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商店 作家索引 电子书吧 画作赏析 会员服务 小说论坛
| 花雨杂志家族:《花雨》雪漫 花季雨季(小说版) 花季雨季(漫画版)
首页 花雨杂志 花与梦杂志 雪漫 期刊征稿 收藏方法 插图桌布 期刊论坛
  花雨期刊网 \ 第41期
 【花花故事本-漫画读本】鞠·古董宠物店 文/针叶
 2008-5-31 10:32:46    作者- huayu    来源-   阅读6477次 
看更多精彩内容
第十一回雪梨络丝娘
古时,称一切动物为虫。
鳞羽毛介裸——鱼类为鳞虫,鸟类为羽虫,兽类为毛虫,龟壳类为介虫,无鳞无羽无毛无壳者,称之为裸虫。
裸虫,即是人。

浅金色的阳光在雍芜市蔓延、扩散、推进,慢慢打照在北轩路1114号充满古典味的招牌上——鞠?骨董宠物店。
未到开店时间,一道小小的身影已在厨房里忙碌起来。金棕色的小脑倾斜四十五度角,金眸竖瞳不是很认真地盯着眼前的黑色“怪物”。怪物的形状——四面边生连脚起……唔,连角起?符沙歪头想了想,决定不予理会自己到底在哪儿听过这句。
好了,我们继续说这个怪物,它长1米,高0.5米,厚0.5米,正面看,椭圆形,侧面看,像被谁咬去一口的椭圆形;上面看,是截腰斩断的半个椭圆形;下面……呃……下面是桌子。
符沙抚着差点撞上桌腿的小额头,深吸一口气,吐出:想他一个芝士美少年……哼哼……想吃什么没有。
绿茶粉两勺,混进打好的面粉稠汁里,直到满盆的面粉汁变成充满生命力的新鲜绿色,他才拿起小铁勺,将黏稠的面汁一点一点注入蛋糕模具。
他今天烤——绿茶仙人掌蛋糕!
伴着微笑,一道流光划过他闪闪的白牙,在唇边绽出炫灿的星点。
烤绿茶蛋糕,缘于他受到暖纹的刺激——昨天,购物返回,在拐角路口遇到暖纹,那家伙竟然用一串煮成绿色的鹌鹑蛋引诱他……如果不是暖纹为了嘲笑他而先打招呼,他完全没把握认出那据说是“银犼九王”之一的家伙。想想这也不能怪他,每次撞见暖纹,哪一次那家伙的发色没变过?例如粟红、橙黄、金黄、淡绿、海水蓝之类,看得他眼花缭乱。真怀疑那家伙还记不记得他原来的头发是什么颜色。
最可恶的是,那家伙居然嘲笑他是骨董店的免、费、劳、力。
莫非他真的是劳碌命?仔细想想,自从投靠如卿姐,除了在骨董店打杂,他似乎没怎么出去逛逛,如卿姐也没给过他薪水……
米大人眼里只有如卿姐,他呢,在未来的某一天,他的眼里会不会出现称为“主人”的东西?
啊——金眸蓦然镀上一层难过:难道……莫非……他已经沦落到下人的地步?
揉揉眼睛,自怜地低低叹了声,符沙继续灌蛋糕模具。
在他揉眼的同时,骨董店店主鞠如卿已在小家伙身后伫立半天,她见到的画面是:符沙对着烤箱“嘿嘿”傻笑,不知想到什么开心之事。
“符沙?”她疑惑地轻叫。
小脑袋一转,眸中一闪。如卿姐今天好素净啊……
符沙咧开笑,抱着绿色面粉汁在鞠如卿身边绕了一圈。淡灰色的长裤包裹着一双线条圆润的美腿,黑色细斑马纹紧身短T恤映衬出一张微带惺忪的魅脸,T恤外套了一件白色背带短裙,长至膝盖,恰到好处地勾画出优雅的身段,头发蓬松,发尾微微翘起,就像邻家姐姐。
“符沙,你在干什么?”揉揉仍有些朦胧惺忪的大眼,鞠如卿被他殷勤的动作吸引。
“烤蛋糕。”回到橱台,舀一勺绿泥均匀倒入蛋糕模具,金棕色小脑袋忙不暇给。
“烤什么蛋糕?”掩去小小哈欠的骨董店主扫一眼可以称之为“狼藉”的台面,很好奇小家伙又从哪儿翻出新的蛋糕模具。
“绿茶仙人掌蛋糕!”响亮的回答,可以推测小帅哥昨夜的睡眠质量为甲。
鞠如卿搔搔头,抬头看钟——七点五十……三……四……五十五。眨眨眼,视线转回到符沙怀中的那盆绿泥上。
据说……是面粉……
“我出去了。”鞠如卿拉开门向外走,对符沙的蛋糕不抱任何希望。
出店,走过骨董店招牌,又走了五步,店门被拉开,半截小身子歪歪探出来——
“如卿姐,你去哪儿?”
