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0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瓶中妖  文/箫十一
 2008-2-21 16:44:40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258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吴非凡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倒霉的人,虽然不至于喝凉水都要塞牙缝,但走在街上空中掉下一坨鸟屎,砸中的肯定是她。
  再比如,上完课好好地在美术学院风景如画的校园里散步,突然冒出一群看多了韩剧的女生,硬说她妄想勾引校园偶像——天知道这位偶像只是和她同班,说过的话总共不超过三句,最近距离接触是把她掉了的橡皮递还给她!
  女人的嫉妒比鸟屎可怕许多,这是吴非凡被扔下人工湖后得出的结论。
  她浮在湖心,等到那群女生离开,才敢拖着画夹游回岸边。
  还好今天是周末,情侣们有更好的活动场所,人工湖边没什么人,她也不用怕湿透的衣服走光。
  吴非凡爬上岸,觉得湿了水的画夹重得出奇,艰难地从背上取下来,发现画夹的系绳上不知何时挂了一只拇指大小的铜瓶。铜色很新,黄澄澄的瓶身上镌刻着繁复的花纹,瓶口用蜡封住,隐约还压了字。
  吴非凡摇了摇铜瓶,沉甸甸的似乎有东西。她好奇心起,掏出钥匙,用钥匙尖一点点地抠挖掉大半封蜡,露出一个小小的木塞。
  吴非凡用食指和拇指的指甲掐住木塞,正准备往外拔,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里面装的不会是妖怪吧?
  想着,她自己先笑了,边笑边拔出木塞。
  不出所料,什么也没发生。没有冒出一股青烟白烟黑烟,也没有一只妖怪钻出来叫她主人。
  吴非凡把眼睛凑到瓶口张望,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又摇了摇铜瓶,没发出半点声音——
  等等,吴非凡怔了怔,再晃了晃瓶身。
  为什么……变轻了?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平静、平坦、平板,简直可以说毫无感情,却仍然好听得让吴非凡陶醉了两秒钟的声音。
  “喂。”
  两秒后,吴非凡刷地回头,什么都还来不及看清,只觉一阵闪耀金光,逼得她睁不开眼。
  她抬手遮住眼睛,慢慢眯起眼,从指缝中望出去。
  只一眼,眯成细缝的眼睛顿时睁到最大。
  后方不知何时出现一位金发垂肩,雪白皮肤,长着一双天空般湛蓝的眼……漂亮得如梦似幻,仿佛浑身都会发光的少年。
  少年澄澈的蓝色瞳孔上映着吴非凡张大眼睛嘴巴的样子,很蠢。
  “我叫罗埃尔森·姆希莱·圣·卡捷伦亚兰·弗雷波特。”少年面无表情地道,“你可以叫我罗埃尔。”
  吴非凡继续发呆。
  少年道:“我是铜瓶里的妖怪,你解开我的封印,就与我订立了契约,我将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听完这句话,吴非凡僵硬的身体终于恢复行动力。
  她直接晕了过去。
  
  吴非凡张开眼时,第一眼就看到光芒万丈的罗埃尔,她急忙闭眼,真怕变成青光眼。
  她闭着眼睛心慌意乱了一会儿,确定自己不是白日做梦也没有精神分裂,只好相信发生的一切是事实。
  她再次缓缓睁眼,罗埃尔仍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不敢多看,别开眼干笑了几声,“一个愿望?”
  “是。”罗埃尔的声音和他的表情一般木然,“在你许愿之前,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啊?”吴非凡愕然转头,又赶紧地闭着眼睛转开,“可是我要上学……”
  “你可以当我不存在,契约只约定了愿望,除此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会干涉你的生活。除了你,没人能看到我。”
  
