“无非,你恨我吗?”六年来,她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和他对话。
  洛无非抬眼,栗色的瞳孔中尽是苍凉,“恨过。”他不会说谎,遇到不好说的话,他通常都是沉默以对,但现在,他觉得有些事是该说清楚的时候了,就算他的话会伤害别人,他也不想再保持沉默。
  金寒深深一笑,“现在不恨了?”
  洛无非重新垂下眼,“我更恨的是我自己。如果那时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你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了。”
  金寒怔了怔,再笑的时候,笑容间已经添进了些心疼,“如果那时你救了我,你也许就碰不到晓色了。你不后悔吗?”
  洛无非怔忡地看了金寒皮包骨头的手指一会,轻轻地摇了摇头,“如果我们没有碰上,也许她会幸福很多。”
  这句话金寒认同,晓色这些年的痛苦绝不亚于他们任何一个,而她何其无辜!
  “她……她真的是个好姑娘。”金寒终于可以坦然地说出她真正的看法了,“你也是个好男人。如果没有我,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洛无非诧异地看着金寒,“你……变了。”
  金寒笑得凄凉,“这叫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咦?”洛无非惊疑地站起来,稍作判断后一把掀开金寒的被子,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只见金寒藏在被中的另一只手的手腕上像是被发簪那样尖细的东西戳得一片血肉模糊,鲜血从伤口中断断续续地涌出来,靛色的床单上、翠绿的被子上、白色的亵衣上尽是叫人惊骇的猩红。因为金寒的面色一直都非常苍白,所以洛无非才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洛无非快速点住金寒几处要穴帮她止血,然后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几块布给她包扎伤口。这时,一只微凉的手抚上洛无非焦急的脸,“别忙了,没用的。”
  “不行!我一定要救你!你怎么这么傻?今天会有一个医术高明的人来给你治病,说不定你就能康复了,你怎么偏要在这个时候做傻事呢?”突然,洛无非意识到一件异样的事,他抓住抚摸自己脸庞的手,“你的手……”竟然能动了?!
  金寒虚弱地笑着,“前天才发现的,我的手有知觉了。晓色这次拿回来的药看起来有点效用。”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洛无非简直想杀人了。
  “嘻嘻,”金寒调皮地做了个鬼脸,“要是早告诉你,我怎么还死得成?”
  “你!”洛无非怒不可遏地瞪着金寒,蓦地又软下语气,痛心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死?你知不知道晓色她把地厚宫的少宫主都请出来了。今天他就会到这里来给你治病了。你……”
  “我知道。”金寒打断洛无非的话,“我还知道那个人叫东方咫尺。” 
  “你怎么知道的?”
  “晓色回来那天你们在我门外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那为什么你还要……”
  金寒伸直的手臂无力地垂下,她吃力地维持笑容,“无非,你知不知道我真的曾经爱过你?如果没有晓色,也许我们也会很幸福。”
  “……”洛无非拧着眉不置可否。
  金寒接着道:“你知道我是个很任性很蛮横的人,虽然我永远得不到你的人也得不到你的心,但是我还是要你一辈子也忘不了我。谁让你是我金寒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呢?”她的笑容中添进了些许自嘲的成分,“地厚宫的规矩我也知道一点。我不知道晓色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才请得到那东方咫尺,不过想想也知道一定不一般。其实她何必这么做?我这么对她她不可能一点都不恨我的。她一定是存心要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她的恩。真看不出来她原来这么阴险!”
  “不是,她不是……”洛无非迭声为晓色辩解,他不想晓色这些年来的付出到最后还被人误解。
  金寒嘿嘿笑了两声,“我不会如她所愿的。我虽然是个废人,但我还有我的尊严。我宁愿死也不要被她的恩情压一辈子!”她得意地看着洛无非,“而且,如果晓色为了救我死了,你一定会记她一辈子。这我绝不允许。所以我要比她先死,我要你记我一辈子!无非,你这辈子不可能忘记我了!”说了许多话,她累得直喘息。而奇怪的是她的表情却并不如她的话语那般激烈,反而显现出一种若有似无的淡定。
  “金寒……”洛无非怜惜地凝望着金寒。和金寒一起度过的漫长岁月不是白过的。他了解金寒,比任何人都了解。所以他知道金寒并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蛮横无理。她真正的目的是要救晓色!她要用她的死来换取晓色的平安。可怜的金寒,骄傲的金寒,就是做这样伟大的事也不要别人知道不要别人感激。她可以若无其事地接受别人的怨恨,却无法坦然地接受别人的感谢。这个世界上除了他恐怕再没有人知道她其实还是个非常害羞的人。都是苍天弄人,安排了金寒这样凄苦的一生。如果没有慕容公子的伤害让她的灵魂扭曲,她该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女子!她完全有资格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多的幸福!
