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0期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倾国倾城  文/臻小沫
 2008-2-21 16:46:39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4023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秦楼楚馆,盛景如画,江南春色令人迷醉。
  锦船如织,沿江大红灯笼高挂。舞女曼妙舞姿轻起,芙蓉水袖飘逸,歌女和着琵琶幽幽吟唱后庭花。
  多少人在这里醉生梦死,多少人拜倒风尘女子裙下,迷恋不可自拔。
  在江南众多的青楼中,琼芳阁可谓其中翘楚,陈年的美酒,精巧的楼台水榭,年轻美貌的舞娘,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不到琼芳阁一游那么枉到江南走一趟。
  琼芳阁的小园内,一树红花照水,华丽的躺椅上,慵懒地卧着一女子,并不施脂粉,却明艳动人胜过江南所有佳丽。微微闭着的眸子下,一颗浅褐色的泪痣,更添一种别样的风韵,美是美极,却让人感叹命运坎坷。
  所有见过她的人都说她是世间最美貌的女子,有着倾国倾城的容颜和非凡的舞艺,为人清高孤傲,多年来只卖艺不卖身,这一切成就了一个烟花女子的传奇。
  她是江南第一美人,琳琅。
  琳琅喜欢在月下弹琴,在花瓣纷飞的林间舞蹈。
  我是蝶舞,她唯一的女儿,她唯一的亲人。
  从小琳琅便教我琴棋书画。我住在琼芳阁最僻静的一处小园,那里有亭台水榭,有曲径回廊,外人不知道琳琅有这样一个女儿,就连琼芳阁内也很少有人见过我。
  或许琳琅并不爱我,她从来没有对我笑过,也从来不告诉我父亲是谁,更不允许我踏出琼芳阁一步。
  她只是找了个奶娘专门照顾我。奶娘慈祥善良,会做江南最好吃的糍米糕,会告诉我琼芳阁外面的事,我只在奶娘怀里撒娇,而我的母亲琳琅对我很冷漠,她甚至不曾抱过我。
  很多王孙公子为了见琳琅一面,倾尽家产也在所不惜,可是他们中从来没有人逼她就范。
  我十五岁那年,琳琅仍然艳绝江南。
  柳絮飘飞的时节,琳琅见了一个客人,据说一掷千金,一路上船队浩浩荡荡跟随,连进琼芳阁,也是守卫一字排开,每个守卫的大刀上都缠了红色的绸布,颇为壮观。那晚琳琅回来,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慌乱,她的脸上甚至还有未干的泪痕,她站在窗前就失了神,我轻轻唤她:“母亲,该歇息了。”
  她吓了一跳,转过身来,衣袂带翻了碧玉澄水宝瓶,顿时一地碎玉,据奶娘说那是琼芳阁最值钱的宝物,前年一个仰慕琳琅的新罗国人所送。
  她定了定神,对我说:“蝶舞,我要带你走。”
  琳琅连夜带我和奶娘离开了群芳阁,那个我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我才知道,原来琳琅有随时离开青楼的能力。
  
  贰
  琳琅在洞庭湖边买了一座大庄园,比琼芳阁还要大还要漂亮,我的母亲,有惊人的财富,有稀世的珍宝,而这些都由仰慕她的客人拱手奉上。
  奶娘是园子里唯一的佣人,夏天她带我到洞庭湖上泛舟,湖水潋滟,莲叶层层叠叠,奶娘为我熬莲子羹,飘着莲叶的清香。 
  有时候我会采一捧莲花插在屋内,琳琅摇着扇倚在窗前,淡淡说:“很美。”
  我们在洞庭湖边住了半年,一晃便到了中秋,中秋之夜是一定要品桂花酒的,这是我一年中最期待的日子。
  我从小没有玩伴,孤单寂寞地住在琼芳阁,从来不知道同龄人的快乐,唯一的快乐便是听奶娘讲外边的事情。七岁那年的中秋之夜,我看到天空中烟火生腾,心想街上该是怎样的欢乐,于是我偷偷跑出琼芳阁。
  那是我第一次上街,街上非常热闹,我看见和我一般大的孩子都提着漂亮的花灯在街上打闹,我当时是那么羡慕。一群孩子坐在街边吃馄饨,吃得很香的样子,我也很想尝尝是什么味道。可是我没有银子,于是我用随身的一块玉佩换了一碗馄饨。后来奶娘说,那块玉佩,可以买下半座城。
  琳琅是在灯会上找到我的,当时我正站在走马灯面前,看着灯面转换,突然有一种很恍惚的感觉。琳琅径直牵着我的手上了马车。周围所有的人都在惊叹她的美貌,一时间引起了不小的骚乱。
  回到琼芳阁琳琅没有责罚我,但她几个月没有和我说一句话。正是那些日子,让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孤独的滋味,如刻进皮肤血液里的哀伤,也让我知道,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依靠和牵挂,从此,我再也不敢违抗母亲的意思。
  中秋前一天,家里来了客人,那是我家的第一个客人,一个卓尔不群的男子,与生俱来王者之气,他身边的随从也是不凡之人,他在门口看见我,俯下身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蝶舞。”
  “几岁了?”