“早餐。”手抬过头顶,鞠如卿向后摇了摇,继续数步子。
符沙一手勾门,一脚悬空,将小身子半吊在雕花玻璃门上,清脆大叫:“如卿姐,我烤好蛋糕等你回来尝。”
步子停下,鞠如卿偏偏头,嘴角很可疑地抽了抽。为了不打击符沙快乐的清晨烹饪,她又抬手摇了摇,表示自己知道。
符沙满意地笑了笑,低头冲脚边抹脸的虎纹猫说:“也许如卿姐会在早餐时勾引几只猫狗回来。”
呜——虎纹猫居然点了两下头。

漫无目的地找着自己喜欢的早餐店,经过鱼锤茶楼,鞠如卿不带任何思考地瞟了一眼。
鱼锤……房禺开的茶楼……脑中仅仅飘过这么一句,她扭回头继续向前。水色灰眸漫无边际地游荡,仿佛那一眼过处,所有世俗湮灭无痕。
去哪儿吃早餐呢……人,有点多,车,有点多……突地停步,她抬手,盯着自己的掌心看了看——幽幽然一叹,掌心捂上左眼,走过两步后,她放开,转捂右眼。
还好,两眼视物正常。
走走走……
单手插在腰侧的口袋里,鞠如卿停步想了想,一团棉花糖似的脑袋实在集中不起精神。她该去哪儿找早餐?“剪剪居”三个字刚跳进脑海,立即——“太远了”三个字紧随其后。
过马路……拐弯……
行过一间咖啡店,双层透明玻璃墙看得到人影,若要仔细分辨,却会因玻璃上的花纹而朦胧不清,自成一片宁静高雅的休闲之地。走过咖啡店,因为有客人推门而出,浓浓的咖啡浓香直冲鼻息,鞠如卿停下步子嗅了嗅,转身进店。
点了杯咖啡,琉彩灰眸因小小的哈欠泛起点点湿意,晶莹中透着朦胧。
“叮!”邻座方向传来过于响亮的瓷器撞击声,不仅吸引了消磨时间的客人,也将鞠如卿的视线吸引过去。邻座的客人是一名超越英俊标准的成熟男人和一名六七岁的小女孩,男人有着所有成功者应有的气质——冷静、沉稳、自信。小女孩则有一张可爱的面孔,巴掌大的瓜子脸,大眼睛小嘴巴,三寸长的马尾辫在身后一甩一甩。
“我不吃,我不吃!”小女孩甩开银勺,银勺落在瓷盘上,发出清脆的叮叮声。
“乖,不吃早餐会长不高哦。”男人哄着小女孩,神色宠溺。
“我不想吃嘛,爹地!”小女孩嘟起嘴。
“为什么突然不想吃呢?”男人微笑,“今天是哪只小猪吵着要和爹地一起来这儿吃早餐?”
“是我啦!”小小的马尾辫因女孩的摇头左右甩动,俏丽可爱,“可是……”
男人保持微笑,“不爱吃红桑子慕斯蛋糕吗?爹地记得你最喜欢吃的蛋糕就是这种。”
“不是啦……”小女孩推推蛋糕盘,大眼骨碌转动。
一个被宠坏的……孩子?鞠如卿默默盯着这一幕,表情平和。
“我讨厌她。”小女孩突然将手指向她,男人惊讶之余,抬眸望过来,脸上挂着歉意的微笑。
鞠如卿静静盯看男人,面无表情。小女孩似乎找到了不吃早餐的好理由,任男人如何劝哄,她就是一口咬定讨厌鞠如卿。男人对女儿宠溺过头,完全没脾气,见劝哄不动,只得结束自己的早餐,牵着女孩的小手离开。
从头至尾,鞠如卿保持着托腮不变的姿势。因为,她的脑袋仍然处于一团棉花的状态。

无缘无故被人讨厌,总要知道原因,鞠如卿回店后一直在沉思。
“如卿?”刻意放轻的低沉嗓音,如慢板的叙事乐章回荡耳畔。
鞠如卿回头,“米寿,我今天看到一只不应该出现的宠物。”
“是什么?”米寿在她身边坐下,连带的,金棕色的小脑袋也从侧后方探出来。
“一只雪梨络丝娘。”
“一只络丝娘?”米寿蹙起眉尖。
符沙不明所以,傻傻问:“络丝娘是什么?”
话落,鞠如卿的手拍上小脑袋,顺便开门见山地解释:“符沙,人界的蜘蛛分两种。”
“嗯。”符沙洗耳恭听。
“结网的,和不结网的。”鞠如卿简单阐释。
“……”
“没听懂?”鞠如卿难得有耐心。
“……懂了懂了懂了。”回神的符沙点头如葱。就算没懂,在如卿姐面前也必、须要懂。
“此外——”鞠如卿似乎有继续的意思,“其他五界,蜘蛛分类各不相同。有放电蜘蛛和不放电蜘蛛,有食人蜘蛛和不食人蜘蛛,有毒牙蜘蛛和非毒牙蜘蛛,雪梨络丝娘是妖界蜘蛛的一种,从天性上说,它们很喜欢被人类当成宠物,但宠物店一般极少出售这种蜘蛛。对人类而言,它们太难驯养,也……”灰眸眨了眨,眉尾末梢似有一丝困惑。
“也什么?”符沙追问。
“太危险。”米寿接下主人未出口的话,“络丝娘是一种完全没有忠诚度的宠物。”这种宠物来人界的通道只有一种——召唤!
谁将这妖界宠物召唤来人界?目的,又是什么?
“如卿,那只络丝娘已经有了饲主?”
“有。”
“知道饲主的来历吗?”
“不。”
“他住哪儿?”
“不知道。”鞠如卿丢个不负责任的答案。
“怎样能找到他?”米寿继续问。
“不知道。”
米寿垂眸,平静的神色召示他早已习惯了主人的一问三不知。
不要以为如卿什么都知道,也不要以为只要有宠物就一定有如卿的身影,其实,他这个主人有时也会犯迷糊。
“如卿姐不知道他在哪儿?不知道他为什么来到雍芜?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符沙一连三问。
“不知道。”鞠如卿眯眯灰眸,不解地看到小家伙不可置信地张大嘴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符沙有必要在脸上挂一副……呃,见血就晕的表情吗?