  “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呢。”金寒开心地笑,然后对洛无非伸长手臂,“无非,你可以抱抱我吗?”
  压下心中无限的悲伤,洛无非俯下身,依言抱住金寒枯瘦的身体。
  “无非,你的身体好温暖。无非,你一定要幸福啊!”
  说完遗言似的两句话,金寒闭上了眼睛,她的嘴角挂着浅淡满足的笑容,这个笑容仿佛有魔力一般,使她枯萎的容颜骤然焕发出别样的光彩。 
  “金寒……”洛无非趴伏在金寒身上,低声呜咽。依稀还记得第一次遇见金寒时的震撼,那么美丽的人,好像天上的仙女一样。而她竟然在众多期待拯救的难民独独选中了他。那时他便发誓一定要好好报答她。可终究金寒还是落了如此凄惨的结局,其中还有一些是他的因素。别人都说是金寒拖累了他,其实仔细算来是他欠了她才对。而这些亏欠他这一生都无法偿还了……
  房门突然被大力踢开,一道漆黑身影倏地闪进,没有防备的洛无非猛然被一股强劲的真气从金寒身上弹了开去。站定后,他看见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男人已然取代了他刚刚所处的位子。
  “你是什么人?”
  “东方咫尺!”
  期待了几天的人终于来了,洛无非心里却只有浓浓的哀戚,“她已经死了,你来晚了。”
  东方咫尺却全然不听洛无非的话,只见他一会号脉一会翻眼睛一会听心跳,忙得不可开交。
  洛无非不禁火大,他都已经说金寒死了,这个人怎么对死去的人还这么不敬?“你给我住手!”他说着就要上去阻止。
  可是刚踏前一步,洛无非就又被刚才所感到的真气弹开了。
  “如果你再乱来,她就真的没救了!”东方咫尺头也不抬地说,听声音还是个非常年轻的人。
  言下之意是金寒还有救?!洛无非又惊又喜,乖乖地站在原地等着东方咫尺创造出奇迹。
  这一等,就等了一天一夜。
  这一天一夜里,东方咫尺不停地给金寒输真气、施针灸、灌药,辛苦忙碌的样子看得洛无非都有点过意不去了。好几次他都想叫东方咫尺放弃,可是看他斗志昂然的样子加上自己心里小小的奢望,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老天总算还是仁慈的,第二天一早,当第一缕阳光照进这间屋子时,东方咫尺大大地舒了一口气,并宣布金寒已经脱离危险了。洛无非激动得眼泪“哗”地涌了出来。这个时候,他对东方咫尺跪地磕头的心都有了。
  “晓色呢?”可是紧接着,东方咫尺的问话又叫洛无非的感激骤然间冻结。
  洛无非咬了咬牙,走到东方咫尺身前,“我很感激你救了内人。可是我可不可以跟你商量件事?”
  东方咫尺一边整理自己的器具一边不甚在意地问:“什么事?”
  “就是……晓色答应你的所有的交换条件由我来替她完成。”洛无非郑重道。
  东方咫尺愕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晓色有没有告诉你我们达成的约定是什么?”
  洛无非摇头,“她不肯说,但是不管是什么我都愿意替她承受。就算是要我这条命也没关系。”
  “呵呵!呵呵!怪不得!”东方咫尺怪笑着掀开罩住他容貌的大帽子。赫然,一头金发、一双碧眼,美得无与伦比的脸在朦胧的晨光中展现在洛无非眼前。
  洛无非一怔,他没想到东方咫尺竟是外族人,并且东方咫尺的年轻和美貌也叫他惊叹。可是这些并不能改变他的决心,“你答应吗?”他追问。
  东方咫尺依然怪怪地笑着,“我是无所谓,不过我怀疑你无法接受。”
  “能接受!无论多么痛苦我都能接受!”像是怕东方咫尺改变主意,洛无非急切地保证。
  “哦?”东方咫尺怀疑地看着洛无非,“包括嫁给我并给我生孩子吗?”