  “十五。”
  他笑笑,摸着我的头,慈爱地说:“你将来定会比你的母亲还要美。”
  说罢他款步走进大厅。我看着他的背影,冥冥之中觉得,我的将来肯定与这个男子有着莫大的关联,很多年以后,我才参透,命运,对于那一刻的我意味着什么。
  他走后,琳琅很长时间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晚上,月色正好,只缺一小块便是满月。我弹琴,琳琅在桂花树下起舞,玉影纷乱,美不胜收,我一时分不清,这是天上还是人间,一时分不清,眼前的琳琅是人间绝色或者根本就是天外仙子。
  末了,她走到我身边捧着我的脸对我说:“蝶舞,我的女儿,你为什么这样美?太美丽的女子注定要为她的美貌付出代价。”月华如水,她的泪痣在月光下更像一颗眼泪,昭示着她命运的悲凉。
  “就像你一样吗?”我凝望她说。
  她愣了一下,目光定定地看着我,“蝶舞,这些年来,你有没有恨过我?”
  我摇头。
  然后她的眼泪落了下来,滴在我向上仰着的脸上。
  “娘对不起你,没有能给你幸福,希望将来有人可以。”
  说完琳琅抱住我,我把头埋在她柔软如云的长发里,我知道的,我的母亲一直爱我,她冷漠,只是因为她不快乐。
  仲秋之夜,月亮刚刚升起,奶娘早已备好一桌酒菜,我高兴地捧着桂花酿到琳琅房里,才踏进她的房门,眼前的景象让我震惊不已,酒坛应声落地——只见琳琅倒在一片血泊中,一把匕首插在胸前,她嘴角却有着绝美的笑容,十五年来我从未见过的笑容。
  她死时是快乐满足的,人在解脱那一刻才会有的快乐,昨晚她抱着我唤我蝶舞的时候,我就有预感,她要离开我了。
  只是我没有想到会那么快。
  我扑向她,眼泪簌簌而下,而母亲,已然没有一丝气息。
  这时候,昨天造访的那个客人也到了,看到死去的琳琅,他脚跟一软,颓然坐在地上,口中兀自喃喃念着:“你宁死也不原谅我。”然后他抱住她,声泪俱下。她这一生的悲凉是不是因为他?