符沙看看她,慢慢地低下头,手指点手指,不是他要偷偷嘀咕,如卿姐这么厉害,不是应该什么事都知道吗?就算不知道,通常也是一旦出现稀奇古怪的东西,如卿姐就会像无孔不入的空气,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并以常人不可能也绝对震惊的手段解决问题。
通常,照理,应该如此。
“哦——”鞠如卿拍拍小脑袋,摸了摸,一把将小家伙拉到怀中,捏捏帅帅粉粉的脸,扬起巫婆式的微笑,“符沙,我并不是什么都知道啊。”
“呃?”符沙不敢动。这么亲密的姿势……他好紧张……
细指划过嫩滑的小下巴,鞠如卿难得闲散,也难得耐心,“我又不是万能的,六界之中,有太多东西是我不知道的,我也要慢慢看,慢慢学。可是呢,当你的知识量积累起来,你会发现,你所知道的一切会变得没有任何意义,或者,激不起你的半点兴奋和趣味。这个时候,你就需要学一些其他的东西,虽然只是一只小小的、陌生的宠物,因为没见过,所以,我很高兴。”
如卿姐……符沙怔怔对着一双灰色水眸,有点懂,又有点不懂。
“你在哪儿遇到他?”鞠如卿突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他?”符沙不解,想了想,明了般地睁大眼,“哦,如卿姐是指……”
“我弟弟呀!”
“在一条小河边,那时候我被一头大象的血给……给……”小脸红了红,见鞠如卿一脸明白地点头,符沙很没志气地跳过他见血就晕的毛病,“当时,我倒在河里,如果涨水,我一定被河水冲到瀑布下面去,被他看到,救了我。”他和那人的相遇其实很简单呢,几句话便可带过。当然,他不敢说自己醒来后给那人的礼物是五条爪印子。如果坦白,难保如卿姐不会发火,他抓伤的可是她弟弟……
“好,反正什么也不知道,我决定——”鞠如卿空拳半举,一副能量满点的样子。
“决定?”
“去守株待兔。”

守猪……呆兔……
鞠如卿在咖啡店守了七八天的兔子,很可惜,没有傻傻的络丝娘撞在树杆上。
她守得开不开心,待得高不高兴,符沙是不知道,每天清晨,他只看到鞠如卿掩着哈欠出门,早餐时间过后,回到店中发呆。
守株待兔十天之后,很平常的一天,来了几只客人,买了几只宠物,照例要打扫地板……嘴角叼一块自烤的绿茶仙人掌蛋糕,符沙一边哼歌一边在店内来回跑动——拖地。
骨董店店主坐在收藏架边,一本书,一杯茶,手边是一盘精巧可爱的绿色小蛋糕。从书中抬头,灰眸的店主侧耳倾听不成曲的异腔小调,微微一笑,眼波追随着绕左绕右的小身影。
从初来时在地板上画鬼脸,到现在的熟练利落,小家伙是越来越会拖地了……笑意加深,鞠如卿徐徐垂眸,瞥到桌上的绿色蛋糕。
真佩服这小家伙,竟能翻到这么陈旧的蛋糕模具……她摇头,拈起一块绿色蛋糕。
既然被小家伙称为“绿茶仙人掌蛋糕”,糕点自然包括了两种特征——绿,是蛋糕的颜色,小家伙将绿茶粉混进鸡蛋面粉里,搅来搅去,她怎么看都像一盆海底泥;仙人掌,是蛋糕的形状,糕体是椭圆形,大约有人类食指那般长短,上下左右共有四只“L”形的胳臂和腿。
整体看上去,糕体右臂半弯成直角,向上举,左臂半弯成直角,向下垂,两条腿则是一只半弓向前跨,一只半跪向后弯,呈现滑稽的跑动状。与章鱼蛋糕乱七八糟的表情相比,绿茶仙人掌蛋糕的表情只有一种——两眼两条线,嘴巴张成O形。
外形虽滑稽,蛋糕的味道却也不错。表皮光滑,一口咬下去,浓香松软,咀嚼后,唇齿之间留有一种带着微微涩味的茶香,令人回味。
“符沙!”鞠如卿轻轻叫了声,看到小家伙偏偏脑袋,响亮地应了声,拖地的动作却并未停止。也许,小家伙在店里待着太无聊,才会绞尽脑汁想着怎么烤蛋糕……骨董店店主愉快地想着,冲小帅哥勾勾手指,“天天看店,闷不闷?”
“不闷。”符沙踢开一只猫,顺便将意图破坏植物叶片的黑猫拎开。
“出去玩玩?”灰眸闪了闪,若有似无地引诱着。
“好……啊?”符沙终于停下动作,以金眸圆圆嘴巴圆圆的表情看向她。他刚才没听错吧,如卿姐要带他出去玩?下意识地看向店门,天黑了,米寿正好派完传单,推门而入。
“米寿,我和符沙出去玩玩。”拉着呆掉的小帅哥,鞠如卿抬手勾上米寿的脖子,轻踮脚尖,在他腮边落下一吻。
“嗯。”米寿点头,全无惊讶的神色,只说:“回店别太晚。”
“好。想吃什么?”
“不。”
“那我们出去啦!”
“嗯。”米寿点头,转看符沙,“听话。”
听着两人单调的对话,等意识到米寿在对自己说话时,符沙忙不迭地猛点小脑袋。然后,他就这么晕晕乎乎被鞠如卿带出骨董店。

入夜的雍芜市灯红柳绿……好像是酒绿……符沙短短思索一阵,立即丢开这个问题,在鞠如卿身边蹦跳前行,一时踩自己的影子,一时数地面的方砖,坐车,下车,再抬头时,眼前是一片热闹的街市——“全全走”步行街。
两人混入人群。
“鹌鹑蛋,吃吗?”鞠如卿指向一家快烤店。
那不就是暖纹在他面前炫耀过的绿色鹌鹑蛋嘛!没多想,符沙立即点头,“吃。”
三串在手后,鞠如卿继续前行。
“烤鱿鱼,要吗?”