  素描课上,吴非凡微微侧头,眼角瞟向坐在窗边的罗埃尔,阳光从美少年头顶和身后同时投射,晃得她再次眼花缭乱。
  罗埃尔没有骗她,他的美貌在追求美的艺术院校是足以造成轰动的,而现在……吴非凡又瞥向周围的老师同学,个个都目不斜视地专注于画上。
  吴非凡握着炭笔,也看着自己面前的白纸,脑子里却乱糟糟一团。
  像每个普通人一样,吴非凡也曾经幻想过愿望成真,但幻想是一回事,真正有愿望成真的机会送上门,她却突然不知道该许什么愿。
  “世界和平?”吴非凡自认还没这么“单蠢”,人类的天性注定了纷争的不可避免,上帝都做不到的事,何况看起来就很不可靠的妖怪少年。
  “成为亿万富翁?”吴非凡家境小康,父慈母爱,对目前的生活心满意足,再多钱给她也不知道怎么花,反而是负担。
  “变成天下第一美女?”吴非凡掏镜子出来照了照,里面的女生虽然平凡了点,看了二十年也习惯了,换一张脸半夜照镜子可能吓死。
  “嫁给天下第一帅哥?”想象帅哥的长相,浮现的第一张脸却是罗埃尔,吴非凡吓一跳,他可是妖怪!虽然确实是她见过最漂亮的……
  一个个提案均被否决,吴非凡再次哀叹自己倒霉,要搁别人身上,实现愿望是做梦都能笑醒的美事,为什么轮到她,却烦得焦头烂额?
  
  下课铃响过很久,吴非凡才从烦恼中回神,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在白纸上作了画。她犹豫片刻,抬起头,教室里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校园偶像在另一边角落聚精会神地描摹石膏像。
  她把画从画架上取下来,径直走向窗边的罗埃尔。
  罗埃尔面无表情地望着她走近,吴非凡把手里的画递过去,干脆地道:“给你。”
  罗埃尔像是一怔,低头盯着吴非凡伸出的手看了一会儿,终于接过画。
  打开折叠的白纸,露出用炭笔勾勒的淡淡人像:明亮窗台前,美貌少年正凝视着一只路过的蝴蝶,眼神中透出若有似无的渴望。只寥寥几笔却栩栩如生。
  罗埃尔沉默地看了许久,吴非凡耐心地等待,角落里传出校园偶像炭笔与画纸摩擦的沙沙声,愈发衬出教室的静谧。
  良久,罗埃尔抬起头。
  “谢谢。”他说。
  猝不及防,吴非凡与他正面相对。
  阳光下,少年那不属于人间的美貌更加动人心魄,她深吸一口气,平复差点乱了节奏的心跳,清了清喉咙,笑道:“可惜没画到你的笑容,你笑起来肯定更好看,我下次帮你画张笑脸。”
  她转身向教室外走,身后传来罗埃尔淡淡地回答——
  “我没笑过。”
  “我不会笑。”
  吴非凡顿了顿,继续前行。
  
  走出教室没多远,吴非凡再次被堵住。
  依然是校园偶像的铁血粉丝组,领头的女生比吴非凡整整高出一个头,居高临下蔑视她。
  吴非凡叹了口气,也懒得再跟她们解释她和校园偶像其实完全没有关系。
  她直接问:“你们想怎么样?”
  领头的女生说:“我上次说过,如果你仍然不自量力,我们肯定会再次把你扔下湖。”
  只是扔下湖?吴非凡居然松了口气,有经验就是好啊。
  她不反抗地被女生们架到人工湖边,领头的女生推了她一把,眼见吴非凡失去重心倒向湖面,将要触到水波的瞬间,忽然像倒退播放的DVD,整个人又原样弹了回来。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揉眼,以为自己出现幻觉。领头的女孩子动作比脑子快,又狠狠地推向吴非凡。
  吴非凡再次倒向水面,又弹回来,全过程不到两秒,滴水未沾。
  现场静了一刻,静得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不知谁先惊呼出声,领头的女生果然也领头飞跑,其余人争先恐后,惊声尖叫中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吴非凡一直紧紧地闭着眼,对自己身上发生的怪事似懂非懂,脚步声和女孩子们的惊叫声远去,她慢慢地睁开眼。
  入目又是罗埃尔的脸,或许是夕阳将没未没,光线柔和;或许是她惊魂未定,色心难起;或许是看多了有所“免疫”……吴非凡的眼睛居然适应了罗埃尔的美貌。
  她眨了眨眼。
  “你帮了我?”他不是说不会干涉她的生活吗?
  罗埃尔沉默了一会儿,别开头道:“算是画画的回礼。”
  他扭头的动作很仓皇,白皙的耳根似乎沾了点粉色,吴非凡望着背影,只觉心头一突,胸腔内“怦咚”、“怦咚”……心跳终于还是乱了节奏。
  她抬手捂住胸口,苦笑。
  