  埋葬了琳琅,那个中年男子说:“蝶舞,我要带你走。”
  我摇头说:“我不走,我要留在江南,我的母亲一个人留在这里会觉得寂寞。”
  他心疼地摸着我的头说:“蝶舞,我是你的父亲,我答应了你母亲,要带你走,要给你幸福。”
  他竟然是我的父亲。
  
  叁
      我跟着父亲和他豪华的船队顺江而上,最后到了央国都城——淮汝。我才知道,他是央国的皇帝楚稷,号令四方的君主。
  他封我为倾国公主。
  母亲一生的怨都与他有关。
  父皇是琳琅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
  十六岁的琳琅,出尘的美丽,被推到堂前,老鸨对着下面的男人像卖一件东西一样叫卖,出价最高的,便能得到她的初夜,那些色迷迷的男人像疯了一样争抢着拿出所有的金银,整个大堂金光闪闪,最后旁边一个一直喝酒的衣着华丽的男人站起来,容颜俊美,却有着伟岸不凡之色,尊贵霸气,与烟花之地格格不入。
  人不风流枉少年,他随手扔给老鸨一颗夜明珠,老鸨便眉开眼笑,让琅环委身于他,要知道那一颗闪亮的珠子,黄金万两也难求。
  他就是当时的央国太子楚稷,年少轻狂,放荡不羁,买下琳琅的第一夜只是一时兴起,他身边的女人不可尽数,可是他没想到他会爱上这个十六岁的青楼女子。
  于是夜夜鱼水之欢,郎情妾意。
  先皇驾崩,他急急受召回朝继位。她要他带她走,他却不肯,他冷笑,女人如衣服,为了江山,哪里有暇顾及儿女私情。话决绝不留余地,是她心头终生的恨,于是她生下他的女儿,却固执地留在青楼,成为一代名妓,这一切只是为了惩罚他。
  父亲对我说,他后宫三千佳丽,可是历尽千帆,才发现自己爱的只是在昂州城遇到的琳琅,她却宁死也不原谅他。当时年少轻狂,不知道有些爱一旦错过就会后悔一生。
  父亲经常看着我的脸失神,或是对着月夜发呆。为别后,相思煞。我前生,负你愁烦债。便苦恁难开解。良夜永,牵情无计奈。锦被里,馀香犹在。怎得依前灯下,恣意怜娇态。
  
  肆
   进皇宫那一天,我坐在极其华丽的凤辇上,身穿红色锦衣,接受万民敬拜。
  狂风大振,吹起珠帘,百姓看到了我的脸,没有人见过如此倾国倾城的女子,于是人人争先恐后涌向马车。骚乱中,我的马受了惊,一路狂奔,车上的太监跌出马车就丧了命,我在摇晃的车里岌岌可危,我抓紧扶手,却被一甩,险些跌了下去。旁边有将军骑马而来,他飞身上了马车,就在我跌下车的那一刹那,抱住了我,带我跳下马车。那是第一次有男人抱我,我听见他怀里的心跳,我听见他血液流动的声音。他带我到了地面,放下我,我伸手打开他的面罩,那是一张年轻英俊,意气风发的脸,霎时间我看到了群蝶放飞,周遭花开一地。
   他眼睛里有狡黠的光芒,说:“公主,让你受惊了。在下是护国将军,龚逐。”
   我轻轻念他的名字,龚逐。
  龚逐是父皇最喜欢的臣子,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救公主有功,龚逐被大加封赏。但没有人想到,龚逐竟然在朝堂上当着文武百官说:“臣不要赏赐。”
  众人哗然,满朝文武议论纷纷。
  龚逐微笑,胸有成竹跪在父皇面前,“我想娶倾国公主为妻,望陛下恩准。”
  他说的一字一句都落在我的心上,铮铮然如裂帛。
  父亲捻着胡须,微笑点头。
  “朕准奏,只是还要等几年。”
  十六岁那年,父皇说我已经是全天下最美丽的女子。然而边关动荡,生活并不宁静,父皇总对我说:“舞儿,现在边关危急,等平定了兆国的入侵,我便将你嫁与龚逐。你嫁给他,是一生的幸福。”
  我低头,浅笑。
  第二年花朝那一天,是我十七岁的生日。
  百花生日是良辰,未到花朝一半春;万紫千红披锦绣,尚劳点缀贺花神。
  父皇说:“蝶舞,我要天下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女儿是世界上最美貌的女子。”