“要!”点头,两串到手。
“鲨鱼焦圈?”
“好!”
“笋仔糕?”
“要。”
“蟹壳黄?”
“吃。”
“鲟鱼粥?”
“……”还没来得及吞下喉咙里的笋仔糕,两杯鲟鱼粥已经托在了鞠如卿手中。符沙接过一杯,努力吸吸吸。
嗝,好饱……
手中夹着大串小串长串短串,同时具备方形圆形兼三角形特征的食物,符沙紧紧跟在鞠如卿身后,穿过全全走步行街,来到一处偏僻的别墅区。
吃完手中食物,符沙舔舔手指,定眼——抬头——看鞠如卿。不是他要偷偷嘀咕,嗝……如卿姐喂他吃这么饱,肯定不会有太好的事情……嗝……该不会是先喂饱他,再拿他去喂饱别的东西吧……打个寒颤,他立即丢掉一闪而过的恐怖念头。
吃饱之后……之后……
符沙嘴角抽搐——他们为什么像贼一样偷偷潜进一家院子,再偷偷爬到人家的屋顶上?难怪如卿姐今晚一身劲窄运动装,原来是为了偷偷摸摸。至于别墅的智能警报……不是他要偷偷嘀咕,根本是形同虚设。就算有几只凶狠的护院狼狗,看到如卿姐后全都乖乖趴在地上,一声呜咽也咳不出来。
没用的狗!
轻蔑地瞥了眼趴在阴影处的狼狗,符沙乖乖趴在屋顶上,学鞠如卿的样子向透有灯光的窗子看去。
奢侈中透着简洁的装饰,浮雕式的四角梁柱,符沙扫了几眼,最后将眼睛定在房间里唯一的活物身上——看书的男人。男人侧靠在床头,手里捧着一本书,腿边放着一本银翼色笔记本电脑,半透明的显示屏,偶尔,男人会浏览一下,在显示上点一点,再接着读书。过了一会儿,门被人推开,细细的门缝中探出一张精致的小脸,是名小女孩。她抱着一只超大型鲨鱼布偶扑进男人怀里,男人微笑,放下书,将女孩抱在腿上坐着,逗笑数句,大意无非是让女孩乖乖睡觉,女孩却缠着“爹地”讲故事一起睡……看到这儿,符沙才明白他们是一对父女。
男人抱着女孩转了几个圈,笑着答应和女孩共眠。
“如卿姐,我们干吗?”难道他们趴在屋顶上,只为看人家父女睡大觉?
“等。”鞠如卿盯着男人,伸手挑挑符沙的软发。
“他们莫非就是……”悄悄的声音,符沙大胆猜测,“雪梨络丝娘?”
“对。”
竖眸倏地睁大。真让他猜对了?这两人哪一个是络丝娘,是男人还是小女孩,或者两个都是?虽然“雪梨络丝娘”这个名字很“娘”,但以常理判断,和如卿姐在一起所发生的事通常都不能用常理判断,所以——他猜是男人。
金眸紧紧盯着男人,他等……
父女俩在床上睡,他趴在如卿姐身边……也睡。
就在符沙差点抵抗不住睡神的拥抱时,鞠如卿有了动作,她利落地翻身,轻轻跃下,推开半掩的窗,跳进去。床上的人突然一动,坐起来。
朦胧灯光下,张开眼瞪他们的是小女孩。
“谁?”
“你好,小家伙,鄙姓鞠。”骨董店店主非常友好。
小女孩研究地看了她一会儿,小心翼翼掀被下床,似不想吵醒男人。她站在床边,冷冷睨着鞠如卿,“滚,我讨厌你。”
“我知道你讨厌我,第一次见面你就说过。”鞠如卿不以为意,“我只想请教一个问题。”
闻言,符沙瞪眼。
请教?如卿姐居然说“请教”?!
立即,好奇的视线移向小女孩:一眼瞧去,六七岁人类女孩的外貌,雪白的蕾丝小睡裙,光着脚,皮肤白皙,眼睛很大,一眨一眨时仿佛有两滴水珠在眼里蹁跹,小鼻子,小嘴巴,表情生疏警戒,像一只准备张牙舞爪的小妖精。
“滚!”在鞠如卿走到男人身边将一只手滑进软被时,小女孩蓦然暴喝,手一抬,一道白絮状的绳索疾射而出,缠在她触摸被角的手腕上,“不准碰我爹地。”
鞠如卿似笑非笑地研究起手上的绳索。
符沙鼓着腮帮子,对那突然出现的白绳极有兴趣。他看得清楚,那不是绳索,而是由无数细丝合成一束的白丝。
络丝娘……他觉得自己有点明白这种宠物了。
鞠如卿看看点头的小家伙,手腕一带,锢于腕间的白丝霎时断裂,慢慢融化在空气中。她收了原本就淡的一点笑意,冷道:“那我只有抱歉了。符沙!”