  “啊?”洛无非霎时呆如木鸡,他完全没想到晓色答应的竟然是这个要求。怪不得那天夜里晓色会说来不及了。真是笨蛋,她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出卖了自己一生的幸福?为了他和金寒,值得吗?
  “嘿嘿,怎么样?我就说你不能接受吧?”东方咫尺郎声笑了起来。
  “那换个要求!你们不是喜欢收集人的器官吗?我的身体可以全部给你们,要做实验要切要砍都没关系。”洛无非不死心地提出别的建议。
  东方咫尺摸着下巴,仔细地打量了洛无非一番,突然贼贼地笑起来,“器官什么的我们实在有太多了,没什么稀罕的。我突然发现你长得不错,不如这样吧,你跟我回宫做我的床伴。反正男人女人我都喜欢。我不要求你嫁给我给我生小孩,只要在我有需求的时候提供你的身体就行了。”
  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这样的要求实在太骇人了,尤其保守如洛无非,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反应了。如果东方咫尺不是救了金寒,说不定他立刻就扑过去和他拼命了。这算什么要求?要侮辱人也不是这样的!
  “不说话就是答应了?”东方咫尺突然欺近洛无非的身体,淫亵的表情使他绝美的容貌异常邪鸷。洛无非不由退后了一步。明明是个比自己小很多的毛头小子,却不知为何总让他有种强烈的压迫感。眼看他靠自己越来越近了,那一双艳丽的红唇似乎还有亲他的嫌疑,他的身体却像石头一样渐渐僵硬。怎么办?怎么办?要妥协吗?或许和他拼了比较好……
  “这是你唯一可以替晓色做的事。如果你不同意,我只有去找晓色了。我知道你一定把她藏起来了,不过我地厚宫人脉广泛,用不着多久一定可以把她找出来。你自己做个选择吧,是你让我玩,还是让晓色给我生小孩。我先申明,我可不是个专情的人。也许几个月后我就把晓色踢进冷宫了。呵呵,你当然也可以自杀或者杀了我,不过我要提醒你几点。第一,你死了,我还是会去找晓色。第二,你杀不杀得了我还是个未知数。第三,我死了,床上那个女人也活不成。第四,嘿嘿,地厚宫的人没有了领导者,后果可是无法想象的……你,好好想想吧。”  
  洛无非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憎恶一个人,这个人不仅看轻他还用最卑鄙的手段胁迫他,而他偏偏拿这个人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这个人的手上握有晓色的幸福和金寒的性命。他握住这两个筹码就像打中蛇的七寸一样正中他的要害,叫他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怎么样?想好了吗?”东方咫尺这个恶劣的男人料定洛无非不敢轻举妄动便大胆地搂住了他的腰。
  洛无非握紧双拳,咬紧牙关,拼命忍耐。
  “呵呵,真是个好表情,我喜欢。”说着,东方咫尺就要对着洛无非的嘴凑上自己的嘴。
  洛无非屈辱地闭上眼睛,这样的事,还不如杀了他……
  “住手!”一个虚弱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骤然打破了一室的暧昧。洛无非睁开眼睛,看见晓色煞白着脸扶着门框大口大口喘息,好像跑了很长的路。她怎么回来了?该死的四杨,他是怎么办事的?不及细想,他就一把推开东方咫尺,跑过去把晓色推出门,“你回来干什么?还不快走!”
  “哈哈哈哈……”身后,东方咫尺突然笑得像抽风一样,“师姐,看起来你的情人已经喜欢上我了。你看他迫不及待地要把你赶走呢!”
  师姐?洛无非惊诧地来回看晓色和东方咫尺,是他听错了吗?他好像听到东方咫尺叫晓色……师姐?!
  “咫尺,”晓色调整好气息,冷冷地警告东方咫尺,“这次你玩得太过火了吧?”
  “师姐,你是嫉妒我吧?”东方咫尺挤眉弄眼地在一把椅子上坐下,自己斟了一杯茶喝。忙了一晚上,他都快累死了。
  晓色眸色一沉,走过去夺下东方咫尺的茶杯,“金寒怎么样了?”