  边关依然动荡,兆国对央国虎视眈眈。龚逐在边关奋力抵御,偶尔回朝,也是行色匆匆。
  父皇依旧为我举行了盛大的庆典。
  那天父皇让我在万民面前舞蹈。
  我身穿白纱在高台上翩翩起舞。高台全由红绸搭建,这一红一白之间,我如出尘的仙子,美得令台下所有人震惊。
  那天的庆典是我永生不忘的记忆,也是我不幸的起点,我的爱恨情仇,如那天红色的缎带,兀自鲜明起来。
  后来,边关形势越来越危急,连龚逐都没有办法抵御兆国的进攻。父皇和大臣们整日整夜在御书房商量对策。边关每天都会发回急报,那兆国的军队,长驱直入,离淮汝越来越近了。央国兵败如山倒,一座座城池都陷入兆国手中,一个龚逐远没有回天之力。
  父皇一夜间苍老了许多。
  龚逐总算捡了条命回来,一向自信神武的脸上是掩饰不了的憔悴。见到父皇的时候,他跪在父皇面前,“臣不才,请皇上治罪。”
  父皇颓然跌坐在龙椅上,自言自语说:“这不怪你,不怪你。”
  我在帷帐后看到龚逐,他一身戎装,有几处伤口,英俊的脸上愁云笼罩,我就心疼起来,这是我未来的夫君,他在百官面前说过,他要娶我为妻,只是如今,我们等不到那一天就要沦为刀下冤魂了。
  形势已经越来越危急,眼看兆国军队就要杀到淮汝,大臣束手无策,百姓惶惶不可终日,整个淮汝城乱作一团,谣言四起,皇宫危在旦夕。父皇让龚逐带兵进驻皇宫保卫皇族的安全。
  宫外议论纷纷,有人主张议和,割地称臣,有人主张迁都,保存实力,有人主张调集所有兵力,拼死一搏。
  父皇在后宫对我说:“舞儿,也许几天后淮汝就要被兆国大军攻破了,我们就要身首异处,我的女儿,我答应过你母亲,要给你幸福,我都没有做到……”说着,父皇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我抬手轻轻拭去父皇的泪水,“父皇,你已经给我幸福快乐了,就算是死,和自己的爹爹,和自己爱的人死在一起,就是最好的归宿。”
  是夜我回寝宫安歇,经过垂花门时见到龚逐,我把宫灯一扬,看清楚了他棱角分明的脸,他并不行礼,只把我拉到暗处。他凑近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温热气息拂过我脸颊,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却很有磁性:“蝶舞,今生来世,定会生死相随。”
  我低头,莞尔,然后抽出自己的手,羞涩地轻移莲步而去。那一刻我想起琳琅,我比她幸福,我爱的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我,他对我说,今生来世,定会生死相随。母亲你听到了吗,你为我高兴吗?
  探子来报,兆国大军离淮汝城还有三十里地,整个皇族都做好了必死的准备。我甚至已经准备好三尺白绫,国破家亡之时,便是蝶舞自缢之日。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就在兆国大军一步步逼近淮汝城,兆国派来了使者。
  来使在朝堂上,当着满朝文武说:“只要你们央国答应一个条件,便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那一日,全城百姓都上街欢庆这个转机,淮汝城又恢复了生机,死的尽头是生的希望,这一切只因为一个叫蝶舞的女子。
  我一个人站在红色的阁楼上,俯瞰整个皇宫,满眼绝望。
  朝堂上的一字一句仿佛尖刀,在我心上捅出一个个口子。
  兆国来使说:“我们皇上要娶倾国公主为后,如果央国答应,那么我们立刻退兵。”
  大臣一片哗然。随即是喜悦,一个女子换一国君臣百姓的安全,最划算不过。
  父皇久久不说话,来使紧紧相逼:“如果不答应,那么兆国大军定要血洗淮汝城,不留央国半个活口。”
  父皇开口问龚逐:“护国将军,你怎么看?”