嗝……打个小小的饱嗝,符沙三步并作一步跳到床边,准确地说,是跳到小女孩面前。不是他要偷偷嘀咕,如卿姐把他喂得太饱了……
“不想死就滚!”小女孩的表情慢慢狰狞,手臂一动,一束丝线直射符沙的咽喉,紧紧缠上。
这一缠,符沙的火气被挑了起来。
当然,有必要解释一下——
符沙呢,其实是个脾气乖巧的好孩子,有着高傲高贵的家族血统,有着温顺纯良的俊帅外表,同时,还有着不可多得的优雅礼貌。通常,被一束软丝缠上脖子,他是不会发脾气的,况且,只要他轻轻一拉,那丝绝对会断,他也没什么好怕的。问题是,当丝缠上脖子时,他因为太饱而打了一个小小的嗝,偏偏丝线一紧,害他呼吸一窒,打到一半的嗝卡在喉间,不上不下,呛得他脑子难受,肚子也难受。
竖眸暴圆,手臂顺着丝线一绞,一把扯向自己。
小女孩放开那束丝,倒跃退开,表情越来越狰狞。符沙摸摸脖子,又打了一个小嗝,直到脖子舒服肚子也舒服后,才扯下脖子上的白丝,那丝一落地,立即融化。
一爪子拍死她……脑中跳出坏坏的念头,符沙动动手指,握握小拳头。见小女孩肩头一动,他五指成爪,正要迎上去,小腿却在迈出一步后僵硬,然后——
扑通!四肢趴地。
脚被绊住?
不是,只因络丝娘将蕾纱小睡裙一把脱了下来,简单的动作,却优美得仿佛跳舞。
——她想干吗?秀她的白色小裤裤?
符沙狼狈地从地上爬起,咬牙切齿:“脱了衣服我也不怕。”

鞠如卿的眼睛睁大了些,不明所以地盯着赤裸半身的络丝娘。这个……有点出入啊……只一闪瞬,她了悟。
脱掉束缚,只为方便搏斗。
将蕾丝睡衣抛在身后,络丝娘长发一动,岩石色泽的无袖露肩衣立即出现在纤小的身上,同色的三分短裤,毛皮质地,将小小的身躯勾出一片劲帅的味道。黑色的瞳孔比普通人类女孩大一倍,朦胧灯光下,黑多白少,大虽大,却令人毛骨悚然。
“找死。”络丝娘一声斥喝,手中又是一束丝射向符沙。
符沙向侧方跃开,凌空一爪,压缩的空气形成犀利的风刃,在空中切断丝线。
两道小身影在房间内翻转、跳跃,符沙要靠近,却每每被喷面而来的白丝逼退,反复数次,金眸渐渐升起不耐,低低怒狺,夹着一缕黯黑的金光倏然划过。这短短一刹,鞠如卿便看到符沙全身挂着白丝,扭住络丝娘的两条细臂反剪身后,一只脚不带半点怜香惜玉地踩在她背上。
成功制伏!
“放开我,放开我!”络丝娘张牙舞爪地挣扎。
鞠如卿蹲下身,扣起小脸向上一抬,果然是一张气呼呼的小脸,真是可爱啊!骨董店老板脸上浮现一片带着奸猾味道的笑,伸出两指捏住络丝娘的小鼻子,“说,你怎么会出现在人界?”
“关你屁事。”张开嘴,她咬——

鞠如卿飞快收回手,正忙着将缠满身的白丝扯干净的符沙凶眼一瞪,脚下用力一踩,很满意听到一声哀叫。
“这么凶……”鞠如卿甩甩手,看了床上的男人一眼,暧昧不明地说了句:“打扰到你吃晚餐,所以心情不好吗?”没等络丝娘有所回应,她已经长身立起,魅眸向符沙一抛,“带回去。”
“啊?”符沙一愣,“如卿姐要把这只蛛带回店里?”
鞠如卿尚未回答,小络丝娘却尖叫起来:“你才是猪,白痴,我叫并竹,并竹!”她大声宣告自己的名字,只是,听在符沙耳中,却是——
“病猪?”他昂着小脑袋幻想,“或者病蛛?”


四天后,骨董店——
打扫完毕,米寿按下大门的遥控,雕花玻璃门外的银色铁栏缓缓落下。
尽管北轩路上路灯明亮,夜幕却为银色铁栏踱上一层黑亮的色泽。这道铁栏门并非是普通的直条铁管构成的平面,若是立在门边侧望,能明显看到微微外凸的弧度,像一个扁平的罩子护在玻璃门外。构成铁栏门的无数铁条或扭曲或弯折,以奇怪的角度连接在一起,远远看去像一幅镂空的画,但观望者却因为夜色黯淡而看不清铁门上到底镂空出什么形状。
随着一声轻微的“咔嗒”,门的左、右、中部和下方两角分别探出犬牙形状的环扣,扣咬住铁栏后,牙扣缩退,隐入墙内,固守四角,令人完全看不出异样。
“符沙,她还是不肯说?”鞠如卿动动手指,站起。
“不肯。”金棕色的小脑袋摇了摇。
“嘴真硬。”鞠如卿推开隐蔽式的墙门,踩着阶梯移向二楼。
符沙双眼一亮,端起一盘仙人掌蛋糕跟在她身后。
来到二楼,向廊道深处走去,鞠如卿在一扇深褐色木门前停下,轻轻推开,平滑的眉心也因木门的徐徐移动而蹙紧。
丝更多了……手在鼻子前挥了挥,鞠如卿走进去。
房间很单调,没有任何装饰,甚至连窗子也没有,它的光亮来自安装于壁顶的一排光管。房间的正中心放着一只巨大的黑色鸟笼——“巨大”是相对困在笼里的小女孩而言,寻常人也无法判断它的材料。在鸟笼和墙面之间牵缠着密密麻麻的白色丝线,层层叠叠,像无数蛛网交错在一起,张牙舞爪得令人怵目惊心。