  “放心,死不了了!”东方咫尺重又夺回茶杯。
  “死?”晓色看过去,床上的斑斑血迹叫人心惊,“怎么回事?”她急问。
  东方咫尺耸耸肩,“我怎么知道,我刚来就是这样了。你问他吧!”他指指僵在门边的洛无非。
  晓色回过头,洛无非复杂的表情叫她心一震,“无非……”她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唤。
  洛无非轻不可闻地舒了口气,然后走进房中,走到床畔,仔细地给金寒掖好被子,悲伤地说:“金寒,她想用死来保护你。”
  “呃?”晓色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金寒姐……”
  “她想她死了,东方咫尺就不必出手救她了,你付出的代价也可以相应减轻一些。”洛无非抬起头,眼中有些尖锐的东西无奈地闪过。
  “金寒姐……”晓色掩住嘴,心头止不住地震颤,“为什么?她不是很恨我吗?”
  “我也不知道,”洛无非凄恻地摇头,“她只说要我一定要幸福……”
  “无非……”晓色走上前从后面拥住洛无非,金寒自杀的时候他一定很难过,可惜她都不在他身边陪他,“你放心吧,咫尺说金寒姐死不了,她就一定会没事的。”
  洛无非低下头,表情稍微放松了些,接着他挣开了晓色的怀抱,转过身和她面对面。
  晓色愧疚地垂下长长的眼睫,“无非,你怪我吗?是我没有告诉你东方咫尺是我师弟,才会害得金寒姐……”
  洛无非看了眼金寒,然后转过头用平静清澈的眼神凝视着晓色,浅浅地漾起了笑,“不怪。这么做一定有你的理由。况且,金寒并没有死。”
  “无非……”胸口一阵发热,心中某个被冻结的地方霎时裂开并很快融化成眼泪在晓色的眼中打转。这一刻,她仿佛回到了六年前。她和洛无非之间那种无须多言只须一个眼神就彼此了然的默契似乎又回来了。她抬起手想要碰触面前笑得非常温柔的男子,然而忐忑的心情又使她迟迟不敢把手伸过去。因为失去得太久她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了。
  洛无非心疼地蹙起眉头,一伸手拉住晓色的手,再一用力将她揽入怀中。这是个他一直想做又拼命压抑了六年的动作。现在终于可以放手做了。
  “无非?”晓色受宠若惊地望着洛无非,心潮澎湃。
  “对不起,这些年让你受苦了。”洛无非执起晓色的手放在唇边轻吻。
  “无非……”除了一声声地呼唤洛无非的名字,除了瞪大泪水迷蒙的眼睛,晓色完全不知所措。洛无非的转变太大也太突然,虽然的确变成她一直期望的样子,可反而让她觉得不够真实。 
  
  “你不知道我有多庆幸东方咫尺和你有师姐弟的关系。刚才看见你突然出现,我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我好怕我保护不了你。我都准备好要和你师弟拼命了。”洛无非娓娓地说。六年来,好多好多话他都不敢对她说,好多好多的感情他都不敢对她流露。曾以为这一错失就将是一辈子的遗憾和悔恨,想不到老天垂怜,他们之间又有了新的希望。失而复得的心情是欣喜而兴奋的,但更多的是珍惜。所以,他不想再对她隐瞒他的感情。连带过去六年亏欠她的,他要一股脑说给她听。
  “无非……”眼泪终于溢出了晓色的眼眶。
  洛无非低头吻去那咸苦的水珠,“晓色,我知道这六年来你为我受尽了委屈,可是,你相不相信,我对你的心还和六年前一样。不,应该是比六年前更加爱你。”晓色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洛无非继续说道,“我本来是想让你离开我的。从我违心地娶了金寒开始,就注定此生我只能负你了。为了不误你早日获得幸福,我痛下决心冷漠对你,希望你对我失望然后离开去寻找新的幸福。我万万想不到你竟坚持了这么久,看着被我冷漠以对的你不懈地寻找医治金寒的方法,我只有暗暗心疼。晓色,对不起,是我太懦弱了。我是个卑劣的男人,我明明爱你却不敢争取我们的幸福,我明明可以再残忍一点放你自由却因为私心里对你的依恋而拖累你这么久。晓色,这样的我实在不配爱你,可是我又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开你。你想清楚了,你还愿意继续和我在一起吗?如果今天你说不,我决不敢再纠缠你。而如果你点头……那我就要缠你一辈子了。晓色,你一定要想清楚。我……不想你后悔。”比起晓色要离开他,他更怕的是晓色留在他身边有一天会后悔。