  我听见他面露挣扎之色,然而最后他还是一字一顿地说:“只有公主可以救国,请陛下恩准公主和亲。”然后他跪下。
  大臣们也纷纷跪下,一声一声喊着:“请陛下恩准倾国公主和亲,嫁入兆国为后。”这声音回荡在整个皇宫,气势跌宕,也把我逼近万丈深渊,我听见冷风呼啸而过的声音,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娶我的人轻易地把我拱手送人,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琳琅,她说:“蝶舞,太美的女子注定要为她的美貌付出代价。”
  最后,父皇颓然点了点头。
  这一夜,整个淮汝城家家喜庆万分,像是经过一次新生,到处有人传说,他们最美丽的公主如何不费一兵一卒就退了兆国国百万大军。
  我一个人坐在宫里,夜微凉,风吹烛影摇晃,我对着湖面默然神伤,父皇走到我身边,摸着我的头说:“蝶舞,我对不起你。”
  我抬头看他,一夜之间,他竟然老了许多,两鬓都斑白了。十八年前,他可以为了江山牺牲琳琅,那么现在他同样可以牺牲我,什么绝世红颜,什么骨肉至亲,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
  风轻轻叹,朱红色的雕栏,一路落花满地,我来到龚逐的门前,空空,叩响。
  他开门,愣在那里,一把乌黑清亮的剑已经抵在他喉间。我颤声问:“你爱过我吗?”
  他点头。
  “今生来世,生死相随,是你的真心话吗?”
  他再次点头。
  “那么,带我走。”
  “我不能。”
  “不带我走,你便只有死。”
  他闭上眼睛,只等我一剑结束他的生命,他宁死,也不愿带我走。月光照在他脸上,五官更加俊朗好看,我的眼泪一颗颗掉下来。剑铿然落地。
  龚逐睁开眼睛说:“蝶舞,我对不起你。”
  
  伍
  第二天,我嫁到兆国。出嫁的队伍浩浩荡荡,马匹驮着几百箱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据说这是有史以来公主出嫁的最高礼数。我坐在极尽奢华的凤辇上,心如一潭死水。
  兆国皇帝和央国公主的大婚自然是百年来中原最大的盛世,在恢弘的大明殿上,我第一次见到了兆国年轻的君王骛靖。雄才大略,器宇不凡,他托住我的手走进大殿。
  是夜,洞房花烛。
  喜房布置得富丽华贵,奇珍异宝,一一陈列,满目刺眼的红,我坐在床头,脚步声渐渐近了,然后面前的人掀开了我的盖头,一双眼满是迷乱,他说:“蝶舞,你美得令朕惶惑。”说完,吻就要落下来。
  我把脸转开,他抱住我,我挣脱,他还要过来,我从袖口拿出短剑,剑锋对准自己的喉咙,“骛靖,不要勉强我,否则就玉石俱焚。”
  骛靖酒醒了几分,愣在那里,“你已经是我的皇后了。”
  “你知道,并不是我自愿嫁与你。”我的口气丝毫不留余地。
  他看着我,眼神突然变得很忧伤,征服天下,却得不到一个女人的心,他颓然说:“我不会勉强你。”然后他转身离开了喜房,跌跌撞撞,杯盘器物碰落了一地。
  兆国君王宠爱他的皇后可谓众人皆知,他特地仿照江南水乡景色在皇宫里建了一个花园,又招了个伎乐班,日日上演江南歌舞,他还从央国接来我的奶娘,和我一起吃奶娘做的糍米糕和莲子羹,我知道他费尽了心思,只是为了讨好我。
  但是,我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每夜惆怅那么哀伤,奶娘为我梳头,也不由得轻轻叹气:“舞儿,你比你母亲还不快乐。”
  我望着铜镜中的自己,美貌无双,却神色黯然。我突然发现自己眼角长了一颗褐色的痣,和母亲的一模一样。原来我也逃不出命运捉弄。
  我忘了骛靖是一国君主,骄傲尊贵,他第一次遇到不顺从他的女人。
  央国公主并不领情,这样的传闻早已从皇宫转入民间。
  一日夜晚,我在寝宫里对湖吹箫,听见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浓烈的酒气,原来是骛靖。他红着双眼,紧紧抓住我的双肩,说:“蝶舞,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怎么做你才可以接受我?”