如果说这个房间存在于某个阴森荒凉的古堡内,符沙绝对相信。才四天啊,络丝娘居然喷得满房间都是丝……
听见身后响动,背靠鸟笼的瘦小身影倏地转过来,恶狠狠瞪着慢慢靠近的人,“混蛋,放我出去。”
“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放你,不然,继续饿。”鞠如卿夹了一缕丝在指间把玩,顺便扯了扯。不错,很有弹性,但还不是她要的……
“回答什么问题?”将头靠在鸟笼上,小络丝娘因为突来的头晕而放轻声音。她已经四天没吃东西了,而这个捉她的人明显有一副冷硬无情的心肠……想到这儿,她不由多看了鞠如卿一眼:骨董店店主今日穿着一袭纯白竖领长衫,从襟领到腰部以金钱绣着古典味的螺旋花纹,两袖袖口绣了一圈金色条状花纹,乍看去无害,其实……
鞠如卿不知按下什么,鸟笼突然从中分裂,半圆的笼身像两片伸展的羽翼停至半空,小络丝娘失了依靠,腿软,脚下趔趄,四肢扑地。
其实是大坏蛋——愤愤想着,小络丝娘撑掌坐起,却再也没有多余的气力站起来。
“并竹,谁召唤你来到人界?”鞠如卿蹲下与她平视,以表达自己的诚意。
“你为什么想知道?”并竹的手在身后微微一动。
“因为……”鞠如卿的话卡在唇畔,因突来的撞击向后跌去,颈脖间已被一束丝线缠住。此丝与房间中布满的丝网不同,它是青金色,在灯光下闪烁出冷冷的金属质感。
符沙一直站在门边吃蛋糕,从他的角度,只看到并竹突然扑向鞠如卿,两只手抱在鞠如卿腰上,两只手将鞠如卿的双手反剪,两只手拉出一束青金色的丝缠上鞠如卿……等等,数量不对。
手的数量不对!
腰上两只,反剪如卿姐手臂的两只,勒住脖子的两只……符沙双眸骇瞪,那扑倒如卿姐的小络丝娘竟然有六只手臂?!
六只?
没错。除开原本的两只手臂,不知何时,并竹腋下又生长出四只手臂,而此时手脚并用压制鞠如卿的她,乍看去完全就是一只人形的八爪蜘蛛模样。
鞠如卿冲符沙眨眨眼,任并竹压制住自己,居然有心情开玩笑,“我听说,络丝娘的丝分三种,一种是白色,弹性强,柔软,可在空气中融化;一种是青色,韧性强,不易断,可杀伤猎物;第三种是青金色……”
“没错,你最好解开房间里的权域之圆,不然,我只要轻轻一拉,你的脑袋和身体就会分家。”并竹一鼓作气。
鞠如卿视威胁如无物,径自说着:“我还听说,不到生命悬危的关头,络丝娘分泌不出青金色的丝线。”
她只是陈述,没想到并竹小脸涨红,勃然大怒:“你才分泌,快把权域之圆解开。”如果不是该死的权域之圆,小小鸟笼又怎能锁住她。
“符……”鞠如卿只发了一个单音,抱在她腰上的手突然抬起,一道青金光束直射意有所动的符沙,同时响起络丝娘的怒叫——
“老实站在那儿,不然,我割断她的脖子。” 
符沙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再看看鞠如卿,右手握拳在左手掌心上一捶,“哦——如卿姐,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蜘蛛的丝孔长在屁股旁边,所以她的手在背后一晃,一把丝就丢了出来。”沾沾自喜,这是他的观察所得。
你的丝孔才长在屁股边上——两道愤怒的视线灼向符沙。
无言……无言……肩头剧烈颤抖,鞠如卿强忍笑意,抖得并竹的脸色由红变青,由青变白,再由白涨红之后,才好心解释:“不对,符沙,人界蜘蛛的丝孔可能是长在屁股旁边,不过……呵呵,并竹的丝是从她手掌上的毛孔里射出来,不是屁股旁边。”
不解释还好,她这番解释下来,并竹的小脸只能用青白交加形容。手中丝线一紧,她怒斥:“闭嘴!”
“闭嘴?”灰眸琉光荡漾,低低一笑,反剪的双手不知何时挣脱出来。她不急于摆脱压制,一只手慢慢抚上并竹的脖子,大拇指拨了拨她垂在耳边的黑发,声音幽昧而低哑:“抱歉,我暂时还不想闭嘴。你……饿不饿?”
并竹全身一僵。
“符沙,你觉得世上什么最美味?”鞠如卿突然将话题抛向符沙。
是问他最爱吃什么吧?符沙眨眨眼,微笑,“我不挑食,如卿姐。”
红唇微展,鞠如卿注视着异于人类的乌黑大眼,诱惑似的开口:“并竹,你觉得,这世上什么最美味?”
什么最美味?大眼中有片刻的迷蒙,她很饿,非常饿,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那叫嚣也不过两个字——食物!
食物,食物,她需要食物。
什么最美味?
——食物最美味。
什么食物最美味?
——生命,鲜活的生命之泉最美味。
哪里可以找到生命之泉?