  后来吴非凡问罗埃尔,考虑愿望的时间有没有限制?罗埃尔点头。吴非凡又问,最长是多久?罗埃尔说,十天。
  吴非凡说,好,十天以后我告诉你我的愿望。
  
  可是接下来的十天吴非凡变得很奇怪,她谎称生病,向学校请了假,每天却带着罗埃尔活蹦乱跳地到处闲晃,也不管路人当她是疯子,叽叽喳喳和罗埃尔说个不停。十句里能得到一句回应,也高兴得不得了。
  第十天,吴非凡大清早起床,告诉罗埃尔她要回老家。走到校门口,吴非凡却遇见一个她从未想过会出现的人。
  校园偶像表情严肃地伫立,目光不偏不倚,让她想当他认错人都不可能。
  “找我?”吴非凡小心翼翼地问,一边观察铁血粉丝团的踪迹。
  “她们不会再找你麻烦了。”校园偶像似乎猜到她的想法,道:“对不起。”
  “啊?啊,不用道歉,与你无关。”吴非凡大度地摆手,被人喜欢不是他能控制的,他和她一样无辜。
  校园偶像却摇了摇头。
  “有关。”
  他的表情更严肃,双目灼灼地盯着她,吴非凡不禁后退一步。
  “我喜欢你。”他说。
  “啊?”吴非凡愣住,她出现幻听了吗?
  校园偶像又重复了一遍,然后不再出声,只看着她,似在等待她的回答。
  吴非凡先还觉得不可思议,那男孩子却目光坚定,渐渐地,她被他感动了,她相信他。
  虽然她连他的名字都记不住,他们说过的话总共不超过三句。
  或许人类的感情就是如此不可思议。
  她回头看了一眼罗埃尔,再回过头,郑重地给予答复。
  
  吴非凡坐了四个小时车,下车时告诉罗埃尔,到了,这里就是她的故乡。
  罗埃尔瞥了眼安静得仿佛蒙着轻纱的小镇,淡淡地应了一声。
  他十天来都是这样,或者他本性就是这样,无论吴非凡跟他说些什么,她是欢乐开心还是沮丧痛苦,他都没有更多的表示。
  吴非凡的热情却没有被他打击,她兴高采烈地带着罗埃尔在镇子里到处蹿,每一条熟悉的小街、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的巷道、长满青苔的墙角、槐树枝高过墙头,洒下大片槐阴的拐角……
  她说,这条路是我小时候上学的必经路。
  她说,我小时候最喜欢到这边玩。
  她说,我小时候在这里摔倒过。
  ……
  夕阳半落的时候,罗埃尔忍不住提醒她:“十天时间快到了,你想好愿望没有?”
  吴非凡正蹲在一处古井前朝里望,闻言回过身,坐到井沿上。
  抬头看他。
  罗埃尔的脸上第一次有了一丝焦虑,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渴望。
  她见过的。
  在她的画里,当他凝视那只翩翩彩蝶时。
  他在渴望什么?
  