  我看着他,一言不发。
  他终于发狂,大声叫道:“你知道吗,那年我混入央国查探,在花朝那一天,看见你一身白纱在高台上起舞,宛如花中仙子,那时候我就发誓,一个要让你当我的女人,可是我得到了你的人,却怎么也得不到你的心。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死死盯住我,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
  我眼泪流下来。他放开我,突然起身,将一寝宫的珍宝都砸得粉碎,他愤怒地对我吼道:“你为什么不爱我?”
  我跌坐在碎片里,颓然伤心,谁的江山,谁的伤怀,我爱的人,终究不在这个偌大的皇宫。我面无表情地抓起身边一块琉璃的碎片,往手腕上一划,是不是就能结束所有的纠结。花落人断肠,还有什么好流连。
  琉璃划过我手腕的时候,我并不觉得疼,鲜红的血涌出来,我看见骛靖扑过来抱住我,大喊御医。
  我死了,那么一切都结束了,骛靖,你又何必再为难自己?
  我好像做了个冗长的梦,梦里是琳琅的脸,是龚逐的脸,他说过,今生来世,生死相随,可是这几个字为什么变成了刀,剜得我心疼?我在梦中被疼醒,然后睁眼看见了骛靖,脸上写满心疼。
  他把我揽入怀里,深情得说:“蝶舞,你昏迷了三天,我险些失去你。”
  到了现在他竟然还在乎我。或许他是真的爱我。
  旁边太医走上前说:“恭喜娘娘,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
  我惊愕地抬头看骛靖,他只是紧紧抱住我。
  他竟然宽容到这地步。
  七个月后,我产下小皇子。骛靖给他取名为天烬。
  骛靖对天烬的疼爱人人都看在眼里,天烬还是三岁的婴孩时,骛靖就已经立他为兆国的储君,从小把他带在身边寸步不离。骛靖教他书画,教他兵法,带他去打猎。天烬和他父皇的关系甚至比我还亲近。
  天烬是惹人疼爱的孩子,经常会扑到我怀里,撒娇唤我娘亲。他总是睁大眼睛看着我,而我只是心疼地将他抱得更紧。我的孩子,天烬,你不知道你的母亲有多爱你。
  
  陆
  天烬九岁,央国派使者来到兆国,父皇带信说,十年不见,非常想念我,而且他还没有见过他的外孙,他已经风烛残年,恐怕时日无多,以后可能再没有见面的机会。
  我的心一阵阵紧缩,十年过去了,我不知道我是否还在恨他。为了江山,为了黎民百姓,他牺牲了我,可是他忘了,他答应过琳琅,要给我幸福。十年来,我不曾忘记。
  我的眼泪流下来,那么多年我再也没有流过眼泪,却被骛靖看到,他轻轻为我拭去泪水,说:“蝶舞,我陪你回去。”
  这一年秋天,兆国皇帝陪皇后及太子回央国省亲,省亲队伍浩浩荡荡,一如十年以前华丽盛大的婚礼。
  我们走了半个月才到淮汝城,物是人非,蝶舞,你还在怀念什么?
  护国大将军列队迎接我们,我坐在车里,透过帷幔看见龚逐的脸,那一刻我几乎不能自持,我紧紧攥住车辕,心里绞痛,十年过去了,我竟然还有这样刻骨铭心的感觉。他比十年前更加英俊,眉宇间更添一份沉稳睿智,这就是我爱的男人,这就是爱江山胜过爱我的男人,不知道,十年里,他可曾内疚,可曾后悔。
  天烬摇着我的手说:“这就是外公的家吗?”我轻轻点头。
  骛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龚逐,果真是运筹帷幄,明察秋毫的一代英君,任何小事都瞒不过他,还不曾接触,他就已经看出了端倪。天烬摇骛靖的腿,撒娇地喊父皇,骛靖回过神来,亲昵地抱起天烬。
  我突然觉得内疚和不安,我再铁石心肠也知道的,骛靖对我的爱我一生都还不起。
  可是我始终不曾拿爱回应他,我对他只有感激。
  在大殿上,我见到了父皇,时光荏苒,韶华已逝,他已然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
  他看着我,眼里是内疚和哀伤,我想起十五岁,他带我离开江南时对我说,蝶舞,我要给你全世界最大的幸福。话犹在耳边,但已经物是人非。
  我带着天烬来到父皇面前,毕竟血浓于水,天烬兴冲冲扑进父皇怀里,甜甜叫外公。父皇笑得泪眼婆娑。
  而后开宴,我们一家人正享受难得的天伦之乐。这时候听到一队人马厚重整齐的脚步声,龚逐带了武士闯进大殿。他举刀,冷笑,“骛靖,你终于上钩了。我今天要你身首异处。”
  我心一惊,原来让我回来省亲只是圈套,亲情又哪里有江山重要。
  骛靖起身,拔出佩剑,说:“你有把握杀得了我?”