——在……在……
“雪梨络丝娘,妖界宠物,在人界,只能以吸食人类饲主心脏动脉的新鲜血液为生。了解这一习性的人类通常会拒绝饲养它们。它们没有忠诚度可言,它们自私,它们将饲主当成食物,所以,它们会不断地寻找新的主人,却永远无法得到主人的宠爱。”没有憎恶,没有不屑,鞠如卿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一字一句敲打在并竹心上,“那天晚上,你缠着那个人类爹地,不正是准备享用晚餐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
“告诉过你呀,小家伙,我姓鞠……”骨董店店主突然加重指尖的力道。
并竹全身一麻,只来得及哀叫一声,手中丝线松落,转眼被鞠如卿扯离。
旋身立起,手腕遂翻,将小络丝娘往地面重重一摔,鞠如卿一脚踏上她的脊柱。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后,鞠如卿解下缠在脖子上的青金色丝线,拉一拉,扯一扯,似有些爱不释手。欣赏够了,灰眸垂落,盯着蜷伏在地的并竹,眸星泛起一波袅袅霜雾,淡淡道:“我开的是骨董店,兼有宠物买卖。一,我会帮助宠物寻找它命定的主人;二,我也会‘回收’恶意伤害饲主的宠物。”
若饲主对宠物而言不是唯一,而仅仅是食物的载体,这种宠物,她会毁灭。
因她的话,房间内呼吸可闻。
符沙看不到鞠如卿的表情,只感到这布满丝网的房间内有一刹那的犀利寒凉。
并竹蜷伏在地,也错过了鞠如卿脸上的神色,凭着本能,她感到一丝危险气息。
杀意?
慢慢抬头,大大的乌眸中映出两弯似水魅颜,灰色的眸星里浮着淡淡的笑,哪有杀意的存在。可……
“呜哇——”眼眶一红,并竹突然大哭起来,“人类只是裸虫,我们吸食裸虫的鲜血有什么错?我肚子饿,找食物,有什么错?”
“是没错。”鞠如卿点头。
“那你捉我干吗?”
“你只要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人界的?”鞠如卿不耻下问。
“呜……”并竹哽咽抽泣,气若游丝,气急败坏,腹中饥饿感更甚。别告诉她,鞠如卿捉她、饿她、折磨她,只是为了要一个她如何到达人界的答案,“呜……不知道不知道,就算知道我也不告诉你。”
“为什么?”
“契约。”络丝娘终于露出小女孩应有的表情——稚气十足地白了鞠如卿一眼,“我们是听到召唤才到达人界……”
“我……们?”捕捉到一个敏感的字眼,鞠如卿缓缓收回踩在她脊柱上的脚。
“当然是我们,你以为只有我一只吗?”又是一记看白痴的眼神,并竹翻身,肚皮向上,懒懒地舔舔唇角,“召唤一次却只召来一只络丝娘,召唤的那个家伙肯定吃亏,只不过当我到达人界时,身边一个伙伴也没用,不知道被那家伙召唤到哪儿去了。”
“那家伙是谁?”
“不知道。”并竹很干脆地转身,丢人背脊给她。片刻后,一只手探入她发中,她微微一僵。那只手什么也没做,只是按在她脑后,皮肤相贴的地方传来微微热意。过了一会儿,手收回去,一声叹息响起。
瞥了眼蜷在地上的络丝娘,鞠如卿转身。既然与召唤者订有契约,就表示并竹不会说也不能说,她再追问也是徒劳,而且,并竹的大脑层有权域之圆的痕迹,封锁了部分记忆,也难怪她不知道。那名召唤者……
“走吧,符沙。”
“她……”
“死不了。”
咔嚓!门关上。

两天后,夜——
饿……全身乏力,一切朦胧。
饿……她需要食物……她不会被活活饿死吧?真讽刺,明明满地食物,满地裸虫,她居然会饿死……她算不算是一只死得最没价值的络丝娘?要是让朋友知道,一定会嘲笑她的无能。
这时,地面振动,传来脚步声,有人在她身后停下,随后,身子被人抱起。
带她去哪儿……并竹朦朦胧胧地想着,突然,一阵淡淡的香味飘入鼻间,是……她用力吸气,头向着香味飘来的方向动了动。
她竟然嗅到裸虫的馥郁芳香。
“吃吧!”比香味更淡的声音滑入耳涡,琉眸斜斜一瞥,水色唇角牵出和煦的笑。并竹顾不得其他,张嘴就咬——
咔,没咬到。她的额头被一根手指点住。
“他是我的客人,不能让他死。”声音有警告的韵味。
并竹拼命点头,她只要有食物就好。阻拦的手终于放开,并竹扑向食物,乌黑的眸中是一片光滑的皮肤——裸虫独有的光滑。她狂喜,一口咬下去,温暖的液体滋润了干裂的喉管,神志、气力也随着生命之液的流动慢慢遍布全身。
吃饱后,并竹打量食物——是一名十八九岁的男孩,显然是骨董店的客人,米寿正为他整理衣衫。年轻的客人悠悠转醒,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待客人抱着早已选中的宠物离开,并竹研究的眼神一直盯在鞠如卿身上,欲言又止。
骨董店店主白去一眼,“你想说什么?”
“我……嗝——”一道响亮的饱嗝声,并竹的小脸瞬间涨红。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后,她才说:“你是……好人。”
“……”鞠如卿缓慢转头,看白痴似的看了她一眼。符沙肯定,如卿姐的眼睛眯得像两片平行吐司。
“你为什么饿我,又给我吃东西?”
“把房间收拾干净,将青金色的丝辫成一束,给我。你,可以走了。”
“你说络丝娘最没忠诚可言,凭什么?”
“难道你想告诉我,你是雪梨络丝娘中的异类?”鞠如卿冷冷瞥过去,“你们哪一次不是将主人的动脉之血吸尽后离开,可笑的人类医生居然诊断那是突发性心肌衰竭。”
“我……”并竹涨红了脸,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我不会……”
“你凭什么不会?”灰眸看向涨红的小脸,“那晚,你不是正在享用晚餐吗?”
“我不会,”并竹跳脚,“鞠如卿,我不会让他死。不会不会不会!”