  怎么也止不住的眼泪哗哗地落,晓色只得一边落泪一边笑。原来这就是他冷落她的原因,原来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要让她获得幸福。这六年中他一定过得比她更苦。笨蛋!她晓色这么冰雪聪明怎么就爱上了这么一个大笨蛋?这个大笨蛋笨起来简直把她的心都要扯碎了,“无非,如果你每天都对我说一句‘我爱你’,我就永远永远留在你身边。”
  洛无非却并没有欣喜万分,反而一张俊脸皱成了一团。他无法保证晓色跟他以后的岁月都会是鲜花铺地、云淡风轻的幸福快乐,他为晓色的选择可惜。可同时,他也不允许她反悔。带着异常矛盾的心情,他仰起头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猛地拥紧怀中的人,“晓色,我爱你。我爱你,晓色。”
  “嗯!嗯!”晓色一个劲地点头。
  幸福终于都回来了。
  “咳!咳!”煞风景的咳嗽声出自东方咫尺口中。这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你侬我侬,当他是雕像啊?!而且说话也不挑挑地方,害他被他们那些肉麻兮兮的话恶心得鸡皮疙瘩掉了几层。不稍微报复一下,他可不是东方咫尺了。嘿嘿!
  “师姐,你们这些话是不是说得太早了?”他一手托腮,状似无意地说。
  晓色闻言,一颗火热的心骤然掉进了冰窟窿里,面色霎时变得一片青白,拥着洛无非的手也缓缓垂了下来。
  “怎么了?”洛无非急问。
  晓色一个劲地摇头,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掉了起来,而且比刚才掉得更凶了。
  见到她这个样子,洛无非急得不知所措。他捧住晓色的脸,极力安抚她:“晓色,冷静一点。到底是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一定可以解决的!”
  晓色还是不语,成灾的眼泪漫湿了洛无非的手掌,她眼中浮现的绝望也灼痛了洛无非的心。不知不觉洛无非的眼睛也湿润了,“晓色……”
  泪眼相望的两个人让东方咫尺浑身都不自在。他搔搔头,摸摸鼻子,终于受不了地站起来,走到晓色身边,扳过她的头,将一刻朱红色的方形药丸丢进她嘴里,再一托她的下巴,药丸就自然落下了咽喉。立刻,晓色抱着肚子痛苦地弯下了腰。
  事情发生得极为突然,洛无非完全没有防范,当他回过神时,晓色已经痛倒在地,大颗大颗的汗珠从她的额头冒出来。他惊骇地抱住蜷缩成一团的晓色,厉声质问东方咫尺:“你给她吃了什么东西?”
  东方咫尺坐回到原来的椅子上,甩甩袖子,满不在乎地说:“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放心好了,她不会有事的。”
  洛无非愤恨又奈他不得地收回视线,蓦地,他的眼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就见晓色的头发慢慢由黑色褪成了金黄色,皮肤渐渐由黄色转为透白。然后从痛苦中脱身的晓色睁开了眼睛,洛无非看见她的眼睛从原先的深黑色变成了碧蓝色。改变后的晓色俨然是个外族女子,有着和东方咫尺不相上下的美貌。
  “晓色?”洛无非很久都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晓色意识到自己的变化,仓皇地捂住脸庞,她完全无法确信洛无非能不能接受她的这个面目。
  东方咫尺则饶有兴致地开口道:“洛无非,你好好看看,这才是我师姐的真面目。你知不知道为了维持你们中原人的面貌我师姐每日都要服用一粒易容丹。服下易容丹的疼痛比刚才那颗解药要猛烈十倍,而且如果长期服用会使容貌早衰。我师姐可是已经服用六年了,你应该看到她的衰老了吧?”他闲适地抱着胸走到洛无非身边,“好了,洛无非,来说说对这个样子的晓色你有什么感想吧?”他戏谑地挑起漂亮的眉。