  两个人在大殿上拔剑相向。我的心很乱,哪个人死,我都不愿意看到,可是这一场争斗,不是我可以把握,我也料不到结局。
  两个人过起招,都是顶尖高手,一时间不分胜负。此刻骛靖一剑刺向龚逐心脏,眼看他躲闪不及,一剑便能毙命。我来不及多想,挡在龚逐身前,剑在刺到我那一刻突然停止了,只差一寸,我便血溅当场。
  骛靖什么情况下都不忍伤我,可是,我想问他,值得吗?
  他定定看着我,是很受伤的表情,生死攸关,我做了他十年的妻子,可是我还不曾忘掉另一个人。
  他说:“你现在还在爱着他,是不是?”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他的血液喷薄而出的声音,然后他倒在了我的脚下。他身后站的是龚逐,趁他不备,给了他致命的一剑。天烬大喊了一声父皇。
  骛靖已经奄奄一息,我扶着他,他喃喃说:“蝶舞,十年前我真不该在花朝那一天去看央国的倾国公主在高台上起舞,于是,这一生,都被改变。”
  我的眼泪簌簌而下,“骛靖,你不要死,你活下来,让我好好爱你。”
  他摇了摇头,说:“一切都晚了,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便是,爱上你,于是,失去所有。现在,终于可以解脱了,蝶舞,我很高兴。”
  然后,他闭上眼睛,嘴角带着微笑。
  天烬挣脱父皇,扑到骛靖尸体旁,大声叫他。
  我目光呆滞地说:“烬儿,不用喊了,你父皇已经去了。”
  天烬哭着叫起来:“都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父皇,我要为他报仇,为他报仇……”
  父皇老泪纵横,不忍再看,而龚逐持剑呆立在大殿正中,英姿勃发。
  兆国皇帝死在央国,兆国群龙无首,很快就被龚逐的军队收复。而我和天烬都留在了央国。
  我恨父皇,但是我不能离开他,除了烬儿,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经过那一次,父亲更加衰老,很快就只能躺在龙床上不能行走。原来这些年来都是龚逐在打理朝政,父皇只是想见我,而龚逐策划了整场戏,是他执意杀了骛靖,是因为江山,还是因为十年前的夺妻之恨?