  吴非凡看着罗埃尔,伸手想碰他,手指却穿过他的身体。仿佛穿过空气。
  可是他怎么可能是空气呢?他明明就站在她面前,有血有肉,美貌如天使的妖怪。
  吴非凡不死心地在空气中不停地抓握,却只握到虚空。
  罗埃尔垂眸看着她,面无表情。
  吴非凡问:“是不是任何愿望你都能达成?”
  罗埃尔点头。
  吴非凡收回手,放在膝盖上,低头看着地面,那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
  “即使我要你爱我?”
  吴非凡等了很久,终于等到罗埃尔仍然平板无波的回答:“什么是爱?”
  吴非凡失笑,摇笑,越笑越厉害,拼命摇头。
  “哈哈,问得好……好问题……”她的声音渐渐低下去,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水,吴非凡忽然想起校园偶像严肃认真的脸。她非常羡慕他,虽然她的回答是拒绝,但他尊重她的心意。而她的告白对像……根本不懂爱。
  他是妖啊……与人类不同精神层面的生物,果然人妖恋都是人类自己在骗自己。
  吴非凡自嘲地又笑了笑,道:“我以前听过另一个版本的瓶中妖的故事。故事说,铜瓶是所罗门王送给子孙后代的礼物,里面的妖怪被契约限定为人类的奴隶,他一次次被人类放出来,实现愿望后就必须回到瓶内,等待下一个拿到瓶子的幸运者……永远、永远得不到自由。”
  罗埃尔没有说话,吴非却听到了他变粗的呼吸声,原来妖怪和人类也有一处相同,他们也需要呼吸。
  但他们不需要爱情。
  吴非凡继续道:“解放妖怪的唯一办法,是拣到铜瓶的人放弃自己的愿望,为他许愿。”她顿了顿,一字一顿地道:“所以,我的愿望是,希望罗埃尔……”肃穆的气氛突然被打破,吴非凡吐了吐舌头,尴尬地道:“你全名太长我记不住……”
  “……拉温罗埃尔·姆希莱·圣·卡捷伦亚兰·弗雷波特……”
  吴非凡重复了一遍:“我许愿,请让拉温罗埃尔·姆希莱·圣·卡捷伦亚兰·弗雷波特,自由。”
  不出所料,没有任何事发生。没有从地底冒出一股青烟白烟黑烟,也没有一只妖怪突然抱住她说我懂什么是爱了我不走了我要和你在一起……
  吴非凡低着头,她的头顶上,夕阳降至遥远的天边,最后一线阳光。
  “谢谢。”罗埃尔说。
  这是他第二次道谢,一贯平稳甚至平板的声音居然颤抖,吴非凡敛了笑容,抬头,怔住。
  他在微笑。
  他说他没有笑过,他不会笑,而他在微笑。
  淡红色的残照里,美少年的笑容晶莹剔透,让吴非凡想起很久以前,小时候,她打碎过的一只玻璃花瓶,满地碎片,每一片都折射出不同的色彩,交织在小女孩的眼底。
  她还记得,当时她没有禁得诱惑,想要拣起玻璃碎片,却立刻被划伤手,流了血。
  她见过的最美的东西,也是最锋锐,且不能碰触的。
  吴非凡的眼前变得模糊,明明大大地睁着眼睛,却不知道罗埃尔是何时溶解般消失在空气中。
  她只知道,她绝对不会后悔。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cialis - 2010-2-23 0:16:37 - cialis
-----------------------------------------------------
Hello!
<a href=" http://yieapxo.com/qroxvvq/1.html";>cialis</a> ,
支持 - 2008-11-17 20:48:13 - 雨涵
-----------------------------------------------------
加油~
--------------------- - 2008-6-1 18:04:34 - 末
-----------------------------------------------------
加油!!!!!
喜欢 - 2008-5-31 21:30:53 - chenxie
-----------------------------------------------------
淡淡的明媚的忧伤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7.74, 共 19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