  洛无非闭上眼睛沉重地叹了口气,“晓色……”
  晓色惊恻地偏过头,他果然无法接受这个样子的她。可是还不等她酝酿好悲伤,她忽然觉得拥住她的怀抱更紧了,耳边洛无非叹息地说:“我洛无非这一辈子也还不清你的深情厚爱了……”
  晓色转过头,不敢相信地看着洛无非,他……他的意思是……他可以接受?!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都是我心中的晓色。”洛无非的眼中尽是疼爱。他低头,轻轻吻了吻晓色的额头。
        晓色感动地偎在他胸口。 
  “师姐,你不会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吧?”完全不知道“识趣”为何物的东方咫尺再次把他讨人厌的声音强挤了进来。
  晓色复又一脸愁苦。
  “到底是什么事?晓色,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洛无非不放弃地追问。
  “让我来告诉你吧。”东方咫尺实在讨厌这样无意义地浪费时间,“师姐是为了不想继任地厚宫下任宫主之位而离开地厚宫的。为了逃避寻找她的宫人的耳目,她用易容丹改变了自己的样貌。就在那时她遇见了你,并对你一见倾心,从此追随于你。后来,那个女人受伤了,师姐其实非常想回地厚宫拿药救她的。可是,她一回去必然就要继任宫主之位,而地厚宫的规矩是宫主不得与外族男子通婚,否则宫主将被囚禁至那个外族男子被所有宫人追杀而死。师姐爱你至深,断然不会拿你的性命做赌注,而她又不想和你分开,万不得已只有另寻救人良方,没想到一寻就是六年。六年间,连续不断的失败让她痛苦不堪,你的态度又让她日渐心冷,再加上那个女人实在拖不起了,在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她才回到了地厚宫。” 
  “原来是这样。”洛无非听完,若有所思地垂下头,“这么说,晓色已经答应做地厚宫的宫主了?”
  “是啊。等我治好那个女人,她就要回去了。”
  “你不是少宫主吗?”
  “我?不过是替补而已。在我们地厚宫,女人可比男人尊贵得多!”
  “你真的可以治好金寒吗?”
  “当然,不过时间要久一点,大概需要两三个月。”
  “就是说,晓色还可以留两三个月?”
  “可以这么说。”
  “晓色吃了易容丹可以变成中原人模样,我吃了是不是可以变得和你们一样?”
  “这个,没试过。不过理论上是成立的。”
  “请你给我一粒。”
  “咦?”
  “我想试一下。”
  “哦!”东方咫尺从袖子里拿出一颗墨绿色的半月形药丸递过去。
  洛无非伸手欲接,晓色一把拉住他,“不要!”
  洛无非用力握了握她的手,笑得好不温柔,“晓色,没道理一直都是你为我牺牲的。让我做点事吧,不然我在你面前会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的。你可是已经作出选择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咯!所以别想用这种方式摆脱我!”
  “无非……”
  洛无非慢慢放开晓色的手,晓色手指颤抖,但终没有再阻拦。
  洛无非服下药丸,剧烈的疼痛立刻从腹部迅速蔓延到全身,感觉就像身体要被生生撕碎一样。他痛得跌趴在地上,十指死命地揪住地毯。挖心掏肺的痛大概也不过如此。他一个有武功的大男人都承受不住,何况晓色这个武功内力远不如他的女子。亲身感受到晓色六年来每天都要受的折磨,他才更深刻地体会到了晓色的伟大,汗颜的同时自责也一再加深。为什么他不果断一点?如果他果断一点,晓色就不会受这么长时间的折磨了!晓色,可怜的晓色……
  “无非,你怎么样?”晓色心疼地抱住洛无非的肩直掉眼泪。
  洛无非艰难地抬起头,努力对晓色挤出一丝微笑,然后又满脸疼惜,低哑道:“难为你了……”
  难为你了。简简单单四个字,让晓色多年来积聚的委屈一瞬间烟消云散。值得了,什么都值得了。就是重来一次,她仍会作出相同的选择,她仍会心甘情愿地承受所有的痛苦。
  也不知过了多久,疼痛渐渐收止。洛无非全身虚脱地直起腰,对着晓色和东方咫尺,问:“我变得怎么样?”