  烬儿从来不去看父皇,他认为是我们这一干人害死了骛靖。九岁的孩子脸上从此没有了笑容,眼睛里是深切的仇恨。
  父皇在烬儿十二岁那年驾崩,临死他一直喊着琳琅的名字,那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忘记她,如果让他再选一次,他会不会带她走?没有人能给我答案,风吹着灵堂里的白幡猎猎作响,整个大殿空无一人,烬儿连父皇驾崩那一刻都不曾出现,他亲眼看着他的外公怎样联合外人害死他父皇,所以,他不能原谅。
  父皇死后,龚逐一人独掌大权。我搬进了皇宫最深处的宫苑,奶娘已经垂垂老矣,每晚天黑之前,她总是为我点亮一盏一盏宫灯,她口里喃喃念:“舞儿从小怕黑,舞儿并不快乐……”我听得到她的叹息声,在安静的宫中,分外凝重。
  花影叠叠,满目的哀伤,龚逐的身影近了,他捧起我的脸温柔地说:“蝶舞,我说过,今生来世,生死相随,我想娶你。”
  我站起来,背过身去,冷冷地说:“我是曾经的兆国皇后,我的夫君死在你的剑下,我怎么能够嫁给你。”我的语气决绝。
  他叹了一口气,也只得放弃,我闭上眼,听他一步步走远。
  龚逐,而今渐行渐远,虽悔难追。 也拟重论缱绻,争奈翻覆思维。纵再会,只恐恩情,难似当时。
  我们谁都不能旋身回到最初,把所有错失遗恨一笔勾销,谁又可以痴心妄想说重新开始,龚逐,你不懂这个道理。纵然是爱,可也是命运弄人。
  烬儿和我不再亲近,他一直勤奋刻苦练剑练兵法,他十七岁时已经是翩翩少年,颇有他父皇当年的骁勇大志,可是他的眉头总是深锁,藏了多少恨多少不甘。
  烬儿有自己的剑室,我一直没有去过,无意间进入,却让我的心猛地生疼,练剑用的草人身上被戳了无数个洞,可见他招式之凌厉,或是因为那草人身上贴着骛靖两个字,又是一处悲剧的开端,而我决定奋力阻止。
  花朝那一天,是我三十五生辰,我在深宫里举行大宴,请的只有骛靖和烬儿,有些事情,一定要说清楚,否则对谁,都是一生遗恨。
  
  柒
  那晚的花开得那么红,红得让人炫目,红得像人的鲜血。
  一切都出乎我意料之外,我没有想到我的花朝宴为烬儿提供了绝佳的报仇机会,就像七年前一样,宴酣之际,他拔剑而出,招招致命,龚逐一直退让,最终让出了命,他被一剑刺入心藏,然后他倒在我怀里。
  烬儿仰天大笑,父皇,我终于为你报仇,然后他出了宫门。
  一如七年前的骛靖,龚逐的鲜血染红了我白色的衣裙,他的脸庞在我的眼前枯萎,我泣不成声,只是喊他的名字。
  他声音微弱,轻轻说道:“永远也不要告诉他真相。”然后他露出苍白的笑容,喃喃说:“今生来世,生死相随。”然后他的头无力地垂了下去,我知道他再也不会醒来。
  整个皇宫没有人知道龚逐真正的死因,我对外宣称龚逐是因刺客来袭,救驾而死。我是先皇最宠爱的女儿,是曾经救万民于水火的倾国公主,没有人不相信我的话。
  以后我一直和身形已经佝偻的奶娘在深宫居住。看落花,看流水。看这一世繁华,如过眼云烟,看那满地残霜,凄凄惶惶。
  我想起琳琅,她说过太美丽的女子注定要付出代价,而我只是红颜祸水,倾国倾城。
  三年后,天烬继位,统一南北,国号大同。
  他一直不肯原谅我,因为我对不起他父皇。可是,他又怎么知道,他的生父是龚逐而不是骛靖,我与骛靖成婚十年,从未同床而眠,他爱我,所以也爱我的孩子。烬儿的生父是他亲手杀了的龚逐。我出嫁兆国之前那个晚上,来到龚逐门前,我用剑逼他带我走,他不肯,我扔下剑,抱住他,缱绻整夜,我们都知道那是彼此最后的机会。
  没有人会知道这个秘密,天烬登基那一天,我在深院里听到万民朝拜新皇的声音。然后我举起手中的剑刺向自己的心脏,我倒在血泊里,我想起十五岁时的中秋之夜,琳琅用一把匕首结束了性命,她当时一定是快乐的,从此红尘无牵挂。
  我闭上眼,来世,绝不再做倾国倾城的女子。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79, 共 33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水晶鞋YU花玫瑰(淇澳)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幸福就在下一个街角(陆观澜)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情迷小武癜(青青)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说好不再是朋友(醉笙)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邂逅PARTNER5(江雨朵)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鲜花满楼(桐华)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谁是春闺梦里人(上)(顾萦茴)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花太香(晓之天)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宫廷变(杜童若)
【花花故事本-纯爱公馆】醉笑陪君三万场(却三)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