“凭、什、么?”鞠如卿依旧是冷冷地一瞥。
“因为……因为……”并竹捏紧小拳头,指尖陷入掌心亦不觉得痛。她死死瞪着鞠如卿,瞪得符沙掩嘴打出一个哈欠后,倏然大吼,“因为我不想再过那种寂寞孤独的生活,他是我的主人,你不知道我来到人界时是什么样子!我满身狼狈,脏兮兮地蹲在阴暗的角落里,是他把我捡回去,他当我是女儿,他疼我,送我读书,学习人界的一切,我不会让他——哎哟!”一张报纸拍上她的脸,成功打断她洒狗血般的悲情述说。

鞠如卿戳着报纸发问:“你是他的养女?”
“谁?”抓下报纸,并竹看到整版放大的自己,“这……”
“你的养父,温牧,他买了FT报这段时间的头版,天价悬赏他失踪的女儿。”鞠如卿定定看着她,半晌,唇角向上弯起,“随便。反正,你不是从我的店里卖出去的。乖,把房间收拾干净,你可以回到饲主那儿。”
凭什么让我收拾——并竹想反驳,想到鞠如卿的冷犀,她只敢掀掀唇,二话不说,垮着小肩膀乖乖上楼。
一个小时后,将房间收拾得纤尘不染,她腰酸腿痛,弯着腰,垂着手,像只小虾米一样挪下楼。郁闷!早知道是自己打扫,当初就不该射那么多丝,保留体力多好。
坐在沙发上的鞠如卿扬扬手,“快来,帮我辫好它。”纤指中是一团凌乱的青金色线团。
“你要这个干吗?”骨董店内,小络丝娘无所顾忌地现出原形,六手并用,将青金色丝束辫成一股。
“收藏。”鞠如卿宝贝似的接过辫好的青金色丝线,从身后摸出一只盒子,小心翼翼放进去。
“又不是骨董……”经过两人身后的符沙嘀咕一句,以为鞠如卿没听见。
不是骨董吗……
沉香的雕花,楠木的色泽,指腹在不带一丝香气的木盒纹理上游走,水色红唇勾起若有若无的笑。这是她的收藏,没有人知道,这一束青金色的丝是最难得的灯芯,它只能在一种灯油里点燃,而灯油则是……唇边笑容更深了些。
“咳,鞠如卿,你确定不会……将我送回妖界?”并竹找了一个比较隐晦的说法。
“不是我召唤你,为什么要送你回去?”一双水眸又眯成两片吐司形状,直接赶人:“你可以走了,怎么向温牧解释你的失踪是你的事。”
“那……”并竹走了两步,回头,“我以后可以来你的宠物店吗?”
“……”
“不欢迎啊……”大大的眼垂下,脸上有丝落寞。
嘿……符沙挂着不怀好意的笑走到并竹身后,“你的养父姓温?”
并竹完全没有危机意识地点头。
“你也姓温?”嘿嘿……
“废话!”
“你叫温并竹。”嘿嘿嘿……
听见笑声,鞠如卿侧目望来,米寿停下手中的动作,蒙甲盯着自己的爪子,在角落的植物藤上抓了抓,而小络丝娘并竹,终于明白了符沙叫她名字的用意。
她大吼:“你才是瘟猪。“
金眸小帅哥闻如未闻,带着小绅士特有的高傲和礼貌替她拉开门,笑容友好,“如卿姐开的是骨董店,如果你这么说,我想她应该不会讨厌你来这儿。”
“骨董店?”并竹看看招牌,转向符沙,“这儿不是卖宠物的吗?”
“是有宠物……”
“那有什么区别?”
“这个……要说区别……也不是没有……”符沙显然被问住,吭吭唧唧了半天,嘴角扭来扭去,最后跳出一句,“总之,是骨董店就绝对没错了。”
并竹斜瞥:说了等于没说。

诚如鞠如卿所言,并竹如何搞定温牧,是她自己的事。
骨董店这边——
“一只蜘蛛一张嘴,两只眼睛八条腿……两只蜘蛛两张嘴,四只眼睛十六条腿……”金眸小帅哥哼着异腔小曲,正忙于拖地。适巧米寿经过身边,符沙搔搔头,轻叫:“米大人!”
米寿拿着一叠骨董店广告单,他停下步子,“怎么?”
“并竹……”符沙喃喃道,“如卿姐说过要‘回收’伤害饲主的宠物,我以为如卿姐会杀了她。”
“不会,”米寿微笑着摇头,“如卿不会为了一名饲主而伤害宠物,而且,这只宠物并不是在我们店里卖出去的。”
这样也行啊……嗯,米大人说的肯定没错。符沙点头,完全接受米寿不负责任的话。
“她为什么叫雪梨络丝娘?”他横看竖看也看不出“雪梨”这种怪定语是怎么来的。
米寿笑出声,曲膝蹲下与他平视,拍拍他的腹部,优雅的指腹缓缓在肚脐边沿游走,隐隐绘出一个剖面梨的形状,笑道:“这儿,是她的丝囊,因为像雪梨形,所以得名。”
“就这样?”他还以为有什么奇怪诡异的内幕解释呢。
“就这样,”以广告单勾勾符沙的小下巴,黑发的梼杌之王笑得极淡,“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

看更多精彩   
查看全部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给该文章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平均得分 8.97, 共 37 人评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
对此有什么话想说吗?
姓名:
标题:
内容:
相关文章
和此相关的文章
【花花故事本-漫画读本】相信爱(乔克天使)
花雨期刊家族
设为首页

Copyright(C) 2001 www.in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 IE 或 NETSCAPE 4.0以上版本进行浏览,最佳显示1024*768