  东方咫尺呆愕了半晌,接着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
  不成功吗?洛无非又转过头去看晓色,晓色也是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
  他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洛无非疑惑地站起来,走到金寒的梳妆台前对着铜镜一照,任他再怎么自持稳重镇定也还是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惊叫。他、他还是人吗?头发一边黑一边黄,眼睛一只黑一只碧,皮肤一边黄一边白,简直就是妖怪一个,“怎么会这样?”他战栗地问东方咫尺。
  东方咫尺好不容易止住狂笑,“也许是你第一次服用,药量不够。没关系,多吃几次就好了。”
  “那再给我服一粒。”洛无非急切讨要。
  东方咫尺一口拒绝:“不行,一天只能服一粒,要是多服了,会变成真的丑八怪的。”
  “可是我这个样子……”
  “放心吧,明天这个时候你就能恢复原样了。当然,如果你要继续变就再服一颗易容丹。”
  “那我今天怎么见人?”
  “干脆就别见人了。”
  “可是……”
      洛无非还想争取,晓色却突然从身后环住了他的腰,“无非,你真的决定要和我一起回去吗?也许你一辈子都不能恢复原来的样子了,你……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洛无非想都不想地说,“一辈子这个样子无所谓,但是如果我剩下的岁月里没有你,我一定受不了。晓色,你说我可以蒙混过关吗?”
  晓色还没有回答,东方咫尺又插嘴进来:“现在这个样子当然不可能!”
  “咫尺!”晓色轻斥。
  “师姐,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商量。”东方咫尺突然收敛了嬉笑的表情。
  “什么?” 
  “在我说之前,师姐,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东方咫尺十分慎重。
  “你问。”
  “师姐,你觉得我们两个的医术谁更高明?”
  晓色想了想,“六年前,我可以肯定是我,但是现在,你已经高出我许多。咫尺,这些年你很用功啊!”
  “那是当然。”东方咫尺得意地扬起下巴,“师姐不把宫主之位放在眼中,一心只想和这个男人在一起。我可不一样,我可是一心想要当宫主的。好了,既然师姐也说我已经胜过你了,那也就是说我比你更有资格做宫主。”
  “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个咫尺,总是乱七八糟的。
  东方咫尺瘪瘪嘴,“师姐,你真笨!我都说得那么直白了你还听不出来。我说我要夺你的宫主之位!你让不让啊?”
  “啊?”晓色愣住。
  “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啦!不能反悔啦!”东方咫尺快速抢过晓色的大药箱,“这个我带回去当作信物。不然那帮子老古板不会信服的。我会跟他们说是你自惭形秽自动让贤的。”说完他的视线又落在床上的金寒身上,他走过去连被子将金寒抱起:“这个女人很有研究价值,我把她带回去医治顺便研究。放心,我保证不久她就会活蹦乱跳地回到你们身边。好了,我走了。不用送了!留步!后会有期!”当“期”字说完,房间里已不见东方咫尺的身影。
  晓色迟钝地回过神,追到门口,但哪里还有那道黑色的人影?“咫尺,他……”
  “他解决了我们所有的难题!”洛无非走到晓色身后,手掌亲昵地搭上晓色肩头。
  晓色转过身,看着洛无非心里还是微微有些迷惘。
  洛无非低头吻了吻晓色玫瑰色的唇瓣,“你有一个好师弟。”
  晓色眨眨眼睛,终于明白了东方咫尺的用心,她悬着的一颗心一下子落回了原位,欢喜感激的眼泪立刻夺眶而出,“咫尺……无非……我们……”
  “我们很幸运。”洛无非感慨地接下去。
  晓色认同地靠上洛无非的肩膀,苦尽甘来的感觉难以言喻,她想要细细地品味。
  洛无非抱着晓色,长久以来心中一直缺失的地方被一些温暖的东西填满了,那是一种好幸福,好幸福的感觉……
  “无非?”
  “嗯?”
  “我想吻你。”
  “我也是……” 
  “老板!老板!不好了!晓色姑娘不见了……”四杨心急火燎地冲进洛无非的庭院,一眼就看见了西厢门口非常不雅的一幕。他仔细一瞧,一个穿着晓色的衣服却有一头金色头发,另一个穿着洛无非的衣服,他更离谱,头发一边黑一边黄。
  两个人听见四杨的叫喊,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
  雪白皮肤、碧蓝眼睛,还有……阴阳脸?!天哪!
  “妖怪啊!”四杨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四肢抽搐。
  “怎么办?”洛无非和晓色面面相觑。随后两人异口同声地抛出一句:“别理他!”
  热吻继续,非礼勿视哦!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5, 共 22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